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72章 真相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在众人视线都焦点在那名少年身上时,楚云在一旁与萧子尘商量了起来。



  “师兄,对于此事你怎么看?”她问道。



  萧子尘早已收敛起方才的表情,听见楚云的问题后沉思了片刻才回答:“我的看法应该与云儿一样,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楚云点了点头,顺便说:“对了师兄,这男子就是那日跑到我们院子里来避难的那位。”



  萧子尘似乎没想到会是如此,惊讶了一下才无奈地笑着说:“难怪师妹那日会想帮助他,被同门如此对待,确实叫人同情。”



  “师兄怎么就觉得,他是被人欺负而非罪有应得呢?”楚云挑眉笑问。



  萧子尘侧头看向她,半响才轻轻一笑:“因为云儿亦是这么认为的,不是?”



  “……”她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眼看着那名可怜的少年就要成为千夫指的恶徒,被铁扇门的人大肆欺负,她便走了出去。



  “事情当真是如此么?真是他下的药?”楚云大声询问着,吵嚷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楚云走到那名少年的面前,看了他一眼后才对着铁扇门的人说:“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他下的药,不知你们有什么证据?”



  铁扇门的人似乎早就已经想好措辞:“原来是云霄宗的那位姑娘,你有所不知,此人名傅子卓,正是那日我们所在寻找之人,更是我们门里重点关注人物。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基本都在咱们的监视之下,这也是为了防止他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这不,没想到这小子是越来越精明了。没错,此番我们确实没有亲眼见到他下药,但却是有好几人都见到他曾鬼鬼祟祟地在擎天宗膳房附近走动,这擎天宗弟子也能作证的!”铁扇门的人说道。



  “哦?”楚云眉头微微一挑。



  此时擎天宗的弟子就有人开口附和:“确实,我今早是负责给大家做饭的其中一人,我能证明铁扇门的人所言属实。我确实见过这名弟子在厨房附近出入过,但也只当他无聊四处走动,并未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她一阵轻笑,半响才又问:“所以说到底,还是没人亲眼看见他在食物里下了毒是吧?”



  “这……”擎天宗的弟子不说话了。



  铁扇门的人原本以为这些受害者们正在气头上急需一个交代,只要随便推一个人出来说是犯人再乱扯一下事情便能揭过,而傅子卓也能受到教训。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跳出来较真,他们又不好直接和楚云翻脸。



  “我亦认为这位姑娘说得有理。”正当她与铁扇门的人对峙时,人群中又响起了一道声音。



  说话的人是许久不见的曲流生,楚云见到他走出来的时候表情实在万分惊讶。



  不能怪她,因为严格来说她和曲流生的交集不算太多。要不是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她几乎都快把他给忘了。



  没想到曲流生竟然也来了?可是她记得昨日的晚宴上,并没有见到他啊。



  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位看起来未满十岁的小女孩,穿着和流歌门弟子同样款式的衣服,看起来非常冷静的样子。



  楚云不由得有些好奇那小女孩的身份。



  察觉到她的视线,曲流生笑眯眯地回望着她表示打招呼。



  “不巧,我对这次的事件也正好有些疑问。”曲流生说道。



  铁扇门的人面上的笑容都有些维持不住了:“原来是流歌门的曲公子,幸会幸会。不知曲公子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拿出来说,好让大家讨论讨论。”



  曲流生眼里流光一转,笑道:“其实我也是刚到这儿,因为方才特意去调查了一些事。”说着,他看向了漫天宗的长老:“这位是漫天宗的二长老,林长老是吧?我这里有些疑问,不知你能不能回答我?”



  楚云微微一愣,莫非此事与漫天宗还有关系?



  期间曲流生还给了她一个凡事都在他掌握之中的眼神,所以她也就没有插手,只是站在一旁看他打算怎么做。



  漫天宗的那位长老扫了一下手中的拂尘,冷哼道:“说罢!”



  “是这样的,我听长老方才是说……漫天宗里有许多弟子也因为这一次的食物事件而受到牵连对吧?晚辈因为担忧,所以方才特意绕到贵宗门弟子歇息的院子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些本因腹疼而卧床的弟子全都不见了,不知林长老能否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曲流生笑吟吟地问道。



  林长老身子一僵,然后怒视着他道:“大胆,你竟敢不经允许就闯入我们漫天宗的范围?你师父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



  对此曲流生并没有感到生气,只是继续笑道:“林长老,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甚至还有人已经产生了怀疑的态度,林长老又是一声冷哼甩袖回道:“曲公子多心了,我不过是担心他们因为外边吵杂而影响休息,所以让人把他们安排到另一处休息,想必曲公子是不知此事所以才误会了。”



  “这样。”曲流生点了点头,旋即又露出不解的表情说:“可是不巧,方才晚辈手下的人回报说是见到那批本该卧病在床的弟子,跟随贵宗门的敖铁敖公子从擎天宗后山的小路溜出去了,而且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不知对此,林长老又要如何解释?”



  没想到曲流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漫天宗的林长老是气得脸都红了:“曲公子如此关注我门内弟子一举一动又是什么意思?!”



  曲流生有些无辜地说:“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曾经见过贵宗门的行事作风,便稍微关注一下以防再度……被坑呐。”



  楚云默默看着站在前方与铁扇门弟子说话的曲流生,心中暗道他还真的变了不少。



  换做是以前的他,肯定不会插手这种事,搞不好还会是第一个冲出来对那名叫做傅子卓的少年喊打喊杀的人呢。



  不过,他那嚣张大胆的个性还是没完全变啊,竟然敢和漫天宗叫嚣还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暗中观察他们举止,光凭这个就叫人佩服了。



  因为此事越闹越大,擎天宗长老也被请出来了。



  他们一出来就听见这事,自然是要向漫天宗询问个究竟的。



  楚云原本以为漫天宗的林长老还会东扯西扯排除他们的嫌疑,却没想到他在被众人逼问的情况下很干脆就承认了:“没错,此事便是出自我漫天宗之手,那又如何?!”



  不等擎天宗长老反应过来怒斥,他就先开口骂道:“这还不是你们擎天宗执意要将我们给关在这儿么?!呵,我们是无法离开了,你们倒好,弟子还能自由在城中行动搜查。这么一来,神珠若是先一步被你们找到你们却继续封锁消息,还找借口一直用九歌阵把我们关在城中,便宜不就被你们给占了?”



  “你们漫天宗简直欺人太甚!”擎天宗长老们是气得面色涨红。



  “欺人太甚的是谁呢?再说,九子神器原本就属于漫天宗的东西,我们不过是取回我们丢失之物罢!作为漫天宗的弟子,神器既然铸造出来就应该归宗门所有!是当初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炼武师,不仅不肯乖乖把神器交出,反而还带着它们逃走将神器乱撒在大陆之中。若非他当日所为,我们又何须如此麻烦?!”林长老冷笑道。



  萧子尘的眼神有些冰冷。



  听到这儿,楚云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林长老,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做神器既然铸造出来就该归宗门所有?那可是人家炼武师辛辛苦苦,花费许多精力时间铸造出来,而且为的还是对抗想要入侵轻武大陆的异兽。之后事情解决了你们非但没有感谢人家反而还想将神器占为己有,若我是那炼武师也绝对不会服气!”



  林长老此时倒也没计较她的身份,只怒瞪着她说:“笑话!如若没有我们漫天宗的培养及提供的资源,光凭那年纪轻轻羽毛都未长齐的炼武师自己一人,能有办法将神器铸造出来?”



  楚云张了张口刚准备反驳,杨追命忽然就从看热闹的人群里冲出来对着那林长老就说:“我呸!什么狗屁资源和培养?别以为人死了就真当事实没人知道了!说什么培养,那些年来你们宗门里靠的不就是人家铸造出来的武器才能上升得如此之快么?还有,铸造神器的资源可是人家自己苦苦找寻而来,你们可别想胡乱瞎扯,把所有功劳都放到自己身上!”



  没想到自家师父的情绪会那么激动,楚云不由得一愣。



  更叫她震惊的是漫天宗的那位林长老似乎认识杨追命,见到他的时候还一番冷嘲热讽:“瞧瞧,这不是当年威风凛凛,人称‘弯月杀手’的那位炼武师吗?怎么如今成了这副落魄样啊?竟然还能出现在这地方,真是有失宗门的颜面呢。啊,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不太记得了,真抱歉。”



  “……”没想到杨追命竟然还曾经有过这般……呃,那啥的称号?



  不过实际上大部分人的三观还是正常的。哪怕大家都对神器有些意思,但漫天宗在众人的食物里下药也是事实,大家都吵吵嚷嚷地要漫天宗给个交代。



  然而众人还是低估了漫天宗人的水平及战斗能力,即使被大家怒骂着,林长老还是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完全没有为此而感到不好意思。



  说白了就是脸皮够厚,够不要脸呗。



  加上漫天宗现在是轻武大陆上最为大势的宗门,众人再有诸多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林长老高傲地冷哼一声说:“反正炼丹师们都在努力制作解药了,你们再吵也没用。”



  说完,他就在自家弟子的拥护下离开了。有脾气比较硬的人不愿意放人,却直接被他们用暴力逼着臣服。



  楚云气得拳头咯吱咯吱响,觉得漫天宗的人实在是太欺人太甚。



  而漫天宗的人走了之后,铁扇门的人才打哈哈说原来是误会,假意安慰一下被他们丢出来的弟子后就成群离开了,也不理他。



  楚云看得有些于心不忍,便上前去将他扶了起来:“这位兄弟,你没事吧?”



  傅子卓虚弱一笑,朝她和曲流生等人鞠了个躬说:“我没事,谢谢大家的帮忙。”和他们真诚地道了谢,他就拖着重伤的身子离开了。



  曲流生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旁,望着傅子卓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无辜的,只可惜此乃别人门派的事,我们不方便插手。想来那位公子也是知晓此事的无奈,所以才尽量不与我们有过多的接触吧。”



  听到他的声音,楚云不由得转头看向他,最后落到他身旁那位正睁着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女孩身上。



  “话说,一段日子不见,你连孩子都有了?”楚云笑道。



  曲流生脸一沉:“胡说什么呢?这女娃是当初我离开淮阳城之前带走的,你还记得那会儿有一位原本在城里摆摊做小生意的老爷爷被天齐教的人杀死的事吗?”



  楚云点了点头:“有印象。”



  “这女孩便是他留下来的孙女。当时离开之前我无意听见有人提起她的事,觉得她有些可怜便带回宗门好生培养了。说来,别看她爷爷只是普通人,但她却是有修炼的潜质呢。”曲流生说道。



  “原来如此。”没想到曲流生竟然还有恻隐之心,果然是有所成长了啊。



  曲流生低头朝那女孩儿道:“这位就是我曾与你提过的楚云姐姐。”



  小女孩这才礼貌地对她说:“楚云姐姐好,我叫囡囡。”



  “囡囡?”真是个可爱的名字。



  曲流生笑道:“她说爷爷一直这么喊她,她也觉得习惯了不想取个正经的名字,所以就这么继续叫了。”



  楚云又是连连点头,而后想起了什么,招呼萧子尘和杨追命过来给他俩介绍:“师父,师兄,这位就是流歌门的曲公子。嗯,虽然性格以前不怎么样,现在好像比较好相处了,你们可以认识认识。”



  杨追命笑眯眯道:“曲公子好,我是楚丫头的师父,叫杨追命。”



  “见过杨前辈。”曲流生朝他拱了拱手。



  轮到萧子尘,他亦是微微一笑说:“曲公子你好,我是云儿的师兄萧子尘。”



  “萧公子你好。”曲流生朝他点了点头。



  周围的人早已逐渐散去,楚云逮着宫凌羽问了一声,才知道水轻霖也是受害者之一,难怪今早开始就没见过她。



  噗,说来,竹渊长老此番炼制的药里面也包括要给水轻霖的啊。让他知道的话,准又要不高兴了。



  他们随意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分开回到各自的地方了,毕竟宫凌羽和曲流生那里,他们俩就算顾得了自己没吃下渗了药物的食物也无法阻止那些不注意的弟子,肯定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



  相比之下他们几人就轻松许多。



  看来师父和竹渊长老拒绝了宗主分配的跟随弟子,是有好处的。



  竹渊他们的动作也是挺快,因为许多炼药师帮忙的关系,仅花半天的时间就把药制作好分配下去。他回来的时候也只是随意与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去休息了,估计是累得很。



  几天下来,神珠的事情还是没有消息,九歌城依然处于进不来出去的状态。倒是原本行动受限于宗门内的各个门派因为有漫天宗行动在先,也越来越多人溜出宗门到城里想要找出神珠来。



  可是神珠这么一小颗的东西,哪是说找就找得到的?



  因为温瑞不在,她也没有收到他任何消息,她这几天就暂时陪着杨追命和萧子尘,乖乖待在擎天宗里。曲流生和囡囡还有水轻霖偶尔也会来串门,因为他们这儿大地方就住着几个人,也没有其他弟子看着可以过得很随性,他们也挺喜欢来的。



  至于宫凌羽,神珠的事情是他师父交代下来的事自然是必须跟进,所以没法与他们坐下来叙旧聊天。



  倒是期间宫凌羽找过她一次,说有在城外安插了人,到时候如果九歌城解禁了可能会直接去追寻神珠的下落。



  “到时候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同行?”他问道。



  楚云想了想就答应了:“也好,反正我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和宫凌羽他们一起行动也是不错,除了能有进展之外安全也得到了保障。至于温瑞就更加不必担心了,她觉得他肯定能够找到自己。



  ……在这种事情上莫名感到自信,总感觉没有什么好骄傲的啊。



  因为到时候不会跟着杨追命和萧子尘一起回去云霄宗,她便趁着竹渊没事做的时候找上了他,和他谈论取血制药的事。



  竹渊是肯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就是有些犹豫:“因为我还不曾这么做过,药方更是没有,所以我需要取不少血以便研究改进,才能炼出最好的丹药。”



  简单来说,就是他会需要从她身上取很多血。



  楚云倒是不怎么介意:“没事,需要多少您可以尽管说,反正血这玩意儿……过几天就会慢慢恢复的。”



  竹渊盯着她看了半响才拿出一个药瓶子:“我这儿有回血丹,可以快速恢复体内流失的血。到时候若真失血过多,便吞下这个。”



  “好的。”楚云点了点头手下。



  俩人都不是磨磨唧唧的人,讨论好之后一个就开始取血,一个开始放血。



  不得不说,竹渊还真是没跟她客气。说需要取不少,就真的取了好多。



  楚云默不作声地放着血,直到有些头晕目眩她才啃下竹渊给她的回血丹。



  主要是她也不可能老是找竹渊放血,所以打算一次性给他多一些好能炼多一些药来给杨追命服用。



  用她血制成的药肯定比不过真正的化毒丹,自然是需要长期服用,所以制造量肯定是要多。



  其实等楚云给完竹渊一大坛子的血时,她还是清醒的。



  只是竹渊毫不客气抬手就是一记手刀把人打晕,然后才开口说:“人你可以带走了。”



  在他声音落下之后,一道月白色的人影就从屏风后面缓步走了出来,脸上神情似笑非笑。



  那人正是温瑞。



  温瑞没有说什么,眨眼就来到了桌边,无声替她处理狠狠划出血来的伤口。



  竹渊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目光移到楚云身上,像是浅浅叹了一声:“我想我大概知道,你为何舍得将化毒丹用在她身上了。”



  温瑞没有回应这句话,处理好楚云手上的伤后就把人横抱起来朝竹渊说:“不朽花我已经让启书然帮我拍了,还得麻烦你继续帮我注意其他药材。”



  竹渊微微颔首:“只是你得清楚,仅凭化毒丹无法救你师父。”



  “起码能延缓他的情况。”温瑞语气平淡地回道。



  竹渊总是冷冰冰的脸上难得勾起一抹笑容,他拍了拍装着楚云的血的坛子说:“不会白费你师妹的血。”



  然后他又说:“方才给她吃了回血丹,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就恢复生龙活虎了,你不必担心。”



  这回温瑞倒是没有再说话,而是挑眉眼神意味不明地看着他。



  竹渊抬眸看着他,眼里似乎带上几分调侃之色:“怎么?我说错了?若是不担心,你又怎会在那里站了老半天?”



  又盯着他看了许久,温瑞才懒洋洋地说:“劳烦竹大长老炼药了。”



  说完,他就带着楚云离开了竹渊的地方。



  要说担心,说实话温瑞是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有竹渊处理,楚云肯定死不了。



  至于为何会在那里站整日……



  大概,是因为楚云所做的全都是为了他们二人的师父吧。



  把楚云带回她的房间躺好,离开前温瑞还伸手在她额头处轻抚了几下,语气柔和中又带着几分无奈的笑意说:“倒是没白救你。”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