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94章 云千珏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3: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虽然没有任何言语,但她就是莫名能够感觉到这尸骨是属于那位传说中,把恶魂给封印了的灵君的。而且很明显,手中那被人关在小石庙里供奉多年的紫铁,似乎也和‘恶魂’有关系。



  她唯一不明白的就是,按理来说紫铁里的灵物如果真是被这灵君给封印,那再度见到他的时候不应该是抱着愤怒的心情吗?



  可现在的情况显然并非如此,他们的感情似乎还好着呢,就像是多年的朋友。



  奈何紫铁无法说话,而这灵君看起来也已经死去多时,她估计是无法知道答案了。



  楚云抱着紫铁蹲在那副人骨之前好一会儿,正要起身好好找个地方把人给安葬时,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自己身旁猛地就多出一双脚来。



  这样猝不及防地发现自己身边无声无息地多出一个人影,而且还是在面前躺着一具尸骨的情况下,她狠狠被吓了一跳,直接摔坐在地。



  视线顺着那双黑色的鞋子往上移去,最后她终于看见那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的面容。



  没错,那是个男人,而且还是长得非常……非常美的男人。



  虽然这个词用得有点不恰当,但对方第一眼给她的确实是这种感觉,却又不是那种带着阴柔的美,不会让人误以为是女人的那种。



  和温瑞有点相似,他们都是极其俊美的男子。只是比起温瑞,他给她的感觉要更加温和许多,甚至……比萧子尘给人的感觉还要温柔。



  这是一种能够让人清清楚楚感受到的,由外至内真正散发出来的柔和。



  对方穿着一身黑色精美的华服,以红色发带半束着,如瀑一样的墨色长发落在他身上仿佛要与那身黑衣融合在一起,将他白皙的肌肤更加衬托了出来,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然而,最叫人惊叹的是他那一双漂亮异常的红眸。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却不会给人一种强势或是带着杀意戾气的那种感觉,反而非常柔和,似乎还有一层波光覆盖在上边。就像是此时有再大脾气的人对上那一双眼眸,心情都会平静下来。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楚云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一个人,是真的好像仙一样存在的人,而且还真的能够给她一种平静感。



  而且他周身的气息非常非常强大,甚至更胜温瑞。若非他是如此地温和,恐怕这种力量,一个瞪眼就能叫她给跪了吧?



  ……这就是一位灵君的气场!



  凭空出现的黑袍男子在见到她的时候,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她的出现过于突然还是实在太久没见过人,那双漂亮的红眸里竟是有片刻的怔愣。



  就这样盯着她看了几秒,他眼里的怔愣才缓缓化作如水一般的柔和然后朝她露出了一抹微笑。



  楚云表情有些傻愣地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又回头看了看那尸骨,忍不住问道:“你……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长相俊美的黑衣男子看了那副尸骨一眼,旋即笑着轻声回答:“啊,那是我。”



  “……”这是真的见鬼了?



  花了一小会儿的时间,楚云终于慢慢把心情平复了下来。



  她抱着紫铁站起身子后,有些纠结地问:“……您就是快乐村里的人所说的,那位把恶灵给封印起来的灵君?”虽然她隐隐有这种感觉,不过是不是事实还是得亲自确认一番。



  “无需用敬语。”他笑道,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他抬手朝她手里的紫铁轻轻拍了拍:“村里的人说得夸大了一些,里边确实封印了一只灵没错,却也并非那种十恶不赦的恶灵。”



  说着,他眼里多了几分无奈:“当年它还只是个孩子,会到村里恶作剧也不过是因为……太寂寞了。”



  “为了阻止它我只好将它封印在我身上带着的融心铁里,也就是你手里的那块紫铁。”他说道。



  然后他又像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那般轻笑出声来:“我当时觉得有些好玩就给它盖了座石庙,倒是村里的人多想,以为需要供奉着,所以才会有今日的说法。”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无奈:“这么做原本只是给它一个小惩罢,我时常也会回来找它玩,只是没想到还未来得及将它放出来,我就死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楚云也是有些无奈,怀里的紫铁好像也在散发着某种怨念,她便道:“不如你教我怎么解开封印吧,我替你将它放出来也行。”



  对方却是摇头回道:“时间太久了,如今它已经彻底与这块铁融为一体,已是无法分割。”说完他又安静地凝视着她半响,最后才道:“这块融心铁原本就是上好的材料,既然你与它有缘就把它收下吧。”



  “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好好利用它,做出一把好武器。”他语气不紧不缓地说着,声音悠悠入耳,完全不会让人感到任何的不耐烦。



  说完这些话后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静,片刻后她才像是鼓起了勇气那般询问:“你……在这里多久了?”



  对于她的这个问题对方倒也不排斥,眼神像是陷入了沉思,又带着一些空洞的出神。



  他就这样缓缓在水面走过来到龙骨的头骨前,半响才回答:“几百年了吧。”



  “……”几百年!



  楚云正惊讶着,突然就见到他抬手在空中轻轻一划,一道灵光闪过之后,龙头处那最长最尖锐的龙牙就被他砍了下来。



  然后她就见到他侧过身子,朝她露出一抹笑容说:“龙牙非常坚固,亦是铸造武器的好材料,你就把它与紫铁一起带走罢。”



  “这里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再也无任何意义,难得遇见你过来,倒是不必浪费我当年一番心血了。”他说道。



  楚云受宠若惊地盯着他看了好久,拒绝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不晓得为什么,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他们本来就该认识。



  可她很确定她不曾见过他,而且他几百年前就死了,那时候她根本还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吧?



  她张了张嘴,最终只说了一声:“……谢谢。”



  对方眼中的笑容似乎又更深了几分,好像对她的态度颇为满意。



  楚云走过去在他的注视下把龙牙收进了储物器,然后将紫铁搁在一旁后和他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他的尸骨好好埋葬起来。



  对方并没有意见,于是她就从储物器里掏出工具,找了个好地方就挖起了坑来。



  直到她把坑挖好,准备将他的尸骨给放进去的时候他突然阻止了她,指了指那人骨处脖子的一条坠子:“差点忘了,能先替我将那条链坠摘下吗?”



  “没问题。”楚云点了点头,动作小心翼翼地把链子给从脖子骨那里摘下。



  确认过没有其他东西需要取下之后,她就把人给好好埋起来了。



  等把这些事情忙完的时候她才拿起那条银坠子递到那不知名的黑衣男子面前:“你的坠子。”那是一条普通的链坠,上边挂着一个以银刻成的坠饰,她不太懂那是什么图形,不过还挺好看的。



  男子伸手想要接过,然而手却直接穿过了那条银坠子和她的手,神情微微一顿。



  楚云有一瞬间的尴尬,不过男子却是没有介意那么多,只是有些遗憾:“它有些脏了,我本想拿去洗洗。”



  “没事,我可以帮你。”楚云说着,就走到池子边仔细地洗起那条链坠。



  男子就这样一声不发地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平淡的红眸里逐渐带上几分柔和的笑意。



  ·



  “你说那只死去的恶龙……有十五阶?”



  洗好的链坠和紫铁放在了旁边,楚云和那名黑衣男人则是坐在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闲聊着。



  经她一问,她才知道这位灵君是在和那只十五阶恶龙搏斗的时候两败俱伤,最后支撑不住而死去的。



  十五阶的荒兽实力已经很接近灵尊了,所以是非常非常非常罕见的生物,没想到竟然被他给遇到了。



  按他的话来说,灵君要进阶到灵尊还得再修炼四个大境界,而他死的时候只在第二个大境界的中期。具体打斗情况及当时的身子状态他也没有细说,她也就没去多问了。



  “可能也是因为我没有想活下去的念头了吧。”他突然说道。



  楚云微微一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毕竟别人家的事情她也不好问太多。



  盯着清澈的泉池看了老半天,她才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找灵心草?”



  男子的目光落在池子中央的灵心草上,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眼里和嘴边的笑意也变得越发深刻柔和。



  就在楚云以为他要把原因告诉她的时候,他却笑着说:“不记得了。”



  “……”好吧,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忘了也有可能。



  “不过,我想现在应该不需要了。”他又轻声说道,“灵心草是非常非常难得的灵草,你离开时记得取走。”



  “……总觉得从你这里得到了很大的便宜。”就因为她突然掉下来这个地方,什么融心铁啊灵心草啊龙牙等等的好东西就都给了她,她收得很心虚啊喂!



  闻言他笑了几声说:“无妨,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楚云有些受宠若惊:“你言重了,我只是帮你好好收拾了一下尸骨,并没有多大的功劳。”



  他只是浅浅笑着没有说话。



  俩人又沉默了片刻,她才感叹道:“说来你死了几百年,灵魂竟然还能好好保着,真的很厉害啊。”



  对方笑答:“这是因为我心中有个执念。”



  “执念?”楚云闻言一愣。



  他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道:“想听曲子吗?我给你吹奏一首。”



  “可是,你的玉箫不是已经……”她记得已经完全变成碎片了。



  他眨了一下眼睛,笑得有点狡黠:“没事,玉箫没了我还有玉笛。”语落,他手里蓦地就出现了一把白蓝色的玉笛。



  见她表情有些惊讶,他便解释道:“此为我本命武器,修士的本命武器是与修士同体,生同存死同灭。如今我既化为鬼灵,它亦是能随着我的意念而出现。”



  悠扬的笛声在洞窟里回荡着,是一首非常温和优美的曲子,就如同这位灵君给她的感觉。



  他虽然是只鬼,但实话说除了一开始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被吓到之外,她并没有对他抱有任何害怕的想法。而且明明是不曾相识的人,她却一点也不担心他会是个坏人,还觉得和他待在一起挺舒服。



  难道……真的因为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曲子悠悠,楚云听着听着睡意忽然慢慢涌了上来,这笛声让她有种舒服得想睡觉的感觉。



  等那黑衣男人将曲子吹完的时候,身旁的楚云已经躺在另一边睡着了。



  见到这一幕时他也只是淡淡地笑着,脸上完全没有任何感到意外或是讶异的表情。



  他缓缓伸出手似是想在睡着了的楚云头上轻揉几下,却依然无法碰到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了她的身子。



  动作微微一顿后,他终究只能失望地把手收回,眼中的笑意渐渐染上了几分怅然与遗憾。



  良久,他才一阵轻叹:“真的长大了呢……”声音轻得像是要消散在风里,让人无法听清。



  旁边的紫铁亮了几下,像是在安慰着他什么。他伸手在它身上轻拍了几下轻轻摇了摇头,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然而在片刻的停顿后他最终只道:“如此,足矣。”



  笛声再次在洞窟里响起,静雅的旋律配合着宁静的夜晚流转,如此轻柔优美,却又仿佛带着淡淡的忧伤,深林里的花草木及动物们睡得更沉更美好了。



  楚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的事了,她一脸懵逼地醒过来的时候那黑衣男子依然坐在她身旁,好像整晚都没有挪过身子半步。



  她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



  “不好意思,难得你有这个兴致给我吹奏曲子,我却睡着了……”她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他只微微一笑,语气平和道:“没事,你估计是太累了。”



  “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这个洞窟里不见天日,她都分辨不出日夜了。



  “已经是隔日早上了。”男子耐心回答道。



  楚云却是被他这句话吓得从石头上跳下来:“我这一整日都没回去,大家会不会以为我失踪了?”



  他也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朝她说:“那你赶紧回去,莫要让他们担心。”



  然后他又再三叮嘱她需要带走的东西,直到亲眼见到她把灵心草和融心铁都收好:“我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给你,这条链坠你拿着吧。”



  楚云忙道:“不不不,你给我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这链坠对你来说应该非常重要,我不能收。”



  他却是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认真地说:“你必须收下,也只有你可以。”



  “……”这位灵君,真是从头到尾都叫她哭笑不得啊,偏偏又……让她感到有些温暖。



  他望着她的眼神总是叫她无法拒绝,那凌驾于她之上的气势,却又不会让她觉得受到压迫的讨厌,就是一种……长辈之命不可违的感觉。



  楚云只好把那条链坠给收下,并恭敬地朝他行了个大礼道谢。



  “你去吧。”他说道。



  楚云点了点头:“再见。”



  然后她就转身朝那池水流出的洞窟口方向走去了,灵君和她说顺着这里走就能够离开。



  身着黑色宽袍的墨发男子就这样站在原地望着楚云的背影,温柔的红眸底下藏着几分无奈与不舍,嘴边一抹笑容缓缓绽放,似是释然。



  忽然间,他的身子竟是开始化作点点灵光开始消散,同一时间泉池边的花草也有荧光缓缓飘起,甚至是石壁上的植物也在慢慢发亮,原本有些昏暗的石窟在这一刻竟是变得明亮无比。



  楚云回过身子时见到的就是那位灵君的灵魂渐渐散去的一幕,她眼中闪过了震惊之色。



  她觉得自己好像有很多话想说想问来着,可最终只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我这缕残魂因执念而存,如今执念已达成,我要离开了。”



  她愣了愣:“离开是指?”



  他目光沉静地凝视着她许久,然后才轻笑着缓缓回答:“以另一种方式,眺望这个世界。”在那沉着而好听的声音落入她耳里的同时,那抹身影也彻底化成灵光消散开来。



  楚云盯着那些灵光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呢喃:“至少……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不过,恐怕是不会有人回答她了。



  一阵风轻轻在楚云身边拂过,手里握着的链坠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



  她愣了一下摊开手指看了几眼,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把那坠子往后面一翻,最后看见了在下边刻着的小字。



  之前只顾着帮人把东西洗好她也没注意到原本有没有刻着字。



  “云千珏……”



  就是他的名字?



  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她才叹了口气把链坠收好转身离开。



  只是,有点事情困扰着她。



  那位灵君……云千珏不是说他的灵魂能支撑到现在是因为一个执念吗?可是他们昨天好像什么都没做吧?为什么执念突然就达成了?



  难道是因为融心铁?又或是他只希望能够被人发现?又或是,因为灵心草?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会发出铃声的链坠。



  “唉。”楚云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不认识这位灵君,但对他的印象挺好,而且还莫名有些在意他的事情啊。几百年前的灵君……也许她可以回去问问杨追命。



  楚云顺着山窟里的河流一直往外走,直到走出山窟才发现那里正是那条流过村子处的河。



  没想到那座山窟竟然就是河流的源头,楚云有些惊讶。



  惊讶之后,就得花一番精力与时间慢慢往下游的方向走去了。



  只是没想到她在用了好一段时间走到半山处时,竟然遇见正踏着山路碎石往上走来的战马。



  见到战马的时候她真的无比震惊,没想到它会追到这个地方来!



  不是她要往不好的方向想,是一般上就算被驯养的荒兽,在主人不见的时候搞不好都会自己蹦跶几下离开,怎么还有知道要绕路过来找的?



  “你……真的太神奇了!”楚云走过去抱住了那匹战马,语气万分惊喜地说道。



  战马在她身上蹭了几下,然后一人一马才一起慢慢地往山下走去。楚云也没有骑着它,而是牵着它慢慢走,还时不时和它说几句话,感觉它都能听懂。



  待楚云好不容易回到村子时,竟在村子口遇到了令狐御。



  令狐御见到她平安无事回来先是松了口气,然后横眉竖眼地叉腰怒问:“楚云姐姐你一个人是跑到哪儿去了?你突然失踪整晚没回来,我们都很担心你啊!”



  楚云语带歉意道:“对不起,我只是……出了点意外,就是不小心和战马在后山林子里溜达的时候迷路了,所以才会拖到现在才回来。”



  令狐御对她似乎也有些无奈:“算了算了,你没事就好。”



  顿了顿,他突然问道:“你难道因为迷路所以哭了?”说完他还用着‘不是吧?’的震惊表情看着她。



  楚云愣着回答:“当然没有,我像是会因为迷路而哭的人吗?”



  “可你眼睛怎么有点红肿?就是一副哭过的样子。”令狐御一脸怀疑地说道。



  闻言她顿了顿,想起了云千珏的事情。



  她刚才一路上心情都不太好,云千珏消失时好像给了她一种打击,可能是那个时候不自觉的伤感造成的?



  思及此,她忙打哈哈道:“估计是我整晚都没好好休息,有些累了吧。”



  令狐御看了她几眼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追究,只说:“给柳夫人的药我已经炼好了,剩下就只等给村民们用的丹皇草。”



  楚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放心吧,一定会找到的。”可惜她手里现在只有灵心草,不然就能够帮忙了。



  看楚云好像很疲累的样子,令狐御就没有拉着她说太久,很快就把人给赶回去休息了。



  楚云先是安置好战马然后才去好好沐浴把身子洗干净,在她准备**睡觉的时候,窗门突然传来了一阵敲打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把窗门打开之后,一只冰蓝色的雀鸟从外边跳了进来,她眼中一阵惊喜闪过。



  这只雀鸟她可是眼熟得很!



  雀鸟拍了几下翅膀飞到她手里后,‘噗’的一下就变成了一个用布包起来的长方形物体,上面还附带一封信。



  她关上窗后把东西拿到桌边打开,布下包着的赫然是一个木盒。



  而那木盒里装着的,除了丹皇草之外还有一只冰蓝色的崭新纸鹤。



  楚云双眼微微一弯开心地笑了起来:“不愧是温瑞,果然真能有本事把丹皇草弄到手!”



  信纸上边随意写了几句话,大意就是把她想要的丹皇草弄到手了。他似乎还猜到了她的后续反应,直接就留了一句话说:“钱的事情就暂时不谈了,嗯,因为你肯定还不起。”



  “……”她咬了咬下唇将信纸揉成了一团,随后忽然一笑从储物器里拿出今天找到的灵心草,让温瑞给她的新纸鹤送还回去了。



  说她还不起?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给她等着!



  丹皇草到手,楚云立马就高兴地拿去给令狐御了。



  令狐御见到丹皇草的时候有些讶异:“你上哪儿弄来的?”



  她笑吟吟地回道:“秘密!”



  结果却换来了令狐御一记鄙夷的眼神:“是温公子找到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这下子换楚云惊讶了。



  令狐御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看着她,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道了一声谢后就抱着丹皇草准备炼药去了。



  楚云:“……”( 就爱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