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86章 翎月(捉虫)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3: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流风门被魔女捉走的那位少主叫韩逸,是一位主扇流的年轻男子,长得白净帅气的,叫人看了能够将自己的信任交付给他,不怪得流风门的众人如此尽心尽力,千方百计想要将他救回。



  可如今,他们想要救的人却阻止他们把他救走。



  韩逸站在上边神色有些为难地看着秋峰等人,像是在思索要如何解释。过了半响,他给了流风门人一记稍等的眼神后转身与那位魔女说了什么。



  只见魔女的表情在那一刻缓和了下来,无奈地看了下边的楚云还有流风门一众人一眼,然后才在自家护卫的搀扶下往魔殿里走去。



  韩逸这才从上边缓步走下,秋峰忙迎上去抓住他打量好几眼,最后目光有些不确定地询问:“……少主?”



  “是我。”韩逸叹道,随即又看向一旁的楚云与温瑞,“二位是?”



  秋峰回答道:“之前为了救回少主,我们打算寻找神器来着。这两位是我们在找神器时遇上的高手,是我请求他们陪我来救你回去的。”



  “少主呐,见到你没事实在太好了!那魔女把你关在此处如此之久,门主和门里的大家都非常担心,你赶紧跟我们走吧!”秋峰苦口婆心道。



  然而韩逸却面露纠结之色,最后摇了摇头与他们说:“秋长老,我……还不能和你们回去。”



  众人一阵哗然,秋长老眼睛瞪得快掉出来了:“为何?莫非,莫非你在这里的这几日还被洗脑了不成?!”



  “秋长老你先冷静,事情并非你所想那般,而且……翎月并没有伤害我。”韩逸说道。



  “翎月?”秋长老愣了一下,皱眉怒道:“你什么时候和那魔女关系那么好了?”



  楚云只是和温瑞默默站在一旁,眼神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讨论,直到韩逸又看了他们一眼最后才和流风门的人说:“你们先进来罢,我再同你们慢慢解释。”



  韩逸边领着他们进入魔殿边和他们说了一件让大家听了感到有些震惊的事。



  原来魔女名作翎月,虽是魔域中一份子,却不像天齐教或风魔那样老干坏事。而且她会把韩逸捉回来根本就不是为了修炼什么奇怪的功法,只是单纯喜欢他而已!



  根据韩逸所说,翎月是好几年前到灵武之域来玩的时候无意看见他的,并且对他一见钟情。此时会把他带过来也是因为翎月在长期与外敌的对抗中总是受重伤,长久下来得了一身病,没有多少日子可活。



  所以当时她把韩逸捉来后就给他解释了情况,并央求他能够好好陪她过完剩下的几个月时间。



  “我不忍拒绝,而且她也确实不曾伤害过我,便答应她留了下来。所以秋长老,在这之前我还不能回去流风门,并非我不愿回去,只是……”说到这里,韩逸又是一叹。



  除了楚云之外,听到韩逸解释的流风门人也是一副如雷劈过的模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全场最悠闲的恐怕也就只有温瑞了,他边跟着他们走边四处打量魔殿里的设置,在楚云看来他简直就像是个观光客。



  众人最后跟着韩逸来到魔殿的其中一处大殿里,魔女翎月正一脸虚弱地坐在自己的位置处,见到韩逸和他们过来的时候表情也是一言难尽。



  楚云不禁感叹道:“浩浩荡荡过来救人,结果最后发现全都是因为爱啊。”



  温瑞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似乎察觉到前方某个角落有人在注视自己,他便将视线一移,朝魔殿左前方角落的一个偏门看去。



  只见偏门处无声无息地站着一道黑影,对方披着一身黑袍,一双银色的眼眸正安静地注视着他。



  他双眼微微一眯,嘴边也跟着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对方沉静地又看了他一眼,然后才转身消失在偏门处。



  楚云原本正把注意力放在上前和翎月解释现在的情况的韩逸,却突然听见身旁温瑞的一声低笑,就忍不住好奇地回头询问:“你笑什么?”



  温瑞看了过来,轻轻一笑回答:“笑你可爱。”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几秒,最后才把头转回去。



  她觉得自己刚才似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然,她当然不会相信温瑞那个听起来一点也不真实的解释。不过他总是神神秘秘想着自己的东西,既然他不想说,她也就不去多问了。



  此时翎月也从位置上在韩逸的搀扶下走了过来,朝流风门的人弯了弯腰才说:“之前贸贸然把你们家的少主抢走确实是我的不对,但这只是因为……因为我太喜欢他而已。”



  “我翎月这辈子虽生为魔族之人,却也不曾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人神共愤之事来。如今我命不久矣,还望你们能够成全我最后的心愿,让韩逸留下来陪我好好过完我最后的日子吧。”翎月说到最后,语气竟是带上了些许哀求。



  秋峰等人顿时有些为难,相互对望了几眼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韩逸明白他们这是不知道回去流风门的时候该如何交代,就道:“若长老不介意,我可以修书一封让你带回去给我爹,好好跟他交代这件事。倘若他无法理解,到时候还请你们替我向他解释这里的情况。你们也看得见,我在这里确实过得非常好,翎月身子的问题你们亦是有目共睹,此事假不了。”



  秋峰摸着胡子思索许久,最后咬牙说:“既然少主你说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那我们干脆一些,一起陪你留在这里直到……直到你离开的那一日!”



  韩逸愣了一下看向翎月,翎月的表情却是有些欣喜:“可以,长老请放心,我定会让魔殿里的人好好招待你们!只要能够让韩逸留下来,其他事情一切好商量。”



  听到翎月这么说,秋峰的表情也难得稍微松了一些,不再像刚才那般紧皱着眉头。



  韩逸抬手在翎月头后抚了抚,无奈地叹道:“翎月,你这又是何苦……”



  翎月也不顾旁人在场就伸手抱住了他,说:“没关系,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流风门的那位女弟子揉了揉双颊低语:“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少主这个样子……”说着她又拉了拉旁边那名师弟的衣袖,低声询问:“你说,少主会不会对这个魔女,咳咳我是说翎月姑娘,日久生情了啊?”



  那师弟听了摸着下巴回答:“其实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楚云在心里默默举手表示她觉得自己从对方的眼神里也看出了不对劲来,不过她毕竟是外人,也不好评论。



  只是现在韩逸的事情已经解决,她不知道她和温瑞算不算是成功救了人,说好的报酬什么的要怎么办。并不是她眼里只有利益,那什么秘籍她能不能拿到都没有关系,就只是怕到时候温瑞百忙一场结果闹了个大乌龙还没能拿到想要的东西,一时愤怒而……大开杀戒啊。



  刚想着要怎么和秋长老开口,前方的翎月在放开韩逸之后突然笑道:“说来,我很久以前意外得到了一把扇子。虽然我尚未好好探测过其品质,但据说是个好东西,还是我的人在灵武之域得来。当初一直想要送给你所以迟迟放在密室未曾碰过,难得如今你门里的人来了,我待会儿就让人拿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不是一把好扇子。”



  翎月说完就要开口吩咐身旁的护卫替她到密室把东西拿来,结果她刚抬头就突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还是韩逸眼明手快将她扶住。



  见她情况有些不对劲,韩逸语气有些着急地问道:“翎月,你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头有点晕。”翎月皱着眉头如实回答。



  楚云愣了愣想上前去探看翎月的情况,手腕忽然就被人紧紧抓住,抬头就见到温瑞面色不太好地看着她,样子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反手抓住他问道:“怎么了?”



  “有人施了法。”低声说完这五个字后,他就朝她身上压了过来,她有些无措地将他险险扶住。



  “温瑞?你怎么了?喂!”施法?施法是什么意思啊?



  很快的,楚云就知道温瑞那句话是何意了。



  温瑞刚失去意识没多久,她脑袋也开始感到一阵发晕,双脚逐渐连站都无法站稳。而周围开始传来有人倒地的声音,连流风门的人还有韩逸,甚至是魔殿里翎月的护卫,无一人逃得过。



  楚云咬了咬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在她得到解答之前,身子也撑不住带着温瑞一起躺倒在地。



  只眨眼的时间,魔殿里甚至是魔殿外所有正在巡逻守卫的护卫们全都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就这样过了好几息,地板上那一身白袍墨发的俊美男子才缓缓睁开眼睛,紫眸底下的神色一片清明,仿佛未曾失去意识过。



  察觉到怀里躺着一个人,他动作小心地抱着她坐起身子,嘴边笑意浅浅地在她头上抚了抚才又把人放到地上躺好。



  在他站起来的同时,那银发黑袍的男子也来到了他面前。



  温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轻声询问:“神珠是你自己抢回去的?”



  银发男子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冰冷地说:“想不到过了那么多年,那群人还在觊觎着神器。”



  温瑞一阵低笑,似乎不将那些人的举动放在眼里,微微仰首说:“那又如何?我的神器,是那么容易能到手的?”紫眸里还有一道寒光一闪而过。



  银发男子没有回话,只看了地上的楚云一眼后问:“公子,她是?”



  温瑞只抬步边往偏门的方向走边回答:“我师妹。”他没为这句话多做解释,只说:“走罢,我们只有二盏茶的时间。”



  银发男子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领着他绕过一些地方之后来到一间密室入口,还替他打开了密室的门。



  温瑞很快就在密室里找到翎月口中那把扇子,同时也是他们所寻找的神器——御风。



  那把以银色为主并镶上金色花纹的漂亮扇子正安静地躺在一个锦盒里,温瑞伸手将它拿了出来。然后站在他身旁的银发男子就说:“他们等会儿派人进来若找不到武器,怕是要起疑。”



  “有理。”温瑞点了点头,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后又从储物器里拿出一把与御风外形极为相似的扇子放进去。



  “高阶十二品?”银发男子的语气带上了几分讶异。



  温瑞却是笑了一声说:“换一把神器,不亏。”



  银发男子也不再多言,与他一同走回了大殿。只是在经过韩逸与翎月身边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呼吸间,他手中就多了一把翠白色的玉琴,如琉璃一般漂亮又特别的琴弦闪烁着水绿色的光芒。



  他手指刚要碰到琴弦,一道声音却突然传入他脑海中:“你要救人?”



  “算是对她替我保存御风好几年的答谢吧。”他淡淡地回答。



  “你别忘了以你如今的境界修为,用了治疗术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温瑞挑眉说:“不就是睡上几日么?”



  那道声音又说:“可就连你当初逃命受重伤时也没敢用,如今你可是身处魔域之地,在这里的每一刻都非常危险。”



  闻言,温瑞沉默了许久才看向不远处的楚云,旋即唇边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低语:“那就赌一把。”



  说完他就毫不犹豫地对着翎月弹起了琴,悠扬柔和的琴音在魔殿周围回旋,曲调平和得能够安抚人心,甚至是黑暗深处的灵魂也仿佛能够得到抚慰。



  漂亮的翠白色柔光在翎月周围环绕盘旋,直到一曲终了,那些光芒才逐渐散去。



  眨眼间温瑞手里那把琴就化为淡淡灵光被收起,而他那双紫眸底下也缓缓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波光,像是有些茫然又带着几分倦意。



  仿佛又看见那日躺在自己面前的红缨,他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嘲讽:“治疗术……也不过是如此罢。”确实,能够治百病疗各种内外伤。



  然而若遇到像红缨这种失血过多的,却是救不回来了。



  御风站在一旁看着他没有说话,似是无声叹了口气,最后在他面前消失回到了自己的本体扇子中。



  虽然眼底带着倦意,但温瑞依然能够淡定地转身走到楚云身旁,蹲下身子后又伸手将她轻轻揽入自己的怀里,将头轻轻靠在她头上。



  直到眼前景物越发迷糊起来,他才轻声低语:“云儿,我可是将我的命押在你手里了。”



  莫要叫他,失望。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