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87章 神秘的术法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3: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感觉有点不舒服啊。



  楚云是在一阵晕眩的状态中醒过来的,似乎是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的样子。察觉到自己身后垫着一个温热的东西,她抚了抚头坐起身子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尚未苏醒的温瑞。



  她愣了愣,转头朝四周瞧了一眼,震惊地发现除了他们二人之外,魔殿里所有人也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状态。



  刚想动一下身子,结果她却感觉到头还是昏沉沉的,而且灵力好像也很虚暂时使不出来的样子,顿时心里有些慌张。



  楚云没遇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在所有人失去意识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看样子,并没有人受伤也没有人不见……难道是冲着翎月魔殿里的宝物来的?



  因为一般来说,像这种魔教的魔殿好像都会有让人觊觎的东西吧?而且从刚才翎月的话语来看,她在魔域似乎也有敌人的样子,是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只是,她瞧着太阳的位置,他们似乎并没有昏迷太久。



  正当楚云坐在原地思索时,流风门的几人也纷纷开始醒过来,也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显然也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随后苏醒的还有韩逸与翎月及魔殿里的护卫们,大家刚醒过来状态也和她一样并不是很好,但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够恢复。



  然而叫她感到意外的是,就连翎月也不明白到底怎么了。



  翎月皱了皱眉头说:“虽然魔域里修炼各种奇怪功法,与我不对付的势力不少,但像今日这般的……我却是不曾见过。而且魔殿周围也没有受到任何攻击,这的确有些可疑。”



  楚云道:“或者对方是冲着你魔殿里的东西而来?要不,翎月姑娘你让你护卫们去你储藏东西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弄丢什么。”



  “老实说,我魔殿里并没有什么能够让人瞧上的好东西。不过一些财物还是有的,楚姑娘这提议不错。”翎月说着就站了起来,韩逸顾忌着她身上的伤就搀扶着她起身,不想她却像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咦’了一声。



  韩逸以为她是哪儿不舒服,语气有些关心地询问:“怎么了?”



  翎月的表情有些纠结:“我……我也不知道,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但我总觉得自己的内伤与重病,好像正在好转。”



  因为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翎月就先吩咐她的人去检查密室顺道把想要送给韩逸的扇子拿出来。



  等待的时候,翎月也和他们讨论起刚才众人忽然昏迷的问题。楚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翎月刚才那番话给她的错觉,她觉得翎月在昏迷一趟后整个人比初见面那会儿要精神多了,说话时也不再带着一种病弱感,好像真的如同她所言,病情正在飞速好转。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说来,虽然我不曾遇见过这种事,但却是曾经听说过类似这种情况的事件。”楚云原本正蹲在地上看着尚未醒过来的温瑞,突然就听见翎月这么说,下意识将头转过去看向她。



  翎月道:“其实也是十几年前的传闻了,听闻当时那带着九子神器逃跑的炼武师就用过其中一件神器使出这种法术,能够让方圆十里内除自己以外的任何生命体陷入昏迷状态。虽说只能持续约莫两盏茶的时间,也无法连续使用,却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说来,那似乎是九子中叫做云海的神器,好像是个漂亮的玉镯子。只是,九子神器都已经失踪了那么久,按理来说应该不可能……”



  “不。”楚云突然摇头道,见大家都看着她,她才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其实现在大陆上的人都在追踪神器,不巧在这一次御风之前的云海和柳音我多少也知道一些。当时的确有了神器的消息,不过到最后都因为神珠被神秘人夺走而不了了之,包括这一次的御风也是。”



  说着她皱了皱眉头,看向秋峰:“之前秋长老说过,在灵武之域靠近魔域的林子处遇过一位夺走了神珠,身份神秘的银发黑袍男子是吧?”



  秋峰点了点头:“是的,而且我们还推测他逃到魔域来了。”顿了顿,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惊讶道:“楚姑娘的意思是……?”



  “我也只是怀疑罢了。”楚云说道,“既然他会来抢走神珠,那就表示对方也在关注神器的事情。我怀疑前两次那不知所踪的神器也是落到了他手里,如果他成功得到云海,那他就有这个能力对我们施法。”



  翎月的表情却有些疑惑:“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他没对我们任何人下手那就表示他并没有恶意。”顿了顿,她又道:“莫非,真是为了我魔殿的东西而来?”



  她刚说完这句话,派出去检查和拿东西的护卫就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锦盒:“翎月大人,密室里的东西我们都检查过了,并没有缺少任何物品。还有,这是您吩咐我们拿过来的宝器。”



  见到那深蓝色的锦盒,她高兴地笑道:“就是这个,谢谢你们。”说完她将锦盒打开来,在见到里边躺着的金银色扇子时松了口气说:“太好了,扇子也没事。”



  接着,楚云就见到她从盒子里面拿出一把造型精致华贵的扇子出来。



  那是一把以银为主要材料,而且用融金在上面烙下花纹的扇子。虽然她蹲在这里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从那些肉眼可见的细节来看,铸造这把扇子的人肯定花了不少功夫,实在是非常精美。



  “这便是我多年前在灵武之域得到的,任何属性灵力都能够发挥的扇子。至于品质我没有仔细钻研过所以不太清楚,可以请秋长老帮忙看看。”翎月说道。



  秋峰在见到那把扇子的时候眼睛直接变成了星星眼,听见自己有机会可以触碰到那把扇子马上就走过去握在手里端详起来,许久之后才用着惊喜的声音说:“是一把高阶十二品的扇子呐!”



  “高阶十二品?”连韩逸的语气都有些讶异。



  秋峰激动地点了点头:“虽然说武器每一个阶级最高可达十五品,然在大陆上先不提能够铸造出高阶武器的炼武师本来就不多,尤其还是在十品以上的更是屈指可数!而且这是一把活武器,若是能够得到足够的材料,保不准还能找上境界高强的炼武师帮忙提升品级,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武器!”



  韩逸的表情却突然有些纠结起来:“此等武器……翎月,你确定你真要将如此珍贵之物赠送与我?”



  翎月微微一笑:“当然,反正我主武器本来就不是扇子,更不会扇流的任何功法,留着也没用。而正好你用得着,将它交给你是最好的决定。虽然以你现今的境界尚不能驾驭这把武器,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将来肯定能够到达使用它的境界。”



  韩逸轻叹了口气,无奈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推辞,你这番好意我就收下了。”



  “那敢情好。”翎月高兴道。



  见大家都没事而且气氛恢复了融洽,楚云也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随后她又想起了一旁的温瑞,回头一看他竟然还没有醒来。



  ……这就很奇怪了。按理来说那云海的控制术法效果应该只有两盏茶的时间,为何大家都醒了他却还一点要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楚云伸手轻轻晃了晃他:“温瑞?”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流风门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她这边的情况,秋峰还走过来询问:“楚姑娘,公子他……还没醒?”



  “是啊。”楚云面上有些愁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术法效果只维持两盏茶的时间吗?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可是他却一点意识都没有……”真叫人担心。



  翎月想了一会儿才说:“其实那也只是我们的推测,而且保不准这术法也会因个人体质问题而异呢?”



  她笑道:“今日时候也不早了,楚姑娘你与这位公子就一起在我魔殿留下来过夜吧,我会给你们俩安排房间。”说着她看向了流风门的人:“反正也是要招待流风门的大家,我自然也不介意多你们俩位客人。”



  “那麻烦你了翎月姑娘。”温瑞的情况如此她也不好丢下他一个人离开,也只能暂时先在魔殿留宿。



  也许就像翎月说的那样,他等会儿就会醒来了。



  在流风门众人的帮助下她终于将温瑞扶到翎月给他们安排好的房间,与流风门的人住在同一个大院里,都是招待客人用的客房。



  只是,她没想到翎月竟然误会了她和温瑞的关系,只给他们俩安排了一间房。



  “啊?不,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知道自己误会他们二人的时候翎月愣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跟她道了歉,并让人又在温瑞的房间旁整理出一间客房来。



  楚云无奈地扶了扶额:“没什么,其实责任也不全在你,我应该事先把情况交代清楚。”



  把温瑞安置好之后楚云便好好地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听见外边好像有些吵乱,然后才发现是流风门的大家正讨论着什么,好像还有些高兴的样子。



  她忍不住走上前询问:“什么事那么开心?”



  秋峰高兴地摸着胡子回答:“是好消息!方才翎月姑娘的炼丹师正像平日那般给她检查身子配药的时候,发现她体内的伤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复原,如今更是已经彻底摆脱生命危险,很快就能恢复健康了!”



  楚云怔了怔:“这可真是奇怪了。”明明白天的时候还是一副病怏怏随时会倒下去的状态啊。



  她突然想起在他们昏迷后醒来时,翎月说过好像觉得自己身子好了许多的样子。当时大家都以为这只是她错觉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他们当时似乎讨论对他们动手的人是持有云海神器的家伙,而且她也怀疑过对方可能也已经得到了柳音及御风。



  而柳音这把神器是有着治疗任何病痛及内外伤的能力的,不排除是对方用了神器来替翎月治疗。



  但是,这是为什么啊?难道对方搞出这么大一件事来就只是为了救翎月?难不成还是翎月的爱慕者?



  楚云觉得自己越发搞不懂情况了。



  在她纠结地思索这些事情之间的关系时,秋峰又摸着胡子说:“如此一来那魔女翎月也不会死,而少主也不必为了她而留在魔域,能够跟我们大家一起回流风门了。”



  楚云笑叹了一口气,总算明白流风门的人为什么要那么高兴了。只不过,他们是搞定了自己的问题,可温瑞却……



  想着,她又不禁看向温瑞所在的那间客房。因为他在沉睡,所以就没有点灯,房间此时是一片昏暗。



  之后流风门长老秋峰跑去和韩逸商讨起回去流风门的事情来,据说韩逸答应了。不过他却是说想等温瑞醒来后再与他们俩一起回去,那样路上也有个伴儿。



  毕竟魔域路途凶险,进来已非易事,想要离开自然也要面临许多问题,到时候可能还要讨论一番。表面上他是这么解释,但私心如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夜晚,楚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在想着白天那会儿发生的事情,然后又想着温瑞到底醒了没。



  虽然翎月迄今为止都对他们非常好,但这里毕竟是魔域,翎月的手下护卫们也全都是魔族的家伙,她不能担保每一个人都对他们没有敌意。



  温瑞平时是很强大没错,但以他现在的状态若是迟迟未醒过来,谁都能够轻易将他杀死。



  想到这儿楚云一个机灵就坐了起来随后翻身下床,披上一件外衣就悄声无息在不打扰到其他人的状态下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房外并没有任何人看守,大概是翎月知道他们几人不太习惯也不怎么担心他们能够在自己地盘做出什么事情来。



  ‘叩叩’——



  楚云试着敲了敲房门,想说如果温瑞已经醒了的话就能够听见,便会亲自来开门。



  然而她站在外边等了好一阵子里边都没人回应,她不禁皱了皱眉头呢喃:“不会吧?到现在都还没醒,真的没事?”



  思及此,她便推开门走了进去,把灯点上后才又将门关起来,无奈地走到床边看着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白衣男子。



  不得不说,温瑞在安静地睡着时看起来还真是……温柔。他眉目本来就生得温和俊雅,更带几分桃花,特别能够撩人。只是他那一双眼睛太过凌厉清冷,清醒时总能给人一种不敢亵渎的气势,亦为他添了几分冷峻狡黠,所以她很难得能够见到这么乖巧的他。



  想想,这样看着还真和萧子尘那份柔和有几分相似。



  “不过是假象而已。”楚云无奈地笑道。



  等醒过来的时候又恢复他那欠揍的样子了,虽然不管哪一面都一样好看。



  想了想她又伸手探了探他的头,皱眉呢喃:“没生病啊,怎么就醒不来了呢?”这一点真的很让人在意,甚至还有点……害怕。



  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他就一直这样再也醒不来了那怎么办?



  大概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楚云忙摇了摇头把那想法从脑子里轰走:“呸呸,这家伙还要活着祸害众生呢,怎么可能就不醒了?”



  确认温瑞除了还没醒来之外并无任何大碍,她便转身想要离开。



  可是走到房门口时她却又犹豫了,最后无奈地垮了垮肩膀,将蜡烛熄灭后走到一旁的踏上缩成一团躺下。



  罢了,回去隔壁房又不能知道这里的事,她还是干脆留在这里睡好了。



  她绝对不是担心他,只是在为自己将来的事情考虑而已!想想,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自己就没有大腿抱了,所以绝对不是在担心他!



  ·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楚云在翎月魔殿里待的第四日了,包括他们初来到的那一天的话。并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温瑞他……竟然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这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了。



  “唉,我也不知道这位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呐。”翎月请了她的炼丹师——一位资历深重的老伯替温瑞检查了一下身子,结果却并不太乐观。



  这里的不太乐观并不是指温瑞身子有问题,而是看不出什么问题。



  “这位公子的身子好着,并没有受伤气息也没有溃乱,我也不明白他为何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楚云走在魔殿外边的空地处,边散心边回想着刚才那位老炼丹师说的话,无奈地叹了口气。



  跟在楚云旁边的翎月和韩逸对视了一眼,随后又看向精神似乎不太好的她,出声安慰:“要不……楚姑娘再稍等几日试试?也许,也许……”她想找个理由来解释,但却又说不出什么理由来。



  流风门的人倒是因为看着韩逸和翎月的感情越来越好,赶着想把韩逸带走回流风门,偏偏温瑞又迟迟不醒他们也很是着急。



  秋峰想了一会儿提议:“要不楚姑娘,你就先随我们一起回灵武之域如何?这几日相处下来,翎月姑娘倒也是个可以信任之人,而且这里还有炼丹师照顾,楚姑娘若赶时间可以先随我们一同离开。”



  韩逸闻言微微一怔,旋即转头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秋峰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道:“长老,反正我们也不急着回去,楚姑娘看起来似乎很担心这位公子,你若要她先随我们离开,这不太……”



  秋峰吹着胡子瞪眼看着他:“少主,谁说咱们不急了?您再不回去,门主恐怕就要担心惨了!”



  韩逸没有说话。



  楚云沉默了许久,最后背对着他们说:“秋长老,你们若着急的话就先离开吧,在他醒过来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虽然,很多时候,至少以前她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但她能够肯定的是,他却不曾伤害过她。不知道像他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为什么唯独愿意帮助她,还带着她这么个累赘四处跑,可就凭这一点来说,她绝不会就这样弃他于不顾。



  她说过要向他讨要他的信任,哪怕只有一半。既然如此她就必须证明给他看,让他知道自己也是他能够相信的人,所以她是不会丢下他独自离开的。



  流风门的人一时无话,就在秋峰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突然匆忙地跑来几名魔殿的护卫。他们几人气喘呼呼的,好像还受了点伤的样子。



  翎月眼神一凌,语气有些沉重地询问:“怎么了?外边出事了?”



  他们几人点了点头,咬牙道:“是伏蛰,它们又过来了!”



  “什么?!”翎月一阵惊呼。



  楚云皱眉询问:“伏蛰?这是什么?”



  韩逸替翎月回答道:“是魔域的一种魔兽,在黑月教的地盘处被驯养着,总是过来这里找麻烦。翎月也是拜它们所赐,常年与它们争斗才会染了一身伤。”



  他刚说完,不远处的魔殿忽然传来一阵爆炸声,楚云一抬头就看见魔殿的其中一部分被攻击倒塌。( 就爱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