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80章 银发黑袍之人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直到温瑞走进房里兀自坐到桌边悠闲地喝起了茶,楚云都还没能从那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就这样过了好久,她才绕到温瑞面前,神情复杂地问道:“温瑞,你……是认真的?”



  温瑞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眼里神色有些清冷又让人无法看透,她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楚云沉默着没说话,深深看了温瑞一眼才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下来,叹了口气说:“好吧,如果这是你的意思,不找就不找了。反正急着要得到神器的也不是我,去或不去对我也不会带来什么影响。”



  说着她托腮一笑:“这也好,此次若没有你插手,搞不好清羽宗他们就能顺利得到神器了呢。”到时候她还是有机会接触到神器的。



  然而她刚说完这句话,前方就传来了一阵很轻的冷笑声。



  她抬起头来看着那俊美男子想确认那是不是自己错觉,就听见他说:“清羽宗是大宗没错,但宫凌羽到底还是个小灵术师。哪怕他潜力资质再高,终究不是他师父,你当真认为他能够轻易将神器得到手?”



  楚云本来想替宫凌羽反驳几句的,可一开口对上温瑞那平静的眼神时,她顿时又说不出话来了。



  “不管怎么说,支持清羽宗也比支持漫天宗和天齐教来得好嘛……”她低声呢喃道。



  俩人又安静了许久,直到窗外有一阵清凉的晚风吹入,温瑞才站了起来。



  楚云以为他这是准备自己离开不打算参与神器的事情了,却突然听见他淡淡地说了一声:“走吧。”



  她顿了顿,表情有些无言:“你不是说不想找神器的吗?”



  “突然又想了。”他面色冷静地回答。



  “……”这家伙,逗她呢?



  此时,受困于阴阳八卦阵之中的三波人马早已打得不可开交,在阵法内对峙许久仍旧无法分出个结果。



  鉴于自己也被天气教教主所赐予芳华的灵符拖下水,布阵方的人只得一边与他们进行搏斗一边压制阵法来。



  神珠如今在天齐教手中,变成人其他两方人马眼中的首要攻击对象。



  对漫天宗的人来说他们已经做好随时破阵的准备,只要神珠一到手,他们立刻就会破解阵法并对余下的人动手。



  而对于那自称主子与神器主人有血缘关系的神秘中年刀疤男,他们此时也同样以得到神珠为主。神珠一到手,他则立刻解除阵法再另外对漫天宗和天齐教的人下手。



  他会的阵法自然也不是只有阴阳八卦阵一种,芳华手中虽有强大灵符,但数量定然也是不多的。



  至于天齐教这里,芳华此时的面色是沉到了极点。



  因为手中握着神珠的关系,漫天宗和刀疤男的人都齐齐朝他们攻击过来。偏偏她如今所带来的人都是岳纱之前留下来的废物,根本就没有会破阵的人!



  回去之后她定要与教主汇报此事,非得将她手底下那批精英人马从魔域调动过来帮忙才行,想来他们魔域的人还是小瞧了这灵武之域的修士。



  在芳华微微晃神的那一刹那,刀疤男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来到她身边。



  她刚反应过来想要反击,结果终究慢了一步。



  手腕被人狠狠一击松开,神珠也随之被放开来。却是在那刀疤男伸手准备夺过神珠时,银白色的珠子竟然挣扎了一下,飞快闪到另一旁。



  然而神珠此时力量有限,偏偏还在避开刀疤男的时候不小心被漫天宗远远击来的攻击直接命中,竟是直接被弹出阵法往远方飞去,眨眼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阵法中的三波人马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此时在破解了阵法之后匆匆赶来的清羽宗一行人也正好见到神珠飞离的情况。宫凌羽眉头一皱就要带人去追踪,可失去了神珠的三方人马自然不会让他轻易得逞。



  刀疤男在收回阵法后转而带人拦住了清羽宗的人,并派遣一部分的手下往神珠飞落的方向去追查。而想要紧跟在其后的敖铁等漫天宗弟子却频频遭到芳华与天齐教教员的阻拦,主心人物一时间竟是无法离开敌方视线半步,只能边应付对方边分了一小波人马去追踪神珠。



  与混乱相比平静许多的另一边林子里,有一队由二十余人形成的小团队正在昏暗的林子里前进。



  也不知他们究竟走了多久,明明正逢秋季凉爽时,可那一小队的人却已经走得出了一身汗。甚至还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在最前方带路的一名老者:“秋长老,我们这都走那么久了,从城里一路跟到这儿,别说神器了,我们连神珠的影子都没见着啊。”



  只一人开了口,就有人跟着附和:“对啊秋长老,你确定神珠指引的是这个方向吗?”



  被他们唤为长老的老者手中握住的龙头木杖在地上重重一敲,回头道:“你们也未免太急性了一些!我观测了一下,当时魔族的人是跟着神珠往这方向前进,绝对没错!只是他们走的大路,以我们如今的实力无法与他们抗衡所以才选择走的小路!”



  与那些年轻小辈相比,他这上了年纪的人走了那么远的路却依旧大气不喘,身上干爽依旧完全没有流半滴汗。



  跟在他身后服饰统一的二十余人面面相觑片刻,然后方才最先开口说话的人才用着有些纠结的语气道:“可是秋长老,若再顺着这个方向往北走,就要到魔域了。”



  握着龙头木杖的秋长老摸了摸白花花的胡子,表情也是有些犹豫。



  沉默了许久,他才敛目说:“这不是更好?若神器当真在魔域,也正好取了去救咱们的少公子!”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天上忽然有一道刺眼明亮的光芒朝他们方向直直坠来。



  秋长老一抬头就看见一颗好似灵力团的圆形物体朝自己方向飞速撞来,下意识就抬手将它握入手中。



  待他低头仔细一瞧,发现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是一颗银白色发着光的珠子时,双目顿时一瞪,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秋,秋长老,你怎么了?!”跟着他的弟子见到他这反常又有些吓人的样子,不禁感到有些慌张。



  秋长老一脸激动地看着他们:“这这这,这是……!”



  “这是……?”



  深吸一口气后,秋长老才眼带喜色惊呼:“是神珠呐!”



  其余的弟子在听见他的回答后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表情是又喜又惊:“这怎可能?!”本来应该在魔族人手中并且被一大堆宗门势力争夺的神珠,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落到他们手中?!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他们有种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处于梦境之中。



  秋长老很快就冷静下来,皱着眉头说:“不晓得大路那里是发生了什么事,神珠是误打误撞落入我们手里,是好事也是坏事。”虽然有了神珠他们便是最有可能得到神器的人,但他们同样也不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什么,更不知道魔族等人是否知道神珠的去向。



  倘若被他们追上来发现神珠在他们手上,恐怕后果会非常糟糕。



  他身后的弟子们在他提醒下也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原本的惊喜也从脸上褪去。



  秋长老缓缓叹了口气:“既然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利用神珠,在那些人找上来之前先一步得到神器吧!”



  说完,他们也顾不上休息,而是加紧步伐根据神珠灵气指引的方向一路往前走去。



  可是他们越走越前,表情也越发沉重起来。



  再前进几十里路就是魔域了,见到神珠完全还未有解决神器的表现,秋长老的心也越来越沉。



  原本想说如果神器在灵武之域那还好,可如今看来那神器位置应当是在魔域之中。魔域是他们这些灵武之域修士一般不会踏足的地方,先不说那里的空气实在与他们不合,而且那里还有许多魔兽与魔族之人,一见面铁定要打架。



  但他们此番过来只有二十几人,本身更是只来自三流小门派算不上有什么实力,若真遇到魔域的人或是一大群魔兽还未必打得过。



  若能打得过,他们也没必要特意忙这一趟寻找神器了……



  秋长老叹了口气,握住神珠的手微微移动了几下,指引着路的灵光在他们前方的林子深处晃过,却是照出了前方的一个人影。



  “嗬!”跟在他身后的弟子显然也发现了前方突然出现的暗影,因为受到惊吓而忍不出发出了声音。



  不过此时他们也顾不上尴尬,只微微发抖地缩在秋长老身后,声音颤抖道:“秋秋秋长老,前,前面是不是,有有个人啊?”



  此时就有弟子低声说:“会不会那根本不是人啊……”



  他一说完这句话,众人更加害怕了,连同周围的空气也冷了几分。因为现在本来就是半夜,加上很多林子里都会有奇奇怪怪的鬼魅传说,实在无法叫他们不多想。



  刚才那匆忙瞥见的暗影自然也是把毫无防备的秋长老小小吓了一跳,不过比起他身后那些小辈他还是要大胆冷静许多。



  他深吸口气之后又借着神珠的灵光照向刚才发现人影的地方,果真又见到了那个人。



  对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凭着灵光他们只看见了他的下半身,似乎是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



  秋长老原本想要把灵光往上边微微一挪来看清对方面容,不想对方自己先开始有了动作,主动朝他们走近几步,将整个人曝露在光芒之下。可他才走了个两三步就停下,并没有再前进的意思,像是想往前走却也无法继续的样子。



  不知怎的,秋长老手中神珠的光芒似乎又明亮了几分,但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所有人此刻都把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依旧看不清面容的男人身上。



  对方穿着一身几乎与夜色融合在一起的黑袍,只是袍子上边还印有银色的山水纹路,在神珠光芒的照耀下反射着漂亮的银光,让人有种那些银色纹路是以银河为丝线绣上去的错觉。



  他微微垂着头,只看得见脸上那高挺的鼻梁及以下的地方,还有几率落在胸前,在黑色衣袍衬托下特别显眼的漂亮长银发。而那鼻梁之上,被他暗黑中又绣着银丝的斗篷帽所遮挡,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森森。



  “你……是什么人?”秋长老问道,握住神珠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他有种预感,对方恐怕也是冲着神珠而来。



  黑袍银发的男子并没有说话,只在听见他的声音后把头缓缓抬起,用着一双银色漂亮的眼眸看着他们。那一双眼睛漂亮得让人惊叹,却又冷淡得像是不将世界一物收纳眼底,还给人一种像风一样看不清摸不透的感觉。



  众人在看清他的面容时心中都忍不住一颤。



  此人容貌确实上等,却也不至于让他们一见就要为之惊叹的地步。他们所震惊的,是他给他们的感觉。



  从那银色的长发到那一双不似人间之物的银眸,再搭上周身神秘的气息,他虽然有着人的形态,却让他们产生一种此人非人的想法。他反而更像是深居在这座密林深处,鲜少曝露于人前的妖精。



  在他们微微出神的时候,周围忽然吹起了一阵轻轻的风。



  被清风拂过的感觉应该非常舒服才是,但他们却觉得这吹来的风刺痛着他们的皮肤,甚至还带着冻骨的寒意。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道银色如弯月的利刃攻击自黑袍银发的男子那里朝他们横扫而来。那就像是由风形成的海啸,无情地朝着他们拍击过来并且一扫而过,狠狠将他们击飞还给他们留下了偌大的伤害。不等他们喘口气,像是闪电一样的几道银光就凭空出现冲向他们,又是给了他们重重的一击。



  尤其握着神珠并且站在最前方的秋长老受到最重的伤害,整个身子因为攻击而被击出好几尺不说,还直接喷出了一口血来。



  黑袍银发男子脚步始终未挪动一步,只在秋长老因为受到攻击而松开手让神珠跳出来之时抬起了右手。



  如银月一样的流光自他银眸深处泛起流转,下一瞬神珠就好似受到控制那般直接直直撞入他手中。在神珠撞进他掌心的那一刻,修长的五指也随之收起,被他牢牢握住。



  他就像是来自炼狱深处的使者,仿佛出现就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现在神珠到手任务完成,只呼吸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那黑暗的林子的深处。



  而被打倒在地的一群人还久久回不过神来,完全没搞清楚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秋长老艰难地从地上坐起,眼里情绪有些复杂。



  神珠到手尚未捂热,就被人夺走了。



  失去神珠又受了伤,他们也就干脆先留在原地打坐休息,不再继续前进。



  只是他们才刚坐好开始调息,林子的另一边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男一女的两道人影就闯入他们视线里。



  来人正是后来才悠闲出发的楚云及温瑞。



  楚云和温瑞在出来后,后者说不想和漫天宗等人碰面起冲突,那会很麻烦也很浪费时间。因为知道神珠指引的大概方向,他就带着她走了小路。



  他们俩在林子里走了好一会儿就听见前面传来人的惨叫声,她以为出了什么事就拔腿奔过来看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流风门的人。



  他们就这样分散开坐在周围,有差不多二十几人的样子,而且看着还受了伤。



  流风门的人虽然没见过温瑞,倒是认得楚云。见她不像是会无理取闹突然对自己动手的人,他们倒也稍微放下心来。



  反正他们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也不怕其他人会想对他们动手,那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温瑞盯着那一群受伤的人没有说话,楚云便开口询问:“你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各个看起来都很惨的样子。



  流风门的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确定应不应该解释,秋长老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将刚才的事情缓缓道来:“不瞒你们说,我们此行也是抱着得到神器的目的而来。因为得知魔族之人与那些个大宗门走了大路要找神器,我们便绕了点地方想与他们避开。不想神珠竟是阴错阳差落入我们手中,结果还没捂热,就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银发黑袍男子抢走了。”



  楚云微微一愣:“银发黑袍的男子?”她在脑里努力回想了一下,发现记忆中并没有附和这个形象的人。



  见秋长老毫不犹豫地把实情道出,便有弟子点头附和:“是的,那家伙给人一种非常奇怪又可怕的感觉,看着不像是人!”



  “不像是人……”难道是鬼吗?鬼要神珠来做什么呢?



  她刚在心里吐槽完,就听见另一个人说:“对啊对啊,我们所有人都见到了。他什么也没说,直接就朝我们攻击过来,那力量可强大了!”说着他又皱起眉头:“不过他使用的灵术倒也奇怪,是我们不曾见过的。虽然看着是风灵力,但他却什么武器也没用就能够对我们做出攻击,就像是,像是能自由控制风那般!”



  楚云又是一愣,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不确定起来。



  本来她还想说不知道这个人,但听他们说可以自由控制风……据她所了解,魔域的那个风魔似乎也能办到。可是风魔是黑发银袍的啊,难道他们因为紧张所以说错了?



  她刚想再问清楚详细的情况,就听见有女弟子暗搓搓地说:“不过,方才那男子倒也是长得挺好看的,就像是林子深处的妖精……”



  听到她这么说,楚云立马就将要问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



  能让姑娘家发花痴的,肯定不是风魔。



  咳咳,不是她不给风魔面子,风魔这人其实长得算是对得起社会,但也不至于会被人形容成妖精……



  这么一想,她不禁侧头看向身旁那重头到尾都没开口说过半句话的温瑞。



  要说那人是温瑞她还能信,毕竟这家伙就是彻头彻尾的一大俊男。光是站在远处当雕像,都能让不少在场的女弟子心动面红了好吗?



  说实话,初次见面那一会儿她也被他惊艳过,也有过正常女孩见到一个俊美男子会有的反应。



  只可惜这家伙把他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亲手给毁了。



  察觉到她有些赤|裸的视线,温瑞才回过头来朝她轻轻一笑:“怎么了?那人不是我。”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他一直都跟她在一起呢,除非会分|身术,不然怎么可能会是他啊?



  楚云不再去看他,而是朝秋长老问道:“那你可知道,那银发黑袍的男子往哪儿逃走了?”



  秋长老一手微微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抬起后指向林子的某个方向:“我也不清楚,不过从消失的方向来看,应该是那里。”轻咳了几声,他才又说:“而且神珠所指引的,也是那里。”



  听了之后,她问温瑞:“如何?要去追吗?”



  温瑞神色若有所思并没有马上给她答案,倒是流风门的弟子在听见她的问题后有些纠结地询问:“你们……也是为了神器而来的吧?当真要去追?”



  楚云疑惑地看向他,他才解释道:“不瞒你们说,那一处再往十几里路就是魔域与灵武之域的分界了。从方才神珠的指引来看,神器极有可能就在魔域。”



  “魔域?”楚云有些惊讶,她以为神器应该都在灵武之域里,却没想到流风门的人说神珠引导的方向是直往魔域。



  她眉头蹙了蹙呢喃:“难道当年那炼武师在逃命的时候,曾经去过魔域?”所以才会有神器落在那里?



  温瑞在听见她的低语后就直接反驳:“不可能。”



  见她抬头看着自己,他顿了顿才说:“那炼武师逃命时经过的地方早已被各大宗门整理出来,并没有任何行踪记录指示他曾逃去魔域。”



  “如果按你这么说的话,岂不是有人先大家一步找到了神器,而且还是魔域的人?”这么一想,好像有点可怕?



  应该不会是天齐教的人,如果他们已经找到的话就不会和漫天宗还有清羽宗的人纠缠了。



  难道是刚才流风门遇见的那个银发男子?听他们将他形容得又好看又像妖精什么的,搞不好真的是魔域的人啊。



  温瑞没有回答,只是面带沉思的样子。楚云当他是在思考下一步要怎么做,就转头和流风门的人聊了起来:“话说,我从公仪公子那里得知你们也想寻得神器,却也不是想一直独占的样子。我能不能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找神器啊?”



  听到她的问题,流风门的人齐齐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那全场最老也最有威严的老者开了口:“说来也是惭愧,我们门主的少公子被魔域的一位魔女捉走,门主甚至还被对方给打伤。我们即使出动了整个门派的人依然敌不过那魔女,只能眼睁睁看着少主被人带走了。”



  “为了将少主救回来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可少主却等不得我们几十年的时间呐!而且到时候我们亦是无法保证魔女的力量及她的势力会否也有增长,走投无路之下我们才想借用神器的力量打败魔女,希望能够将少主救回来。”说完,那老者还摇头叹气。



  “我们少主也是可怜,人人都说魔域的人非常可怕,尤其女人虽然长得好看却也都是蛇蝎女人,手段阴狠还专门抓咱们灵武之域的年轻修士回去采补。”流风门的弟子说着就哭了出来,“也不知道少主现在情况如何,是不是被那魔女抽筋拆骨下了锅……”



  他身旁的弟子忙道:“呸,别这么说,少主如此聪明,肯定会没事的!他还在等我们去救他呢!”



  “嗯,说的也是!”



  没想到流风门的人竟然是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才会想得到神器,楚云看着他们满面忧愁的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所以就干脆选择不说话。



  “说完了?”温瑞不轻不重的声音突然传入耳里,她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他要做什么。



  见她看了过来,温瑞就把放在她身上的目光收回:“那我们走吧。”



  “去魔域?”楚云问道。



  温瑞刚走了没几步的脚微微一顿,侧过头似笑非笑道:“你若想回家也行。”



  “……”就不能好好地回答问题嘛。



  有温瑞在,去魔域这种事虽然听起来危险但楚云也是不担心的,倒不如说还有些蠢蠢欲动。



  魔域啊,这地方她只一直听过却不曾去过,现在有机会去而且还有温瑞陪着,当然要去!



  没有再搭理流风门的人,温瑞带着楚云就要越过他们一群人朝那银发男子消失的方向走去。



  见他们俩在自己面前经过,盯着他俩看了一会儿秋长老忍不住开口:“请稍等!不知二位能否……”



  “不能。”然而他才刚开口,想说的话都还未完全说出,就听见那气质有些清冷的白袍男子直接开口回了他两个字,语气还有些冷漠。



  楚云愣了愣:“人家都还没把话说完,你就直接回答了?”



  温瑞看了她一眼,目光颇为冷淡地说:“不就是想问我们能不能帮他们把魔域的少主救回来么?”



  说完,他看也不看流风门的人又重复一次:“不能。”



  秋长老并不想放弃,虽然他不怎么认识这两个人,但是那漂亮的姑娘他还是见识过她实力的。



  她境界仅在初悟,却能够与宫凌羽配合得如此之好而且还发挥出一般初悟境界灵术师所没有的力量,绝对是个好苗子。而她身旁那名男子更是不需要多说,哪怕看不出对方境界在何处,但只要是一个强者,即使想低调也会被人察觉出来。



  他有种感觉,这两人可能真有办法将他少主救出!



  于是他在努力站起身子后又用着请求的语气道:“我们也会随二位前往魔域,绝不会给你们添太多麻烦!”



  温瑞却淡淡地说:“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已是个麻烦。”



  “……”秋长老一时无话反驳,咬了咬牙才又道:“若公子与姑娘愿意帮我们将少主救出,我们愿意将流风门的独传扇流秘籍四方楚歌传授于你们!”



  一般来说每个门派在自己的主流派上都会有不外传的秘籍,作为一个三流门派流风门也不例外。流风门的不外传秘籍基本都是在流风门还未建成时,宗主几代以上的师父所流传下来的。



  为了将秘籍里的功法发扬光大,宗主才组建起流风门。



  而四方楚歌这个秘籍里面的招式是这些流传下来的功法之中,最强大却也最难学习的。



  哪怕是如今境界已经在化灵期的秋长老,花了毕生的时间都没能将这秘籍里的功法彻底领悟,因此知道的人并不多,哪怕是本门弟子到老都可能没机会接触。



  但是温瑞知道。



  四方楚歌也许连流风门的弟子都不清楚,但他却是晓得这个秘籍的。



  虽然从名字来看,四方楚歌比十方俱灭要矮了一截,其实不然。认真说起来,这两种功法的力量都是非常强大的,没有谁比谁逊色或强大之说。当然,功法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招式他并不知道,但这功法从千年前就被写出来至现今流落到流风门手中,却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听说此秘籍要领悟并不容易,但也因为这个而让他对它更有兴趣。



  他向来不喜欢麻烦事没错,可若有值得叫他花费一些力气交换的条件,那就可以另外考虑了。



  楚云对帮不帮流风门的人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他们和流风门的人本来就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和感情在,她和温瑞是没有必要花费时间去帮助他们的。



  如果路上没遇到这种事情就要出手帮一把,那岂不是忙死了?



  所以她就抱着围观的态度站在一旁,看温瑞如何决定。



  在那老者开口说会以报酬交换时,她有些意外地见到温瑞回过身子,看向那名在流风门应当是长老级别的老者。



  她摸了摸下巴,心想那叫什么四方楚歌的功法既然能够引起温瑞的注意,估计是个好东西。



  秋长老原本已经做好向温瑞大肆解释宣传四方楚歌的准备了,结果温瑞竟然问也没问就转过身子对他说:“记着你今日的承诺。”



  然后他手微微一扬,用着那好听的声音轻轻道:“我讨厌欺骗。”语落,就见到他在没有借助武器之力的情况下用自身的灵力,一击将周围一大群的大树全都变成碎块掉落在地。



  “若你骗了我,那这将会是你流风门的下场。”他说道,微微弯着的双眸里没有半点笑意,尽是冷冽。



  饶是和温瑞熟识的楚云在见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心里也不禁被他强大的气势所震慑。



  秋长老咽了咽口水,知道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也绝对有本事做到,忙说:“请放心,我秋峰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绝不会违背今日的承诺!”



  温瑞目光平淡地在流风门弟子身上扫过,然后才对着秋长老说:“包括你在内,跟着我的人不需要超过五个。”说完他就踱步朝方才秋长老所指的林子方向走去,却也没有准备离他们太远,似乎是给他们时间处理到底谁留下谁跟上。



  楚云看了流风门的人一眼又看了温瑞离去的背影,最后还是选择追上他和他一起在附近兜转。



  见到她跟过来他也只是轻轻瞥了一下,没有多余的反应和表情。



  楚云有些纳闷。



  唉,这人还真是叫人捉摸不透。有时候看起来特别好相处,有时候却又跟个高高在上的浮云那样高冷,最重要的是她今天跟着他这么久,再察觉不到他心情有些不好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想了想,她就问:“我们分开的那几天里,你是不是上哪儿受气了?”



  “想多了。”温瑞看也没看她就直接回答道。



  楚云一脸怀疑地看着他:“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顿了顿,她又道:“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事了,说来那四方楚歌秘籍……很厉害?不然,按照你的个性才不会答应帮助他们。”



  “大概。”温瑞回答道。



  她愣了愣:“……大概是什么意思?”



  温瑞语气慵懒地反问:“你连大概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明知道她问的不是这个!



  感觉和他再说下去自己会因为憋气憋得吐血身亡,为了自己的身子着想,楚云决定暂时不跟他说话了。



  只是他走到哪儿她就默默跟到哪儿,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停下来,语气有些气笑地问:“你想做什么?”



  “没想做什么啊,你又没说不让我跟着你。”说着她微微一笑,“我怕你一个人的话走得太远会在这种地方迷路。”



  原本以为温瑞会反驳她的,然而他却出乎预料地沉默了,只是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半响,他才悠悠道:“正好,我还真不记得回去的路怎么走了,劳烦楚姑娘带路。”



  “……”带就带,她的方向感好着!



  于是,俩人在林子周围随意转悠了一圈才又回到流风门那里。因为拯救自家少主的事情刻不容缓,秋峰的办事效率还挺快。他们俩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准备带去的人挑选好了。



  至于其他弟子,秋峰让他们直接回去柳阳城。如果路上遇见了漫天宗等其他势力及宗门的人,直接老实交代神珠原本误入他们手中,却又被神秘黑衣人夺走,不知去向。



  毕竟他们受了伤,加上他们手里也真的没神珠,所以这话可信度还是挺高的。因为他们流风门非常低调,漫天宗和天齐教根本没把他们放眼里,根本不会知道这一次来了多少人。所以少那么几个人,是绝对察觉不出来的。



  安排好这些事情之后,秋峰就带着其余四名受伤不算太重的弟子跟随楚云和温瑞一起往魔域过去了。



  而事实也正如秋峰所推测,他们流风门在漫天宗这种大宗和天齐教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不足被列为关注对象的人物。



  等到楚云他们已经进入魔域,流风门的人也从林子里慢慢走回柳阳城之时,缠斗在一起的四方人马才终于四败俱伤分开。派出去的那小波人马根本起不到作用,而且才走不远就又相互打起来,等打到最后他们才想起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了神器。



  可惜最后等到的却是神珠被神秘人抢走的消息。敖铁当场满脸阴沉地带着漫天宗的人离开,芳华的脸色更是好不到哪儿,直接就回去魔域天齐教了。



  至于那半路插入的神秘刀疤男是直接不见踪影,宫凌羽再度失去神珠的消息,只得身心俱疲地回到公仪少卿的私宅。



  这已经是第三把神器了,师父将重任寄托在他身上,他却依然没能将事情办好。



  人人都说他是清羽宗未来宗主候选人,是新一辈灵术师当中最受瞩目之人,可如今他却是开始怀疑其自己的办事能力来。



  他真的,对得起这些声望和整个宗门的寄托吗?真的能够阻止这大陆落入那些恶人的掌控之中?



  想起楚云没有和自己一起行动,刚才路上也不曾遇见她与温瑞,他想着楚云可能没有出门便绕过去敲了敲她房门,却发现门没锁,里边更是空无一人。



  他眼神微微一暗,心中思绪万千,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良久,他宽袖底下的手指紧紧一收握成了拳头。



  说来,若是不曾结识楚云,如今的情况又将会是如何?他早该清楚,即使他将楚云当成朋友,她合作之人终究不是他。而他如今的要事是找到神器,防止九子落入恶徒之手。



  宫凌羽敛目许久才复又睁开,墨眸看着虽然没有什么变化,眼底的情绪却又有了微妙的变动,像是想通了什么。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