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44章 顾怀楼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楚云没想到她如此小心翼翼甚至还压下了自己的气息还能被外面的萧子尘发现,一时间心情也不知该如何形容,但还是老实地走了出去。



  萧子尘的神情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见到她还微微一笑询问:“那么迟了,云儿怎么还没歇下?”



  她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师兄也知道我刚突破,于各流派的功法上也有一些小成,太兴奋睡不着所以跑来练习试试力量。”



  “那正好,师兄也在练习呢。”他浅笑道。



  望着面前的人,她觉得自己心里还是有很大的疑问。



  萧子尘自然从她那毫不掩藏心事的脸上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缓缓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只怕是瞒不住云儿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盯着萧子尘等待他的解释。



  萧子尘把武器收起来后说:“还记得你出外回来那会儿师兄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吗?”



  她点了点头,这事情她肯定是记得的。不过这两件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难道要说他原本异常虚弱的身子在突破了一个境界之后,就突然好起来了?



  没想到萧子尘说的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但和她所猜测的还是有了些许偏差。



  这力量是强起来了没错,却还不稳定。



  简单来说,就是她师兄平日里力量依旧是虚弱的,只偶尔突然间就能感到全身力量充足,才能使出刚才那种附和他境界该有的力量出来。



  这理由虽然听着玄幻,可修炼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玄而又幻的事,加上她师兄原本体质就有些问题,会引发这种状况也不无可能。



  她还在细细思索就听见萧子尘无奈地笑着说:“师兄虽是虚弱惯了,但终究亦是一名男子。”



  而一个男人嘛,终归会有些高远大志的理想,哪怕是萧子尘心底也是希望自己足够强大的。所以每当察觉到自己身子里有股强烈力量涌动时,他就会悄悄到无人的地方练练功,也只能以此满足自己心底的壮志了。



  楚云这么听着,却突然有点心疼起萧子尘来。



  她师兄平时饱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又不能将力量展示于人前已经很委屈了,偏偏她刚才竟然还对她有起疑……



  这么一想,她顿时就觉得惭愧心虚起来。



  萧子尘只是笑道:“原本想等我力量稳定了一些再告知云儿及师父的,不过没想到会不小心被云儿发现。”



  楚云有些懊恼地低下头:“师兄对不起……”



  不等她抬头,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又搭在她头上轻轻按揉:“没事,是师兄不好,不该瞒着你。”



  她摇了摇头,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拉着萧子尘给她掩饰一番他的功法。



  作为师兄,萧子尘肯定是会满足他这个小师妹的愿望的。



  于是俩人就这样待在林子里练功甚至还相互切磋了一番,直到天亮了才意犹未尽地一起回到山顶。



  大清早起床的杨追命还在前院伸了伸懒腰,身子还没完全伸展完就见到楚云和萧子尘有说有笑地结伴回来,不禁问道:“你们俩那么早是上哪儿去了?”



  没想到他那两个徒弟竟然在对视一眼后齐齐朝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什么也没说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院去,气得他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哟,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还有事情瞒着他老人家了啊?这是要反了天吗!



  当然,作为一个总是妥协于大徒弟**威之下的可怜师父,他这咆哮也只能在心里喊一喊了。



  日子又这样过去了好几个月,楚云于扇流和剑流的功法上也大致掌握了初学者该掌握的,所以接下来也就稍微轻松一些,总算能够松口气。



  至于之前所做的试炼,她也不知道那些长老和宗主谈了什么,只知道宗主指示下来说她的自由就不需要限制了,也不必与其他弟子绑定修炼课程。



  当然,羡慕嫉妒的弟子是有,但他们也无话可说。



  毕竟楚云当初的试炼结果可是扎扎实实地摆在大家眼前,他们如果想要这种待遇就拿出本事来说话,若没能就别背后话。



  不过楚云觉得宗主这个决定,有一半除了认为她没必要之外,另一半估计是不想限制她外出找神器的举动。哪怕她到现在都还没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可他觉得她应该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也是,如果她会轻易放弃的话早就去跟他说了,也不会拖到现在还不给个准话。



  不管如何,对于庄侯的这个决定,她还是很感激的。



  至于神器柳音,虽说那已经是去年的事,然到现在依旧一点消息也没有。那些个大宗门好像也已经暂时放弃追踪柳音,开始关注其其他神器来了。



  毕竟柳音只是其中一个而已,接下来还有八个神器没找到,与其浪费心力在一个已经被人夺走的神器上,还不如专注那些还未被发现的呢。



  这几天楚云在云霄宗里过得有些清闲,而且也很少见到萧子尘的踪影,不知是出外做任务忙别的事情去了还是在专心修炼。



  萧子尘虽然是她师兄,对她很亲近也很照顾,可她也不会去干涉太多他的事情,她还不是那种非要缠着自家师兄什么都得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师妹。



  反正日子过得无聊,那就到城里走走吧,正好千秋城还有一大半的地方她还没逛过呢。



  这么决定后楚云就离开宗门跑到千秋城里去了。



  难得有空闲的时间出来城里瞎晃,当然要先填饱肚子才有精力。



  她这些日子在宗门吃的都是为修士准备的那种食物,好久没碰过普通人吃的食物。正好她现在也没有消耗灵力和人家打架,便打算找个地方好好吃上一顿。



  楚云走没多久就看见了一个面瘫子,大概是那汤面的飘香在大老远就嗅得到还引起了她的食欲,她便决定在那摊子吃上一碗面。



  刚过去想找个好地方坐下来,结果才接近摊子她就听见那里传来了一阵争执声。



  说是争执,其实大概也就是面摊子的老板面色不太好地用着有些高的声量,和其中一张桌子边的人说着话罢了。



  站在桌子边和老板说话的男子她大老远就注意到了,对方穿着一身窄袖的玄色锦衣,头发也用玉冠高束起,浑身都透露着一种气度身份不凡的样子。



  他看起来还颇有涵养,哪怕面摊子老板很不给面子地与他大声说话,他有些好看的面容上也没有不耐烦之色,反而还有些冷静平和地回应在。他看着年纪才二十有余,可处理事情来还颇有干大事之人的感觉。



  “看不出来你长得人模人样的,竟然会是一个连面钱都舍不得付的人!”



  原本还以为他们是为了什么大事吵架,比如不小心伤了人还是砸了摊子之类的。没想到待她走近一听,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竟然是为了钱的事情?



  这下子楚云看着那名男子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微妙。



  她看这家伙穿着还算得体,单凭他身上衣服的布料和精细的刺绣来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会付不起面钱的人。



  而且涵养这种东西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她向来对人气质较为敏感,那有分寸有修养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



  “这位老板,我并非不付钱,只是方才已经同你说我身上钱袋不知落在何处,而侍卫如今也不在身旁,还得我找到他们与他们会合了才有办法付你钱。”那名男子耐心道。



  偏偏老板不吃这一套,挥了挥手一脸‘你甭解释’的样子说:“你们这一套我见得多了,都说要去找家人朋友下人护卫取钱,结果这都是一去不回头的!”



  “真不懂你们这些人怎能如此没良心,我只是一个开面摊子的小老百姓,你们连那点儿面钱也吝啬!就算你们是修士我也不怕了,反正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没你们强大,也就只有硬命一条,也不怕和你们拼!”



  那玄色衣服的男子正要开口说什么,旁边忽然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说:“老板,这位公子的钱我就先帮他付了吧,顺道替我上一碗面和一碗馄饨,钱一并给你了。”



  俩人闻声齐齐朝声音的主人望去,那是一名穿着天蓝色齐腰襦裙的女生,年纪看着只有十七八岁,长得倒是挺漂亮。虽然没有成**人那般的美艳,却也是放在人群中能叫人多看几眼的。



  楚云看着那两个人停止了辩论齐齐望着自己一副错愕又不动作的样子,心里也是觉得有些好笑。



  其实也不是她多事那么好心想帮忙,只单纯是她觉得他们这样吵下去要没玩没了而她又想吃面来着,也就不在乎那点儿钱先帮人付了。



  “老板,这钱你还要不要了。”见老板迟迟没动作,楚云不禁挑眉问道。



  面摊子老板这才回过神来拿走她掌心里的钱,同时也没了刚才的气势,忙笑吟吟道:“姑娘找个位子坐好,面马上来!”



  左右周围的桌子都有人坐着,她就很干脆地在眼前这一张,也就是原本这位男子所待的桌子边坐了下来。



  对方倒也不扭捏,也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在老板回到摊子边忙后撩起衣摆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多谢姑娘替在下把钱付了,待会儿等我手下的人把钱送来时定会原数归还。”他一坐下,就赶紧礼貌地跟她道了一声谢。



  楚云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位公子你也不必客气,我是因为看你长得好看才帮你的!”



  如她所料,对方听到她这句话之后又是一愣,眼里好像的错愕比刚才更深了。



  见到他这个反应,楚云心情好了不少:“好了,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这一脸怕被我找机会吃掉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光天化日调戏了人家呢。



  ……虽然,这看起来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对方看她一副坦荡荡又大方的样子,也知道她这是说笑的,不禁失笑说:“姑娘还真是有意思。”



  楚云闻言笑了笑:“我见公子你不像是这里的人,服饰也与灵武之域见到的有些不同,莫非是来自其他地区?”



  他好像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我确实并非灵武之域之人,虽同为修士,却是来自域外一个叫做九重国的国家。”



  九重国?虽然她曾经在大梦国待过,但其实对外面的世界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没听过这个国家。



  “说来也是无奈,我昨日方抵达千秋城,今日原本想独自出来好好逛一逛,却一个不小心把钱袋给弄丢了,才会有刚才那种事。”他说着,语气里好像带上了一些不好意思,楚云估计他应该是有些介意自己出来玩结果还要她一个小姑娘帮忙付面的钱。



  “姑娘,你要的面和馄饨来啦!”这么想着,面摊子的老板正好把热腾腾的面和馄饨给端到她面前。



  她谢过老板后边拿起筷子边说:“没关系,就当是我请远道而来的贵客吃一顿吧!”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九重国的身份地位,就冲着他身上价值不菲的服饰来看,肯定不会是普通小老百姓就对了。



  闻言男子轻轻一笑:“在下顾怀楼,不知姑娘姓名?”



  “原来是顾公子,我叫楚云。”说完,她就开始吃起了老板端来的面。



  嗷,就是这个味道,真棒!虽然没有她师兄做的清汤面好吃,但还是很满足了啊!



  顾怀楼见她在吃东西也没有出声打扰,倒是楚云没计较那么多,很随意地和他聊了几句。结果俩人聊着还聊得不错,颇有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从他们的对话中,她还震惊地发现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身份竟然是王爷!



  先不说他一个王爷怎么就出来了,能够坐在路边摊子吃东西也是很令人惊讶了。



  至少她是有些惊讶。毕竟在她印象中古人,尤其是这些权贵很看重自己身份的吧?



  “不过顾公子大老远跑到千秋城来,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因为现在出门在外,她并没有直接称呼人家为王爷。



  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让他想起了什么,盯着桌面的眼神竟然流露出几分柔和,甚至还带上了笑意,轻笑了一声才回答:“不瞒你说,其实我此趟过来是听说城里有一件珍宝。因为那珍宝正好是个首饰,所以我想努力得到好带着回去和我表妹表明心意。”



  楚云看着他的眼神顿时意味深长起来。



  原来是为博红颜一笑啊!啧啧啧,果然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瞧瞧这顾王爷的眼神,都温柔得要溢出水来了。



  喂喂,单身汪也是一条命,不带这么虐的,简直要闪瞎眼好吗?



  也许是和她聊下来熟悉了一些,顾怀楼倒也没一开始见面的时候那么拘束,甚至被她这样盯着也能坦然地笑看她,丝毫不在意。



  楚云还在心里暗搓搓吐槽着,大街的另一端忽然跑来好几个人,一直跑到顾怀楼身边才停下,最后弯腰抱拳一副做错事的样子道:“公子抱歉,属下等人来迟,害得公子受委屈了!”



  虽然他们穿着普通,但不难猜到就是顾怀楼刚才和老板所说的侍卫。只是她从过来到现在顾怀楼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是怎么通知他家侍卫他人在这里的?



  接过侍卫递来的钱袋的顾怀楼察觉到楚云有些疑惑的目光,便解释道:“钱袋掉了这种事我当然是吃到一半的时候发现的,当时正好有位约莫七八岁的小孩路过,就让他帮忙到客栈给我通报一声。”



  说着他朝身旁的几名侍卫问道:“你们可有买糖给人家?”



  为首的侍卫答道:“买了串糖葫芦给他,小孩子拿着就走了。”



  顾怀楼点了点头似乎没什么意见,也不好意思再带着一大堆人打扰楚云,就站了起来说:“那我就先不打扰楚姑娘用食了。我们应该还会在城里待上些时日,就在那西面处的金玉客栈。”



  说着,他还从怀里拿出一个约莫半个手掌大小的令牌交给她:“若楚姑娘有什么麻烦或是想来找我,可携令牌过来。有了这令牌,我的人亦不会阻止楚姑娘。”



  楚云本来想拒绝,毕竟她只是帮了人家一个小忙而已。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她就看见了顾怀楼不容拒绝的眼神,想来他也是有心与她交个朋友的意思,也就不拒绝人家好意收下了。



  填饱了肚子后她也离开了面摊子,兴致盎然地在大街上走着,还买了个糖画来玩。



  虽然那迷你版的小老虎看着很萌,但也不能买了不吃回去放着,所以她还是吃掉了。



  就这样逛着逛着她正好经过一家首饰铺子,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顾怀楼说的‘珍宝’首饰,然后想了想也走了进去。



  在千秋城这么久她还没听说过城里有什么能够让一个王爷千里迢迢来寻的首饰呢,可这铺子里摆着的还是挺好看的。



  哎,作为一个女人,不管在现代还是古代都会有爱美之心的嘛。也不知是不是从小身子虚弱只能被当成一个文艺的女孩来养,她接触的还真是古色古香的东西较多,所以以前对于古代的衣服首饰还是很感兴趣的。



  只是穿越之后一开始感到惶恐担忧就没心思去想,更何况那时候她身子才不过两三岁。长大后她以下人身份跟在清安公主身边,当然没有这么好的待遇的。至于出来之后就开始忙着修炼的事情,她根本就没心思关注这些东西。



  现在难得有时间她又正好路过,那就进来看看好了。



  一圈逛下来,手镯手链什么的她是没看上,倒是相中了一个簪子。



  那个簪子的设计并不复杂,也不会过于华丽金光闪闪,反而有些淡雅。那是银制的,上边雕花的设计也是淡蓝色的,虽然有步摇却也不会夸张,很小清新的那种。



  再怎么说她也有着一颗少女心,喜欢这种东西很自然!



  掌柜见她有兴趣拿出来给她看,期间还用着那三寸不烂之舌推销,还说如果要用来炼制成为武器也行。



  楚云倒是给听愣了,后来才想起师兄好像给她科普过武器之中也有用首饰的。这一点还有待考虑,不过它平时戴着也不会太张扬,想了想她就决定买了。



  反正这点钱,她目前还是付得起的。



  把钱付了之后她刚要把柜台上的簪子取走,却没想到旁边突然伸来一只手,动作比她要快一步抢过了那簪子。



  楚云愣了一下转头一看,只见一名与她年龄相仿,穿着橙黄色襦裙的小姑娘正拿着簪子在那里端详,身旁还跟着几名女子。



  见她们一群人的样子,她可不觉得这姑娘是什么普通大家闺秀,倒像是修炼人士。



  对方仿佛没见到她似的,拿着簪子打量一会儿后就直接和掌柜说:“这簪子多少钱,我要了。”



  那掌柜一脸为难地看着她又看了看楚云,然后说:“这位姑娘,不是我不卖,而是你旁边这位姑娘刚才已经付了钱买下了。”



  至于要找相同款式的,还真抱歉,这家铺子就是任性,每个款式的首饰都只有一个,自然是弄不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



  闻言,那名橙衣女子看了楚云一眼后语气不怎么客气地说:“她付了多少钱,我可以多付五倍来买。”



  楚云一听脸就黑了:“姑娘,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先来后到的问题。”



  为什么她只是难得出来买个东西也能遇到这么糟心的事?还能不能好了?



  看看这姑娘的样子,简直就是典型的,被娇惯了的性格啊!(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