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76章 再度突破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4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楚云想了想,笑吟吟地说:“好啊,难得你出钱请我吃饭,那我想去吃这柳阳城里最贵又最好吃的。”



  温瑞眉头微微一挑:“这个,恐怕你只能二选一。”



  她怔了怔:“为什么?”



  “因为你若想吃最贵的,就吃不着好吃的了。”温瑞回答道。



  楚云有些不解:“难道这茶馆酒楼什么的,不都是因为里边的食物好吃人气好,所以价钱才会比较高的吗?”



  “可柳阳城最贵的酒楼,里边的食物却是极其难吃。”温瑞笑了笑,“所以你是想吃贵的,还是吃好吃的呢?”



  “……当然是好吃的。”她才不要为了跟温瑞过不去而委屈自己的肚子呢。



  途中温瑞还特意带她绕到了那传闻中柳阳城最贵最高级的酒楼外边,俩人朝内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确实门可罗雀,完全没多少客人。



  楚云不禁感叹:“生意那么糟糕开销那么大,这酒楼是怎么撑到现在还没关门大吉的啊?”



  温瑞在她旁边边走边道:“因为这酒楼背后的老板,是柳阳城最大户人家——沈家。”



  ……原来又是那沈家啊!这样的话就很好理解了,毕竟沈家人钱多,底下生意无数,恐怕也不在意这区区一家赔钱的酒楼。更何况这城里开酒楼的那么多,他们若因为生意不好而导致关门大吉可会非常丢脸。所以他们这是宁愿赔钱,也不愿意丢面子吧?



  提起沈家,楚云就想起白日里见到的事,没忍住就直接和温瑞说了。



  俩人就这样一人说一人听,走着也来到了一家茶楼之前。



  这家茶楼不管是装潢还是大小都没有方才的酒楼来得奢华,可里面的客人却是不少,站在外边也能听见里头闹哄哄的声音。



  尤其这茶楼里的食物飘香,楚云远远就闻到了,现在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温瑞看了她一眼,带着她不紧不缓地走入茶楼里。茶楼的小二面带笑意地迎接他们,待客很是亲切。



  她和温瑞随着小二来到三楼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层楼坐的都是修士,甚至还见到几个漫天宗以及铁扇门的弟子。铁扇门的弟子就不说了,倒是漫天宗的那几个……还真是冤家路窄,正是那几位曾经在千秋城找过她麻烦的人。



  漫天宗的人自然也是认出了她来,只是碍于她身旁还跟着温瑞的原因,所以没敢直接过来找麻烦,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她像是想要利用眼神在她身上瞪出好几个孔来。



  温瑞有些冷冽的紫眸轻轻一扫,就把那几人吓得把目光收回了。等他们回过神来才在纠结,明明只是被对方看了一眼为何就怂了?



  楚云倒是没在搭理这些事儿,只默默在心中暗道他们动作竟然那么快,而且也都选择到柳阳城来了。看样子,宫凌羽的推测是没有错的。



  和往常一样,温瑞走到哪儿都是一个发光点,总不由自主地吸引别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怀着少女心情窦初开的女弟子。



  楚云不禁有些纳闷,这样等会儿他们吃东西是不是也要一直被人看着了?这能舒服吗?



  温瑞看了周围一眼,抬手指了个地方和楚云说:“你先去那里坐着。”



  “哦。”虽然有些好奇他要做什么,不过她还是应了一声。



  刚准备离开她又被他给拉住:“你想吃什么?”



  她想了想:“你觉得什么好吃就吃什么吧!”



  闻言,温瑞一阵低笑:“真好养。”



  “……又不用你来养,你高兴什么。”不挑食是一种美德,更何况她有厨艺超高的师兄投喂呢!



  温瑞淡笑着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跟着小二走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她原本是想到温瑞指的地方去的,只是无意瞥见孤零零坐在另一个角落的傅子卓,她最后脚步方向一拐,朝他的位置走去。



  “请问我可以坐这儿吗?”傅子卓正低头吃着素面,突然就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



  抬头一看,见到来人是楚云后他忙点了点头,让她随意。



  “你怎么一个人呢?”楚云问道。



  傅子卓动作一顿,缓缓叹了口气才失笑着回答:“没被赶到大街上,算是非常好的情况了。”



  楚云眉头皱了皱:“之前在擎天宗就发现了,你的同门弟子对你好像特别不好,为什么会这样?”



  傅子卓摇了摇头:“大概是因为我非常弱小,资质下等又胆小,很好欺负的关系吧。其实楚姑娘你们之前能够出面替我洗清冤屈,我非常感激。”



  楚云托了托腮:“果然又是这种情况啊。之前的事你也别在意,我们只是就事论事罢。说来,我在云霄宗也有个师兄,他以前也像你这般……”因为闲着也是无聊,她便和傅子卓聊起了云霄宗和萧子尘的事情来。



  这让另一边的几个铁扇门弟子看了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被其余几名弟子追捧着的那位,身材有些高大实力也最强的男弟子。



  那日在擎天宗他曾为了找到躲起来的傅子卓而差点闯入楚云他们所在的住处,当时见到楚云他立马就对人家心生好感,偏偏一直都没机会认识。



  如今倒好,这姓傅的小子什么都没做就让人家一个姑娘主动搭话了,凭什么?!



  “哎,明华师兄你别生气。人家楚姑娘肯定是因为看那小子可怜同情对方所以才会和他说话的,这表示楚姑娘人好心善呐!”旁边见到他脸色有些不对的弟子忙笑吟吟地劝道。



  “哼,当然也是如此了!否则就他这副懦弱胆小又无能的样子,还指望其他人会与他谈心交友?”明华冷哼一声抬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然就在此时,一直安静吃东西的那四位漫天宗弟子趁着温瑞不在就站了起来朝楚云那里走去,一个抬脚就把她和傅子卓面前的桌子踢飞,直接从三楼掉到了大街上。



  楚云动作一顿,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楼下的大街上传来了行人的惊呼声以及一位老人的哀嚎,她站起来一看才发现那桌子竟然砸伤了一名路过的老人。



  这简直太过分了。惹她也罢,现在还伤了普通的居民,这些人果然是欠教训。



  楚云冷着脸站起身子,抬脚就把横在他们之间的椅子踹到一旁:“下面有个老人家被你们砸伤了,道不道歉?”



  虽然被她有些冰冷的神情给微微吓着,不过他们好歹也是四个大男人,不至于这么害怕一个女人:“我们偏不道歉,你又能奈我们何?”



  楚云挑了挑眉:“是么?这样的话,只能逼着你们去了。”说完她手里就多出了一条鞭子,抬手就朝他们四人不客气地甩去。



  比起上一次与楚云见面,她的力量又要强上许多。在毫无防备之下,那四名漫天宗的弟子竟然纷纷被她给抽了一鞭。



  说来,这除了因为在那之后的修炼之外,还要感谢这来时的路上有宫凌羽给她提点一二。



  宫凌羽原本就是非常强大的灵术师,哪怕他不会鞭流,却也是能够在她练习出招的时候给上些许意见。此外他对灵力的修炼也很有研究,有了他的指导,她的修为及力量肯定又蹭蹭地往上涨了不少。



  眼看着茶楼又打了起来,原本还在吃东西的修士们纷纷从位置上离开唯恐被殃及。甚至还有临危不乱的人只是淡定地捧起桌上的食物,闪身到安全的地方边吃边看热闹。



  只要是修士们聚集的地方就少不了打斗,这种事情大家已经见惯不惯,所以茶楼才会特意把第三层留给修士们使用。



  如今的楚云控制起鞭子来也算是随心所欲了,漫天宗的弟子竟然没讨到多少便宜,甚至还有铁扇门的弟子过来捣乱帮忙楚云。



  这铁扇门的弟子见到楚云有麻烦,自然是想要好好表现一番,所以过去帮忙。



  然而他们的实力其实都不算太高,结果不仅没帮成反而一下子就被人击飞砸碎好几张桌椅。



  角落处的傅子卓早就看呆了,他没想过楚云看着一个瘦弱的姑娘身手竟然比他还要灵活了得。尤其她明明还是个初悟境界的灵术师,灵力的强大程度却不亚于一个结灵期的。



  这位楚姑娘若是能有足够资源和机缘修炼,将来的成就必然是不小啊。



  像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原本比楚云要高出一到两个境界的漫天宗弟子,竟然被楚云巧妙的闪避手腕及攻击给逼得有些招架不来,当中俩人还直接被楚云不客气地从楼上踹到大街去。



  还在茶楼里的其中一人原本想趁着空档抽出淬毒的暗器暗算楚云。结果他的手才微微动作,甚至连暗器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一道白色的人影忽然就出现在他身旁。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手腕就传来骨头碎裂的喀嚓声,断筋裂骨的疼痛感下一瞬就袭上全身,叫他脑袋一空什么都无法想,只能大喊着想要驱散这痛楚。



  握住他手腕的俊美男子双眼微弯笑意浅浅地望着他,唇角还扬着一抹笑容,好看得叫人无法移开目光。



  可却是只有被他抓住了手的漫天宗弟子感受到他的可怕。



  仿佛觉得仅仅刚才那一动作还不够,白衣男子手上的力道还在慢慢缩紧,像是要将他手腕筋骨捏成碎屑才满足。



  更叫人害怕的是,他竟然在笑,宛如正做着什么有趣好玩的事情。还有那注视着他的紫眸里,神情好似在看着一件死物。



  “啊啊啊——”男人的叫喊把另一名弟子和楚云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楚云回头一看,才发现温瑞不晓得在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笑意淡淡地抓着其中一个弟子的手。



  说实话他握住人家手腕的样子在众人眼里根本像是没用多少力,可偏偏那弟子却又鬼哭神嚎看起来非常痛苦的样子,面色发白冷汗直流,叫人看了也觉得手腕发疼。



  看着他余下的另一名同伴要过去帮忙,楚云眼疾手快地甩出鞭子环住了对方的脖子,而后手用力一拉把他拉到自己的身旁,紧紧揪着他问:“道不道歉?”



  被紧紧勒住脖子的男人正要顺手朝距离自己非常近的楚云捅刀,结果手指才动了动整个身子就忽然僵硬住无法动弹了。



  他心中一愣下意识看向了另一边已经掐住自己同伴脖子的白衣男子,而对方也正笑看着自己,眼里的神色叫人背脊发寒。



  是他!



  见此情况楚云忙朝温瑞道:“喂,你别真把人掐死了,就算要死也得先和下面那老人家道歉才行。”



  温瑞没有说什么,只是学着她把人给从楼上丢下大街,顺道再一个抬脚把楚云抓住的那个也踹了下去后才说:“下次走心点。”



  “什么?”楚云有点茫然。



  温瑞没有回答她,而是侧头看向了旁边的傅子卓。



  傅子卓在见到他看过来的时候身子也是一愣,虽是屈服于他威慑十足的气势,却也坚强地没有露出畏惧的神色来。



  温瑞眼睛微微一眯,看着傅子卓的眼神像是在估算一件珍宝的价值。



  楚云趴在栏杆处往下边看了一眼,受伤的老人家早已被人扶起来,剩下四名漫天宗的弟子以糗态百出的姿势躺倒在地。



  想了想她才纵身一跃,从三楼跳到大街上笑吟吟地问:“想继续打?还是乖乖道歉?”



  “道歉道歉,我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那在鬼门关外面徘徊了一圈的四人此时哪还有嚣张的气势?忙爬起来跪在大街上连连道歉。



  在另一个角落与其余弟子窥探多时却不曾出手救助的敖铁用着嫌弃的眼神看着外面四人,冷声道:“真是丢人现眼。”竟然被区区一个姑娘打成这副狼狈样,而且还是境界只有初悟的姑娘。



  “等他们回来后就把人给杀了,留着碍眼。”说完他就转身走了,其余几人应了一声才迈步跟上。



  茶楼正对面的建筑物里,三楼的窗户之后正站着一名身着暗褐色劲装的男子。他墨发中带着几缕银白,额前一缕长刘海微微遮住了右边一部分的脸,但由上至下划过整个右眼的疤痕还是若隐若现。



  他就这样站在窗户之后,透过微小的缝隙看着对面茶楼处半藏在暗影处的白衣男子。



  忽然间,他耳朵微微一动似是听见了什么动静,脑子还未想好身子已经凭着本能先一步闪身避开透过窗户缝隙窜来的银色暗器。



  他转过头双目微睁地看着那深深插|入房门的银色飞镖,再度透过窗缝看向对面的茶楼时,白衣男人的身影早已不在了。



  知道白衣男子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双眸微微一沉,盯着窄小得只能恰恰让一个飞镖穿过的窗缝半响,才抬手直接将窗门给紧紧闭上。



  另一边,楚云满意地看着闹事的漫天宗弟子给受伤的老人家道了歉才让他们离开。



  与此同时,温瑞也从茶楼里走了出来,其中一只手还提着看起来有些精致的多层饭盒。



  她微微一愣:“这是……?”原来他刚刚让她先候着是去‘打包’食物了?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温瑞神秘一笑道。



  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楚云还是跟他一起离开这闹哄哄的地方。



  其实这样正合她意,她本来就在纠结没法安安静静地吃东西的事儿。



  等她和温瑞来到所谓的‘安静无人的地方’的时候,天色早已全然暗下。路上因为她实在太饿了,温瑞还特意从饭盒里拿出几块糕点给她垫肚子。



  他们来到的地方是柳阳城里那座最古老的神殿遗迹处。这里原本是上古时候人们祭天祭祀和举办庆典所用的地方,只是年代悠久如今早已破烂不堪,神殿周围甚至还杂草丛生,倒是变得没什么人气。



  在那神殿之外有一处很大的空地,而站在那里可以清楚地将整座柳阳城的夜景收入眼底。



  这倒是让她想起萧子尘那同样可以眺望到漂亮夜景的院子。



  “来这种地方吃晚餐,也就你想得到了。”楚云心情有些好地说道。



  温瑞嘴角扬了扬:“我是一个很喜欢享受的人。”



  等他把饭菜都拿出来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些食物都还是热腾腾的:“没想到这茶楼的食盒还如此高级?”



  温瑞一阵轻笑:“这是我的。”



  “……原来如此。”她就说,这怎么看着都是好东西。



  俩人毫不在意地就地坐下,温瑞似乎就是一个食不言寝不语的人。加上他本来就很好看并且气质优雅,吃东西的时候也能成为一种让人欣赏的‘美景’。



  楚云有些感慨:“真没想过有一天能够心平气和地与你坐下来一起吃饭。”



  温瑞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回话。



  俩人喝了几杯酒又吃了好一会儿的饭之后,他才说:“我见你方才与那几人打斗时,灵力与力量比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要强了许多,看着……倒像是临近突破了。”



  楚云扬嘴一笑:“那是,和你分开后我可是回去宗门好好修炼一番了的。不过嘛,我觉得主要还是因为有凌羽一路上的提点。他的话和指导让我更好地掌握术法不说,甚至还因为对灵术师的理解更深了一层而修为大增。如你所说,再过不久我应该又能突破了。”



  “凌羽?”温瑞轻轻一笑,突然放下碗筷站起来俯视着她说:“信不信,我今晚就能让你突破?”



  楚云眯了眯眼睛,笑吟吟地跟着站起身子:“好啊,你试试?”



  温瑞的方式非常干脆,就是直接和她切磋练习功法。她现在会的有鞭子、剑及扇子。虽然温瑞不会鞭流,不过他却说只要她开口,不管哪一种流派他都能够教她。



  她不禁在心里叹笑了一声,这人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大。



  不过对于鞭流她最近学得还不错,所以没有什么疑问。她想了想就问:“这样,我剑流最近得到了一个叫做《百剑决》的功法,你会吗?”



  温瑞看了她一眼,抬手就拿出一把冰蓝色的剑,一个转身就开始在偌大的空地上舞起了剑法。



  当然,那是属于灵术师的剑法。



  他的灵力确实很强大,仅随时挥出的剑灵气都能直接将普通的石头给劈裂。而且他也没有骗她,他是真的会百剑决。



  当见到他两指一并以灵术操控着半空中由一幻化出来的一百支剑,并准确地控制着它们落在他心中所想的降落点时,楚云心中也忍不住为此感到有些震撼。



  她能够感觉得出来,温瑞这不仅仅是在给她展示百剑决,甚至还能够完美地将这功法的力量发挥出来,确实是值得她学习的地方。



  尤其,这持剑的人还是温瑞。



  她敢保证这要是让其他人见到了,他要是不在大陆上出名都难。



  讲道理,不管在哪个世界人一般都是视觉系生物。温瑞本来就非常好看,加上这挥剑的样子更又带上几分高冷的高手气息,百分百会叫人移不开目光。



  至少她现在就是这样。



  等看完温瑞的百剑决后,她心中对这个功法也有了大概的印象,学的时候下手应该没那么难了。



  温瑞站在她几十尺外的地方道:“来切磋?”



  “好啊,不过手下留情一些。”说完,楚云也拿出了自己的剑上前直接与他打了起来。



  神殿外的空地处,一白一橙的身影不停交错着,周围更是不停有灵术光芒闪过,还有力量之间相互碰撞所带来的震动与声响。



  虽然温瑞已经把境界力量压制到和楚云一样的初悟,不过最后楚云还是没能打赢他。



  似是觉得意犹未尽,她又换了扇子让他这一次指导他扇流的术法。



  温瑞思索了一会儿道:“我教你这一招。”说完他便唰开了手中的扇子,并让她退到神殿台阶之上的高地。



  楚云也不知他是念的什么诀,连挥舞扇子的动作也不是很多,可下一秒一股强烈的力量却以他为中心,然后以眨眼的速度往方圆百尺处扩散而去。



  几乎是呼吸间,原本还黑漆漆色彩暗淡的神殿空地就被一层冰霜覆盖。甚至连她站在高地也能感觉到温瑞的灵术才穿碰到脚底下的地方时传来的震动。而平地上那些不如神殿坚硬的石头,在被那股看不见的力量扫过的同时也成了碎屑。



  “这是十方俱灭功法的其中一招,名环扫千军。是你独自一人遇到成群的敌人从四面八方袭击过来时最好用的招式,亦是十方俱灭里最容易习得的一招。”温瑞说完的同时,地上的冰霜也逐渐化成点点灵气消散在空中。



  楚云呆愣了好久才感慨道:“你真的……很强啊。”



  温瑞头微微一仰,轻笑着对她说:“你也可以做到。”



  接下来温瑞又带着她让她以扇子与自己切磋一番,频频将她的力量引发出来,最终还真的让她修为缓缓进增到了顶点,迎来突破。



  有温瑞在一旁护法,楚云突破得非常顺利,总算迎来了初悟后期。



  之后她又随着温瑞学了一下环扫千军,基本动作与心诀是记得了,可却没法集中如此强大的力量。



  温瑞却说此事不急,才一个晚上她就能掌握到现在的程度也算是不错的。



  好吧,她觉得自己得到了安慰。



  因为突破又认识了新灵术,楚云一个高兴就喝了好多温瑞带上来的,那又甜又好喝的酒。



  楚云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喝酒。”甜甜的,还挺好喝。



  然后待温瑞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酒全都被楚云给喝光了。作为酒量其实不太好的人,她也理所当然地醉了。



  晚风徐徐月上中天,柳阳城也逐渐安静下来,不知不觉也到了万家熄火的休息时间。



  沉静地望着前方辽阔的景物许久,温瑞才缓缓将目光收回,侧头看向旁边趴在一颗表面算是平滑的大石头上睡了过去的楚云。



  他暗自在心中失笑,自己还真是不知不觉对杨追命这不知第几次随手捡回来的师妹上了心,竟是履行起自己作为师兄的职责来了。



  盯着安稳地陷入沉睡的楚云看了半响,他又是一阵轻笑低语:“喝醉了也不哭不闹,倒是乖巧。”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