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60章 牧子夫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地下室里的楚云和水轻霖听完那名女扮男装的女子解释完自己的事情后,总算大概明白了她的身份以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简单来说,这少女竟然就是顾怀楼心心念念的表妹慕舒遥啊!



  与被慕舒遥那为心爱之人追踪万里的举动而感动的水轻霖相比,楚云就显得有些无语了。



  这种跟会在言情小说里出现的情节是怎么回事?果然现实比起幻想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的吗?



  说来她也是觉得有些无奈,大概是被慕舒遥发现她和顾怀楼关系不错于是前者就想多了,所以时时刻刻关注着她的举动。之所以会被牧子夫察觉一并捉来也是因为当时她正跟在她后面,无聊想看她和另一名男子要做什么去。



  楚云缓缓靠着墙壁叹了口气,只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慕姑娘你误会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也没有去和慕舒遥解释太多,而是先想着该怎么从这地方逃出去。



  倘若牧子夫真的如同宫凌羽所料,会出现在千秋城的原因有一半是为了神器的话,那在神器还没出世之前他肯定是不会轻易离开的。但如今不仅水轻霖,连她也一并失踪,肯定会引起宫凌羽他们的注意。



  她觉得宫凌羽和顾怀楼应该还没那么傻,想想牧子夫的出现原本就有些突然,搞不好他们很早之前就开始怀疑他了。当然这也只是她个人猜测,不过若真是如此,牧子夫想要在城里行动肯定也会变得更加艰难起来。



  他还想寻找神器的话,入城是必须的。可是如果他已经被宫凌羽等人注意,把她们藏在城外那便会很麻烦,还得城内城外来回走,搞不好还会因此被人发现藏人地点,所以想想……她们现在可能还在城里。



  不过即使知道自己在哪儿也没用,她们现在什么法术都用不了,连武器都召唤不出来,要怎么解决呢?



  正苦苦思索的时候,地下室的入口忽然被人打开,随即一名长相普通对于她们三人来说有些陌生的男人就踱步循着阶梯走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笑看她们。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牧子夫的同伙,后来才发现他那嚣张高傲的气势有些不对,愣了一会儿才试探性地唤了一声:“牧子夫?”



  对方笑了笑没说话,神情明显是默认了。



  水轻霖这才瞪大眼睛说:“易容术?太卑鄙了!”



  不得不说牧子夫在易容那一方面也挺有一手的,普通走在路上的话,还真不会让人发现什么不妥来。



  “所以你才是真正的人贩子?那前些日子那些被你杀死的人又是怎么回事?”那些姑娘也确确实实是被那些人给捉住的。



  “不过是我手下罢。”牧子夫姿态懒散地回答道。



  “为了防止他们把你供出来,你就以过于愤怒为借口把他们给杀了?”楚云的语气冷了冷:“他们好歹也是为你尽心尽力办事的人吧?”



  牧子夫撕下了面上的皮,露出他真正的脸后才扬嘴笑道:“既然是手下,就有必要做好在要紧时刻为主子牺牲的觉悟。”



  说着他还摊了摊手:“若他们不服,有本事就来当这个领头者啊。”



  水轻霖嫌弃地看着他:“呸,你这样丧尽天良的人迟早会遭报应的!那些被侮辱后杀死的姑娘,恐怕也与你脱不了关系吧?”



  “男人,总有需要解决的生理需求。”牧子夫不以为意地说道,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那般收起笑容,面色狠戾地说:“丧尽天良的人会遭报应?”



  他就像个疯子那样,在一阵愤怒后又疯狂地笑了出来:“可笑,也就你们这一群无知的人才会信天道有轮回这种扯淡之说了!”



  “好人?我何尝不想当一个好人,普普通通地过日子?是那些可恶的人们啊,他们叫我弄清楚一个事实。在这个世界这一片大陆上,你若只遵守本分当个好人就只有被欺负的份!”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整个人似乎因为愤怒而微微颤动。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坠,盯着看了许久最后敛目冷声道:“我的妹妹牧子雅,在她仅有五岁的时候就死了。”



  楚云没想到他会突然和她们说起自己妹妹的事情,身子忍不住顿了顿。水轻霖则是在看清那玉坠后轻轻‘咦’了一声,不过也没有继续多说,只皱着眉头思索什么。



  旋即就见牧子夫侧过头来似笑非笑地对着她们说:“想知道她怎么死的吗?”



  一旁的水轻霖和慕舒遥都没有出声,牧子夫也不管她们想不想听,就自顾自接着说:“是那些大户人家的老爷夫人啊,总是在外面表现得如此光鲜亮丽,心里却是肮脏得让人憎恶。”



  “只因为他们自己的女儿是个宝,就逼着我妹妹让她顶替自己的孩子被找上门的仇家带走。我妹妹强烈反抗,最后就被那些人给杀死了。”说着他又笑了出来,几近发狂地说:“在我面前被杀死,我……甚至没能来得及救她!”



  “后来呢?”顿了顿,他才笑吟吟地看着她们三人缓缓说:“后来啊,我把他们都杀了。”



  “是的,所有人呢。”说到这里,他还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如果我能够早点意识到这么做是正确,是应该的话,也许子雅就不会死了。”



  重头到尾都没开过口的慕舒遥终于忍不住出声询问:“这和你成为人贩子有什么关系?”



  “嗯?关系么?”牧子夫单手叉腰笑了笑:“既然对那些富贵人家来说女儿都是珍宝,别人的女儿都是草,我当然也要让他们体验失去珍宝的那种心情啊。”



  楚云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水轻霖倒是皱着眉头问:“那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哦,若不是因为你们的插手,也不至于害我损失我一批人马以及货品啊。所以作为补偿,就让你们成为我的货物吧。”说着他指向了慕舒遥:“而且除了那个女人之外,你俩都有修为在身,卖给需要采补的修士的话……可是能赚不少呢。”



  停顿了一会儿,他才弯了弯双眼继续:“更何况你们的姿色都可以算是上品了。”说完这些之后,他转身就要离开,不过在出去之前却被楚云叫住了。



  “最后一个问题。”楚云说道:“你会来千秋城,主要目的是不是为了神器?”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问得如此直白,牧子夫眼神顿了片刻才笑着回答:“你们早就猜到了不是么?”语落,他就头也不回地踏上阶梯离开地下室了。



  牧子夫走之后,地下室恢复了片刻的安静。



  楚云刚有些纳闷地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旁边的水轻霖就用手肘轻轻撞了撞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询问:“你们说的神器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你不知道?”楚云有些惊讶,她原本还以为水轻霖会带着水沙门的人出现在千秋城,其实也是为了神器而来呢。



  见她一脸茫然,楚云心想事到如今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就跟她解释了一下所谓的神器是什么。没想到她听完后就眼睛一亮:“这是好东西啊,我也想要!”



  楚云嘴角抽了抽:“你要来做什么?”



  “唔……”水轻霖皱眉认真地思考许久才灿烂一笑回答:“当然是要装我的宝贝啦!你都不知道,我在门里光是储藏金子首饰宝石宝器之类的就用了好几个石室。如果有了这叫什么云海的神器,我就再也不愁东西多得没地方放了啊!”



  “……”这个理由,这个理由!



  神器要是被水轻霖拿到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还有,这个万恶的炫富!



  被水轻霖差点搞得内伤的楚云暂时不想再搭理她,水轻霖见她不和自己说话而是坐在一旁低头发呆也觉得没意思,挪了挪身子就去和慕舒遥搭起话来了。



  楚云其实是在想着现在有什么方法离开而已。虽然牧子夫短时间内还不会将她们卖掉,而且他的计划估计是想要得到神器然后把她们装进去带走的,但她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这样想着,她在抬头看向水轻霖和慕舒遥的时候发现了在她们脸上一闪一烁的火光,顿时把目光移到角落那毫不起眼的油灯上。



  她动了动被绑在身后的双手,突然有个想法。



  这个绳索是能够封住灵力没错,而且挺粗厚强韧的不好挣脱,就不知道——耐不耐火烧?



  “别聊了,来帮我个忙!”察觉到可能有希望的楚云眼睛一亮,忙挪到水轻霖地身旁轻轻撞了她一下。



  水轻霖撇了撇嘴:“我手脚都和你一样被绑起来了,能做什么啊?”



  “看到那油灯吗?想办法把外面那罩着的壳子拿开,我试试看这绳子能不能用火烧毁。”楚云说道。



  水轻霖表情却有些迟疑:“你确定?这好歹也是能够封印灵力的绳索,怎么可能被普通的火给烧坏啊?”



  楚云抖了抖肩:“不试试怎么知道?封印灵力而已,又不表示它有抗性。”



  许是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水轻霖便妥协,花了一番力气才和她成功把油灯外面那一层挡住了火的壳子给移走。



  做完这事情的时候水轻霖早就满头大汗了,靠在一旁喘了口气说:“打架都没那么累!”



  楚云其实也好不到哪儿,不过她没有休息,而是背对着油灯跪了下来,让慕舒遥帮她看身后绳子的情况。



  慕舒遥认真地指引着她,直到最后摆到了一个好位置才说:“就这里,保持这个姿势就好。”



  楚云默默叹了口气,接下来才是苦战啊。



  ·



  在白衣小男孩的带领下,温瑞与宫凌羽还有顾怀楼来到了一间看似极其普通的房子前。这房子只是城里大片住宅区中的其中一间,而且是属于普通平民居住的那种,放在城里就是毫不起眼的存在。



  “是这里吗?”温瑞目光毫无波澜地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语气难得带上几分温和地问了一句后低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表情极其平静地点了点头。



  顾怀楼见那孩子才不过六七岁就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不禁失笑道:“你倒是找了一个挺可爱的帮手。”



  温瑞抬手在男孩的头上揉了一把才淡淡地说:“去吧。”



  男孩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跑开了,眨眼那小小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



  “等等。”就在他们准备进去之前,对温瑞依旧抱着极重的警惕心的宫凌羽拦住了他们。



  他与温瑞四目相对后说:“我们要如何确定这不是你设下的一个陷阱?”只随意找来一个他们不认识的男孩就把他们带到了一个不清不楚的地方,尤其这个人还是温瑞,他无法不做多想。



  顾怀楼原本以为这俩人又要在这里争论片刻了,没想到温瑞只是无声笑了笑,眸光慵懒地看了宫凌羽一眼后就绕开他,随即抬腿在紧闭的木门上一踢直接把门大力踹开:“凌羽公子若是不信,可以选择在外面等着。”



  说完他轻甩了一下袖子,坦坦荡荡地走了进去,完全没有一种自己现在是在私闯民宅的样子,反倒更像这房子的主人回来了而已。



  他就这样沿着青石板一路往房子深处走去,顾怀楼站在外面犹豫了片刻,还是劝了宫凌羽一声:“凌羽公子,我见这位温公子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我们不妨……信他一次?”



  宫凌羽抿了抿嘴,最后才在温瑞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们视线内之前跟着进入了房子。



  这房子里看起来非常冷清,东西倒是齐全,连花花草草都像是被人精心照料过一番,可一路走下来却一个人影都没见着。



  房子比他们想象中要大一些,温瑞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刚走过前院还未完全进入房子大厅,就见到里面缓缓走出一个人影来。



  来人正是许久未见的牧子夫。



  牧子夫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他身后徐徐赶来的宫凌羽与顾怀楼,然后不怎么在意地笑道:“你们倒是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早。”



  “只不过……就三个人,你们也未免太低估我的实力了?”



  温瑞面色平淡地看着他,云淡风轻地说:“把人还回来吧。”完全不像是在和人谈判的样子,而只是来取回自己的东西。



  牧子夫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笑吟吟地反问:“如果我不肯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温瑞温声说道。



  “好啊,有本事你便来将我杀了罢,这样一来你们永远也别想知道她们人在哪儿。”顿了顿,他又邪邪一笑:“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她们现在处的地方可是封闭之处,我离开之前在里面下了一种药气,与火焰直接触碰的话可是会产生毒气的哦。”



  他开心地笑道:“我在里面放了一盏油灯,你说……她们会不会突发奇想,想用那里面的火来烧毁我束缚她们的绳子呢?”(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