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53章 血祭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直到天齐教的人离开,楚云和温瑞才从大树后面走出来。



  她刚抬头就见到温瑞若有所思地望着岳纱等人离开之处的表情,便问:“你知道他们说的血祭是什么?”



  闻声,温瑞将视线收了回来:“不太确定。”



  “不太确定……?”的意思就是有怀疑的咯?



  温瑞耐心地给她解说:“听风林这座林子极可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所以非常古老。传闻林子的最深处有个地方,是远古时期人们为了对抗强大的囚兽与荒兽而设下的召唤祭坛。但据说这个祭坛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被破坏,按理来说是无法再使用了的。”



  “召唤祭坛,召唤的是什么?”楚云问道。



  难不成是召唤什么魔兽神兽之类的东西?原谅她听到召唤就只能想到这些召唤兽。



  “兵灵。”温瑞回答道,嘴边的笑容也变得有些神秘莫测。



  她愣了愣:“兵灵?是和器灵一样的东西?”



  “那倒不完全是。”温瑞顿了顿才解释道:“器灵是集日月精华而诞生在大陆各处之灵,它们可以藏在任何物体上,比如晶石或是千年神树。如若得到它们,就有机会铸造出和九子一样的神器。”



  “兵灵却不同,它们自出世就是一个兵器,而且是无法被炼武师和灵术师所控制的兵器。这些兵灵究竟是如何诞生的迄今都没人知道,它们原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是远古时候由灵尊与炼武尊从异界空间召唤而出。”



  “实际上,现在的大陆应该已经找不到任何兵灵了,它们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说着,温瑞眼神冷了冷:“再说,它们也不适合出现在如今的大陆上。”



  “兵灵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兵器,它们个性凶悍没有任何感情,只喜欢杀戮也只会屠杀。以前的灵尊与炼武尊召唤它们出来也是迫于无奈,因为那时候的大陆正处于洪荒,囚兽与荒兽的力量是现在的几十倍,仅凭人类的力量根本无法对付。尤其当面临兽潮之时,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所有地方被摧毁。”



  “当时人类能够平安是因为他们以自身的鲜血作交换,加上有比人类更值得屠杀的荒兽与囚兽在所以才得以幸免。同时他们也获得了好处,消除了面临的威胁。如今的大陆上已经没有当时那种强大的荒兽及囚兽了,你觉得兵灵被召唤出来后,那些对他们来说只需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歼灭的荒兽和囚兽能够满足它们么?”



  见楚云没说话,温瑞便接着道:“无法得到满足的兵灵,自然会对所有活物展开屠杀,直到再也没有东西能够让它们砍杀为止。”



  楚云的心凉了凉:“既然兵灵那么危险,为什么天齐教还要召唤它们?”



  “因为妄想。”温瑞说着还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眼里却是满满的冷意:“人总是想得到强大的力量,妄想能够控制那些自己所不能拥有的力量。”



  “既然兵灵被召唤出来的话事情会如此严重,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阻止天齐教的人?”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们刚才就说要开始血祭了吧?



  温瑞的表情却非常轻松:“放心,他们不会成功。”



  “为什么?”原本有些着急的楚云听见他这么说,瞬间就怔了怔。



  “因为……我们轻武大陆上,并没有灵尊和炼武尊啊。”温瑞微笑道,眼里仿佛闪着狡黠的光芒。



  灵尊和炼武尊……那是更在灵君之上的存在吧?好像很强大的样子。



  也是,兵灵既然如此强大,肯定不是普通人的血就能够召唤出来的。



  “只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嘴里的鲜血究竟是谁的血,而且我原本就是为了调查失踪少女之事而来,不管如何我一定得去确认一番。”楚云皱着眉头道。



  “那走吧。”出乎预料的,温瑞竟然答应得非常干脆。



  在察觉到她有些惊奇的视线后,他才扬了扬下巴说:“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但我对过程也有点感兴趣。”



  有了温瑞这个‘人形雷达’,他们二人很快就找到了天齐教教员所在的地方。



  正如他所说,那里就是一个非常大圆形的祭台。而在祭台周围立着八个约莫四层楼高的石柱,那些石柱的模样看起来就是年岁悠久,不久前才被人清理过的样子,上面刻着许多楚云看不懂的文字。许多石柱上早已布满裂痕,甚至有已经倒塌过却被勉强立起来的。



  而在每一个石柱下面都被绑着两个人,他们有男有女,身子皆为赤|裸。



  最叫人震惊的是,他们身上似乎被人划出了好多道伤痕,鲜红色的血流了满地,填满了石柱底下石板上的奇怪纹路。



  在祭台之处则有十几名被捆在了一起的年轻男女,他们同样光着身子流了一身的血,染红整座祭台。



  楚云此刻的内心实在震撼无比,她没想到过来后见到的会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实在叫人感到气愤!



  天齐教的人太过分了,竟然在谁都没有惊动的情况下捉走了那么多人来放血!



  这些人都是修为颇高的灵术师和炼武师,应该和城里失踪的姑娘不是同一批。搞不好他们还是散修,没有什么大宗门庇佑,所以才会没怎么被人发现已经失踪。



  岳纱手里拿着鞭子在祭台周围巡视着,一会儿突然就停了下来,冷冷一笑道:“看来我们的‘贵客’已经到了呢。”



  楚云心中一惊,甚至还来不及多想眼前就瞬间一黑,下一秒直接昏倒在地。



  ·



  等她再度有意识的时候,手脚已经被人用能够封印灵力和气劲的绳子绑起来了。她挣扎了一下察觉身后靠着的地方有一些温暖,才发现连温瑞也被天齐教的人给抓了,正和她捆在一起。



  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庆幸他们抓了他俩的时候,没有把他们的衣服也给扒掉……



  不过,没想到天齐教的人竟然如此强大,连那么可怕的温瑞都没能从他们手中逃脱。也不知岳纱是在什么时候发现他们二人的,看样子明显就是早有准备才能在他们没察觉之下把他俩给弄晕。



  她昏迷的时间似乎并不太久,血祭还没有开始。



  只是那些被放血的年轻男女流的血已经非常多了,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惨白,仿佛下一刻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察觉到她已经醒过来的岳纱走到她面前眯眼一笑:“我们又见面了,臭丫头。”后面三个字她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估计是还惦记着之前在弯月沟的事。



  楚云冷笑了一声:“是啊,每一次遇见你都在做着见不得人的事。”



  岳纱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生气:“那又如何?你终究还是落到了我手中。”说着她还看了她身后的温瑞一眼笑道:“我还以为你的男人有多强,没想到连*药都抵抗不了。”



  “他不是我男人。”楚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了这句话。



  “哦?”岳纱惊呼了一声:“那实在太可惜了。”



  说着,她绕到温瑞旁边,用着有些迷恋的语气说:“瞧瞧他这一张脸,简直就是上天最完美的作品。”她还发出了几声轻笑:“我见过的男人不计其数,睡过的也不少,但像这般尤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楚云面瘫着一张脸没说话。



  嗯,温瑞确实是长得很好看。



  岳纱蹲下身子犹如欣赏一个艺术品那样看着昏迷中的温瑞,伸手在他胸膛处摸了摸后感叹道:“哎,身材意外地好啊,既然他不是你男人……就让我带回去当男宠好了。”



  原本被温瑞披着的斗篷因为是件难得的珍宝,早已被天齐教的人取下。他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雪白色的衣袍,虽然他正处于昏迷状态却也比平时少了几分危险,所以看起来就是一副温文尔雅好欺负的样子。



  听到这儿楚云终于忍不住道:“别用你的脏手碰他,就凭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是啦,她是对温瑞没什么好感,但岳纱这种人更戳她恶心点好吗?而且她印象中的温瑞一直是个清高的人,甚至不喜欢跟人有过多的肌肤接触,怎么可能会给岳纱当男宠?



  岳纱摊了摊手:“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担心别人?放心,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我不会伤害他。至于你……看在你还是一个资质不错的灵术师的份上,我会好好利用你身上的鲜血来献祭的。”



  说完岳纱就轻笑着转身离开了,估计是为血祭的事情做最后的准备。



  楚云咬牙怒视着岳纱离开的身影,心里有些无奈。



  还有,温瑞今天是怎么回事?平时不是很强大,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吗?结果现在被人捉起来了不说,她都醒了他竟然还一点意识都没有,刚才还白白被人给吃了豆腐!



  哦不对,他是一个男人,岳纱又长得如此漂亮妖娆,估计他醒着的话应该会觉得暗爽吧?



  楚云越想越生气,可偏偏手脚都被束缚住了什么也做不了,最后只得恨恨地用头恨恨地往后一敲希望可以把人给敲醒。



  结果人是没敲醒,反而她还把自己给敲得脑袋一阵晕眩。



  “嗷……”楚云低声哀嚎着,眼里因为疼痛而忍不住蒙上了一层泪水。



  这家伙的身子是铁打的吗?好痛。



  岳纱很快就带着两个天齐教的人回到她面前,还指挥着那两个人把她和温瑞捆在一起的绳子松开,最后把她给硬拉到祭台上。



  跌跌撞撞地走到祭台之处后,楚云还没站稳身子就突然感觉到手掌处一疼,才发现岳纱不晓得在什么时候抽出了一把匕首,在她手心上狠狠划出了一道很深的伤口来。



  她朝她冷笑了一声后,把她推到了祭台中央的一个小石桌上,然后绕到她对面抓住她的手,狠狠压着她手心的伤口把她的血给挤进了石桌上面的石碗内。



  楚云瞬间疼得面色发白,但却被眼前的情景给惊住了。



  只见那些从她手心低进碗里的血在发出‘嘶嘶’声后,竟然消失了,仿佛被那一口碗给摄入那般。



  献祭的事情是真的,这祭台竟然取走了她的血!



  岳纱似乎对她的反应感到很满意:“放心,我会留你最后一口气的,好让你见证奇迹。”



  楚云深吸了口气说:“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们知不知道召唤兵灵的后果会有多可怕?你们教主真以为他能够掌控兵灵么?”



  岳纱闻言大笑道:“谁和你说我们要召唤兵灵了?”



  楚云一愣,不是召唤兵灵那是要做什么?这个祭台,不是召唤兵灵用的吗?



  “确实,这个祭台也能够召唤兵灵。然而以现在的大陆情况,想要召唤兵灵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既然你是将死之人,我也不介意把事情告诉你。兵灵之下还有十二兵灵护法,护法比起兵灵更好控制,而且还非常乖巧听话,每一只的力量如同一只炼武尊和灵尊那般强大。虽然如今我们召唤出来的只能是护法之魂,但只要我们集齐了十二把神器……就能够让它们成为实体了!”



  楚云咬了咬牙:“可是轻武大陆目前不是只有九把神器吗?!”



  岳纱冷冷一笑:“那又如何?就算只有九把,也够我们彻底复活九位位兵灵护法了!更何况传闻大陆以前是有灵君及炼武君的存在,待那秘境现世天齐教便会派人进入搜寻。若真是炼武君和灵君的陵墓,那肯定会有神器呀。”



  “你们……你们太疯狂了!”没想到天齐教追踪神器,竟然是为了做这种事!



  “只要能够达成我天齐教一统天下,成为最强者的宏愿,我们什么都做得出来!”岳纱说道。



  岳纱原本还想说什么来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才张口突然就没了声音,而是瞪大满是吃惊之色的眼睛看向她身后的地方。



  楚云正疑惑着想回头看,结果还没来得及动作忽然就觉得后边被人重重敲了一记,眼前再次一黑晕了过去。



  不过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也大概知道过来的人是谁了。



  能让岳纱这么惊讶的,除了被绑在另一边的温瑞还能有什么人?可是他来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她打晕?!



  然而,这问题她没能问出口就失去意识了。



  温瑞伸手接住了被自己打晕的楚云,在她跌入自己怀里的时候顺势靠在她耳边浅笑着低语:“乖,你方才那一下敲得我真疼。”



  岳纱愣了一下,随即察觉到了什么怒问:“你一直都没晕过去?!”



  温瑞轻声笑着没说话,漂亮的紫眸里满满都是笑意,却又莫名地让人感到有些危险。



  不,是很危险。



  祭台外的几名天齐教教员这才察觉到祭台处的异动,纷纷亮出武器赶了过来。



  只是他们在来到祭台之前,脚底下纷纷窜出来带着血光的墨痕,像是一阵龙卷风那样环绕着他们直窜天际。



  其中几人在龙卷风消失的同时也没了踪影。另外几名境界较高,得幸逃脱的教员越发警惕起来,也不再贸然行动。灵术师们则干脆停留在原地,全体朝祭台处的温瑞作出了攻击。



  温瑞只是淡定地抬起另一只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握笔随意一挥就直接把那些攻击给挡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身上原本收敛起来的气息也在这个时候释放出来,毫无顾忌地震慑着在场所有人。



  哪怕楚云已经没了意识,却也还是因为他身上有些可怖的气息而皱了皱眉头。



  岳纱有些惊恐地望着眼前那名仿佛被一层血红之气给笼罩着的白衣男子。只见他漂亮的紫眸底下不知何时多了危险的红光,甚至在眉间还有一个血色印记缓缓冒出。



  被所有人注视着的温瑞的反应依旧如此平淡,就连他抱着楚云走下祭台把她放到安全的地方时都没人上前阻止。



  岳纱握住鞭子的手紧了紧:“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猜?”相较于所有人紧张的气氛,温瑞倒是还有闲心开玩笑。



  “我不会让你破坏血祭的!”稍微冷静下来后岳纱鞭子一挥,几道带着紫光的鞭痕就飞速朝温瑞的方向甩了过去。



  一时间,祭台处各种光芒闪过,还发出阵阵的巨大响声。术法之间的灵光在空中相互碰撞,几十招下来,在场的天齐教教员只剩下岳纱一个人站住了,温瑞身上依旧一点伤痕也没有。



  岳纱站住原地喘着大气,瞳孔正在微微颤抖。



  这可是她多年以来,第一次感到害怕及慌乱。



  眼前的这个男子,长得如画一般好看的男子,是个可怕的魔鬼!



  祭台周围布满了天齐教教员的尸首,但他们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有点双目被挖出内丹尽毁,有点骨骼尽碎筋脉全断,有的则五马分尸甚至还被砍成了十八段。他让他们无法再还手却又不会马上死去,只能慢慢被疼痛消磨。



  但是那名白衣男子,身上气质如此干净高雅又极其好看的男子,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像是非常享受这一切。



  明明能够几招直击命脉将他们打死,温瑞偏偏挑了最残忍的方式。



  即使是被捉来鲜血的年轻男女在见到这种情景时都忍不住发憷。然而他们皆被天齐教的人折磨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身上的血都已经快流干了,哪怕得救也只能等死。



  所以他们虽然对温瑞的作为感到害怕,却又因为被折磨的是可恨的天齐教之人而感到开心。



  在这一瞬间,他们发现自己也挺可怕的。



  保命最为重要,身上受的伤害不算多的岳纱当下就想立刻逃走,选择放弃血祭。



  可惜温瑞并不会给她这一个机会。她才跑出去不远,身子四肢突然像是被无形的绳索给拉住并控制住那般,狠狠往后拉去。



  温瑞把玩着手里的黑线,笑意浅浅地看着被眼前被他稍微提了起来,双脚离地的岳纱。



  而他的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在岳纱面前踱步走了一圈后他面色有些郁闷地说:“到底是哪一只手来着呢?”



  岳纱知道自己今日注定逃不过,就咬牙道:“要动手就快一些,磨磨唧唧的算什么男人!”



  温瑞倒也不恼:“不行,你可是最后一个了。”说着,他走到了她左手处,双眼微微一弯后突然就举起匕首往那摊开的掌心一刺,直接刺穿她整个手掌。



  因为在毫无防备之下被袭击,剧烈的疼痛感让岳纱忍不住大喊出来。



  温瑞盯着她认真地看了一下后忽然将匕首拔|出:“记错了,应该是右手。”



  岳纱瞳孔一缩,看着他走到她右手处,等待那疼痛再一次降临。



  偏偏温瑞并没有马上动手,反而还感慨道:“真是可惜了,如此纤纤玉手。”说完,才眼睛眨也不眨地举起匕首狠狠刺入,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



  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岳纱还是疼得脑袋一麻,什么都无法想,但这一次她总算忍住没有喊出声来。



  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温瑞竟然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修炼成的内丹被他亲手穿破肚皮挖出。



  “脏了我的手。”温瑞语气有些冷漠地嫌弃道。



  失去了内丹的岳纱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被掏空,身上的灵气也正以飞快的速度流失。温瑞甚至还断了她的经脉,让她以后再也没法修炼。



  做完这一切并毫不留情地捏碎她的内丹后温瑞就走了,消失在林子深处也不知去了哪儿,甚至连楚云也没带走。



  岳纱就这样被抛在地上慢慢承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



  他这么做肯定是希望她以后活在绝望之中,无法修炼,教主也就不会再重用她。呵呵,那他真是大错特错了!



  只要她还活着,只要能够活下去,哪怕不能再修炼……她也一定会找机会报这一仇!



  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离开的温瑞又折返了,只是双手又恢复了干净,岳纱这才知道他竟是洗手去了!



  再度把她提起来后,他有些冰凉的手在她脖子处按了按,慢慢越来越用力。



  岳纱仿佛能听见自己脖子的筋骨开始碎裂的声音。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种力量,她只在教主身上感受过!



  如此强大的一个男人,为何她却从来没在大陆上得到过他的消息?



  温瑞想了想,最后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就是铸造出九子的人啊,当年你们追我,追得很愉快吧?”说完他也不给岳纱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捏碎了她的脖子。



  温瑞望着断了气息的人轻声笑着,他可从来没有过任何想要让她活下去的想法。



  解决了岳纱之后他刚想朝楚云那里走去,却惊讶地发现祭台上的纹路竟然逐渐亮出了红光。



  见到此景,他眉头忍不住一皱。



  不可能,哪怕只是召唤十二兵灵护法,仅凭这几个灵术师及炼武师还有残破不堪的祭台根本不可能成功。



  就在此时,祭台上的石碗忽然亮起了红光。那光芒像是贪婪的魔怪,想要摄取更多刚才它所尝到的血液。



  温瑞目光一顿,随即将视线移到了楚云身上。(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