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30章 打猎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楚云和客栈里的人打探了一下才得知这事情的始末。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流音门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曲流生一直不满,这一次清羽宗的人来了,就有人拿他和宫凌羽来比较。偏偏这话不知怎的就传到曲流生耳里了,他一气之下就找了宫凌羽说要决斗。



  宫凌羽也答应了,俩人直接在擂台就打了一架。因为不管是流歌门还是流音门都以琴术为主,正好宫凌羽其中一个副修流派就是琴流,所以决斗的时候武器双方最后都规定了用琴。



  然而曲流生于琴术上的天赋真不是说假的,哪怕宫凌羽底子再好,可说到底最擅长使用的武器也不是琴,尤其对手还是一个非常了解及擅长琴流之术并且底子也不错的人。



  所以一场较量下来,宫凌羽还是败给了曲流生。这不,结果出来之后曲流生就开始骄傲了嘛,嘴就控制不住说了几句不怎么好听的。惹怒了清羽宗的人也罢,偏偏他们还有流音门的人挺着,于是流音门的妹子们就跳出来帮宫凌羽说话了。



  原本只是开始吵架罢,真正发生群架还是众人回到客栈之后。



  也不知是不是这么巧,原来前阵子掌柜说有一大批人预定了房间的,竟然就是清羽宗的人,现在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地方呢。



  打完架大家又成群结队去吃东西,气氛就有点那什么暗涛汹涌,三方隔空讽刺故意把话说得大声一些指桑骂槐等等,这一来二去的,最后三方就直接在饭馆里打起来了。



  这一次没有柳随风阻止,三方人马打得不亦乐乎,几乎快要把饭馆给掀了。最后直接把饭馆弄得面目全非,待外出处理事情的宫凌羽回来强烈制止之后,众人才终于停下。



  总结下来就是,她今天大概又别想在饭馆吃东西了。因为他们把饭馆内所有东西都砸得乱七八糟,需要一些时间整理,今日就暂不开放了。



  唉,昨天她还因为曲流生喝醉后说的话而稍微同情他一把,结果今天他又跑去作死了,这要叫她说什么的好?



  不过,她可不相信以宫凌羽的实力会真的输给曲流生。曲流生确实很强,但她能肯定的是天资肯定没到宫凌羽那个程度。她听说过宫凌羽的主武器是扇子,其次用得最好的也是剑流,倒是不曾听说他用琴。



  如果他和曲流生打架的时候,用的武器不是琴而是扇子或剑,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楚云边感叹边摇头下了楼,准备出门朝大门的方向走去时正好见到了在另一边大楼底下一闪而过的人影。



  她脚步一顿,双眼微微一眯心道:“终于被我找到了吧?”



  想了想,她脚步方向一拐,悄悄地跟在那人的身后走去。



  结果她刚拐个弯跟到后院,那抹银灰色的人影就直接消失了,她顿时在心里暗道:“难道被发现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身后就响起了那道熟悉又好听,并且还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询问:“楚姑娘大清早的跟在我身后,莫非是想对我行不轨之事?”



  楚云深吸了口气之后才转过身子,朝面前的男子大方承认道:“温大公子,你可以悄悄摸索到我房间,难道我就不能偷偷打探你的么?”



  和初次见面那显得有些随性慵懒的装扮不同,温瑞今天穿着一身银灰色且材质看起来非常不错的锦衣,连身后那墨黑色的长发都用银冠束起,浑身尽是世家公子的气质。



  “你还想来我房间?”温瑞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问道,一副好似她要知道他房间是为了做什么坏事那样的表情。



  “……”为什么每次和他说话,她都会有一种无力感?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我现在要出门,房间不在这里。”说着,他指了指身后的方向:“我房间和你一个区,我不缺钱,在衣食住行方面自然没必要亏待自己。”意思就是说他住的也是高级客房。



  这句话听着怎么就那么拉仇恨?



  眼珠子转了转,她打量了他一眼问道:“出门?你要去哪儿?”难道是又去查探神器还是魔族的事?当然,她觉得他找魔族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神器的消息罢,绝对不可能是去查张老爷之死的事。



  温瑞也没有回答她,而是扬了扬嘴角反问:“想不想一起来?”



  楚云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被她这么盯着看,他倒也不介意,不过还是跟她解释:“城里的普通食物不够我补充体力,我打算自己去城外的垂安林找。”



  这是,要自己去猎杀食物的意思?



  她想了一下,正好今天饭馆也没法做生意,本来还愁着要去哪儿解决自己的早午晚餐,而温瑞这个提议好像也不错,就答应了。



  他们到城里雇了一只飞行灵兽直接飞往了温瑞所说的垂安林,那是距离淮阳城百里外一座非常大的林子,里面分成了内外两个部分。外部的兽类阶级都比较低,是城里那些提供修士食用的饭馆酒楼等的食物来源。内部也就是林子深处,据说比较危险,也藏着不少高阶的荒兽。



  作为修炼人士,他们不能像普通人民那般只吃普通的食物。那些食物虽然也能果腹,但也仅此而已。如果要方便他们体内的灵力或气劲流动运转,甚至是补充内丹之力,就需要这些有阶级的荒兽了。



  俩人花了不算太长的时间就抵达垂安林了,因为林子内有许多荒兽,普通人很少接近,于是这林子附近就显得特别安静。



  温瑞的表情看起来好像还挺满意这个地方:“走吧,打多一些还能卖给饭馆和酒楼赚点钱。”说完,他就直接顺着一条小路走了进去。



  楚云见他进去了便也赶紧跟上,她还是第一次出来打猎呢。以前在宗门其实也是有这种打猎的任务,毕竟宗门也需要食物来源。只不过她一直觉得自己境界太低,所以才没有接。



  “那个,你知不知道这林子里都有什么阶级的荒兽?”



  温瑞虽然没有回头,但还是回答了她:“按城内兽肉的品级来推断,外部的话应该只有一至四阶。”



  最高四阶吗?虽然她从书里看到说四阶荒兽对应的是结灵或练武境界的,但这个差距应该不算太大,她应该对付得来。



  没想到温瑞却接着说:“你确实只需这个阶级范围的荒兽血肉,不过我得从内部找。”说到这里,他终于侧过头来看她,眼里带着有些戏谑的笑意说:“你如果害怕,可以只待在林子外部等我。”



  说完他又把头转回去才接着道:“这期间会不会遇上什么事情,我却是不敢保证了。”



  “……”这种又被坑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们很快就遇见了一头只有三阶可身形却非常大的荒兽,它的外形看起来像是一头野猪,但身上却有着一般野猪没有暗纹,背后还有**白色的角,牙齿也更为尖锐,双眼是黄色的,仿佛有灵力在里面运转。



  原本以为温瑞会动手来着,没想到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看着她指了指那头荒兽:“去试试。”



  她愣了一下:“试什么?”



  温瑞一脸平静地回答:“看你能不能打死。”说完他也不再与她多做解释,直接伸手一推,把她推到了正在吃野果的荒兽面前。



  吃东西的时候被人打扰,就算是一只荒兽也会有脾气,更何况还是以暴躁为名的野猪类呢?



  被温瑞这么推出来,这头猪也已经发现了她,鼻孔里不停有气喷出,看样子是有些生气了。她只好心念一动,拿出了自己的鞭子,准备好好打一场。



  不等它冲向自己,她握着鞭子的手重重一挥,眨眼间那荒兽身上就有一道裂痕一样的水蓝色攻击在它身上爆开,其力量竟然将它狠狠给往后推了好几尺。



  咦?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对付?难道是因为只是三阶荒兽的关系?



  温瑞站在一旁看着,紫色的眼眸里神色有些深邃,也不晓得正在想些什么。



  这一次荒兽是真的被激怒了,顶着看起来非常可怕的獠牙就朝她的方向冲了过来。她忙将鞭子一挥,荒兽的面前就突然出现了好几道水壁。待它冲破所有水壁之时,原地早已没了楚云的身影,惹得它愣了一下。



  趁着它晃神的功夫,闪到它身后的楚云就趁机用了流云鞭法的其中一式流云戏龙击向它。这一招是以鞭子甩出如流云一样的云波攻击,在击向目标之后还会有强烈的一道柱流如龙一般窜出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的二度攻击。只是因为她现在灵力唯一开拓了的属性为水,所以使出来的是水柱。



  水柱像利刃那般直接破开了荒兽的肚皮长驱直入,直接在它身上划开了一道很深的伤口,甚至那攻击自带的强烈灵力还给了它极大的内伤。



  野猪荒兽哀嚎一声之后,就‘砰’的一下重重倒地了,微睁的双目也逐渐失去了灵光到最终彻底变得暗沉。



  打死这只荒兽耗费的力气比她想象中少了许多,而且她发现自己灵力好像越用越顺手不说,力量似乎也增强了些许。



  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的温瑞看了他们面前的荒兽尸体一眼后说:“挺不错。”



  楚云这才用着有些幽怨的目光看向他:“下次你要把我推出来能不能先给个预备?”



  “不是给了?”温瑞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拿着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庖丁工具处理这头荒兽的尸体,三两下就把骨肉给分离了,甚至连那些獠牙和背骨都分开弄好。



  楚云看着他有些利索的动作,不禁感叹:“你好像对这种事情非常熟练?难道你时常在野外跑?”



  温瑞淡淡地应了一声,这一番弄下来身上还是干干净净的:“这应该够你吃上些日子,至于獠牙和背骨,质量来说算不上太好,但还是可以用来打造武器,要怎么用你自己决定。”



  她看着满地的东西,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难道,这些我都得装进储物器?”



  温瑞身子难得顿了一下,视线从战利品上面移到了她身上,声音微沉道:“你没带?”



  楚云在对上他目光之后微微一怔才回答:“有是有,就不确定能不能装得下。”不知道为什么,在对上他眼神的时候她有一种如果她敢说不,对方就会像解剖荒兽尸体那样把她给肢解的可怕感觉。



  听见了回答,他才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你只管放进去就好。”



  之后她试了一下,果真把所有东西放进去了。她留下了一些肉块没收,笑吟吟地和他说:“既然有了收获,要不我们先稍微填一下肚子再继续?”她一整个早上都没吃到东西呢。



  于是,在她的要求下他们便先在附近找了个空地架起烤架烤起了肉。等待肉熟的当儿,她想起了昨天城内发生的事,便道:“对了,昨天城里出人命的事情你听说了没?”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说:“预料之中。”



  楚云却有些纳闷:“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对各大宗门的人动手,而是要伤害那些无辜的百姓?难道,那个死去的张老爷知道了什么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的事情?”



  温瑞却道:“此事无需想得如此复杂。”



  “你觉得,淮阳城里接二连三出人命的话,头疼的是谁?”他问道。



  楚云想了片刻就捕捉到他想表达的意思了:“你是说,魔族现在的目标在清羽宗身上?”所以魔族的意思是想给清羽宗制造麻烦?



  淮阳城虽然看着是武斗门在管治,可真正掌管这座城的说到底还是清羽宗,更何况现在清羽宗的人还在城里。如果城内在这个时候接二连三出人命的话,肯定会引起居民们的不安,到时候还会怪是清羽宗的人能力不足没法处理此事。



  说白了就是要给清羽宗压力。不过,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清羽宗势力最大,所以要先打击他们?



  当她把这个疑问问了温瑞之后,他轻笑几声说:“很简单,因为魔族现在认为神珠就在清羽宗手上,想以此来逼清羽宗把神珠乖乖交出。”



  楚云听了却是吃惊地问:“你知道神珠的事?”



  “怎么?你觉得我不知道?”温瑞笑吟吟地看着她,然后头朝她稍微凑近了一些些压低声音说:“我说过了,我知道的比你多。”



  楚云撇了撇嘴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呢喃:“难道你还知道神珠现在在谁手里不成?”



  温瑞自然是听见了的,但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兽肉没过多久就烤熟了,俩人也不浪费时间,赶紧填了肚子后稍微整理一下,又继续打猎去了。



  随后他们又遇见一只四阶的荒兽,是一只身上鳞片特别硬的鳄鱼形荒兽。温瑞依旧把她给推了出去,说是要测试她力量到哪儿。



  结果并没有让温瑞失望,虽然比第一头荒兽用的时间多了一些,但楚云耗了一番力气还是把这只四阶荒兽给解决了,但明显比起三阶吃力了些许。



  这头四阶荒兽身上的东西质量比三阶的要好一些,除却胫骨,它身上还有那可以用来制造武器或衣物用品的鳞片。只是,它身上的肉倒是没有野猪荒兽来得多了。



  这些东西温瑞一个都没拿,他替她把那些东西分了之后就让她收起来,然后直接说:“外部收获对你来说应该差不多了。”



  所以这个意思,是要准备进入林子的更深处了吗?



  见她好像有些不安的样子,温瑞便说:“你没必要那么害怕,像垂安林这种地方,即使是林深处的荒兽阶级最多应该也只有七阶。”



  楚云想了一下,七阶荒兽有化灵或是化武境界的水平,足足比她高了三个大境界,而且这个境界更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能够修炼到的。有些修炼了几百年的,硬是上不去呢。



  如此想着,她看向温瑞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微妙,好一会儿才忍不住问:“我有点好奇……你的境界究竟在哪儿。”



  “你猜。”回答她的依旧是那懒洋洋的语气,他似乎也完全没有打算要大发慈悲见她猜不到就回答的意思。



  不回答也罢,只要他有信心能够打死七阶荒兽就行了。



  垂安林实在很大,尤其他们俩还是徒步走的。虽然说是要进入垂安林内部,可他们走了快一个时辰,途中还打死了几只三阶四阶荒兽,才成功进入所谓的‘内部’。



  其实内部和外部并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更加幽静,周围被明显被野兽破坏的痕迹多了一些。



  只是和外面相比,这里的荒兽明显就少了许多。他们足足又在里面绕了半个时辰左右,才终于遇到一只五阶的荒兽。



  偏偏温瑞还一副嫌弃这猎物不太符合理想的表情,但他说这拿出去卖也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于是就动手了。



  这一次他没有用琴,而是拿出了一把冰蓝色的剑,随意使出几道带着寒霜气息的攻击就把那只如熊一般壮大的五阶荒兽给打死了。



  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楚云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觉得自己的安全暂时得到了保障。



  等温瑞把这头荒兽处理好,太阳已经下山了。楚云看了天色一眼说:“我们俩,今天难道要在林子里过夜?”



  走在她前面的温瑞依旧没有回头:“不然呢?”



  “……”继荒庙之后,她现在又要跟这家伙在林子里度过一个晚上了?他们俩休息的地方就不能正常点吗?



  之后他们又遇到了一只五阶的荒兽,也是一只鳞甲荒兽,不过外形看着有点像老虎。只是因为它还带着几只鳞片还未长全的小虎崽,温瑞看了一眼就带着她离开了。



  就这样打到天黑,他才终于收获一只七阶荒兽。那只荒兽看着像犀牛,可却有着像狼牙一般尖锐的獠牙,尾巴末端也带着像狼牙棒那样的尖刺。



  温瑞和它打斗的时候她都看得心慌,看那荒兽多大一只啊,张嘴一咬估计直接能把人咬成半截吧?



  不过好在温瑞的实力也不是吹来的,即使面对七阶荒兽,他一样游刃有余。等对面那只荒兽倒下的时候,他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有,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在那里开始解剖荒兽尸体了,对于这个战利品好像还挺满意的样子。



  收拾完毕的时候也已经很迟了,他才说:“找个地方休息罢。”



  他们俩就这样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楚云原本要往左边那条路走去的,只是温瑞忽然伸手拉住她指了另一个方向说:“走这里。”



  “为什么?”楚云好奇地看着他,她很确定温瑞也是第一次进来这地方,因为他今天带着她走的时候明显就是不怎么认路的。



  温瑞看了她一眼,指着右边的路说:“没看见这条路有比较多破坏痕迹吗?明显是荒兽觅食时时常经过的地方,一般来说他们为了寻找食物都会很粗暴摧毁一些阻碍物。如此一来,那边大概会有更多适合休息的空地。”



  楚云想了一下觉得挺有道理,也就按他所说的走了右边的路。



  主要是她看见左边那条路有许多脚印,她还在想那些是不是同样来打猎的修士们留下的。不过既然温瑞都这么说了,听他的试试也无妨,毕竟人家在这一方面比她有经验多了。



  事实证明温瑞的推测并没有错,他们很快就找到一处因为小树丛被踏毁的空地,刚好可以让人休息架柴火什么的。



  楚云早就累坏了,等把地用干草铺好并架起柴火之后,她就躺下来睡觉了,也没有特别去防备温瑞。



  她已经累得不想去思考他会不会趁她睡觉把她丢在这里又或是做出什么事情了。



  温瑞倒是没有直接睡下,而是坐在一旁整理他今天得到的物品。等他整理完的时候,另一边的楚云早已深深进入了梦乡。



  盯着躺在那里缩成一团的楚云半响,他才缓缓站起身子,抬手从储物器里拿出一块布扔到她身上,刚好能够盖住她头部以下的地方。



  做完这一举动之后他转身就要离开,可还没彻底离开他又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下一瞬手里就多出了一把白色的扇子。



  只眨眼的瞬间,周围就多了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屏障,搞定了这一切他才收起武器离开,身影埋没在林子的黑暗之中。(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