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65章 顾念雅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云霄宗第三层的地牢处——



  此处的地牢皆由寒铁打造,地板却以炎火之石铺成。被关在地牢里的人每隔几个时辰都会受到极寒和极热的双重对待,直到被释放为止。



  因为牧子夫这一次不是嫌疑犯而是被确认为凶手,还是人贩子又杀过人。本来这就算重罪了,但因为还没开始审问才会只被关在第三层的冰火地牢。



  被关押在牢内的牧子夫表情非常平静,哪怕身子正受到煎熬却也没有崩溃,只不发一语地忍受着。



  直到牢外忽然出现楚云的身影,他才有了反应及动作。



  楚云盯着他看了半响,才说:“牧子夫,我有点事想问你。”



  牧子夫低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子朝她的方向走去。



  拷在他双手及脚上的铁链因为他的动作而发出了咣啷啷的声响,直到他走到最靠近铁牢边缘才停下来,扬起下巴笑了笑:“问吧。”



  楚云颇有意思地又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开口:“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一个玉坠?”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来问这个,牧子夫动作顿了一下才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抓住上面的红绳后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又收回掌心,眼底闪过一丝阴郁:“怎么?我都被你们抓来了,还不允许我身上带着私人物品?”



  “那倒不是。”楚云回道,随即扬嘴一笑:“这东西莫非与你妹妹有关?”



  牧子夫倒也不意外,而且还很大方地承认:“这是我们爹娘唯一留给我们二人之物,我和子雅身上都带着。”



  说完他疑惑地看着楚云:“楚姑娘不是还要追踪神器的事?怎么闲得管起我家事来了。”



  楚云抖了抖肩:“其实我本来也不怎么想管,只是水轻霖突然跑来告诉我你妹妹牧子雅可能还没死,而且就在她身边,所以我就过来确认一下而已。”



  听到她这句话的牧子夫瞳孔一缩,下一瞬就冷笑了一声,眼神也变得有些冷冽:“不可能。我当年是亲眼看着她在我面前被杀死的,你们别想骗我。”



  “我们和你没什么关系,费那么大的力气来骗你干嘛?”楚云有些讶异地问了一声。



  见牧子夫被她这句话噎得不知如何反驳,她才接着道:“你确认过她是真死了吗?”



  牧子夫闻言又是一顿,随即目光有些复杂地垂下头,好像是在反思她这个问题。



  “老实说我也不确定,只是水轻霖跑来告诉我她当初看着你玉坠觉得眼熟,想起来还在某个姑娘的身上见过。嗯,那姑娘正好就是她门里的小师妹,人现在在外边,你想见一眼不?”楚云说道。



  其实那个小师妹就是曾经被牧子夫及他手里的人捉走过的那位,没想到事情就这么巧。不过比起这个,更让她惊讶的是水轻霖那个小师妹的年纪……



  嗯……怎么说呢,因为水轻霖当初就小师妹小师妹地叫着,她也没见过人家,一直以为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没想到已经三十多了。不过她今日见到那位小师妹,觉得她看起来其实好年轻,外表也就是个二十左右的少女。



  看来她必须重新认识一下修士之间的年龄分层了。



  在楚云默默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时,牧子夫也正在考虑。



  不过,他最后还是决定了要见那姑娘一面。



  楚云点了点头之后走了出去,没多久再回来的时候身旁已经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水轻霖,另一个就是她口中的小师妹了,现在的名字好像是叫顾念雅。



  被带来见这个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人贩子时,顾念雅看起来还是有些害怕的,更加不明白水轻霖和楚云为什么会带她来见这个人。



  然后水轻霖就开口了,单手叉腰指着牢房内的人就说:“小师妹你看见了吗?这个人渣啊叫牧子夫,就是当初把你捉走的那群人的头头!”



  说完她又看向牧子夫,扬了扬下巴轻哼:“姓牧的,还不跟我小师妹道歉?!”



  楚云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水轻霖没有说话。



  咳,水轻霖干得还不错。



  牧子夫早在顾念雅被她们带来的时候就认真打量起她来了。虽然许久没见到自己的妹妹,而且她‘死’的那会儿还是三十年前的事,按理来说印象应该会很模糊。



  只是因为牧子夫午夜梦回时都会梦见他和牧子雅以前的事,心中也极其记挂她,所以她的样子现在闭上眼睛都还记得的。



  虽然三十年已过,过去的小女娃都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哪怕面容变了,他却也还能从她脸上看到与记忆中那小女娃有些相似的神韵。



  然后他的视线就落到了她脖子处挂着的玉坠,与自己那个一模一样。



  这个坠子顾念雅每次都藏在衣服下面的,只是刚才来之前水轻霖借着话题聊到她玉坠上,就借机把坠子掏了出来,为的就是让牧子夫看见。



  牧子夫嘴微微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水轻霖又接着和顾念雅说:“唉,说来其实这个男人也只是个可怜人。小师妹你肯定想不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也是因为当初看着自己妹妹被人杀死没来得及把她救回,于是就走上了歪路啊。”



  “是……这样啊。”顾念雅呆愣愣地应了一声。



  因为牧子夫一直盯着自己顾念雅也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才像是找到了话题:“说来我记忆中好像也有过一个哥哥呢。”



  “不过我印象很模糊了,毕竟那是很小时候的事,我也记不太清。我小时候受过很严重的伤,当初救了我的老炼丹师说是在竹叶城发现的我,而且死了好多人的样子。我是运气好还剩微弱的一口气被他发现救下,所以才能活下来。”顾念雅说道。



  水轻霖还点了点头:“你还说过那老炼丹师一直收养照顾你吧?是后来发现你有灵术师天赋,所以才把你送走让你找门派加入的,于是就来到水沙门了。”



  “是啊。我不太记得受伤前的事情了,但记得曾经有个很疼我的哥哥吧。可现在看样子是和他分开了,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顾念雅叹惜道。



  “应该已经死了吧。”却没想到一直默不作声的牧子夫忽然开口冷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顾念雅被他这一句话给弄得愣了一下,牧子夫只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又说:“你身上的坠子……能给我看一眼么?”



  “啊?可,可以的。”顾念雅好像还是有些害怕牧子夫,不过还是把玉坠摘下来交给他看。



  “我从小就一直戴着它,大概是父母留下的。”顾念雅说道。



  牧子夫把玉坠握在手心里,拇指在上边轻抚了几下后又将玉坠翻了面,看见上边模糊刻着的‘雅’字。



  他突然就轻笑了一声,然后轻轻把玉坠甩回顾念雅的手里,接着直接转过身子背对她们罢了罢手:“如果只是要和我说这些废话,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水轻霖沉默半响,才嗤笑一声说:“什么嘛?你以为我们想来看你啊?我这不是想起自己被你抓了小师妹也曾栽在你手里还差点没了命,所以才想要过来跟你讨……”



  “对不起。”水轻霖话还没说完,牧子夫忽然就低声打断了她。



  在水轻霖和顾念雅都有些怔愣的时候,他又恢复了高高在上又傲然的样子赶她们走:“我道歉的话都说了,你们总可以走了吧?吵死了。”



  “哼,现在就走!小师妹,咱们别理这家伙了,走吧!”气呼呼地丢下这句话水轻霖就拉着顾念雅离开了。



  等到她们俩走远,抱胸站在一旁看了好久的楚云才挑眉问:“不准备和她相认吗?”



  牧子夫这才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笑了笑回道:“这样就挺好。”



  “也是。”楚云轻叹了口气,随即又走到牢房前看着里面的人笑吟吟地说:“如果我是她,知道自己曾经喜爱的哥哥变成了人贩子,而且还曾抓过自己,恐怕一生都要有阴影吧?”



  牧子夫这才终于转过身子,同样走到距离牢门最近的地方,突然缓缓低头与她视线持平扬起嘴角,笑容带着几分邪气道:“楚云?你挺有意思的。”



  “如果我不是个人贩子,可能会对你展开追求。”说完,他还低低笑了几声。



  楚云虽然有些讶异他会突然对自己这么说,不过还是笑着回答:“嗯,如果你不是个人贩子,我搞不好会考虑考虑?”



  却不想牧子夫听了竟是惊了一下,随后直起身子大笑道:“哈哈哈哈,怎么可能?”



  楚云挑了挑眉:“怎么不可能?”凭良心说牧子夫长得还不错,力量也挺强大的样子。如果人品好的话,她可能真的会考虑的啊!



  牧子夫半个身子靠在墙边对她摇了摇头:“你身边那个男人太优秀了,我打不过他。”



  听到这句话楚云着实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牧子夫说的男人是谁,下一秒脸就直接黑了一半:“他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几乎是咬牙把这句话说完,楚云就转身离开了,也没理牢房内的牧子夫是什么反应。



  目送楚云离开后,牧子夫嘴边的笑意就淡了几分。



  良久,他才轻轻开口无声说了两个字。



  ·



  她是疯了才会和温瑞那个疯子在一起吧?



  嗯,没错,在楚云心里温瑞早就已经被贴上‘危险物品’、‘疯子’、‘变|态’、‘世界级高危关注要物’诸如此类的标签。就算他将来真对她放下了防备,就算他这一次贡献那么宝贵的东西救了她,那也仅限于朋友关系和人情债务关系而已。



  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把他列为交往考虑对象名单里的!



  重要事情说三遍!



  离开地牢后楚云又回了金玉客栈。



  因为云海神器疑似(?)被神秘人拿走了,估计对方肯定也不会再留在城里。神器下落她并不担心,温瑞那个万事通自然会去查……这么一想自己好像很废物的样子?



  咳咳,跑偏了。所以她这一趟回来,自然是来退房的。



  既然城里已经没什么事,她肯定是要回到宗门继续赚取积分努力修炼练习功法。



  楚云在客栈门口遇到了等她的水轻霖,本来还以为她还要给自己带来什么惊人的消息,却没想到她是来和自己道别的。



  “我离开水沙门那么久,老爹准要想念我,所以我觉得我该回去了。”说着她又挑衅般地看了楚云一眼,然后才接着说:“我告诉你,别忘了之前我要和你宣战你没接下的事。”



  “下次见面等你变强一些了我肯定要和你切磋上一场,让你知道本姑娘的厉害。还有温公子我也还没放弃!别以为温公子帮了你你就可以嘚瑟,这么好的男人我才不会轻易放过呢,你做好接招的准备吧!”



  没想到又会在这里听见温瑞,楚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切磋要求我就接了,至于那个‘好男人’……你加油吧,我会帮你在他面前美言几句的。”在一起了别后悔就好。



  大概是又想起温瑞昨晚捏自己下巴的感觉,她顿时又觉得那里传来一阵酸痛。



  这么暴力的一个男人……啧,她还是比较自家师兄那种温润如玉,懂得怜香惜玉的。



  “加油?这是何意?”没想到水轻霖的关注点会在这里。



  楚云顿了顿,然后说:“就是让你努力加把劲的意思。”



  说完她拍了拍水轻霖的肩膀:“好了,你赶紧走吧,我把房间退了之后也要回宗门了。有缘再见。”



  “呀,你这个态度,以为本姑娘稀罕嘛?哼,我只是顺路来跟你道别的你竟然还不领情,你给本姑娘记住了!”鼓了鼓嘴气呼呼地丢下这番话后,水轻霖就离开了。



  楚云笑着摇了摇头把房间给退了。



  只可惜她没能遇到宫凌羽,不过心想反正他们很快又会再见面的,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直接往宗门回去。



  在云霄宗她还遇见了即将离开的顾怀楼和慕舒遥,送他们出来的是许久不见的楚邵轩。



  惊喜地和楚邵轩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楚云才努力看向那脸上洋溢着满满幸福臭酸味的两个人,觉得自己要被他们闪瞎眼了。



  单身狗也是一条命,求放过啊!



  “看样子,是把误会和感情都说清楚了吧?”楚云调侃道。



  慕舒遥还有些小害羞的样子,和她已经认识一些时候的顾怀楼就毕竟大方了,直接点头:“那是自然。说来这一次实在感谢你们,竹渊公子的药品质非常好,真的多谢了。”



  “在城里再逛个几日我们就要准备离开会九重国,这些日子实在感谢楚姑娘的帮忙。将来若有需要顾某的地方,可以尽管拿着我给你的那块令牌来找我。”顾怀楼笑道。



  “好,我会的。”楚云应声回答道。



  又和他们聊了几句,楚云就和他们道别表示自己就不送了。



  望着顾怀楼和慕舒遥缓步离去的背影,楚云一手搭上要跟着一起离开的楚邵轩肩膀上,在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一脸幽怨地问:“楚师兄,你有狗粮么?”



  “……啊?”楚邵轩被她这个问题问得一脸懵逼。



  ·



  楚云回到追命峰的时候杨追命并不在,她第一时间自然是去看萧子尘,看他出关了没。



  萧子尘房间的门还是像往常一样,只要白天都敞开着。



  也是,追命峰本来就没几个人。杨追命很少主动过来房间找他们,一般有事找人就直接在前厅高喊了。



  不过进去之前楚云还是礼貌地抬手敲了敲门,才探头进去低声询问:“师兄在吗?”



  唔,不过看房里没半个人影的样子,难道师兄还没出关?



  只是没一会儿,房间角落的屏风后面就传来了轻微的声音。



  很快的,她就看见墨发松散,穿着月白色宽大衣袍的萧子尘从后面走了出来。他还笑意浅浅地看着她,双眸里带着柔和的波光,身上难得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



  她估计萧子尘这是刚结束午睡,就遇到她过来了吧?



  “师妹回来了?”萧子尘一开口,楚云瞬间就精神了。



  不为什么,她师兄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而且每次和她说话都特别温柔,简直温柔得让她受不了啊!



  看到了嘛!这样的师兄,才是她想交往的对象啊!



  温瑞的声音不难听,相反还比萧子尘的更好上几分。只是因为他说话每次总带着清冷和霸气,加上萧子尘是她师兄,她肯定更喜欢自家师兄的。



  于是,抱着‘我既然是师兄的师妹,应该可以光明正大地吃豆腐’的想法,楚云就高兴地迎了上去直接伸手抱住萧子尘,蹭了蹭几下才高兴地说:“是啊,师兄你也终于出关啦。”



  深深吸了口气,楚云才感叹道:“师兄身上的味道就是香。”



  萧子尘瞬间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他师妹这一趟回来,还会调戏他了?( )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