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71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全球高武
  对于萧子尘突如其来的调戏,楚云虽然愣了一下但也没去细想,目送他离开之后自己也跟着回房了。



  其实师兄妹俩人之间说这种话也挺正常,这几年来和萧子尘处得越发熟悉之后,他虽然温和依旧,却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拘谨,偶尔还会和她开几句玩笑不经意地戏弄一下。



  楚云表示,她很淡定,真的很淡定。



  因为他们不被允许离开擎天宗,所以隔天起来早饭什么的都是擎天宗里给准备的。



  楚云刚起床梳洗完毕出来,就在前厅看见摆好的食物。杨追命早就坐在桌边等着开饭了,见到她过来就赶紧招手说:“小徒弟快来,就差你一个了!”



  而旁边,萧子尘正微低着头在桌边给他们摆碗筷。见到她出来,还抬起头笑吟吟地和她打招呼:“云儿早上好。”



  她心情也还不错,就回了个大大的笑容:“师兄早上好!”



  杨追命见师兄妹俩人相亲相爱,心塞塞地撇嘴说:“好嘛,臭小子我就不该给你找师妹,有了师妹忘了师父呢这是。我刚才出来你咋没那么客气地跟我说一声早上好!”



  萧子尘正好将碗筷放到他面前,然后朝他露出一抹笑容:“师父,昨晚睡得好吗?”



  明明是很好看的笑容,杨追命却觉得背脊一寒,连连咳了几声说:“得了,我这是开玩笑开玩笑!”哼,逆徒!



  楚云扫视了一圈没见到竹渊的人影,不由得有些惊讶地询问:“竹渊长老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杨追命托了托腮回答:“回来了,刚回来的。他说有点累要去休息,不需要给他留菜了。”



  唉,这下药的人也真是会挑时间。



  不过能够下得神不知鬼不觉,对方也是挺厉害的,应该是天齐教无疑了吧?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萧子尘已经替她盛好粥了,抬头就见到对面的杨追命在哼哼唧唧地拍桌子:“大徒弟,你就这么坐下了?!师父的份儿呢!”



  萧子尘微微一笑:“师父说的什么话,我这不是见师妹在忧心思索才帮的她。倒是师父你,从头到尾似乎都很悠闲的样子,自己来罢。”



  见他们俩的样子,楚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师兄和师父的感情当真是好啊。”



  “不敢不敢,我哪敢呐!”杨追命撇嘴摇了摇头,怨叹着自己盛粥去了。



  萧子尘依旧浅笑着没说话,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说:“师妹与我们的感情亦是极好的。”



  楚云笑着点了点头,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准备开动。



  却是此时,萧子尘刚捧起碗准备动筷就像是从食物的香味里察觉到什么那般,面色瞬间一变直接重重地将碗筷放了下来。



  杨追命和楚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给吓了一跳,就听见他沉着脸对他们说:“别吃。”



  俩人闻言动作一顿,旋即才又听见他继续:“这些食物被人下了药。”



  什么?下了药?



  杨追命的动作不是一般地块,一听见被下了药立马就把碗筷放回桌子了,一副惊恐的样子拍了拍胸脯:“老天啊,这都是什么世道,出外吃顿饭都得小心翼翼了不成?”



  大清早的好心情顿时被这顿掺了药物的饭给搅和,楚云觉得饥饿感都没了。



  杨追命原本要出去和擎天宗的人讲道理来着,却被萧子尘给阻止。



  他只说:“再等等。”



  随后他又看了心情不太好的楚云一眼,目光一柔轻声道:“我储物器里本来就备着食材,趁着外边乱哄起来之前我先给你们另外做一顿。”



  说着,他又是一笑:“师父几天不吃不打紧,师妹却是饿不得。”



  这话听得杨追命胡子一翘,横眉竖眼差点又是一句逆徒!



  楚云忙站起来:“师兄,让我来帮你吧。”每次都白吃白喝,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也好。”萧子尘并未拒绝。



  俩人缓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一路无言。



  许久之后,萧子尘才开口询问:“云儿对食物里下了药的事情,怎么看?”



  楚云脚步顿了一下,很快就回答他:“一开始听见的时候下意识就觉得是擎天宗做的,可后来仔细一想,我觉得他们应该没那么蠢才是。”



  这顿饭之后是注定要引起很大骚动的,擎天宗如今一心只想将神珠寻回,肯定是尽量不惹事就不惹事,怎么会想到这么烂的办法来对付大家?



  听见她的说辞,萧子尘不禁轻笑出声来:“看来云儿倒是挺聪明。”



  她挑眉问道:“师兄的意思,莫非是以前觉得我很笨?”



  “嗯?这话可是云儿你自己说的,师兄不负责。”



  “……”都快成精了这是!



  在楚云的帮忙下,萧子尘很快就另外煮好了粥,外加几道补充精力的荤菜,才招呼杨追命来厨房一起吃。



  倒是楚云忽然想起:“师兄,你是怎么一下子就看出来擎天宗送来的食物里被下了药的?”



  萧子尘缓缓回答:“自然是因为师父。”



  狼吞虎咽中的杨追命:“……”又和他有关了?



  萧子尘向楚云解释:“自从得知师父中了毒身子不好之后,我就格外注意这些事,深怕一个不注意师父又中了小人的毒害得身子变得越发严重起来。”



  杨追命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哎,你想多了,再剧烈的毒也敌不过这个。”



  萧子尘没有理他,只朝楚云微微一笑接着说:“所以长久下来,我对于检测饭菜是否被下了药的事倒是变得熟练许多。加上我时常下厨,很容易就能从食物的香味里闻出异常。”



  “原来如此。”师兄果然很厉害啊!



  事情如同他们所预料,在他们吃完萧子尘做的早饭不久,擎天宗也陷入了大乱。



  大部分较为粗心大意的宗门都吃了擎天宗送来的饭菜,如今许多弟子都陷入了腹痛的状态。那痛苦却又不仅仅是跑厕所那么简单,根据那些受苦的弟子形容就像是有许多虫子在肚子里钻咬,听着就让人起了鸡皮疙瘩。



  甚至还有弟子开始陷入幻觉之中,觉得自己皮肤底下有虫子正在游走,简直是又痛又疯的状态。



  对于各个宗门上前来质问的事,擎天宗自然是否认到底。



  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他们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如今宗门里自家弟子的事情都还没搞定,我们又何来此等心思给各位下药?!”擎天宗的弟子如是说。



  对此漫天宗的那位长老似乎非常生气,和擎天宗的人吵架吵得脸都红了:“我呸,我瞧你们这是知道神珠还在城里,想要阻止各大门派加入寻找所以才出此下策的吧?!”



  “你怎么能如此强词夺理?!”因为这两天的事情本来就已经够乱了,漫天宗这一扯更是让那些弟子感到头疼,也直接不顾身份境界差距这种事直接大声和漫天宗长老吵起来。



  场面顿时十分混乱,有加入漫天宗一起和擎天宗弟子对呛也有和擎天宗交好相信他们人品的,更有像楚云他们这样选择保持中立态度的。



  而那原本刚回来没多久在休息的竹渊早就被满头大汗的擎天宗弟子再度请出来,说是这一次受伤的人比昨天要多许多,光凭擎天宗炼丹师根本没法及时处理,只好又需要麻烦这些出席宴会的炼丹师了。



  被喊出来的时候别提竹渊的脸有多黑了,气场不够强胆子不够大的人根本不敢正视他。



  目送竹渊离去的时候楚云就在想,竹渊回去后恐怕是要和宗主好好‘谈谈’了。想来,下次再有这种活动他估计打死也不会再来。



  正当各大门派之间吵得不可开交,眼看就要打起来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找到犯人了!找到那在食物里下药的犯人了!”



  此话一出,众人瞬间停了下来,纷纷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人群中忽然钻出几人,然后一名身上伤痕累累面色惨白甚至带着淤青血迹的少年就被那几人狠狠给踹了出来。



  楚云原本是和萧子尘还有杨追命默默站在角落看热闹的,只是待那所谓的‘犯人’被捉出来扔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她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前天晚上为了躲避铁扇门弟子追捕而无意闯入她院内避难的少年吗?



  虽然当时周遭光线昏暗,但因为那名少年长得白净,就算如今被打得有些难辨认她也认得出来。



  而那些将他狠心推出的几人,正是那天晚上前来寻找他的铁扇门弟子。



  楚云不禁蹙了蹙眉头。



  明明都是同一个宗门的弟子,为何他却被他们如此对待?就像是……受到排挤那般。



  每当遇到这种事,她都会忍不住微微失神想起当年在宫里的清安公主。



  思及此,她不禁拳头微微一紧。



  这都几年过去了,异兽最近好像也没什么动作,回梦城的事情更是逐渐被人忘记,清安公主依旧一点下落也没有。



  “就是这小子?”本来听见有人喊捉到犯人的时候大家都面露喜色,可在见到被带出来的人是一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灵术师之后,那些个长老们都皱起了眉头。



  怎么看对方都不像是有办法在那么多人的食物里下药的样子。



  而被人硬压着肩膀跪在地上的少年只任由人拿捏,微微垂着头不发一语,像是完全不想替自己辩解。



  铁扇门那几位弟子纷纷点头说:“欸,你们可别看这小子长得竟是一副小白脸好欺负,风吹就会倒的模样。我告诉你们,这小子实际上可狡猾阴险得很呐!”



  “他平日里在铁扇门就没少暗地里对同门动手,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这不,前几天竟然还趁着切磋的时候起了杀机想要对同门下手。幸好我们及时发现才没酿成大祸,否则只怕到时候他又几番借口想要把事情推到擎天宗身上了。”



  擎天宗的弟子此时本来就在气头上,听见对方这么说,盯着那名少年的眼神是越发不好起来。



  铁扇门的人又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那名少年如何如何恶劣,如何如何叫他们不省心,每每教训每每不听劝,好似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



  “唉,说来也是师门不幸。像他这种人早该被逐出宗门才是,偏偏我们门主心善仁慈,见他孤苦伶仃被赶走后也没有什么依靠,才一再纵容。没想到,没想到此子此番竟是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来!要把人供出来我们也是心疼,只是下药这种实乃大事,我们不便瞒着,只能忍痛大义灭亲了。”铁扇门的弟子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楚云看得目瞪口呆。



  讲道理,如果他们说的事情都不是真的话,她觉得他们可以去当影帝了。



  被人粗暴地按压在地上的少年似乎勾了勾嘴角,很快又弯下。



  楚云倒是看见了,方才那笑容里像是带着几分嘲讽。



  许是她的视线过于热烈被对方察觉,他终于微微抬起头来看向她。



  见到他的时候他似乎也愣了一下,最终眼神里闪过一丝苦笑,然后又像是心如死灰那般把头垂下。



  楚云默然。



  她心里很清楚刚才那眼神意味着什么。



  那少年大概是对此感到绝望了。



  不是不想解释,而是即使解释了白的都能给那几人说成黑,他又何苦浪费力气。



  其实按理来说楚云与这名少年并不认识,不应该如此轻易判定他真的就是受害者。



  可她依稀记得那天晚上打开窗事直直与自己视线相撞的眼神。



  那是一个有些澄澈,又带着几分痛苦的眼神,所以这是为什么当时她决定替他隐瞒。



  纵然,她认为自己没有那种一眼就能将人看穿的能力,所以当初才会被牧子夫欺骗。



  但她相信一个人的眼睛并不会骗人,就凭着对方有着一双叫人看了能够感到几分安心的眼睛,她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反倒是那些铁扇门的人的嘴脸,与昔日在皇宫里欺负她和清安公主的人有几分相似。



  在楚云默默站在一旁怀着心事沉思的当儿,她并未注意到身旁的萧子尘身子变得有些僵硬,连周身气息都森冷不少。



  若此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就能发现,那双看似温和的眼睛底下隐隐泛着的怒意。亦不知他是想起了什么,宽袖底下的手正逐渐收紧。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