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57章 大爆炸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任五不知道神器的事情,看在楚云救了自己的份上便觉得她是个好人,尤其还得知她是云霄宗的弟子后就更加坚信她不会打自己的主意,所以就很高兴地把事情告诉了她。



  通过任五更加详细的描述,楚云已经九成确定买走那珠子的人是宋肖身旁的那名男子了,剩下的一成只差亲眼所见。



  如果说一开始她还不确定任五说的那颗高价卖出的珠子有没有可能是神珠的话,那她现在觉得是神珠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因为是宋肖买下来的。



  顾怀楼也说了,宋肖的目的似乎也是那云海神器。以他的钱财与势力,确实是有办法买下一颗神珠及召集足够的灵术师来替他打工。



  只不过,现在是知道了怀疑对象没错,但她要怎么去证实呢?而且知道之后……她又能做什么?她要不要把这件事也和宫凌羽讨论一下?可她又不确定自己的怀疑是否正确……



  心事重重地把任五送到一家他所要求的,经济又实惠的客栈之后楚云就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客栈洗了澡,躺在床上的她决定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和顾怀楼打探一下宋肖的住处就过去侦查一番。



  反正看样子宋肖把事情隐瞒得很好,应该还没有什么人知道神珠在他手上,她也不必如此着急。如果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再来和宫凌羽及温瑞商量也不迟。



  ·



  楚云隔天去找了顾怀楼打探了宋肖的消息,却发现连顾怀楼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其实我和宋肖也就见过几次面,原本以为他会住在金玉客栈这种地方,却不曾在这里见过他及他底下的人。”说着,他有些纳闷地摸了摸下巴:“说来,我到城里这么久,平时也很少能遇到他,当然这不排除是千秋城非常大的原因。”



  见她有些郁闷的样子,顾怀楼也没有询问她想找宋肖的原因,反而还笑着对她说:“不过,我听闻宋肖是个好色之徒,你不妨到那些烟花之地转转,搞不好能找到他?”



  “……好的。”虽然有些无语,不过楚云还是接受了顾怀楼的建议。



  反正她现在也毫无头绪,倒不如去碰碰运气吧!



  千秋城这种地方,除了有那种整条都是布庄或整条都是首饰品的大街之外,也有整条都是烟花酒地的大街。不得不说,这地方其实真的还挺受欢迎的。她每次经过路口的时候都能见到里面满满的人潮,当然最多的还是男人。



  其实这里的酒馆多数还是挺高级的,里面的姑娘以才艺为主在赚钱。有些有修炼底子然而资质却不太好的姑娘也会投身酒馆,在里面行武艺之类的表演,这对那些身份为普通人的男子来说也挺有吸引力。



  只是,这地方酒馆还真不少,她一个姑娘家也只能在外面转悠不好进去,所以想找看有没有宋肖的身影还是挺有难度。



  而且,如果他真的得到了神珠在为神器的事情而着急的话,应该会把时间花在监督神器的进展之上吧?怎么可能还会来这里消磨时间啊?



  岂知楚云刚这么想完,就在前方那家最大最豪华的酒馆门口见到了宋肖那圆润的身影。



  “……”打脸竟是来得如此之快。



  她脚步顿了顿,想起这家酒馆也是萧子尘曾经出入过的地方。



  师兄说他是来见朋友的,不知道见的是什么样的朋友?在这种地方的,估计是个姑娘吧?



  这一家酒馆叫翠花楼,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名字,但从装潢和她所听到的风评来看,这家酒馆无疑是千秋城里最高级也最叫人尊敬的一家。它的出名在于这里面的姑娘基本都是她刚才所说的,属于才华横溢并且只卖艺的类型。



  其实她也没有笑看酒馆里卖艺的姑娘的心理,反而还挺佩服她们。也许她们许多都是曾经遭遇过什么事迹的人,但比起那些自暴自弃的人,她们选择了另一条出路来养活自己,甚至还要承受许多人不同的目光,这等勇气还是很叫人佩服的。



  而且,能和师兄交朋友的人肯定是个性格不错的。



  于是,她对翠花楼的印象又高了一层。



  从翠花楼里出来的宋肖喝得醉醺醺的,被酒馆里的几位姑娘无奈地扶了出来交给在外面等候的侍卫们。



  她刚想跟上去突然就感觉到身后多了一个人,随即就听见一道好听的声音说:“那些姑娘在说他小气呢。”



  “……你怎么知道?”说着,她转头看向又神不知鬼不觉出现的温瑞。



  他今天换了一身月白色的衣袍,长发以银冠束起,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显得如此淡雅不似凡尘之人,一看就叫人有些难以挪开目光。



  温瑞听见她的疑问,便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回答:“听见的。”



  虽然不明白温瑞为什么要告诉她,但她还是和他说:“那个人叫宋肖,是翡翠国来的皇帝,不过听说人特别吝啬。”想起那一日他为了个琉璃玉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把她和那个小少年打死的样子,她眉头就忍不住皱了皱。



  她对这个胖乎乎又视财如命还不把其他人性命看在眼里的皇帝真的没什么好感啊!



  “所以?你为什么要跟踪他?”温柔有些清冷的声音缓缓传入她耳里,她一抬头就对上了那一双带着意味不明笑意的眼睛。



  怔愣了半响她才有些不自然地将头转开:“你来得正好,这事情我本来就要跟你说的。”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他!



  把自己从渔夫任五那里得到的线索与自己的猜测告诉温瑞后,他的反应依旧如此平静,甚至还似笑非笑地感叹:“果真是如此么?”



  “……”每次和温瑞讨论事情都有一种智商被碾压的感觉。



  温瑞把放在远处的视线收了回来,一个侧头就收到楚云那有些哀怨的小眼神,不禁笑了笑:“你以为我不在的时候都做什么去了?”



  楚云横眉竖眼道:“风流快活。”



  闻言,温瑞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纳闷:“我看起来像是这样的人?”



  “像。”楚云毫不犹豫地回答。



  虽然他身上的气质确实像是一个清雅高贵的灵术师,然而谁让他天生眉眼自带桃花,那双眼睛微微一弯再对你轻轻一笑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个风流调侃的公子无声勾引你的样子。



  更别提他还长得那么好看好吗?只需抬手勾一勾手指,就有多少女子要扑过去啊?



  温瑞倒也没有和她继续争论下去,笑看她一眼后才和她说起正事:“我之前也查过宋肖,发现他行事诡异有些神秘,原本就有些怀疑神珠极可能在他身上。”



  听他提起宋肖,楚云才想起自己本来想追踪人家来着。



  可想而知,等她再度看向翠花楼入口前的时候,早就没了宋肖那圆润的身影。



  “……”心好累。只顾着和温瑞说话,结果把人给跟丢了。



  然而温瑞比她想象中还要靠谱,竟然早就查出宋肖现今的所在地。



  等她跟着温瑞抵达目的地之后才发现,宋肖现在住的地方竟然在一家布庄内,而且还是她曾经进去问过布匹情况的布庄。



  “这布庄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罢,正好是宋肖属下家里人所开,所以才被他拿来利用了。”温瑞在她身旁解释道。



  楚云顿了顿:“你的意思是他可能利用这布庄里面的地方,来给神珠聚集灵气?”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啊,如果是布庄的话根本不会有多少人想到吧?更甭说进去查探了。



  她刚和温瑞说完,前方那宋肖所在的布庄忽然就传来一阵爆炸声响,连同铺子的禁制也被人给炸开,一家好好的布庄瞬间倒塌成废墟。



  楚云整个人目瞪口呆,被突发状况给搞得一时间不知应该如何作反应。



  温瑞似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身子微微一顿后才意味深长地说:“看来,有人比我们早了一步。”



  “……我们先过去看看吧。”会是谁呢?她原本还以为应该没人知道神珠的事情的,没想到竟然……



  见楚云朝那布庄的方向奔去,温瑞便踱步跟在她身后慢悠悠地走。



  突然炸开来的铺子周围早已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群,只是里面还有好些人被倒塌的木桩木梁给压住。



  看到这一个惨状,她忙掏出灵符准备通知云霄宗的人。然而符纸才拿出来,另一边云霄宗的人就赶来了,估计是在城里附近巡视的弟子被这爆炸声给惊动。



  领着一群云霄宗弟子过来的竟然是莫齐,见到她在这里的时候他似乎也愣了一下,不过也就眼神飞快闪过一丝怔愣罢,表情依旧……如此面瘫。



  只是现在事态紧急,他倒也没空和她打招呼,而是冷静地吩咐身边的弟子帮忙救人。



  她刚想上前去帮忙突然就见到他手一摊凭空拿出了一个碧蓝色的卷轴,随即在空中一甩将卷轴打开嘴里飞速呢喃一段话语后,卷轴瞬间亮起了一道刺眼的光芒。



  被他空出来的大片空地忽然有白光聚集,甚至还凝聚成了一种兽类的形状,待白光散去时那里就多了一只身上毛发为银蓝色,身形巨大的银狼。



  银狼威武地在大街上嚎叫了一声,她还在处于震惊之中的时候就听见莫齐对那银狼说:“把那些倒塌的横木搬开!”



  原本在努力搬开横木的弟子们都纷纷让开来,银狼几步过去张嘴就咬起了好些看起来非常重的横木丢到一旁,眨眼间就救了好几个人。



  “……”一旁的楚云都看得忘记眨眼了。



  这简直好帅!瞧瞧这银狼,它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荒兽啊,是被卷轴召唤出来的?那卷轴是什么东西?武器吗?



  在她脑子里被眼前一幕所震撼的时候,醉意还未完全褪去的宋肖也被好几名侍卫从后门扶了出来。他一整张圆润的脸比刚才见到的还要红,估计是被气的。



  果不其然,他一出来后就愤怒地甩开那些侍卫大骂:“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东西呢?!那些灵术师怎么说?”



  侍卫们面面相觑,似乎都不太了解里面的状况。最后还是那名脸上有胎记的男子带着一群看起来受了伤的灵术师从铺子后面走出,来到宋肖面前后就单膝跪了下来说:“属下无能,东西……被不明人士给抢走了。”



  “什么?!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东西!”说完,他气得直接在原地跳了起来。



  察觉到走来自己旁边的温瑞后楚云就抬头和他对视了一眼——神珠被人先一步抢走了。



  “这不可能,不可能会有人知道的!”宋肖气得在原地打转,都没心思去搭理那些还被困在布庄内的人。



  就在楚云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就看见任五被两名宋肖的侍卫给从人群里拉出来带到他面前。宋肖一见到他气得胡子都翘了:“一定是你,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是不是发现了神珠值钱,所以又跑回来把珠子偷走想再大赚一笔?!来人啊,给我打他,狠狠打!”



  任五被他这么一说忙吓得跪了下来:“冤枉啊这位大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只是路过此处被爆炸声给吸引过来的!至于那珠子……我真的不知道啊!”



  说着,他目光正好扫到人群前的楚云,来不及思索太多他下意识就抬起手指向了她说:“对,对了,我昨晚曾经把珠子的事情告诉过她!”



  宋肖顺着任五所指的方向看去,一见到是楚云的时候眼睛都瞪大了:“又是你!好啊,我就知道你这个丫头有古怪,不简单,果然是在打我的主意吧?!快,把她给我捉来!”



  楚云被这突如其来的指证给吓了一跳,见到那面上有胎记的男人带人朝自己走来的时候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却是在那几人来到她面前碰到她之前,一只手忽然横到她面前将她与那几人阻隔。她又是一愣,抬头才发现温瑞竟是站到了她前面将那几人挡下。



  哪怕他仅有一人,不过瞧他那微微仰首俯视那几人的眼神,气势上完全把那几人给压制,连向来冷静的那位,面上带着胎记的男子脚步都不禁顿了顿。



  她顿时又很不争气地感到安心下来。



  因为楚云被任五指正加上宋肖的大吵大闹,他们几个瞬间就成了全场人的焦点。



  当然,最为引起大家注意的除了她之外……就是温瑞了。他的存在用现代一点的话来说的话就是,闪瞎眼。



  此刻他面对宋肖的人依旧云淡风轻地笑着,但眼里却是不容抗拒的冷意。(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