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83章 暴露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3:0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楚云与温瑞一起蹲在房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安静地观察着城门处的情况。



  白日里那已经关闭的城门再度被打开,然后有一群人从那里缓步入城,气势强烈,似乎没有什么善意。而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名身着有些曝露的紫衣,极其漂亮又冷艳的女人,手里竟然还揣着一条鞭子。



  楚云看了几眼,低声询问:“这漂亮的女子,是月夜城的城主?”



  温瑞目光慵懒地看了一眼回答:“是天齐教的人。”



  咦?



  “你此番应该还没跟她打过照面,她名芳华,是代替岳纱到灵武之域追踪神器的。”温瑞说道。



  楚云暗自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说:“那他们的动作还挺快,照你这么说他们也去了柳阳城找神器,没想到今日就能够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和飞沙城的人打起来。”



  可是看他们现在这个样子,而且还专挑晚上的时候过来,碰面的估计都只是城里的主要人士,大概是想做最后的谈判?



  她记得红缨说月夜城与飞沙城会频频打仗主要是想飞沙城交出什么东西来吧?虽然她不太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但感觉只要和天齐教扯上关系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另一边,飞沙城的城主带着自己的一群手下,终于和随芳华过来的月夜城子民在城门处碰面。



  飞沙城的城主是个长相非常有威严,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对于芳华的到访,他面上并没有给出什么好看的表情来。



  芳华在距离飞沙城的人十几尺的地方停了下来,态度一如既往地高傲不将飞沙城的人放在眼里,仿佛忘了她现在正踏在别人的地盘上。



  “之前让人给城主送了信,可城主迟迟不回我只好亲自过来了,毕竟教主的耐心也是有限。”说着她嘴角微微一扬,笑容有些冷地说:“所以马城主,我们已经给了你两年的时间,你考虑得如何了?若是想通了,那就赶紧乖乖把我们想要的东西交出来。”



  马城主冷哼了一声,语气一点也不客气:“不必多说了,哪怕你今日天齐教教主亲自过来,我亦是不会把人交出来的!”



  芳华气笑道:“马城主莫非是忘了当年之事,是我们天齐教所安排的?如今你们却迟迟不交出来,究竟是什么意思?看样子马城主是不准备妥协了,那也别怪我没警告过你这一次两城之战的严重性。”



  马城主冷眼道:“你们天齐教虽然人多势力大,但此事非同小可,恕我无法认同。”



  “呵呵,马城主这话真可笑。我们教主才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提高我们将灵武之域攻下的战力。可城主你却几番阻挠,实在叫我等不得不怀疑你对魔域,落血教对魔域的忠心程度呐。”芳华双手抱胸道。



  楚云眉头皱了皱。



  落血教?这也是魔域的魔教吗?也和飞沙城有关系?不过,没想到天齐教的口气真大,咱灵武之域就算撇开其他宗门不谈也还有漫天宗和清羽宗两大宗门坐镇,岂是他们想就能够攻下的?



  倒是他们两方人马所谈的‘东西’实在叫她非常在意。



  听芳华的口气,那东西肯定是个很有杀伤力的东西,否则她不会说出这么自信的话来。



  这叫她不得不联想到当初岳纱所说的兵灵与兵灵护法……



  楚云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身后虚揽着自己的温瑞,低声询问:“你说,天齐教的人说的东西会不会和之前岳纱做的事情有关?”



  温瑞低头看了她一眼:“你倒是聪明了一回。”



  她身子一顿,没忍住回头看着他,语气有些认真地为自己解释:“我觉得我还是挺机智的。”



  温瑞又是一阵低笑,注视着她的紫眸里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似是有流光在里边打转发亮。她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把头转回,就怕自己再慢几秒就会与其他人一样坠入他那一双好看的眼睛里,为他所蛊惑。



  看着底下的人还在对峙,她稍微往后靠了一些又问:“那你对落血教的了解又有多少?”



  “魔域第二大教,势力虽尚无法与天齐教抗衡,但也非天齐教可轻易扳倒。具体情况不了解,行事作风倒是低调,野心有没有天齐教那般大就不清楚了。”温瑞语气平淡地回答着。



  他们俩人在房顶上默默偷听许久,到最后马城主还是坚持不妥协把‘东西’交出。原本以为他们会就地打起来,结果没想到的是芳华竟然就黑着脸转身离开了,而飞沙城城主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她会突然出手偷袭的防备。



  楚云小小惊讶了一下,没想到魔族的人竟然还那么讲究规则?



  送走了芳华等人,飞沙城的城门再次关上。一群人在底下面色凝重地又商量了一会儿才分开往各自的住处回去,只有马城主与他的心腹在后边慢悠悠地走,像是在说什么。



  但是他们说得有点小声,以楚云的修为还没法听清,她只得向温瑞求助:“他们都说了什么?”



  温瑞没有回话,只默默将目光移到那交谈的俩人身上。



  “城主,此事怕是拖不下去了,我们必须要赶在天齐教面前先一步将血器炼好!”马城主身旁的人说道。



  而马城主皱着眉头犹豫许久才说:“也只能如此了,你赶紧让人去将炼台准备好,这几日必须尽全力拖住月夜城与天齐教的人马!待血器炼好,我们就没必要再怕他们了。”



  在那人离开前,他又问了一句:“那丫头最近怎么样了?要紧关头,我可不允许她出任何事!”



  对方笑道:“放心吧城主,还是老样子,也没察觉到我们的目的。就差这几天,她不会乱跑的,还巴不得能够出来帮助我们作战呢!”



  温瑞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然后又听见楚云的声音:“怎么样?他们在那里窸窸窣窣的,到底说了什么?”



  楚云正仰头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结果就听见他回答:“我没怎么听清。”



  “骗谁呢。”她小小翻了个白眼,“凭你的修为境界,会听不清?”



  温瑞唇角勾了勾:“没办法,我耳朵会自动过滤一些没必要听的废话。”



  “……”她表示大写的服气。



  看完了热闹,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情报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收获,楚云心满意足地和温瑞一起回了客栈,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



  一夜平静无事到隔天,楚云无所事事地待在房里想着要不要出去晃悠或是找点事情做,没想到红缨再次找上门来了。



  红缨是被秋长老带来的,他一脸为难地看着她:“这小女娃跑到我这儿来说想找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公子,可公子似乎不在,她又不信,我只好带她来找你了。”



  见秋长老苦着脸的样子楚云在心里暗暗一笑,想他应该是从红缨这调皮的女孩那里吃到不少苦头,便笑吟吟地点头:“人交给我吧,秋长老你去好好休息。”



  “哎,这可真是谢了!”把红缨带给她后,秋长老就逃也似的跑了。



  楚云无奈,见红缨没有离开的意思,便将她请入自己的房间。



  红缨一进来就转头四处打量,楚云挑了挑眉:“你再找也没用,他真的没来我这儿。”话说红缨为什么会觉得温瑞如果不在自己的房间就一定是来她这里了?她和那家伙真的没那么熟!



  果不其然,在找不到人后红缨面上闪过了些许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走到桌边坐下,双手托腮眨着水灵灵的眼睛说:“那也没关系,大哥哥不在,姐姐你也可以陪我玩!”



  红缨今天穿着一身黄褐色的布衣,头发也精心扎过,脸也清洗了一番,整个人看着倒是朝气许多。



  楚云也跟着坐下:“玩?那你想玩什么?”



  红缨认真想了一会儿才回道:“之前我看见你身上带着一个香包挺好看的,你会缝纫吗?要不,教我弄个布娃娃吧!”



  针线活儿她以前没少做,多少还是会的,所以她爽快地答应了:“这当然没问题。”



  去找流风门的人弄来一些针线盒布料之后,楚云就和红缨一起在房里做起了布娃娃。红缨这丫头挺机灵,学得挺快,所以俩人还算是玩得挺顺利,也聊了不少话题。



  “对了楚云姐姐,你那香包是哥哥送你的吗?”红缨突然一脸八卦的样子问道。



  楚云和她相处了一天,此时对于她这样的问题也能淡定回应了:“不是,是我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见到红缨眼里又亮了亮,她忙补充:“是个姑娘,很漂亮的姑娘!”



  “这样啊……”红缨一下子又失去了兴趣,给手中的东西又补了几针,她才露出笑容:“哎,搞定了,我真是聪明!”



  楚云没有反驳她这句话,因为红缨是真的聪明,学东西都很快。如果她能好好长大并解除修炼的事情,未来潜力也是无限啊。



  红缨又拿起来放到楚云面前摇了摇,笑得酒窝都露了出来:“这是我,好看吗?”



  被她抓在手里的布娃娃明显是个小女娃,而且和红缨确实有几分相似,而且还扎着双辫子。



  楚云微微一笑刚要回答,红缨却看见了她手里的那个,惊呼道:“咦?楚云姐姐,你织的布娃娃是大哥哥吗?”



  闻言她愣了一下立刻反驳:“当然不是!”说完她低下了头刚要说这是自家温柔可亲的师兄时,却突然说不出来了。



  其实布娃娃这种东西,尤其还只有一个巴掌大小,想要织出和本人一模一样的脸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一个形态。要让它看起来像某个人,最好就是将对方的外貌特征弄出来。



  可是偏偏……从外形来说萧子尘和温瑞还真是有些相似。先不说俩人都身形修长看着有点仙逸飘飘,尤其她师兄也偏爱素衣宽袍,所以她就给娃娃弄了个月白色的衣服,而身后的墨发还用发带束着,温瑞多数的形象亦是如此。如今被红缨这么一问,她突然……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布娃娃到底更像谁了。



  但她最后还是说:“这是我家师兄。”顿了顿她又笑道:“我师兄可温柔了,虽然长得没你男神帅,但特别亲切特别温柔还特别会照顾人,我很喜欢他。”



  “原来如此。”红缨点了点头后又说:“我也觉得大哥哥很温柔很会照顾人啊!”



  “……”你确定?他都对你这么冷淡还视而不见了,你竟然还夸他温柔会照顾人,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少女?!



  果然,人家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会变低。



  说完红缨又撇了撇嘴看向房门处:“大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这都过去几个时辰了,唉,他再不回来我接下来的日子可能就要见不到他了。”



  楚云一愣:“见不到是什么意思?”



  “欸?我不是说了吗?飞沙城和月夜城每次只要开战,我都不被允许离开家里啊,城主甚至还派人看着我呢!”红缨晃了晃脚回答。



  楚云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件事怎么听着有点奇怪又诡异?



  如果说是为了保护红缨,但平日里他们对她的态度又不像是会特别关爱保护她的样子。但若说不在乎她的死活,为什么又要紧紧看着她怕她受到伤害?



  她正出神思索这件事,房门忽然被人轻轻敲响。她才刚回过神来就见到另一边的红缨比自己快了一步,兴冲冲地边跑过去开门边说:“哈,肯定是帅帅的大哥哥回来了!”



  刚想吐槽红缨为什么觉得温瑞回来就一定会来她房间找她,结果门一打开见到外面站着的人时,她被逼着把到口的话给吞了下去。



  温瑞在见到红缨来开门的时候,面上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微微一顿的动作还是表现出他有些惊愕的心情。



  红缨还特别自豪地双手叉腰说:“我就知道大哥哥肯定会来找楚云姐姐。”



  温瑞眉头轻轻一挑,旋即缓缓抬头看向楚云没说话,但眼里的神情却是有些似笑非笑。



  楚云心里也是有些无奈:“你来找我有事?”



  却没想到温瑞竟然踏着悠闲的步伐走了进来,说:“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楚云笑着挑了挑眉,温瑞只是浅笑着继续:“我平时不都这样?”



  “……”说得好像他们俩很熟那样!



  红缨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没说话,温瑞轻瞥了她一眼之后又把目光放回楚云那里,嘴边笑容也淡了几分:“我们今天就走。”



  “今天?”怎么那么突然?昨天讨论完了不是决定先待个几天再走的吗?



  “嗯。”温瑞轻声应道,“我不想等了,绕路罢。”



  楚云想他应该是通过昨天两方人马的交流推测出这场战役要持续好些日子,所以才临时更改了决定。



  “好吧,那我去把秋长老他们找来说一声。”楚云话语刚落,待在旁边的红缨就兴冲冲举起手说:“我去我去!”说完她就跑到了房门处,连楚云都来不及开口阻止。



  不想门刚打开,房外的客栈处也传来了一阵吵杂声,听那些人的语气像是有些慌张又有些愤怒的样子。楚云和温瑞对视了一眼走到门边,探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月夜城的人终于发动攻击了?



  “抓到了!”



  “没想到竟然有灵武之域来的修士偷偷混入咱们魔域,还有办法让我们不识破!”



  “这些修士真可恶,潜入我们这里是想做什么呢?”



  众人说着,就见到有几人押着几名被特殊绳索绑起来的人往客栈外面走去。



  楚云眼睛微微一睁,那些人竟是她打算去找的秋长老等人!他,他们也太不小心了,竟然被人给发现……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心跳微微一顿,将目光缓缓移到背对着他们站在门边的小女孩身上。



  红缨也看见了,她年纪小小却精明着,既然流风门的人身份已经暴露,那她肯定也会猜到她和温瑞的身份。



  如果她现在大声高喊,那她和温瑞就会马上被客栈里的人发现。



  红缨就这样保持着开门的姿势好久才终于动手,又将房门给关上



  然而她刚把门关好转过身子,脖子就瞬间触碰到一个冰凉之物,甚至还有一种看不见却刺痛着她皮肤的感觉从那东西上面传来。



  她一抬头就对上温瑞那一双漂亮却没有一丝感情的紫眸,而他嘴边却扬着一抹浅浅的弧度,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



  这应该是一个相当好看的画面,但他正将一把精致且充满杀气的匕首抵在她脖子处,仿佛下一刻就能马上结束她的性命。



  红缨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眼前那俊美得叫人的无法挪开目光的男子给了她一种强烈的可怖感,叫她忍不住微微颤抖的同时却又没办法不去看他。



  楚云见温瑞这样也吓了一跳,忙道:“喂,你别乱来,人家红缨又没有揭发我们!”



  温瑞没有回话,只是微微弯了弯眼睛继续看着红缨,情绪依旧没有达到眼底。



  红缨呆愣愣与他对视好久,才终于摇了摇手并开口道:“我,我不会揭穿你们的!”平日里爽快开朗的声音里因为惧怕而颤动。



  温瑞依然没有将抵在她脖子处的匕首挪开,最后还是楚云看不下去了抓着他的手移开,红缨才得到了释放。



  红缨心有余悸地看着温瑞,深吸了口气才说:“我……我会帮你们把他们救出来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语气竟然还有着一股的坚定。



  温瑞轻笑看着她:“你是魔域的人,却要帮我们把同伙救出来?”



  “这又有什么关系?我邻居李大叔前阵子也抓来了一个灵武之域的炼丹师,我还时常陪他玩带肉包子给他吃呢!”红缨说着,也越发有底气起来。



  她又道:“更何况你们看起来也不像坏人更没有伤害过我,没道理不帮你们把人救出来。”



  楚云在心中暗暗感叹,没想到飞沙城那群人竟然还能教出三观这么正的孩子来?



  不,应该说正因为被他们放养,所以红缨才没有被他们的三观所影响吧?



  把匕首收回刀柄后温瑞并没有收回怀里,而是边盯着红缨边伸手把匕首塞给了楚云,然后才转过头说:“收好。”



  “……哦。”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给自己塞把武器,不过匕首这种东西在防身的时候还是挺好用的,她也就好好收起来了。



  客栈里的人早就因为这动静全部涌出了大街,红缨住在飞沙城好几年也了解这里的地形,所以带着他们从后面往前面的大街绕去。



  三人躲在巷子口安静地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温瑞的表情看起来不怎么开心,似乎还怒极无奈地叹了口气。



  外边站着一大群人以及飞沙城的城主,他目光有些鄙夷地看着流风门的人,然后往人群里扫视了一圈像是在寻找什么。



  似乎没找着,他就皱眉朝身旁的人询问:“红缨那丫头呢?你们不是说会把她看好的吗?结果人呢?!快把她给我找出来!”



  “是!”得到命令,那些人就马上转头四处找人去了。



  听到外边人的话,楚云忍不住看了看红缨。



  察觉到她的视线,红缨回过头朝她抖了抖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找自己。



  之后他们也不再搭理外边的人,开始讨论起救人的战术。



  红缨说:“我的用铃功力很强,虽然人家都说这武器一般很少会是主武器,但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用铃的意义。我觉得在修炼的道路上是要结伴一起的,历练的时候多个人陪着自己总比一人来得强。哪怕作为武器,铃的攻击力量并不太强,但绝对能够起到很好的辅佐效果!”



  说着她扬嘴一笑:“我等会儿就用铃音让他们产生片刻的错觉,然后你们趁机把人救走骑马往城外跑。”语落,她还回头看了一眼被他们几人牵出来的战马。



  “但我到底还是年纪尚小,如今会的也只是皮毛,这控制力不会持续很久。而且力量还很脆弱,若你们弄出大一点的动静我就会立马破功了,所以到时候你们尽量小心别发出太大的动静。只要能够做到上面这一点,把人救出来应该是没问题的。”



  温瑞却道:“那我们怎么知道,你到时候铃音控制的是他们还是我们?”



  “……”温瑞果真是一个很小心的人啊。



  楚云选择保持沉默。



  红缨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大哥哥你怎么就一直不相信我呢?我是真心想帮助你们的!”



  楚云见温瑞没说话,想了想说:“要不这样,温瑞你到铃音的控制范围外藏起来,我来救人。如果到时候她控制的是我,那你也能马上发现对吧?”



  红缨看着温瑞猛点头,后者沉声片刻又道:“最后一个问题,在那群人之中,你能够确定没有使用镯子当武器的人?”



  能够破铃音幻响的,便是熟悉镯子并以其为武器的人。以首饰为武器的人一般都和铃一样是辅佐,却在某种时刻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比如主修镯子的若四方有铃音控制,立刻就能察觉。



  红缨咬了咬下唇,最后摇了摇头说:“不会的,我的铃很强。其实我曾经偷偷捉弄过城里的人好几次,并没有人发现,他们不知道我的铃有这么强。”



  说着她无奈地抬起手:“其实这个武器是我三岁时候在城里四处跑,不小心遇到一个人给我的。”



  她还歪了歪头回忆:“那是一个长得也挺帅的男人。”说完她又笑吟吟地看向温瑞:“当然你比他更好看!”



  “我只是觉得他有点诡异,似人似鬼,给我的感觉有点阴森森。不过当时还小我也就没去害怕,他陪我玩了一会儿突然就给了我这个铃,还给我一个收录功法的玉简。所以,你们信我一次吧,我真的没问题的!”说到这里,她语气都带上了些许无奈。



  楚云伸手推了推温瑞把他往另一个方向轻推过去:“好了好了,虽然我知道这世界上坏人很多可信任的人太少,但事到如今你就稍微相信一下红缨吧!”



  说完她还拍拍胸脯:“我去救人,你看好我就行。”



  温瑞深深看了她一眼,最后应道:“好。”



  旋即,他在眨眼间消失在她和红缨的面前,也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



  红缨也不浪费时间,见温瑞按照安排躲起来后就开始摇起手腕处的银铃。



  铃音似远似近传来,大街上的人并无人听清那阵阵铃音,但站在原地的楚云却是捕捉到了他们眼神里一瞬间的变化。



  她拍了拍红缨的肩膀,在她回头的时候给了她一记赞赏的眼神,然后就照着计划走了出去。



  果然,大街上的人仿佛中了幻术一般,就算她走出来也好似没看见她那样,依旧和身边的人说话。



  只是红缨控制得很好,流风门的人竟然还是清醒的。见到她出来的时候震惊了一下要说什么,却是在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时猛地止住声音,才没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楚云来到那些人的身边后飞快替他们松了绑,低声说:“等等再跟你们解释情况,现在赶紧先走。”



  流风门的人点了点头没说话,在尽量不引起动静的情况下与楚云缓步离开人群。



  远处的温瑞见到他们事情办得挺顺利,便缓缓站起了身子准备回去。



  却是在这一瞬,他仿佛察觉到什么动静那般眸光一暗,站在房顶高处朝通往月夜城的方向眺望过去。



  与此同时,原本被夕阳染了一层金黄的天空忽然有点点火光落下,乍看之下仿佛是那些夕阳之色从天上落了下来。



  然而这些其实是由弓箭手们投射过来的箭。



  抬头一看,一大片黑压压的‘云’正以飞快的速度朝他们所在之处奔来。



  待她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黑云,而是一群黑压压的巨鸟,背上承载着许多人飞速攻了过来。



  这枪林箭雨来得太过突然,也打断了楚云等人的逃亡计划。



  长沙城的人因为这一动静挣脱了红缨的铃音控制,在见到流风门的人被松绑与突然出现的楚云时纷纷一愣,然后立刻边把他们包围起来边朝天空处还击。



  同一时间,飞沙城的另一边也飞来了一大群黑压压的巨鸟,上边同样也载着不少人,与从月夜城袭击来的人激烈打斗。



  “抓住他们,一个都别放过!”马城主指着楚云等人怒道。



  没办法了,看来到最后还是必须得打一场。



  如此想着,楚云也不再磨唧,抽出鞭子就立刻对着一群想接近他们的炼武师狠狠一抽还手,成功阻止了他们的靠近。



  流风门的人如今不再被束缚,同样也纷纷抽出扇子来与飞沙城的人对峙。



  红缨见情况不对,惊呼一声后忙跑出去,挡在楚云等人面前后笑吟吟地朝马城主说:“城主大人,哎这些人就先别管了,人家月夜城都打到咱们家里来了您还有心思对付外敌呐?”她边说边挥着放在身后的小手,示意楚云等人赶紧跑。



  没想到马城主见到她后表情变得更狰狞了,直接道:“终于给我找到你了,给我把她抓住,带到炼台!”



  红缨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抓住,还得被押到那叫什么炼台的鬼地方,不过还是挣扎着和楚云说:“楚云姐姐你们快走!”



  楚云让流风门的人先跑,自己却有些担忧地回过头看她。



  察觉到她的担心,红缨忙笑着朝她挥了挥手:“放心放心,我没事的!”



  “谢谢。”咬牙朝红缨道了一声谢楚云才转身追上流风门的人,要去取走战马离开飞沙城。



  此时飞沙城的人抓到了红缨也不再管楚云那些人,马城主恶狠狠地对其他人说:“无论如何都要撑住!”



  然而在马城主交代好一切,拉着红缨与另外几名心腹就要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时,那里却忽然涌来一群人将他给挡住。



  而为首那一人正是昨晚与他在城门处逗留至最后,和他说话的那名男子!他身后跟着的人,也都是飞沙城的人!



  马城主双眼一瞪,立即明白了过来,指着他怒道:“刘登,你们竟然背叛我?!”



  对方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模样:“对不住啦马城主,这一次怎么想都是一场不会赢的仗嘛!哎对了,我想你还在等着落血教的教主派援兵过来救助你是吧?”



  “可惜我得告诉你事实,根本不会有援兵来救我们。教主很早就知道我们预谋背叛他私自铸造血器的事情了,又怎么可能会派兵来救我们呢?所以呐,也别怪我们选择背叛你。”



  马城主被气得呼吸都变得有些不顺畅,只能大口大口喘气瞪着他。



  此时乘着战马正与流风门往他们当初入城的城门处,温瑞所等候的地方奔去的楚云有些犯难。



  正如温瑞所说,她不仅不会开马车甚至还不会骑马,在上边跌跌撞撞,看着随时都要跌下来的样子。



  温瑞在远处看得眼皮一跳,眼里闪过些许无奈后抬步就朝她方向过去准备帮她接手。



  谁知就在这一刻,一条长鞭忽然从楚云身后飞快窜来狠狠卷住她脖子往后拖去,将她整个人从战马上抽离不说还顺道将她给甩到了房子的石墙上。



  温瑞脚步一顿,眼里难得有片刻的错愕。



  受到撞击的楚云觉得自己现在满脑子都是星星。然不等她回过神,一个张开的铁爪就自前方狠狠刮过她脖子插|入墙里,在留下几道血痕的同时也禁锢了她的行动。



  芳华一手拿着收回的鞭子,一手卷着那连接了铁爪的铁链,缓缓朝楚云走近。



  她露出一抹冷艳又美丽的笑容,俯视着楚云说:“哎呀呀,我看看,怎么有个在人群里显得特别不同的‘魔族’人呢?”



  说完她又朝楚云扫了一鞭,顺道将她身上的斗篷给抽了开来。



  “伏魔斗篷?”芳华双眼一眯,冷笑接道:“有趣。”



  她刚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突然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个充满杀意的东西瞄准着,便朝那个方向侧过了头。



  下意识感觉到有危险,她立即就抽出一直带在身上,形似罗盘的宝器。



  宝器被她往上轻轻一抛,瞬间展开了一道坚韧的防护屏障挡下了那一支破空而来并且带着雷光的灵箭。



  芳华抬头朝远处的另一个城门上方看去,一名相貌极其俊美的白衣男子正拉着弓弦,气势却有些凶煞地将又一发被凝聚出来的强烈灵箭对准着她。



  “有意思。”她轻轻一笑,语气冰冷地说:“看来还有帮手呢?”说完她手指一个控制,锁住楚云脖子的铁爪又收得更紧了。



  脖子是人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她随意一个动手,楚云就会立即被掐断脖子死去。



  楚云抓住鞭子的手紧了紧,刚想动作就听见芳华的声音说:“你可以试试,看是我弄死你的动作更快还是你的攻击更快。”



  “放开她。”城墙上的人声音清冷地说道。



  明明站得如此之远,这三个字却伴随着那冷冽的语气清楚地落入芳华的耳里,甚至还能感受到城墙上那名男子倍感压迫的气势。



  温瑞站在那里,注视着芳华的紫眸底下泛着充满杀意的红光。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