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127章 师兄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4:0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在魔域中心处,有一座地盘约莫有整座千秋城那般大,被火红色岩石环绕包围保护的建筑。



  当初翎月那座已经叫人感到惊讶的魔殿与其相比不过九牛一毛,完全比不上。



  甚至是在主殿外巡视的人也要比当初翎月魔殿里的人多上好多倍,附近更有规划整齐使命等级各不同的营地,还有成群穿着统一黑衣奢华服饰的男女在练功。



  而昏暗的大殿里,一阵时高时低的**|靡声音在空寂宽大,高雅又复古的空间里此起彼伏。守在殿内两旁的黑衣教员们却是一脸平静,仿佛没有听见这阵不堪入耳的声音,又或是已经习以为常。



  除了日常看守大殿的守卫以及在大殿最前方的高座上动作的男女,还有一男一女以一跪一站的方式朝向高座之处。



  跪在地上把头完全低下不敢出声的男子,正是那日奉命带领一支精英队伍去偷袭前往幻雾森林清羽宗一行人的男人。



  他带着教主所赐予的神秘强大石板势必要将宫凌羽及他周围的心腹们歼灭,却不想这样简单的任务不仅失败了,甚至还害得教主珍重不已的神秘石板碎裂失去灵力,所以他一回来魔域就立即过来请罪。



  站在他旁边一脸冷漠看不出情绪地直视前方的紫衣女子正是刚从灵武之域回来的芳华。毕竟是被派遣去灵武之域寻找神器的,不管任务成功与否她都得回来汇报情况。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许久,直到高座上的男人终于发泄了自己的*那奇怪的声音才终于停止,只剩下女人微弱的哭泣声,嘴里虚弱地呢喃:“不要,不要……我不想死……”



  然而从高座上起身并已为自己穿好衣服披上宽大黑袍的男人完全不受到她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样子诱惑,抬手一张灵符就无情地拍到座椅上面色惨白的女人的天灵盖上。



  ‘啪’的一声响起,只见被灵符击中的女人身子一颤接着一瘫,然后就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男人这才转过身子缓步从高台上走下,目光虽是平静地注视着前方,可偏生又带着一种凌厉及威压。



  他的肤色是较为健康的麦色,模样看起来也约莫在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样子。但他五官却是生得深邃好看,脸的轮廓棱角分明,且浑身上下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与魅力。



  而他环绕在他周身,纵然已经被收敛许多却依然不住溢出给予周围的人无声的压力的灵气,便是一位灵君的气场!



  此人便是掌管着魔域最大魔教天齐教并手握魔域大半以上势力的天气教教主——龚九。



  “恭喜教主出关,成功突破成为灵君!”芳华见他走下,立即就抱拳跪地低头毕恭毕敬且诚心诚意地发表祝贺。



  龚九没有回应她,只是在边朝她及她身旁的男子靠近时说了一声:“把上面女人的尸体处理了,精血直接送我房间。”



  “是!”大殿的守卫们立即领命上前,像扛货物般将浑身赤|裸的女人从高座上搬走,还把座椅仔仔细细清理了一遍。



  龚九从高台下来后,最先看向的是那跪地请罪的男子,笑着问了句:“先说说你这里的任务,怎么失败了?”



  龚九的语气很平静,却叫跪地的男人心中越发慌张,忙解释道:“按理来说是会成功的,毕竟清羽宗的弟子根本就敌不过教主的法器!只是……只是清羽宗宗主似乎也随他们同行,以强大的力量把法器的剑气给破解,甚至还将法器给弄坏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听见头顶上再次响起龚九那平和的声音:“你说,法器坏了?”



  男子微微一抖,硬着头皮回道:“是的,碎成了碎片,灵力……也没……呃!”他话还未说完,身子猛地被一股力量卷起将他往后抛了几十尺。



  只见龚九眸光暗沉地注视着他,语气里含着几分冷笑:“你可知道那是自暮陵剑冢得来的东西?!”



  “暮陵剑冢乃兵灵之一的剑灵栖息之处,石板里带着的是兵灵护法之一的力量。连我都破坏不了的东西,你说被人给弄坏了?”



  “属下该死!”男子语气颤抖道。



  龚九冷冷一笑:“确实该死。”语落,几道灵符便自他袖子底下飞出然后绕到不远处男子周围将他包围起来。



  只见在他周围旋转着的灵符在发出亮光后,黑色诡异的尖锥子就从符纸中心窜出,纷纷刺穿了他的身子并将他高高挂起。



  鲜血从那名男子身体里流出,却没有一滴落地,全被那些化为树藤状物的锥子给吸收掉了。



  然后龚九不再去看他,而是侧过头看向另一边挺直身子目视前方的芳华。他原本狠厉的目光一柔,走到她面前后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嗓音低沉地说:“芳华,你以前办事从不叫我失望的。”



  芳华深吸口气后又道了一句歉:“没能找到神珠,神兽下落连灵武之域的人都没见到,不知是逃走了还是先一步被人夺得。而且这一路还有漫天宗与清羽宗的人阻挠,和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龚九动作一顿,目光蓦地变得颇有兴趣:“说来,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同我提过她了?岳纱似乎也曾与我提过这小姑娘。”



  说着他眯眼一笑:“你们倒是让我对她越来越好奇了。”



  同一时间发怒的人,除了天齐教的龚九之外还有漫天宗的宗主弥天。



  在第四个神器寻获未果后,他的面色终于再也绷不住,大骂一群被派出去履行任务却屡屡失败的弟子废物。



  “我这么大的一个宗门,怎么就养出你们这班没用的家伙!”弥天作为灵君之身,发怒时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威压是非常强大的。



  一些较为脆弱的弟子更是直接受不了,嘴角都溢出了血来。



  与身材修长的龚九相比,弥天倒是较为接地气了一些。他模样虽然看起来也是三四十左右,然身材较为发福,也留了不短的胡子。



  但即使如此,他的眉眼也是生得极有英气,眼神明亮有神,也是颇为帅气的男人。



  敖铁依旧面无表情地与一众弟子跪在地上,弥天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们:“这已经是第四把神器了!如今落入谁的手中都不清楚,也不知是不是被那般最会演戏的天齐教小人和清羽宗伪君子先一步得到手却隐瞒做戏。”



  “宗主,莫要动怒伤身。”就在此时,一道清润的声音淡淡地从殿外响起。



  听见这道声音弥天的面色也较为好看了一些,抬头就见到一名身着青绿色长袍长相极为俊逸,举止优雅很有君子气质的男子从外边缓步走了进来。



  只见他生得颇为温和正气的面上露出了一抹浅笑,然后就听到他说:“若宗主不嫌弃,下一把神器就让我来助敖师弟搜寻罢。”



  敖铁微低着头,眼里闪过了一道嫉恨与不甘的眼神,握拳的手也更紧了几分。



  ·



  睁开眼,映入视线里的是陌生的房顶。



  楚云足足愣了好几分钟之久才慢慢回过神来。



  感觉她好像睡了很久,而且还做了个梦。



  梦里好像有两个人在说话,一男一女。



  可是她看不见他们,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从语气听起来似乎颇愉悦。



  她皱着眉头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也逐渐理清脑里的思绪,想起了自己最后的记忆。



  她记得自己当时为了救一名少女入了玉水城,之后为了逃出来想要溜着异兽到城门口来着,结果却在路上遇见了更多的异兽。



  后来……后来怎么了?她好像把异兽打死了?晕倒之前,好像还有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朝自己走来。



  楚云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况,然而脑里意识一篇模糊,显然没能记清最后情景,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话说,她竟然仅凭一己之力打死了三头异兽?这是怎么办到的来着?



  虽然她那时候情况不稳定,可却还有那会儿的记忆来着。她清楚记得,她身子好像像是突然受到什么刺激那般力量疯狂涌动增长……



  想到这里,楚云忙闭上眼以灵力往身子里探了一下自己的灵脉和气海状态。灵脉灵力一切正常,而且她还发现自己如今的境界已经来到了空照境界!



  这,这……她没记错的话到玉水城那会儿她好像还只是个境界在结灵中期的灵术师?



  她现在脑内情况一团乱,也分明记得清楚自己好像面临生死关头。如今一切好了起来,她现在待着的地方好像是某家客栈里的豪华客房,但不是明王帝城那家。



  她急需一个能够为她解释情况的人。



  对了,是谁把她送到这里来的?难道是师兄?



  这么一想,她忙翻身下床到窗边推开窗打量了一下外面的景色。



  是一座她不曾来过的小城,而且从这里看不见玉水城,估计已经有段距离了。



  这下更加确定带她过来的是自家师兄了,毕竟也只有萧子尘才有小灰可以带她飞那么远。如果是清羽宗的人或宫凌羽,那周围现在不应该那么安静才是。



  “师兄?”她在房里转了一圈都没见到萧子尘人影,倒是把默默在一旁玩乐的小白喊了过来。



  见到小白,她也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小白见她醒过来好像很高兴,一直绕着她打转,一蹦一跳的。



  她蹲下身子摸了摸它几下问道:“小白,你知道师兄去了哪儿吗?”



  小白头微微一歪,像是听懂了她的话又像是没听懂,然后突然蹦蹦跳跳走到右手边一个隔间前。



  见它停在外面坐下来并像小狗那样摇晃尾巴的模样,她没忍住笑了一声:“是在这里面吗?”



  说着,楚云便走到门前轻轻把房门往旁边拉开,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低声轻唤:“师兄?”



  隔间里是一座非常大的浴池,因为外面现在天气有些凉爽的关系所以池水用了灵力之物加过温,一拉开门暖暖的蒸汽就扑面而来。



  里面非常安静,静得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楚云没见到萧子尘便大胆往里边走了进去,浴池上方还有一层雾气,使得里边的水波若隐若现。



  就在她快来到池子边时,一阵水声传来,紧接着哗啦一响,便见到池内有一人背对着她从水里站了起来。



  对方显然是一名男子,墨色湿润的长发此时正紧紧贴着他后背,多亏了池子周围的雾气楚云并不是看得很清楚。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子捂住脸大喊:“师兄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那啥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这就出去!”



  “等等。”在她抬脚正要离开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沉静的声音。



  她听话地停下了脚步,感觉到水池里的人似乎慢慢走了出来,在披上外袍后逐渐朝自己靠近。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紧张,胸口处的心跳声特别响,像是快整颗跳出来了。



  ……奇怪了,她平时对萧子尘应该不会这么慌张的啊?难道是因为不小心‘偷看’了人家洗澡,所以才会反常?



  “云儿。”来人在她身后约莫两三尺处停下,并唤了她一声。



  ……总感觉师兄今天的声线好像比平时要沉一些,更有磁性和诱惑力了。



  简直让她想到了温瑞。



  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讶了一下,她忙一边在心里把这荒谬的想法挥走,边心虚地应了一声:“啊?”



  身后一阵苏得要让人怀孕又充满熟悉感的低笑声响起,然后她就听见他说:“你不转过头来看看我么?”



  “……”听到这里,楚云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奇怪地转过了身,结果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自家师兄萧子尘而是一脸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温瑞。



  那双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的紫眸直直撞入她眼里,她愣了一下问道:“怎么是你?我师兄人呢?”



  温瑞双眼略不快地眯了眯,眼中的笑意也多了几分危险,唇边的笑容却是温和得瘆人:“云儿,我说过了,我就是你师兄。”



  楚云横眉竖眼看着他,显然把他当开玩笑:“别闹了,快说我师兄人在哪儿,我真的很担心他!”一想到她师兄现在很可能还一个人在玉水城的某个地方,她就不禁有些担心……



  温瑞轻叹了口气,转身抬手用灵术在脸上虚虚一抹,再面向她时已经是萧子尘的模样了。



  见楚云双目瞪大看着自己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萧子尘’目光一柔,神情与平日的温润如玉无异,抬手在她头上轻揉了一把,弯下身子与她视线持平后微笑道:“现在愿意相信了吗?”



  “云儿。”



  不仅是神态动作,甚至声线也都和她记忆中的萧子尘一模一样。



  温瑞弹了个响指解了法术后又恢复他原本俊美惊人的外貌,甚至连周身气质也从原本的温吞柔弱变成了高雅傲然。



  似是怕她还不相信,温瑞又淡淡地把萧子尘和她在宗门里做过的,只有他俩才知道的事情说出。比如替她做饭教她一些术法的日常,或是最近那铸造武器以及之前在去药田路上玩水结果差点出了命的事件……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猝不及防就被人踹了一下,目光一怔毫无防备地落入浴池里。



  他一身微显狼狈地从水里站起,站在池内抬头看向池边的楚云。水珠顺着他脸颊滑过了他的脖子再没入他诱人的胸膛之下,再搭上周围朦胧的水气,倒是显得极为诱人旖旎。



  然而楚云此时并没有心情欣赏这番‘美景’,双手抱胸低头望着他就勾起了一抹非常好看的笑容:“很好。”( 就爱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