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33章 弯月沟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器灵?还能化成人形?楚云表示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神器之所以被称为神器,除了它强大的力量及特有的功效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器灵。所以想铸造一把神器,并不是境界达到了功夫达到了就能够铸成。除了要有这些资格之外,还必须找到‘器灵’。”



  “器灵这东西,便是比修士更要早存在于大陆万物之间的灵。能够成为神器的器灵,一般都已经有万年以上的寿命,精明得很,并不好找。而且万年以上的器灵,数量其实也不多。找到器灵之后,还得看铸造武器的人的精神力能否让它满意。之后炼武师还得铸造出一个适合它,符合它所想的武器。唯有达到这些要求,才能让它融合成为神器。”



  “而铸造一把神器所需要的材料多么难得,消耗量极其庞大。若是铸造不出器灵满意的武器,器灵是绝不会与武器融合成为神器的。这便是为何我们轻武大陆几千年以来,只出了这九把神器,而且还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宫凌羽说到这里,语气间不禁带上了一些感叹。



  她明白宫凌羽在感叹什么。仅仅一个人就能够铸造出九把神器,说明这名炼武师是真的非常有实力而且非常强大。



  “这名炼武师如此有本事,想必也已经有一番岁数,经过许多历练了吧?”难道有上千岁了?



  不料宫凌羽却摇了摇头:“我原也以为如此,然我师父却同我说那名炼武师只修炼不到百年。”



  这下子楚云是真惊讶了,没想到铸造出这大陆上九把神器的人,竟然才修炼不超过一百年?



  宫凌羽感慨道:“此等修炼年数便能有这番实力,实在叫人望尘莫及。只可惜因为异兽袭击轻武大陆多年,他一开始便是奔着驱逐异兽而专注于铸造武器之上,反而没有时间练习功法,才导致他最后被诸多人追杀时落得一死的下场。”



  “他既然有此等潜质,我推测他境界应该不低。若他还活着,我估计以他所掌握的再努力钻研,只需几十年便能凌驾于百万修士之上。”



  楚云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听说他非常低调,就连凌羽公子你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吗?”这样的一个天才,他的身份实在很让人好奇啊。



  “不知。”宫凌羽颇无奈地回答。



  楚云托了托腮:“但我曾听闻他原本是漫天宗的人。”



  听到漫天宗,宫凌羽眼里竟难得滑过了嘲讽之色:“没错,他确实是漫天宗的人,甚至还是漫天宗宗主弥天的徒弟。然而当年最先觊觎神器,追杀他追杀得最狠的,也是漫天宗。”



  “此等宗门,楚姑娘还是尽量少结交为好。”说完这番话,他们俩点的食物便上桌了。



  秉持着吃东西的时候不要提不开心的事的想法,楚云便没有再和宫凌羽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随意聊起了日常琐事。



  ·



  这是一个看起来和平日没有什么差别的夜晚,但客栈里却特别热闹。



  “怎么?你们这一次,还想直接动手动到客栈来了?”宫凌羽带着一批人拦住了正试图从后院逃走的一批黑衣人。



  楚云是偷偷趴在房间的窗口边观望的,她所在的客栈楼正好就在那院子边。在看见他们衣服上特有的红色暗纹之后,她更加确定了他们就是那天晚上袭击武云门的人。



  为首的那名妖艳女子她还有印象呢。



  对方面上的妆容有些浓艳,却是让她更显得妖娆了几分,一头暗紫色的长发以头冠高高束起,给人一种非常有气势的感觉。



  最让楚云注意的,是她手里握着的武器竟然也是鞭子,只不过不管在外观还是品质上都比她的要好许多。



  见到清羽宗及流音门的人出现,那名女子也没有露出慌忙之色,而是笑了笑说:“若是凌羽公子肯把神珠交出来,那我们也没必要把事情搞得如此麻烦。”



  宫凌羽面色沉了沉:“就因为这个,你们竟不惜伤害那么多条无辜的人命?”



  “凌羽公子这话可就不对了,与神器相比,那几条人命算什么?”那名女子长得虽然漂亮,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狠毒。



  “我说过神珠根本就不在清羽宗手中。若我手里真有神珠,又何须在城里浪费那么多时间?”宫凌羽面无表情道。



  然而对方却是执意觉得神珠就在宫凌羽手里:“谁晓得你们是不是在另一边动什么手脚呢?好了,既然遇见了那就干脆点别再废话。我就问你们,神珠是交还是不交?”



  宫凌羽沉着脸没说话,好像已经懒得辩解了,倒是流音门的人帮他回答:“你是听不懂我们说什么吗?都说了神珠不在这里,你是要我们上哪儿变颗神珠出来给你?”



  “好,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她双手抱胸点了点头,随即抬手一挥直接大喊:“动手吧!”



  在两方人马就要打起来之前,流音门那里忽然有人指着一个方向惊呼了一声:“掌门,那是什么?”



  被她这么一指,众人手中一顿纷纷看了过去,正好看见一个白绿色的光点在半空中滑过,正用着颇快的速度朝一个方向飞去。



  符苼月与宫凌羽等修为境界较高的人立即就看出那是一颗闪烁着灵光的珠子,而且其蕴含的灵力强烈地连在这里的他们都感受得到。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几人的脑里都闪过一物——神珠!



  魔族的那名妖艳女子似乎也发现了这一个事实,脸色瞬间大变。随后便见她像是意识到什么事情那般咒骂了一声,满脸怒意地朝她所带来的人喝了一声:“走!”



  神珠能够指引神器所在之处的事情在这个大陆上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作为同样也想得到神器的清羽宗与流音门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跟在魔族之后朝珠子飞奔的方向赶去。



  当然,楚云也悄悄跟上了。



  神珠最后消失的地方,是在淮阳城外几十里处,一个叫做弯月沟的地方。



  弯月沟如其名,是一个弯月形的山沟。只是和一般山沟不同,它非常非常之深,而且在沟底和上面之间还有一道激烈的空气流。



  据说弯月沟是许久以前,天上一道落雷一路劈出来的。在这弯月沟形成之后,许多毒物魔物妖物都把沟底当成了栖息地闯入,成了毒物的天堂。空气流也是几百年后才开始慢慢形成的一个障碍,因为底下都是毒物,普遍上根本没有修士会过去。



  当魔族与清羽宗还有流音门之人赶到弯月沟的时候,竟然在沟边见到了另一群人。



  带领着魔族的妖娆女子见到他们的时候很是愤怒:“漫天宗!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欺骗我天齐教,欺骗我们教主?!”



  “岳姑娘这话有些好笑,当初过来说想要联盟的似乎是你们吧?也不看看你们天齐教可是魔域的人,竟然妄想我们会乖乖与你们合作?这只能怪你们还是少了个心眼儿。”为首的男子语气里虽然满满的嘲讽,可却面瘫着一张长满胡子的脸,看着竟然有些严肃。



  姓岳的妖娆女子愤怒不已:“神珠呢?!”



  听到这两个字,漫天宗的那名男子面色一沉:“我还正想问你们呢!你们也是可以,竟然派人跟踪我们?”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魔族女子道。



  “别装蒜了,在我们来到此处之前神珠忽然消失,显然是被人给拦在之前夺走。而有这个能力赶在我们之前追上神珠的,除了你们还能有谁呢?”



  躲在不远处一棵大树后的楚云闻言一愣。



  神珠竟然不见了?



  魔族的女子冷笑了一声:“明显是你们能力不足,无法跟上神珠所导致,竟然还想赖我们?”



  各方人马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像是独自商量着什么。最先行动的还是漫天宗:“弯月沟的气流已被人打断,显然是早已有人以阵法破开进入。虽然不知是你们之中的谁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但别想以几句话就能将我们留在此处拖延时间!”



  说完,漫天宗的那名领头的男子就先行带着手里的弟子挑了个路道慢慢往底下走去。



  其余人见到了纷纷相互对视着,谁都在怀疑谁。即使是和清羽宗交情还不错的流音门,在这个时候也还是先以神器为主,暂时停止与清羽宗的交流。



  不能怪他们面上表情有些阴郁,因为神器和神珠本来就是一体的东西。如今神珠不晓得落在谁手中,神珠若没有和神器融合力量就无法完全发挥。



  但即使如此,神器还是神器。拿着神珠的人如果没能得到神器,那也没用不是?



  所以他们并没有犹豫太久,很快魔族那名姓岳的女子也领着人准备往沟底走,却是在下去之前停住了脚步。此事清羽宗和流音门的人也来到了沟边,楚云很快就听见流音门其中一名女弟子的惊呼声。



  “漫天宗的人不见了?!”



  从沟边往看不见尽头的沟底望去,原本应该还在慢慢往下走的漫天宗人员全不见踪影。就算他们长了飞影腿,也不应该在几息间就能走到底。



  虽然出了点状况,但众人依旧没有放弃寻找神器的念头。



  宫凌羽说了一声:“我们也走。”便也带着清羽宗的人下去了,流音门及魔族天齐教便也不再多做纠结,而是尾随着清羽宗的步伐往沟底的方向走去。



  毫无疑问,当楚云独自一人走到沟边往下探去的时候,宫凌羽等人的身影早已消失。



  而这距离他们一群人下去不过是不到一分钟的事。



  果然,这个弯月沟有问题。她倒也不觉得这沟是真的把人都给‘吃了’,她只是怀疑这走下去的时候搞不好会进入某种阵法,然后把人给带到另一个地方。



  这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毕竟她以前听萧子尘给她讲解阵法的时候,就有提过有这样的阵法。只是,这弯月沟按理来说应该没什么人来过,就不清楚此阵法是人为还是天然形成。



  虽说后者听起来有点玄幻,然而这弯月沟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诡异神秘的存在,凡事都有可能。



  楚云也没有墨迹太久就跟着下去了。走着的时候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自己很正常地一路往下走着。在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人已经在沟底了。



  现在她也不太明白,这弯月沟是真的很深所以才有这奇异的阵法能够让人直接缩短距离,还是它其实本来就不深,从外面看到的只是阵法所产生的幻觉。



  不过楚云现在并没有时间细想这个问题,因为她很悲催地发现自己一进来,就遇见了一部分的流音门弟子。



  她们原本还因为和符苼月等另一部分弟子失散了而惊慌着,没想到楚云却突然闯了进来,立刻就夺走了她们的注意力。



  “……”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她们并没有说什么,反而很快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上:“师姐,现在我们和符掌门分散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被称为师姐的紫衣女子开口了,所有人之中好像就她看起来最为冷静:“待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师父她们定是被这弯月沟的幻阵给传至另一个地方,先走着吧。”



  显然,她们没有坐着等另一边的人找到她们的打算。



  商量好之后,流音门的人就开始朝前方一条阴暗的洞窟小道走去。因为楚云不认识她们,也不好厚着脸皮跟她们一起离开,便站在原地犹豫起来。



  反正离开这里的路口不是只有一条,要不她走另一边好了?



  楚云刚决定这么做,就听见前方有人唤了她一声说:“姑娘,弯月沟里处处是危机,你和我们一块走吧。”



  说话的人正是刚才被流音门弟子信任着的女子,楚云看了已经走到她面前的人儿一眼,对方脸上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还是礼貌地和她做了自我介绍:“我叫韩如烟。”



  楚云就喜欢这样豪爽的妹子,便也不扭扭捏捏,而是大方地笑着回应:“我叫楚云。”



  韩如烟点了点头便没再多说,带着她和其余几名流音门的弟子便离开了这里。



  流音门的弟子都是姑娘,性格也都挺好,所以楚云与她们相处得还算愉快。哪怕很多时候她都和她们搭不上话,但她们偶尔还算会与她聊几句,倒也没因为她不是流音门的人就差别对待。



  她们一路走着也没遇上什么麻烦,直到她们穿过一个洞窟小道,原本干爽的地面忽然多了许多有点恶心的黏液,周围还传来一些滴滴答答的水滴声。



  流音门的妹子们就有些受不了,眉头都皱起来了:“好恶心,这些都是什么啊……”她刚说完,手背上就被滴上了几滴黄褐色的液体,而且触碰之后还黏糊糊的。



  原本只有几滴也罢,可她们才走没几步,就越来越多这种液体从上边滴下来。



  楚云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便抬头往上看去。



  不看还没什么,结果这一看,她差点吓得腿软了。



  因为,山窟内上方的‘石壁’忽然动了起来。



  她就看到那些大小不一样的紫蓝色石头正缓缓抖动着,然后慢慢伸出了细长的腿来。



  楚云数了一下,每一颗石头的腿都有八条。



  “……”这种不祥的预感是怎么回事?她鸡皮疙瘩已经起来了。



  然在上方的最中间处,原本看似串成了石头圆环的石壁也动了。这一次这石壁伸出来的,细长的腿有……数不清。



  韩如烟果断地大喊:“跑!”然后带着一众人朝出口的方向奔去。



  可周围的蜘蛛已经发现了她们的意图,其中一只直接从顶上跳到出口之前,以庞大的身体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师姐,这些都是……?”有弟子害怕地询问着。



  韩如烟将流音门的弟子们护在自己身后,目光警惕地盯着面前的大蜘蛛回答:“是囚兽。”



  囚兽是这个大陆上除灵兽、妖兽、魔兽及荒兽之外的另一种兽类。它们之所以被规划为囚兽,是因为它们即不能像荒兽那样成为食物,也无法像灵兽及妖兽那般被驯养,又比魔兽作风要诡异。



  它们还专门以修士的精气为食,是非常危险必诛的存在。



  此时窟里忽然传来一名女弟子的大喊,众人闻声一看,才震惊地发现她竟然被其中一只蜘蛛吐出的蜘蛛丝拖走了。



  流音门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救人,就看见她被好几只蜘蛛围上,转瞬间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那些蜘蛛贪婪地围绕着那堆尸骨,一缕缕幽蓝色的灵气从那堆尸骨里缓缓升空,然后被那些蜘蛛给吸入。



  楚云站在旁边看得背后一凉。



  韩如烟咬了咬牙说:“这些蜘蛛叫石天蛛,拥有能够将自己变成与周围死物一般的颜色隐藏自己的能力,而且毒囊之中的毒素有腐蚀的能力。这里的石天蛛,应该有四阶。”



  四阶……也就是有结灵后期境界的实力。虽然她能够打死四阶荒兽不错,可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初悟初期的灵术师。一个境界之间实力差距是非常大的,她光打死一只已经有些吃力了。



  如果对象只有一只两只,她可能还可以拼一拼。可现在这里的蜘蛛,少说都二三十只啊!



  随后韩如烟又盯着上方的百足蜈蚣说:“此蜈蚣名为百足,亦是囚兽,比起石天蛛更加可怕。只要被它的腿击中,它便能够借着与目标的身子触碰吸取对方的精力。而它唾液中带着的毒素,不仅能化尸甚至还能化骨!”



  许是要证明韩如烟说的那样,在石天蛛们吸取完那堆白骨的灵气后,顶上的蜈蚣嘴里就分泌出了一些唾液低落在那堆白骨上。眨眼间,那堆白骨就化成一探骨水了。



  不仅如此,白骨化掉之后还有一缕强大的灵气被抽出,最终被那百足蜈蚣给摄入。



  韩如烟的语气更沉了:“我观这只百足,有七阶。”



  这下连楚云是真的慌了。



  七阶的荒兽实力约莫在化灵化武中后期,那得要温瑞那种境界的才能轻松打死,她肯定做不到。再看看这里的流音门弟子,算上她也就只剩下十二个人,而境界最高的也只有境界在空照初期的韩如烟,其余人只有四个是结灵的,剩下七个包括她在内都只是初悟境界。



  看来,她们运气不太好啊,实力境界较高的师姐们应该都在符苼月那里。



  楚云立马说:“总而言之,想要和这群囚兽正面对抗是不太可能了。我们只能一边与它们消耗,然后抓准机会逃离这里。”



  看这群囚兽的身形,她们只需要挑路口较小的那个逃跑,它们就追不上来了。



  韩如烟的想法和她一样,语气严肃地吩咐着:“大家听好了,从现在开始莫要站得太分散,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她们看上的出口,是在左边的方向,而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右边。



  也就是说,若想要从那里离开,直接冲的话虽然快但肯定要经过百足蜈蚣底下,不能担保它会不会直接从上面跳下来把她们一举歼灭。



  “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是慢慢绕着过去。此处不算上我们方才进来之处,出口共有五个。”韩如烟说道。



  她们得先假装慌不择路要从其他出口离开,这些囚兽肯定会上来阻止她们,到时候就慢慢与它们战斗然后钻空挡逐步往那个路口跑去。



  对于这些石天蛛,只有几只挡路的话韩如烟还是有信心可以打死的,对结灵境界的弟子们来说也不算太难,就是需要避开她们的毒液及尖细得可以穿肠破肚的腿,还有那烦人的蜘蛛丝。



  若是被蜘蛛丝缠上,身子内的精力也会被那些石天蛛吸走,长久下来就会越来越虚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们在最短时间内商量完毕后,马上就在韩如烟的带领下开始绕着旁边的路过去,慢慢冲向其他出口。



  原本还在原地蠢蠢欲动的石天蛛们立马一窝蜂涌了过来,她们只能用这最快的速度朝预定的出口方向移动。



  百足蜈蚣一直在石窟顶端带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楚云觉得她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原本以为韩如烟的主武器会和流音门的许多人一样是琴,却没想到她用的竟然是铃。



  铃也是声乐武器的一种,以声乐流派为主的流音门,自然少不了用铃的弟子。



  韩如烟将的铃是靠在手腕上的,见到那么多石天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她立马动用灵力晃了一下手腕的铃,嘴里还默念着口诀。



  只闻石窟里响起了一道清脆的铃声,在她们耳里听着还好,然而听见这道铃音的石天蛛们都纷纷停下了脚步,看起来一副头疼欲裂的样子。



  “走快些,梵天音无法控制它们太久!”韩如烟语气有些着急地喊道。



  其余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纷纷加快了逃跑的步伐。



  然而还是有一只石天蛛先行挣脱了铃音的控制,跌跌撞撞地朝韩如烟的方向冲去。



  楚云见到了忙心念一动拿出了自己的鞭子,手速极快地就将带着水蓝色光芒并且因为灵力而延长了的鞭子甩向那只石天蛛的其中一只腿。



  没有多做犹豫,她在鞭子卷上那只腿之后马上又做出了另一个攻击。



  利刃一般的蓝光在石天蛛的腿上炸开,直接切断了它那一只腿,惹得它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窸窣声。



  韩如烟虽然步伐未停下,但见到楚云一击就掰断了石天蛛的腿,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愣。



  石天蛛好歹也是四阶囚兽,哪怕它的腿看起来非常脆弱,却也不是普通初悟期的灵术师能够一击砍断的。



  她觉得她们似乎小看了这名境界仅有初悟初期的姑娘。(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