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49章 少女失踪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漫天宗的人大概没想到半路竟然还会遇到插手的人,而且还是他们不认识的,顿时停下追逐的脚步面面相觑,像是在相互询问要不要继续。



  其实他们本来也没真的打算拿下楚云,反正最主要目的只是找她麻烦而已。如今目的已达成,他们只有四个人和对面一群人打起来的话还不一定有胜算。



  于是,他们决定撤。



  然而水轻霖并没有轻易饶过他们的打算,鞭子一甩就在他们身后划出了大半个火圈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怎么?欺负完人之后就想跑?没门!”



  “那你们还想怎么样?!”对方忍不住怒问。



  水轻霖双手抱胸回答:“道个歉呗。”



  他们四人堂堂男子,要他们在那么多双眼睛面前和一个小姑娘道歉,这面子还真有点拉不下来。



  “兄弟们,我们上,省得人家以为我们是吃素的呢!”语落,四人同一时间拿出了一把大刀,二话不说就朝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比起主要修学扇流的清羽宗,漫天宗倒是以主修大刀流的弟子居多。



  水轻霖正要顺口和楚云说一句‘你站在后边别碍事。’之类的话来,却没想眼神一瞥就见到她手里多出了一条鞭子。



  虽然和她的鞭子一样,本体是为黑色的,但纹路间似乎还带着水一样色泽的气息。而且这武器一出来,她瞬间就察觉到武器与楚云之间一种无法言喻的联系,她不禁有些惊讶:“这才是你的主武器?”



  之前与她吵架的时候没怎么注意,看到她顺手就拿出扇子就觉得那是她主武器了。如今一看,她便是清楚鞭子才是了。



  武器是鞭子也罢,她掌握的属性竟然还是水。



  “怪不得咱俩一见面就要吵架,看来是咱们天生就水火不容啊?”水轻霖挑眉道。



  楚云轻笑了一声:“你别急,搞不好改天你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同时也掌握了驱火术呢。”



  “真有信心。”水轻霖对此嗤之以鼻,像是不相信的样子。



  楚云也没有跟她多做争论,反正她本来也只是随口一说的。



  相互调侃了几句之后,她俩就和水沙门的弟子一起对付漫天宗的那四个人。大街上的人早因为这一场争斗而纷纷避让开来,正站在攻击范围外围观。



  而正在某布庄里的顾怀楼原本正和老板商量布匹的事情,谈着谈着就突然听见外面传来打斗声。



  然布庄里的老板对这种事情好像见惯不惯了,完全没有什么反应。他忍不住问道:“老板,这外边有人打起来了,你们……没关系?”



  老板罢了罢手道:“你外地来的不清楚,咱灵武之域的城嘛,修士遍地走,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已是平常事。只要他们不是在咱店铺里闹事我们一般都不会去搭理,这种恩恩怨怨的当然是由他们自己解决。城里的铺子早就请过灵术师来给下了个保护结界,不会轻易被破坏的,客人你可以安心地待在铺子里。”



  顾怀楼听了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好奇之下他还是没忍住,和店铺里的人一起走到了铺子门口朝打斗的方向看去。



  闹事地点早已围观了一群人,只是因为他正好站在铺子的台阶上,所以还能隐隐约约见到里面的情景。



  这不看还好,一看倒是吓了一跳。



  他竟然在里面看见了楚云?



  这是怎么回事?楚姑娘不是应该在帮他去其他布庄和铺子看布看衣服吗?还有,和她一起打架的那位姑娘……不正是方才她想躲开的那位?



  楚云和水轻霖等人与漫天宗的打斗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敖铁突然带着一群人进来打断了他们。



  再度见到敖铁,楚云依旧被他毫不掩饰的气势所震慑,这大概就是境界与境界之间的差距吧。



  她和温瑞的实力差距也是很大,可温瑞这人……似乎是不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所以他向来都将自己的气势收得很好。所以她和他走在一起的时候,倒也不会有这种被人压制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敖铁冷着脸走了进来站到那四个漫天宗弟子的面前,眼里看人的神色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他周围的人都是一群蝼蚁。



  莫名的,就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快。



  比起楚云和水轻霖,那四个弟子就狼狈多了,身上还被她和水轻霖的鞭子毫不留情地甩出了伤痕来。



  即便如此,楚云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还和敖铁说起自己刚才遇到的事。



  敖铁听完之后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收回,随即转身就毫不留情地狠狠拍了那四个人几下:“我让你们做这些事情了?”



  “四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对一个姑娘出手,你们也真好意思。”他语气冰冷地说着,注视着他们的目光仿佛要在他们身上穿出洞来。



  而那四个人早在敖铁出现的时候就没了嚣张的气势,现在排排站在一起头微微低着,就跟做错事了害怕被惩罚的孩子那样,看得楚云一脸震惊。



  看来这敖铁不仅实力有些强大,在漫天宗里应该也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所以才会叫人如此忌惮。



  “还不赶紧道歉?!”敖铁瞪着他们道。



  “对不起!”几乎是马上的,他们四个就朝楚云齐刷刷地说出了道歉的话语来。



  见他们乖乖道歉后敖铁的怒意才消了一些,转而对她说:“这位姑娘,对于今日所发生的事我深感抱歉。如今我骂也骂过了,你们打也打了,他们也已经道了歉,不知能不能就此作罢?”



  水轻霖动了动身子要说什么来着却被她拉住阻止,然后和敖铁说:“既然你都开口了,这个面子我还是一定要给的。”



  因为敖铁的介入,双方人马之间的打斗才告一段落。敖铁也没有与她们继续耗,在得到她的答复之后就带着人走了,那四名漫天宗的弟子见状忙暗搓搓跟上。



  目送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水轻霖有些不满地轻哼一声抱怨:“我还没打够呢,你为什么就这样放过他们?瞧瞧他们刚才和我们打的时候多嚣张啊,现在乖得跟什么似的。”



  楚云无奈道:“你没看见他们老大都来了吗?真要计较下去的话这事情准没玩没了。”说不定还要惊动云霄宗引发两个宗门之间大吵。想想庄侯那会儿和她怎么说的,到时候吃亏的得是她。



  “而且,你看看那敖铁身上的气势多强。人家不仅是个炼武师,境界还高了我们许多,你拿什么来和人家斗啊?”



  水轻霖撇了撇嘴:“这有什么,他要是敢欺负我,我爹肯定不会放过他……”虽然这么说,但她的气势很明显弱了下来。



  楚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喂,人家那可是漫天宗!不是我不给你爹面子,只是那一等大宗是那么好欺负的吗?估计你爹来了也要被人家打压呢,你真以为敖铁顶上没人了?”



  能够被漫天宗派出来寻找神器,敖铁的身份肯定也普通不到哪儿。



  虽然很不甘心,但水轻霖大概是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



  人群逐渐散去,楚云刚和水轻霖说完话就看见顾怀楼朝她走了过来,她这会儿才想起自己原本还在帮人家物色布匹来着。



  顾怀楼见到她一脸心虚的样子就忍不住调侃:“楚姑娘,你这物色布匹还物色到大街上来了?”



  楚云忙道:“这个……一言难尽啊。对不起,我现在就继续帮你看!”



  “不必了。”顾怀楼说。



  她还以为他这是生气了正要解释,就听见他接着说:“我已经找到了合我心意的布庄,里边的布匹都正好,我刚才就已经和老板谈着了。”



  “原来是这样。”楚云在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水轻霖在他们二人身上不停打量,像是在暗搓搓猜测他们的关系。楚云也就任由她脑洞大开不想去解释,朝顾怀楼问:“那现在……?”



  顾怀楼随即露出有些抱歉的神色:“因为有许多细节上的事情还需与那铺子的老板商量,所以我一整个下午恐怕就要耗在这里了。楚姑娘你可以先行离开,不必等我。”



  “这样啊。”楚云点了点头:“那好吧,如果晚上你还没回来,我会通知你侍卫一声最后一次见到你是在这里的。”



  顾怀楼有些哭笑不得,然后他又礼貌地朝水轻霖点头示意一下后就转身离开了。



  等到他回去那家布庄,水轻霖才问她:“你不跟他一起待着了吗?”



  楚云是不知道在短短的时间内她脑补出了什么,只好跟她说:“你别想太多,这位顾公子是我不久前在城里认识的。他是九重国的人,此番来到灵武之域是想要筹备他与他表妹之间的亲事。”



  水轻霖愣了愣:“原来……我还以为你们……”



  楚云觉得她好像在水轻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叫做失望的表情。



  “……以为我们俩有什么特殊关系?然后你就可以大胆地去追求温瑞了?”楚云无奈道。



  水轻霖扬了扬下巴:“哼,那当然!我告诉你,我不会那么轻易放手的,我要正式向你宣战!”



  楚云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叹的第几口气:“等等,你要追求你的温公子就尽管去啊,为什么非得扯上我还要向我宣战?”



  “我说姑娘你脑洞也太大了点,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是比纯金还要纯的那种。我们之所以会认识也是因为在某件事情上有合作关系,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脑洞?”水轻霖皱着眉头思索这两个字的意思,可她最后还是想不到,只问:“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说着她又嘀咕了句:“温瑞那种人,要是喜欢上恐怕很惨吧……”



  水轻霖看了她一眼:“你嘀嘀咕咕地在说什么呢?”



  楚云摇了摇头:“没,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会喜欢上他?咳咳,我的意思是,你们俩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吧?你对他的了解都还不够深就贸贸然说喜欢他,我有点……无法理解。”



  水轻霖笑了笑:“感情不够深就慢慢培养,还不够了解那就争取多一些时间相处然后了解嘛。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温公子长得很好看啊!跟你说,我长这么大见过的美男子也不少了,可是像他这么精致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过。”



  “而且他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神秘,仿佛蕴藏着强大力量的气息。像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本姑娘!”



  “……”说到底,其实也是一个颜控而已!



  水轻霖见她一脸无语的样子,撇嘴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你高兴就好。”



  “怎么?伤心了?失望了吧?我就说你对温公子也有意思吧?还想骗我!”



  楚云扶额:“我没有!”



  “你就有!”



  “……你高兴就好。”



  “哼,无话可说了吧?”



  她还能说什么!



  俩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地一路走着,连跟在她们身后的水沙门弟子都感到有些无奈。



  总之,事情发展到最后,她竟然和平时极力想要避开的水轻霖在城里逛了起来。可怕的是,她们俩偶尔拌嘴之外气氛……还意外地和谐。



  看来,只要温瑞不出现的话她还是可以和水轻霖稍微处一下的。



  然而他们一群人才走没多久,经过一条大街的时候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名妇女哭哭啼啼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啊……我可怜的女儿啊,她就快要嫁人了呐竟然遇上这种事!几位公子,你们一定要帮帮我啊!”



  楚云和水轻霖对视了一眼,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水轻霖就眼睛一亮拉着她飞快地往前奔去:“走,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



  “……”为什么你要一脸发现黄金的表情?



  “这这,这我们不知道啊!这位大娘,我们几人是外地来的,千秋城的事情我们可管不着。”楚云和水轻霖还没挤进人群前方,就听见被包围的地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楚云和水轻霖的表情都不太好。



  这不是刚才追她的,四个漫天宗弟子里其中一人的声音吗?不会那么巧吧?兜了一圈竟然又遇到他们?果然是冤家路窄。



  果不其然,待她被水轻霖拉到人群最前方之后,又见到了那四名漫天宗的弟子。



  只是此时他们的身边没了敖铁等其他弟子的身影,而在他们面前还有一名衣着颇为华贵的妇人,正对着他们哭哭啼啼。看样子,就只差没跪下来了。



  “可你们不是修士吗?只要是修士的话,怎么样都行吧?”那名妇人哭得泪眼婆娑,此时她身后的大宅里忽然跑出几位丫鬟将差点哭晕过去的她扶住。



  “夫人,您冷静一些……”



  “老爷已经去找到云霄宗的修士让他们帮忙找了,小姐很快就能回来的。”



  没想那妇人直接甩开了她们:“冷静?我养了十几年的宝贝女儿失踪了,你叫我怎么冷静?!”



  看样子,是某户人家的女儿失踪了?



  楚云站在原地沉声思索没说话,倒是无意听见附近有人在窃窃私语:“话说回来,这是咱们城里第几户人家的女儿失踪了啊?”



  “经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如此……”



  “这听起来有些可怕啊?好几户人家的女孩儿失踪什么的,是遇上了采花贼还是人贩子呐?”



  “不清楚呢,前阵子我听见我家隔壁的李大娘也在哭诉自己女儿失踪,到现在都还没找着,天天以泪洗面,我看着都觉得心酸。”



  此时,那位妇人又抓住了面前男子有些粗壮的手臂,用着哀求的语气说:“求求你们也帮我一起找我女儿可好?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绝对不能失去她啊!”



  那几人见妇人一直苦苦纠缠自己,表情满是无奈及不耐之色。



  楚云还没说什么就看见水轻霖走了出去:“这位夫人,我见你还是别求这些人了,没看他们的表情是多么地不耐烦吗?”



  听见水轻霖这一句话,那名妇人一时间竟然忘了哭泣,表情有些呆愣地看着她。



  水轻霖笑了笑:“夫人我跟你说,这几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你是没看见他们刚才大白天追着一个姑娘跑,还喊打喊杀的呢。说不定啊,那些个失踪的姑娘都是他们干的好事。”



  围观群众一听就开始唏嘘起来,看着那几名漫天宗弟子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变化。



  而刚才还在苦苦哀求他们帮助自己的妇人这会儿马上远离了他们,看那表情大概是没想到自己求的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那四个漫天宗弟子虽然是男人,可脸皮再厚也经不住被大家用这种眼神打量和说话,顿时就面红耳赤地瞪着水轻霖:“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刚才要不是因为敖师兄阻止,我们早就把你们这几个臭丫头好好教训一通了!”



  “呀,你们看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明明是他们有错在先,现在竟然还说要教训我们。”说着水轻霖忽然又小跑了回来,还躲到她背后说:“怎么办,我好怕啊!”



  楚云默默地侧眼看着趴在自己背后演戏的水轻霖,最后还是选择没拆穿她。



  不得不说,有人帮自己出了口恶气的感觉还挺爽的。



  围观群众开始对着那几个漫天宗的弟子指指点点,他们又说不过水轻霖,最后只能恶狠狠瞪了她俩一眼,留下一句“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之后,就讪讪地溜走了。



  楚云见那妇人又开始落泪,想了想便走过去安抚她:“夫人,你先别太伤心。我方才听见有人说城里也有其他人家的女儿失踪了,对方应该不是只盯着你女儿来。这事情算是大事,我会回去和宗门长老说一声,云霄宗也会尽力帮你把人找回来的。”



  “如果你觉得光凭我们云霄宗力量可能还有所不足,那正好清羽宗的人也在城里,我也算是认识清羽宗的人。我会让他们帮忙一起找的,所以你先别把事情想得太糟糕,好吗?”



  妇人被楚云心平气和地安抚了几句后总算是稍微冷静了下来。把人送回府里休息后,她就让水轻霖先回去,而自己则是回去云霄宗和宗里的人说一声。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关乎到宗门声誉的事情,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放心吧,出了这么件事,很明显犯案者是在欺负咱们女人,我也会让我门里的弟子稍微注意注意的。”水轻霖难得很大义地说道。



  谢过水轻霖之后楚云就先回了一趟宗门,找到杨追命说了这件事。



  杨追命听后也觉得不对劲,还跟她说:“一般这种情况除了遇上采花贼之外,还有两种可能性。”



  “其中一种就是人贩子在作案。虽然我们这儿是灵武之域,可人贩子这种人还是不少的,而且一般都还是有能力的修士。另一种则是遇上邪教之人,这些邪门歪道之人专门学习邪门的功法,我听过不少残忍的修炼方式,比如杀人夺取内丹或是找上怀孕的妇人挖走她们腹里的孩子,以那些婴儿来修炼丹药的事情。甚至还有一种就是抽取那些还未破处的姑娘的精血,来提炼出可以助长修为的药物。”



  “唉,只希望只是人贩子而已吧!”



  听到杨追命这么说楚云脸色就变了,然后就是跟他一起找到了几位位高权重的长老。没想到的是宫凌羽竟然和他们在一起,而且他们还说刚从宗主的大殿里出来。



  宫凌羽见到她似乎也有些讶异,得知她是在为了城里好几名少女失踪事情而来后,他只微微叹了口气:“此事竟然已经闹得如此之大了么?”



  “凌羽公子你这话的意思是……早就知道了?”看来他刚才带着宗里的人出门,也是为了调查此事。



  他有些为难地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是不久前才知晓的。我在千秋城里也有一些人,所以察觉到好几户人家女儿失踪之后他们就来告诉我了。只是当时原因尚未查明,也不清楚是什么一个情况所以便还未大肆宣扬,也没来得及告诉你。”



  “因为事关千秋城以及云霄宗声望,我便先一步带人过来见了几位长老以及贵宗门的宗主。”宫凌羽说道。



  楚云表情不太好:“那你们……查出什么来了吗?”



  宫凌羽沉吟道:“原本害怕那些少女是被捉去修炼邪术,不过经我底下的人调查后发现那些失踪的少女都是普通女子,所以我们比较偏向是人贩子的作为。”



  听到这个回答,楚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松口气。



  如果是人贩子的话,那么那些姑娘可能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你还记得我之前同你提过的云海镯子吧?”宫凌羽突然问道。(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