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45章 新神器的消息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也许没想到自己来得气势汹汹,而楚云只有一个人态度却依然如此强硬,那橙衣女子忍不住正眼打量起她来。



  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问道:“能够出现在千秋城的修士,周围也没有大批人跟着,你应该是云霄宗的弟子吧?”



  楚云看了她一眼:“正是。”



  面前的少女听见她的回答后就笑了:“告诉她我是什么人。”



  楚云忍不住又看了她几眼,心想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难道还要跟她说她是宗主的女儿来着?先不说这个听起来有点东方夜谭,就凭她们几人的衣着打扮来看,也不像是云霄宗的人啊。



  在她打量对方的时候,那里的人也站出来说:“我们姑娘可是水沙门门主的女儿,水轻霖。水沙门近几年来发展迅速,很快就要步入宗门行列了。而贵宗门也有意想与我们水沙门交好,连你们宗主对我们门主态度也是有些客气友善的,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见楚云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眉头深锁的样子,那名叫做水轻霖的女子就抱胸一笑:“知道得罪本姑娘的严重性的话,我劝你还是识相点。”



  楚云见她这番态度,最终还是没忍住说:“不,我没听过什么水沙门。”



  她说的是实话,她在宗门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拿来修炼而不是聊八卦,她怎么会知道云霄宗最近合作对象是谁,又有意和谁交好?



  “再说,就算你是公主还出五十倍的价钱,我也不会把东西让出去的。”楚云又道。



  见她如此干脆地拆自己的台,水轻霖笑容也挂不住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就怒道:“好啊你,小小一个宗门弟子敢这么不识抬举!”



  说完,楚云就见到她手里转瞬多出了一条鞭子,饶是她见到了也有一些惊讶。



  没想到这姑娘的武器也是鞭子?看来鞭子流在大陆上并不算是什么罕见的流派呢……



  而且那条鞭子在对方使用后忽然燃烧起了火花,想来对方的属性是主火的。



  对此楚云表示并不震惊,毕竟这叫做水轻霖的姑娘脾气看起来确实也有一些火爆,还挺合适。



  “我见你也只是一个小小初悟境界的灵术师,如果不想受到什么伤害的话,就请你识相一点。”在动手之前,对方还很好意地劝了一声。



  确实,哪怕千秋城是云霄宗的地盘,但水轻霖的地位算起来也是颇高了的,而她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弟子。虽然她师父还是一名长老,可谁都清楚杨追命手底下并没有什么势力,加上他身子的问题,他说话权其实也不高。她觉得庄侯给杨追命长老这个头衔,只是保护他至少不随便被人打压,然也仅仅如此而已。



  对比下来,她们闹事之后谁承受的后果比较大是可想而知的。



  其实如果对方一开始好好和她商量的话,她可能会看在人家真心喜欢的份上让出去的。偏偏这水轻霖一上来就用着身份地位还有力量压人,还一副轻视别人的样子,这口气她是怎么都咽不下去。



  所以她只是朝水轻霖伸出了手,面无表情地说:“请水姑娘把我的簪子还给我。”



  水轻霖自小在水沙门里地位就比别人高,而且她娘亲很早就已经离世,她父亲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肯定是把她当成宝一样疼爱。可想而知,水轻霖活了十几年都过得顺风顺水还没被人敢这样忤逆过,自然是觉得面子挂不住又气得不行。



  她一个火气上头手里握着鞭子就顺手甩出去了啊。当然,等她动手的时候她就开始后悔了。



  是啊,她是被娇养惯了,但其实平时也就发发大小姐脾气仗着气势压人而已,倒是很少随便就和人家动手的。



  这初悟境界的灵术师看起来这么娇弱,她一个不小心就把人打死了怎么办?她是有着想要就要直接弄来的个性,但还不至于为了抢个簪子就出人命。



  其实水轻霖也就比楚云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而已,结灵后期左右的灵术师。可她在水沙门里和弟子们切磋试炼的时候成绩也是不错的,好歹也是门主的女儿,那点实力还在,所以她才会对自己的力量有信心了点。



  不过显然楚云并没有水轻霖想象的那么弱。而且眼看着人家都已经拿出武器来了,楚云怎么可能会一点防备都没有?



  在这种时候,她苦苦修炼几个月的扇流正好就派上用场了啊。



  经过竹惜以及柳长老时不时的调|教下,她现在用起扇子来也算是得心应手了。见到水轻霖手一动她马上就拿出扇子唰的一下打开,马上就给自己弄了个防护屏障,才不至于被那燃火的鞭子击中。



  见到水轻霖眼里一闪而过的,松了口气的神情,她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果然还是小姑娘啊,空有脾气但内心其实也还没那么狠毒,也不算是完全长歪了嘛。



  发现楚云其实有能力护住自己的时候,水轻霖倒也放开胆子来和人家作对了。刚抬起手又要往那屏障甩出一鞭,突然察觉原本还在一脸平静和自己对峙的姑娘面色突然变了变,有些诧异又有些震惊地看向她……身后。



  水轻霖正疑惑着还没来得及转头,抬起的手腕突然就被一只手给抓住并阻止了她的动作。



  刚愤怒地想回头看看哪个不识相的人在这种时候插手她们的事情,结果这一看原本冒上头的火气就给灭了。



  楚云看着那抓住了水轻霖的手的貌美男子,能够让水轻霖这样一个少女只一眼就**露出仰慕表情来的,除了温瑞还能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见到温瑞她的眼皮就要跳。



  他是很养眼没错啦,但她也很清楚这个人是黑芝麻陷的,要是不小心哪天就被他坑了呢。



  重点是——温瑞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千秋城?



  不能不怪她这么想,因为初遇温瑞的时候他就是在关注神器的事情,这一年下来她和他也没有联络也没有他任何消息,就下意识觉得他是查找柳音的消息去了。



  现在他会出现在城里,难道是因为这附近也有什么关于神器的消息?



  不知怎的,她突然就想起先前遇到的顾怀楼,和她说听闻城里有珍宝的事。



  放开水轻霖后温瑞视线一转就放到了楚云身上,还似笑非笑地问她:“多日未见,没想到再见楚姑娘竟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其实她也很窘好吗?她想过再度见到温瑞的时候应该是在某个寻找神器的路途中的,结果竟然是和一个女生吵架的时候,他甚至还帮忙阻止了一下争吵。



  旁边的掌柜见到水轻霖和楚云要在铺子里打起来的时候早就慌了,他周围都是饰品啊,金银珠宝什么都有,随便一闹都要损失好多钱的呢。如今有人出现阻止他倒是松了口气,只是见到这名男子和那两个姑娘的态度后,他突然又有点慌了。



  如果接下来不是为了簪子而是为了男人在铺子里打起来,那该怎么办?



  这个想法要是被楚云给知道的话,她估计要说‘脑补是病,得治’了。



  “其实我也没想闹什么,只是你后面那位姑娘手里的簪子是我先买下的,她却半途插|入抢走还不愿意归还。让她把我的东西还来吧,我马上就走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大闹,以为她想吗?



  温瑞听了倒是真的转头替她和水轻霖谈判去了:“这位姑娘,楚姑娘是我的朋友,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把东西还给她?”说是谈判,但他的意思还挺直接的,态度也没有委婉反而还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话语中没有说是要水轻霖让而是归还,立场很明显。



  不得不说,楚云还是有些感激的。



  至于水轻霖,自温瑞来后她一双眼睛就亮了,不仅看到了温瑞的帅气还察觉此人深不可测。别说境界在哪儿了,连他是炼武师还是灵术师都看不出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城府肯定很深,是个合适的交往人选。



  温瑞今天的头发是用发带半束着的,浅绿色手工良好的衣服设计高雅,加上他衣服是广袖宽袍那种,水轻霖就下意识把人给定位在灵术师上面。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相中的男子竟然还认识和自己吵架的姑娘,甚至这男子还帮那姑娘和她讨要簪子了,这下子她心底更加不满了有没有。



  楚云很快就察觉到水轻霖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多了几分哀怨和愤怒,她是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得罪她,只希望她可以尽快把东西还回来。



  结果水轻霖在想了一会儿后突然语气有些大方豪爽地说:“好啊,要我把东西给她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楚云问道。



  随即水轻霖就扬嘴指着温瑞说:“让他陪我吃一顿饭,我就把东西还给你,如何?”



  “……”什么?原来这小妮子是看上温瑞了?



  也是,温瑞不管从长相还是气场甚至于他的力量,都是这个大陆上妹子们所向往的‘如意郎君’啊。只是,她虽然认识温瑞,但也不好意思为了把东西拿回就叫人牺牲色相啊!



  而且温瑞这个人她还不知道?他看着确实还好说话,对着你也可以和颜悦色,但她发现其实他还是一个挺心高气傲的人,会愿意帮忙?



  就在楚云想着要不这事情就这么算了的时候,她就听见温瑞回答:“可以。”



  她顿时看向温瑞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再看看水轻霖,这小姑娘其实也长得挺好看的,身材……也不错,难道温瑞看上人家了?她可不觉得温瑞真的是为了帮她拿东西才答应的,他……会这么做吗?



  哪怕认识,按照温瑞的个性应该也不会为了个簪子就委屈自己陪人家吧?



  如果是她猜测的那样就好了,那么她还不仅可以撮合一对情人还能把东西拿回来,何乐而不为?



  偏偏因为水轻霖执意要先温瑞和她吃饭,吃得聊得满意心情好了才把簪子还回来,楚云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他们进了一家酒楼。



  只是她还是很识相地没有和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而是坐到了离他们有点远并且可以从楼上看见大街情况的地方。



  这种喜欢坐在‘靠窗’的习惯是她从现代带来的,因为她觉得就这样坐在里面吃太无聊了,靠着旁边还看看见外面的景物和情况,发呆也没人管。



  既然来了酒楼,她当然也顺道点了几个小吃,然后把视线放到温瑞和水轻霖那桌。



  水轻霖带来的几个水沙门弟子也很识相,都坐到了别的地方,留给她和温瑞足够的空间。



  因为坐得有些远所以楚云没法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水轻霖那笑得跟快开出花来的表情还有温瑞那异常和善礼貌的态度,她心里……也不明白是什么感觉。



  就是有点诡异?



  毕竟在她印象中温瑞的性格是有些冷漠难说话的,对他来说没利益的人他就甚少搭理,没想到还能见到他这一面。



  艾玛,这小子不会真看上人家了吧?



  楚云就这样抱着看戏的态度观望那里的情况发展,凳子有了只差没抱着爆米花和汽水看了都。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带着诡异想法的视线过于激烈明显,温瑞聊着的途中好像不经意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面除了意味不明的笑意之外好像还带着几分危险。



  没错,就是危险。



  大概是她跟着温瑞一段时间了所以可以看出来他眼神里的意思,顿时就不敢再看了。



  她看出来了,那个眼神就是在说:“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可以继续想下去,随你天马行空。”



  于是她收回了视线,喝了一杯茶压惊。



  哼,她就要继续想怎么着?反正把视线收回了,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楚云把茶杯放下随意往外面大街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眼倒是看得她眼里多了几分惊讶。



  大街上浩浩荡荡地经过一群人,为首的男子一身白衣在人群中却极其显眼,身上强烈的气势连楚云都能够感受到。



  那一群人忽然停了下来像是在讨论什么,而为首那人像是察觉到了楚云赤|裸|裸的目光,下意识就抬头朝她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眼里瞬间也多了几分讶异。



  楚云大方地朝大街上的宫凌羽笑了笑,没想到出来散个心还能遇见熟人啊。



  不过如果说原本她在见到温瑞的时候还有几分不确定,现在就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



  果然,千秋城也有神器的消息了吗?就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关于柳音的,还是其他神器。



  只是没想到啊,这一次竟然离她如此之近。



  她在楼上看见宫凌羽在下面和他清羽宗的人交代了什么后就让他们先离开,自己则转身走进了这家酒楼,很快就上来找到了她。



  温瑞的出现就已经引来许多人的唏嘘和瞩目了,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又来了一个宫凌羽。原本她还有些庆幸自己不需要像温瑞和水轻霖那样被围观,现在想来应该不太可能?



  宫凌羽虽然只有一个人,但走路依旧是不紧不慢步伐稳稳的,极有翩翩公子之态。他一上来肯定是看见温瑞的,毕竟温瑞这人还是很显眼,哪怕人家无心想看也会因为他与普通酒楼格格不入的气场而下意识把视线放过去。



  见到温瑞在这里出现而且没和楚云在一起,宫凌羽心里无疑是有疑问。可他说到底也不是一个很八卦的人,所以也没有真的把疑问放在脸上,而是礼貌地朝温瑞微微点头后朝楚云所在的方向走去。



  楚云站起来打了一声招呼后笑吟吟地请他坐了下来,他的表情也是有些好笑:“我原先还想安置好随行的人后去拜见云霄宗宗主时顺道看看楚姑娘,倒没想到直接在街上遇见了。”



  “我也没想到会那么巧,今天只是难得出来散散心还能遇见凌羽公子以及你清羽宗的人。”楚云笑道。



  宫凌羽看到楚云那一副什么都看穿了的表情也没有想瞒着她:“楚姑娘想来是已经猜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楚云不置可否,只问:“不过你这一次带过来的人比上次少了许多,是因为不在自己管理范围的城池的原因?”



  宫凌羽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是有心想带所有人一次过来,只是这样也过于显眼,所以让他们分批从不同的地方过来了。”



  其实宫凌羽除了带着清羽宗的弟子之外,手底下也有许多人的。那些自己养成的兵力她并不太清楚但也有些了解,因为云霄宗几位有能力并且地位颇高的弟子都有。他们甚至有属于自己的山峰,里面专门养着自己的人。那些人虽然都在云霄宗管治之下,然而认的主人却是那些个弟子。



  以她现在的能力,自然还没办法那么强大。



  自保都有点问题了,还想收小弟?



  想了想,楚云还是没忍住问:“清羽宗这一次过来,是有新神器的消息了,还是有了柳音的消息?”



  其实她比较偏向有新神器的消息,因为顾怀楼说的珍宝首饰,让她有些在意。



  宫凌羽如实回答:“是新的神器。我师父与我说此次被发现的神珠是一个名为‘云海’之神器的神珠,这神器的外形没错的话应该是白玉镯子。”



  “镯子?”楚云惊讶道。



  这倒是符合了顾怀楼说的首饰!只不过她没想到,镯子竟然也能成为武器?



  宫凌羽点了点头:“镯子说来其实也是大陆上众多武器之一,但以此为副武器的人不多,主武器更是极少了。因为镯子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攻击性,反倒以控制人为主。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里面还可以炼出储物空间,倒是省下多炼制储物器的功夫。”



  “而云海作为一个神器,有一个让大家觊觎的能力是它内含有一种功法,施展后可以让方圆十里内的目标陷入昏迷。据说,当时那名炼器师好几次可以从大把追杀他的人马里逃脱都是多亏了此镯子的功劳,此等力量是仅有神器才能办到的。”



  楚云听得惊奇,宫凌羽又说:“除此之外,那云海玉镯的储物空间亦是非常之大,据说连几座山填进去后也能有多余的位置。甚至那玉镯的储物空间,能够容纳活物。”



  “活物?!”这个……



  因为一般的储物器是只能放死物的,所以那些出去采集药草或是遇到什么珍贵灵药的人,都需要用特别炼制出来的药囊袋子才能把那些灵草灵药带回来。可这些袋子是一次性的不说,因为材料关系还特别贵。



  如果有云海就不一样了啊!不仅可以直接装大把药草,甚至想要活捉大堆荒兽回去,在运输方面也能省下很多力气和人力。更何况这东西还有可以把方圆十里内的目标弄晕的能力呢,就算是自己一个人运送也能保护自己。甚至如果有同伴受了伤不方便带着行走或是需要藏起来,直接把人藏进镯子里都行。



  对于宫凌羽这种放心把事情告诉自己的态度,楚云还是很感激的。哪怕他知道她可能和温瑞有合作关系,但估计清羽宗也并没有把他们两个人放在眼里……?



  正这么想着,宫凌羽突然问:“楚姑娘,莫非那位公子也是在和你一起寻找神器?”



  很明显宫凌羽问的人是远处和水轻霖相谈甚欢的温瑞。



  这个只要在弯月沟的人估计都知道,也不算什么秘密,所以楚云就老实回答是了。



  没想到宫凌羽接下来竟然和她说:“我之所以能够把神器的事情与楚姑娘分享自然是因为相信楚姑娘的为人,也不觉得你是会利用神器危害大陆霸占天下的人。然而对于那位公子,我却是……有些不信的。”这就是为什么宫凌羽和楚云说的,也仅限于关于神器的知识而已,而并非关于神器的消息进展。



  楚云看了温瑞一眼,然后和宫凌羽说:“其实他对于神器的了解似乎更在我之上,这些事情我就算不说他也不会知道。毕竟我原本也只是对神器抱有好奇心,希望能见到一眼并借着寻找的过程中进行一些修行历练罢。至于能不能得到神器,我确实……还没有那么执着。”她比较想找到清安公主。



  ”至于他寻找神器的目的为何,我也不怎么清楚。“这也是实话,她也不知道温瑞其实要神器来干嘛,更不知道他是哪个势力的人。这样一想,宫凌羽会防着他也情有可原。偏偏吧,这温瑞又不想把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她也没办法。



  宫凌羽沉默了片刻才道:“如此,楚姑娘待在他身边不会觉得危险?此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不清楚,他的身份亦是一个迷,恕我清羽宗是无法信任他。”



  “既然楚姑娘也只是想看看神器的面目,如今你孤身一人,云霄宗也做出了不想参与神器争夺的态度,何不直接与我一起?至少,我可以和楚姑娘保证清羽宗并不会伤害你。”



  楚云的表情已经不能光用震惊两字来形容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宫凌羽会直接开口这么和她说。毕竟宫凌羽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清羽宗还是灵武之域赫赫有名的大宗门,竟然会愿意多捎上她这个小麻烦?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宫凌羽笑道:“楚姑娘的实力我还是能看出来几分的,哪怕你现在境界还不高,但将来修为增长之后定能成大器。”



  而另一边正在听着水轻霖说话的温瑞脸上还是挂着一贯的浅笑,只是含笑的紫眸底下滑过了一丝冷意,没人发现他握着茶杯的手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微微发白。



  挖墙脚挖到他面前来了?很好。



  楚云你若是敢应了,就得为你自己将要面对的下场做好准备。



  一个会对他有叛变之心的人,不要也罢。



  像是想起了什么那般,温瑞平静的眼眸底下甚至还泛过了些许杀意。



  在温瑞对面的水轻霖自然没有看出来他那平静底下的暗涛汹涌,只是默默觉得周围好像冷了几分。



  宫凌羽这里,楚云在听完他的提议后陷入了一阵沉默。宫凌羽也没有催她,就这样安静地和她面对面坐着。



  良久之后,楚云才叹了口气回答:“你……让我好好想想吧。”



  她并没有马上答应。



  宫凌羽的眼里是闪过了一些失望,但还是很尊重她的想法:“我明白了,你若想清楚可以随时来和我说你的答案。”



  其实这要是让清羽宗的人听见了,估计要说楚云不识抬举了,毕竟这还是宫凌羽亲自开口的。而楚云在大陆上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什么名气的灵术师,宫凌羽愿意带上她与她分享神器消息什么无疑来说就是一个大馅饼,多少人想要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楚云却有些拿不定主意。



  宫凌羽说的确实没错,她不知道温瑞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找神器的目的是什么,而且他也没有告诉她的打算,她就这样跟着他哪天把自己坑了也没人会救她。



  她不是没想过答应的,好歹宫凌羽那里清羽宗是光明正大的大宗门,跟着他肯定有好处并且还能得到保障。可话到嘴边,她却又有些犹豫。



  她是没搞清楚温瑞的身份底细没错,他很可能会把她给坑了也没错,但……她觉得温瑞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说会保护她那便会尽量保证她性命。



  至少从现在来看,他并没有伤害她的理由。



  而且跟着宫凌羽的话,还是有很多事情要考虑的。这要说让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怀疑云霄宗表面不插手实际上和清羽宗合作?觉得她在云霄宗过得不好决定跳槽到清羽宗?她和宫凌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不仅如此,虽然因为宫凌羽在其他人明面上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暗地里保不准会怎么想。就算他们接受了她,她却也会碍于自己特殊的身份感觉到有些束手束脚,做什么也没法那么坦然了,更需要注意宫凌羽的清白与名声。



  楚云和宫凌羽很快就略过了这个话题说起了一些闲话家常,最后俩人都吃完桌上的食物了,温瑞和水轻霖那里好像依然谈得非常忘我。



  看着温瑞那笑吟吟的神情,她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顾着泡妹子把正事都给忘了?



  少年,你队友就快被人拉走了你还能那么轻松自在泡妹子呢,信不信她一咬牙就答应了!



  因为不敢耽误宫凌羽的时间,她就先结账和宫凌羽一起离开了,慢步朝清羽宗人入住的客栈方向走去。



  至于温瑞和水轻霖,他们俩在楚云走了不久之后就准备散了,反正水轻霖也知道温瑞关注点还是在楚云那里的。



  鉴于她觉得温瑞还算认真在陪她聊天,所以在对方开口的时候还是很干脆地把簪子给了他,并说:“温公子,我有空还是会来找你的,不知道能不能告知你住在城里的哪家客栈?”



  温瑞笑了笑:“我也是今日刚到城里,还在考虑要找哪家客栈。”留下这句话后他也不再多说,直接转身就走了。



  水轻霖有些不甘心地跺了跺脚,不过心里却还没放弃。



  他不告诉她住哪儿是吧?反正只要找到那个姓楚的姑娘,她一样可以问出来!



  在温瑞和水轻霖等人前后离开后,酒楼的小二就来收拾桌子了。结果走到桌子边刚碰了那茶杯,那杯子竟然就碎成了粉末,吓得他以为自己突然涨了力气轻轻一碰茶杯就给弄坏了。



  ·



  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楚云现在的位置距离云霄宗有些远,加上城里有云海神珠的消息,她有点考虑要不要这段时间直接在城里住下来。



  反正作为云霄宗的弟子,她入住客栈可以打个二折!这一年下来没怎么出门留宿,她做任务也攒了钱,这点儿住宿费还是给得起的。



  最后在听见宫凌羽让她多加小心,天齐教和漫天宗可能已经开始潜入城里之后,她就立即决定留宿了,而且住宿的客栈和宫凌羽等人一样。



  这么一来,至少她在外面惹事的话不会给杨追命萧子尘甚至是云霄宗带来太大的麻烦?咳咳,她会注意低调的,搞不好人家还不知道她是云霄宗的呢。



  她来到那客栈之后才发现这家客栈是有点耳熟的‘金玉客栈’,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这不是顾怀楼跟她说的地方吗?这是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了?



  金玉客栈是千秋城数一数二的客栈,许多修炼人士或世家子弟都喜欢入住,范围甚至比当初的飞鸿客栈还要大。



  挑了个最便宜的房间住下来后,楚云也没有马上去找顾怀楼,而是在客栈小二的指引下来到自己房间的楼层。



  小二笑吟吟地说:“姑娘的房间小的刚才已经整理好啦,灵源鼎炉也摆在了桌上,请姑娘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喊人!”



  楚云见他如此努力,就毫不客气地给了他打赏,然后对方就高兴地离开了。



  反正客栈的住宿费是二折,她现在也可以享受一下打赏的感觉。



  送走小二之后楚云就高高兴兴地准备进房看看这里的房间质量如何,没想到房门才一打开,就看见桌子边坐着一个人。



  对方坐在桌子边侧对着她,如墨的长发有几缕滑到了胸前,一只手还放在桌上手指微微扣起,就这样挺直了背姿态优雅地坐在那里。尤其是在他还有着一张说是倾国倾城都绝不为过的脸的情况下,这画面简直好看得让人舍不得眨眼。



  楚云看着温瑞那微微扬起的嘴角还有冷静地注视着自己的紫眸,有一种自己进错了房的错觉。



  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狱他对视好一会儿后,楚云做出了一个有点大胆的举动。



  她直接‘啪’地一下直接把门关上无视了房内的人,转身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温瑞总是能够那么清楚地摸索到她房间的位置?她想去问问掌柜,这家客栈的老板是不是姓温,还是这里有没有一个员工姓温。



  房内的温瑞面对楚云直接关上房门转身逃走这一举动不仅没有沉下脸来,嘴边和眼里的笑意反而越来越深。



  当然,这也意味着他生气了。(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