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75章 公仪少卿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虽然这一次路上楚云只与宫凌羽一人结伴同行,不过途中倒也没出什么意外,几日后俩人便顺利来到了柳阳城。



  柳阳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池,每一座建筑物甚至是人们行走的大街都能够看出上边残留的岁月痕迹,却也给人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这里的人以此为荣,所以打造的建筑都极具几千年前的风格,房子筑材较多都以灰白色的大石头为主,连屋顶的雕刻都属于非常古远的纹路。



  走进柳阳城的时候,连宫凌羽也忍不住松了口气:“赶了那么多天的路总算是到了,也不知如今的情况如何。”



  楚云往四周扫视了一眼:“看着挺平静的一座城,但是不是真的这样还有待观察。而且现在只有你我二人,想必做起事情来都非常不方便。”



  宫凌羽难得陷入了沉思:“确实,尤其我在柳阳城并没有任何的人手,在远水镇的弟子们到来之前,我恐怕得靠自己了。”



  楚云微微一笑:“别这么说,这不是还有我在嘛!你放心吧,此番你也算是帮了我不少忙,一路上对我也是挺照顾的,我绝不会丢下你一人。”



  听她这么说宫凌羽的表情倒是轻松了不少,笑道:“那我就收下你这句话了。”



  “赶了几日的路都没有好好休息,我们先去找家客栈之类的地方稍作歇息吧,有什么事待吃饱睡饱了再谈也不迟。”楚云说道。



  宫凌羽点头答应,俩人正欲行动寻找客栈安顿之时,隔壁街忽然传来几阵声响,听着像是有人打起来的样子。



  楚云与宫凌羽步伐一顿,相互对视了一眼决定先绕到隔壁街一探究竟。



  他们二人随着人群来到转角处,她刚探头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就见到大街的前方被空出了一大片地方来。



  而在那空地上,有两名男子正在交手打斗。



  在他们的周围,其中一方还聚集了几个人,表情有些嚣张得意的样子。尤其站在最前面的两名壮汉,他们正架住一名女子。



  那女子身着鹅黄色的襦裙,身子倒是不算矮小,身材曼妙气质落落大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



  只是此时她面上正布满焦虑及愤恨之色,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正在打架的两名男子,也不知焦虑及愤恨为的是谁。



  正交手的两名男子衣着一白一篮,虽说动作是有些快,但楚云还是看清了他们手中拿着的武器。



  都是扇子!



  可是,她以为扇子应该是受到地域行动限制的流派武器,他们为何能够拿着扇子大步挪动身子,甚至能双双从东边打到西边?而且扇流不应该是只有灵术师才可习得的流派吗?但在她看来,这俩人互相击出的攻击皆是气劲功法。



  因为感到有些疑惑,她便询问起身旁的宫凌羽。



  宫凌羽说:“扇流确实原本只能被拥有灵力的灵术师掌握,而且大陆上常见的功法皆以灵术为主。然武学这种事原本就是千变万化,层出不穷。许久以前大有炼武师极为仰慕扇流,虽是碍于扇流功法仅限制在灵术上而学不得,却也不曾放弃。”



  “日子一久那些个炼武师倒也逐渐研究出些许心得来,若是有心有智,作为炼武师也是能够将扇子作为武器好好发挥的。如同剑术与鞭术,这些原本亦是只为炼武师所掌握,长久下来也逐渐发展出灵术师能够掌握的途径,这便是武学的精妙所在。”



  说着,他看向那俩人的眼里也多了些佩服:“不过扇流不被炼武师广为学习使用那是因为炼武师学起来有一定的难度,哪怕功法不同,却也非随便人能够掌握。倒是我们此番想找的御风神器,是难得一见,两者心法皆有,两者皆能用的武器。这也可说是作为神器,它其中一个独特之处吧。”



  “说来,我有些好奇,神器如此强大但也是每一个种类都不同。我是不太懂,在那九把神器之中肯定也有天齐教和漫天宗不熟练的流派吧?他们却每一把都势必要得到,到时候能够每一个都能好好发挥吗?而且我觉得,不管是漫天宗的宗主或是天齐教的教主都是相当贪心的人,看着不像是会与宗门里的弟子或长老分享神器的人,反而更像是会独吞。”



  “这样的话,那些他们并不熟悉的武器到了他们手中,岂不是如同虚设?”楚云不解地问道。



  宫凌羽闻言一愣,随即叹笑一声说:“想来,关于神器另一个强大之处我是忘了同你说啊。”



  咦?



  笑了笑,宫凌羽才解释道:“我说过它们既然被称为神器,那定有其强大之处。除了独特的属性,强大的品质及力量还有自带的绝无仅有功法之外,它们被世人所追求的原因还包括它们不被流派限制使用。”



  他想了一会儿又道:“好比这一次的御风它虽然是扇子,所含功法也为扇流术法,但即使武器持有者从来没学过扇流心法也完全没接触过,也是能够使用的。简单来说,不管你熟悉或不熟悉那武器流派,只要是神器,谁成了其主人便能为谁所用。”



  楚云有些震惊:“也就是说,哪怕我集齐了九把神器,其中一大半是我不熟悉的流派却也能使用?只需要学会那神器里所含的功法就行了?”



  宫凌羽点了点头:“而且神器的功法有些特别,不管哪一个都是炼武师和灵术师可以掌握的。”说着他缓缓一叹:“所以各派才会争抢着要得到啊。”



  “……简直就是神器在手天下我有。”突然能够理解为什么大家要如此觊觎神器了,尤其是那些个大宗门大势力。



  就在他们讨论完神器的事情时,大街上的打斗也有了一些变化。



  砰的一声巨响,楚云抬头就见到那蓝衣男子被另一名身材较为强壮的男子给击飞,直接摔到一旁早已无人看管的菜摊子上,哗啦啦地将整个摊子杂碎,菜也洒落一地。



  “少卿!”那名被人给抓住的少女在见到蓝衣男子受伤后脸上瞬间泛起些许惨白。



  白衣男子下手当真不是一般的狠,把人打倒后他脸上也跟着露出一抹有些狰狞嚣张的笑容,朝自己的手下败将走去。



  “呵呵,公仪少卿,就凭你这身手和那把破扇子就想打败我?也不看看你公仪家有几两重,而我沈家又有几两重。就凭你,还想跟我抢人?!我呸,你连给本大爷提鞋也不配!”说着,他毫不客气地又踹了负伤坐起身子的男子一脚。



  宫凌羽原本正与周围围观群众看着前方的纠纷,突然察觉到楚云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便侧头询问:“怎么了吗?”



  楚云摇了摇头,语气一点也不含蓄地说:“啊,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白衣……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穿得这样好看的啊。”



  宫凌羽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她这是在讽刺外边那嘴脸有些不太好看的白衣男子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是……”



  楚云一脸正经:“只是发表自己意见而已。”她也见过温瑞穿白衣,却是衬得极有高不可攀的仙人气质,是少见的能够像宫凌羽这般可以将纯白无任何色彩的衣裳穿出气质的人之一。



  相较之下,外面那位嘛……咳咳。



  那被楚云暗地里吐槽了一番的白衣男子还在以难听的话语讽刺羞辱着负伤的蓝衣男子。后者神色倒是极其冷静,像是没把他这些难听的话语听在耳里,眼底却还是有着些许的不甘心。



  另一边的姑娘挣扎了几下,趁着架住自己的两位壮汉稍微放松时成功逃开他们的束缚,朝那两名男子的方向奔去。



  咬牙愤恨地将一点也不讨人喜欢的白衣男子推开后,她才走到蓝衣男子身旁蹲下来语气关切地询问:“你没事吧?”



  摇了摇头后他才缓缓站起身子,而此时那名被推开的白衣男子在见到他们亲昵的举止时早已气怒不已,转身就朝那几名壮汉怒骂:“让你们看着一个女人怎么也看不好?一群废物!你,给我去把宋家那二老叫来!”



  听到他这么说那姑娘又是一怒:“沈伟忠,你又想逼着我爹娘来让我屈服?你一个大男人的,要不要脸啊?”



  名沈伟忠的白衣男子听着倒也不感到愤怒,只扬嘴一笑道:“只要能够得到宋姑娘,再卑鄙无耻的事情我也做得出来。”



  说着,他目光一变,恶狠狠地看向她身旁的男子问:“怎么?难不成你还指望公仪少卿这软弱无能的男人保护你?他连我都打不过,又怎配得上娶你?”



  楚云站在人群里默默和宫凌羽说:“至少我觉得那叫公仪少卿的男子……看着也比那沈伟忠来得舒服,光凭这一点就配得上了吧?咳咳。”凭良心说,对方颜值真的还不错,活脱脱一个小鲜肉!



  宫凌羽看着她的眼神又是一阵好笑。



  楚云的脸有些发热,不过还是轻哼一声解释:“我听着公仪少卿好歹也是背后有家族撑着的人,身份条件什么的应该都还不错,总不至于饿着自家媳妇儿。”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家那宋姑娘是和公仪少卿两情相悦呢,沈伟忠这是典型的恶霸想要强抢啊。



  难得宫凌羽没有反驳他的观点,反而还略赞同地说:“确实,这公仪少卿虽是败给了沈伟忠,然从方才的打斗来看,明显他境界是在沈伟忠之下,年龄更是比沈伟忠年轻许多,定还有发展空间。而且沈伟忠能够打赢的原因,除了因为境界的压制之外,倒还因为俩人武器之间的差距。”



  楚云疑惑道:“武器的差距?”



  “没错。”宫凌羽说道,还抬手指了指他们的方向:“若仔细瞧的话,可以发现这沈伟忠手中那把扇子的阶级与品质都要比公仪少卿的来得好,连带着发挥出来的力量也会更为强大。倒不如说,公仪少卿能与他消耗这么久,并且在输了之后还能如此冷静沉着而不是因为沈伟忠的羞辱而恼羞成怒,气急攻心,从心性上来说定是要更胜上一筹。”



  然后他又说:“我来之前也是调查过柳阳城的一些事迹。柳阳城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倒也是聚集着不少世家,而且基本都有培养炼武师及灵术师,更以经商为主,皆是财大气粗。”



  “不过这柳阳城如今最强势的,还是要属沈家。这沈家可说是柳阳城的霸者,生意倒也做得非常大,几乎遍布大半个大陆。也因如此,他们拥有更多的资源与财力培养更多的人及提供更好的武器。这么一来,他们的势力也会变得越发强大,叫周围那些世家更加忌惮,受到打压。”



  说着他又看向了前方的沈伟忠:“这应该是沈家家主唯一的儿子,自小定备受宠爱惯养,性格变得如此嚣张高傲倒也是能够理解。沈家虽然财势雄厚,然因为作风问题……导致柳阳城的人其实也不怎么喜欢他们。”



  沈伟忠见公仪少卿与宋佳仪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心中又是一阵气闷,直接使唤着旁边的壮汉又将宋佳仪给拉开。



  公仪少卿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冰冷:“这些年来你们沈家仗着势力高人一等压迫其他家族,我公仪家亦是一再退让只求凡事以和为贵,不想招惹大事。如今我好不容易与心悦之人在一起,但求能有个安稳日子,你却步步相逼甚至强抢。这世上女子如此之多,貌美的更是无数,沈大公子何必硬是要强迫我们?”



  沈伟忠大笑道:“公仪公子莫非是不清楚,抢来的总是最好的这个道理吗?”



  公仪少卿眸光又冷了几分:“看来,沈公子这些年是没受到多少良好的教育。”



  宋佳仪在一旁冷笑道:“我告诉你,就算要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就在此时,宋佳仪的父母突然赶到,在听见这句话后面色一慌连连朝沈伟忠道歉,然后才走到自家女儿面前语气带着几分哀求地说:“女儿,你可不能这么任性呐!你背负的可是整个宋家的命运,若你这一死沈少爷娶不到人的话,整个宋家都会完啊!”



  宋佳仪咬了咬牙,似是有些不甘:“爹!娘!你们为什么要怕他们啊?不过是区区沈家,真被他们逼得破产了又如何?这大陆如此之大,我好歹也是个灵术师,就不信不能靠着自己双手赚钱过日子!”



  她这话一说完,站在她面前的中年男人手一抖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在掴了自家女儿一掌后他突然又有些后悔,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将目光放到另一旁。



  公仪少卿眼底闪过了些许心疼,却又碍着对方是长辈不能直接在大街上与人吵架去,只能将目光再度放到神情有些得意的沈伟忠身上。



  宋佳仪显然也没想到自家父亲会为了一个这样的外人打自己,眼里的神色在震惊后逐渐转为平静,最后还似有似无地泛过些许嘲讽,不再说话。



  楚云远远看着也能感觉到那一对年轻男女彼此的无奈。



  就在她以为事情就要这样结束了的时候,公仪少卿的身影忽然一闪,瞬间从原地消失。再度眨眼时,他已经来到沈伟忠的面前,冷着脸就举着扇子狠狠往他脸上啪去。



  不给沈伟忠反应的时间,在对方身子因为冲击而往后微微一仰的时候,公仪少卿抬脚就直接瞄准他有些圆润的肚子踹去,硬是将他给踹到大街另一边油腻腻的肉摊子上。



  沈伟忠气恨地一抬头,就看见公仪少卿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气冰冷地说:“你当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么?”



  说着,他抬起另一只手,握着不知何时从沈伟忠那里偷走的扇子:“没了武器,你什么也做不了,要不要试试?”



  被公仪少卿这么刺激,沈伟忠狼狈地爬起来捋起袖子就赤手空拳与他打了起来。



  公仪少卿倒也没有趁机用自己的武器攻击对方,反而冷静动作有迹可循地闪避、进攻与防守。在这种情况下倒是能够让周围人分辨出来,到底谁的武功底子更好。



  没了武器的沈伟忠有些慌张,动作更是有些杂乱,可是被公仪少卿狠狠打踹了许多下。



  最后他被打得节节败退,在跌跌撞撞推到那些壮汉身旁后才恶狠狠地瞪着宋佳仪的爹娘说:“宋家的你们给我听好了!把你们的宝贝女儿看好,若是被我发现她和公仪少卿有任何接触,我定会让你们整个宋家家破人亡!”



  说完这番话后他又愤怒地看向公仪少卿,后者这才面无表情地伸手将他的扇子抛还。只是沈伟忠此时早已没有力气再与他打斗,只能丢下一句:“公仪少卿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再到擂台上分个胜负!”然后和那些壮汉离开了。



  在沈伟忠离开后公仪少卿原本抬步要去宋佳仪那里,却被她父母阻止。



  他们二人一脸为难地对他说:“公仪公子,方才沈大公子的话你也听见了,请不要让我们难做……”叹了口气,他们便让自家带来的下人半拉半拽将宋佳仪给强行带回家。



  “这沈家少爷也真是欺人太甚。”围观人群逐渐散去,楚云却觉得心中有股怨气,莫名替那公仪少卿和宋佳仪感到愤愤不平。



  宫凌羽语气也颇为无奈:“其实在大陆上,这种仗势欺人的事情还真不算少。就算是在宗门里或是修士之间,亦是如此。”



  楚云盯着那背对着他们站在原地一直望着宋佳仪离开的方向的蓝衣男子,神情若有所思。



  公仪少卿面色平静地目送宋佳仪的身影消失在他视线内许久,才缓缓转过身子准备离开。



  却没想他刚转身,就见到不知已经站在自己身后多久的两个人。



  他微微一怔,沉声询问:“二位是……?”站在他面前的俩人一男一女,看起来皆为灵术师。



  男的一袭白衣气质卓凡,长相俊逸气息正义凛然,让人忍不住想要尊敬。他身旁的姑娘看着倒是没那么强势,却也颇为漂亮,让人一眼见了便是心生好感,透着一种充满生气与活力的气息。



  楚云其实有些不好意思:“你好,刚才的事情……很不巧地我们都看见了。”



  公仪少卿缓缓呼了口气,却也没有介意:“原来如此。我不曾在城里见过你们二人,想必是不久前才入的城?”



  宫凌羽微微一笑:“实不相瞒,我们今日方抵达柳阳城,正想找个落脚处歇息却不巧听见这里发生一些动静,所以才会过来探个究竟。我姓宫名凌羽,是清羽宗的弟子。”



  楚云也道:“我叫楚云。”



  公仪少卿可能不知道楚云,却是知道宫凌羽的,语气有些讶异:“竟然是清羽宗的凌羽公子?”



  宫凌羽朝他笑了笑,楚云这才接着道:“刚才的事情我们都看在了眼里,那姓沈的男子也是忒过分了一些。只是我们有些好奇,按理来说公仪家也算得上是世家,按你们家里的情况……多少也应该都能铸造出和沈伟忠一样强大的武器才是。”



  公仪少卿没想到他们会关心他的事情,得知他们身份后更是觉得他们不像是恶徒,便大略将事情告诉了他们。



  其实楚云说得没错,哪怕公仪家的势力比不过沈家,却也不至于连一把好的武器都弄不出来的。



  只不过沈家却是一直有心要打压公仪家。因为公仪家的生意越做越起色,不仅在柳阳城,甚至别个城的分支在各个城里的风评都极好。沈家担心有朝一日地位会被公仪家取代,便趁着他们还未完全起来的时候将他们压制。



  其中一个便是阻止他们得到上好的材料来铸造武器,所有寻来的好材料都被沈家插手抢走或是明着押下,所以公仪家一直无法铸造出好品质的武器来与沈家对抗。而沈家上边做主的人都是一些比较胆小的,上了年纪的人。



  他们都不希望和沈家争斗,只希望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纵然公仪少卿再不同意,却也是小辈,不能抵抗家主长老们的意思,也只能任由沈家这么做了。



  可却没想到这一次沈伟忠竟然把主意动到宋佳仪的头上来,他实在无法忍耐。



  “听闻如今众人都在寻找一把名为御风的扇子神器,我想要得到它。”公仪少卿毫不隐瞒的做法,倒是叫楚云和宫凌羽有些吃惊。



  公仪少卿看着宫凌羽:“我知道清羽宗一直都在热切关注神器之事,我也没有想要私吞神器的意思。此番我想找到神器也只是为了打败沈家,待事情解决,我自然也不会贪恋着神器。比起漫天宗与天齐教,我更是希望神器能够落在清羽宗手里。”



  “所以凌羽公子,若到时候我真能得到神器,只求你能稍微宽容让我一用。在事情解决后,我定会将神器完好交到你手中。”公仪少卿的语气极为认真。



  宫凌羽思索了一会儿才说:“公仪公子的事情我是清楚的,倒也不会怕你想利用神器做坏事。只不过……神器也不是说找便能找着,公仪公子你确定要依靠神器?”



  “这你们倒是不必担心。”公仪少卿说道,“不久前我无意联络到了流风门的人,他们说他们知道一种能够将御风神珠召唤过来的阵法。虽然此事听着玄乎,可如今凡是能够一试的事情我都不介意去做。若凌羽公子和楚姑娘要兴趣的话,到时候可以随我一探究竟,瞧那流风门是否真能将神珠召唤过来。”



  楚云和宫凌羽又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她才笑道:“公仪公子若是愿意,我们肯定是不介意的!”



  公仪少卿这才露出一抹浅笑:“也算是答谢你们二人愿意花时间关心我的事吧。”



  得知他们为了神珠而来到柳阳城,公仪少卿还直接让他们住到自己的私宅之中,倒是替他们省去了一笔住宿费。



  主要是此事并没有让多少人知道,他也不打算在公仪本家进行这召唤阵法,所以把地点定在了这私宅。而且流风门的人要明天才到,具体什么时候也不清楚,为了方便就直接让他们俩住下来了。



  楚云还和宫凌羽说:“就凭公仪公子这么招待我们,他的事情我肯定会努力帮到底,让他们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反正如果到时候阵法成了就罢,不成的话他们也要在这里待上一些时日,多的是时间。



  而且活动活动一下身子,倒也能增长自己的修为。



  洗完澡再小睡了片刻,楚云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快接近傍晚了。



  她摸了摸有些饥肠辘辘的肚子,原本想去问宫凌羽要不要一起出门找点东西吃。可还未来到他房间前就听见他和公仪少卿在里面的谈话声,她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去打扰他。



  嗯,大不了之后给他带点食物回来吧!



  这般想着,她便和公仪少卿宅子里的人留了句话,然后就出门去了。



  楚云在城里走了一会儿,正思索着要去哪儿吃东西来着,前方忽然走来一人在她面前停下,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脚步一顿,抬头就看见温瑞那张多日不见的俊颜,此刻正笑意浅浅地看着自己。



  他今日一身装扮又与之前见面不同,这一次穿着的是素白色中绣有水绿色纹路的衣袍。衣服品质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材质都讲究最上品,一针一线都做到非常的细致。



  她微微张口正想吐槽问他到底是有多少件衣服,结果话还未出口肚子就先响了起来。



  ……真是尴尬。



  楚云一脸平静地盯着温瑞没有说话,却觉得双颊有些发烫。



  温瑞似乎也没想到会有此发展,眼底忍不住滑过了些许笑意,然后心情有些好地说:“饿了?想吃什么,我请你。”



  她第一次觉得温瑞看起来是那么顺眼。



  嗯,和那叫什么沈伟忠的家伙比起来的话。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