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59章 交锋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烈日当空,正是午时。



  千秋城一如既往地忙碌,大街上人来人往气氛还算不错,自宋肖布庄那里的大爆炸之后,城里像是又平静了下来,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一袭白衣正气凛然的宫凌羽刚从外面回到金玉客栈,却是不小心撞到了正背对他站在大门处一动不动的顾怀楼,还把他手里握着的一块东西给撞跌在地,发出一道轻轻的‘啪嗒’声。



  “抱歉。”宫凌羽脚步一顿,忙朝顾怀楼道歉。



  “没事,是我自己没注意。”说着他蹲下身子将地板上的一块翡翠色玉石拾了起来。



  随后他才朝宫凌羽笑道:“此玉石是从翡翠国的珍玉谷采得,非常坚硬,倒非易碎之物。”



  宫凌羽看了那玉石一眼后又看向眼带忧郁神色的顾怀楼,便随他一起缓步走入客栈:“说来,顾公子看起来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莫非是遇上了什么难处?”



  “若真遇见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倒不如说出来,好歹也相识一场,之前各种事件也多亏了你的帮忙,如今你有难,我们定不会置之不理。”宫凌羽道。



  说着,俩人一同走入了金玉客栈里的茶楼,很干脆地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详谈。



  不过顾怀楼也觉得其实好像没什么能谈,毕竟他所忧虑的事情可能不是宫凌羽和楚云他们能够帮得上的。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今天总觉得心中有些郁烦,不知怎么就忽然有点担忧我远在九重国的表妹罢。”说着他还大方地笑了笑说:“我和楚姑娘提过,这一趟前来千秋城也是为了她。”



  “原来如此。”宫凌羽点了点头没有多做评论。



  提起楚云,顾怀楼才想起这两天好像都没怎么见到她:“说来,楚姑娘呢?她没和你在一起?”



  “没有。她昨日说要去让云霄宗的人帮忙找水姑娘,那之后我就不曾见过她,大概是去忙别的事情了吧。”宫凌羽无奈地笑道。



  “水姑娘也还没找到吗?”顾怀楼说着,面色变得有些若有所思起来。



  宫凌羽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说什么,然而话还未来得及出口,桌子边忽然就多了一抹黑色的身影。



  俩人动作一顿,同时侧头看向突然出现在他们旁边的人影。



  来人披着黑色的斗篷,似乎是不想过于引起其他人注意的样子。从身材来看,对方无疑是一个男人。虽然无法完全看清他的面容,不过从他极其精致的半张脸也能看出,他应该长得非常好看。



  宫凌羽心中对于来人的身份已经有了个大概,便出声道:“温公子,请坐。”



  对方似乎发出了一道很轻的笑声,什么也没说但还是撩起衣摆坐了下来,随即才抬手摘下那遮盖住他大部分面容的斗篷帽,露出他那俊美得惊人的容貌。



  对于温瑞的出现,宫凌羽内心还是有些疑惑的。



  严格来说这是他和他打过照面以来,对方第一次主动找上自己,而且还是在楚云不在的情况下。



  顾怀楼倒没有宫凌羽那般清楚温瑞的存在,所以对他的印象还是颇为陌生。



  温瑞倒也很干脆,来找他们似乎也不是为了与他们交流培养感情的样子,坐下来之后开门见山就说:“楚云不见了。”



  “楚姑娘也……?”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顾怀楼,听见温瑞这话的时候他眼里飞快闪过了些许震惊。



  毕竟他刚才还和宫凌羽提起楚云来着,结果这会儿就有人过来跟他们说楚云失踪。



  宫凌羽显然比顾怀楼要冷静一些,倒不如说还有一种‘果真如此’的感觉。不过哪怕他刚才早已有这种猜测,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问了一声:“温公子如何确定?”



  温瑞的表情淡淡的,漂亮的紫眸里没有任何感情与情绪的波动,却还是颇有气势:“她昨天整晚都没回客栈。”



  “温公子不会不知道楚姑娘是云霄宗的人吧?她昨日有说过要为了水姑娘的事情回宗门一趟,说不定是因为处理完事情的时候天色已暗下,所以留在宗门里的住处过夜。”宫凌羽平静地回道。



  温瑞眸光一移转向宫凌羽,随即才微微弯了弯眼睛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说:“她的事情我比凌羽公子还要清楚。”



  虽是没有直接回答宫凌羽所提出的疑问,但明显就是在告诉宫凌羽他不仅清楚这些事,而且还确认过了才会过来找他们。



  宫凌羽没有再继续说话。



  坐在他们二人之间的顾怀楼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似乎不太能插上话的样子,所以选择保持沉默。



  不过……总觉得这俩人的气氛似乎有种无形的剑拔弩张的感觉,是他的错觉?可他们不是认识吗?怎么会不对付?



  就在顾怀楼想着该如何打破他们之间的尴尬时,跟他从九重国来到千秋城的其中一名侍卫走了进来,往他手里塞了一张卷起来的信纸后就退下了。



  他当着宫凌羽和温瑞的面打开了信纸,看了几眼后面色陡然沉下。



  “凌羽公子,你前阵子托我查的事情有结果了。”顾怀楼语气有些沉重地说道。



  宫凌羽这才把目光放到他身上,他才继续说:“你的怀疑并没有错。我托人到竹叶城查了牧子夫及他的妹妹牧子雅的事情,得知牧子夫确实是竹叶城的居民没错,但三十年前就已经离开了那里。”



  说着,他的眉头皱了皱:“而他的妹妹牧子雅……在他离开之前就已经死了,所以绝对不可能还如他所说,和他一起来千秋城逛烟火会。”



  宫凌羽的拳头紧了紧:“所以他一开始就在骗我们?目的是为了什么?”



  温瑞眼神冷了冷,不过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倒是顾怀楼的情绪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



  信里还提到了另一件事……



  ·



  楚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昏暗潮湿,类似于地下室的地方里。若不是有搁在墙角的油灯,恐怕会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



  她尝试动了一下身子,才发现手脚都被人用一种特殊的绳子给绑住了,完全无法使用灵力。



  刚要弄清楚这是什么一个情况,旁边就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你终于醒了啊。”



  “……水轻霖?”她背靠着墙壁坐在自己的旁边,手脚也和她一样被束缚住。



  水轻霖愤愤地说:“那个叫做牧子夫的混账,没想到他才是真正的人贩子,竟然一直欺骗我们,实在可恶!”



  经她这么一说,楚云总算是想起来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底也是她的防备之心不够重,被牧子夫和他妹妹的事情给影响了情绪忽略判断。她应该要早一点发现牧子夫不轨的心思的!



  “本来还想着你会不会来救我,结果连你也……”说着,水轻霖还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看她。



  楚云看了她一眼:“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为了你才会被捉的好吗?”要不是当时急着见水轻霖,她也不会跟着牧子夫走……



  水轻霖愣了一下没再多说,而是用眼神示意了另一个方向说:“那她呢?又是为什么会被捉来啊?”



  她这才发现地下室里除了她和水轻霖之外竟然还有其他人,仔细一瞧她看起来还有些面熟。



  思索了片刻,她才想起这姑娘不正是自己当初从宋肖手里救出来的小伙子吗?



  楚云瞪大眼睛来回打量那仍在昏迷中,长发披散了一身的人儿,确定她真的是个女孩子后才震惊道:“我记得她当时可是个小伙子啊,怎么就变成女孩儿了?”



  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女扮男装?不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而且,瞧她还穿着男式服装的样子,很明显被捉来的时候是男孩样的,为什么也一起被捉来了?



  “她和你一起被带过来的,我还以为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呢。”水轻霖有些惊奇地说道。



  楚云摇了摇头:“不,我虽然见过她但实际上也没和她说过半句话……”



  俩人正说着,那原本还在昏迷中的姑娘眼睛就醒了过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和水轻霖。



  ·



  茶楼那里的三人依旧在思索对策,不过温瑞依旧是非常平静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的担心,也不给任何意见。



  直到宫凌羽派去的人回来报告说牧子夫原本在筹划开张的铺子已经转手给其他人,他把人打发后忍不住朝温瑞问:“温公子,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他甚至都要开始怀疑温瑞是来给牧子夫拖延时间的了。



  没错,经宫凌羽和顾怀楼的一番探讨,便猜测水轻霖和楚云的失踪可能与他有关,就让人再去查一下他的情况。结果不出所料,他整个人仿佛在城里凭空消失了那般,甚至之前透露过想营业的铺子在昨日转交给别人,实在可疑。



  但温瑞此刻对所有事情仿佛毫不关心毫不在意的样子实在让他感到非常不快。



  若换作平时,他是这般漫不经心的样子也就罢。如今楚云失踪了,他却还是如此云淡风轻,他实在怀疑楚云和这种人在一起做事会不会过于危险。



  更何况……他迄今都还没能查探出他的身份!



  闻言,温瑞缓缓抬眸看向他,随后勾了勾嘴角语气有些慵懒地说:“我?不过是来确认她有没有和你们在一起罢。”



  顾怀楼原本还有些沉重地思索事情来着,忽然就听见旁边传来砰的一声,随即就见到宫凌羽站了起来面带怒意地对着另一边的温瑞说:“现在已经确实她失踪了,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她不是你的朋友,你的合作伙伴?!”



  温瑞似笑非笑地反问道:“凌羽公子看起来好像很担心她?”



  宫凌羽冷静了下来后才回答:“楚姑娘是我的朋友,我自然是担心她。”



  “那水轻霖姑娘呢?”说着,温瑞眼底还闪过了些许不明的笑意。



  宫凌羽宽大袖子底下的拳头紧了紧,旋即的冷声道:“当然也是。”



  “是么?”温瑞轻轻一笑着,好半响才又不紧不缓地说:“若是这么容易就会受伤死去,那还真是挺无能的,凌羽公子以为呢?”



  宫凌羽落在温瑞身上的视线又冷了几分,温瑞与他四目相对,眼底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完全没有因此而退缩,也没被他的气势所镇压。夹在俩人中间的顾怀楼……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该庆幸的是现在茶楼里的人并不多,所以即使闹出了大动静也没有引来成群的人的围观。



  “温公子原来是这种人么?”宫凌羽说着目光又沉了沉:“楚姑娘与你并非一路之人,我实在怀疑让她跟着你是否为正确之举。”



  温瑞终于也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宫凌羽良久,然后才踱步走到他面前轻轻勾起嘴角低声道:“既然看不惯……就把她抢过去啊。”语落,他还轻轻笑出声来,双眼里不知不觉中带上了几分挑衅的气息。



  不等宫凌羽说什么,温瑞又对他道:“凌羽公子对云儿的事情似乎非常在意?”



  顾怀楼刚站起身子想阻止他们俩人在茶楼里吵起来,外面忽然跑进来一名穿得一身白,有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包子脸的小男孩。他看也没看他们就直接跑到温瑞身旁,抬头安静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温瑞低头看了那小男孩一眼就往后退了几步拉开自己与宫凌羽的距离,然后笑看着他们二人说:“想要知道人在哪里,就跟我过来。”(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