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81章 抵达魔域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2: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因为秋长老给出了让温瑞有兴趣的报酬,所以他答应帮他们到魔域去救人,同时也是为了寻找神器。



  楚云原本以为在他们离开之前会先给她一些时间做好准备,或是回去与宫凌羽报告一声之类的。



  结果并没有,温瑞一见流风门挑选好了前去的人,就直接带着他们往魔域过去了。



  她还当他们必须要徒步走到魔域,温瑞却是从附近的城镇买来了几头战马荒兽,让他们乘着马一路往魔域的方向飞奔过去。



  “不用走过去是很好没错,但是……为什么我非得跟你同骑一匹?”楚云有些纳闷地朝坐在她前面的温瑞问道。



  他没有回过头,只用着平淡的语气回答:“身上带着的钱不够多。”



  因为他们这一次的三阶战马荒兽是直接买来的,与租借不同,无需归还,所以要贵一些。除了秋长老,其余四名流风门的弟子也是双人同骑一匹战马。



  “再说,你会骑马么?”沉默了一会儿,他的声音又悠悠飘来,语气里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楚云虽然没有底气,不过还是撇嘴低语:“不试怎么知道?”



  这话被温瑞给听见了,便又道:“不用试了,你连马车都不会驾驭。”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马车?”她试开马车是之前与杨追命他们前往擎天宗的时候的事了,除了她与当时在车上的另外三个人之外,根本没人知道这件事。



  温瑞低笑了一声反问:“有我不知道的事?”



  “……”好吧,他赢了。



  楚云没再跟他说话,只是因为战马跑得有点快,她揽住温瑞的腰的手不禁紧了紧。想了想,她又趁机掐了掐,在感觉到他身子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时扬嘴说:“看不出来,还挺结实。”



  温瑞又是一阵轻笑,片刻之后才说:“看不出来,你不是搓衣板。”



  闻言,她当下一怒就想把人直接从马上踹下去,然后就听见他说:“把我踹下去之前先考虑一下后果。”



  “……”会骑马了不起。



  凌晨,天色依旧昏暗,四匹全身黑紫,威风凛凛的战马在辽阔的原野上奔跑着,一路往看不见尽头的前方奔跑而去。



  战马不愧是战马,楚云推测了一下这战马应该比她印象里的千里马还要能跑。原本听着有点远的几十近百里的路,眨眼就已经跑过了。



  虽然魔域和灵武之域设有分界,但两边其实并没有明着规定谁不能入谁的地方,所以他们很顺利就过去了,这也是为什么天齐教以及风魔等人能够轻易过来。



  一般上,只要你不犯我我自然也不会找你麻烦,这是很正常的规则。



  偏偏魔域的人就不肯乖乖按照规则来,即使灵武之域的人不犯他们,他们也会主动过来欺负。因为很久以前也时常有灵武之域的修士去魔域搜索材料啊历练之类的,可若碰上魔域的人就会被攻击而且基本都无法安全归来。久而久之,灵武之域的人就不再去魔域了,也视魔域的人为敌。



  就算过来了,也会隐藏自己的身份与气息。



  哪怕两边都是人,但魔域里的人之所以被称为魔族那是因为他们身上自带魔气,修炼的功法也不同。灵武之域的修士若不做好准备,就这样进来是会被魔族的人发现的。



  所以在踏入魔域之后,温瑞就先停了下来给他们每个人丢去一个灰褐色的斗篷,让他们换上。



  “这是……!”秋长老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于激动。



  楚云举着斗篷看了一眼,在披上之后问道:“穿着这个,魔族的人就不会察觉到我们的身份了?”



  温瑞没有开口,反而是秋长老语气颇为激动地说:“这可是伏魔斗篷,一旦穿上不仅我们作为普通修士的身份会被隐蔽,甚至还能让魔域的人认为我们也是同伴,因为它自带魔气!”



  “这样……”楚云点了点头,觉得这东西听起来还挺好用。



  不过温瑞身上总是有许多好东西,她都见惯不惯了,也不知道秋峰为何要如此激动?



  如此一想,她就见到秋峰抱着斗篷双眼冒着星星走到温瑞面前询问:“这位公子,不知这斗篷是出自哪位炼武师之手?这实在太神奇了!当初听见有人说过有炼武师研究出这么一件宝衣时我是不信的,毕竟是扭转乾坤之事,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日亲眼见到!公子你身上有那么多这宝衣,想必与那炼武师是好朋友吧?要炼出这一件宝衣可不容易啊,肯定需要花费许多金钱与珍贵材料呐!”



  听完秋峰的话,温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似笑非笑地对他说:“很难吗?不过是找来一些魔族人的筋骨,放在炉里烧上七七四十九日再与斗篷一起淬炼,不难。”



  周围一时间鸦雀无声。



  楚云目光复杂地看了身上的斗篷一眼再看向已经再度上了马的温瑞,爬上去坐到他身后才说:“咳咳,你要不要这样吓他们?”



  温瑞身子一顿回过头来看向她,挑眉一问:“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



  楚云选择沉默。



  趁大家都在准备的时候,她往四周打量了几眼。



  魔域与灵武之域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这里也有原野,有花有草有山有水。如果要真说出个区别来的话,大概是这里的空气明显和灵武之域的有些不同吧?



  毕竟是魔族的人,修炼功法不同,本身摄取的灵气应该也会有那么点区别。加上这地方有魔兽,魔兽戾气向来非常重,所以魔域给她的感觉就较为黑暗血腥了点。



  他们很快又出发了,根据流风门给的情报,他们想找的那魔女的地盘非常接近分界。流风门的人似乎是为救他们的少主做了许多准备,连魔域的地图也有。



  看了他们在地图打点的位置再看他们现今所处的地方,严格来说确实不远,他们甚至不需要进到魔域繁华的中心。途中只需要经过两座小城,他们就能够进入那魔女的地盘了。



  “不过,没想到魔域的地域切分还是很乱的啊。”与灵武之域不同,魔域被划分出好多大小不一的地域,每一块地方都由不同的人掌管。他们没有宗门,只有自己的魔教或是势力。就连前阵子过来捣乱的风魔,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小片地方。



  但这魔域之中地域最大的,就是天齐教了。光是天齐教所占领的地方,都快是整一半的魔域了。



  怪不得之前岳纱带人过来的时候那么嚣张,原来他们天齐教势力真的很强大啊。



  既然如此,他们手里有用的人应该要很多才是,为什么每次遇见天齐教的时候他们带来的人和力量都不是很强的样子?



  楚云边看着地图边在脑里生出各种疑问,温瑞则是只看了地图一眼就把目光收回直接说:“你们带路就好。”连研究都不想。



  距离他们最近的是叫做飞沙城的地方,秋长老就这样骑着战马手拿地图走在最前方,领着他们往那里前进。



  说近其实也尚有一大段距离,加上因为要边走边看地图,他们的行动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他们也来到了一个土色偏红水草较少的荒地。因为早晨的关系,许多在休息的魔兽都已经逐渐醒过来,远远也能听见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各种叫声。



  察觉到身后的楚云好几次都差点从他背后摔下去,温瑞终于忍不住拉了拉缰绳让战马停了下来。听见他们这里的动静,秋长老等人也忍不住停下,齐齐朝他们看过来。



  温瑞一回头就见到正抬手揉眼睛,有些迷迷糊糊的楚云,她还开口询问:“我们到了?”



  看到她这副样子,他最终还是将到嘴边的责问吞下,面色平静地扬手就给了她一记手刀,毫不客气地把人给打晕了。



  秋长老瞪了瞪眼睛以为他想半路把人给丢下还是咋的,却见他一把将昏迷过去的楚云给从身后抓到了身前,一手揽在怀里护好了才对他们说:“好了,我们继续。”



  流风门众人不禁齐齐在心里感叹他连对待女人也如此……干脆又粗暴。



  某位跟来的女弟子瞬间抱紧了身前的男弟子说:“师弟我错了,以后绝不会再说你对女人不怜香惜玉。”



  一行人马不停蹄地赶了大半天的路,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抵达了飞沙城。入城之前他们纷纷从战马上下来,看着在城门处进进出出的魔族人,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秋长老下了马之后就下意识朝温瑞所在之处看去,想询问他接下来该如何,却发现他还在马上没下来。



  哦,那小姑娘还没醒。



  刚才温瑞要让人睡觉就直接把人打晕,这会儿如果要把人叫醒是不是准备拿水泼了?



  想到这里,流风门的人都不禁有些替楚云担心。



  这小姑娘看着也不是好欺负的人,这俩人到时候如果吵起来的话,感觉会一发不可收拾呐!



  就在随行的唯一一个女弟子正犹豫要不要去帮忙把人叫醒避免悲剧发生的时候,却见到面色依旧淡漠的温瑞微微低头在楚云耳边说了什么,然后流风门的人就神奇地见到楚云醒过来了。



  所以问题来了——他到底说了啥?



  楚云觉得自己半梦半醒间,好像听见了自家师兄的声音。



  醒过来的时候她还能感觉到脖子后传来的疼痛感,刚伸手想动作就发现她好像正靠在谁的怀里,而前方还有一众流风门的人瞪着眼睛看着她。



  她愣了一下转过头,温瑞那张好看得惊人的脸毫无防备地撞入她视线里。



  不过她倒是没有什么夸张的反应,顿了顿才无奈地说:“抱歉,快两天没好好休息了,被风吹的感觉舒服得我睡意上来就……”



  “修炼人士,几天没睡不是很正常?”温瑞挑眉笑道。



  楚云小小翻了个白眼从马上跳下:“也不看看我的修为境界到哪儿呢,别拿你的等级来看待我啊。”唉,竟然梦见师兄了,她有那么想他?



  想到萧子尘,楚云在摸了摸还有些发疼的脖子后哀怨地看了温瑞一眼。



  这家伙真是暴力,如果是她师兄发现她昏昏欲睡快撑不住的话,肯定会主动温和地开口问她是不是想睡觉了,然后安抚着她睡去。



  绝对不会给她一记手刀什么的!



  温瑞翻身下来之后微微仰首朝秋峰等人道:“进去罢。”语落,他就带着他们牵着战马低调地入了飞沙城。



  他们几人虽然都穿着斗篷,却也没有特别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不管魔族还是普通修士,装扮低调的人还是很多的,这也很正常。



  尤其除了温瑞之外他们几人并没有将帽子盖上,这样走起来看着也不奇怪。



  楚云是第一次来魔域,所以入了城就忍不住四处张望,想看看这里和灵武之域有什么区别。



  不过他们刚来到魔域也只拜访了一座城,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虽然飞沙城的房子都是用那偏红色的泥沙砌成,但这也可能是因为这座城四周都被泥沙荒地环绕,山峦稀少的原因才会有这般风格。每一座城都会因为地理位置而有着自己的特色,不能以这个来作为定论。



  他们在城里寻找着合适居住的客栈,刚走没多久,一个小女孩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直直撞了楚云一下又跑开了。



  看着这动作楚云瞬间就想到那些扒手,下意识往腰处摸了摸,然后才想起她一直以来因为担心会遇到这种事,所以都把荷包收在储物器里。



  这样虽然麻烦了点,但也有些保障。



  刚想松口气,她却发现清安公主给她的,那一直被她挂在身上的香包不见了!



  “把我的东西还回来!”她抬头找到了那还未完全消失的小身影,也顾不得现在是在大街上,立刻拔腿就追了过去。



  那可是清安公主留给她的唯一一个东西,对她来说非常重要,比钱包还重要!



  楚云追了一会儿发现周围的人在听见她东西被抢走时不仅没有帮忙,甚至连看热闹的打算都没有,像是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惯不惯了的样子。



  这……魔域的人都那么冷漠?如果是在灵武之域,那贼肯定被人逮着骂一顿了吧?若是大人的话,恐怕还得被打得鼻青脸肿。



  另一边,一个身材娇小眨着双辫子的小女孩在人群以及复杂的大街小巷中飞速穿梭,很快就把楚云远远甩在身后。



  直到她觉得自己已经把楚云给甩掉了,才在一个无人的小巷里停下。



  看着手中粉嫩嫩的东西,她刚笑吟吟准备打开才发现自己偷来的不是荷包,而是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香包!



  她一张有些脏兮兮的小脸瞬间就皱了起来:“什么嘛,只是一个香包还要追着我跑那么久!早知道是这破东西我就不需要浪费那么多力气了。”



  低头撇嘴打量了一会儿,她抖了抖肩说:“算了,看着手工也精致,搞不好拿去卖还能赚几个小钱。”说完她揣着东西正要离开,却突然有一个披着黑斗篷的人影从天而降,以轻功落到自己的面前。



  不等她看清来人,她握着香包那只手的手臂就被一颗东西重重打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东西已经被对方夺走了。



  她原本以为对方是刚才追着自己的姑娘,但仔细一看才发现不是。



  比起刚才那姑娘,眼前这人的身材显然要更加高大一些,应当是个男人。



  估计是同伙吧。



  她暗暗在心里想着,就见到对方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极其好看的面容,浅笑着对她轻声说:“盗取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



  望着那张绝世惊人的俊颜,扎着双辫子的女孩视线直直撞入那一双仿佛能够蛊惑世间万物的紫眸里,脸蛋忍不住红了红,心跳也有些加速。



  好,好,好好看的男人!



  哪怕是在出了名俊男美女众多的魔域里,她也未曾见过比眼前这男子还要好看的人,即使是那青楼里的花魁都远远比不过他。



  以前总听人家用许多夸张的词来形容一个美男,她总是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既然说不食人间烟火如仙如画,那肯定不是在天上当仙就是在画里,现实绝对不可能会有。



  然而,现在她面前就站着这么一个,绝对配得上那些形容词的男人。



  楚云跑了许久,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那偷走自己香包的小女孩和替她把东西找了回来的温瑞。见东西平安无事,她便松了口气缓步朝他们走去。



  结果她刚走近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到那背对着她的小女孩突然激动一跳,直接扑到温瑞那里用着一双闪亮亮的眼睛看着他说:“你长得好好看啊,来当我夫君好不好?”



  楚云觉得如果她现在在喝水的话,肯定早就忍不住喷了出来。



  被突然告白的温瑞倒是没什么反应,只在听见那小女孩的话后挑了挑眉,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惯不惯了。



  他就这样握着香包,缓缓抬头看向前方的楚云,不发一语。



  察觉到他在看人,小女孩就立刻回过头,发现了不晓得在什么时候追上来的楚云。



  想起这香包的原主人是这个姑娘,而这好看的男人又过来取回,她联想了一下瞬间明白他们认识。然后她就有些忧伤地说:“原来你已经有主了啊。”



  楚云闻言立即抬手在胸前比了个叉,横眉竖眼道:“别误会,我跟他纯属认识,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听见她这么说,小女孩又恢复了精神,高兴地回头看着温瑞。



  温瑞唇角的弧度又加深了几分,却是往后退了一步:“抱歉,我对小孩没兴趣。”



  小女孩也不气馁:“这没关系,再过个十年我也就能长大成为少女了!只要是修士,境界越高活的时间越长,差个十几二十岁不算啥!”



  温瑞低笑了一声:“恐怕我们差的不止十几二十岁。”



  “那也没关系,反正你现在看起来还很年轻!”小女孩说道。



  温瑞浅浅笑着没有再与她多说,绕过她走向楚云把东西随意抛回给她之后就离开了。楚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眼又看向那表情有些失望的小女孩,最终掏出了几个银子给她:“拿去买东西吃吧,别再偷东西了。”



  小女孩伸手接过了她的银子,笑吟吟地说:“谢谢姐姐!”



  楚云叹了一声拍拍她的头,然后才转身小跑追上温瑞的脚步离去。



  小女孩收起银子后有些懊恼地挠了挠头:“哎,是我不够漂亮吗?等我长大肯定会变漂亮的嘛!”



  另一边,楚云在追上温瑞之后忙和他道:“谢谢了。”说着她还晃了晃手里的香包,表示在和他谢这个。



  温瑞没有回话,她也就没再和他多说,只是和他走了老半天才发现他们好像正在晃悠,就问:“我们不回去找秋长老他们了?”



  闻言,温瑞脚步一顿,终于侧过头来开口:“我以为你知道路?”



  “……”她一直都在处于神游状态跟着他走啊,还以为他在带她回去呢!



  等他们找到一脸焦虑的秋长老等人时,天色早已暗下。又走了一会儿,他们总算找到了一家客栈入住,不必担心住宿问题了。



  在飞沙城里平安无事地休息了一晚,隔日退了房一群人准备出城往另一座城过去时,却发现那通往另一座城的城门并没有打开。



  楚云正疑惑着,旁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哎?你们不知道吗?从今天开始这里不能通啦!”



  她微微一愣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又见到昨日那扎着双辫子的小女孩。她脸上依旧脏兮兮的,就像是个小花猫。



  小女孩见到温瑞眼睛又是一亮,走到他们面前后才说:“我们这么有缘,你真的不考虑当我夫君吗?”



  流风门的人不知道昨天的事,突然见到有个小女孩跑出来和温瑞大胆地表白,都被吓了一跳。



  昨天还想着这家伙这么暴力怎么会有姑娘喜欢,今天他就被人示爱了。



  流风门众人表示,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温瑞没有与她瞎扯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用着有些平淡的语气开口询问:“你说此处从今日起无法通行,是何意?”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你们真的不知道啊?不就是因为咱飞沙城要和前边那座月夜城打仗了嘛!”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