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160.梧桐花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4: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温瑞笑吟吟地回答:“毕竟是我。”



  楚云成功被这个答案给说服了。



  主要她本来也只是随口一问,很快就跳过这个话题询问起何谓修鬼道的事情,温瑞也耐心地给她解释了一番。



  听完后楚云的心情还挺微妙的。



  感觉这所谓的鬼师,和她前世在地球看的玄幻小说里的鬼修倒是有点相似。不过想想既然都是修真,大概是地域不同又或许这里不是一篇小说,所以名称上也随着大陆的来吧。



  上官夜很快就把他们带到了他所说的目的地,那里只是一个从山开出来的,可供人休息吃喝睡的地方,很是简陋。



  不过她对这一点向来就没什么要求,更何况上官夜是带他们来暂且避开黄泉之兽的追捕,她自然也不会要求太多。



  温瑞面色如常,似乎也不嫌弃此处。



  楚云找了一处抱着小白坐下来稍作歇息,这几日本来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她是觉得有些累了。



  温瑞则是找上了上官夜:“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我们便直说罢,上官公子想处理那黄泉之兽,恐怕不仅仅是担忧大陆及沉默之地的镇民这般简单。”



  他唇角扬了扬:“我向来不做无益之事,此趟过来沉默之地也是因为无益在古书上瞧见,想到这里寻找外边所寻不着的奇花异草。届时处理了黄泉之兽,该取的我自然会取走。”



  上官夜得知他还有下文,也就没有着急,随即就听见他继续:“不过上官公子既然有助于我们二人,到时候也不会忘了你的那份。所以上官公子你可以直说,你想要什么。”



  听完温瑞所言,上官夜才缓缓道:“我只求一物,便是梧桐花。”



  “梧桐花?”温瑞有些讶异,“梧桐树也并非大陆所不能寻。”



  上官夜也不隐瞒:“是如此没错,然此处的梧桐之花却与大陆上的不同。黄泉之兽所居之处为一座清潭,而这梧桐树便是长在潭水之中。因久日受沉默之地的鬼气与黄泉兽的森寒之气所影响,这梧桐树所开的花也吸收了许多鬼气,在外边却是极难寻得的。此花有助于鬼师修炼,亦能为鬼师复试调养疗伤,于你们而言不过是花,于我来说却是尤物。”



  上官夜解释了这么一大段,温瑞也没去怀疑他,只点了点头说:“自然是可以的。”



  温瑞便道:“如今麻烦的却是那黄泉之兽,不知上官公子对它可有任何了解?比如弱点,或是有怎么下手对付它的想法?”



  楚云虽然坐在旁边休息,但耳朵也一直在听他们交谈,并没有错过他们的讨论。



  旋即她就听见上官夜回答:“想法是有,至于弱点,我只知晓黄泉兽非常怕火。”



  她闻言一顿,然后就见温瑞也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甚至还朝她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上官夜也是个聪明人,见他们这样就知道楚云熟练控火之术了。



  “关于解决黄泉兽的想法,你们且看此书。”语落,他微微摊开手掌,凭空拿出了一本看起来很旧的书,书皮已经有些泛黄破烂了。



  “此物是我不久前在灵武之域所得,里面记载的术法或许有用。”



  楚云放开了小白,站起身子和温瑞一起往前凑近瞧了一眼那本书。



  “魂祭?”有些残破的书皮上面,这两字还算清晰可见。



  上官夜道:“我曾随意翻阅里面的内容,是一个大型扇流阵法,乃上古时候修士们祭魂所用,也可以被用来退除邪魔,于黄泉兽应该会非常有效。”



  “只可惜我不熟控火之术,也对扇流术法没有任何研究,所以也只能看着罢。”



  见到这本关于扇流的术法之书,温瑞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来,云儿,有一物我一直忘了给你看。”



  楚云眨了眨眼睛:“什么东西?”



  他抬手又在她头上揉了揉:“等会儿再告诉你,先听上官公子把话说完。”



  发现他们无意打断了上官夜的话,楚云有些抱歉地和上官夜说:“不好意思,你请继续。”



  上官夜好像也不怎么介意:“我也没有什么话想多说,主要还是想把这本书交于你们,看能否钻研出里边的术法。若是成功将那魂祭阵法练成,到时候对付起黄泉兽会轻松一些。”



  说着他眼神暗了暗:“它是十二阶神兽,非外边十二阶荒兽所能比。”



  楚云和温瑞对视了一眼才在他的示意下接过上官夜的那本书:“谢谢上官公子,我和师兄会努力研究研究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关于天齐教那班人又要怎么处置?既然要对付黄泉之兽,钻研术法肯定也需要一些时间,而且到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有人打扰的好。”要是不先把天齐教的人给搞定,保不准他们手脚快一些就提前把黄泉之兽放了出去,若是慢了点又怕到时候他们故意出来搅局。



  怎么想都是个超级不安定因素啊!



  “天齐教的人楚姑娘大可放心,他们几人我会处理,定不让他们扰乱我们的计划。”说完,他就走出山洞了,把她和温瑞暂时先留在了里面。



  这样看着他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地走出去,实在不会让人往他其实是鬼的方向想啊……



  见楚云又盯着上官夜的背影出神,连人影都消失了还盯着那出口发呆,眸光又是微微一沉,带上了些许不快与郁闷。



  何时他师妹眼里才会只有他一人,只瞧他一人?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怨念,楚云终于将目光收回并朝他看了过来:“对了师兄,刚才你说有东西想让我瞧,是什么呢?”



  他并没有马上把东西拿出来:“你还记得,当初在进入魔域之前,流风门长老要我们到魔域帮忙救他家少主时所做的承诺?”



  楚云想了一会儿总算是想起了当初好像还真的有这么一件事,她记得当时那秋长老是说如果他们能成功把人救出,就会将其中一个独门秘籍和他们分享?



  温瑞当初好像就是看上了这个所以才会答应帮忙的吧?



  只是当时没想到结果会是他们家少主与那魔女翎月互生情愫,也算不上是真的把他们家少主给救出了,她也就没去追究过这事。



  尤其当时温瑞还突然就晕了好几天未醒,她全部心思都在他身上了,只盼着能在被魔兽杀死前把人救出,离开时完全是劫后余生的心情,哪还能记得什么秘籍呢?



  想了想,她目光有些复杂地看向温瑞:“难道……你和他们要到那秘籍了?”



  温瑞轻轻一笑,摊手就从储物器里取出了一个玉简:“都在里面了。”



  “……”他什么时候去取的?她完全不知道啊!



  他双眼弯了弯:“有机会我们再来钻研一番,学了对你我都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楚云有些郁闷:“流风门的人竟然愿意给你?”



  温瑞把玉简交到她手里:“这是他们当初所做下的承诺,我走都替他们走一趟了,没有白走的道理。”他稍作停顿后眼中流光又是一转,竟是带上了几分邪肆:“再说,他们敢不给我么?”



  对他这种有些霸道的行为她也算是见惯不惯了,只问:“你怎么给我?”



  “你先收着,我已经看过了,你有空时自己拿出来翻一翻。我想以你的资质,不需要我教你也能够马上掌握。”



  楚云有些惊讶,温瑞竟然称赞她了,平时对她简直就是不补刀就不快活的呢!



  见她这等反应,温瑞眉头轻轻一挑:“你这是什么表情?”



  “……大概是怀疑你有没有发烧的表情?”



  温瑞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无奈:“云儿,我平日待你当真有如此歹毒?”



  楚云摇了摇头:“歹毒算不上,就是挺欠揍而已。”



  “是么?”温瑞语气淡淡的,还带上了几分惋惜:“可惜你打不过我。”



  “……”姓温的,你等着!



  ·



  诡异林子的另一处,也有和楚云几人一样躲在暗处避开黄泉之兽的一小群人。



  而这一小群人,便是以那戴着银面具的男子为首,从焚阳刀冢逃出来的天齐教教徒。



  他们被楚云意想不到的一击给伤得不轻,偏偏还有要务在身。而那黄泉之兽也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实在叫他们有些苦恼。



  就在此时,昏暗寂静的林子里忽然有笛声悠悠传来,似远似近,虽是悦耳动听,却又带着几分叫人毛骨悚然的鬼魅声息。



  天齐教的人经历的事情也不算少,听见这种来路不明的笛声立马就警惕了起来,以防陷入什么陷阱或是被人突袭。



  吹笛之人的修为底子似是非常高深,即使那些天齐教喽啰都早已有防备,可在那笛声的吹奏下,他们体内灵脉的气息不知怎的却紊乱了起来。



  “不要听,是噬心魔音!”待面具男发现笛声里所带着的危险时,周遭几个受伤较重修为也不如他来得深厚的人已经开始七窍流血,甚至连脖子的经脉都开始凸起,画面非常恐怖。



  笛声婉转,与天齐教几人的惨状竟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几声之后,悠扬的笛声忽然换了个调,竟是变得具有攻击性起来。



  不知从何刮来一阵阴风,旋即形成如镰刀般可怕的风刃,命中了几个还在苟延残喘的天齐教教徒的死**,术法竟是强大得叫他们毫无抵抗之力。



  面具男也只是堪堪躲过了那几击罢,几回合下来林内残余的人竟是只剩下他!



  他眼神暗了暗,甚至隐隐带着怒意。



  三番四次遇到打扰计划的人,叫他怎能不气愤?!



  笛声早已停下,他也彻底失去了对方的位置。



  待他察觉到那股气息已经来到自己身后时,脖子已被冰凉凉的东西给钳住了。



  是一个银得发亮,并带着危险气息的钩。



  身后还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声,像是有一种魔力,直达灵魂深处,让人变得沉静。



  可面具男却惊觉那铃声镇住不仅是他意识,甚至还连他灵魂也给锁住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有种快要魂魄离体的诡异感,危急关头,他的思绪却也变得清醒了几分。



  这是夺魂铃,还有这股不似人的鬼魅气息,再加上抵在他脖子处的钩子……莫非是他?!



  察觉到了什么的他瞳孔微微一缩,直在心中频频道这不可能,作为一个上位者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然而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那依然不带任何感情起伏,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清冷中带着几分空灵的声音缓缓道:“候护法记忆倒是不错,这般也能将我认出。”



  “既然如此,就更加不能让你离开了。”语落,抵在面具男脖子处的钩子唰地一下忽然又分裂出好几个相连在一起的钩来。



  不等那戴着银面具的男人张口说什么,与一条收缩自如的银链连接在一起的钩子蓦地往后一收,竟是生生刺穿他脖子,回到原主人的手中。



  没有任何的喊叫声,最后一个留在这里的天齐教教徒就这样断了气息。



  上官夜一脸平静地看着一地的血腥,缓缓收起了武器。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他冰冷的红眸中难得闪过了一丝让人来不及摸透的神色。



  梧桐花,他是一定要得到的。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