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40章 竹渊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细问之下,楚云才知道这是云霄宗为了将来极有可能的一场大试炼提前做预备的。



  也不知这是哪儿来的传闻,说是不久之后轻武大陆将会有一个大型秘境打开,而这秘境里藏着许多神兵利器,甚至还有多年前在这大陆上陨落的,境界于灵术师及炼武师之上——也就是灵君与炼武君的秘密。



  如今在轻武大陆上是一名炼武君都没有,而灵君也只有两个人。按理来说成为灵君之后还能再往上升境界来着,可几百年过去了两位灵君的境界却不曾再见长。轻武大陆曾经就出现过已步入灵君及炼武君等级并且境界也往上升了几个层次的人。



  只是,这大概是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达到这个境界的人本来就不多,在他们几人忽然因不明原因陨落之后大陆上更是从此再也没有过这样厉害的人物,这让大陆上的人很是郁闷。



  那些陨落的灵君及炼武君的尸首千年下来都不曾被人找到,可不久前各大宗门在远在灵武之域南部的一片荒地发现了异动,并由各位宗主讨论一番后才发现这异动极可能是由即将现世的一个大秘境所引起。



  具体现世时间还不清楚,但他们认为应该会是在近几年之内。从灵术师们利用灵力所探测出的波动来看,那秘境的历史应该在千年以上,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起会不会和千多年前消失的灵君与炼武君们有关。



  不管真相如何,到时候各个宗门都会派遣不少人过去查探,而空照及御劲境界以下的弟子占了多数。那种历史悠久的秘境里面肯定要少不了许多凶残的荒兽,所以宗门现在才会要开始探测弟子们的实力,再来安排各种历练。



  这事情其实也是刚刚宣布的,为的就是不要让弟子们提早做好应对,这样可能会影响结果。而她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在这里打扫喂食甚至还帮荒兽们刷身子,自然是没听到这个消息。



  对于这一次的试炼,她还是挺感兴趣的。换做以前她可能还会有些小紧张,可自打上次和温瑞一起到垂安林和荒兽打过几场后,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没什么压力了。



  回想起垂安林的事,楚云这会儿才想起储物器里还装着各种材料。之前强化武器的事情都是杨追命负责的,等等回去也和他说一声好了。



  得到消息的楚云谢过那几人就离开准备去了,之后也在各个师兄姐的通知下与其他弟子来到云霄宗练武场。



  练武场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空地,地板由石灰色的石子铺成,中间还刻出了一个不算太深的圆形刻痕。据说这刻痕里还让灵术师们以灵力刻下了许多禁制结界阵法,为的是避免里面的人在练武或打斗时一个不小心伤到外边的人。



  因为是突然把大家喊来测试的,所以过关的弟子们都可以得到对应的奖励。



  试炼的规则是这样的,就好比楚云作为初悟境界中期的灵术师,试炼荒兽自然就从二阶开始。若她能打败二阶荒兽,那接下来就会面临三阶荒兽的挑战,以此类推直到她败阵下来为止。



  宗门驯养的荒兽虽然也是从外边抓回来,可经过驯养后它们的实力却比外面一般的野生荒兽要来得强。所以哪怕她如今与垂安林那会儿的自己相比已经增长了一个境界,但却也不能保证能不能打倒五阶荒兽。



  更何况兽类别看他们只有阶级之分,每一阶实际上却也像他们修士一样有前中后期之分。简单来说,这试炼就是他们得打败三只同个阶级的荒兽才能挑战下一个阶级的。



  这不光是力量上的测试,同时也在测试他们气海或内丹之中灵力与内气量还有他们的忍耐程度啊。



  过来监视并观察弟子们情况的长老共有八位,他们都坐在包围着练武场的高台之处往下查探着,楚云甚至还在上面看见了许久不见的穆夜笙。



  显然穆夜笙也发现了她,虽然对方并没有打算找她麻烦的意思,但看着她的眼里却满是阴霾,像是恨不得把她放在嘴里咬碎那般。



  换做以前楚云很可能就这样被他的气势给吓着了,可此趟出去回来她见过的事情也多了不少,而且论可怕程度她觉得穆夜笙还比不过温瑞。



  穆夜笙这种人虽然也在人前装样子人后一个样,但至少要对付你的时候还是会露出那种厌恶高傲的表情,反正就是能够让你知道他嫌弃你。



  她发现温瑞却不同。确实她还不完全了解温瑞,可她觉得他会是那种前一秒还在笑吟吟对着你非常和善客气来着,下一秒却有可能直接出手要了你的命。



  现在的温瑞,给她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所以哪怕温瑞已经和她合作了,但她其实内心深处对他还是有那么点忌惮,如果仔细往更深处一探可能还会找到些许害怕。



  高台上的穆夜笙见楚云不仅没有被他给吓着反而还出了神,心中不由得有些气闷。于是他也不再搭理她,直接代表各位长老与底下的弟子们说了几句话便开始了试炼。



  等楚云回过神来的时候试炼已经开始,第一个上去的弟子非常紧张,可以看出来他持剑的姿势有些僵硬。



  在他面前的是一只象形的荒兽,只是它身上长着许多黑灰色的长毛,而嘴边的象牙非常尖锐巨大。加上它庞大的身形及看起来有些暴躁的脾气,让人觉得被它撞到的话就会非常痛。



  因为试炼越过了入门弟子先由初悟境界的弟子开始,所以这只荒兽应该是在二阶初期。



  第一名上场的弟子很快就躲开了长毛象荒兽直奔而来的撞击,并且利用它因为身体笨重而不好转移方向的一点绕到它另一边,举起剑就挥出好几记剑刃。



  受到几击剑刃的长毛象刚转过身子又想朝那弟子猛攻过去,然而它才走了几步却突然趴到在地体力不支的样子,显然是被刚才的剑刃所伤。



  楚云忍不住朝那初悟境界的弟子投去几道赞赏的目光。



  虽然二阶初期的荒兽与初悟初期的修士实力对等,但这好歹好说也是宗门驯养的,能够一招就把荒兽给放倒实力肯定也差不到哪儿。



  那名弟子在见到荒兽倒地的时候似乎愣了一下,可很快也恢复过来等待下一只荒兽的出场。



  接下来二阶的荒兽显然也没难倒他,他竟然就一路直接打到五阶的第二只荒兽才败阵下来。



  这样的结果在弟子之中无疑是非常突出的,他有些惶恐地被请到了实力被封为极佳的位置处坐下。



  然而没想到的是,第二名初悟后期的弟子竟然一路从二阶荒兽冲到了六阶的战狼被放出才败阵下来,这等结果让众人又是大吃一惊。



  楚云刚要感慨云霄宗的弟子各个都实力不凡,就听见附近有几个结灵与练武境界的同门在窃窃私语。



  “张师弟和林师弟资质平凡,平时出去猎杀荒兽时顶多也只能打死三阶荒兽,今日这是怎么回事?”



  旁人答曰:“我也不太清楚,莫非是他们平日里隐藏了实力?还是宗门的荒兽其实实力不怎么样……?”



  听他们这么说,楚云心里蓦地也升起了异样的感觉,也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只是如今试炼才过了两个人还不能完全下定论,所以她也只能继续观察了。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人,实力最差的也能打败四阶荒兽,顿时有一种大家都是精英的感觉。



  很快就轮到楚云上场了,因为她抽到的号码并不太后面。



  同样的,她的试炼荒兽也从二阶开始。只是试炼才过去没几场,被打倒的荒兽却比想象中多了许多,高台上长老们的面色也开始有异。



  直到看见区区初悟中期的楚云把放出来的第一只七阶巨蛇给打倒,长老们也终于喊停。



  其实就算他们不喊楚云也打算喊了的。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哪儿,如果说她能打死五阶的荒兽那已经算超过自己的预期了,可现在她竟然一路轻松地打到了七阶。



  这并非她实力过于强大,而是被拉出来的荒兽们好像有点问题,全都是受到几击就倒下,这有可能吗?



  好歹也是宗门驯养的荒兽,不可能那么脆弱吧?就算再弱它们的境界也摆在那儿,怎么可能三两下就被打倒?而且她出手她心里清楚,对付那只七阶巨蛇时都还没有那日在垂安林与四五阶荒兽厮打要吃力。



  高台上的八位长老与穆夜笙很快就下来了,几位长老看了几眼后其中一名中年女子道:“这些荒兽一看便是不正常,我建议找竹长老过来看看问题是否出在荒兽们身上。”



  这名女子是云霄宗的长老之一,姓谭来着,是笔流派的主要长老,境界应该在韶华左右。



  其余七名长老似乎都没有什么意见,很快就差人过去找竹长老也就是竹渊去了。



  楚云没想过她第一次见传闻中年轻有为的炼丹师长老竹渊,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的。



  竹渊虽然实际年龄已有百多岁,但因为他修为及境界原因,外貌看起来也就只有二十余岁的样子。



  他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无疑是引起了许多人注意的。现在聚集在这里的弟子,几乎是不曾见过这位神秘的炼丹师。



  竹渊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衣袍出现在大家面前,墨色的长发以银冠整齐束起,明明是个炼丹师却也能够给人一种震慑人的气势。尤其他面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冷漠又有些淡然,全身自带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一路走来周围的人都很主动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不得不说,竹渊长得还真是挺好看的,甚至还比穆夜笙要更胜几分,就是看起来有点……凶?



  大概是前去找他的人已经给他说明了情况,所以他来到这里之后什么也没说就直接走到那只还趴在地上的巨蛇面前。



  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炼丹师他却对眼前的巨蛇毫不畏惧,在巨蛇头前蹲下来就直接伸手打开它的嘴,像是在检查它的情况。



  也许是在用心研究丹药的情况下被人给喊了出来,所以竹渊现在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碧绿色的眼眸底下满是不耐及冰冷之色。



  楚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的,反正只知道他在撬开那大蛇的嘴往里面看了几眼就说:“中毒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毒,稍微休息几个时辰就能恢复。”他的声音有些清冷,挺符合他给人的那种冷冰冰的形象。



  为什么明明是兄妹,竹惜和竹渊的性格就差了那么大?



  长老们闻言有些震惊:“这中的是什么毒?”



  “软筋散。”竹渊边说边把巨蛇的嘴给合上,站起身子后才接着说:“你们可以去查查荒兽的食物源。”



  软筋散是一种会让使用者在一段时间内使不出气力甚至连行动都会变得有些困难的药,确实不算什么大毒|药但能带来这种效果的也能算是小毒|药了。



  其实这种药还真不难找,外边药店都有卖的,而且这种药还就是专门研究出来对付荒兽的。比如要出外猎杀荒兽时,如果怕自己对付不了就可以找机会给荒兽下药。



  这种药现有的顶多只能对付七阶荒兽,甚至如果是七阶后期的荒兽搞不好就能免疫了。所以楚云这会儿如果没有喊停反而是继续打下去,可能结果会有很大的翻转。



  竹渊给他们判定完荒兽的情况顺道指出荒兽可能是从哪儿中的毒后就走了,接下来的事情也没去搭理,仿佛什么结果都跟他无关似的。



  虽然严格来说也确实是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听到竹渊说去查荒兽食物源的时候楚云就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之后去检查的弟子回来后和长老们说确实在荒兽们今日的饲料中发现了大量软筋散的成分。



  软筋散确实不是什么大毒,可分量太多也会影响荒兽身子问题。长老们在得知此事后震怒不已,刚问今日负责喂食的人是谁,就看见今日过来检查荒兽正好遇见楚云的那几人说:“方才我们去查看兽圈时,发现是楚师妹在那里负责。”



  其实楚云也没怪他们就这样把自己供出来,毕竟他们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真正要怪的,是在饲料里下毒的人。



  方才出声的谭长老就盯着她问:“此话是否为真?”



  “今日负责照料荒兽的确实是我。”楚云当然也没有隐瞒的打算。



  但看见周围人朝她投来怀疑的目光,她便道:“可在食物里下毒的不是我。”



  谭长老沉默了片刻:“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



  “没有。”楚云的语气有些无奈。



  她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而且等她过去的时候给荒兽吃的食物早就准备好了,根本都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此时穆夜笙忽然看着她说:“若真是楚姑娘负责,那便可解释她是为了让自己容易通过试炼才做出此等事情。”



  楚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但关于试炼的事情我之前根本不知道,我是在要离开兽圈时才从师兄口中得知此事的。穆师兄若是不信,可以问问那位师兄。”说着,她指向了刚才指正她的那个人。



  那人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如实回答各位长老:“确实,今日我们过去检查时楚姑娘还问我们检查兽圈的理由。”



  人群中又有人说:“这不能保证她是不是预料到会被揭穿,而先假装不知情好能够证明自己的无辜啊。”



  楚云叹了口气:“好,如果你们说我知道今日要试炼还会预料到将会被揭穿,那我为何不干脆不接打扫猛兽圈的工作?我直接在食物里下药然后把事情嫁祸给别人不是更容易吗?”她又不是智商欠费。



  “这……”



  在大家讨论了一番都还没讨论出一个结果后,长老们终于做了个决定。



  长老们能够当上长老自然也不是傻子,当然也知道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而且正如楚云所说,她如果知道今天要试炼又在自己照顾荒兽时在食物里下药那也未免太傻了。



  只是如今唯一一个被怀疑的人也就只有楚云,在查出真正的下药真凶之前,他们也只能先把楚云暂时关押起来了。



  毕竟这些荒兽也算是云霄宗宝贵的一部分,哪怕没有证据指向楚云真的下了药,但在她照顾荒兽期间出了这种事也能算是她没尽到责任。加上她现在还挂着一个嫌疑人的身份,所以只能暂时先将她收押在宗门的地牢里了。



  把她带到地牢的正是指正她的那几位师兄,他们似乎对她也是有些无奈,把她带进牢房锁起来后还颇抱歉地跟她说了一声:“先委屈你了楚师妹。”



  “算了,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师兄们也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罢,我没怪你们。”楚云说道。



  送走几位师兄之后楚云就在牢房里找了个好位置坐下,心里也是纳闷。



  她是不是别回宗门会比较好?出去那么久好不容易回来,这会儿还在被宗主禁足呢就遇上了这种事,心好累不能再爱了。



  ·



  萧子尘这一日和往常一样在房里做自己的事情来着,结果突然就听见杨追命在外面一声大喊:“大徒弟,不好啦,出事啦!”



  他无奈地把手中的书卷放下揉了揉额头,边走出自己的房院边问:“又怎么了?”



  杨追命见他走了出来,忙道:“哎,你师妹被收押到地牢去了。”



  萧子尘动作微微一顿:“怎么回事?”



  “听说怀疑她给今日准备用来试炼弟子们的荒兽身上下了软筋散,现在除了她之外又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是其他人所为,所以长老们只好先将她给收押在地牢里。”



  说着,杨追命又叹了一口气:“我刚刚从地牢回来,那里黑漆漆的你师妹又一个姑娘家,心里肯定慌得很,你赶紧去看看人家吧!”



  闻言萧子尘轻笑道:“都敢一个人跑到弯月沟那种地方去了,你说她还会怕一个人在地牢?”



  杨追命没忍住给他翻了个白眼:“那行,我说她心里委屈得很总行了吧?你也不想想你小师妹她来这里到现在为你吃了多少苦,你真要这么没良心不去看看人家?”



  “我有说不去?”淡淡地抛下这一句话后,萧子尘就往外边走了出去。



  而蹲在牢房里的楚云正趴在牢笼边和外面来探望自己的楚邵轩说话。



  楚邵轩一见到满脸怨念的她就没忍住先笑了出来,随后才说:“我说,你之前出去一趟做任务好几个月没回来,结果这一回来我都还没来得及见你你就被关起来了。”语毕,他还忍不住摇了摇头。



  听到他这么说楚云怨念就更深了:“我怎么知道呢?我本来也只是好好在做宗门任务而已啊,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笑完后楚邵轩忽然正经起来:“你说,这会不会是有人要陷害你啊?想想,你肯定不是一接任务就马上去兽圈的吧?这一段时间里,足够那人作案了。”



  楚云道:“我也不是没想过,可如果对方的目的真是要陷害我的话那这种手法未免也太低级了一些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有问题啊。”



  “是这样没错,但就算大家知道你是被陷害的又有什么用呢?真正下药的人根本没人发现,所以也不需要担心轻易被揪出来。我们一日没找到真正的下药人,你一天就没法离开这地方啊。至少对方想要找你麻烦的目的,是达到了吧?”



  楚云张了张口一时无话反驳。可说实话她觉得自己平时在宗门里和师兄姐们相处得还算愉快,到这个时候了还有谁要害她?难道是穆夜笙?但她觉得,穆夜笙可恶归可恶却不像是会做这么没智商的事情的人。



  楚邵轩又和她说了几句就走了,说是去帮忙看看能不能替她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来。



  送走楚邵轩后楚云就靠着墙坐了下来,继续望天望地感叹自己怎么老遇上这种麻烦,顺道在脑里过滤一番陷害她的人有可能是谁。



  在她出神的时候旁边忽然响起了一道轻轻的‘叩叩’声。她闻声转头一看,就看见了牢房外蹲了下来与自己视线持平,面上挂着浅浅笑容的萧子尘。



  “云儿。”萧子尘唤了她一声,语气里除了一贯的温和之外似乎还带上了几分无奈与好笑。



  见到萧子尘原本还觉得没什么的楚云顿时就有些委屈了,坐在牢里望着外边的人回应了一句:“师兄,你来看我啦。”



  萧子尘看见牢里的楚云坐在里面,望着自己的黑色眼睛里带上委屈之色的样子,嘴边的笑意忍不住加深了几分。



  只对他这个‘师兄’露出这样的表情及依赖的楚云,似乎也挺可爱的。(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