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73章 采花贼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楚云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中有些意外。



  其实她不太记得之后发生什么事,大概是真的因为失血过多而造成眩晕感,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这样的话她应该在竹渊那里才是,怎么会回到自己的房间来?



  难道是竹渊带她回来的?可是,仔细想想的话好像有点不太可能,毕竟她所知道的竹渊长老才不会做这种事。



  ……莫非是师兄?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知道她做什么了?



  楚云坐起了身子,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



  虽然说她原本是不打算让萧子尘他们知道这件事,不过想想能够隐瞒他们的可能性本来就有点低,也罢。



  正这么想着,外边就传来了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她忙起身下床开了门。



  门一开她就见到端着端盘站在外边的萧子尘。似乎是没想到她会亲自来开门,他愣了一下才说:“云儿,你怎么下床了?”



  楚云笑了笑:“怎么不能下床了?我现在特别精神啊!”说完她还伸展了一下身子来证明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



  萧子尘叹笑道:“我算着你也差不多快醒了便亲自给你带些食物过来,快进去坐下吧。”



  “谢谢师兄!”醒来就有人关心自己的感觉真好。



  她本来还在纠结萧子尘到底知不知道她做了什么,结果他下一句就笑吟吟地说:“这些都是能够补血的食物,云儿多吃一些。”



  “……师兄,你都知道了?”楚云叹道。



  萧子尘动作微微一顿,待把所有盘碗都放好后他才跟着坐下,摸了摸楚云的头轻声道:“傻丫头。”



  “那师父……”



  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萧子尘在她还未说完的时候就先一步开口:“我没告诉师父。”



  闻言,楚云的心倒是稍微放松了一些。



  萧子尘见她这副样子,眼底的笑意倒是又深了几分,然后才跟她说:“云儿,下次你若再做这种事,先和师兄说一声好不好?”



  “若不是我正好去找竹渊长老,根本就不知道你晕了过去。难道你还信不过师兄吗?”萧子尘说道。



  楚云一抬头就见到他有些伤心的样子,忙解释说:“不是不是,我当然相信师兄,我只是不相信自己罢。毕竟这本来就是我突发奇想而来的想法,竹渊长老也说了他不曾这么做过,制作出来的药有没有效果我心中也是没底。我怕你和师父知道了会失望,所以才决定先瞒着你们。”



  萧子尘又盯着她看了半响,才微笑道:“化毒丹是好东西,肯定会有效的,你也要相信竹渊长老的能力。”



  见她点了点头,萧子尘便拿起桌上的碗筷:“你睡一整天了,快吃点东西补充精力。”说着他双眼微微一弯:“还是,你想要师兄喂你?”



  楚云的心微微一跳,红着脸抢过了萧子尘手中的碗筷说:“不用了,我精神得很,可以自己来!”师兄又在调戏她了!



  萧子尘很不客气地笑了几声,趁她吃饭的时候和她说她昏迷的时间内发生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现在可以离开擎天宗了。



  擎天宗放人开城的原因是因为越来越多门派明目张胆溜下山去追踪神珠,而他们自己也一点头绪都没有。最后盖仲天一气之下,就抱着‘既然大家都在找,我偏不让你们那么容易找到!’的想法,直接取消禁令。



  楚云也是感到有些无奈:“都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感叹的好。”



  萧子尘没有多加评论,只是有些无奈地说:“云儿这一次,应该是不会和我们回云霄宗对吧?”



  她愣了愣才点了点头:“嗯,前些日子凌羽公子找了我,说我可以跟他们一起离开。虽然很想和师兄你还有师父一起待多一些时间,但是……”



  “没事,云儿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来日方长,想要和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多着。如今大陆动荡不安,各个有野心的门派都想得到神器。师兄倒是认为,语气把神器交给那些人,倒不如落入你手中更好。”



  说着,他脸上也多了几分温柔的笑意:“因为我相信云儿,你不会是那种想利用神器做坏事的人。”



  良久之后,她又问:“那师兄相信温瑞吗?”



  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自己,萧子尘怔了怔后反问:“那云儿信吗?”



  又是一阵沉默,最后她才回答:“温瑞他……不是一个好人。”



  萧子尘没有说话,她也没有去看他,只是又想了片刻才轻笑着说:“但对于我来说,他应该也不是一个坏人。”



  萧子尘眼帘微垂,让人无法看出他此刻正在想什么。



  察觉到气氛好像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楚云笑了笑说:“好了,不说神器的事啦!师兄,再不久我们就要分开了,说其他的吧!”



  萧子尘温柔一笑:“嗯,好。”



  于是他们俩就暂时先跳过了神器和温瑞的问题,气氛很快又活跃起来。



  楚云刚填饱肚子没多久,宫凌羽就亲自找过来跟她说隔天就要准备出发了。



  而且他还说他们推测了一下取走神珠之人的逃走路线,怀疑对方会一路往柳阳城过去。



  此处其实本来就在各大宗门的关注地点之中,因为那里曾经是当年那名炼武师逃跑时逗留过的地方。凡是他经过之处,都有可能成为埋藏其中一个神器的地点。



  当然,这也只是推测而已,毕竟那里是最靠近九歌城的。在不知道御风神器被藏在什么地方的情况下,对方肯定会先挑最近的地方过去探测。



  很巧的是,柳阳城也是擎天宗管理之下的一个中型大小的城池。



  楚云当晚便收拾好东西,和萧子尘还有杨追命说了一声。



  竹渊倒是知道她不会跟他们一起离开,不过也没有过问,大概是觉得她时常在外面跑以为她是习惯出外历练的人吧。



  虽然以某种角度来说这样解释也没错……



  隔日一大早,与杨追命等人道别之后楚云就和清羽宗的人一起离开了。



  对于为何她会和他们一起离开的事情,清羽宗的人表示非常淡定。



  反正楚云和他们家凌羽公子认识交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他们也知道她对神器有兴趣。



  毕竟对他们来说楚云的境界实力实在不足以造成威胁,他们只当她一个小小灵术师想开开眼界见见世面,所以也没有为此感到不快。



  途中,他们经过了一个叫做远水镇的地方,宫凌羽见天色不早便决定留在此处休息。



  远水镇是个一看就让人感到非常和平的镇子,这里的镇民也非常和善。见到他们一大群人过来,他们好奇之余也非常热情地招待,甚至客栈的老板在见到他们人那么多的时候还决定给他们打折。



  宫凌羽把楚云送到她房门口之后和她说:“我的房间就在你楼上,若有什么事可随时过来找我。”



  楚云笑道:“一定一定,还望到时候凌羽公子不会嫌我麻烦才好。”



  宫凌羽被她给逗笑了:“若是嫌你麻烦,我当时就不会邀你一起同行了。”



  “说来,你明知道我是站在温瑞那里的,而你一直对他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为何还会决定让我和你一起去柳阳城?”这是她疑惑了好几天的问题。



  宫凌羽无奈道:“我虽是不信任他,也与你们站在对立方。但抛开这一点来说,你也算是我朋友。就算我不邀你同行,你到时候也会自己追踪不是?所以说到底,我们最后还是得见面。”



  “如此,与其放你一人冒着危险过来,倒不如让你与我们一起。毕竟天齐教与漫天宗的人办事向来手段阴狠,我也难保你在路上会不会遇到他们而被袭击。”



  楚云有些感慨:“我觉得我这不知道是攒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交到你这样的一个朋友啊。”



  宫凌羽噗嗤一笑:“这种事本来讲求的便是缘分,既然你我二人有缘相识,倒也不需要计较那么多。”



  “你都这么说了,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别再那么客气了。嗯,你可以直接叫我楚云,不需要再那么生分叫我楚姑娘什么的。”她说道。



  宫凌羽微微颔首:“楚云,你也可以随我师父那般直接唤我凌羽就好。”



  “好的,凌羽。”说着,楚云忍不住笑了出来。



  宫凌羽无奈地笑看着她:“时候不早了,我也不便继续打扰。你先去休息吧,我们明早见。”



  楚云点了点头和他道了一声晚安之后,就去沐浴休息了。



  这虽然才分开,她倒是有些想念杨追命和萧子尘。



  也不知道他们二人有没有安全回到云霄宗,当时就应该提醒他们记得捎封信告诉她。



  楚云躺在床上一会儿想杨追命和萧子尘的事,一会儿又担心起不知下落的清安公主,东想西想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夜深人静,客房的窗户忽然被人戳破一个小孔,接着那小孔里就被插|入一个细长的竹管。



  只见一缕白烟自那竹管口吹出,一下子就消散在房里。而床上的人也因为这一缕白烟,陷入更沉的睡眠之中。



  没一会儿,一道暗紫色的人影就从窗口闯入那昏暗的房间里。



  来人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是个男人。对方还用黑布将脸给蒙上,像是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面容。



  他缓缓朝床边的方向走去,在看见床上躺着的人儿之后眼里闪过了一道亮光,像是发现什么令人感到兴奋的宝物的眼神。



  然就在他准备对床上的人下手时,房门却忽然被人不轻不重地踹开,一抹白色的人影自房外悠闲地走了进来。



  宫凌羽看着站在楚云床边的蒙面男子,面无表情道:“我就知道你今晚会过来。”



  这事情还得从刚才在客栈做登记的时候说起——



  那时楚云正在和几位清羽宗的弟子聊天,他在柜台处要房间的时候客栈的老板娘忽然对他说:“对了,你们从外边来的可要小心注意一些。”



  “唉,也不知最近是怎么回事,咱们镇子里忽然来了一个采花贼。若是普通人那还好,但据说对方还是一个修士。他不仅对咱们镇子里的姑娘下手,甚至连外边来入住客栈的也不放过。”



  “听之前的遭遇那事儿的人说对方似乎修炼了什么不正当的术法,能够吞噬人的内丹灵气。若是女修士被他盯上,这搞不好不仅要遭到侮辱,恐怕还会被他取走修为呐!”说到这里,客栈的老板娘脸上满面愁色。



  她似乎也已经有些放弃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偏偏我们这儿只是个小镇子,平时也没什么大宗门来管。曾经有修士想对付那采花贼,结果到最后反而惨遭对付毒手。那采花贼也是心狠,杀人不眨眼不说,出手的功法更是阴狠得叫人发指,反正你们尽量小心一些。”



  “尤其是你那位朋友,我见她长得还挺漂亮,你可要看紧了。这要是被采花贼给盯上,那可是不得了的啊。这一生呐,保不准就毁了唉。”



  宫凌羽把客栈老板娘说的话给记在了心里,因为他们本来也只是来这里暂住一天,所以他便有些担心那采花贼会挑这一晚对楚云下手,就一直在暗处观察。



  果不其然,老板娘口中的采花贼还真的过来了。



  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这里守着,那采花贼恨恨地看了楚云一眼却是不想轻易放过这一个好苗子,便直接朝宫凌羽投去了暗器。



  修炼暗器流的人,尤其是灵术师能够自由控制暗器的动向。



  宫凌羽一见到他就知道此人修行匪浅,那些暗器投出来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暗器攻击,更像是强烈,并且能追着自己方向转动的灵术。



  即使他已经手疾眼快地以扇域召出屏障挡下那攻击,却还是被他的力量给撞破。



  像是察觉到以他的力量还无法敌过自己,对方眼神瞬间就从凌厉变成了嘲讽,甚至还冷笑了一声。



  然而他终究还是过于小看了宫凌羽。



  在防御上宫凌羽或许无法直接挡下,但胜就胜在他智商高,行动反应都够敏捷。



  哪怕屏障能够为他抵挡的只有一下,然而却是这么一下子就足以让他想好并做出下一个反击的招式。



  几轮下来,那采花贼不仅是没法得逞,甚至还被宫凌羽给逼得离开床边。



  因为害怕俩人闹出太大的动静而引起全客栈的人的注意,对方只得从窗户逃出去。



  宫凌羽也紧紧跟在他身后。



  确实,他们只在这里住一天,这一晚过了就能保障楚云的安全没错。可是如此一来,将来肯定还会有更多像楚云这样的女修士被盯上,所以他觉得应该趁这个机会抓住那人会比较好,省得夜长梦多。



  俩人就这样从客栈一个跑一个追来到了镇子的大街上。



  因为被宫凌羽伤了几下,对方的逃跑速度慢了下来。



  却是在宫凌羽就快追上他的时候,他忽然朝他投出一个冰火弹。



  逮着宫凌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而有一瞬的怔愣,对方便趁机操控着暗器从他身后袭击而去,成功击伤了他。



  冷冷地看了宫凌羽一眼,一身暗紫色衣服的采花贼才飞速往镇子外逃去,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宫凌羽一咬牙,站起来想追过去却发现他的身子变得有些无力。



  是方才的冰火弹!



  他还奇怪那冰火弹的烟雾味道似乎有异,没想到除了攻击之外竟然还有这种效果……



  而另一边,负伤的紫衣采花贼在逃出镇子后才气恨地摘下蒙着脸的黑布,露出他那有些阴柔的面容。



  他生气地将蒙面布捏在手中,边往前走边在嘴里呢喃怒骂:“还以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尤物,没想到竟然有人护着!可恶,我一定要再找机会回去才行。”



  然就在此时,荒野小路的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阵在夜里显得有些阴森的琴声。



  旋即,他就见到原本空无一人的小路前方缓缓走来一道修长的人影。



  对方穿着一袭宽大,带着水绿色绣纹的白袍,手里还抱着一把翠白色的玉琴。他就这样一步一步悠闲地行走在月光底下,如同高不可攀的仙人。



  尤其此人还生得好生俊美,气质高贵而清雅,周身气息更是深不可测。



  在他晃神之间,对方已经走到距离他约莫四五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只见那名俊美得如画一般的男子双眸微微一弯,嘴边也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紫色漂亮的眼睛底下神色一片冷冽:“这位公子走得如此匆忙,是赶着到地府报道么?”



  出口的声音如此好听,却又给人一种来自地狱一般的可怖感,甚至还带着让人背脊一凉的冷意。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