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30 幻境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被众人观望了许久的幻境在没有任何预兆之下突然开启,一时间在大陆上掀起了混乱的风雨。



  温瑞站在青龙之殿最高的房间里从窗外看向那白光冒出来的地方。



  刺眼的光芒在半空中炸出了一道如同空间爆炸一眼的光线后逐渐散去,只剩下一个黑蓝色的云雾漩涡,里头不时还有雷光闪动,以它为中心的方圆千里处的灵气都正在发出强大的波动。



  他看了一会儿,想起云轩那日与自己说想调查那幻境的事,便和房内的凤清说:“把云轩叫来吧。”



  凤清离开之后温瑞也就回去自己的房间了,自然是要找楚云和她讨论幻境的事。



  “云儿。”温瑞推开房门,目光快速地在房内扫了一圈,没见到那熟悉的人儿,只有床上两团毛球在听见他的声音时好奇地抬起了头。



  温瑞推门的动作一顿,在房里寻了一圈没见着楚云,就走到床边朝长啸问道:“云儿呢?”



  长啸摇了摇头表示:我不知道啊!



  温瑞眼睛微微一眯:“我要你何用?”



  长啸缩了缩脖子:……可以帮忙打架。



  “呵。”留下这一声意味深长的轻笑,温瑞便甩袖离去。



  长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自己刚才似乎被公子嘲讽了?



  他在青龙之殿里找了半天都没见到楚云,就连问了启书然也不知道她的下落,心里顿时有些不安起来。



  楚云若计划好出门定会把玄霜狼与长啸带着,如今它俩被放置在房内,显然她并没有离开青龙太远。当然,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她走得有些匆忙。



  只是一时间他也想不到楚云能赶着去什么地方。



  若说是幻境……



  “公子。”温瑞正在原来所待的地方思索楚云的去向,凤清就回来了。



  他抬头看了若有所思的温瑞一眼,然后微微低头说:“云轩大人……并不在。”



  “他也不在?”温瑞沉吟道,语气里带着些许诧异。



  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打开,启书然跌跌撞撞地从外面奔入,在对上温瑞那一双视线微冷的双眸时讪讪一笑:“抱歉抱歉,来得有点匆忙。”



  “对了,你还没找到楚云云吗?我刚才又让人在殿里找了一圈,都说没看见呐!”启书然边说边朝温瑞走近,在距离他五六尺的地方停下后才又道:“不过方才有人和我说,在不久前见到楚云云去找云轩了。”



  “所以我想如果你能找到云轩的话,应该就能找到楚云云?”启书然说道。



  他刚说完这话,就见到温瑞和凤清同时用着一种深奥难懂的眼神看着他,他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错了什么吗?”



  温瑞目光深邃地盯着启书然看了许久,最后才缓缓将视线挪开:“凤清,云轩真的不在吗?”



  了解的人此刻应该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几分冷意,显然凤清和启书然察觉到了。俩人对视了一眼,前者才又回了一声:“确实不在。”



  温瑞走到窗边盯着那幻境看了半响,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书然,准备去幻境。”



  另一边——



  楚云一直到和云轩一同进了那突然出现的幻境,脑子才稍微清醒一些。



  她竟然就这样和云轩出来了!小长啸和小雪狼她都没带着,他们俩什么都没准备,云轩只在她应了之后就带着她一路飞往幻境,甚至就这样带着她进入了。



  估计他们俩是最先进入这个地方的人了,其他的势力好像都有些措手不及,正在混乱地准备着。



  楚云抬手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左眼,然后又看向坐在自己面前,挺直身子背对自己的云轩。为了进来幻境,他把境界压到了化武期。



  他刚才和她说有办法治好他的眼睛,而且还说在帮她将眼睛治疗好后就会把她想知道的事情告诉她,所以她就跟他一起出来了。



  没想到他抬手就从卷轴里招来一只金银色的凤凰,带她前往的目的地是那幻境。



  “你不是要带我去治疗眼睛吗?”楚云忍不住问道。



  现在出来给风吹一吹醒了一下脑,她突然觉得头有点疼。



  云轩把她带走得那么匆忙,她都还没来得及通知温瑞。他们俩之前讨论过这幻境的事儿,当时也说好要一起过来,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世界上,唯一能够治好你眼睛的东西就在幻境之中。”云轩微微侧过头回答道,“所以我们必须赶在其他人发现那一物之前找到它。”



  楚云挠了挠腮:“我也不是不信你,就是……你想好到时候咱俩要怎么和我师兄解释了吗?”



  “咳咳,我感觉按照他的性子,他要是知道我俩这样偷偷跑出来不告诉他,肯定会很生气。”保不准还要乱乱想!



  云轩顿了顿,头也不回道:“我们是光明正大出来的,不过是来不及通知罢。”



  楚云:“……”也是服气。



  幻境内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同样有山峦河川林子大地。



  他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外边的天色是暗的,幻境里头此时的天空却是白日的那种湛蓝,只是楚云在周围扫视了一圈都没见到太阳。



  ……不愧是幻境?



  载着他们二人飞行的凤凰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云轩敛了敛目,再度睁开眼时眼中神情被漂亮的流光覆盖。



  他这般持续了好半响,直到眼中光芒淡下,他眉头微微一蹙低语:“果然找不到吗……”



  楚云听见了他的呢喃,问:“我们在找什么?”



  “兵灵遗迹。”云轩老实回答道。



  楚云一听到兵灵这俩字就觉得头发疼:“这和治好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



  “有很大的关系。”云轩说道,却又不和她解释这是为何。



  楚云撇了撇嘴,知道他暂时不会把原因说出来也就没有追问。



  “可是这个地方这么大,要怎么找?”楚云忍不住询问道。



  云轩说:“有凤凰在,从空中寻找总找得着,只怕它藏在了地底下那就得花上一些时间。”顿了顿,他无奈道:“那就只能靠运气了。”



  楚云托了托腮,发现他们从进来到现在都没遇到什么事,就调笑着说:“我还记得当初这幻境出世前宗门里各大长老和师兄师姐们都在奋力准备,像是里面会有什么可怕的洪荒巨兽那样。现在我看,好像还好嘛!”



  熟料她这话刚说完,前面的半空处突然多出了好多好多黑色的雾气团,在弹指间化成了一只又一只的巨大飞行兽。



  那些兽类的长相非常奇特,有些特征竟然还和她记忆中的恐龙有些相似,身形也非常巨大,明显不存在于这个时代。



  云轩难得出声调侃:“……终于见到活的乌鸦嘴。”



  楚云:“……怪我咯?”



  那些飞行巨兽列成了一排,显然是在阻止他们前进。



  云轩抿了抿嘴:“应该是有其他人进来了。”



  楚云在空中往下扫了一圈没见着人,讪讪道:“这地方太大了,我没法看见那些人的踪迹。”



  云轩反手就朝试图攻击他们的几只巨大飞行兽投出了几道暗器,虽然没能将这些防御比天高的远古巨兽打死,但他盯准的都是它们翅膀处的弱点,足以减缓它们的行动。



  楚云趁机拿出鞭子朝它们横扫过去,为了避开攻击那些飞行兽后退了些许距离,凤凰很机智地带着它们回头就跑。



  空中目前就只有他们俩和一只大凤凰,目标实在过于明显,云轩最终决定将凤凰收起带着她遁入了灌木丛林之中。



  除了巨大的飞行兽之外,陆地上也陆陆续续冒出了许多行走的巨兽。楚云发现它们似乎都不是自然形成的,像是有一股力量突然就把它们给‘生’了出来。



  云轩给她的解释是:“此处原本就非现实世界,不过是一个以幻术形成的空间罢,而这空间里到底是被一股力量给控制住,姑且称它为‘靡’。这些远古巨兽自然也不是真正的巨兽,都是靡所制造出来的,力量应该是原本巨兽的一半不到。”



  楚云听得满脑子的雾水:“靡?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活物吗?为什么会有这东西的存在?而且,我听说这个地方与多年前许多灵尊灵君的灭亡有关,难道当初的大灾难,都是靡造成的?”



  “靡并非活物,它不过是一个意识,严格来说是另一个空间的意识。”云轩回答道。



  楚云:“另一个空间?”



  把她带到了一个安全的躲避之处,确保不会被高空那些飞行兽见到了,云轩才转过身说:“就是传说中兵灵所存在的异界空间。”



  楚云头有点疼,怎么又是兵灵。



  她忍不住问:“兵灵是真的存在的吗?很久以前,真的有人召唤过它们?”



  云轩目光沉静地看着她:“兵灵当然存在,异界空间也确实存在。在许久之前,大陆洪荒,光凭人类无法消灭那些巨兽,甚至当时还有许多异族及邪恶力量袭击大陆,那些高强的修士无奈之下才会牺牲自己召唤兵灵,请求它们帮忙解决那些巨兽。不仅仅是轻武大陆,其他修真大陆亦是如此。”



  楚云点了点头:“这件事儿我听师兄说过,那么这个靡呢?它又是怎么回事?”



  云轩:“屠杀得多了,自然会形成一种戾气与煞气。这些气合在一起便形成了‘靡’,若我没猜错,靡它制造了这个幻境的主要目的便是夺走轻武大陆上的灵气。当年幻境出世,只有灵君炼武君及灵尊和炼武尊才能够进入,即使不想进入也会被靡的力量强行带走,从此再也没人见过他们。而这一块大陆上,也不再有灵君的进阶与灵尊的诞生。”



  “修行讲究的便是天地灵气,灵术师靠的灵而炼武师需要的是气。按照常规,轻武大陆上的灵气等级是足以让有潜力者进阶至灵尊,却是在靡的出现之后停止。显然,靡吞噬掉了许多大陆上的天地灵气。”



  “或许我应该说,它将轻武大陆的主灵气源给锁在幻境里了。”



  楚云好不容易才把云轩说的那些事情给消化掉,新的疑问又跑了出来:“主灵气源?还有,靡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云轩耐心地为她解答:“每一块大陆都有一个主要灵气源,灵气源的强度依照大陆的位置而定。越靠近混沌中心的大陆灵气越强,轻武大陆算是少数高阶大陆,在轻武大陆之外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许多零零碎碎大大小小的大陆,甚至有些大陆的灵气非常非常稀薄,稀薄得人类完全无法进行任何修炼。我怀疑,是这灵气源被靡给锁住了,大陆上的灵气与以前相较变得稀薄许多,所以不管灵君或炼武君们再怎么修炼都无法继续进阶。”



  “至于靡的目的?呵,它有了自己的意识,定然会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同理,它若想要变强也需要灵气的滋养。它的目标恐怕是在彻底控制住异界的兵灵后操控它们入侵我们这个世界,最后再慢慢将大陆一个接一个占领。别瞧它如今只是一个意识,若让它得了逞长久修炼下去,搞不好慢慢就会有了自己的身体。”



  听到云轩这么说,楚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可怕。



  楚云揉了揉开始发疼的额头:“好吧,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顿了顿,她又说:“既然你知道这种事,为何不和我师兄商量?”



  云轩道:“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的猜测罢,再说,就算这是真的,恐怕找公子也帮不上忙。”



  楚云撇了撇嘴,低声说:“你又没事过怎么知道……”



  云轩无奈地看着低下头的楚云,然后正经严肃地和她说:“总而言之,此趟进来除了治好你的眼睛之外,我们还必须消灭掉靡。”



  楚云顿了顿:“我们?你的意思是,所有进来这个幻境的人,还是……我和你?”说着,她还伸出食指在自己和云轩之间来回比划。



  云轩面不改色道:“我和你。”



  楚云:“……”天方夜谭啊。



  云轩办事非常利索,他和楚云解释完之后就开始带着她飞速在林内穿梭,甚至有时候还会到高处观望陆地上那些巨兽们的动作,以及频繁出现的地点,来推测它们防守的地方。



  楚云看着他如此熟练地做着这些事,甚至穿着一身看起来很难行动的优雅宽袍动作,不得不在心里暗暗佩服他的本事。



  “东北的方向,那些巨兽们似乎在守着什么。若我没猜错,我感应到了那里有残余的祭台。虽然已经被破坏,但是大体还在,也许可以在那里找到什么,我们过去吧。”调查结束之后,云轩走到她面前对她说道。



  一整日什么破事儿都没做到的楚云眨了眨眼睛,然后默默点了头。



  云轩和楚云在另一头低调行事的当儿,好多大小门派已经高调地在幻境里打了起来。



  好些个正好在某个辽阔的空地上碰面的门派为了不让对手夺得先机,又或是出自于那争强好胜的天性,他们还未摸清楚这个秘境里头的秘密就先拿起武器开始了某种意思上的自相残杀。



  一时间,幻境里充满了血腥之气。



  不过这里的斗争,全在另一帮人马进来之后静止。



  冰蓝色中带着雷点的上千道攻击像是浪潮那般,又像是突袭的沙尘暴风,直接扑向那些在相互打斗的修士。这些攻击看似普通实则带着强大的血腥杀气,道道都能轻易破开那些修士周身的防御灵气,直击要害。



  待这一层突如其来的攻击散去,空旷的场地上只剩下满满的尸体。



  那些修士不是面目狰狞就是一脸错愕,似乎至死都没想明白这灾祸怎么突然就降临到自己头上了。



  来人一袭白衣,气质斐然,让人连一眼都不敢正视。



  只是和他出色的气质相反,他长着一张看起来极其平凡的脸,似乎丢在人群中就难以发觉,唯有那双仿佛天赐一般的漂亮紫眸,像是装着星辰大海那般具有吸引力,让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跌入他眸中黑暗的漩涡。



  他将手里的扇子收回,看着自己那被飞溅的鲜血染红的衣摆,轻笑了一声说:“真脏。”



  随他一起的,是一名模样出色身材高挑,长着一张少年面孔的男子。



  他腮帮子微微鼓起,双目里神色有些畏惧又有些哀怨,一副恨不得仰天长叹的样子。



  这俩人,便是易了容的温瑞和随他一起过来的启书然。



  温瑞忽然就改了主意,青龙里头的护卫一个都不带,就带了启书然一个人出来,甚至凤清还有百里清歌都被他留在外边处理事务了。



  现在这种时候,启书然表示他宁愿忙得三天三夜都没法合眼也不想和温瑞一同出行啊!



  瞧瞧他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地府来的可怕修罗,谁和他在一起谁倒霉!



  启书然想到这儿,又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楚云云啊,云轩轩啊,你们俩这是搞什么呢?偷偷出门莫非是私奔去了不成?姓温这家伙都气得要把整座大陆给炸了,你俩怎么还不出来!”



  他们俩,正确来说是温瑞刚把他认为碍眼的那群人解决了没多久,正好又有一群人从另一边的路道走了出来,与他们隔着一群尸体碰面了。



  好巧不巧,领着一群人出现的,正是芳华。



  芳华是不认得易了容的温瑞,不过对启书然倒是有一些印象,知道他是风墨阁的阁主。



  她看了满地的尸体一眼,以为这些人都是启书然给杀的。



  别看启书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下起手来可是不比他们天齐教这些魔道分子温柔。她与他无冤无仇,在这种时候也不想去招惹他。



  只是没想她刚要带着天齐教的教徒们离开,一道带着寒冰的墨意忽然落到距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挡住了他们离开的步伐。



  芳华眉头一皱,以为这墨意乃出自启书然之手,毕竟风墨阁阁主可是以笔流之术闻名。



  结果她一个转身,发现握笔的人竟然是启书然旁边那位不曾见过的男子。



  她双眼微微一眯,觉得那双紫眸有些熟悉。



  不等她捕捉到脑海中那闪现的灵光,男子忽然就勾嘴一笑,微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透过风和血腥气传到了她耳边。



  “芳华姑娘来得正好,我这里还有一笔账还未与你算清,不如趁着今日,一起理了?”



  ·



  楚云睁开眼睛时,还未看清眼前的情况,手臂传来的剧烈疼痛就先引走了她的注意力。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睡着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想要来到被那么多巨兽护着的祭台,当然是要经过重重防守。这期间,难免要受点伤。



  所幸的是这伤也算是伤得值,她记得她和云轩好像是成功走了暗道溜了进来。



  只是现在在暗道里头,光线明显不足,她完全看不清眼前景物。



  “云儿?”一道呼唤声忽然响起,她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云轩这是在叫她。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道:“这要是让师兄听见你这么叫我,估计会想跟你干一架。”



  云轩好像也低笑了一声:“我觉得下次见面,我是免不了要被他训一顿了。”



  楚云眼珠子转了转:“不怕,反正你又不是带我来干坏事的,你要是把我眼睛治好了我还得带你去邀功呢。”



  云轩静默了一会儿,她也没有说话,许久后才听见他像是站了起来的声音。



  她张了张口刚想说自己看不见,就见到他手里光芒一闪,出现了一小团火。



  她看见他抬手朝上边指了指:“祭台那里似乎有点动静,我想我们应该过去看看。”



  她盯着他手里的火团看了半天,然后抬手弹了个响指,也在自己掌心里点燃了一团更加明亮的火团:“唉,我怎么没早点想到还有这个办法呢。”



  云轩笑而不语。



  他们二人循着暗道往上走,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东西。



  其实她怀疑是有的,不过好像被云轩给提前清掉了。



  “你的手的伤还好吗?”云轩问道。



  楚云看了一眼被人给包扎得好好的手,笑着晃了几下,然后龇牙咧嘴道:“不……疼。”



  云轩摇了摇头,朝她递去一颗发着光的小光团:“吃下这个吧,会好得快一些。”



  楚云怀疑地看了一眼那颗和普通药丹一般大小,但是摸起来却有些虚的东西:“这个,能吃?”



  “你试试就知道了。”云轩偏偏还卖了个关子。



  她看了云轩一眼,见他眼神如此真挚应该不会骗自己,就大方地接过那颗小东西吞下。



  那小光团一入喉就在她身子里散发一种沁凉清新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种冰凉凉又舒服的感觉在她手臂绕过,有点痒,就像是一条小蛇在那里滑过似的。



  手臂的痛楚在这一瞬间消失,她诧异地看了云轩一眼,然后把上边的纱布拆下,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好了。



  “这……”这何止快一些?!



  她看着云轩,忽然想起了什么:“难道你要用来治疗我的东西,和这颗……有关?或许,是相同的力量?”



  云轩沉吟道:“可以这么说。”



  俩人很快就结束了这个话题,并来到了传说中的祭台。



  那个原本应该很庄严大气的祭台如今已经成了废墟一样的地方,云轩在那里转了一圈,眉头是越锁越皱。



  待他回到楚云面前时,才和她说:“若我没看错,这一祭台应该曾经有过一场非常大型的献祭仪式,只不过似乎没有成功。”



  “没有成功?”顿了顿,楚云又问:“这献祭仪式就是之前你提过的,用来召唤兵灵的吧?这么说来那些被带到这个地方的灵君和灵尊们都……这事儿难道都是靡的作为?可是,它自己都是异界空间的意识了,何必还通过献祭来召唤兵灵?”



  云轩沉默了片刻才道:“这就是问题所在。”



  半响,他又说:“或许,我之前的猜测……有一些错误。”



  楚云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云轩的神情似乎有些疲惫:“这些灵君和灵尊是靡召唤进来的没错,可是不知途中发生了什么事,它想要夺取他们的力量不仅没能成功,反而还被有心人利用了这批人马,想要献祭来召唤兵灵。”



  楚云叹道:“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不过,这献祭好像失败了?难道是受到了靡的阻止?”



  “有可能。至于靡为何要阻止,还有究竟是谁进行的献祭仪式……这些我都还无法确定。甚至在知道这里有祭台的时候,我也有些讶异。”云轩说道。



  楚云盯着破碎祭台余下的刻痕看了半天,想起云轩说他感应到这里有什么:“那我们现在过来这里是……?”



  云轩也没有隐瞒:“我要透过这个祭台找到兵灵遗迹的方位。”



  “能办到?”好像有点神奇。



  云轩点了点头,然后走到祭台中间忽然就开始运气。



  楚云看见他的金眸再次亮起了淡淡的光芒,好像有流光在里面不停转动流动,就连祭台的刻痕都开始发出了淡金色的和光。



  她有一瞬间觉得云轩就像是传说中高大上的祭祀,能够呼风唤雨还能观望过去预测未来,一时间他在她心里的印象变得更加神圣了。



  云轩这个人真的是全身上下都是迷啊,但她又觉得他特别亲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似乎真的透过流光读到了什么,她甚至还能看见他神情一刹那的转变,好像有点高兴,她估计他是找到了。



  果不其然,在他结束运气之后,他转身便走向了出口:“遗迹离我们这里不远,趁现在巨兽们被各大势力分散了注意力,我们赶紧过去。”



  楚云不疑有他,只是在随他离开之前忍不住又问:“如果让其他人先发现了遗迹,那会怎么样?”



  云轩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地和她说:“我们现在无法召唤兵灵,而兵灵留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只有那一丁点。虽说此次的兵灵力量被人夺走了对方也无法做出什么,但你的眼睛……或许在召唤出这个兵灵之前都无法治好了。”



  好一会儿,他又补充:“无论什么药材都不行。”



  楚云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严重性,也不再拖延时间,跟着他就往那所谓的遗迹过去。



  此时,幻境里的天色早已暗下,依然没有星星和月亮。



  大地上时不时可以听见野兽般的吼叫声,偶尔还能见到激烈的术法光芒一闪一烁的,像是有人在进行什么打斗。



  而在一个人烟稀少的沼泽林地里,正上演着恐怖的一幕。



  红树交错的林地之中,有好几道黑影被人悬挂在树上。他们身上的关节像是脱落了那般非常诡异,远远一看还以为是提线木偶。然而近瞧不难发现他们是人,原本应该活生生的人。



  被挂在树上的他们面目极其狰狞可怖,显然死前受到了极大的痛楚。



  在这群‘提线木偶’中间的女子已经被人折磨了好几个时辰。



  只见她身上血肉模糊无一处是完好的,身上好像还有很多尖牙利嘴的可怕小兽在她身上啃咬,其中一只眼睛更是被一条蛇啃咬穿破,鲜血淋漓,非常可怕。



  她前方不远处的白衣男子却姿态优雅地坐在水面上的树根处,面带笑意抚着手里的琴,画面很是静谧优美,像是完全没看见眼前那炼狱般的场景。



  偏偏,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由他亲手布成。



  在一旁观看了全程的启书然表示瑟瑟发抖,但表情还是那么淡定。



  芳华难耐身上被啃噬的痛楚,不停地发出呐喊,被折磨了许久的她早已面色发白。



  她最不能接受的,是她辛辛苦苦修炼至今的修为,全被人给毁了!不仅如此,那个人竟然还在她身上划出了伤痕后置于此处,让这林中啃食血肉的生物慢慢吃着她。



  他还不停给她喂疗伤效果极好的药丹,让她失去的皮肉复原后再度被啃食。



  这种感觉实在太疼痛了,已经超出旁人所能承受的范围!



  “温瑞……温瑞,你这个疯子!”芳华崩溃地呐喊。



  谁知道楚云在坠下去迷失峡谷后会弄伤眼睛,她不过是伤了一只眼睛,他又何须这般报复她?!



  悠扬的琴声戛然而止,男子缓缓抬起了头,俊美的脸上依然挂着那抹摄人心魂的笑容。



  “对啊,我是疯子。”说着,他笑容又深了几分:“那你缘何还来招惹我呢?”



  “早在你将她弄伤的那一刻,你就应该预见到会有今日这么一个下场了。”温瑞轻声说道,声音好听得令人耳朵怀孕。



  芳华讽刺一笑,事到如今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哦?那你的挚爱,你最疼爱的师妹今日为何没跟你在一起?这还真是罕见啊!哈哈哈哈,也许她发现了她的师兄原来是这么可怕的人,所以终于醒悟,从你身边逃——啊!!!”



  她还未说完,温瑞目光忽然一冷,手中琴弦重重一拨,琴音波刃带着他撒出去的粉末袭向芳华,惹来她一阵疼痛的呐喊。



  温瑞将白玉琴收起,站起来后冷笑道:“也许该给它们加点料,毕竟——是最后一顿了。”



  芳华已经疼得无法说出任何话语。



  这个可怕的家伙,竟然往她身上撒了带毒的盐!



  做完这一举动,温瑞便不再搭理芳华,转身便离开了这阴暗潮湿的地方。



  启书然紧随其后,见他脸色冷得跟冰碴子似的,忍不住低声劝说:“你也别这么生气,我觉得楚云云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再说,云轩跟了你那么久,他对月吟的感情大家也都看得见,他们俩应该不太可能……私奔什么的。”



  温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立马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走出了红树林,启书然见他往左拐去,忙拉着他说:“那里我们方才去过了。”



  然后,他再度收到了温瑞的一记冷眼。



  启书然表示:做人真难啊啊啊!云轩,楚云,你们俩在哪儿,赶紧过来救救我这个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小可怜好吗?!



  ·



  “我们到了。”走了许久,云轩终于带着楚云来到了传说中的兵灵遗迹。



  他们这一路走得挺艰难,这地方处处机关秘阵还有巨兽,简直就是过五关斩六将才过来的,连云轩身上都受到了不小的伤。



  只是在看见那由沙石堆砌成的古迹尚未被人察觉时,他悬着的心似乎终于放了下来。



  楚云看着他踱步走到一堵石墙之前,将上面一颗青绿色的珠子从墙上抠下。



  珠子被抠下的瞬间,原本被柔和的青绿色光芒笼罩的古迹在一瞬间陷入黑暗,楚云忙给自己又点了一团火,才看得见捧着珠子缓步朝自己走来的云轩。



  周围非常安静,楚云觉得自己的头好像又开始发疼,耳边再度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手腕忽然被人握住,不等她抬头,一股舒适的力量顺着她的手传入她的身子里,竟是彻底缓和了她的头疼,连带着奇怪的声音都消去了。



  云轩的眼底再度泛起了流光,不过看起来和刚才又有些不同。



  他安静地看着她,许久才说:“这些对你来说还太早了,也难怪你承受不住。”



  楚云很想问他所谓的这些是什么,可是看着他有些令人心疼的眼神,她又不知道该如何问出口了。



  云轩道:“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先去找个隐蔽的地方,再给你做治疗。”



  楚云点了点头,最后随他一同来到了一座山窟里。



  那一处因为地形的关系很难被人发现,甚至是巨兽也因为路道太过窄小不怎么经过,在里面暂时躲避一下应该没问题。



  楚云见他捧着那颗青绿色,装载着其中一个兵灵力量的珠子,问道:“你是打算用这个东西,医治我的眼睛?”



  云轩微微颔首:“嗯。”



  楚云有些怀疑:“兵灵的力量在我印象中都是打架、破坏、屠杀等等用的,它真的能够治好我的眼睛?”



  云轩说:“其他兵灵的力量确实不行,但它可以。”



  楚云忍不住又看了那颗珠子一眼。



  云轩见她实在好奇,便又说:“这一兵灵的原形是铃,它在所有兵灵之中是最为特殊的。因为它的力量除了用来辅助和保护之外,便是修复。”



  楚云愣了愣:“修复?你的意思……是指修复武器,还是兵灵?”



  “皆是。”云轩回道。



  闻言,楚云更加怀疑了:“既然是修复武器和兵灵的,用在我身上行得通吗?”



  云轩沉默了半响,反问:“你信我吗?”



  楚云好笑地看着他:“我都随你走了那么久,现在才问我这个问题?”



  “治疗的途中我需要你彻底遮蔽意识,所以你必须把你自己彻底交给我,你可以做到吗?”云轩再度询问道。



  楚云看着他没有马上回答,许久后才说:“其实吧,从第一眼见到你到现在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大概就是,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会伤害我,但那人绝不会是你……的这种感觉?”咳咳,当然,她相信她的师兄也不会伤害她。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说完这话的时候,云轩眼中好像闪过了些许欣慰。



  “那我要开始了。”云轩说完,让她平躺下来后伸手在她头上轻轻一挥,她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云轩看了手里的青绿色珠子一眼,五指力量蓦地一收将其捏碎。



  珠子内的灵光分散出来,在他运气之下又凝聚,然后再拆分出一丝一缕缓缓涌入楚云那只受了伤的左眼处。



  那看起来有些刺目的左眼伤口在灵光的嵌入下,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治疗的过程看似快速平缓,但实际上云轩是耗费了许多精力来进行这短短的治疗时间。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待云轩替楚云治疗结束的半个时辰之后,她才慢慢醒了过来。



  她醒后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小心翼翼地睁开自己的眼睛,却发现左眼一点儿疼痛和后遗症都没留下。



  她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已经恢复的左眼,看着眼前宽阔了许多的视线,觉得自己之前受的伤似乎都只是一个错觉。



  云轩坐在她身旁凝气聚神打坐,俩人面前还点燃着一团篝火。



  半响,他才睁开眼睛朝她看了过来:“醒了?觉得如何?”



  楚云呆愣愣地回答:“太神奇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眼睛之前受过伤!”



  “那就好。”云轩浅笑道,随后又想起了什么,收回了嘴边的笑容,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他道:“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对你来说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你做好心理准备。”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