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第128章 冷战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4:0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云霄宗,追命峰——



  这一日,杨追命依旧无所事事地待在自己的追命峰峰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坐在大厅。



  他那个孽徒,真是千算万算都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收买自家小灰载着他们去了明王帝城看灵兽!之前就奇怪他大徒弟怎么那么好心和他要了竹哨子替他溜溜小灰,后来一时忘了没向他取回结果隔天醒来连人带鸟不见了!



  没了爱鸟小灰他也无法离开太远,顶多在千秋城附近走走。可这千秋城早就被他给逛逆了,所以这些天也只能待在追命峰发霉。



  杨追命郁闷地托腮边看着手中有关炼武师的练气心法,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了些许忧伤,然后摇头呢喃:“唉,心伤悲啊,当初就不该被那臭小子温和的伪装蒙骗!”



  刚感叹着说完这句话,他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嗥叫声。



  是他心爱的飞雕小灰的声音,哎他俩徒弟终于回来啦!



  杨追命原本想从椅子上下来出去迎接,转念又想起这俩徒弟瞒着自己带走自家飞雕的事,撇了撇嘴又坐了下来。



  哼,这俩逆徒,他就偏不出去迎接他们回来!



  杨追命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喝茶,见到楚云率先走进来的时候还轻咳了几声:“终于舍得回来了啊?”



  楚云看了他一眼,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得有些危险:“师父好。”



  这语气是颇温和的,可杨追命觉得温和过头反而有点瘆人。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他小徒弟心情看起来好像很不好的样子。



  他眨了眨眼睛,原本装出来的气势瞬间全无,面上又恢复平日里不靠谱的笑容:“哎小徒弟,乖!”



  楚云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只道:“师父,我先去休息了,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说完她就头也不回直接离开大厅绕到自己房院去了。



  披着萧子尘外貌的温瑞这才缓缓从外面走进来,表情依旧淡淡的,但是不难看出他心情也有些不好。



  杨追命觉得有些惊奇,毕竟他这小徒弟平时黏她家师兄黏得可紧了,今天竟然连师兄都不理直接就回房休息了?



  他忙走到萧子尘面前疑惑道:“你和你师妹这是怎么了?被人欺负了?”说着他便摞起了袖子,“是谁家的弟子那般不长眼,为师现在就去揍他!”话落还举起了拳头。



  温瑞眸光一移看向他,然后轻轻一笑:“她知道我是温瑞的事了。”



  杨追命闻言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最后默默放下:“这……怎么突然就知道了?你做事向来谨慎,若不想被发现定是不会被发现的。”



  温瑞平淡地回答:“打从魔域回来我就在心里盘算着告诉她了。”也不知该怪他师妹脑筋偶尔有点直还是说她太相信自家师兄。



  明明连周围人都已经开始有所察觉的事,她却是在自己亲口说出来的时候还坚决认为不可能。



  只是这一次似乎真把她气着了,一路上不管他怎么做,她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思及此,他忍不住在心中叹笑了一下。



  这种滋味,还真有些不好受。



  “哎,那你怎么不和为师商量商量,搞不好能替你出个主意。”杨追命摇头说道,却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温瑞看了他一眼,最后双眸微微一弯说:“我还和她说了你一早便知道这件事。”说完这句话,他同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去,留下杨追命一人独自在大厅风中凌乱。



  不带他这么坑师父的啊!



  楚云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重重把门关上,现在的心情也完全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



  虽然偶尔有那么一点点怀疑过但她一直都认为只是自己错觉,这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然而从客栈再一路回来到云霄宗,温瑞对她和萧子尘的事情都了如指掌,甚至在易容后的行为举止都和萧子尘一模一样……



  她背对着门蹲下后抬手捂住了脸,缓缓叹了口气。



  讲道理,发生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她最先遇到的人是萧子尘,而后是在下山历练寻找第一把神器的途中遇见的温瑞。



  一个和萧子尘性格样貌甚至修炼方向都完全不一样的俊美男子。



  她只当那时的开始都是他俩的偶然相遇,却不想一切都是他的预谋。



  楚云忍不住笑了一声,笑得有点讽刺。



  原本已经对温瑞改观了,到头来他还是这么恶劣的一个家伙。



  逗着她玩很有意思?



  想到自己以前总是在他面前说着自家师兄的好,她觉得自己的脸突然有点疼。



  ·



  午夜,万里无云,被星辰覆盖的夜空就像是一块用星星织成的纱衣,覆盖着整块大陆。



  在魔域东北处有一个神秘的部落。



  部落里住着的人并不多,也只是约莫一个镇子的人数,但是所含土地范围却是不小。



  这个部落里聚集着几乎整座魔域的噬妖魔。



  部落里非常平静,此时已经是大部分人休息的时间。



  然而在百里之外,有一批人正来势汹汹地靠近。



  他们骑着高阶的黑色灵马,身上穿着统一的黑衣银饰,明明有几百来人可凝聚力和整齐度却是强得吓人,就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唯有在前方领头各别骑着一匹灰色和棕色毛发的狼的一男一女服饰较为不同,也较为华贵一些。男的那位穿着一身暗蓝色的劲装,而女的则是穿得一身暗红。



  与身后几百人相同的,是他们胸前都别着一枚在黑夜中显得极其亮眼的银色腾龙徽章。



  待替部落守在高塔上的人发现他们时,他们距离部落只剩下不到五十里路了。



  一时间号角声响起,部落里的噬妖魔们全都被唤醒并且飞快集结完毕,只留下年纪较大实力不足或是年纪尚小修为不足的人待在房子里。



  “这是怎么回事?”村子里的长老匆匆赶来询问道。



  高塔上的其中一名守夜者早已下来,语气有些惊慌地回答:“不,不知道!只看到有一群似是从灵武之域来的黑衣人朝我们这里飞速前进,像是盯着我们而来。”



  “还有三十里!”一阵大喊自高塔观望处那里传来。



  几位长老咬了咬牙:“即可带着武器出发迎战,绝对不能让他们毁了咱们部落!”



  得令之后,一群人便匆匆冲出了部落迎战。



  却不知在他们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一颗通体黑褐色,掌心般大小并带有深红色流纹的方块物体悄声无息窜入了部落,在部落中央的高空处停下。



  它缓缓转了一圈,方块上的纹路突然拆开展出长短不一的分支。



  血红色的光芒自中心发出并如同水波那般往外扩散,在空中画出了淡淡的纹路。



  在部落里的人发现它的存在时,如同剑雨的强大攻击也从上方落下,以极度充满毁灭性与强烈破坏力的攻击将部落每一处炸开。



  爆炸声自出发的噬妖魔们身后响起,他们一个回头就见到自家营地处发出刺眼的爆炸光芒,心中蓦地一凉,甚至还有人失控大喊出声来。



  攻击的光芒只持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停了下来,而原本灯火通明的部落也成了废墟,一片死寂。



  几位长老顿时大怒,双目气得通红。



  与此同时,以一男一女两匹狼为首带领的几百名人员也来到了上百名噬妖魔之前,将他们彻底包围。



  乘在棕色毛皮之狼身上的女人抬起手摊开了掌,一颗方块状物体也落入她手中。



  噬妖魔们这才抬头看清来人的模样。



  穿着暗红色衣裳的漂亮女人头发高高束起,气质英姿飒爽,嘴边也挂着一抹好看的笑容。



  最为奇异的是她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竟是与猫瞳有几分相似,然而身份又着实是一名人类修士。



  而另一名灰狼上的男子头发则以斗篷的帽子盖起,只露出拿张白皙冷漠的俊逸面容,目光冷漠仿佛看着死人那般望着他们。



  他身上最有特色的地方同样是他的眼睛,只是他眼睛倒不像身旁的女人那般与野兽有几分相似,而是瞳色各不同,一碧绿一湛蓝,在夜里也显得异常明亮。



  再看他们胸前别着的银色徽章,上边有一只通身绕着灵气双目凌厉的腾龙,此时噬妖魔再不知他们二人的身份便是有些落伍了!



  这俩人,分别是青龙势力底下专门接各种暗杀活儿的暗影楼楼主月吟和掌管内门事务的忠义堂堂主凤清!



  尤其那女人手中拿着的方块更加证明了她的身份。



  那是一个高阶法器,名‘十杀’,乃暗影楼的镇楼法器之一,全大陆就这么一个,非常出名。



  是出自谁手迄今没人知道,有人怀疑过是青龙势力背后的掌管者,但大家连对方姓什么名什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是灵术师还是炼武师也不知,是男是女也……不,是男的他们还是知道的。



  因为听见过青龙势力的人称呼对方为‘公子’,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个代称。



  一般上暗影楼接到单子都不会出动这种强大得能够毁了一座城的法器,因为法器虽强但每一次蓄足灵气也需要一段时间,并且要还只能用灵晶来养。



  如果真动用了镇楼法器,那就表示这一次想要绞杀的目标不仅很多而且还是势必一个活口都不留的那种。要下这样的单子,付出的酬劳是极大的。



  噬妖魔的几位长老皱起了眉头,虽然心中很是不满但还是耐着性子询问:“暗影楼楼主和忠义堂堂主大驾光临,不知能否为我们解释一下今日这个状况?”



  “不然我们不明不白受到你们这般毁灭性的袭击,心中自是非常不服。”



  说起这青龙势力他们也是非常纠结的。



  它算是大陆上颇为特殊的存在,说是正派势力吧倒也摧毁过不少灵武之域的门派势力。可要说是邪派魔道,它倒也不会特别偏向魔域,算是大陆上唯一不管正派还是魔派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中立势力。



  像这种势力一般不会随意找人麻烦,而且还是千里迢迢从灵武之域过来,多半是有人下令要灭了他们整个部落。



  他们虽然作恶多端,却也是懂得看眼色行事的,根本不会去招惹能有本事下重金要暗影楼来毁灭部落的势力,尤其还是有本事请出镇楼之宝的。



  别看他们都同住一个部落,但也只是因为同族剑相互帮忙罢,很多时候还是单独行事。



  就算在外招惹了仇家那也是自己负责,绝不可能要整个部落背锅。



  月吟将手中暂且耗尽灵力的法器收起,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各位也别怪我们来得唐突,接单子按照规矩办事罢了。”



  “有人下单要让你们消失,所以我这就带着人过来了。”说着她唇角上扬了几分:“你们做了什么我也清楚,不过要你们死的人……我却是不敢怠慢的。”



  ·



  一个月过去了。



  而这一个月里,不管温瑞如何变着戏法去想要讨好楚云或是让她消气和自己好好谈一谈,都没能成功。



  不得不说楚云真气起来还不是那么容易消的,这还是她第一次那么生气。



  这也是温瑞第一次放下自己的架子及付出那么多耐心时间想讨一个人的开心,连杨追命也啧啧称奇。



  不知怎的,见到他吃瘪杨追命心中就莫名觉得有些解气。



  终于找到一个能够治一治他的人了,小徒弟你争气点儿!



  但他和楚云师兄妹俩吵架闹翻的事情,倒是惹得大半个云霄宗的人都知道了。



  有些是抱着围观态度,一小部分与楚云交好或是和萧子尘有点交情的人帮忙劝着,还有那么一小部分以前总是爱欺负萧子尘为乐的人又趁着这个时候出来找他麻烦。



  因为知道萧子尘的身份是温瑞,所以楚云即使知道有人找他麻烦但也没有管太多,毕竟在她心里像温瑞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任由别人从他身上讨到好处?



  以前以前,都不过是做戏罢。



  这一个月过去了,她心里也想了许多,气嘛……虽然还有,但总归是消了一些。



  毕竟萧子尘和温瑞对她的好,倒也不是虚情假意的。而且温瑞原本还能够继续瞒着却选择让她知道,那就表示她在他心中的地位至少与其他人是不同。



  就是,闹脾气,心里有那么到坎儿过不去而已。



  很多时候看到他顶着萧子尘那张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心里都忍不住一软,很想直接就把这事情给算了,毕竟萧子尘在她心里‘好师兄’的身份还是深深烙着。



  可一想到那皮囊底下的人是温瑞,她又把自己拍醒说都不过是他在演戏罢,不可以被他迷惑。



  到现在她也搞不清楚自己最生气他的是什么了,就是莫名觉得有些伤心失望,心里郁闷不舒服。



  楚云在云霄宗里无聊地走着,边走边发呆。



  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动作同一群人,就像当初见到宗门里的人欺负萧子尘的场景,他一脸淡漠地提着水桶在做着宗门里的日常工作,她又再次见到他被人围住。



  只是那些人嘴里现在有了不同的台词。



  与几年前相比,如今的魏福已经是境界在结灵期的灵术师了。和同期入门的弟子相比他这修炼进度算是挺快的了,但和不久前越界突破相比的楚云却是差了一大截。



  而且比起那年刚入宗门的青涩微胖模样,他是瘦了不少,样子也俊了不少。



  如果他态度也变好不少的话,楚云觉得他在她眼里应该也能打个不错的分数的。



  望着被他们踢到另一边的水桶,心情看起来不太好的萧子尘连话都不想说,走到水桶边就弯下腰要将木桶拾起。



  可就在他弯腰的瞬间,头顶上突然就有一大波水倾盆倒下,直接将他淋成了落汤鸡,一身狼狈。



  身后传来了几人哈哈大笑的声音,背对着他们的萧子尘眸里有一道冷意滑过,但在深吸了口气后却什么也没做,也没回话,只将木桶捡起。



  魏福见萧子尘不开口回话觉得有点没意思,就语气不善地嘲讽:“我就说过,像你这样的人总有一日是要被自己师妹抛弃的!”



  “还以为你俩师兄妹的感情是有多好,结果也不过撑了个几年罢。到头来还是翻脸被嫌弃了吧?哈哈哈哈,真是可怜,像你这样弱的人怎么还配称为男人啊!”因为魏福成就不错,如今在宗门里身份倒也不低,不再是当年的新入门弟子,说话也有底气许多。



  当初萧子尘和楚云感情好着的时候他算是遭受过他俩不少气,如今见他们翻脸他也算是最开心的人之一了。



  他冷冷一笑:“我就等着看,看你和你师妹解除同门关系。宗门里比你强大的男人比比皆是,她定会找到一个比你要强许多的人来当师兄的吧?哈哈。”



  对于魏福的话,萧子尘可以全部当做没有听见,平静地听他说完。



  直到他说的最后一句,他眼神蓦地一沉,甚至还有杀意泛过。



  “你说够了没?”就在此时,一道熟悉并且带着冷意的声音突然响起。



  萧子尘周身原本正在逐渐凝聚的暗沉之气蓦地散开,背对着众人的双眸里目光有一瞬间的停顿。



  楚云最讨厌的大概就是像魏福这样的人了吧。



  “你住在海边呢?”她问道。



  魏福被她这句话问得满头雾水,和身边几名跟班对视一眼后皱眉回答:“你神经病呢?我住在宗门山峰里,哪有海?”



  “哦。”楚云淡淡应了一声,然后冷笑着反问:“那你怎么管那么宽?”



  魏福足足愣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她之前那个问题是在嘲讽他多管闲事,龇牙咧嘴就要反驳就又听见她说:“我们师兄妹俩闹矛盾轮到你们来管了?你敢说你这辈子没和同门吵过架?”



  说着楚云又甩出了那叫魏福几人有些阴影的鞭子,语气有点懒洋洋地说:“你们再多管闲事,我就让你好几日都下不了床,信不信?”



  对于现在的楚云魏福自然是不敢和她硬斗的,毕竟她现在足足高了自己一个大境界。别说以前同境界的时候已经打不过,现在她还比他要高,只有惨败的份。



  魏福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你就嚣张着!你保护得了他一时保护不了他一世!”说完他就生气地和几位猪朋狗友甩袖离开了。



  待魏福几人离去后,周围顿时又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楚云站在原地望着萧子尘有些狼狈的背影,心里莫名有些火大。



  他没有回过头,只是默默蹲下身子拾起了木桶。



  楚云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拉住并强制他转向面对自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突然就抬手给了他一个巴掌。



  萧子尘眼里神色有几分怔愣,目光一移就见到站在他面前双目微红,气呼呼地瞪着他的楚云。



  若换做温瑞时有人敢这么对他,早就不知死到哪儿了。



  “你是傻|逼吗?!”楚云忍不住怒道。



  真是,逼得她第一次……这样骂人。



  “都已经告诉我你的身份了,你这懦弱的一面还想演给谁看?明明在宗门里没有一个人是你的对手,你却要把自己伪装得那么弱,想博同情还是怎么的?”



  说着她突然一阵轻笑:“是了,你大概觉得所有人被蒙在鼓里的样子很好玩吧?”



  她语气平淡道:“也是,这是你的恶趣味。骗我的时候,看到我在你面前称赞你的伪装有多么好的傻样你一定觉得很有趣吧?这大概是你人生中无聊的其中一项消遣罢。”她还去替他心疼干啥呢?



  说完这些话后楚云转身就要走人,忽闻身后的人回了一句:“我没有骗你。”



  末了他又补了一句:“只是隐瞒罢。”



  “……”突然又觉得手痒了。



  像是怕她不听完自己的话离开,萧子尘马上又道:“在你来之前我一直都顶着这样的身份在云霄宗里生活,所以一开始我就没特意想去骗你。”



  “你是我师妹我有责任照顾你,但是这身份不方便行动我便用了真实的身份接触了你。若非为了确保你安全,温瑞这个人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其他人视线中。”



  他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继续,语气有些平静,像是在叙述一个别人的故事:“我曾经在其他人眼中厉害过,得到的东西也有许多,在我身边想接触我的人更甚。”



  “直到最后我却发现,靠着这样一个身份得到的虽然很多,但全都是虚假的。”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多了几分嘲讽。



  楚云眉头微微一皱,没有说话。



  沉默许久后萧子尘才轻声平静地说道:“我只是希望能够留在我身边的人,至少待我是真心真意的。”他眼睑微垂,遮住了眼中大部分的神色。



  “我经历过太多,已无法再轻信他人,与人交往的过程中难免经过层层试探。”



  “身份之事也并非故意隐瞒,你知道我不可能在给你信任之前就告诉你一切。自魔域回来我便一直盘算着要如何告诉你,在幻雾森林我也同你说了你却是不信,我亦是无奈。”



  “若非以萧子尘这个身份待在云霄宗,我如今又怎会拥有你这个师妹?”



  “所以?”萧子尘刚说完,就察觉楚云走到了自己面前反问自己这么一句。



  他心中微微一凉,在身子感到有些僵硬之前又听见她说:“既然你觉得我还挺满意那你怎么还要继续伪装下去?你觉得作为一个师妹看到自家师兄一直被人欺负,心里会很好受吗?”



  闻言他抬起了头,见到楚云横眉竖眼问他:“还是你觉得只有我这么一个师妹不够想再多找几个?”



  萧子尘怔了差不多一秒左右的时间,目光忽然一柔面上忍不住泛起了笑意。也不顾现在身子还湿着,他伸手一把就将人揽入怀里紧紧抱着将下颌轻轻靠在她头上,声音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颤抖说:“不,一个就够了。”



  有楚云一个就够了。



  他眼中带着满满的笑意与柔和,周身原本有些落寞沉静的气质仿佛也在这一刻暖化了开来。



  仿佛许久,都不曾这么开心过。



  哪怕是当初在坠入无尽深渊却又重获新生之时都没有那么高兴。



  楚云被他抱在怀里,在心中叹了口气顺道鄙视了自己一把。



  撑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忍不住对这家伙心软了,果然是前世欠了他的。



  想了想,她突然伸手把他推开,退了一步和他说:“你别高兴得太早,就冲着你刚才那样子我就还没完全原谅你。”



  见他眸中有一丝错愕一闪而过,她心中忍不住一笑,轻咳几声道:“三日后是门里三年一度内门弟子斗法大赛,你要是没拿到第一就别来找我了。”



  丢下这句话之后楚云就跑开了,嗖的一下不见踪影。



  萧子尘站在远处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眼中光芒像是一团逐渐化开的丝线,似是无奈又带着几分直达心底的温和。



  然后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在他话语落下的同时,不远处的树丛里也走出了几个人,正是柳音、云海还有御风,甚至连长啸也在。



  云海和御风一个继续面瘫一个沉默,倒是柳音出声调侃:“看来有人**了啊。”



  作为九子神器中最年长的器灵,也就他敢拿温瑞来这样说笑了。



  见温瑞瞥了自己一眼,他笑吟吟道:“我早和你说过了吧?”



  “不是每一个东西是你想控制就能够控制的。”



  比如,自己的心。



  温瑞盯着柳音看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看来,我还是通知他们别那么快把炎火的神珠放出去好了。”



  闻言柳音面色瞬间一僵,马上笑着恢复毕恭毕敬的样子:“公子我错了。”( 就爱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