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46章 视财如命的皇帝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到最后,楚云还是和温瑞面对面在房里坐了下来。



  她是关门走人了没错,可房里的人下一秒就打开门出来把她抓进去了。



  看着面前心情可能算不上太好的男子,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先开了口:“我说,我们好歹也算是有一些交情,时隔一年见面你就是这样和我叙旧的?”



  敢不敢直接光明正大敲门进来!



  温瑞抬眸神情有些让人猜不透地看着她:“楚姑娘利用完人东西不拿就走,也是好意思?”



  “……我这不是看你和那水轻霖谈得高兴不想打扰吗?”更何况她也不好拉着宫凌羽在酒楼里坐太久,而如果让宫凌羽先离开她一个人坐在酒楼里也没意思,所以才决定和宫凌羽一起先离开的。



  再说温瑞这么神通广大,她早算好他会找到她所以才会直接离开,只是没想到他会马上找上门来而已。



  不过看温瑞这个样子,也没有把东西拿出来给她,难道是水轻霖又改变了主意?



  还是……这位公子还有什么其他话想问她跟她谈?



  她等了一会儿,温瑞却也只是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不说话,表情淡淡的也不看她,气氛……好像也不会太尴尬。



  就只是,她感觉他在瞪她啊!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反正就是女人的直觉!



  想了想,她就问:“话说我刚才从宫凌羽那里听见了神器的事情,这也是你出现在千秋城的原因?”



  “嗯。”温瑞语气没什么起伏地应了一声。



  “那你有什么具体的消息了?”楚云又问。



  温瑞道:“没有。”



  “那柳音……”



  “不知。”



  “……”



  这货果然是心情不好。但偏偏她就不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难道是因为他真的是为了帮她拿回簪子所以才去陪水轻霖,而她却没有答谢的意思?



  “那……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咳咳,你应该很多事情忙来着,却因为东西的事情浪费了你大半天的时间。”楚云诚心诚意道。



  温瑞终于又把视线放到她身上了,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压力山大。



  “还好。”他回应道。



  盯着那专注看着自己的人,楚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心里纠结的事情说了出来:“话说,刚才凌羽公子找我聊天你应该也见到了。然后就是,他还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找神器……”



  没错,就是宫凌羽找她的这件事。反正温瑞也来了,她就干脆把事情给说出来好了,让他知道一下她心里也好过一些。



  听完她说的话后,温瑞双眼微微一弯露出了一抹有些好看的笑容:“挺好的,这个提议。”



  “是挺好的。”楚云说着,然后又摇了摇头表示:“但我刚才一路走来也考虑清楚了,我不想答应他。”



  没有关注温瑞的反应,她只自顾自道:“虽然你这个人呢,身份来历甚至目的也是神秘了一些,可不能否认你是个大腿。再说,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和你在一起应该会比跟着一大群人还要方便一点吧?”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她还要注意自己的表现,在温瑞的面前嘛……反正她就没掩饰过。



  “更何况一开始我就已经答应你了,所以哪怕那里的诱惑挺大,我却不太想要的。”



  “放心吧,我不会抛弃你的。”楚云笑吟吟地朝温瑞说道。



  温瑞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谁也没发现他放在桌上的手的手指因为楚云这句话而微微动了一下。



  包括他自己。



  楚云等了半响都没有等到温瑞开口,刚开口想调侃他是不是被自己那句话给感动傻了就见到他突然站了起来。



  等他袖子下面的手再次抬起来放在桌上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她一点也不觉得陌生反而还有点眼熟,正是白天被水轻霖给抢走的那只簪子。



  “晚安。”把东西放在桌上并淡淡留下这两个字之后,温瑞就转身走了,还很好心地替她把房门关上。



  她坐在位子上盯着桌子那个簪子发了老半天的呆,还是没搞清楚温瑞来找她的主要原因是为了什么。



  想不通她就索性不再想,把簪子收起来就沐浴休息去了。



  虽然楚云现在还在千秋城,但她原本出来只是为了逛街也没有和杨追命报备一下情况,所以她隔天醒来就先回一趟宗门找杨追命和萧子尘说要暂时在城里留宿。



  杨追命知道她又要追查神器的事也没有再阻止她,只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在城里也好,出了什么事你师父和师兄还能马上帮你。”



  听他提起萧子尘,她才发现今天也没在追命峰见到萧子尘,就疑惑地问:“师父,我这几天都没怎么见到师兄,你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她本来还想提醒他最近小心一些,尽量别在城里乱跑呢。



  杨追命听到这个问题后怔了一下才罢了罢手:“别问我,那小子其实也挺爱乱跑,他没告诉我要去哪儿。要不你去他闭关的地方看看?搞不好又修炼去了也说不定。”



  楚云刚开始听见他回答时原本还有些担心萧子尘这会不会是又在什么地方迷路了,可听到后面就点了点头走去萧子尘闭关的后山处看。



  来到那里的时候她是没见到萧子尘的人影,倒是那闭关大殿的大门平时是开着的,此时倒是关了起来,估计还真如杨追命所料他又修炼去了。



  想起他前阵子给自己看的力量,那会儿他也有和自己说要加紧修炼把力量稳定下来,这么一想她顿时也就更加确定他是闭关了。



  知道萧子尘安全楚云便离开了后山,没有打扰他的意思。



  临走前又和杨追命通报了一声,他没多说什么,只是一脸纠结地表示:“那个,你如果有同伴陪着你的话……就别什么都自己硬扛着,有什么麻烦就推给你那什么伙伴,反正伙伴就是用来坑的!”



  楚云有些好笑地看着杨追命:“嗯,我知道了,有什么大|麻烦或危险的事情我会让温瑞去弄的。”当然这话也只是开玩笑的,她还没那么没良心。而且她觉得在城里的话,事情应该还不会发展得那么夸张。



  而且这一次的神器是个镯子,她觉得主要防备的也就那几个势力,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出现那么多人造成各种大混乱。



  报备结束离开云霄宗之后她就想回去找宫凌羽说出自己的决定。



  走在大街上,楚云发现千秋城这几天好像热闹了起来,感觉居民们也挺忙的可她又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忙什么。



  当然,她还没傻得觉得这些居民们是都知道会有许多人要来找神器正在准备商机。



  正四处端详着的时候,她无意发现前边不远处一名身材有些圆润,穿着高贵华丽的中年男子身上掉出了一个东西。



  见那人和周围跟着他的几人都没有察觉,她便走上前将东西拾了起来。



  那是一个琉璃制成的腰部挂饰,手工十分精细,琉璃就更不用说了在这时代这个世界是一个颇为高级的物品,身上能够拿着这样的东西的人应该都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刚准备拿着东西追上去还给人家,结果头都还没来得及抬前方就传来了响亮的大骂声。



  等她抬头一看,发现是刚才那名中年男子正捉着一位衣着简陋的小伙子的手,面上怒气冲冲的在骂些什么。



  听语气,那些话应该好听不到哪儿。



  “说,我身上的琉璃玉不见了,是不是你偷的?!”



  被胖男子抓住的小伙子一脸惊慌:“我没有偷你的东西,只是正好路过而已!”



  “还说没有?我看你穿得跟要饭似的就在提防你了,可等你经过我身旁时我一摸索就发现我那珍贵的琉璃玉没了!那少说也要上万两黄金的宝贝,你今日要是不还回来看我打不打死你!”胖男子怒得满脸通红,那眼神跟要把人给吃了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小伙子是和他有什么巨大的恩怨呢。



  “我真的没有!就算我再穷我也不会偷你这种人的东西!”



  “你!别跟他废话了,你们给我打,打到他把东西还回来为止!”



  这吵吵嚷嚷的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楚云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来到最前方时,见到的就是那胖中年男人要让他手下暴打瘦弱小伙子的画面。



  得知他们是在为了琉璃玉的事情而争吵,她忙冲上前挡住了那些正要施暴的人,把琉璃玉拿了出来说:“这位爷,你在找的是这东西吧?我是云霄宗的人,你误会这位小少年了,这琉璃玉是你刚才在行走的时候自己不小心弄掉的,我正好看见了要拿来还给你呢。”



  对方一见到她手里的琉璃玉就立马跟见到什么大宝贝似的一把抢过,看着她的眼神也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像是她会觊觎他这琉璃玉一样。



  她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种人……她也不是不知道,特别像爱财如命又极其吝啬的那种,这个态度实在叫人没法有什么好感。



  “我就说了我没偷。”那被冤枉的小伙子一脸委屈。



  楚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虽然衣服穿得很普通,身上还背着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包袱像是从外地来的,但样子却长得有些可爱秀气,白嫩嫩的挺讨人喜欢,确实不像是会偷东西的人。



  而那中年男人因为大闹一场引起了许多人注意甚至还要打人,结果最后发现是冤枉了人还被人给指指点点。估计是受不了被人这么指着说,他脸一红瞪着楚云:“冤枉了人?我看你们俩搞不好是一伙的吧!估计是见到你这位同伙要被打了,所以才出来把东西交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把戏!”



  “你说你是那什么云霄宗的是吧?我一定要去告你!看你们宗门教出来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对于这种人楚云也是服了。



  你说你不道谢就算了,竟然还反咬一口?



  被说成这个样子楚云脸也黑了:“你说话请客气一些。是,我们俩穿着是没你高贵大气,看着也没你有钱,但像你这种人的东西我们还不屑偷。再说,我们有手有脚有自己的能力,还怕赚不着钱?”



  “爱告你告去,反正没做的事情我不会承认。还有,你看着就像是外地人吧?我劝你还是别那么大肆把你自己宣扬得多像是个有钱人,跟不怕人来打劫你似的。我们城里的人穷得很,搞不好你明天醒来全身上下就穷得只剩下一件裤子了。”



  她这话一说完,人群里就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这里围观的多数都是千秋城的居民,先不说对于云霄宗还是抱着颇尊敬的态度,这胖男人很明显就是误会人了还硬要强词夺理反咬回来,还真以为围观群众是傻子呢。



  “你!岂有此理!你这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她短短几天里面是第几次听到这样的话了?



  千秋城最近是有什么大型活动还是咋的?怎么来的都是一些听起来很有分量的人?



  “不知道。”楚云老实回答。



  这胖老爷都快被她气得头皮冒烟了,张口又要对她骂出什么难听的话来的时候一直站在他旁边的一名男子拉住了他,低声和他说:“老爷,请慎言。”



  楚云这才注意到这一位从刚才就一直保持沉默,站在那胖老爷旁边的男人。



  对方看起来约莫三十岁的样子,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材有些健壮。他穿着有些高贵却是没有那胖老爷来得张扬,虽然好像也是胖老爷身边的人可地位好像又比那些侍卫来得高级。



  主要是楚云还发现他被一缕发丝遮盖的脸颊处好像隐约透出一些红色的胎记,所以才多看了几眼。但她也很适度,并没有用那种会让人感到火辣辣的眼神来看人家。



  安抚完他家老爷后,他才和她说:“这位姑娘,此事确实是我家老爷误会了,我替他向你和这位小公子道歉,希望这事情能够就此揭过。”



  楚云其实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那位胖老爷显然是觉得特别憋屈,还用眼神恶狠狠盯着他们:“说什么话,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们,明明就是他们的错!”



  看吧,明显是人家不肯放过他们。



  那脸上带有胎记的男子好像也有些无奈:“老爷……”



  眼见事情又要闹起来,甚至胖老爷还准备找周围的随从好好教训教训他们,此时人群中又走出了一几人来到那胖老爷的面前。



  楚云看了来人一眼瞬间一惊,这不是顾怀楼吗?



  他这个王爷还当得挺闲的啊?不过想想也是,估计在自己国家里不方便时常出来,现在来到灵武之域好不容易没人认识他,肯定要好好逛个够吧。



  只是那胖老爷显然知道顾怀楼的身份,见到他出来的时候就没那么跳了,却也没有露出太过尊敬的表情来。



  顾怀楼道:“宋老爷,事情的过程我也大概了解,既然是误会一场能不能看在我面子上直接作罢?毕竟这里也是大街,闹得太大也不太好看。”



  看来顾怀楼的面子还是挺好用的,那胖老爷还真的没再闹下去,冷眼朝楚云冷哼了一声就甩袖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倒是那位面带胎记的男子品行较为好一些,离开前还朝顾怀楼抱了抱拳:“多谢顾……公子。”说完就尾随他家老爷走了。



  目送那胖老爷子离开后楚云刚想转身安慰那被冤枉的小伙子,结果回头一看那小伙子不晓得在什么时候走了,周围的人群见没什么好戏看也就散了。



  看他年纪轻轻的,估计是被吓怕所以跑了吧?



  顾怀楼走到楚云面前不客气地笑道:“没想到再见到楚姑娘,竟然会是这么个情景。”



  “……”等等,她觉得这句话好像也有点耳熟怎么破?昨天温瑞帮她摆平事情的时候,好像也这么说了?



  楚云无奈地摊了摊手,然后问:“我倒是有些好奇,顾公子你怎么会认识那位胖老爷?难道……他也是九重国的人?”



  顾怀楼神秘兮兮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压低声音和她说:“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他是翡翠国的国君宋肖。我跟你说也是想你下次遇到他的时候,能尽量不理他就不理。”



  “这位皇帝平时还挺好说话,可一旦接触到关于他钱财的事情就炸了,至于事情结果我想不必我说你也深有体会。如今你因为琉璃玉的事情和他撕破脸,恐怕他是要记恨你一辈子了。”



  楚云的表情……她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比较好。



  作为一名皇帝,他的性格竟然如此……吝啬,真的没问题?



  顾怀楼叹道:“说来,其实他以前也没那么视财如命来着。在我小时候他应该还是一位明君,只是那时的翡翠国非常穷,就连皇帝为了养活子民也得过着非常节俭的生活。后来国家强大有钱了,大概是怕又回到当初的苦日子,所以才会这样吧。”



  “那他的子民呢?”



  提起这个顾怀楼的表情也有些郁闷:“百姓……日子是好了一些,但比起皇室贵族还是差了许多。听闻有时候有天灾,宋肖也舍不得把钱拿出来救济,我也不懂他到底怎么想。”



  “不过,这也是别的国家的事情。我虽然看得清,可也是不能插手的。”说到这里,顾怀楼就不再继续对那翡翠国和它皇帝多做评价了。



  只是楚云还是有件事情非常好奇:“你一个王爷出现在这里已经算奇怪了,他一个皇帝放着国家不顾大老远跑到千秋城来……又是为了什么?”



  顾怀楼本来和她并肩走着,听见她这么说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才意味深长地说:“恐怕也是为了我所说的那个珍宝而来吧。”



  楚云心里咯噔了一下,察觉周围人都没怎么注意他们俩的谈话之后就小声问:“对了,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顾怀楼看着她没说话,显然是示意她问。



  于是她就问了:“你所说的那个珍宝……难道是我们灵武之域所称的神器?”



  闻言,顾怀楼的表情闪过了一些惊讶,最后感叹道:“没想到楚云姑娘还知道神器的事情。”



  “你开什么玩笑,整个轻武大陆谁不知道神器的事情呢。”



  顾怀楼摇了摇头:“不,我是指你竟然已经知道最近一个有消息的神器是什么神器了。”毕竟之前他和她提起的时候她还是没太大的反应的。



  如果楚云那会儿就已经知道云海的事情,那她肯定很快就可以反应过来他在说的是神器。



  楚云笑了笑:“那是因为你不巧,昨天在和你分开后我又遇到了几个熟人,而且这些人都是我在寻找前一个神器的路上认识的。见到他们齐齐出现又从一位友人那里了解了云海的事情,再加上你昨天说的那番话,就猜出来了。”



  顾怀楼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楚姑娘竟然还参与了柳音的事情?其实我对神器倒也没抱着什么态度,九重国也没有想要争抢九大神器的意思。”



  “只是因为这一次所知道的神器有些特别所以才特意过来寻找,若找得到带回去过过眼瘾顺道用来与我心悦之人表明心意也挺好,若找不到那便作罢。”



  说着他轻轻一笑:“灵武之域如此之大,想找一些九重国难得见到的东西回去也不难。”其实他一开始就没真的抱着可以找到的态度,说找神器只是借口,出来找合适的聘礼才是他主要的目的。



  当然,还可以顺道放松逛一逛。唯一可惜的就是为了准备礼品什么,他不好让他表妹知道才瞒着她出来。



  楚云无视了顾怀楼那无意间又发出的虐狗光波:“我和你的态度其实差不多,也是想过个眼瘾。只不过你是为了准备礼品放松放松,而我是为了顺道历练成长。”



  顾怀楼笑道:“说来,我还是个炼武师。只是因为生在皇室本来就没有太多自由,如果修炼得过于强大还要惹来皇帝忌惮,所以也就没有把心力着重在修炼之上了。”



  楚云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不过想想反正顾怀楼作为王爷也不必担心日子,不修炼就有钱拿还能陪陪老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因为俩人在街上遇见了,顾怀楼就很干脆地邀请她和他一起逛街,在挑选饰品什么的时候也会询问她的意见,倒是逛得不亦乐乎。



  直到天快黑了他们才回到金玉客栈,顾怀楼这时候才惊觉她竟然也住到了客栈里,知道她这还是为了能够快速掌握神器消息的时候不禁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和顾怀楼分开之后楚云并没有马上回房,而是找到了宫凌羽和他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她表示在他们眼里可能温瑞真的是个危险分子,不合适的合作对象,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相信他。



  宫凌羽虽然觉得有些惋惜,不过还是笑了笑说:“既然楚姑娘的想法如此,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当然,哪天你突然改变了主意,也欢迎你随时来投靠清羽宗。”



  楚云有些失笑,这还真是直接光明正大地挖人了啊?



  “对了楚姑娘,我方才得知城里不日后将举行一场烟火会,不知你可有兴趣和我一起同逛?还可以顺道带我在城里转转给我当个向导。”宫凌羽说道。



  然而听了他的话的楚云却是……一脸懵逼。



  什么?城里要举办烟火会?她怎么不知道?(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