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39章 宗主召见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等楚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盯着陌生的天花板想了好一会儿才回忆起自己原本还在等萧子尘回来,结果一个没忍住好像就睡着了?



  意识到自己正躺在萧子尘的床榻上,她马上就从上边爬了下来,掀开帘子走出去就见到坐在桌子边安静地看书的萧子尘。



  因为她的动静不算小萧子尘立即就发现了,还侧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云儿醒了?”



  看着桌上已经冷掉的菜肴,她顿时感到有些抱歉:“师兄,对不起啊,我……”



  道歉的话语还没完全说完萧子尘就打断了她:“无事,是师兄考虑不周,忘了师妹比起饥饿更需要的是补眠。”



  随后萧子尘还是把她留了下来,并且又重新把食物热了一番才和她一起在房里吃起了东西。



  他们吃完的时候已经有些迟,她也没好意思继续打扰萧子尘便离开了。



  刚睡完一觉的楚云在洗完澡后也没什么睡意,就干脆打坐聚气修炼。



  结果这一修炼,就直接修炼到天亮。



  既然天亮了,她当然要找些事情做。



  回来宗门见过杨追命和萧子尘,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把帆阳镇的任务给交了,却不想要出门的时候正好也遇到要离开追命峰的萧子尘。



  “师兄?你也要出去吗?”



  见到自家师兄,她当然是开心地打了个招呼。



  萧子尘点了点头:“前阵子闭关修炼去了,如今境界有见长便打算继续工作攒贡献度。”



  “那师兄我和你一同去吧!”反正她正好也要去任务堂来着。



  于是俩人就愉快地结伴去任务堂了,一个交了任务另一个则是接了工作。



  萧子尘所接下的工作是到竹惜负责的那一片药田帮忙来着,而楚云最近正好有想要了解扇流功法的*,就决定和他一起去希望能见到竹惜。



  竹惜这个姑娘她还是很有好感的,能认识认识也不错。



  俩人正结伴往药田的方向走去,结果路上突然遇见一个宣称是要来找她的人。



  而且这人还是许久不见的莫齐。



  “莫师兄,不知你找我有什么要事?”因为上次书阁的事她心里也算是有了一些阴影,一见到莫齐下意识就有不祥预感的感觉。



  莫齐的脸上依旧如此面瘫,语气平平地对她说:“宗主说要见你。”



  楚云眼睛瞪了瞪:“宗主找我有什么事?”



  “我只是负责给你带话的,具体有什么事我也不清楚。”说完他又朝萧子尘礼貌地点了点头才离开。



  送走莫齐之后,她刚想和萧子尘说无法陪他去到竹惜那里,却不想他先她一步道:“我同你一起去。”



  楚云只当萧子尘是觉得顺路想和她一起去见完宗主再陪她去找竹惜,所以也就没有拒绝。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那日她初次见到宗主庄侯的大殿,她原本还以为门外守着的人会不让萧子尘进去的,没想到他们连问都没问只在确认她身份后就把他们俩放进去了。



  庄侯早已在大殿恭候多时,见到楚云身旁还跟着萧子尘时眼里似乎闪过了不明的目光。



  与萧子尘一起朝庄侯行了个礼,她才抬头有些犹豫地问:“宗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除了那天杨追命带她来测试资质之外,她就再也没见过这位宗主。而且她能感觉到宗主还是一名灵术师,境界很是强大,少说也有韶华了。



  庄侯坐在大殿前方的高处,穿着宽大的衣袍表情十分严肃的样子,她看不出来他此刻的心情是喜是怒,更加无法揣测到他见她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大殿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看样子要说的应该不是什么小事,而且还是不能让旁人知道的那种。



  好一会儿,庄侯有些厚重的声音才传入她耳里:“你前阵子接了帆阳镇的任务,据我所知山贼之事早已解决,然你却拖到今日才回来,不知余下的日子是做什么去了?”



  其实一般上庄侯是不会去管宗内弟子出门多久的,平时爱做什么就爱做什么去,他要是每个人都管那岂不是忙死?



  只是巧就巧在楚云接那任务的时间点与回来的时间点实在让他无法不在意。神器消息出世的事情在大陆上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而且柳音那会儿的争夺如今在大陆上也传得沸沸扬扬,他当然会有所留意。



  他云霄宗作为一个二等并往一等发展中的宗门,虽然对于那些神器也不是完全没有念想,但他却没有想要在这一次神器争夺上插手的意思。



  先不说此番争夺包括了大陆上唯二的一等宗门清羽宗与漫天宗,更何况还有魔域大势力天齐教与其他好些数不清的各大势力及门派。光是要对付他们就需要花费不少人力,而且其中的损失将会是非常之大,所以他与各大长老讨论之后决定暂且不插手神器之事。



  一开始无意察觉到楚云的动向后,他就开始关注到现在已经是九成确定她在追踪神器的事情了。他原本是打算找她来问话希望她坦诚,如果真是如此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施加压力让她停止这种做法。若是楚云到时候在外边惹事并让其他势力知道她是云霄宗的人,不能保证会不会给宗门带来什么灾难。



  可如今见到她身旁跟着的萧子尘,他忽然又不太确定了。



  萧子尘的事情甚至是身份他全都清清楚楚,毕竟他和杨追命可是交情非常深的朋友,甚至于当年他也暗中帮助他们不少,所以他们二人当初过来云霄宗时并未对他加以隐瞒。



  只是现在的萧子尘,或是他应该称他温瑞更为合适,已经不是他当初所知道的那个人了。



  对于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温瑞,他是越来越不了解。应该说从他再度与杨追命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拜了杨追命为师的那一刻起,他对他便已经推翻以前的认知。



  虽然在遇事之前的温瑞亦是非常低调终日只待在漫天宗里研究炼武师铸造之事,但他还是见过他几面的。当时的温瑞即使给人一种难以看透的感觉,却也还算亲和,对人态度亦是极好甚至给予足够的尊重,与人交谈时脸上也会挂着颇为温和的笑容。



  可现在的他变得更加神秘更加难以看透不说,甚至连那嘴边眼底带着的笑容是真心还是只纯粹出于一种习惯他已经无法看出来了。而且,以他阅人千年的经验来说,现在的他还变得极其危险。他身上也好像多了许多秘密,是他无法插手过问的秘密。



  庄侯不知道温瑞究竟想做什么,但当初他是自行开口将杨追命和温瑞给留了下来,因为现在的杨追命确实需要一个安稳并且能受到保护的地方。以此为交换的条件就是,温瑞将来做什么也好,他只希望他不会伤害他云霄宗分毫。至于他想以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面容什么样的实力在宗门里示人,他并没有意见。



  九大神器是温瑞亲手铸造出来的,如今他已经有本事再度寻回,他当然也会当作没见到任他去行事,因为他知道温瑞有自己的分寸,说不会给他云霄宗添麻烦就绝对不会。



  所以一开始他发现楚云可能也在打神器主意时便把她叫来,却没想到‘萧子尘’也会跟来。鉴于上面的事的原因,杨追命与萧子尘是有特殊权利的,若要见他无需外边的人再通报,可以直接进来。



  在庄侯盯着楚云心里许多想法一闪而过的时候,楚云也正在纠结着要怎么回答庄侯这个问题。



  她在回来的时候就有些担心这事情了,只是她当时想着宗里的人那么多,庄侯作为一个宗主也不可能盯着每个人的动向。



  可没想到的是,宗主还真的就发现了啊?这是为什么!



  那她现在是要老实交代,还是另外找理由搪塞过去?不过她觉得以庄侯能够成为一宗之主的本事来看,说谎好像并没什么用。



  于是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的情况下,楚云朝萧子尘投去了一个求救的眼神,大致上就是在问能不能老实告诉宗主。



  而萧子尘从头到尾都在关注着她的反应,在看见她投来的眼神后马上就朝她轻轻点了点头,意思非常明白。



  直接和宗主说,没事的。



  因为她对萧子尘可说是有百分之两百的信任,在收到萧子尘平静的回应后她心也稍微放松了下来。



  深吸了口气,她直接道:“回宗主,我没有马上回来是因为……我跟着追查柳音去了。”



  她想过庄侯在听见自己的回答后的各种反应,会是震惊、愤怒、沉默、失望、大发雷霆、怒骂等等。



  可没想到庄侯在安静片刻后竟然问了句:“你师兄也知道这件事?”



  楚云有约莫几秒的怔愣,然后反应过来庄侯这意思应该是想说如果你师兄知道这件事却帮忙隐瞒,那就犯了欺瞒之罪也要被罚,于是忙回答:“不知!”



  而与她同一时间响起的声音是萧子尘平静的:“知道。”



  大殿又陷入沉默之中。



  庄侯还在郁闷着没说话,就见到楚云忽然跪了下来和他说:“宗主,是我坚持一定要去见识见识追查神器的,而且还央求师兄不要把这事情告诉其他人。所以宗主如果你要罚就罚我吧,这事和师兄没有关系。”



  楚云没发现大殿另两人放在她身上的目光都有了些许变化,不过都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随即庄侯与萧子尘对视一眼后像是从他眼神里理解了什么,便沉声说:“我知道了。”



  在楚云以为庄侯会狠狠惩罚她的时候却听见他接着说:“我云霄宗原本是不想插手这一次神器的事,当然现在也没有插手的意思。”



  “倘若你真对神器有兴趣想随其他人一起追查那便去。但莫要怪我没提醒你,若你这路上出了什么事招惹了谁我云霄宗将不会出面帮你,甚至有可能将你逐出宗门让你一人承担后果。你先回去好好考虑一番,想清楚了再决定要怎么做,之后的决定我也不会再管。”



  楚云闻言有些惊愕地抬起头看向庄侯,后者则继续道:“此次的事,作为小惩我就只扣除你帆阳镇任务的贡献积分与奖励,并限制你在一个月内不得离开宗门。”



  楚云还是有些惊讶,这个惩罚对她来说是怎么样都没想到的,几乎不痛不痒。



  更让她惊讶的是,宗主竟然默许她去找神器,虽然他所说的那些后果也是她回去后要好好考虑的。



  说完这些话后庄侯就让他们俩人离开了,期间也完全没有提起萧子尘任何事情。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萧子尘走出了大殿,而且还是萧子尘叫了她半天没反应才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把她丢了的魂给拉回来。



  “师兄,这……”她现在的心情实在有点复杂,甚至没想到庄侯的反应还会是对神器完全没兴趣的样子。



  萧子尘见她表情有些呆愣,不禁轻笑了一声才道:“既然宗主这么说,师妹就别想太多了。”



  “凡是个宗门都会对神器有兴趣,只是宗主他以云霄宗为首要考虑对象罢。此趟出去你也见到了那几个想要争夺神器的大势力,以云霄宗如今的情况禁不起那些势力的对抗,保不准还会大伤元气。”萧子尘解释道。



  平安度过这一劫,楚云和萧子尘说了一会儿就跳去其他话题了。就这样一路聊一路走,他们也总算是来到了竹惜管理的药田。



  宗门里多多少少也会有各种菜田药田这样的地方,药田还是挺重要的,尤其是给宗门里为数不多的炼丹师提供药草来炼制丹药。竹惜为何会负责其中一片而且还是挺大片的药田,是因为她云霄宗里的炼丹师长老竹渊就是她哥哥。



  是的,不是父亲不是爷爷是哥哥。



  她还没见过传说中的炼丹师,因为他们数量实在太少而且很多时候都在炼制和研究丹药,所以想见到他们是很难的。



  竹渊也算是年轻有为的人之一吧,据说年龄才百来岁不到两百,样子是非常年轻的。可他却能当上云霄宗长老之一并且管理底下好几个炼丹师,这是证明人家有实力。



  至于炼丹师的境界分级如何,她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也有属于他们的一个等级规划。可听萧子尘曾经说的,好像没有他们灵术师和炼武师复杂来着。



  很幸运的,他们来到药田的时候竹惜正好也在。



  只是令她比较意外的是,竹惜原来和她师兄有交情,俩人见面就跟朋友见面似的。



  和萧子尘寒暄了几句,竹惜才看向楚云浅浅一笑说:“我等了那么久,你总算肯带你师妹来见我了。”



  说着竹惜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小师妹我欣赏你,这都两年多了你竟然还没和杨追命断绝师徒关系,我看现在那些人也都已经懒得再照顾你麻烦了。”



  竹惜说得没错,自从发现任何手段都没法逼走她再加上穆夜笙从受了伤不再总针对他俩后,现在还在坚持找她和萧子尘麻烦的已经没几个了。



  除了一开始就看她不爽到现在的魏福几人,平时应该已经没什么人再搭理他们二人。



  萧子尘轻笑:“她说在考虑以扇流作为下一个副修流派,所以我便带她来找你了,正好能从你这里了解多一些关于扇流之事再决定是否真要学习扇流。”



  把她交给竹惜后,萧子尘就开始进入药田忙活儿去了。竹惜带着她来到药田边一个茅草随意搭成的亭子处,与她聊了起来。



  除了第一次考试见到竹惜之外,楚云接下来就没有再与她有太多的交集了。



  一开始她以为竹惜被那么多人尊重高捧着,加上初次见到的那有些平静不苟言笑的印象,她以为她应该是属于有些高冷女神类型的女生。



  没想到这一番接触,她才发现竹惜其实没她想象中那样高冷,反而还挺和善好相处。加上萧子尘与她的交情,秉持着能和师兄交好的人都是大好人的想法,她对她的好感度又提高了许多。



  “简单来说,扇流其实是个多方面的流派。它既可攻击亦可防卫,甚至还能结阵,所以学习这个流派的话就需要掌握许多。”与她说起扇流的事情时,竹惜的神色倒也认真的几分。



  楚云点了点头:“师兄曾带我见过你们的演习。”



  “云岭十二式是吧?这是每一个持扇弟子首要学会的招式,只有学会了这十二式才能深入学习其他的招式用法。而且对于咱们持扇者来说,行动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限制。”



  “虽说它有其他流派比不过的强大群攻招式,可这在只有你一人并面对上千敌人时,还是有些危险。你确实也能够防护自己,可群攻这种东西是敌人数量越多招式力量会越分散的。而且扇流还因为掌握多方面能力的原因,在攻击上比其他攻击武器要弱些许,防护上也比防御武器要差一些,单独一人面对上千敌军肯定对付不来。”



  “唯一还算不错的,大抵只有结阵了吧。毕竟能够结阵的流派,还是不多的。”竹惜说道。



  然后她又说:“所以,对于初掌握扇流尤其还不是主武器为扇子的人来说,若出外想用扇子攻击,除切磋较量之外建议你还是要有个同伴在身旁。只有有一个或以上的靠谱同伴陪你一起战斗,你才能安心地在小小扇域里施法攻击。”



  “尤其在用群攻招式时,灵力消耗是非常大的。虽然听说这世上有能够快速补充灵力的丹药,但我们大陆上于丹药的发展还不算非常好,这些药是非常难找的。如今虽有可以补充灵力的丹药,但并无法达到快速补充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当竹惜提到需要有一个靠谱的伙伴一起战斗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如今不知身在何处的温瑞。



  咳咳,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最靠谱没有之一的伙伴了吧……



  而且他自己还会用扇子呢,那天见他用好像也用得挺好的,上百只食人虫唰唰几下就变成了碎片。



  之后竹惜又和她说让她回去先好好考虑,毕竟每个灵术师可以副修的流派都有限,在她还不知道自己能力到哪儿的前提下她希望她能够斟酌考虑以免以后后悔。她还说如果考虑完后还是决定学的话,可以来找她,她能够让她用比原来需要的积分减少一半,来换取一把低阶但至少在五品的扇子。



  楚云发现她今个儿回去要考虑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和竹惜谈完之后她就离开了,毕竟人家好歹也是来药田工作的她也不好意思让人家陪她那么久。只不过她当初看完扇流的演习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她觉得即使竹惜这么说了她还是会决定学习的。



  她总觉得自己如果学了扇流,只有好处没坏处,而且还有预感将来肯定会有需要的时候。



  至于庄侯说的事情,反正现在柳音下落不明其他神器也还没有消息,那就慢慢考虑好了。



  为了能够用贡献积分换取自己的第一把扇子,现在被宗主限制一个月无法离开宗门的她也只能到任务堂接一些宗门的日常任务来做了。



  她这一天接的是打扫猛兽圈的任务,因为她曾听说过那里的猛兽都很凶猛让人害怕没什么人敢做,很多时候都是萧子尘去的所以她也有些好奇。加上这个任务因为没什么人想做,所以给出的贡献积分还是挺可观的。



  陪她过去到那里的是萧子尘,一开始她还害怕里面的猛兽会欺负萧子尘来着,没想到他却一脸淡定地让她和自己进去。



  直到她和萧子尘走到猛兽群里,那些猛兽其实也就是荒兽们都没有对他们俩干嘛,只趴在各自的角落休息做自己的事。



  萧子尘送她进来并教了她几句要怎么打扫和喂食后就离开了,离开前还开着玩笑和场内的荒兽们说:“这是我师妹,你们别欺负她。”



  虽然知道萧子尘只是开着玩笑说的,不过还是让她体验了一把有师兄罩着的感觉,别提有多开心。



  也不知是不是萧子尘的话语真的奏效了还是这些荒兽只是看似凶猛实际温驯,在萧子尘离开后她一路打扫喂食下来,那些荒兽竟然都乖得可以,完全没有传闻中一言不合就踹人的样子。



  她还尝试伸手摸了摸那些荒兽,它们竟然都乖乖趴着让她摸了,尤其一只红色大犀牛样的荒兽竟然还眨着一双水灵灵的黑色眼睛看着她。



  哎哟天啊,这些荒兽明明那么乖巧其他人还怕得跟啥似的。如果他们真打算放着贡献积分不要,她是很乐意负责这里的工作的。



  楚云刚清理完兽圈和喂食完毕,擦了擦额头处的汗水正要离开,突然就见到兽圈上方的栏杆外来了几名宗门里的师兄。



  他们见到她还问:“这位小师妹,这些荒兽都已经喂食完毕了?”不过见到她游刃有余地在兽圈里行走完全没被攻击的样子,他们的眼神难免有些复杂。



  楚云点了点头回答:“都好了,我正要离开,怎么了吗?”



  那几人愣了一下才说:“小师妹你还不知道吧?今日宗门打算对空照与御劲以下的各个境界弟子来场与荒兽对决的测试,这些荒兽待会儿要带出去给那些弟子做试炼的。”



  咦?所以也就是包括她在内的弟子都要进行试炼?(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