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37章 回去宗门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温瑞身后的一个角落蹲着几名服饰统一的人,他们正是漫天宗的弟子。



  他们是和面前那名长得极其好看的男子一起摔落到同一个地方的。



  一开始见到大虫子和他们在一起他们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却没想到那不知名的男子实力竟然如此高强,甚至连食人虫升八阶之后还能轻松将对方打死。



  倒不如说,在见到那虫子升八阶的时候他眼里不仅没有畏惧或惊慌之色,反而还闪过了一丝的……兴奋。



  没错,就是兴奋。



  他们几人原以为自己得救了,可如今见到气息有些危险的温瑞之后,突然又不确定了。



  更可怕的是,本该作为吞噬修士精气的囚兽食人虫,身上的内丹若被修士吞食,就会在该修士的身体内大量摄取精气,最终开膛破肚化为新的囚兽得到重生,所以从来不会有人打囚兽内丹的主意。



  可面前这名看似救了他们的男子,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捏碎了一个八阶囚兽的内丹,还吸走了内丹里面的精气,实在无法叫人不感到害怕与惊慌。



  而且他看起来还一点事都没有!



  一众漫天宗弟子:麻麻这个人好恐怖,我好怕!



  他们对视了一眼后决定一起离开。他们才站起身子走了没几步,前方就被一道墨蓝色的灵力墨痕给挡住了去路,吓得他们身子一僵,眨眼又蹲回了刚才的那个角落不敢再有动作。



  漫天宗弟子们此刻缩在一团,脸上写着:救命!这个家伙果然非善类!



  温瑞一只手无聊地把玩着手中那支银色的高阶笔,转过身子缓缓朝漫天宗的人走去,还边走边露出一抹温柔好看的笑容道:“急着去哪儿呢?”



  那语气温柔得,仿佛正在询问一个撒娇闹脾气想要离开的情人。



  可这落在漫天宗弟子的耳里却让他们汗毛一竖,冷汗直流,甚至还能感受到丝丝冷意。



  “这这这位,公,公子,我我们……与你并没没没有仇怨,不,不知你能不能,高高高抬,抬贵手让,让我们离开……”鼓起勇气问话的人,语气却是吓得无比结巴。



  说话间,温瑞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眼带笑意地抬手轻轻搭在那人的颈部后面抚了抚,语气悠悠道:“这位兄弟真会开玩笑,瞧你说的什么话。”



  那人刚要讪讪一笑,就听见温瑞用着更柔和的语气说:“我们之间的仇怨,明明是不共戴天啊。”



  这话刚说完,其余漫天宗的弟子只听见一阵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回过神来就见到被温瑞搭住脖子的那名同门头一歪躺在地上不动了。



  众人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竟是连喊都忘了,只能呆呆地看着被人轻松给捏断了脖子的同门。再看向温瑞时他们神情里满满的惊恐,好似在看什么可怕的东西。



  此时温瑞已经站了起来,俯视着其余的人,微微笑着却是目光清冷地说:“放心,很快就好了。”



  ·



  “怎么?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你们漫天宗现在是把我们当傻子耍吗?”比起怀疑神器被人先一步拿走,还是有更多人觉得他们这是又被漫天宗摆了一道,天齐教的岳纱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他们虽然有那么一瞬怀疑了温瑞,但路走到这里基本只剩下一条,而从一开始温瑞也是和他们在一起遇见食人虫了的。之后大家因为地下塌陷坠落,他或许是与众人失散了,却不应该那么快在他们之前就来到这里。



  更何况,路上还有一堆阻挡着的食人虫。



  所以很快的,温瑞暂时就被大家给排除在外了。如今的情况,要不就是这里本来就没有神器漫天宗的消息是错,或是有人在他们很早很早之前就先来过这里把神器给拿走了。



  然而敖铁的表情非常阴沉,看起来是愤怒又不开心:“我正想问,是谁先一步夺走了神器却还在这里装疯作傻呢!”



  宫凌羽眉头微微一皱没说什么,倒是柳随风脸色不太好地问:“弯月沟如此之大,若你说没欺骗我们,那又是如何确认神器就在这里?”



  敖铁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紧紧握了握拳头像是在纠结。



  岳纱冷笑了一声道:“避而不答便是有鬼了。想想你们漫天宗今日的作为,若没给个交代我们绝不会轻易放你们离开!”



  见那几十双盯着自己的眼睛,敖铁深吸了口气才解释:“当日成功给神珠输完灵气让它追踪神器之时,我们为防意外发生便事先用灵符摄取了一些来自神珠的灵气。”



  事情果然如漫天宗的人预料那般,神珠还是被人给抢走了。那个时候他们才庆幸自己留了后手,在进来弯月沟后因为阵法的关系就分成了两批人。



  但他们很快就遇见了,可敖铁因为有灵符在手想秘密去找神器便让另一批人与他们分开走,以便扰乱其他人的视线。



  然在他用灵符摄取的,那不多的灵气寻找神器时却意外发现那灵符所指方向有一群可怕的食人虫守着。随后得知另一批人正与其他门派的人在一起,便利用那批人将一群人带往进入地底下的另一个入口来引走大批食人虫。



  他们从另一个路口下去虽然也遇见了些许食人虫,可最大那只已经被另一大群人引开了,所以才能顺利来到这里。估计是他们走的路比较远,也没想到其他门派的人能够那么快搞定大虫子,大家就在他们不久之后追上来了。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很确定神器应该在这里。”顿了顿,他又冷着一张脸说:“倒不如说是曾经在这里。”灵符到最后给他们指引的方向依旧是到这儿结束,很明显这里就是柳音神器遗留之处。



  却不知是因为灵符摄取的灵气与灵珠相比实在太少只能追随到神器残留的气息,还是柳音就那么巧在他进来前一刻被人取走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岳纱反问了一声后摊手继续:“那简单,搜身吧。”



  楚云愣了愣,搜身是什么意思?



  宫凌羽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就在她旁边低声跟她解释:“不知楚姑娘是否记得那日在擂台之前,我探测那武斗门弟子身体里武器之事?”



  她点了点头,然后宫凌羽又道:“柳音作为神器,无法像其他武器那般收入储物器。若神器真是被这里的其中一人取走,唯一隐藏起来的方法便是直接像其他武器收入体内灵府之中,前提要先滴血认主。”



  “神器需要滴血认主方能使用,原本神器主人是那名炼武师,神器是不会再度认主的。只可惜他多年前已逝,所以神器现在可以被任何人认主,而且没有境界限制。”



  楚云这才知道神器是没有使用的境界限制的。



  一般武器不同,从入门至结灵初期的人,力量再强资质再高也只能用低阶的武器。若想要武器比别人强,只能努力淬炼或是购买较高品质的。接下来直至灵韵后期,她能用的武器范围仅是中阶,要突破至韶华初期,她才能用高阶品级的武器。



  原以为神器这种神级武器应该要更高境界的人才能使用,却没想到宫凌羽却说没有境界限制,难怪那么多人争抢着要了。



  有了神器,哪怕境界比敌人低也有机会从敌人手中活着逃走吧?



  所以岳纱说的搜身,就是让他们这几个有能力查探到其他人身体灵府内的武器的人来进行搜查。自然,为防包庇作假等等,每位领头者搜查的都是另一派人马,除了敖铁派了他的跟手查探。



  因为他是个炼武师,而搜查武器什么的只有灵术师能够办到,因为他们可以直接从眉间释放出灵力在一群人身上扫过。



  楚云自然也无法躲过被搜查的事。不过她身上本来也就没有带着神器,更没有什么叫人觊觎的好武器,也不怕被人查探。



  查探之后的结果自然是没有。



  这下子谁也没再吼谁了,全都沉着脸不说话。



  想想也是,辛苦找了老半天的神器,结果连抢都还没开始抢就已经没了,换成谁此刻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儿。



  显然敖铁也是在替自家主子办事的,如今找不到神器他也不可能会继续留在这里和一群无关紧要的人耗,咬了咬牙就愤怒地带着手下的人风风火火地离开,像是要去追查极可能把神器拿走的人。



  敖铁走得如此之快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其实还有温瑞这一号嫌疑人物的存在,而其他人也没有告诉他,于是他就这样走了。



  倒是岳纱在这个时候依旧不放过任何一个极有可能藏有神器的人,锐利的眼神直直朝楚云投来:“你那位同伴呢?”



  楚云抬头看着她,自然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还是淡淡地回答:“我不知道。”



  岳纱心中火气被她刺激得有些大,冷笑着问:“不知道还是不愿说?既然你们俩是同伙的,神器不在你身上也有可能,反正你们俩谁拿到不都一样不是么?”



  某种角度来说,岳纱说的确实没错,她在不久前是和温瑞联手合作了。但是她现在也确实不知道温瑞在哪儿啊,按理来说他不可能比他们快来到这里取走神器。



  可想到温瑞那惊人的实力之后,楚云忽然又不太确定了。



  “我是真不知道他人在哪儿。”对于岳纱的问题,楚云只是又强调一遍。



  眼看着岳纱一言不合又要动手,符苼月忽然开口说:“你自己不会用脑子想么?”



  这话当然是对岳纱说的。



  不等岳纱开口,她又说:“别忘了漫天宗是走在我们前面,当漫天宗已经开始行动时我们还在上面和食人虫厮杀。倘若那名男子真抢在我们之前走到这里,按最快时间推算即使他拿到了神器,返程之时也定会与漫天宗的人遇上。”



  “显然敖铁并不知道他的存在,这里也没有其余被破坏过的痕迹,你是打算和我说那人能够穿墙而过?带着神器?”说着,符苼月呵呵地笑了一声,眼里满满的嘲讽。



  楚云不禁缩了缩脖子,瞧符苼月这语气是还在记恨岳纱的人害死她弟子又伤了韩如烟的事呢。



  果然,惹谁也最好别惹女人啊,尤其是那种平时看着什么时候都不在乎的,爆发起来战斗力爆表……



  岳纱被符苼月说得无法反驳,连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最后恨恨地瞪了楚云一眼才带着魔族的人离开。



  楚云呼了口气,朝符苼月道:“多谢符掌门。”



  符苼月看了她一眼,对她的态度倒是比以前要好了一些:“我只是实话实说,何况我们方才在上方与食人虫厮杀时,却不曾见到那只最大的。”



  楚云却是一愣,这意思差不多就是在说很可能温瑞和食人虫一起掉到别的地方去了。



  想起那只浑身是读的可怕虫子,楚云心里难免升起一些担忧。



  再怎么说温瑞现在也是她的大……呃,合作伙伴,人家还救了她好几次,她总不可能没良心到不担心他的死活。



  接着符苼月又和宫凌羽谈了几句神器的事情,大致意思就是现在每个门派的人伤的伤死的死估计也没精力继续待在弯月沟,而神器如今下落不明,她便打算先带着韩如烟及门下弟子离开回去休息。



  宫凌羽和曲流生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想法,这一趟来弯月沟不仅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还折损了那么多人,大家的心情是好不到哪儿去。



  在宫凌羽和楚云说要离开的时候,楚云却是拒绝了和他同行:“温……我是说我朋友不见了,我怕他出什么事儿,想先找找。”



  宫凌羽眉头微微一蹙:“你一个人?”显然是有些不太放心。



  但他身后还有一群受了伤的人需要照顾带回去,也不能任性地让他们自己先走,他留下来和楚云找人。



  楚云犹豫了一下:“嗯,放心吧,应该没什么事的。”只要不乱走的话?



  宫凌羽好像还是不太放心,此时曲流生却忽然走过来说:“凌羽公子先带着这些人离开吧,正好我还欠着楚姑娘一个人情,我留下来陪她找人好了。”这语气里还带着些许的傲娇,不过态度和以前相比是好了许多。



  宫凌羽虽然不是很清楚曲流生所谓的人情是什么,不过眼下最好的办法也只有这样了。



  于是曲流生和她一起留了下来,他流歌门为数不多的人则被他安排着和清羽宗的大家一起离开。



  眨眼间,原本还热闹非凡的地下道就安静了许多。



  在楚云打算和曲流生出发找人的时候,才发现还一个还没离开的人。



  柳随风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那样,安静地站在一旁,眼里甚至还能找到一丝崩溃的情绪。



  说来,她还不知道柳随风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寻找的柳音。她记得他刚才和他们说要得到柳音的时候是有多激动,但又对其他神器不敢兴趣。



  说实话她一直觉得柳随风不像是大陆上其他想要得到神器变强大的宗门,他反而不太会在乎这些事。可现在他现在这个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有一种没有神器就会要死那样的感觉。



  即使是天齐教和漫天宗,在没能得到神器的情况下,反应都没他那么的……一言难尽。



  想了想,她还是在离开前问了一声:“柳阁主你身上还有伤,而这弯月沟里处处危机,你要不要和我们二人一起离开?”



  柳随风没有回答她,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盯着地上一个点失了好久的神。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失神太久不眨眼的关系还是某些不可说的原因,她竟然发现他的双眼有些发红,连一双冰冷的眼神也都黯淡了许多。



  就在楚云以为柳随风不打算回答她的时候,却发现他有动作了。



  他只是默默转过身子朝返回的方向走去,面上表情冰冷依旧,什么也没说。



  楚云和曲流生互视了一眼也没搞清楚他这情绪的变化,但也没去细问,只跟在他身后离开。



  走了许久,直到他们逐渐接近出口的时候才见到温瑞从另一个地下道里走出来。



  他这一出现,立即就引来了三道目光,而其中一道还极其不客气滴查探起他灵府里可有神器的踪影。



  温瑞似笑非笑地看了柳随风一眼,也没有阻止他查探,而是朝楚云走去:“怎么就剩你们几人了?”



  不等楚云回答,曲流生就先替她说:“其他人都走了,我们是留下来找你的。既然你没事,那可以走了。”



  听见曲流生的话后,温瑞再看向楚云的目光里有些意味深长,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得楚云觉得有些不自在:“我这也是听说你可能和大虫子在一起,怕你打不过人家。”



  另一边的柳随风则是在察觉到温瑞身上没有武器的踪影后,神色又沉了下来。曲流生虽然没像他这么直接但其实心里对温瑞也是有几分怀疑,但在见到柳随风眼里闪过的失望后也大概清楚了。



  “死了。”温瑞语气淡淡地说道。



  楚云表情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大虫子还真的和他在一起呢?



  她这会儿才注意到温瑞身上月白色的衣袍已经沾上了许多污渍及血渍,而在那之前还好好的,很明显是和大虫子打过了。



  不过着令人如此害怕的虫子,他单凭一人就搞定,也实在……



  曲流生听见温瑞的话后也有些吃惊,再审视他的时候眼里又多了几分未察觉的敬畏。



  “倒是你们,找到神器了?”说着温瑞又看向背影落寞地走在前方的柳随风,然后自答:“看样子是没有。”



  楚云无奈地叹了口气:“本来是找到神器的位置了,可好像提早一步被人拿走,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人给拿的。”



  温瑞身子微微一顿,表情有些震惊又有些失望:“竟是如此?”



  随即他又皱起了眉头说:“若被那几人拿走倒还好,至少我们能够知道神器在谁手中。可如今你这么一说,怕是麻烦了不少。”



  曲流生颇赞同地附和:“而且对方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在不惊动任何人与食人虫之下拿走神器,实在不简单,不知是哪方的势力……”



  他们就这样心情不太好地离开地下道。这弯月沟在一开始的气流防御及阵法被人破解后,进出已是非常简单,他们很顺利就离开了。



  此时楚云才想起:“我记得漫天宗的人说过,在他们之前好像有人偷走了神珠先一步进入了弯月沟,难道是被那个偷走神珠的人给拿走的?”



  温瑞沉吟了片刻:“如此一来便是更加不妙,神珠神器都在他手中,等同于他已经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神器。”



  楚云又叹了口气:“算了,这些事情就让那些大宗门去烦吧,我们就几个人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四人回到客栈之后就分开了,清羽宗等其他人也早已归来,全都纷纷去休息调养,楚云也不例外。不过分开之前,察觉到她已经突破的温瑞还不忘祝贺了她一声。



  等楚云调息好并稍微稳下了刚突破的境界要离开的时候,她才发现温瑞竟然已经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这个家伙,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真是怪人一个。



  难得她要离开还记得打声招呼,他呢?干脆一声不响跑了。



  之后她又去找了韩如烟及曲流生等人告别,其中包括还没办法那么快离开的宫凌羽。



  和她道别后他还笑说:“怕是下一个神器出现之处,还会见到楚姑娘吧?”



  楚云笑了笑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因为她其实也不知道啊。这事情不好说,谁知道等下一个神器有消息的时候她会不会在忙别的事情,又或是在闭关修炼中,然后就给错过了。



  何况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把柳音给拿走,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在这段时间有所动作,还是按兵不动。



  于是,楚云就带着这些问题,在淮阳城雇了只飞行灵兽往千秋城的方向飞回。



  这一只灵鸟比她和温瑞之前乘的要大要漂亮许多,毕竟千秋城距离这里实在有些远,途中还得经过几个传送阵。



  可想而知,这费用也有些叫人蛋疼。



  幸好杨追命给了她不少的灵晶,叫她不至于得卡在传送阵过不去。



  这一日,追命峰处——



  “子尘呐,你师妹回来啦!”得知楚云终于回来宗门并且已经来到追命峰山下准备用传送阵上来的时候,杨追命兴奋地朝西院的方向大喊了一声。



  而在那西院的后院处,一名蓝衣墨发的男子听见杨追命的喊声后,轻抚着琴身的手也缓缓收回放到袖子底下。



  不等他回头,院里又缓缓走来一道白绿色的人影。



  他的面容很是不凡,全身气质干净得好似不属于凡间之物,一双银色好看的眸子里看着澄澈却又仿佛让人看不透。



  来人走到距离蓝衣墨发男子约莫五六尺之处停下,平静地盯着那修长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拱手弯了弯腰毕恭毕敬地唤了一声:“公子。”



  琴边的人闻声终于转过身子,深邃的墨眸里随着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多了几分笑意。



  旋即,便听见他用着有些温和的声音道:“欢迎回来。”(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