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42章 试炼结束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1: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事情正如楚云所料,谭长老见她是与荒兽中毒事件有关。



  只是她没想到进展竟然如此迅速,竟然是已经找到真正的犯人了?



  她表示有些惊讶,毕竟已经做好要在牢房里至少待上个六七天的准备了,结果算上今天也只是第二天!



  楚云来到墨韵峰谭长老的大殿时,里面除了谭长老和几名看起来是她徒弟或疼爱的弟子之外,还有一名跪在她面前的男子。



  和庄侯那宽大庄严又清冷的大殿不同,谭长老这里的大殿给人一种极其文艺高雅的感觉。殿内大部分的颜色由米黄色构成,周围还挂着许多字画,甚至墙面上也刻着大气的山景之图。而在大殿的最前方还挂着一个大大的卷轴,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墨韵’俩字。



  “楚云见过谭长老。”飞速打量过大殿里的景物后楚云就走到谭长老面前拜见她。



  这一次萧子尘并没有随她一起进来,而是在殿外等她。



  见过谭长老后她又忍不住把目光放到身旁那名跪在地板上看起来有些紧张的人。



  对方的样貌看起来非常年轻,应该是一个年级与她差不多的小伙子。从他有些老实苍白的面孔来看,她怎么都没想到陷害她的人会是一个看起来如此乖巧的男生。



  莫非是受人唆使?唔,还是听听看他们怎么说吧。



  谭长老朝她微微点头,接着和她说:“此人名崔喜,乃仗剑峰峰主杨威手下弟子之一。他埋藏软筋散之事被我发现,现今也已承认荒兽中毒之事是出自他手。等会儿我便会将他送到杨威那里处理,只不过你因为被他陷害冤枉,在把人送走之前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楚云愣了愣:“意见?”随后才反应过来谭长老这是在询问她,因为自己被诬陷还被收押起来,不知有没有什么话想和这位叫做崔喜的少年说,或是觉得应该给他什么样的惩罚。



  她记得云霄宗有一项门规大概是,诬陷同门可能会被逐出师门来着?



  看着因为绝望而变得有些平静的崔喜,她想了一下还是说:“这位……同门,我与你素未谋面也不相识,平时应该也没有和你结怨,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想到她会用着有些淡定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崔喜抬头看着她的眼神里有些怔愣。



  ·



  此时正在墨韵峰主殿外等候楚云的萧子尘正安静地坐在外边一个供人休息之处,脑里也不禁回想起昨日的事。



  昨天探望完楚云后萧子尘在回去追命峰的路上遇见了把自己拉到一旁说话的柳音。柳音好歹也是年龄过万的器灵,做事很有分寸,不会因为小事就出现找他说。



  所以他就跟他来到隐蔽之处了,没想到柳音跟他说的竟然是:“公子,那下药之人我看见了。”



  柳音作为器灵,在云霄宗里行走对他来说非常容易,随时随地都能将自己藏匿起来不被发现。即使被人发现了踪影,只需拐个弯化为器灵的灵态就可以消失在对方视线里,所以刚来到云霄宗不久的他就随意逛着。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帮他关注楚云的举动及周遭情况。柳音那天在知道楚云接了猛兽圈的工作之后就先一步过来了,很不巧的就让他见到了在食物里下药的人。



  其实直到楚云被捉之前柳音都不知道那个人往食物里倒了什么东西,毕竟作为一个器灵他懂的其实也不太多。只是他怕事情有什么不对,加上对方很惊慌,还因为过于慌张手一抖不小心下了过量的药粉。于是,他就跟着那下完药的人走了一路,甚至发现他把剩余的药粉给埋了起来。



  当时柳音就暗暗记下了埋藏药粉的地方,还一路跟着人家回到了房间,最后趁对方出去准备试炼之事时在房里找到了他藏起来的解药。



  柳音一开始这么做只是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没想到后来竟然还真出了事,楚云竟然被人冤枉给荒兽下药企图太高试炼的成绩。得知此事,柳音就找上他跟他说了。



  得知此事后萧子尘想了一会儿就拟定了一个计划。



  当然,他并没有亲身上场揭发对方的意思,更没有这样的打算。



  所以他让柳音找机会去崔喜那里把解药偷出来,顺道在他早饭里下了软筋散。因为崔喜现在是做贼心虚中,肯定会想很多,比如不可以让其他人发现自己莫名其妙中了这毒的事情,他肯定会担心他们会联想到荒兽的事情而查出什么来。



  软筋散这种东西他身上要多少有多少,肯定不需要用崔喜藏起来的。等崔喜发现自己中了软筋散后肯定会想找解药,但按照柳音的形容他当时藏药也藏得很匆忙,在找不到解药的情况下肯定要担心是不是被人发现又或是把解药留在埋藏药物那里。



  通过这种担忧,崔喜一定会再去竹林一趟。



  而他,只需要随意写一封信让柳音带到谭长老那里就可以了。哪怕到时候崔喜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出来找解药或是检查软筋散,谭长老肯定也会开始注意崔喜。崔喜这小伙子一看就不善于隐藏心事以及说谎,不用多久就会露出马脚。



  萧子尘在外面没等多久就看见楚云出来了,便站起身子朝她走去。



  “谭长老找你说什么了?”



  楚云抬头看着萧子尘有些担忧的面色,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和我说真正的犯人已经找到,所以我现在可以回去了!”



  然后她又把崔喜的事情告诉了萧子尘。



  简单来说崔喜也是脑子糊涂才会做出这种破绽百出的事情,为的也是不想被自己家里的人打压辱骂,这种事情还真不少见。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崔喜话语里的真实性,只不过他的表情和反应看起来不像是装的,而且对方平日里估计也是个挺安分守己的人,好像也没有要陷害她的理由,所以她就暂时相信了。



  至于谭长老问她的有什么意见,她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希望谭长老给杨长老带话,说是能的话希望别直接把人给逐出宗门。



  先不说她在这件事情上除了受到诬陷和在牢房里蹲了两天一夜并没受到什么伤害,而且按照崔喜的解释,他如果真被逐出师门回去崔家的话,估计下场会很惨。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在承认罪行并且觉得自己会被逐出师门的时候,会露出绝望得平静的神色来。



  讲道理,她其实也不是一个硬要赶尽杀绝的人。要说一点也不气那是不可能的,但还不至于要对方下场那么凄惨。别人如果欺负她她肯定不会乖乖受着,可这一次……只能怪自己倒霉正好撞上了对方动手的时候,对方也不是故意针对自己,她就当卖个人情好了。



  听完她的话后,萧子尘无奈地笑着揉了揉她的头说:“云儿真是心软。”



  楚云撇了撇嘴:“什么啊,师兄你竟然还好意思说我?我这和对方无仇无怨那就算了,你对那些欺负过你的人还那么客气温和。如果我是你,早就一拳揍下去了,就算打不过还怕闹不过吗?”



  萧子尘失笑:“好好,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师兄妹二人回到追命峰的时候杨追命可是高兴死了,楚云见到他这会让才想起蛇骨和鞭子的事情,并把那日从垂安林得到的材料都拿出来,只取了一部分自己需要的留着,剩下的都送给了杨追命和萧子尘。



  反正材料那么多,她一个人应该也用不完。



  “哎,师父你境界现在虽然不能增长但实力好歹也摆在那儿,这些材料铸造出来的武器如果你用不着还可以拿去卖嘛!”她这一趟出门回来才发现钱这种东西是多么重要,能赚多少就赚多少,对他们师徒三人总归有好处。



  杨追命本来想把东西归还,可听到她这么说好像也挺有道理就收下了,还拍了拍她肩膀说:“小徒弟你放心,师父肯定替你把鞭子炼好,保证出炉的时候让你眼睛一亮!”



  “那就先谢谢师父了。”楚云笑道。



  无聊好些日子的杨追命终于找到能做的事情,和两位徒弟聊了一会儿就哼着歌儿回到自己的房院里忙活儿去了。



  楚云回头看见正看着自己的萧子尘,突然想起他在地牢里说过的话,贼兮兮一笑问道:“师兄,你说出来之后有东西要送我,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



  萧子尘漂亮的眼睛微微一弯,手微微一摊,眨眼手心里就多出了一把水蓝色的扇子。



  扇柄是由水蓝色的灵玉制成,只是仔细一瞧的话还能看见那些带着水波云纹的灵玉里竟然还镶入了一些鳞片,看着似乎就是蛇鳞。那些原本应该呈暗红色的鳞片已经和灵玉融合在一起变成漂亮的水蓝色,展开之后就是一把漂亮又带点秀气,非常适合女生用的扇子。



  楚云感到十分震惊。



  她没想到萧子尘说要给她铸造武器的话竟然是真的,而且竟然还是一把扇子!



  从这把扇子的坚硬度与从上边感受到的强大力量来推测,这把扇子虽然只是低阶武器但却是达到了满品也就是十五品,这可说是低阶武器中最好的品级了!



  要知道,作为炼武师你想从低阶武器铸造出高阶武器可能还比要铸造低阶满品武器来得难。一个炼武师可能可以铸造高阶武器,却不一定能够铸造出满品的武器来,毕竟品级这东西越高就表示武器越强大。



  “师兄,这是你铸造出来的?”楚云看着那被塞入自己手中的精美扇子,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算是吧,当然也有找师父稍微帮了一些忙。”萧子尘微笑着回答。



  瞧!是谁说她师兄能力不好的?哪怕不能炼制出高阶武器,但这可是满品啊!满品武器是随随便便的人能够炼出来的吗?真搞不懂是哪些瞎了眼的人才会觉得他师兄资质不好,她就觉得她师兄十分有潜力!



  “师兄,你实在太棒了!”楚云毫不客气地赞扬着。



  萧子尘听了似乎非常开心:“你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只要是出自师兄的手我都喜欢!”楚云说道。



  萧子尘脸上笑意满满的,然后又拿出了一套装在一个精美布袋里的东西交给她。



  她提了提手中的袋子感觉有些沉,听里面传来的‘咣当’声,应该是铁器。



  “这是你之前让我替你准备的庖丁工具。”萧子尘解释道。



  楚云这才想起来工具的事情,连忙又向萧子尘道了个谢。



  萧子尘拍了拍她的头:“如此一来,你的贡献积分就可以直接用来换取扇流的功法了。这把扇子我是根据你现有的属性炼制,所以你可以用它使出带有水属性的法术。”



  “之前从你这里得到的材料还有些许,正好你身上那把剑也只是普通剑,我再努力给你铸造一把水属性的佩剑来。”



  楚云忙道:“没事师兄,这事儿不急。铸造武器也不容易,你别顾着忙我的事情了。那些材料你收着,搞不好你自己也有用。”她心里清楚得很,光是铸造一把武器需要的材料可不少,绝对不可能是她找来的那丁点就能够弄出来的。



  想来萧子尘为了给她铸造出这把扇子都不知道倒赔了多少材料和灵晶,她怎么可能还好意思又麻烦他给自己弄多一把剑啊?



  萧子尘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心中所想,不过也只是笑了笑没揭穿她。



  楚云无辜释放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云霄宗了,那些当初一口咬定下药者就是她的人现在脸估计是被打肿了,路上遇到他们都不怎么敢看她,也就那一开始就和她作对的魏福既然依旧恶言相向了。



  不过对于他们几人她向来都是很干脆地选择无视的,反正最终气得内伤的是他们又不是她。



  至于崔喜,因为她的关系似乎是没有被逐出宗门,听说杨威还找他私底下聊了几句关注他处境问题。惩罚自然是有的,但不至于被逐出宗门或师门就是。



  荒兽的试炼很快又恢复了,这一次并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弟子们的试炼结果肯定也没那日那么夸张了。



  比如好像初悟境界的弟子,他们顶多只能勉强打败宗门驯养的三头二阶荒兽,三阶相差的又是一个大境界,自然不好对付。崔喜也在试炼名单之中,见到楚云的时候他满脸歉意,还找了机会当面又和她道了一次歉。



  从他口中她才得知崔喜被罚抄写门规三十遍甚至还被禁足,因为不诚实的关系贡献分数被扣除了高达六百分,甚至连每个月给予弟子的资源的获得数量也减半。不仅如此,加上他害得荒兽们受苦的关系,接下来一个月内他都得负责打扫兽圈及喂食,而且是没有得拿贡献积分的那种。



  这样的惩罚在楚云听来还算是有些……惨的,但崔喜似乎不这么想,他觉得只要不被逐出宗门他都心甘情愿为他犯的错负责。



  像这样的一个人,楚云对他的印象自然是又好上了几分。



  崔喜的试炼成绩不怎么好,作为初悟中期的弟子他虽然打败了二阶后期的荒兽,但三阶那关实在是过不了了。



  这样的实力放在宗门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水平,像这样水平的人肯定是占据了大多数的。



  却是轮到楚云的时候,她竟然一路打到了四阶中期,让旁边观战的人愣是又怀疑荒兽们是不是又中毒了。



  楚云才初悟中期,对应的荒兽也就在二阶左右。她能够成为少数初悟境界弟子打到三阶后期已经是很让人侧目了,没想到她刚才竟然还把四阶的第一只荒兽给打败了。



  要知道这些四阶荒兽丢出去野外都有可能打死野生五阶荒兽的啊!



  今天站在高台处替长老们说出试炼规则及结果等等的是竹惜,她饶有兴趣地盯着下面已经连着打败七头荒兽的楚云,心中暗暗猜测她能不能打败四阶的第二头荒兽。



  虽然她很想挺楚云,但楚云一路打过来实在消耗过大,如今看起来已经非常疲惫,恐怕有点难。



  其实楚云就算在这里败阵下来,那也算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弟子了,足以叫好些个长老想要把她从杨追命手里抢来。



  此时坐在高台处观战的几位长老,尤其是灵术师的几位心情很是郁闷,心中都是一样的想法。



  这么好的一个苗子竟然落在杨追命手里,实在浪费啊!



  楚云与面前那只披着银色盔甲的大熊拉开距离之后不停地喘气,紧紧握着鞭子的手已有些发白。



  这只四阶的黑红色大熊是荒兽中的战熊族,和战狼族有着差不多一样的效果。



  许多大宗门都会养着战熊战狼战狮战虎这种荒兽,因为它们的战斗力很强。如果培养下来,将来宗门遇到什么大战的时候可是能够出到许多力的。



  所以在对上这只战熊的时候,楚云更要艰苦几分。



  其实她估摸着,要不是因为前阵子她突破了一个小境界,面对宗门特别培养出来的荒兽她搞不好连刚才四阶第一只的豹子都没法撑过。



  不愧是宗门养出来的荒兽啊,战斗力和野外的简直不是一个等级,她太天真了!



  前方的战熊抬起前爪重重在地上一拍后大吼了一声,震得她头晕眼花。战熊就趁着她被自己的吼叫声给震得无法移动的时候朝她的方向重重奔去。



  其实战熊和楚云也打了有一段时间了,它身上自然也受了不少的伤害,体力好不到哪儿去。



  楚云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瓣,努力用灵力压制下浑身的不适之后鞭子一挥又重重扬起了一道道水壁。



  如同之前在垂安林那样,战熊在冲破水壁之后自然是找不到楚云的人影的。只是此刻的楚云体力没当初要好,所以并来不及在短时间内跑到它身后给它一记重击。



  鞭子甩出来的水刃打在战熊身上有一半的力量都会被那盔甲给化解。她想了一会儿随意使出一招作为掩护后趁着战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主动朝它奔去,跳到了它身上。



  既然远战不行那就直接打近的吧!



  虽然作为灵术师她鞭子的力量要与敌人保持一段距离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但这样下去只会以她耗尽灵力收场,也只能一搏了。



  楚云跳到战熊身上后它马上就抬起前爪站起来晃动身子,像是要将她甩开。



  她紧紧趴在它背上抓住它战甲边缘防止自己掉下去,如果可以她其实很想揪住它的熊毛……



  暗暗在心里吐槽一番后她另一只手抬起了鞭子,并以灵力控制之后卷住了战熊粗厚的脖子。



  然而战熊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在痛苦之下竟然打算往后躺倒在地上将她给压扁。



  妈呀,这要压下去她岂不是得变成肉饼?



  察觉到这一点的楚云忙从战熊身上跳下来,但握着鞭子的手却依然未松开,反而还实力让鞭子卷得更紧了。



  战熊愤怒抬爪往她鞭子一抓,鞭子受到强烈的攻击直接松开来,缩短回到她手中。



  果然,虽然杨追命已经给她的鞭子提升了两个品级也强化了一番,但还是抵不过这四阶战熊的利爪攻击啊。



  她双脚已经开始发软了,再不解决战熊她恐怕就撑不下去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用最后的灵力放一招大的……



  这么想着,楚云抓着鞭子重重一甩,凭着印象以灵力在战熊身下激起了一道强力的水柱。



  水柱如水龙那般窜起惹得战熊怒吼了一声,它边承受着水柱带来的撞击痛苦边想要往她这里冲来。



  她控制水柱的灵力并未撤去,又握着鞭子瞄准战熊的方向甩了几下。



  几道鞭痕就那样重重甩在战熊身上,她专门瞄准了没有被战甲覆盖完全的地方攻击去,总算给战熊带来了些许痛击。



  在楚云灵力就快被挖空水柱也散去的同时,她有些无力地跌坐在地,气喘呼呼地看着对面还站着的战熊,浑身被汗水浸湿,好像刚才收到水柱洗礼的是她那样。



  场外的人也不禁替楚云感到有些紧张起来,看着那收到重重攻击还未倒下的战熊再看向努力站起身子的楚云,也不知这一场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出乎预料的,在楚云站起身子的时候她对面的战熊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倒下了,结果就是楚云竟然成功通过了四阶第二头荒兽的试炼。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唏嘘,这可说是初悟境界弟子之中最好的一个结果!



  在竹惜宣布完楚云的胜利,有些担忧地准备让人带出第三头四阶荒兽时楚云忽然说:“就到这儿吧,我打不下去了。”



  听到楚云这么说竹惜倒是稍微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这小姑娘要执意坚持挑战第三头荒兽呢,那样恐怕会给身子带来很大的负荷。



  就算楚云在这个时候弃权也并没有人笑她,因为她的结果已经很叫人吃惊了,大家也很清楚她能够支撑到现在也并不容易。



  无疑这一场试炼下来,又更让云霄宗的人注意到了平时有些低调也不爱闹事不时常与人切磋打架的楚云。



  今日的试炼仅仅是初悟境界的弟子,入门和结灵及练武的得等明天和后天,毕竟荒兽们也需要时间恢复体力精神。



  初悟境界弟子的结果出来,长老们肯定是要开始拟定给弟子们的修炼计划。可见到楚云的时候,顿时又不知道要如何安排了。



  此时有人道:“杨老头子和宗主有交情,听说这楚云的资质还是当初宗主亲自给测的,要不我们去请示他要不要绑着楚云和其他弟子训练好了?”



  其余几人也没什么意见,此事算是暂时过去了。



  因为楚云的试炼结果有些脱颖而出,竹惜很大方地传授她学习云岭十二式的功法的权利,说不需要贡献积分换取,直接去书阁收录便是。



  楚云有些惊喜:“谢谢竹惜师姐!”



  真是太好了,她还在想着要找个时间去换好利用萧子尘送她的扇子学习来着,没想到竹惜竟然就给了她学习的资格。



  竹惜笑了笑:“楚师妹可是难得一见的人才,瞧瞧这试炼结果就知道了。想必将来你如果要学习什么宗门也会非常欢迎的,尤其那几位长老,没看见他们盯着你都快盯出花来了吗?”



  “竹惜师姐就别调侃我了。”楚云失笑道。



  其实现在有三个流派就够她学习了的,暂时还不打算考虑第四个副武器的事情。而且以她现在的能力,掌握三种类型副武器似乎是极限。



  谢过竹惜之后楚云就回追命峰休息去了,消耗灵力过度,她洗完身子就累得趴在床上睡着了,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明天。



  她起得有点早,原本以为萧子尘和杨追命应该还在休息来着,正打算到厨房随意捣弄点东西吃时竟意外发现萧子尘竟然在里面。



  而且还是在里面准备早饭的。



  见到她出现他一点儿也不惊讶,还笑了笑和她说:“云儿,早上好。”



  楚云怔了一下才抬脚走进去:“师兄,你怎么那么早就起床啦?”



  “给你准备早饭。”萧子尘如实回答,却让她忍不住红了红脸。



  她伸手在双颊揉了揉,让自己努力保持淡定。



  冷静,这大概是萧子尘看她昨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累得睡着,知道她会起得很早还会肚子饿,所以就提早起床给她准备食物了。



  ……天啊,这怎么想都实在太让人心动了好吗?她师兄怎么可以那么好,那么细心,那么为她着想?!



  楚云觉得自己很可能冷静不下来。



  正在灶边忙碌的萧子尘眼角余光瞥见了坐在桌子边发愣的楚云,眼底暗暗滑过了一道浅浅的笑意。



  等楚云心情平复并且回过神来的时候,萧子尘已经把食物都端到桌子上了。



  他们早上吃的也不会太丰盛,无非就是粥配上几道小菜。只是这些小菜和地球上的有些不同,都是没见过的菜和兽肉制成的肉。



  楚云深吸了口气才道:“谢谢师兄,麻烦你了。”



  “不麻烦,反正我也是要吃的。”萧子尘浅笑道。



  作为一个只会随意炒几个小菜厨艺并不是很好的人,她对萧子尘的厨艺评价是很高的。



  哪怕是在高级客栈吃的东西,都没有萧子尘做的好吃。感觉能够吃到他亲手做的饭,实在太幸福了怎么破。



  萧子尘坐在楚云对面默默看着她边出神边把汤勺往嘴里送,在看见她这一次汤勺直接给送歪的时候没忍住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楚云一抬眼就看见萧子尘有些无奈又好笑的表情:“专心点吃。”



  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吃着吃着就发呆了还被师兄抓包,脸顿时有点发热。



  萧子尘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抓住她手腕的手在放开后并没有收回,反而还往前一伸,拇指的指腹在她嘴边轻轻擦过。



  楚云被他这一举动给弄得又是一愣,然而对面的人依旧挂着那淡淡的笑容,仿佛这一举动只是为了擦拭她嘴边沾到的粥而已。



  她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



  刚才她是被自家师兄给调戏了吗?可看看人家一脸正经的样子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好像想太多的人是她啊?



  她快被自己给打败了,脑子里怎么尽是不纯洁的想法!师兄是什么样的让她还不清楚吗?她,她简直太过分,想法竟然如此不正直。



  低头决定专心吃早饭不再胡思乱想的楚云自然是没看见萧子尘眼底藏着的,那焉儿坏的笑意。(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