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89章 危难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3: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楚云就这样安静地盯着温瑞看,他那缓慢规律的呼吸气息轻轻洒在她脸颊边,像是在提醒着她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不知怎的,她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她若不在这个时候跟着大部队离开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她并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并不想把他丢下独自离开。



  温瑞……是个很有前途的修士,如果就这样葬身在这里,会很可惜。而且要她把人丢下,她心里也会很不好过。



  深呼了口气后,她才朝对面的一群人摇了摇头:“你们先走吧,我绕另一边路走,反正魔殿也不是只有一个出口。”说完她又将身上的温瑞背好,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带着人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韩逸望着楚云有些艰难的背影张了张口想再劝她,却被翎月给制止了:“算了,让她去吧,我能理解她想救人的心情。”说着她无奈一笑:“倘若此时站在那里的人是我,而昏迷不醒的人是你,我大概也不会抛下你一人独自离开的。”



  面对翎月这番真诚的话语,韩逸微微一动,最后叹了口气。等他再度看向楚云离去的方向时,已经见不到她的身影了。



  “只是……他们俩,并非你我想象中的那种关系啊。”韩逸说道。



  翎月却是一脸意味深长地说:“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我们也赶紧走吧,否则那十阶伏蛰怕是要对我们动手了。”



  而此时的楚云,带着温瑞经过一处院子的时候,遇到了十余只伏蛰的包围。她暗暗揣测了一下,这些伏蛰里头最高阶的一只有六阶,其余的都在四和五阶之间。



  喘了口气把温瑞给放到一旁长廊处靠墙的地方坐好,她才拿起鞭子与那些伏蛰打了起来。



  鞭子抽打的声音在院子里回荡着,伏蛰们虽然并不是特别怕火但也被她的烈日之火给揍得嗷嗷大叫。



  这些叫声又引来了好些伏蛰,全都从另一边跳进来院子里,虎视眈眈地摩擦着锐利的前臂瞪着她。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有二十多近三十只的伏蛰了。



  没想到这些伏蛰的数量真有那么多,而且一个比一个还凶残,某种角度来说黑月教也算是挺厉害的,竟然能够驯养这样的家伙。



  退到一旁的长廊上之后楚云才将武器换成了扇子。她也不浪费时间,立刻就召开了扇域朝面前的一群伏蛰用了一记群攻的攻击。



  环扫千军带着烈日之焰的力量将一整群朝她凑近的伏蛰给轰飞,见效果不错她又重复用了好几次。那些较小的伏蛰敌不过这焰火重重逼来的袭击,在全身燃了火后就慌慌张张,步伐跌撞地退到后边挣扎着要将身上的火给清除掉。



  见进攻的伏蛰数量少了一大半,楚云再度换上了燃着火焰的鞭子与剩余的伏蛰打了起来。



  环扫千军的力量确实强大,但对她来说消耗的灵力实在太多,不停用下去她肯定要虚脱。现在他们都还没离开魔殿,如果在这个时候把灵力耗尽,绝对不是好事。



  伏蛰虽然难缠,可大概是因为楚云人现在正处于爆发状态,而且一路上过来交手过的伏蛰也不少,她已逐渐摸清它们的套路并冷静了下来,所以一只一只将它们给解决掉了。



  到最后只剩下那只六阶伏蛰。



  它身上受到了不少的伤害,甚至其中一只前臂已经被她用鞭子给打掉了,身上更有些许灼伤的痕迹。



  然而楚云此时也好不到哪儿。



  和那么一大群的伏蛰交手,她免不了要受伤,手臂处也被砍了几道伤痕,伤口的血痕颜色正在慢慢发黑。



  是的,她还是没能在这么一大群伏蛰里躲过每一只的前臂斩切攻击。



  楚云气喘呼呼地盯着面前那只高出自己一倍多的伏蛰,对方似乎也知道自己敌不过它,仰头突然就长嚎了一声。



  刚想着它怎么要在这个时候大喊,她突然就听见远处传来另一道彻响云霄的回应。



  她心里一阵咯噔,是那只十阶的伏蛰!



  它这是在召唤同伴吗?



  楚云咬了咬牙,瞪着它说:“既然如此,我就在那大家伙过来之前把你打死!”语落,她双脚在地板上一踏高高跃起,躲开伏蛰前臂的攻击后便将手中那在灵力驱使下而延长许多的鞭子抽向它。



  带着火花的长鞭在空中绕出漂亮的弧度后形成好几个圈落在伏蛰身上,楚云手用力一拉将鞭子紧紧收缩。她双目深处似乎又亮起了火红的光芒,就像是在眼底燃烧的烈阳。



  灵力在她体内一转,火红的烈焰就透过鞭子烧伤伏蛰,最后将它整只沐浴在火焰之中。



  见它因为烈焰所带来的疼痛频频往后退去挣扎,楚云便立刻将它放了不再继续与它消耗,扶起一旁的温瑞立刻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长廊上东倒西歪着各种木桩石柱,还有许多石块房顶碎片,叫人举步艰难,尤其在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下。



  楚云觉得自己现在每走的一步都非常沉重。



  她好累,人生从来没这么累过。可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再累也得走下去。



  她一定会带着温瑞安全离开这鬼地方的!



  长廊的前方再度传来亮光,在那亮光与她之间还横着一大块倒塌的横梁,挡住了一大半的去路。



  还未彻底走出去,她就听见外边吵吵闹闹的窸窣声了。



  “唉……”又是伏蛰,而且数量还不少。



  她暗暗在心里揣测了一下,觉得自己刚才对付那一大群已经消耗了不少力气,以她现在的状态是不可能打得过外边那十几只伏蛰的。



  怎么办呢?打的话又打不过,不打也总不能在这个地方休息,不然就算她不出去外边的伏蛰迟早也会走过来,如果有个可以暂时躲避休息的地方就好了……



  这么想着,楚云忽然瞥见在她面前,靠近横梁的地方有个被石头或是木桩给砸破的一个坑洞。在那坑洞之后的地方,好像是魔殿里的房间。房门口已经被堵死了,要进去的话只能靠这个刚好能够让一个人通过的洞口。



  她心中下意识有了个想法。在把温瑞带进去之前她先探头去查看了一下,里边的空间不算小,因为本来就是一间房,容纳他们两个人不是问题,而且看着也颇为稳固。



  不得不说,翎月的魔殿在筑材的选用上是极好的,否则不会到现在都还没彻底粉碎。



  确认里边暂时安全后,她就先钻了进去,再小心翼翼地将温瑞扶进来。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她总算是能够喘口气了。



  外边吵嚷声不断,而这里却仿佛被隔绝了一般,出奇地安静,叫她也稍微放松了下来。



  他们进来的那个洞口并不大,能容得人进出却是容纳不了伏蛰的,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被发现。



  将房里散落满地的东西清理开来并弄出一小片空地,她才把温瑞带到那里靠着墙坐下。



  因为从把他带出来到现在一直走得很是狼狈,他原本整齐的衣着打扮都有些乱了。楚云蹲在他面前托腮看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默默从储物器里拿出一把梳子,将他头后的发带摘下并替他把头发给梳好。



  墨色柔滑的长发乖乖地躺在她手里,任由她动作。



  温瑞的发质本来就生得极好,哪怕已经有些乱了却也没怎么打结,很快就被她梳好了。替他再次将头发给束好后她又抽出帕子,用水囊里的水浸湿后替他擦了擦脸和手。



  直到把人弄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她才满意一笑:“美男子就应该要有美男子的样子。”哪怕是在逃命也必须帅炸天。



  做完这些事情,楚云才靠着温瑞和他一起背抵着墙坐了下来。只不过,她是在盘坐好后进入调息状态,争取时间将灵力恢复完毕。



  此时,流风门的秋峰等人已经和韩逸还有翎月及她一些心腹逃离了魔殿,乘着魔殿里驯养的一些坐骑魔兽逃到几十里外安全的地方。



  翎月远远看着那正在慢慢崩塌毁坏的魔殿,心里顿时百感交集。



  诚然她对她现在的身份和位置并不怎么在意,但那一处怎么说也算是她住了几十年的家,要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被毁,心里难免也会有些感伤。



  韩逸在她背上轻轻抚了抚表示安慰,然后问道:“如今你魔殿已经被毁,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翎月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也转身看向站在他俩身后的流风门人与残余下来的几位心腹。



  沉默了许久,她才说:“我……我想和你们一起回去灵武之域。”



  秋峰闻言一阵惊讶,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又听见翎月对其余的心腹说:“你们几人跟在我身边许多年,一直都为我尽心尽力,实在是非常感谢。只不过如今我魔教已经被毁,想到灵武之域进行修炼的心意已决,从今日起你们便是自由了,想走想留随你们。”



  那几名心腹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态,而那位老炼丹师则摸了摸胡子说:“我既然是炼丹师,哪儿都能容得下我。你的提议不错,我也一直很想到灵武之域去见识见识,如今有这个机会,我定会随你一起去。”



  秋峰一脸纠结地看着翎月:“你……你可是想清楚了?若你要到我们灵武之域来修炼这里的功法,这就意味着你得抛弃你以前所学的,重新开始,这……这不容易呐!”



  翎月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想好了,重新开始便重新开始。如今我有化灵的境界,寿命可达七八百年之久,多的是时间。况且,我倒是觉得魔域也并非每一种功法都是邪恶的功法,有一些还是能够作为普通功法传授的。我倒是觉得待我去了灵武之域,也许还能将我所会的与新接触的功法相互融合,变幻出新的功法来也不一定。”



  韩逸目光颇为赞赏地看着她:“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而你现在独自一人也不知要到哪儿,若不嫌弃就先到我流风门来吧!”



  秋峰瞪大了眼睛注视着韩逸,后者却仿若不见,翎月啧高兴地回答:“我当然不嫌弃,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秋峰突然觉得自己心好累!



  而其他和翎月一起出来的几位心腹,大部分都选择离开她身边继续待在魔域修炼,仅有三个感情与她向来非常好的则决定与她一起到灵武之域,怕她路上受到灵武之域的修士欺负。



  休息了许久之后他们便准备继续前往灵武之域的方向出发,远处的魔殿上方飘着滚滚浓烟,形势惨烈。翎月回头看了魔殿一眼,心中不禁有些担心尚未逃出来的温瑞和楚云。



  他们几人已经特意为了他俩在这里多等候许久,然而却依旧不见他们踪影,就怕是还没有从魔殿里逃出来……



  韩逸知道她在担心楚云的事情,只得出声安慰:“别想太多,生死有命,若楚姑娘他们命不该绝于此,肯定能够从里面逃出来的。”虽然可能性实在很低。



  温瑞是很强大没错,但如今他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对楚云来说是一个累赘。这话听着是残酷了点,可不得不说他们二人若想活着离开,除非温瑞奇迹地醒过来,否则仅凭楚云一人之力是很难闯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温瑞为什么会昏迷那么久,希望他们俩能够活着离开吧。



  ·



  等楚云浑浑噩噩地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自己不晓得在什么时候靠在温瑞肩膀上睡着了。



  她抚了抚额呢喃:“我不是应该在调息的吗?”恐怕她是因为这几天没怎么休息所以太累,一个不小心在调息的时候睡着了吧?



  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下,房内变得有些昏暗,勉强能够借着外边残余的灯火光芒照亮几分,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温瑞还是没醒。



  不知怎的,她心里有些落寞。



  她疲惫地将额头靠在他肩膀处低语:“温瑞,你到底还想让我一个人撑到什么时候,我真的好累……”



  “你再不起来,我就真的要把你丢下了!”可恶,她为什么要为了他把自己搞得那么呛?



  想想,这家伙平时对自己怕是没有这么尽心过吧,更早之前竟然还有想要杀她的念头,这种人……就这种人……特么还救了她好几次。



  楚云刚长叹了口气,房间的洞口处忽然传来了一些声音。



  她抬头往那里看去,旋即就见到一双黑褐色类似镰刀之物伸了进来,正在挣扎拍打,像是想要将那个坑洞破开。



  不好,是伏蛰!



  楚云咬了咬牙,果然最后还是被它们给发现了吗?



  心想它们暂时也进不来,她决定就先假装自己不在里面好了。



  然而事实证明她太天真。



  那四阶的伏蛰没办法将身子挤进来,最后是退开了没错。但下一秒外边就传来一阵阵强烈的撞击,整栋房子都被撞得发震,甚至还开始有沙石从上面落下。



  从力度来看,她猜测应该是一只八阶的伏蛰,正在拿头当锤子撞墙呢。



  看着墙上飞快冒出的裂缝还有不停从房顶落下的碎石,楚云知道这地方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为防房子倒塌时的碎块砸到她和温瑞身上,她便赶紧将扇子拿出来,召出一个橙红色的屏障将二人覆盖住。



  与此同时,整个房子也在那头八阶伏蛰的撞击下崩塌,落石和断开的横梁狠狠从上边砸下。楚云咬紧了牙关用屏障撑着,才将她和温瑞保了下来。



  等周围的动静停止,溅起的沙尘都落下的时候,那好似巨型卡车那般高大的伏蛰就出现在她面前,正瞪着一双红亮的眼睛看着她,仿佛在盯着一只落入网里的猎物。



  一见到她,对方嘴里就喷出一团烈火,直接覆盖在她所做出来的屏障上。



  只是那屏障原本就带着她烈日之焰的力量,此时触碰到火倒是完全没有什么带来伤害,反而还将那些火给吸收了。



  八阶伏蛰见到喷火不管用,就生气地扬起身后带着尖刺的狮尾,重重地敲在屏障上面想要破开。



  楚云站在底下被它这么一打,体内的灵力不禁一震,像是提醒着她自己的力量无法与这八阶的伏蛰抗衡。倘若这样继续撑下去,最后败阵下来的肯定是她。



  她不是不想攻击,但她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时间。如今她消耗了所有的灵力都只能堪堪挡下外面那只伏蛰的攻击,如果拨出一些力量来攻击的话到时候搞不好没能给它带来什么伤害,反而还会被它一击破坏掉屏障。



  扇域的范围实在小,屏障一旦被破开她哪儿都逃不了,到时候出事的也会是她。



  还有温瑞……



  思及此,她不禁转头看了墙边的温瑞一眼,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闭着眼睛靠在那里,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汗水在楚云逐渐发白的脸颊滑过,她一咬牙不再去看他,而是专心将自己的力量放在屏障上面,努力保护着他们二人。



  伏蛰的前臂像镰刀那样飞快地在她屏障上挥舞敲打,每一下敲击虽然都被屏障挡下,但楚云却觉得每一击都透过屏障的灵力敲打在她身上,仿佛要将她的头打破,将她五脏六腑撕裂。体内丹田处的灵力正大量被抽取,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精力正在飞速下降,很快就要……



  直到那闪烁着炽热光芒的屏障开始传来裂痕,楚云的心也逐渐往下沉落。



  她因为使劲儿过度而憋出泪光的双目此时正不甘心地怒瞪着眼前的伏蛰,因为她实在是不想被这种家伙给打败!



  屏障上的裂痕越来越多,最后那伏蛰举起了闪着白色灵光的前臂重重往下一打,她也终于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她的身子也因为防护屏障的破碎而受到冲击,好似有一股力量重重拍在她身上,喉间也传来血腥的味道。



  楚云下意识闭上眼睛准备接住伏蛰前臂的攻击,然而等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受到伤害,她才缓缓睁开眼睛微微扬起了头。



  只见伏蛰的双臂正被一层漂亮的银灰色之物给挡着。那些在那一层东西上跃动的,如同星星一样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昏暗,让她有一种仿佛被星河给护住的震撼感。



  这一瞬间,原本凝聚着的泪水忍不住顺着她有些发红的眼眶落下,紧绷着的身子也在这一刻突然彻底放松下来,眼前的景物也慢慢变成模糊最后陷入一片黑暗。



  温瑞……



  在楚云摔落在地之前一只手从她身后稳稳揽住了她,然后将她带入身着白衣之人的怀里。



  低头看了她一眼,白衣男子才缓缓把头抬起,目光一凛,手中那把金银色的扇子随着他的动作一挥,屏障上那些星光忽然齐齐朝前方的伏蛰击去,竟发出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将那八阶伏蛰给击退好几十尺。



  不给它反击的时间,他握着扇子的手又是一挥,几十道弯月一样的银白色攻击就从他手里朝那八阶伏蛰击去,最后直接将它给砍成了许多段。



  他这才收起了扇域,眼里像是有灵力一般的流光在打转,最后慢慢融合在他眼睛深处散去。



  这一觉睡得久了一些,倒没想到也让他好几年不见增长的境界又突破了,终于来到开武境界初期。



  他原本,就是一个炼武师。



  与此同时,一只体型极其巨大的十阶伏蛰也因为这剧烈的动静来到了他和楚云的面前。



  温瑞微微一笑,眼底眸光一片冷冽:“一觉醒来得到突破,正好可以拿你试手。”说完他把怀里的人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躺好,然后一把脱掉了自己宽大的外袍随手抛去,手里的武器也从扇子变成了一双银黑色,气势震烈的弯刀。



  他眼里仿佛有带着怒气的血光在闪烁,周身原本收敛起来的气息在这一瞬间释放,竟是让方圆几里处的魔兽都感受到这强烈的压迫感。



  而原本在他周围打转的灵力也突然有了转换,缓缓变成了炼武师才有的强烈气劲。



  温瑞持着双刀纵身一跃来到了半空中,冷眼与那十阶伏蛰打了起来。



  伏蛰如镰刀一般的双臂飞速接下了他的每一个攻击,然而那一把诡异的弯刀却仿佛被杀气与煞气所浸染,每一击都像是要将它坚硬的双臂的甲壳给破开。



  即使有甲壳护着,那些凌厉的攻击仿佛也能够透过这层保护侵入它身子,伏蛰逐渐被压制。



  它尖叫了一声后交叉着前臂,狠狠将眼前那白衣人给弹开,同时也朝他喷出了一团强烈的火焰。



  温瑞冷静地注视着它,竟是用那一对弯刀生生将火焰给劈开,并且带着雷光狠狠击中了那伏蛰的头。



  伏蛰的被人重重砍了一下,不禁晃着脑子哀嚎,抬手就要将落在它头上的人给拍开。然而它不仅让对方给躲过了,其中一只手臂还被他给砍了下来。



  “唏——!”



  受了伤的伏蛰慢慢屈居下风,从一开始的能够反抗到最后只能被人强打。



  那以双弯刀为武器的白衣男子动作非常利索,对弯刀的使用似乎也非常熟悉,完全毫无破绽而且一击比一击还要强。



  直到最后它满身是伤双臂俱无,温瑞一个旋身握着武器绕着它由上至下划出了强烈的雷光攻击。那黄紫之中带着红光的划痕仿佛承载了他满满的怒意,连周围的空气都像是要被它给击破。



  在他落地的同时,那如高楼一般的十阶伏蛰身子也彻底爆裂,直接躺倒在地不再动作。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而其余的伏蛰见到自家的老大被人打死也纷纷逃离,原本热闹非凡的魔殿眨眼就陷入了一片死寂。



  温瑞手里的武器在闪过淡淡的亮光之后便消失了,而他则一脸平静地捡起自己的外袍披上,踱步朝楚云的方向走去。



  直至来到楚云的面前,他才蹲下身子将失去意识的她扶起,最后缓缓的,动作小心地将她给深深拥入怀里,仿佛在拥抱着珍贵的至宝。



  他就这样抱着她许久,眼底间的神色一片安静柔和,在余火的映照下仿佛要滴出水来。



  良久,他才开口在她耳边低语:“云儿,我答应你,从今日起我会给你我的信任。”



  是所有的信任。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