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79章 重明鸟之魂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沈家主家一夜间被灭门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座柳阳城。



  没有人知道这事件究竟出自谁手,事发当时众人正沉浸在梦乡里,而沈家上下包括他们手底下的人在内更是无一存活。



  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也只有黄泉之下的沈家人清楚了。



  不过有修士推测,从那狠辣阴毒的杀人手法来看,应当是来自魔域的人所为。



  这么一想大家也觉得极有可能,毕竟沈家最近得到神珠的事情搞得众所周知,会被魔域的人盯上也不奇怪。



  发生了这种事,照理来说柳阳城居民们的情绪应该会十分低落悲伤才对。可事实上,众人却只把这件事当成闲谈的话题,倒没多少人真的同情沈家来。



  “你们才刚到柳阳城没多久不清楚,其实沈家在城内私底下的风评本来就不太好。之前大家不敢明着说他们与他们作对也是碍于主家庞大的财势,如今沈家惨遭灭门,掌握控制沈家所有事业的人都已经丧生,财物亦是被人横扫一空,再过不久那些微不足道的分支亦会垮下。遭受沈家打压欺负许久的人们自然不会同情他们,反倒是觉得解气。”公仪少卿如是说。



  宫凌羽也只是无奈一叹:“沈家作恶多端,为了利益残害过许多人,他们也该早就想到会有今日这般下场。”



  公仪少卿没有再在沈家的事情上多说,倒是察觉楚云不在的时候问道:“对了,楚姑娘人呢?”



  宫凌羽回道:“我也不太清楚,方才还见到她来着。似乎是在知道沈家的事情后就不见踪影,也许是到现场看热闹去了。”



  ·



  重明鸟作为守护的象征,是上古时期人们所祭拜的对象。哪怕神殿如今早已残破不堪,那金黄色的雕像却完好坚固如初,安静地立在神殿之中。



  头上的四目是以火红琉璃制成,即使雕像身上早已布满年岁的痕迹,可那四颗火红琉璃却依然隐隐散发着光辉。



  在神殿内,穿着一袭带水绿云鹤绣纹白袍的男子正对着重明鸟雕像站立着,似是在打量眼前栩栩如生的神兽,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神殿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头才微微一侧,唇角也微微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却是下一瞬,他抬手凭空抓出一把冰蓝色的长剑,转身挡下了直直朝自己冲来的水色灵刃攻击。



  殿外很快就奔入一人,二话不说就直接与他打了起来。



  两波强大的灵力不时在半空中相互碰撞,水蓝与冰蓝色的光芒将神殿内部映出异样的光彩,连重明鸟头上的四颗眼睛都逐渐变得明亮。



  这一场没有任何言语只有暴力的打斗足足持续了约莫半时辰之久,双方才终于停了下来。



  相较于持鞭人的疲惫,白袍男子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就这样望着瘫坐在地上喘气的人儿,笑容浅浅地将手中的长剑收起。



  楚云气喘呼呼地坐在地上休息调息,然后就看见不远处的温瑞在收起武器后踱步走到自己面前,随后撩起衣摆蹲了下来,轻笑着询问:“气消了没?”



  “没!”看到他这副表情她心中又是一阵火大。



  她原本还在为温瑞前几日伤了自己以及公仪少卿等人的事耿耿于怀,尤其在那之后他不曾冒过泡,也没给过半句的解释。



  可她一个人又猜不透他到底想做什么,直到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才听见外边的人在说沈家惨遭灭门的事。



  具体情况如何她是不清楚,但明显对方是冲着沈家手中那颗神珠而来。尤其在公仪少卿的人汇报说根据沈家人受的伤和凶手残忍的手段来看,这件事应该是魔域的人所为之后,她才明白温瑞那一天为什么要阻止他们。



  她可以假设,如果那时神珠没有被沈家给夺走而是被保在公仪少卿手中,那今日被灭门的会不会就是公仪家了?



  当然,这也只是她对温瑞做法的推测,其中也有可能只是巧合的可能性。



  想了想,她就问:“你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了?”



  温瑞笑了笑没有否认:“大概吧。”



  “那你那天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这种事情你如果和我说了,我肯定能够理解的。”也用不着为这件事感到心烦憋屈那么多天,还一直对公仪少卿抱有愧疚感。



  温瑞看了她一眼,语气悠悠地回答:“我想让你自己去想。”



  “吃一堑长一智。”说着他微微一顿,然后才眼睛弯了弯继续:“如此一来,这种事你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果然,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欠揍。



  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他手中像是变戏法般地多了一个药瓶子,朝她递来。



  这是那天她狠狠一丢都没能摔破的药瓶。



  楚云最终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接过他的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丹吞下,接下来不再搭理他而是打坐调息起来。



  温瑞也没去打扰她,只是站起身子无所事事地在神殿里走动好久,最后才又把目光放到重明鸟身上。



  他双眼微微一眯,神情若有所思。



  “这是重明鸟?”楚云一调息完就看到温瑞站在那里打量神殿前方的雕像。等她走近一看,才发现那只神似鸡又似巨鸟的雕像上面有四颗眼睛。



  “嗯。”温瑞轻声应道,“我一直觉得这雕像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蕴藏着一种强大的灵力,可我却又无法摸索出什么东西来。”



  “这样,那让我来看看。”楚云说着,就大步朝重明鸟的雕像走近,想要查看这雕像是否有什么奇异之处。



  却不想在她的手刚碰上重明鸟的雕像时,那雕像头上的四颗火红琉璃珠子忽然就变得越发明亮起来,最终竟还映出刺眼得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的红光。



  温瑞微微一怔,抬首就看见雕像里蓦地窜出全身上下都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重明鸟之魂,只在雕像上空盘旋了一圈就直直袭向雕像下方的楚云。



  楚云原本见到这情况是想要躲开的,可结果她连脚步都没来得及挪动,那看起来很热的火团就直直朝自己冲来,最后竟是直接进入了她体内。



  神殿因建造于高处,加上殿内并无多少阳光能够照**来,原本应该是非常清凉。



  可在那团带火的重明鸟袭向她之后,她全身上下的温度就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往上升起,让她感到极度不适。



  再看向不远处的温瑞,他眼中虽是有些许惊讶之色,但也没有想要过来帮助她的意思。



  不知怎的,她原本有些紧张的心理顿时就稍微放松了下来。



  看温瑞如此淡定的样子,怕是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且这东西搞不好对她的身子并无害处。



  可是不得不说,她现在的情况是非常不舒服,全身上下仿佛被灼热的烈焰燃烧,像是下一秒就会被烧融化那般。



  尤其在她身子里,她还能够感觉到丹田处的某股灵力正与这一股突然闯入自己身子内的力量相互碰撞,排斥抵抗,却又像是在为了什么而较量。



  遇到这种情况,她只得赶紧运转体内的灵力进行调整,顺道努力压制这一股突然闯入她身子里的烈焰。



  温瑞在旁边见到楚云整个人逐渐发红,看起来非常痛苦的样子,而且仅凭境界灵力似是无法轻易把那股力量压制下来,在犹豫一会儿后还是朝她走了过去。



  他走到早已盘坐下来调息的楚云面前,思索了片刻才抬手给楚云输去强大的灵力,想借此来帮助她将体内的躁动给稳下。



  有了温瑞的帮助,楚云就轻松了些许,也没有刚才看起来的狼狈了。



  就这样调息了约莫一刻的时间,楚云眉头也越皱越紧,直至最后周身的气息竟是不受控制,直接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来,与她此时距离不远的温瑞也猝不及防地被那股力量给震了一下。



  在楚云睁开眼的一瞬,她原本墨黑色的瞳孔深处仿佛有一团如太阳一样热烈的火焰正在燃烧。本是应该灼热得让人窒息,却又因为周围有一种水蓝色的雾气与其调和,竟是让原本应该相克之物达到惊人的和谐。



  温瑞刚轻轻呼了口气,就见到本来睁开了眼睛的楚云又闭上了眼睛,像是因为消耗灵力过度又好似身子一时间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而晕了过去。



  不过楚云并没有昏迷太久,差不多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苏醒了。



  她醒时依然保持着躺倒在地的样子,而温瑞正坐在她身旁,神情看不出情绪的样子。



  见到她醒过来,温瑞头微微一侧询问:“感觉如何?”



  “……不如何。”楚云如实回答。



  这是实话,虽然脑袋很清楚刚才发生了很不寻常搞不好还可称之为大事的事,但她现在的身体好像真的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好像刚才所承受的灼热之痛都只是一场幻觉。



  再看向身后那座威风凛凛栩栩如生的重明鸟雕像,虽然看着与初见那会儿无异,可若仔细一瞧便能发现此时它头顶的四颗火红琉璃珠子里的光芒,已然暗淡不少。



  楚云有些疲惫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是好事。”温瑞很简略地回答。



  “……”她也感觉得出来是好事,不过总得告诉她是什么好事吧?从境界上来说,并没有任何增长。而从修为上来说,虽是增长了不少不过她不太明白这增长是怎么回事。



  温瑞没有直接解释,而是站起来与她说:“还记得我那日教你的环扫千军吗?”



  楚云点了点头:“记得,我之后还见凌羽使用过,不过他使出来的是风痕,与你的寒霜倒是有些不同。”



  温瑞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蹙,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你再试一次。”



  顿了顿,他又补充:“不必刻意去控制灵力属性,只需想着要将力量发挥出来就好。”



  楚云没有意见,而是乖乖滴按照他的要求拿出自己的扇子,随后走到大殿外的空地上,深吸口气之后按着温瑞之前教导自己的心法使出十方俱灭中的环扫千军一招。



  这一次的结果让她非常惊讶。



  只见火红如烈日的光芒以她为中心聚集后,像是被引爆的炸弹那般往四方扩散开来。虽然攻击范围还没有温瑞那日所现的一样强大,却也是成功做到了。



  不仅如此,甚至在那股力量扫过的地方都燃起了一片烈焰。火焰中蕴含着强大的灵力,极其火热,却又无法对她带来任何影响,反而还能任由她触碰控制。



  她心念一动,覆盖着大地的火焰就化为灵气消失,唯有被火焰覆盖之处所留下的焦黑痕迹证明那烈火是曾经存在过。



  楚云有些怔愣地看着自己的扇子,又看了眼那些带有烧焦痕迹的地方,最后才呆愣地看向温瑞。



  倒是温瑞在对上她有些呆萌的表情时,眼中不禁滑过了些许笑意。



  “这是……”等等,她记得她的控火术原本还是非常非常初级吧?甚至连控制都控制不好来着,怎么突然间就……



  难道是与刚才她所吞噬的力量有关?可是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她原本只是因为温瑞觉得那重明鸟的雕像有些异常,所以伸手触碰后使了点灵力想查探,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这么一看,难道温瑞所感觉到的是重明鸟雕像里蕴藏的灵力?而且还是火属性的灵力?



  温瑞走到她面前,语气有些感慨:“这大概可说是你的机缘吧。”



  说着他轻轻一笑:“我曾经也遇过像你今日这般的事,也难怪我能察觉那重明鸟身上的灵力。重明鸟原本就是上古神兽,而这雕像历史悠久更是曾受过几千年百万人的祭拜,想必是因此而召来一缕重明鸟之魂。”



  “重明鸟之魂……”楚云有些茫然。



  “重明鸟所主的灵力是烈日之焰,更有谣传它体内含有一颗由烈日缩成的烈日灵珠,因此所吐出的火焰可融化大地上所有物。如今你虽然得到的只是它一魂的灵力,却也是极其强大的力量了。”温瑞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她现在御火的灵术比原先的水灵力还要强大啊。说来,她的水灵力虽然还在,可似乎受到这重明鸟之魂的力量影响而稍微被压制了。不过同样的,她也能感觉这原本有些火暴的烈焰力量因为有她水灵力的中和,也变得温驯了许多。



  温瑞说:“多亏了你体内原先有水灵力在,才能够让你成功接下重明鸟之魂的力量。否则以你如今的身子,根本无法承受这股灵力,保不准最后还会被力量吞噬燃烧殆尽。我原本准备着,你若无法成功接收这力量,就要强硬将它逼出你体内了。”



  “不过,你最终却是没叫我失望。”说完他又勾起了唇角,看着她的目光里似乎还有一丝欣慰。



  楚云觉得,明明温瑞怎么说都只称得上是她朋友,可如今看起来反倒是更像一个见到自家师妹不负自己期望的师兄。



  ……大概是错觉吧。



  “对了,你说……你曾经也有过类似的机遇?”楚云忽然想起他刚才说的话。



  温瑞倒也很大方地承认:“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曾遇见一缕青龙之魂。比起重明鸟,那青龙之魂倒是冷傲许多。它既相中了我,却又不像重明鸟这般直率,所以我接收其力量时,倒没你这般顺利。”



  然后他轻轻弹了一个响指,空气中就落下了些许冰霜碎屑,随即他才轻笑道:“便是你见到的这股冰寒之力。”



  楚云沉默一会儿后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如今接受了烈焰的力量,在见到你用冰系的灵术时,心里顿时就多出了一种……充满敌意的感觉。”虽然以前就觉得温瑞很欠揍,现在看着更想揍了,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的那种。



  见她如此坦率,温瑞倒是笑着说:“如此也正常,毕竟冰火素来不相容。”说着他又想起了什么,然后说:“可这也未必全然如此。”



  “人家也一直说水火不容,但我见你这烈焰之力倒是能够与你本身的水灵力相容,甚至还它温和不少。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之事,本来就说不准。”



  楚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挺有道理:“话说,这重明鸟的力量……是每个人都能够接收的吗?如果我迟来了一步,有人比我先用灵力查探那雕像,是不是我就没这个机会了?”



  “人人都能接收那倒说不上。”温瑞说道,“神兽亦是有自己的脾气,即便只是一缕魂灵,却也只会寻找能够与自己力量相合之人,这也是为何我在查探时重明鸟并无任何反应。当然,全大陆上我无法保证仅有你一人有这个资格,不过如今它既然被你得到,那就是与你有缘。”



  楚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做纠结,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神奇。



  俩人只在神殿处又待了一会儿就一起离开了,这一次温瑞倒是没有直接消失,反而与她一同回到了城里。



  路上,俩人的话题自然是又回到了神器之上:“说来,你知不知道沈家的惨案是出自谁手笔?听他们说像是魔域人的手法,难道是天齐教?”



  温瑞淡淡地回答:“不是天齐教,是风魔。”



  “风魔?”已经快要被她遗忘在脑后的名字突然崩出来,楚云的表情有些惊讶。



  “怎么?你认识?”温瑞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问道。



  楚云表情有些纠结:“也算不上认识,就知道他而已。之前我与凌羽来柳阳城之前曾在一个叫做远水镇的镇子逗留过,当时风魔不知从哪儿得来消息误认为神器就在远水镇,就以极为暴力的手段将镇子包围起来,不仅破坏了镇子还伤了人。只是在那之后我就没听过他了,突然在这个时候听见有些惊讶。”



  温瑞听完后没有说什么,楚云就问:“既然知道神珠在他手中,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等待。”他说道。



  楚云与温瑞一路从神殿慢步回到了柳阳城,在回去公仪少卿的宅子前她还跟温瑞顺道吃了晚饭,依旧是在那天的茶楼。



  他送她回到了公仪少卿的私宅,但依然没有进去的打算,只似笑非笑地说:“我这人在外边**惯了,以天为被地为席,何需什么住处?”



  “……”她随口胡谄的话竟然被他听见了,这个跟踪狂偷听偷窥狂。



  温瑞眉头微微一挑:“又在心里骂我了?”



  “那我下次直接光明正大地骂了。”楚云横眉竖眼道。



  温瑞双眼一弯,抬手在她头上轻柔了一把:“进去罢,迟迟不归,你的凌羽怕是又要担心了。”



  楚云开了开口本来想叫他别随意摸自己的头,可不知怎的话到最后没能说出口,只说:“他不是我的。”



  见温瑞就要离开,她突然想起什么,唤了他一声:“话说回来,你总能知道我在哪儿,可我想找你却找不到,这有些不公平吧。我觉得,你应该多少给我一个能够联系你的方式。”唉,如果在现代就是记录手机号码和讨个微信的事儿。



  温瑞看了她一眼,最后抬手摊开,手心里躺着一只蓝色的纸鹤。



  “想找我就用此物。”怕是她不清楚,他又补充:“一只纸鹤只能用一次,有要事找我才用,我可不想收到纸鹤时里边的内容是你想我了,诸如此类的话。”



  楚云抬头就见到他眼中的戏谑,咬牙收下他的东西后说:“谢谢,我才不会无聊因为这种事找你!”而且谁要想他了啊?要想也是想自家软萌的师兄啊!



  温瑞没有说话,双目含笑转身就消失在她视线之中,她也走进了大宅里。



  她一回来就遇到了公仪少卿和宫凌羽,俩人知道她爱乱跑,也大概知道她在外边还有一个朋友陪着,倒是没有上一次那么担心了。



  楚云和他们说灭了沈家的人是风魔,宫凌羽在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也是有些讶异。



  至于公仪少卿,如今沈家被灭,他和心悦之人宋佳仪之间也再无任何阻碍,所以对于抢走了神珠的风魔他并没有任何意见:“沈伟忠这个麻烦已经没有了,神器对我来说也没有寻找的必要了。”



  这样的结果也是挺好的,毕竟从沈家这次的事件就能够知道,想要得到神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像风魔这样的大|麻烦之外,还有漫天宗和天齐教这种不能忽视的大宗门势力。



  楚云顿时就想到她和温瑞。



  她只孤身一人也罢,偏偏温瑞看着背后也不像是有什么靠山的样子,搞不好反而还有人想把他当成山来靠呢。凭他们两个,如果真让他们得到了神珠或是神器,真能对抗天齐教和漫天宗吗?



  想当初,那炼武师一人带着九把神器也没能逃得过那些人的魔爪啊……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云都过得挺悠闲。风魔暂时没了消息,而温瑞说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只是等待,所以她也就没特别去调查注意什么。



  倒是远水镇那里的情况进行得十分顺利,大概是因为听说了柳阳城的事情,那些被留在远水镇帮忙的清羽宗弟子在迅速搞定远水镇的事情之后就一路赶来柳阳城,和宫凌羽汇合。



  有了这些清羽宗弟子,宫凌羽就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左右手,很快就安排好了事情。加上有公仪少卿为了答谢他们而调动人手帮忙,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



  他的看法与温瑞一样,就是等待。他们所谓的等待是,风魔到手的神珠是还未聚集灵力完毕的东西,为了寻找神珠他肯定得要继续这一项‘工程’。而如今他们要做的是先调查好风魔的藏身之地,然后按兵不动并伪装成还在寻找神珠的样子,让风魔放下戒心。等神珠灵力聚集完毕,风魔出动寻找神器的时候,再来阻挡他。



  因为风魔并没有参与之前的神器事件,所以经验没有他们来得高。加上从远水镇他被人欺骗的事情来看就能得知他脑筋向来比较直,大概不会考虑到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



  事情就如众人所料,风魔虽然手段狠辣力量强大,但作为在魔域长大的魔,他性格还是耿直了一些。花费一番力气按照指示给神珠填充完了灵力,当晚他就随着神珠的指引一路向北出发,完全没想到他此时的行踪早已暴露。



  神珠在前方不急不缓地引着路,忽然就被一条鞭子卷住,最后落入一只纤纤玉手之中。



  看见以一名紫衣冷艳女人为首挡在前方的一群黑衣人,风魔脸上瞬间闪过愤意:“天齐教!好啊,你们竟敢还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



  紫衣女人妖娆一笑开了口,眼里满是冷傲之色:“瞧风魔这话说的,神珠本来就是我天齐教正淬炼之物,被人以小人手段夺走才会落入你的手中。不过如今,我倒是要感谢你替我们将神珠淬炼完毕,也替我们省去了不少资金与人力。”



  “我呸!我当初是傻了才会信你们天齐教,竟然相信你们所言,觉得那神器就藏在远水镇之中!呵,没想到啊,真正的神珠被你们从擎天宗夺走暗藏起来。你们倒是藏得好,叫我想报仇都没办法。若非那群愚蠢的修士替我将神珠召唤出来,恐怕就要被你们得逞了吧!”风魔怒道。



  听见他提起神珠被召唤的事,紫衣女人眼中有不快之色闪过。



  风魔说得没错,虽然从擎天宗偷取神珠的时候把事情闹得有些大,但这素来是他们天齐教的作风。原本借由擎天宗的闹事,他们此趟行动可说是非常顺利,甚至连漫天宗和清羽宗的人都无法发现他们的踪迹。



  眼看着只要将神珠淬炼完毕就能瞒着所有人找到神器,却不想半路竟然杀出那些个修士来。也不知他们是从哪儿获得了什么奇异的神珠召唤法术,生生将那淬炼到一半的神珠夺走,才害得他们不得不暴露行踪!



  “你们这群该死的骗子,快把神珠还回来!”风魔狰狞着脸抬起戴上了银爪的手,原本平静的荒野上突然就刮起了强烈的飓风,将天齐教上百人给包围起来。



  为首的紫衣女人看起来却是非常淡定,像是完全没有将风魔的攻击放在眼里。



  只见她从胸口处抽出几张暗黑色的符纸,冷冷一笑藐视着风魔说:“天下人都知道风魔最擅长御风之术,你以为我们教主会不为此做出万全的防备么?”



  随即,她抬手就将那几张黑色符纸往四方一丢,纷纷贴上了将他们包围起来的飓风处。



  呼吸间,那黑色符纸就爆发出强大又危险的力量来。那些符纸不仅轻易化解了一般人法术都难以闯开的飓风,甚至还讲那些风给吸入小小的符纸里。



  符纸又重新回到紫衣女人的手上,她朝风魔露出一抹嚣张的笑容:“毕竟,除了御风术之外,你也没有什么了。”



  风魔被她这话刺激得双目发红,扬起铁爪就是狠狠一抓,破空般的力量直接朝天齐教的人横扫过去,还扬起了重重的沙尘。



  然紫衣女人只是淡定地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形似罗盘之物,呢喃几句后将它抛出,直接形成一个屏障挡下风魔一连串的狠戾攻击。



  “临死前就让你看看,真正强大的风灵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吧。”紫衣女人说着又将那几张符纸抛出。



  飘浮在半空中的黑符发出了幽紫色的光芒,一阵阵强烈并充满妖邪之气的黑风就自黑符发出,凶狠地朝风魔与他身后几人的方向击去——



  此时,刚带着清羽宗弟子秘密出城的宫凌羽准备追上魔族的步伐时,却在路上误入一个早就设好的阵法陷阱中。



  宫凌羽没想到途中竟然会出现他察觉不到的阵法,一群人就这样生生被困于一个阴阳八卦阵之中。



  阴阳八卦阵聚集阴与阳之力,既生鬼魅魍魉又生凶悍荒兽之魂。尤其这些鬼魅与荒兽之魂都是来自极阴的幽冥地界与极热的火焰地界,被召唤出来的都非常凶猛,是不见血就不肯褪去的那种。



  为了阻止这阵法真将那些可怕的灵物召唤出来,宫凌羽只得奋力与几名破阵能力较强的弟子施法压制。



  若要说到破阵,就需要靠笔流了。扇流适于结阵,可说到破阵却是较难。因为懂得结阵之余还需懂得破阵,所以清羽宗主扇流的弟子一般都会以笔流作为副修流派。



  在宫凌羽心中暗自思索阵法究竟出自谁的手笔时,阵法之外忽然出现了一群以一名身着褐色劲装男子为首的一群人。



  他微微一愣,心道不曾见过这批人,而且这些日子的查询根本没发现过有这样的一群人。



  “这小小阵法,想来是不会难倒鼎鼎大名的凌羽公子,只能暂且委屈你们清羽宗了。”因为外边过于昏暗,他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只能听得出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是为了不让他们认出而特意变换过了的。



  留下这一句话之后,对方就带着那步伐整齐训练有素如同傀儡又如同死士的一群人离开了。



  宫凌羽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深吸口气后与周围的弟子道:“不论如何,都必须给我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将此阵破解!”



  与此同时,天齐教的人在解决了风魔之后,却也同样碰到了埋伏许久的漫天宗人纠缠。



  敖铁双手抱胸与紫衣女人面对面对立,冰冷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疑惑:“芳华?真是惊讶,神器的事情不顺一直都由岳纱负责吗?”



  被称为芳华的紫衣女人眼里闪过了一丝厌恶:“哼,岳纱?就凭她那点实力,几番下来都没能把神器找着不说,连教主交代的任务都办不好,最后还被人给杀死了。呵,这也好,省得我每次见到她就觉得心烦。”



  敖铁眉头一皱:“死了?”这还真是意外呢。



  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没想到天齐教的人竟然真有办法将那大名鼎鼎的风魔给杀死。



  察觉到他的目光投向身后那风魔四分五裂的尸体上,芳华扬嘴笑了笑:“怎么?害怕了么?我告诉你,我们教主的实力可不会输给你们这群灵武之域的修士。再过不久,我宗主就得以顺利突破,到时候将会成为与你们还有那清羽宗宗主境界并齐的灵君了。”



  敖铁的表情不太好看,不过也没有被她这番话语吓着:“既然你是有备而来,你觉得我漫天宗有可能不为这种事情做准备吗?你刚才应该花了不少力气对付风魔,我劝你还是乖乖把神珠交出来。”



  芳华笑容一收,冷声回答:“你休想!”



  双方人马在互不相让的情况下只能大打出手。然而就在他们战得如火如荼不分上下,纷纷使出宗门所给的宝器对抗时,周围忽然亮起了一个结界。



  眨眼间,他们一大群人就落入了一个阴阳八卦阵之中。



  “又来了一个麻烦的家伙!”芳华面上闪过了恨意,死死抓住手中的神珠,又从胸口处掏出几张暗蓝色的符纸。那些符纸竟然穿过阵法结界,最终竟是将结阵者也一同拉入了阵法之中。



  偌大的阴阳八卦阵里,竟是存在着三方来自不同势力的人马。



  那布阵者似乎也没想到紫衣女人会有如此强大的灵符,怔愣了片刻才冷笑道:“不愧是能够统领整个天齐教以及操控大半魔域的龚教主,灵符之术果然强大。”



  紫衣女人冷眼注视着对方:“你究竟是什么人?”



  褐色衣服的男子虽是缓缓抬起了头,但左边大半张脸被一个银色的面具遮盖,唯有右眼处的刀疤若隐若现有些狰狞。



  他声音有些黯哑地说:“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只需要知道我是为了神器而来就好。”



  紫衣女人冷哼道:“你凭什么?”



  闻言,对方竟是低笑了几声,幽幽道:“就凭这神器的原主人与我家主子,有着血缘关系。”



  ·



  楚云在房里来回走好几趟了,时不时往窗外的方向看去,看起来有些着急又无奈的样子。



  温瑞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宫凌羽都带人出去好些时候了,她可是为了他所以才留下来没跟去的。她怕她跟着宫凌羽过去,到时候温瑞来找她找不到人,又或是在另一个地方碰面的时候有些尴尬。



  总该不会,他觉得她会和宫凌羽一起去追寻神珠,所以没有过来这里找她吧?他们两的思想和默契,难道真的有那么糟糕?



  其实她也不是怕什么,就怕他在外边浪着浪着忘了正事,没注意到风魔今晚就淬炼好了神珠。



  算了,反正想要神器的人是他,她瞎操心啥呢?



  ……想是这么想,但楚云还是忍不住拿出了温瑞给她的纸鹤,面色犹豫地走到窗边。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宫凌羽那里的情况如何了,说实话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温瑞说过,如果想联系她,只需要给这纸鹤灌入灵力并在心里给他留下想通知的一段话,这纸鹤自然就会将消息带到。



  思索许久,她最终还是摊开手缓缓闭上眼睛,在给纸鹤灌入灵气的同时也在心里开始整理想通知温瑞的话语。



  然就在纸鹤身上逐渐亮起灵光之时,一只好看的手突然从外面伸入,轻轻覆盖在那轻捧着纸鹤的手上,阻止了纸鹤的启动。



  察觉到手心传来异样的温度,楚云心中微微一惊,睁开眼就看见窗外多了一个人。



  温瑞站在外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么急?”



  “当然急,这不是怕你不知道吗?而且凌羽这一次带着的人比之前要少,说实话准备得也有些匆忙,我心里有些担心。”楚云说道。



  温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勾起唇角,目光深邃地凝视着她说:“是吗?正好,我是想来告诉你,这一次的神器我不想找了。”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