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35章 食人虫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4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温瑞很快便将她手腕放开:“看见石壁上面的水了吗?”



  楚云回头看了方才就要碰上的石壁,上边确实有流水滑过,但这在山沟底下应该很正常吧?这里环境原本就十分潮湿,周围也有水流声,有水脉什么的实在平常不过。



  随即温瑞又道:“这些水有毒,只轻轻一碰就能腐蚀你皮肤。”



  闻言,楚云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几步,尽量离那石壁远一些。



  不需要温瑞再作解释,她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些水为何会有毒了。毕竟弯月沟可是毒物的天堂,看方才那些囚兽张口滴落的都是毒液,这里的水长年累月与毒液相伴,早已和那些毒液融合在一起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石壁上的水有毒?”难道他碰过?



  如此一想,楚云就忍不住把视线移到被他藏在宽大袖子下的手。



  大概是想让她看得更清楚,温瑞干脆就将他节骨分明的手伸了出来——一点儿伤也没有,白皙平滑依旧。



  等楚云再度对上他的目光时,就见到他朝自己轻轻一笑回答:“自然……是找人试过。”



  听见他这句话,楚云又是一愣,张了张口半天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四个字,细思恐极啊。



  然就在此时,另一边的石壁里忽然传来一阵巨响,随后就见到那石壁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破开,一人负伤从里面闯了出来。



  对方见到他们俩的时候好像也怔愣了一下,而且目光还在温瑞身上多停留片刻,眼里的情绪有些复杂。



  楚云不得不感叹,她和温瑞总能撞见柳随风狼狈的那一刻。



  柳随风之前在垂安林受的伤似乎已经好了,也不知用的是什么奇丹妙药。可他现在身上却有好几处类似于灼伤的痕迹,尤其手背处一片血肉模糊,看着就非常疼。



  不过,柳随风为什么也会在这里?他是在她之前进来的还是在她之后进来的?



  相较于她的惊讶,温瑞只是朝柳随风身后漆黑的路道看了一眼,然后笑道:“只有柳阁主一人?”



  闻言,在场的另两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他身上。



  柳随风眼神沉静地盯着温瑞不发一语,后者则是依旧挂着那浅浅的笑容看着他也没说什么,看得楚云满头雾水。



  三个人就这样诡异地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楚云先开了口:“柳阁主这是……怎么回事?”他身上那些被灼伤的地方,多半是被腐蚀之力造成的。



  原以为柳随风不会搭理她的,没想到他竟然回答了:“误入毒蟾蜍之潭罢。”



  却不想温瑞轻笑了一声:“柳阁主莫不是原想暗算清羽宗一把,却被对方一起拖下水了?”



  柳随风只说:“争夺原本就要有牺牲,其他神器你们要如何争抢我不予理会,但柳音我却是势在必得!”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语气也激动了几分。



  温瑞也不再说什么,转身朝她说了句:“我们走吧。”就直径往前离开了。



  楚云看了柳随风一眼,见他无视了他们而是掏出药瓶往嘴里塞了颗药就坐下来打坐,便也跟着温瑞走了。



  走了好一段路,直到她确定柳随风不会听见他们俩的声音后她才问:“你说的找人试过,难道是指的柳随风?”



  温瑞边走边道:“不过只是恰巧见到,我也提醒了他最好别沿着水流走。当时他身边跟着几名清羽宗的人,估计打算坑害他们却没想把自己人也给赔进去罢。”



  幸好她一开始进来遇到的是流音门的人而不是柳随风……



  ·



  另一边山窟外一处伴随着山河的青葱草地,远处还可见到飞流直下的瀑布以及延绵而去的山谷的地方,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除了一开始的漫天宗、魔族、流音门与清羽宗的人,甚至还有曲流生及他流歌门的弟子。



  因为魔族与清羽宗在客栈的争斗惊动了所有人,所以柳随风和曲流生也跟在楚云后面带人进了弯月沟。



  不过鉴于大家是竞争者的关系,现在都各自站到一旁,提高十分警惕注意着周遭的人,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暗算了。



  符苼月、宫凌羽、曲流生和魔族的那名女子都在,倒是漫天宗那位领头的男子没见到人影。



  忽然,魔族那里传来了一些怒骂声。



  “信号弹究竟放了没?”那名岳姓女子冷着脸朝身旁的一名男子问道。



  “第一时间就已经通知左护法了!”



  “那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人呢?他就算不愿意来,那也至少也得把人给我带来吧?”她的语气冷冰冰的,暗红色的眼睛里还带着些许怒火。



  周围剩下的人与她刚进来那会儿相比少了一大半,很明显是在进来的时候与他们失散或是被袭击死去。现在正是她急需救援与各派人马争夺神器的时候,偏偏援兵却没有赶来的迹象。



  另一边流音门符苼月的表情也不太好看,她身边的人也剩下没多少,更何况自己唯一的徒弟还不在身边。



  而宫凌羽带来的一批人里面自然也失去了好一部分,所以他现在也一样没有什么好心情。



  忽然间,有两道人影自不远处的一个洞窟里走了出来。



  楚云和温瑞走出来见到一众人马的时候,已经是约莫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



  俩人理所当然的,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尤其是在见到温瑞的时候,好些人被他惊艳得倒抽了一口气。



  在他们眼里温瑞一整个人看着简直就像是老天最完美的艺术品。他一张脸仿佛是精雕细琢过那般,眉眼生得极美不说,还有一双跟会说话似的眼睛。那眼睛笑亦或不笑都好似带着些许桃花,却又生有几分如狐狸一般的危险狡诈,紫色的眸子里更有流光辗转,然良久直视后又能发现其中还带着一丝残忍的冷意。



  先撇去他俊美出尘的外貌,他给人的气息也一样叫人难以忽视。几乎是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大家就立刻试探起他实力境界,却更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探测出一个结果来。



  温瑞身上的气质,就如同他给人的感觉那样,看似温文尔雅但又充满神秘,甚至还有几分……危险。



  没错,那是埋藏在那温和高雅之下的危险。他们几乎是可以想象那双带着笑意的紫眸配合着嘴边相当完美的弧度,下一刻会将你拖入死亡的深渊。



  一时间,众人心底都滑过一个同样的想法。



  那名如画一般的男子,有些可怕。



  宫凌羽心情有些复杂地将视线移到温瑞身旁的楚云身上,像是在想她为何会和这样一个难以叵测的人在一起。



  而早已见过温瑞的曲流生像是回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摸了摸鼻子后就不再看他。



  被这么多人盯着,饶是楚云再冷静也要有些不自在。



  然而被诸多视线焦点着的温瑞,他看起来比她还要淡定,只侧头朝她道:“动动你的脚。”



  闻言,她便低头小心翼翼晃了晃自己受了伤的腿,然后奇异地发现竟然已经不痛了。她又伸手碰了碰被包扎的地方,好似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伤口那般。



  楚云眼睛瞪了瞪:“你给我上了什么药?”这效果也太好了吧?



  她刚才一路和他走来没注意到自己的腿所以一直一拐一拐地走来,现在经他这么一提才发现竟然已经痊愈了!



  “炼丹师的药。”温瑞回答道。



  炼丹师她倒是知道,云霄宗里也有几名,但也仅仅几名而已。



  在轻武大陆上这么容易受伤的地方,药物对灵术师与炼武师也非常重要。只是这个大陆上能够炼制各种药的炼丹师实在太少了,哪怕像是清羽宗或漫天宗这种一等大宗门,炼丹师的数量也是非常之少的。



  如此一来,若想要得到炼丹师的药,尤其是高级的药丹那是非常难得的。市面上倒是有药行,但可想而知那些药丹的价钱都不菲。



  做得最大的是叫做‘九峰’的药行,它甚至在各大城都开有连锁铺子。



  重点是这药行不仅有着非常全面的药丹药粉,甚至连药材都有。药行背后的势力她倒是不清楚,但听说这药行崛起的时间不到十年,是非常惊人的发展。



  她觉得她在温瑞面前好像显得更加渺小没底气了。他不仅救了她,甚至还一点也不肉疼地就往她伤口撒上大量不知道需要多少钱的药粉。因为她很幸运地没有伤到骨里,所以上点药粉就可。



  楚云不说话了。



  温瑞看着她,眼底不自觉滑过了一丝笑意,然后才将目光给收回。



  楚云想起了韩如烟等人的事情,正纠结着要不要告诉符苼月,魔族的领头女子忽然看着她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说:“对了,这位姑娘,我方才似乎见到你与流音门的人在一块来着?”



  她一开口,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流音门的人纷纷把目光放到楚云身上。



  楚云愣了一下回答:“是这样没错……”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还有为什么她会知道她和流音门的人在一起?什么时候见到的?



  符苼月忙朝她走近了几步:“那她们人呢?”



  楚云便将她们遇到囚兽然后逃跑再到出来就没见着她们人影,而她还被魔族的人袭击的事情说了出来,符苼月有些冰冷的眼神一瞬间就看向了魔族。



  然而对方却惊讶了一下说:“你这就不对了,明明是自己做的事情竟然嫁祸到我这儿?倘若她们真被我的人袭击,怎么可能全都死了而你却活得好好的?”



  “若要说你在被袭击的时候正好被救了,那这救人的时机是否太巧了一些?搞不好,是你们俩把人坑死然后把事情嫁祸到我这儿来也说不定。”



  说着她还摊了摊手:“反正我魔族在你们眼里就是无恶不作的家伙,要将责任推过来肯定也会有人信的吧?”



  然后她又说:“更何况你同伙,一看就是实力不凡之人,一个人独自解决十余个境界不高的人……应该没什么难度。”



  楚云就知道要发生这种事。魔族就是看准了符苼月与她不熟,无法完全相信她说的话才敢这样说。而流音门那些被袭击的人都已经不在了,这种时候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出来为她辩解。



  甚至现在她旁边还站着一个看起来非常厉害的温瑞。



  符苼月拳头握了握却没说话,不晓得在想什么。流音门余下的弟子们也都不太确定,有的一脸怀疑地看着她,也有怀疑魔族的。



  宫凌羽还是站了出来替她说话:“符掌门,我觉得楚姑娘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我也这么认为。”出乎预料的,曲流生也帮她说话了。



  魔族的女子闻言却轻笑了一声:“你们俩与她的关系不清不白,说出来也实在太没可信度了。”



  宫凌羽和曲流生似乎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惊愕之后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反而是楚云有些受不了她这句话,冷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清不白?”



  对方又是一笑:“字面上的意思。”



  符苼月现在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冷静,流音门不算是一个太大的门派,她和底下的每一个弟子都可说是相处得非常好。如今她一下子失去那么多人,要她还怎么冷静判断?



  “师父!”就在此时,另一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喊。



  听到这道声音,不仅符苼月讶异地回头了,连楚云也有些惊讶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来人正是与一众流音门弟子一起消失的韩如烟,只是比起楚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现在身上多了许多伤口,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狼狈。



  见到韩如烟的时候魔族女子的面色就变了,好像还狠狠瞪了身边的人一眼,旋即在韩如烟又要说话之前准备动手。



  可这一次她暗器才刚发出去就被人给挡下,这一举动自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挡下她暗器的人,正是刚从洞窟里走出来的柳随风。比起他刚从毒潭逃出来时候满身灼伤的样子,他现在看起来好了不少。



  楚云不禁又想起临走前见到他吞下的药丹,然后想到他是天山阁的阁主,估计麾下也有私人的炼丹师所以才能有这样的丹药。



  柳随风缓缓放下手,冷眼看着她:“这是想杀人灭口么?”



  韩如烟跌跌撞撞地赶到符苼月身旁后沉着脸说:“师父,这不关楚姑娘的事。是在逃跑途中而楚姑娘留在后头善后时,我们忽然遭到了魔族人的袭击。”



  随后她恨恨地瞪着魔族的那名女子:“我们正好遇到了她和她手下一群人,他们马上就袭击了我们。最后她留了二十几名魔族的人对我们进行追杀,自己则领着余下的人往另一条路离开。”



  “他们见我从上坠入毒潭当我必死无疑便离开,却不知我其实挂在了石壁的藤蔓之间,方能留住性命。”说着她跪了下来,咬牙和符苼月说:“弟子无能,没办法保住师妹们……”



  符苼月将她扶起来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最后红着双眼看向不远处的一群魔族天齐教之人怒喊:“岳纱!”



  楚云微微一怔,原来那名领头姓岳的女子全名叫岳纱?



  被拆穿的岳纱一点儿也不惊慌:“可惜,本来还想在找到神器之前看你们来一场残杀,如今看来是见不到了。怎么?你们现在这架势,是打算与我们打一场么?”



  说着,她扬嘴一笑:“虽然我这里剩下的人不比你们多,但却也都是精英,你确定你们斗得过?”她一说完,周围的人也跟着摆出了迎战姿势,甚至还拿出了武器。



  符苼月冷冷一笑:“你莫小看我们灵武之域的修士。”她说完也拿出了琴来,手指在琴弦上重重一弹就弹出了好几道猛烈的音波。



  岳纱手中的鞭子飞速甩了几下,纷纷将那些音波给挡了下来。宫凌羽和曲流生自然也是站在流音门那里的,现在这种情况魔族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很大的威胁,这种敌人还是趁早解决为妙。



  唯有漫天宗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退到一旁,看着两方人马激烈的打斗。



  至于楚云,她本来也想过要去帮忙,但见那些宗门各自间配合得如此默契,怕自己加入只是去添乱就暂时不动了。



  而温瑞……他好像也没有想要插手这些事情的意思,她自然也不会去叫嚷着要他帮忙。



  看情况吧,她觉得岳纱单方势力要想打败对面那么多人也是不容易的。



  “岳大人,漫天宗的人不见了!”战斗激烈进行中,天齐教的人员之中忽然就有人大喊了一声。



  众人再度看向漫天宗原本待着的地方,发现那里确实早已空无一人。



  有眼尖的很快就发现他们往一个方向奔去了,岳纱果断地说:“追上去,他们那里的敖铁不在,肯定是发现了什么!”说完她也不再管和符苼月等人的争斗,忙带着人朝漫天宗人奔离的方向追去。



  符苼月怎么可能会轻易作罢,自然也是带人跟上。而流歌门和清羽宗皆是为了神器而来,如今也肯定不落人后。



  楚云看了温瑞一眼:“我们跟上吗?”



  在她问话的同时,柳随风也好似一阵风那样赶过去了。



  温瑞若有所思地看了前方好一会儿才回答:“随意。”



  “……”明明对神器势在必得的人也是他,现在态度如此不紧不慢的也是他,她觉得她有生之年可能没办法轻易搞懂这个男人的想法。



  他们追着漫天宗的人来到了一个大坑之前,漫天宗的人似乎跳进去了,其余人在犹豫一会儿后也跟上。



  这会儿楚云和温瑞刚到,她远远看了一眼正准备跟在大部队的脚步后面过去,突然又被温瑞拉住了。



  “等等。”他刚说完这两个字,坑底忽然传来了人群可怕的叫喊声,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那样撕心裂肺地大喊着。



  这时候才下去了约莫一半的人,听到这阵叫喊,还在坑边的人不敢动作了,面面相觑着。



  不等宫凌羽他们开口向下边的人询问情况,就见到原本已经往深处走去的人奔回来,有些人身上甚至还带着伤,其中包括漫天宗的人。



  “快,快拉我们上去!”



  “救命啊!快救命!”



  “不要啊!!快救救我们啊!”



  一时间凄厉的叫喊声不断。



  已经有手脚快的人爬上来了,也有不明所以但努力伸手拯救同门的人。楚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了一跳,还没等她继续往前走探清情况,就见到坑底忽然窜出一跳长而肥大的褐色东西来。



  那东西的外貌长得很是恶心,褐色带着黏液的皮肤上许多皱褶,完完全全就是一只巨大的——虫。



  只是不同于她所理解和见过的虫,这一只除了没有眼睛之外,头顶圆又宽大的嘴里长满了可怕的獠牙,张嘴便吞食了好几个人。



  旋即她就听见温瑞说:“是食人虫。”



  “……”她听过食人鱼食人花,可从没听过食人虫!



  温瑞拉着她往后退了几步:“食人虫是囚兽,而且身上还带毒,这一只恐怕有七阶。”



  他刚说完,坑边还在努力挣扎的几个人就被一股力量给拖了下去,紧接着就见到许多比中间那只食人虫要小一些的虫子沿着坑边爬了出来。



  “是五阶与四阶食人虫。”温瑞补充道。



  然而楚云却看得头皮发麻,她向来就有些害怕这类的东西,偏偏她这一天在弯月沟见到的都可以打破她人生记录了。



  这种时候,大家也再顾不得方才的战斗了,只能抓着武器开始消灭起虫子来。可是那只巨大的七阶食人虫实在难对付,更何况它不仅身上外皮有毒,连嘴里也能喷出毒液来。



  它钻出来的身子有约莫三丈那么高,可这好像只是它全身的一半而已。



  楚云刚这么想完,脚底踏着的土地突然就传来一阵震动,然后就见到地面裂开了一道裂痕——



  温瑞抓着她就往侧边退开了好几十尺,而同一时间他们刚才原本所在之处的土地直接一垮,沿着裂痕垮出一条宽长的坑来。



  伴随着食人虫扬起的尾巴的,还有好些大小不一的食人虫。



  一时间,这些虫子好似雨那般从天上哗啦啦坠了下来。



  温瑞手微微一抬手里瞬间就多出了一把白色的扇子,同时唰地一下就打开了扇子在他和楚云周围划出了一个扇域。楚云这才发现他手里那把扇子的扇柄还是玉制的,扇面上更以金丝绣着漂亮的图画,看着非常高级。



  扇域出现后眨眼不到的时间里,防护屏障便已形成。



  饶是主武器为扇子的宫凌羽在见到温瑞的举动时眼中也不禁闪过了震惊。



  从开启扇域到结阵完毕不到一息的时间,实在太快了,这连他都做不到!



  不等那些虫子摔下来,温瑞握着扇子的手又是轻轻一划,还在半空中的大部分虫子身上飞速地被许多透明的利刃一划而过,碎成了好多块。



  然后楚云就听见身旁的温瑞用着他那好听的声音轻轻说了一句:“千绝斩。”



  众人迎来的,除了下坠的食人虫之外还有许多‘虫尸’。



  楚云看见那些啪啪啪落在屏障之外的虫尸,表情早已是目瞪口呆。



  什么叫大腿?这就是大腿。



  宫凌羽此时也顾不上观察温瑞的动作,除了将坑里的弟子救出来之外,他同样也为他们划出了一个防护屏障,暂时避免他们被食人虫袭击的情况。



  而另一边暂时安全了的楚云却是皱起了眉头。



  按理来说漫天宗的弟子会那么快往这里冲肯定是受到了什么指示,这是漫天宗打算坑他们的节奏。但看那些还在坑里挣扎的漫天宗人,他们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证实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坑底有食人虫。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