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153.暮水镇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4: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姑娘,你要的菜来啦!”



  看着茶楼小二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端到桌上来,楚云轻叹了口气才说:“谢谢。”



  从竹筒里抽出一双筷子,她拨了拨盘子里的肉和菜,有些食不知味地将食物往嘴里塞。



  小白坐在她对面,面前放着一盘五花肉。它舔了舔嘴后兴冲冲地张嘴吧唧吧唧开始吃东西,完全没注意到心情有些郁闷的楚云。



  她还以为她家师兄有什么好点子呢,结果竟然用了最俗的美男计!



  如此一想,她忍不住朝茶楼下大街不远的地方看去。



  穿着一身碧蓝色华服的温瑞正站在街边,面带笑意地与几位当地女子妇人说话。



  楚云忍不住啧了一声呢喃:“想泡妹纸就直说,拿什么问问题当借口呢……”



  想想,他能用美男计,自己是不是也能找几位帅气点的公子哥询问细节去啊?



  她揉了揉双颊,觉得自己的脸是真的还不错的,依稀记得还没穿越过来那会儿也有好些人想要勾搭她什么的……怎么到了这儿就没有人想勾搭她了呢?!



  等她回过神来时小白已经把一大盘五花肉吃得剩下一半不到了,见到它还津津有味地吃着,她突然也有了食欲。



  大街处——



  几乎成了路上所有人焦点的温瑞面带笑意语气平和地与周围人闲谈,想接近他的人有许多,然而他的气息却有些让人望而止步。



  他将双手交叠在身后游刃有余地与镇民交流,看似亲近却也仅此而已,也没有与其他人有太多的接触。



  有人笑吟吟地询问:“公子我见你很是面生,不是咱们镇子里的人吧?”



  “而且感觉你和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难道是从灵武之域那里过来的?”在有人提出这个猜测之后其余的人才被点醒,又纷纷盯着温瑞看了好几眼,越看越觉得他的气势与一般人不同。



  温瑞嘴角微微一扬:“我是今日刚到的暮水镇,也确实是自灵武之域而来。”说完他顿了顿,紫眸中流光缱绻接着道:“实不相瞒,我不久前方与心悦之人成了亲,正是新婚甜蜜时。主要是希望能够暂时将修行的琐事搁到一旁,所以才会带着她来到紫竹国。”



  听到他这么说,围着他打转的人不仅没有一副被雷劈的样子伤心离去,反而纷纷献上了祝福,甚至还热情地介绍他紫竹国有什么好玩且合适小夫妻去玩的地方。



  更有人羡慕地说:“公子才貌过人,想必娘子也定是个小美人儿!”



  他低低笑着,轻声回道:“不管她是不是美人,只要我爱她就好。”



  这话简直苏破天际,迷倒了多少姑娘的少女心,不停地在说他娘子嫁了个好男人。



  温瑞笑了笑回到正题:“其实我们二人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计划,途中无意来到的暮水镇,觉得风景不错便想多逗留几日。”



  周围人感叹:“像你这般贵气十足的公子竟然会到我们这种偏远又没什么人知道的地方也是难得,你若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尽管问我们!”



  温瑞双眼微微一弯:“那在下就先谢过几位了。”



  另一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卖兼买’了的楚云在和小白一起填饱肚子后发现街上的温瑞不见了踪影,正疑惑着就忽然听见楼里传来一阵唏嘘声。



  她闻声往楼梯口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仿佛自带特效的温瑞慢悠悠从楼下上来,还顺道又点了几道菜才走到她身边坐下。



  一见到温瑞她就忍不住说:“我以为你会干脆点和她们一起去茶馆酒楼吃东西,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温瑞的心情看起来似乎很好,还说了一句她不怎么听得懂的话:“她们知道我有家室,不会与我纠缠。”



  她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你竟然还和她们提了你有喜欢的人?”这话题到底是怎么聊才会聊到这里的?不是说要去问关于暮水镇的事吗?



  见他不置可否,她也没有继续追问只当他这是默认了:“所以,你到底有没有从她们身上问出什么来?”



  温瑞喝了口茶才一本正经地回答:“不错,给我说了好几个风景挺好的地方,有空我们可以过去看看。”



  “……”难道这几个旅游景点还包括了沉默之地?



  楚云有些无奈,正欲说什么时就听见他不紧不缓地继续:“她们还提醒我晚上别让你……这样的姑娘出门。”



  “这个好像挺正常的?毕竟这里是灵武之域之外的小国,姑娘家自保能力也没有修士来得强,一般晚上确实不太好独自出门。”她说道。



  “她们也和我说了别去后山,那里有点邪门。具体情况如何我不知道,因为她们也不太清楚。从她们的口述来看是知道镇子里发生过什么事也有点事,可许是时间过得久,她们知道的却也是不多了。”



  说完他还微微皱一下眉头:“如果真的问不出更详细的情况,可能需要我们自己去找。”



  楚云盯着他看了一小会儿,突然问道:“你为什么对那个叫做沉默之地的地方那么执着?”



  温瑞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在想要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还是拒绝回答。



  过了好久,直到她觉得他不会回答自己时才听见他慢悠悠地说:“我欠师父一条命。”



  “若不是因为我,他今日也不会落得这般狼狈的下场。你定不知道,他其实是一位非常厉害的炼武师。虽说铸造武器并不怎么在行,可却也曾是能以一敌百在众多精英中杀出血路来的人。”



  说着他还一声轻笑:“他还曾是叫大陆上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百发百中,是各方势力都忌惮的存在。”



  “所以不论如何,我都得走一趟替他寻到合适的药草。”他的语气有些认真也有点陌生,叫她恍惚了一下。



  关于杨追命的事她听过温瑞提起不止一次了,大概也知道这事情被他放在心中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倒没想到是真的如此重要。



  不过其实这种想法她能够理解,换作被杨追命救的人是自己,她也会拼了命想将他救回来。



  只是……没想到自家师兄原来还是个有心有肺的人而已,咳咳。



  因为提到了杨追命的事,楚云原本对温瑞存有的那一丁点哀怨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俩人在城里一待就待了好几日,这几日的观察倒是让楚云发现了一件有点不寻常的事儿。



  这个镇子里的女人,不管老还是少,只要太阳一开始下山就马上匆匆忙忙地往家里奔了。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时,街上根本一个女孩子都见不到了。



  家里人宁可留着男童在外边继续打闹也不愿让任何一个女孩出门,这一点倒是叫她感到非常好奇。



  就算是这镇子里出现了采花贼什么的,这也保护得忒夸张了一些?难道那个采花贼连小女孩和老妇人都不放过?



  温瑞正好又不在房里,她一时间找不到人讨论,突然想起了那一日带他们入住客栈的那位老奶奶。



  说来在这之后都没怎么遇见她,总感觉那位老奶奶懂的事情应该不少,搞不好可以问问她?



  她看了躺在床上四脚朝天地睡觉的小白一眼,心想只是问个问题就不必把它喊醒,所以独自离开了房间。



  楚云最后是在客栈一个鲜少人经过的后院里找到的老奶奶,她当时正在那里鼓捣着一些茶叶,见到她的时候倒也没有多惊讶,只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询问:“小姑娘有什么事吗?”



  楚云也没有和她兜圈子,直接就说明来意:“是这样的,我在镇子待了几日发现镇子里的女人不管老少,只要天一黑就绝对不会再出门半步……我想知道这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她实在很好奇,要是得不到答案今晚估计就别想睡觉了。



  老奶奶看了她一眼后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你和你那位夫君不是普通人,来暮水镇之前肯定也听说过这里是不祥之地。说实话,那日你们大半夜牵着马进来时我心底是有些惊讶的。这镇子在其他人眼里很是诡异,只要一入夜,镇子里的人便再也走不出去。”



  “同理,镇子外的人想走进来也不行,需等天亮,否则那条小路就算是走上三四个时辰都走不完的。”



  她喘了口气才继续:“除了这一点之外便是你见到的,令你匪夷所思的‘奇观’了。这里的女孩儿一入夜就不被允许逗留在外面,因为传说入夜后还在街上游荡的女子会被拖入另一个世界。”



  楚云顿了顿,无视了她口中对温瑞有些奇怪的称呼,只抓住了蹦入脑子里的重点:“传说?另一个世界?”



  老奶奶回道:“便是黄泉了。这也不是传说,是事实。正是因为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镇民才会遵守这个规则。”



  楚云乖乖接受了这个解释,心道自己果然没有问错人,这位老奶奶果然是懂暮水镇的事的。



  然后她又问:“我还想请问您……知不知道一个叫做沉默之地的地方?”



  老奶奶拨弄茶叶的动作一顿,好半响才又叹了口气说:“小姑娘,你们还是请回吧,那种不祥之地还是不接触为好。”



  楚云心里一个咯噔,这下子问对人了!



  虽然老奶奶劝她和温瑞离开,但她不想轻易放弃:“老奶奶,我们千里迢迢来到紫竹国目的就是为了寻找这个地方,所以绝对是不可能轻易离开的。”



  “年轻人有这种冒险精神我很佩服,可就算是修士,偶尔也有力所不及之事。”说着她摇了摇头:“听我这个老人家一声劝,还是尽早离开别打那个地方的主意为好。”



  老奶奶的态度非常坚持,但楚云一想到温瑞前几日说起杨追命的事情的表情,就知道他不可能会这么容易放弃。



  同样,她也是。



  想了想,她和老奶奶说:“如果我现在出门,明天早上能够安全回来,老奶奶您是不是就能够答应把沉默之地的事告诉我?”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老奶奶一直非常平静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上不禁多了几分惊讶:“唉,你这是……”



  “就这么说定了。”语落,楚云转身就通过后门离开了客栈。



  老奶奶连喊都没来得及喊,她人影就消失在她视线里了。



  其实这事情楚云也不是冲动之下做出来的,主要她也很想破解这个‘女孩子只要在夜晚逗留在街上就被拉去另外一个世界’的谜题。



  为什么是女孩子而不是男孩子呢?



  想不到这世界上竟然真有这么一个谜题重重的镇子。



  在楚云离开客栈没多久之后温瑞就回来了,他今日是出门到从镇民们口中提过的,‘最好别去’的几个地方绕一绕。



  除了后山一座残破建筑物里,看似古迹的奇怪地方之外,其他地点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回来敲了楚云的房门想和她讨论讨论今日巡视的结果,然而敲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过来开门,伸手推了推才发现她房门竟然没锁。



  果然打开门在进去之后没见到她人影,只有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长啸。



  他的心当下微微一沉,目光一凛走到床边将长啸拎了起来,在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沉声问了一句:“云儿呢?”



  “嗷?”长啸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此时的温瑞有一种想直接把它从楼上丢下去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我问你云儿呢?”他又冷声重复了一次,就是语气听着有点咬牙切齿,显然带着怒意。



  这下子长啸一个激灵倒是彻底清醒了,然而只能弱弱地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楚云去哪儿了。



  温瑞与它四目相对许久才将它放下,站在原地像是思考着什么。



  很不巧他今日在镇子里知道了一个不知真假的传闻。



  那就是这镇子的女人在太阳下山后绝不可以外出,否则极可能被带到另一个世界,再也回不来。



  从他们踏入这个镇子开始他就感觉这镇子给人一种极其不寻常的感觉,虽然无法直接叙述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以修士的第六感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年轻人。”就在此时,房外忽然传来一道有些沧桑的声音。



  他转头一看,才发现是许久不见的那位老奶奶。



  老奶奶和他说:“那位姑娘不久前跑到镇子外边去了,传说是真的,为防任何万一,你还是赶紧去将她寻回来为好。”



  温瑞沉默了一会儿才和她道了一声谢:“我知道了。”



  老奶奶在和他说完这话后就离开了,温瑞又凉凉地瞥了床上的长啸一眼,吓得它寒毛直竖,马上狗腿地奔下床在他脚边蹭了蹭表示自己会和他一起去把人找回来的。



  温瑞轻声一叹,呢喃:“你为何要在这时候出去?”



  ·



  楚云独自一人在寂静的大街上走了有一段时间,她突然有点后悔出门时没有把小白捎上。它在的话自己这个时候好歹还能有人陪着,现在大晚上一个人这样走着感觉还是有点可怕的。



  尤其她还有夜盲,要不是这各家各户基本都有点灯笼,她估计无法好好看清这路了。



  所以她也只专挑大路走,小路怕光线太暗,到时候没被鬼抓不说反而是自己把自己绊倒。



  她无所事事地在大街上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一直都没遇到什么事,也没遇到半个人。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注视着前方的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扭曲。也不知道是光线问题还是周围真的开始产生了变化,景物渐渐扭曲起来,慢慢化作幻灯一样的光芒。



  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被一股力量慢慢摧毁,想要让她彻底失去思考能力,不过她的意志却还在一直极力抵抗着。



  不晓得为什么,总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一样。



  可是想不起来自己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在她觉得自己双脚下的土地正在慢慢变得柔软,整个人快要开始陷下去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原本变得有些模糊的意识瞬间恢复了清醒,眼前的路道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所经历的都只是一场幻觉。



  “姑娘。”身后传来一阵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后面还站着个人,忙转过了身子和对方道了一声谢。



  总觉得刚才是这个人救了自己的。



  站在她身后并拍了她肩膀将她唤醒的是一名穿着绣有紫色漂亮纹路的黑袍的男子,一个转身就对上了他那双与黑夜中显得有些鬼魅的血色红眸。



  不过他的气息有些说不清的奇怪,似实似虚,竟然让她有一种这个人不是‘人’的感觉。



  可是人家救了她,她当然也不好往那里想。



  “姑娘是从外地来的?”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对方开口了。



  楚云如实回答:“是的。”



  对方就这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后默默呢喃:“你身上的气息果真十分合适……”



  楚云没听明白也没听清楚他的话:“你……说了什么?”



  他再度开口的时候就和她解释了刚才的事情:“传闻女孩夜里外出在路上行走会被带入黄泉的事也是真的,想必你方才也亲身体会了一次,此事还是别闹着玩为好。”



  楚云握了握拳头没有说话,黑衣男子又继续道:“这座镇子也确实受到了诅咒,而这诅咒之气正好与女孩身上的阴气非常契合,所以一到晚上就会受到诅咒及四方鬼魅的影响被引入黄泉。”



  “哪怕你是一名修士,也不一定能轻松应对。”语毕,他就不再继续说话了。



  她闻言一愣,刚想问他诅咒的具体情况,大街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呼唤声。



  听见这道声音她下意识就回过了头,就见到温瑞和小白齐齐朝她走了过来。



  温瑞手里还握着一块漂亮的圆玉,步伐看似有些匆忙,看起来好像找了她有一段时候了。



  她眸光一顿,心里突然微微一动,但是这感觉很快就被她给压下去了。



  见到她安然无恙的温瑞似乎松了口气,旋即责问道:“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出来大街上乱晃悠?”



  她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说和他说了自己刚才遇到的事情。



  他听完之后的表情并不太好看,下意识就抬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所以你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出来?”



  见她没有回答,温瑞只轻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追问,只道:“那你是如何逃离的?”



  经温瑞这么一问她才想起自己刚刚还在和人家说话来着:“啊,差点忘了。是多亏这名男子救的……咦?他人呢?”



  结果转回身子一看,她的另一边哪还有什么黑衣男人的踪影?



  她有些纳闷:“刚才有个穿着黑袍的男人救了我,直到你喊我之前一直都在这儿来着,什么时候离开的?”



  温瑞表情有些严肃地盯着她看了片刻,然后才认真地说:“自我见到你喊你的那时到现在,我视线里都只有你一个人。”



  言下之意就是除了她之外他从头到尾都没见到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可在他喊她的那一刻对方明明还在她面前,就算有离开的动作肯定也会被他发现。



  俩人顿时没了声音,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周围的温度仿佛也跟着下降了许多。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