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122章 心悦之人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3: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噬妖魔眼神危险地打量了温瑞一眼,却惊觉自己看不出他的修为境界,也无法查探出他的底细。



  他已经是个快迈入灵韵境界的修士,在大陆上绝对可以算是极为强大的人士之一,甚至有些二等宗门的宗主都没有他来得强。



  可是突然出现的这名男子功力显然要比他深厚许多,就不知他是什么身份,来自哪方势力。



  虽说温瑞体内也有青龙一魂的力量,奈何他境界比噬妖魔来得高,在噬妖魔看不清他底细的情况下根本察觉不到他身子里和楚云相似的兽魂。



  于是噬妖魔对他也就完全没有任何兴趣:“把你身后的女人交出来!”



  温瑞只是冷冷一笑:“我拒绝。”



  噬妖魔见他态度强硬,便也知道今日若是想得到楚云的力量怕是必须与这名男子殊死相搏了。当然,他也很清楚即使他不为了得到楚云力量而做出攻击,众人恐怕也是不会放过他。



  这般一想,噬妖魔周身气息一转,能够压制灵韵境界以下修士的气压瞬间释放,叫周围那些被他打倒的修士们完全没有了再站起来的力气,倒是楚云虽然觉得痛苦却也还能勉强撑住身子。



  可这一状态在温瑞同不退让地将自己气势释放出来之后终于也跟着崩塌,身子不受控制地被压制下来,只得随其余人一样瘫坐在地。



  这事情告诉她如果人家两大高手在较量,自己还是能有多远就离多远的好。



  温瑞是无意想要叫楚云难受,只是噬妖魔对她虎视眈眈,他自是不可能让她远离自己,绝不让噬妖魔有任何钻空子的机会。



  两股看不见的气势在空中相互碰撞,同时也点燃了双方的战火。



  噬妖魔出手的速度一如既往地快,铁爪眨眼就袭向了温瑞,但被后者稳稳地躲开了。



  然后者才刚闪身到另一边避开铁爪的攻击,所踏足之处却突然亮起了一道光,旋即成排的灵符阵法便自地底下窜出。



  色彩各异的灵符在他周围唰啦啦地打转,带着极其强烈的灵力。



  若是被那些灵符的灵力击中,受到的伤害怕是不小。



  温瑞的反应亦是极快,在灵符们收缩要将他贴身包围之前,便以强大的琴术将那些灵符退开,并把它们打成了无数碎片。



  不过噬妖魔的攻击也接憧而来。



  噬妖魔大概是因为修为都以摄取妖力为主的原因,倒是让他在行动上非常敏捷,出手速度完全不比温瑞来得慢。



  反倒是温瑞因为一直都使用灵术的关系,在她印象中基本上与敌人交手时多数都站在原地,所以她不太清楚他在走位上是否也能够做到非常迅速。



  尤其他还抱着一把看起来有些笨重的玉琴。



  事实证明楚云替温瑞的担心是多余的。



  即使他怀中抱着玉琴,需要启动术法又要躲避噬妖魔超乎常人速度的攻击,依然游刃有余。



  琴流之术中被琴师广为使用辅助术法之一,便是她曾在淮阳城武斗门与武云门擂台战上见到的‘踏音’。只是温瑞对这术法的掌握显然已经到了超凡的等级,在她眼里看来简直就像是瞬间移动。



  几十招下来,噬妖魔先是被温瑞一招强攻所击伤。



  可噬妖魔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那般,出手力量反而越来越狠戾强烈,招招都几乎致命。



  原本被噬妖魔所收起的灵珠再度现身,自灵珠所发出的强烈灵力波刃与温瑞指尖弹奏出的琴音之刃在半空中相撞。双方手上的攻击依然持续着,相撞摩擦着的灵力也越来越强大,最后双双炸开来。



  到底是修为要高一些的温瑞力量更胜一筹,被压制的力量偏向噬妖魔,倒是给他又带来了一些伤害。



  不知不觉俩人已经过了几百招,噬妖魔身上受的伤不少,温瑞却也并非一点伤害都没承受过。毕竟作为对手,噬妖魔绝对是属于难缠的其中一个。



  尤其他时不时还想趁着空档用那铁爪将楚云带到自己身边,幸而频频被温瑞阻挡才一直没能得手。



  灵力之间所带来的爆炸冲击扬起了一阵风,将距离楚云更近的温瑞的衣袍及长发荡起,在空中落下了几道弧度,让他看起来又更增添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距离感。



  望着他眼底清冷得叫人退缩的神情,楚云又逐渐出神。



  她突然发现,他好像在人前永远都是这么一副难以接触,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哪怕他对人笑,笑容十有八|九亦是不曾达到心底。



  ……偏偏在只有他俩独处的时候他又会露出那有些欠揍的狡诈模样,也不知她是该高兴还是郁闷的好。



  清冷的流光在他紫眸底下打转,楚云盯着他许久心中突然有一种感慨。



  这一双眼睛里若是被自心底生出温柔填满,那应该会叫被注视的人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吧?



  可是像他这样的人,真的会有真心爱上一个人的一天?



  至少,她现在还真想不出什么样的人会让他满意。总感觉不管谁在他眼里都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沙尘啊……



  在楚云盯着温瑞出神的时候,他似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朝她瞥了一眼,就这般与她四目相对。



  不知怎的她突然有一种偷窥人被对方当场逮着的感觉。



  刚下意识想要闪躲,她却突然想起现在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他和噬妖魔身上,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想通这件事之后,她看得更有底气了,而且也更加光明正大。



  与她视线对上的温瑞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紫眸里忽然爬上了些许淡淡的笑意,有几分戏谑,又因为流光的交错而给人一种带着一分柔和的错觉。



  “……”殊死战途中还能分心的也就他了。



  温瑞与噬妖魔的打斗依然继续着,而且还达到了最激烈的阶段。



  噬妖魔的灵珠在温瑞周围唤出了一圈的灵光将他环起,旋即那些灵光就飞速从不同方向朝中间的温瑞发出了强烈的光束攻击。



  若仔细一看,能够发现那些光束的攻击规律形成的图形竟是一颗五角星。只是圈内可以发出光束攻击的光点超过了五颗,所以那五角星一样叫人无所遁逃难以闪躲的攻击是一阵接一阵,偶尔还有两三颗星星一起形成的情况。



  不过温瑞的动作也着实叫人惊讶,不能说完全没有受伤,闪躲率却是高达九成之上。



  俩人的攻击早已叫周围被噬妖魔击倒的人看得傻眼,尤其敖铁和芳华盯着温瑞的眼神是又多了几分复杂。



  而楚云心里也不知怎的又升起一种诡异的自豪感。



  自玉琴弹奏出的琴音不知不觉中已在温瑞周围形成波动将他环起保护着,并把那些从不同方向袭击过来的光束挡下,而且还有逐渐扩散把它们慢慢逼回出发点的趋势。



  噬妖魔眼神一暗,咬牙后手中灵珠旋转速度有几息的延缓,同时在那五星光束阵法之外也窜起了许多灵符,准备越过攻击袭向阵法中心的人。



  只是在那些灵符得逞之前,又有成群的灵符将它们挡下,便又成了两方不同的符咒在空中交缠厮杀的画面。



  空中回荡着的琴声再度加重了几分,而那些光束也慢慢地被琴音波动给退回。噬妖魔眼神阴沉地极力操控着灵珠加强灵力与温瑞对抗,奈何无果。



  在光束们被退回光点的那一刻,阵法中的温瑞忽然旋身升起。似是早料到他这番动作,在他往上空跃去时周围又是窜出如蛇一般环绕着他与他一同朝上飞去的符纸,在顶上汇聚成屏障似是要将他挡下并把他往下方击去。



  只是那些灵符很快就被温瑞的琴术破开,在他离地约莫三层楼高时刚才所站的地方也因为光束被强力击退而炸了开来,如同绚烂的烟花那般绽放。



  不过这爆炸是往光点形成的圈内中心炸去的,换言之如果温瑞没能及时从里边逃离,那受伤的人就是他了。



  要强拆那五星灵术的攻击,就要面临这个后果。温瑞有信心能够逃脱,所以才能如此放纵为之。



  相反噬妖魔因为灵术被人破解,受到了内伤反噬,直接呕出了一口鲜血来。



  虽然受了伤,但他却也捉住温瑞于空中不好行事的空档再度催动成排的灵符袭向他。



  温瑞双眼一眯及时操控灵符术回击险险将攻击挡下,噬妖魔却趁机再度朝他使出了铁爪的影子爪攻击。



  与铁链相连的铁爪击向了半空中的温瑞,手中的玉琴猛然被他往上一抛,他身子则是在空中一翻,铁爪在他和玉琴之间冲过,仿佛还能感觉到空气几乎要被破开的杀气。



  成功错开铁爪攻击的温瑞眼中有一道冷冽的笑意滑过,像是势在必得,也像是准备让这场‘表演’落幕。



  只见他的手忽然往上一抬,在玉琴落入他怀中之前自它旁侧抽出了一把剑。



  剑自琴中出鞘的声音铿锵有力,与此同时那把高雅漂亮的白玉琴也化作灵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带着奢华雅气的长剑。



  噬妖魔刚被空中刺眼的灵光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一回神就猛地被几道强烈的剑刃给正面袭中接连退了好几步,又呕出了一大口血。



  甚至还没来得及站稳看清前方情况,噬妖魔就先预感到危机那般抬起戴着铁爪的手,精准地挡下温瑞劈来的一道寒霜剑刃。



  只可惜他察觉到了第一道却忽略了第二的,在他刚挡下那道剑刃时,另一道就横扫着从下方袭来,直直击中了他双脚让他忍不住跪倒在地。



  “琴中剑?!”楚云刚想着自己是不是错把温瑞更换武器看成他从琴里抽剑,就听见周围传来的一阵惊呼。



  楚云忍不住看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清羽宗弟子一眼:“为何……那么惊讶?”



  那名弟子倒也没有嘲笑她的无知,而是耐心地给她解答:“楚姑娘你有所不知,琴流中最为高阶的便是琴中剑的术法。琴中剑,说的便是琴中藏剑,必要时候能在琴与剑中切换自如,而这使用的剑术又与剑流术法不同,必然带着琴术的影子。先不说这是唯有将琴音术法掌握极致之人才能领悟的,就是目前大陆上除却神器之外能够切剑的琴,都不超过十把。”



  然后其中一把就在温瑞手上吗?



  对于这一点,楚云的接受程度还是挺高的,毕竟是见识过温瑞土豪之力的人……



  所以她很淡定。



  可周围的人就没有她这样冷静了啊,甚至已经开始讨论起温瑞的身份地位什么的了,一直在猜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在此之前都不曾听过他大名。



  其实对于这一点,她表示也有点好奇。



  另一边,温瑞与噬妖魔的打斗,似乎也在长达半个时辰后步入尾声。



  将琴换成了剑的温瑞动作利索了许多,攻击一道接一道,时而贴近时而远离,完全不给噬妖魔一丝**的时间。



  到最后确认自己没有胜算的时候,噬妖魔抱着作为一只魔的态度准备落跑了,然温瑞却不给他这一个机会。



  琴弦如细绳自他广袖底下窜出并紧紧束缚住了噬妖魔,被他窝在手里的长剑正有带着雷电气息的灵力在聚集,最后凝成强大的剑气,伴随着他一剑挥出的灵力攻击直直冲像前方的噬妖魔。



  被剑气席卷过的地板直接裂开了一道几尺身的裂痕,连给噬妖魔说遗言的时间都没有就直直劈中了他。



  血痕自他天灵盖处一路往脖子底下的地方延伸而去,仿佛身子被人劈裂一样,最终双目一瞪死不瞑目的样子往后倒去。



  激烈的打斗终于在噬妖魔倒下的那一刻停止,周围瞬间陷入了寂静,连原本还在讨论温瑞事情的人也都像是被按了停止键一样,彻底止住了声音。



  温瑞站在原地眼神没有感情地看着噬妖魔的尸体,手中握着的剑的剑锋轻轻贴在地板上,脸颊边的几缕发丝有些凌乱,却一点也不影响他卓然的气质与帅气度。



  敖铁和芳华落在他身上的视线更加震鄂复杂了。



  严格来说这是敖铁初次见到温瑞,却被他惊人的力量给震撼了。不知怎的,一开始他觉得此人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在见识到他的力量之后,他却打消了这个想法。



  他记忆力不算差,但非常确定自己从未遇过如此强大的灵术师。



  解决噬妖魔之后温瑞就收起了手中的武器,转身旁若无人那般直径朝楚云的方向走去,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淡淡的,就算有道谢的话也让人说不出口了,更妄论有心思想高攀他的人。



  他倒也没有对楚云如何,只是蹲下身子往她嘴里塞了一口能够让她快速恢复灵力的药。



  楚云抬头看了他一眼,诚心诚意道:“谢谢,我还真怕你不凑这个热闹。”他要是不来她就得死了。



  与刚才相较,温瑞此时面上的神色不再如此清冷难以接触,望着她的眼中甚至还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仿佛在笑她受了那么重的伤。



  楚云却难得地没有和他计较这个,而是在盯着他好半响后突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方才出神时思索的问题:“你有喜欢的人吗?”



  似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温瑞动作顿了一下,并未马上回答。



  楚云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问题,怕他误会忙解释:“抱歉,我就只是好奇,不小心就问出来了。如果不方便回答也没关系……”



  ……她怎么就这么八卦?



  “现在没有。”在她暗自懊恼的时候,温瑞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回答自己的问题,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便也点了点头附和:“没事,反正我也没有。”



  温瑞挑了挑眉没有回话也没继续这个话题,只塞了一张纸到她手里。



  “这是?”楚云不解地看着他。



  他这才露出自出现到现在的,第一个让人没有压力的轻笑:“你所不知道的,明王的事。”



  楚云打开之后随意读了一下,脸上瞬间变得有些僵硬,好半响才问:“……这都是真的?”



  “你可以选择不信。”温瑞的语气有些云淡风轻。



  纸上写着的确实是明王的黑历史,但最重要的还提到了他们之前所疑惑的一个点。



  那就是为何明王当城主这么久了后宫女人也不是没有,却一个孩子也没有。



  纸上说,明王是有孩子的,而且还不少。只不过那些孩子刚出世不久就死了,因为全都被明王让人抽干精血用来修炼……



  这是何等残忍的修炼方法?



  在楚云还处于真相的震惊中时,天齐教和漫天宗的人已经跑到噬妖魔的身上搜寻起‘神珠’来。



  只是搜了半天,未果。



  这让他们有些郁闷疲惫,花了老半天的时间耗费一大堆人力,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但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决定查看噬妖魔所带回来的,剩余的妖兽之中可有包括长啸。



  楚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低,作为神兽的长啸肯定没那么容易被人捉走。不过她和宫凌羽并没忘记尚被收押在阴暗地牢里的女子,虎霸因为要将那些妖兽救出所以也与他们同行。



  众人都受了不小的伤,皆是花了一番时间调息才缓步朝地牢方向前进。



  只是一个不注意,温瑞人又不见了。



  楚云有些愣神,心道莫非他出现就只是为了救他们?可是他又怎么确定他们一定会出事?



  另一头,刚无声无息脱离了大部队的温瑞正准备离开王宫,却忽然被人给唤住了。



  他缓缓停下脚步,转身又是一抹没有感情的浅笑:“虎大人找我有事?”



  虎霸眸中暗光一闪,直接问道:“楚姑娘的师兄,是你对吧?”



  温瑞并没有出声回答,却也没有否认。



  他也不管温瑞的答案,只接着说:“原本在房内见到时我还不敢确定,你的易容术非常高明,甚至连气息也能够改变。若非我们妖兽天生对人类气味敏感,你方才赶来救楚姑娘时又因为缺乏时间伪装而稍微露出几分破绽,我也无法察觉。”



  说着,虎霸的表情有些纠结:“我并非有意要管这件事,只是楚姑娘……于我们幻雾森林也算是有恩,虽然你亦是帮助我们许多,可若你……”



  “不会。”不等虎霸说完,温瑞就开口打断了他。



  虎霸愣了一下,最终叹了口气:“那便好。”



  温瑞一回到客栈房间,长啸就蹦蹦跳跳地跑来迎接他。他一手将它抱到床上,一颗珠子自他袖子底下滑入他手心,再被他用手指送入长啸嘴里让它吞下。



  神珠回到自己身子里,长啸似乎很兴奋,好像迫不及待就要发挥一下自己回来的力量。



  可它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被床边的人不轻不重地在头上按了按,然后就听见他说:“不可以。”



  “嗷呜……”长啸只得郁闷地哀嚎一声趴在床上,不敢反抗。



  温瑞坐在床边摸了摸身旁的长啸,眼中神色陷入了沉思。



  “心悦之人?”回想起楚云方才问的问题,他唇边不禁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现在没有。



  可是,很快就要有了。( 就爱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