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31 身世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也许是被云轩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和眼神影响,楚云在他说完话的时候还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像是真的在做心理准备。



  她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好像快从胸膛跳出来了。明明都不知道云轩要说什么,但她却有种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的预感。



  云轩沉默着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才轻轻一笑,云淡风轻地说:“其实,我并非人类。”



  “……什么?”她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当机了一下。



  ——并非人类,是什么意思?



  楚云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着云轩,但怎么看都觉得他就是一个和他们没什么差别的人。



  难道,他真的是从天界来的神仙?



  “严格来说,是一个不完整的人类。”云轩边说边站起了身子,缓步走到了洞窟口。



  他看着外面无边的夜色,低声说:“我是一个兵灵。”



  “……什么?!”楚云吓得咻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的,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他是一个兵灵是什么意思?这难道是最新的形容词?



  云轩忽然转过了身子,浅棕色的长发在半空中荡起了漂亮的弧度后柔柔落下。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抬起手在空中随意一挥,以他们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内的土地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裂,甚至连幻境的空间都忍不住抖了抖。



  他的金眸里流转着异样的光芒,将他衬得越发出尘虚幻,惹得楚云忍不住正视他刚才的那句话。



  “这是靡创造出来的地方,空间里自然而然带着些许兵灵力量的粒子。我不需要武器也能破坏这个地方,这就是我的力量,一个……半兵灵的力量。”他说道。



  楚云顿了顿,忍不住询问:“可是你现在……等等,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所知道的兵灵应该是很奇怪很残暴的东西,它们,它们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和智力,只是被作为兵器或是屠杀者的存在。但你不一样,你长得……呃,长得很漂亮,而且还能修炼,能铸造武器,甚至很快就能突破成为炼武君……你怎么可能是兵灵呢?还有,半兵灵又是什么意思?”



  “我与那些你所知晓的兵灵不同,正如你所说,我有我自己的意识甚至是思考能力,于异界的兵灵来说,我也算是异物。然而,我却也是他们无法违抗的异物。”说着,他眸光微微一暗:“只要我想,我随时能够操控兵灵,甚至吩咐他们做事。”



  “他们没法违抗我,因为对他们来说,我是亲人一样的存在,虽为异物,却是同类。”云轩嗤笑了一声,继续:“而靡只是空间的意识,它想要的便是这种操控兵灵的能力,甚至妄想统治异界及现世界。若是被靡发现了我的存在,绝对是它想要抹杀的对象。”



  不等楚云说话,他又道:“可是,我终究只是半个兵灵。就算靡获得了我的力量,它依然无法达成它的夙愿。即使兵灵被我操控,它们也无法在没有高阶修士的献祭下降临现世界。半兵灵即不完整的兵灵体,我需要依靠这具人类的身子才能存活,使用我的力量。”



  楚云想了想,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等等,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我?我们要讨论的,难道不是我的事情吗?”



  云轩不知怎的突然沉默了下来,楚云的心跳也随着他的反应而增快了跳动的速度。



  有种不祥的预感。



  许久,云轩突然轻声一笑,嘴边的笑容特别温柔。



  “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啊。”他说这句话时候的语气带着几分延绵,像是压抑着许久的心情或秘密终于得到了释放的解脱,又带着些许沧桑和无奈。



  心跳似乎停止了一刹那,云轩这句话就像是九天玄雷那样落到她身上,一下子把她给炸得久久都反应不过来。



  这在她听起来,简直是滔天玩笑。



  云轩说什么?她是他的妹妹?这是什么跟什么?



  “云轩,你要是不知道理由我不会怪你的,你何必去编这些故事来欺骗我呢?”楚云怒问。



  云轩像是早就预料到她无法立刻接受,所以也没有急着解释,而是问:“你知道为何我要在治好你的眼睛之后才把这些事告诉你吗?”



  楚云没有回答,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用了兵灵的力量修复你的眼睛,但你应该记得我曾说过,那兵灵的力量是用来修复武器及兵灵。这意味着除了这两样东西,它的治疗能力并不会对其他事物起到作用。”云轩说道。



  他抬头看着怔怔望向自己的楚云,耐着心又问了一遍:“你的眼睛,好了吗?”



  楚云沉默不语,双目却逐渐发怔。



  有什么事比你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个哥哥,而且你俩还不是人类的事还要恐怖?



  楚云暂时想不起来。



  楚云愣了许久才摇了摇头:“不,这不可能!云轩,也许我应该和你坦诚一件事,这样你听了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其实我是……”



  云轩未等她把话说完就将她打断:“你想告诉我,你是从很远的地方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是吗?”



  她说话的动作一顿,睁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笑道:“原来师兄早就把这件事儿告诉你了。”连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笑声里带着隐隐的颤抖。



  “公子不曾与我提过此事。”云轩轻声说道。



  楚云垂在身旁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成了拳头,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云轩虽然也有一些不舍,但早在他决定将事情全盘托出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面对这种情况的准备,所以语气温和地又问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会知道这件事。”



  楚云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半个字。



  她看着站立在自己面前,周身气息温和似水的银袍男子,思绪一晃,忽然觉得这种气息有些熟悉,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什么人的身上也感受过。



  “我当然知道了。”云轩的声音淡淡的,但却带着他的情绪渗入了她心底。



  他轻轻一笑,说:“毕竟当初是我们将你送走的啊。”他停顿了一会儿,又放轻了语气补充:“应该说,是爹亲自将你送走的。”



  楚云瞳孔一缩,怎都没想到他最终给出的会是这样的解释,心情极其复杂,疑问诸多,却又不知该从何询问。



  良久,她才颤声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云轩一叹:“为了保护你。”



  “这是什么破理由?为了保护我就把我送走?还有,你说的把我送走是怎么回事?你说你是兵灵,又说我是你妹妹……那你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理清了一些事情的楚云突然觉得有点崩溃。



  她在地球上生活了二十年,一直都以为自己是穿越到这个大陆的,是个外来者。



  可是现在突然有人告诉她,她其实是从这个大陆被送走的!更可怕的是,她甚至可能从头到尾都不是人!



  “或许我应该告诉你一个故事。”云轩说道。



  楚云沉默不语,但也没有阻止他说故事的打算,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终于,在他开口说话之前她抢先询问:“那你告诉我,你爹他……是不是叫,云千珏?”到把这句话说完,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问出来。



  她只是在云轩说了那些事情之后,突然联想到这个名字而已。



  她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倘若云轩说的都是真的,云千珏也真的是他……们的爹的话,那她和温瑞一直以来的疑惑也就能够得到解释了。



  然而,这也意味着她必须接受云轩所说的事情,包括了她不是真正的人类的事。



  云轩眸中果然闪过了些许诧异:“你知道?”顿了顿,他语气突然激动了几分:“你见过他了?



  楚云神色呆滞地盯着俩人之间的篝火,失魂落魄地回答:“或许吧。”



  云轩僵硬了片刻,道:“是,我们的爹叫云千珏,娘则名楚然。你的名字,便是自他们二人的姓氏取得。”



  楚云心情复杂地在脸上抹了一把,她蹲坐在地上伸手捂住脸让自己冷静了许久,才淡淡地开口:“你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纵使她不想承认这件离谱的事情,可一切一切发生在她身上的诡异事件都能够通过这个原因得到解释。



  因为她和云轩是所谓的兄妹,所以她才能在他悲愤到极点的时候感觉到他的情绪。



  正因为她的身份可能不是人类,她在面对那些兵灵的时候会有异常的状况。



  更因为她的亲爹是云千珏,她才见到他的时候才会有那样奇怪的感觉,而他对待自己的态度也才会如此奇怪。



  “若我们俩不是人,莫非我们的……爹娘也不是?”楚云犹豫了许久才说出这个称呼。



  她对云千珏只有模糊的印象,对待自己所谓的亲娘更是不曾见过面,要她说出来的时候还真有些别扭。



  云轩却是摇了摇头:“不,他们是人类,是修士。”



  楚云:“……”感觉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她抿了抿嘴:“如果真如你所说,人类岂不是随时都能创造兵灵出来?”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儿啊!



  “并非如此。”云轩说道,“爹娘他们一人是有望将灵术修炼至最极致的境界的灵尊,另一人是已经达到了最极致的境界,超越炼武尊的存在的修士。这样的修士将不再受到天道约束,可长生不老,与异界的兵灵交流,甚至能破开虚空进入异界,或是时光的隧道。仅有这样的人,才有几率能以精气血养活兵灵体。”



  提到家人,云轩的神色越发柔和:“我们的娘是已达到了极致境界的炼武师,或许该称她为炼武帝更为合适,可谓大陆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任。他们俩非常相爱,也很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但碍于娘亲身子的问题一直无法受孕。爹虽然并不介意此事,娘却为了此事而烦忧。”



  云轩说话的声音非常轻柔好听,叫人能够有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哪怕是长篇的故事。



  “一日,她突发奇想,想要将器灵孕育成人。这种事情也不是全然办不到,以她和爹的能力,想要孕育器灵也非绝无可能。更何况对他们来说,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去尝试,直至成功为止。”



  “她寻了许久终于寻得满意健康的器灵,此时那所谓的器灵还只是一团尚未彻底开了灵智的灵体,非常适合慢慢养大。”



  “然而实际上,她所寻来的灵体并非器灵体,而是兵灵体。一般来说,被大陆孕育出来的兵灵体不能长存于世,甚至会在灵智开窍前消失。毕竟大陆与异界不同,无法容纳兵灵体的存在,那实在有违天道。待他们二人发现带回来的是兵灵体时,灵体已经在他们日夜用精气血的孕育下有了意识,更是成为了活物,所以他们决定继续将兵灵体养大。”



  楚云沉默了半响,问道:“那个兵灵体,就是你?”



  云轩浅浅一笑:“是我们。”



  楚云:“……”她和云轩竟然还是同胞胎?



  她的心情好像更加复杂了。



  云轩见她神色纠结,眼睑微敛后接着道:“兵灵体在成长的过程中分裂为二,这导致两团兵灵体变得极其不稳。其中一个兵灵体为了让另一个顺利存活下去,便将自身大半的精气给了对方。毕竟这样的分裂……本来就不该发生。”



  楚云闻言,心蓦地一颤,突然想起了云轩方才说的,自己是个不完整的兵灵的事。



  “你……”



  “云儿,你知道吗?我本来应该消失,本该死去。可此事到底被爹娘及时察觉,他们为了将我保住,花费十年的时间不眠不休替我进行了灵气灌输,最终强行造出了一具人类的身子,并将暂且修复的我注入那具身子之中。”



  “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何我说我是半个兵灵了吗?我和你不同,你是完整的,甚至有自己的思考能力与意志,是超越了那些兵灵的存在。你会通过兵灵的力量接触它们并且听见它们的声音,是因为它们想向你表达靡的事情。只可惜现在你的力量还不足以和它们接触,你连自己的兵灵力量都还未完全觉醒,更别想同靡对抗了。”



  楚云听得心里微微一抽,眼眶不知何时变得湿湿的。



  这不是她的本意,她明明没有多大的悲伤,可是心灵却好似和云轩产生了共鸣,就像……她虽然根本不记得所有的事情,但云轩当初为她的牺牲却深深烙印在她灵魂之中,所以她会为了云轩而感到不舍。



  云轩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身前,有些无奈地和她大眼瞪小眼。



  她吸了吸鼻子,问:“好吧,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见云轩的目光有些不解,她咬了咬牙说:“你为什么要抱着牺牲自己的想法救我?”



  “以你的力量,当时要是不主动把精气输送给我,你肯定能够成为活下来的那个,并且也不会活成现在这个样子,成为一个不完整的兵灵了!”



  云轩愣了一下才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直至她要因为羞恼而不搭理他的时候他才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抚了抚,笑道:“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啊。”



  “或许你没有印象了,我却记得很清楚。就算我们还是兵灵体,却已经开始了意识上的交流。”云轩说着,把手收回后用食指在空中轻轻划了一圈划出一团散发着金色柔光的光团,“就像这样。”



  楚云看着他指尖跳动的光芒,鬼使神差地伸出自己的食指学着他在空中划了一下,一团月银色的柔光竟是受到金色光芒的指引从她指尖流转而出,就像个欢快的小孩子高兴地凑到金色光芒身旁。



  意识似乎在这一瞬间被奇怪的感觉侵入,但和温瑞元|神|交|合时截然不同。



  这是一种非常纯净,却又让人觉得非常眷恋亲和的感觉,而且……真的很熟悉。



  云轩脸上表情虽然还是浅浅的,但反射着金银色光芒的金眸里的欣喜藏不住,他忍不住感叹:“当时的你可喜欢我了,老是缠着我让我陪你说话,累了不想搭理你你还会闹。”



  “说实话,没有人一开始就愿意心甘情愿放弃什么。”听着云轩的话,她缓缓抬起了头,他目光里的包容和温暖让她的心里微微一动。



  “我的意识醒得比你早,成长也比你要快,在你刚分裂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我们俩之间注定有一人要消失。我在这尘世间飘荡了许久,生在一个不应该的空间里,等待的只有灵气聚合后再度分散。直到爹娘将我们养大,我知道我有这个机会活下来。我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做好了舍弃你的准备。”



  说到这里,云轩忍不住伸手在她额头处轻轻一戳:“我却没想到你的手段实在厉害,等到抉择时日的到来,我却先比意识要快做出了决定。你是我的妹妹,亲妹妹,我终究无法看着你消失。更何况你那么喜欢我,我也没理由让你失望。”



  “呸呸呸,谁喜欢你了,别趁着我没小时记忆就乱说话。”楚云说道,眼眶却是红红的。



  “是吗?”云轩笑吟吟地说道,“你小时候做了好多蠢事,我就不一一细说了。”



  楚云抿了抿嘴,气呼呼地把指尖的光团抽离,不再继续和他进行所谓的‘交流’。



  云轩心里那又高兴又得意的情绪都感染了她一身,简直受不了!



  “那你刚才说的,为了保护我将我送走又是怎么回事?”楚云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闻言,云轩脸上的笑容也淡了许多。



  “云儿你要知道,一个完整的兵灵体对修士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只要得到它,他们可以利用它来制造一把远比神器和魔器要强大的武器,甚至可以利用它操控异界的兵灵,这样的东西,有哪个野心勃勃的人不想得到?这也是兵灵体为何不能长存于大陆的原因,即使有人寻得将它用来炼器,也只是催化它的死亡罢。”



  他说完这番话后,俩人之间再度陷入了诡异又漫长的沉默之中。



  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



  “你的事情终究被大陆上的人给发现了,可想而知,一个已经有了胚胎的兵灵体,已经确认能够存活甚至就快要诞生的兵灵体,这是多大的诱惑。一时间,大陆上那些高强的修士都想要得到你。”



  “爹娘固然强大,但先别提娘这些年为了孕育我们花费了多少精力,就连爹他……你可知道他原本是个灵尊?距离万人之上的灵帝这一境界,他不过差了那么几步。可是为了我们,他的境界却是从灵尊掉到了灵君。仅凭他们二人根本敌不过全大陆的高强修士,娘自己留了下来对付那些可恨之徒,只差爹和我带着你逃走。”



  楚云问道:“你说的大陆,是轻武大陆?”她不是怀疑什么,只是按照轻武大陆现在这个情况,根本不可能把一个炼武帝,无敌一样的存在的人给逼上绝路。



  咳咳,这是实话!



  云轩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自然不是,我们的爹娘皆是来自浮生大陆。浮生大陆……比起轻武大陆,它是个更加强大的地方。在那里灵君根本不算稀有,就算是灵尊也有好几位,战斗力乃轻武大陆所不能及。”



  “爹知晓终究无法成功保你平安,外人亦不知我是半个兵灵的身份。为了将来有朝一日能将你寻回,他让我留在轻武大陆并在这里修炼,然后与我分开。是直到他利用娘给他的破开时空之力将你的灵体送到时光洪流,送离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才找上了我。他怕你因为这一遭会影响身子,便独自前去为你寻找灵心草。灵心草能聚灵聚气,若你在穿梭的过程中元神受损,回来也能用灵心草修补回来。只是这灵心草必须必普通灵心草要难寻,因为它的药效必须必普通的来得高阶许多。”



  云轩眸光变得有些涣散:“奈何他这一去,却不再回来。”



  末了,他想起楚云刚才说见过云千珏的事儿,正想询问,却见到她的样子比自己还要呆滞,好像听到了什么令人震惊震撼的事情,久久不能回神。



  楚云现在的心情怎是震惊震撼能形容的?



  云千珏,灵心草,她当然还记得那株灵心草!就是因为这棵灵心草,云千珏才会在和恶龙打斗的过程中死亡!兜兜转转,却没想到那株灵心草竟是为自己寻来的!



  她还记得她问过云千珏为何要去找灵心草,对方和她说不记得了,却执意要她把它带走。



  如今一想这哪是不记得?他分明什么都知道,连她的身份他都清楚,他只是不能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罢!



  云轩欲言又止地看着楚云,见她眼角有泪珠滑落,甚至还不顾形象地哭了起来,心神在一瞬间也受到了些许影响。



  他素来嘴拙,也不知该如何出声安慰,更何况他自己也有些感伤,也只能保持沉默,连想问的问题都问不出口了。



  应该说,瞧楚云这样子,估计也不需要问了。



  许久,楚云才停止了哭泣。



  她抬手擦了擦脸颊处的泪水,说:“自己的妹妹呢,也不会想着出手帮忙擦一下泪水,活该你追不到月吟姑娘。”



  云轩:“……”



  她又道:“我还没问你呢,你为什么不不肯接受月吟姑娘的感情?你明明就喜欢人家,而且睡都睡了还不想负责?”



  云轩:“……”这话题会不会跳得太远了一些?



  想归想,他还是老实回答:“我的兵灵体不完整,到底还是要受到靡那个空间的约束,我不能与这里的人相爱。我要是承认了自己的心意只会害了她罢,到时候她要面对的可不止是九天玄雷这种劫难那么简单,甚至是异世界之道落的大雷劫。”



  楚云抿了抿嘴。



  虽然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有些不应该,但她还是有些担心:“那我和师兄呢?”



  云轩沉默地盯着她看了好几秒,才淡淡地回道:“你不一样。”



  楚云:“……”总感觉他的语气里好像带着几分幽怨和不快?



  她从衣领里掏出了一条链子:“这是……爹给我的。”



  云轩似乎认得那一条项链:“你果然与他见过面了。那他人……可还好?”



  “一点也不好。”楚云老实地回答,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又气呼呼地说:“他还说什么心愿达成,于是就消失不见了,你说他讨不讨厌?”



  云轩觉得自己好像看见楚云手中链坠上的灵光在听见楚云这句话的时候颤了颤,他愣了愣,想看仔细一些那灵光又恢复了原样。



  他看着楚云又伤心又气愤的样子,只能轻叹了一声。



  楚云抬头看着他,半响后又忍不住问:“你……真的是我的哥哥?云千珏真的是我爹?”怎么办,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云轩无奈一笑:“该说的我都说了,是不是事实,相信你的心会给你一个答案。”



  楚云撇了撇嘴,低声说:“那也不对啊,你瞧瞧你,再瞧瞧咱爹,虽然我没见过娘不过看你这副皮相她估计也是个绝世大美人。”顿了顿,她又反手指着自己问:“那我怎么就长残了?”



  也不是说她不好看,她觉得自己这张脸放在地球上好歹也能当个系花的。



  只是想想云千珏再看看云轩,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啊,偏心也不是这么偏法。



  云轩似乎被她这个问题给弄懵了,老半天才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得楚云都哀怨地看着他了,他才忍俊不禁道:“那是因为你还未完全长成。”



  “你别忘了,从头到尾穿越的都只是自己的灵魂,哪怕和现世长得一样,这皮囊终究不是真正的你,可以说是暂且容你一用的容器吧。”



  云轩这个解释让楚云听了简直觉得恐怖。



  敢情她用了那么多年的身子只是个容器?



  云轩抬了抬手想再次摸摸她的头,可是又想到刚才楚云那番无法彻底信任的话语,他最终还是把手收回:“不急,成长终究是需要时间。这期间一切有关兵灵的事情我都会帮你处理,你只需安心修炼就好。”



  他又想起夜尹离去前的话,有些不安地提醒:“虽然已经过了几百年,但这几百年对浮生大陆那些高阶修士来说不过是一瞬。只怕他们还未放弃过这个想法,在你彻底成长起来之前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你回来的事情。否则……他们定然有千百种方法将你魂魄剥离,他们的目的,可是将你炼成灭世大杀器,成为他们在这座大陆的傀儡兵灵,甚至利用你召唤异界的兵灵来对各大大陆进行仲裁。”



  “我绝不能让他们伤害你。”云轩认真严肃地对着她说道。



  虽然她到现在还无法轻易接受自己就这样多了哥哥,多了父母的事实,可是云轩的关心与担忧她却是能够真切地看见感受到。



  她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抱住了他,感受着他身上熟悉又亲近的气息,她低声认真道:“我会去接受你,接受这些事的,但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云轩双眸微微一颤,他的身子甚至变得有些僵硬,面上神情却越发柔和。



  他犹豫了片刻,最后缓缓抬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道了一声:“好。”



  “你们……在做什么?”



  温馨的气氛在这一刻被一道突然闯入的声音打断。



  那道暗沉中似是带着几分危险味道的声音过于熟悉,熟悉得楚云和云轩皆是一愣,一时半会儿都没能反应过来。



  强大的威压在这一瞬间释放,几乎压得楚云喘不过气来,心里更是无数黑线和冷汗。



  很好,她的师兄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



  想也不用想,这个家伙八成是误会了什么。



  温瑞和启书然也是因缘巧合下来到这个洞窟附近的。当时他还未走近就已经察觉到了楚云的气息,所以就加快脚步赶来。



  只是没想到,他一过来,见到会是眼前这一幕。



  楚云和云轩?这是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过的事。



  启书然更是直接伸手捂住了眼睛,但还是忍不住透过指缝来偷看外面的情景,眼里有些懊恼。



  这自然是在懊恼楚云和云轩这两个人了。



  他们俩齐齐携手不见已经惹得温瑞大怒了,结果人找到了竟然还,还抱在一起!



  别说这个一路上都快黑化得不似正常人的温瑞了,就连他一看都要乱想好嘛!



  云轩的境界更在温瑞之上,自然是不会受到他的气势威压影响。



  他担心的是楚云,正想将她护在怀里让她承受的伤害要少一些,却被她轻轻推开了。



  她摇了摇头和他说:“没事儿的。”



  温瑞将他们二人有些亲昵的举动看在眼里,心里虽是明白事情绝非他所想那般,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高兴。



  “反正他是我师兄,还是我爱人,迟早要知道这件事。”楚云朝云轩说道,目光却是看着前方的温瑞。



  温瑞的双目果然眯了眯,像是在等待她的解释,施压的气势也收回了些许。



  楚云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理一理这个前因后果,而眼下也只有温瑞和启书然俩人,她就很干脆地指了指云轩说:“这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



  温瑞:“……”亲哥?



  启书然:“……”等等,哥哥是什么意思?!



  云轩:“……”果真简单粗暴。



  楚云只好缓缓将刚才云轩和她说的事情简略地道出,甚至连她是兵灵的事情都说了。



  启书然先不说,对于温瑞,她本来也没就想要隐瞒什么。



  她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不管如何,这件事他迟早会知道,还不如早点说出省下麻烦,免得到时候又要搞出什么误会来。



  启书然听完早就傻得无法正常思考了,倒是温瑞从头到尾都不发一语,神情晦暗不明,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楚云笑了笑,也没有介意什么,转身就走出了洞窟,让里面的三个人,也让自己冷静冷静。



  也是,这种事情连她本人都无法接受,要她师兄去接受也需要一些时间吧?



  思及此,她又想起了那日遇见的云千珏,心情再次变得复杂起来。



  若当初知道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就会……会怎么样呢?



  云千珏和楚然,这两个傻子,明明有好好的一辈子可以过,却为了两个都算不上是从他们那里亲自生出来的孩子赔上了性命,她实在无法理解。



  同样的,这些事情如果是真的,她也会有极重的罪恶感。



  她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只要没有她,他们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本来只是希望能多个人陪在自己的身边,结果她连这个都没能做到,他们俩反而还要遭遇那种事……



  心情好沉重。



  身后传来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但她还是很快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个砸了一整缸子醋的师兄吗?



  想到他为了这件事在生气,她就觉得好气又好笑。



  她怎么可能和云轩搞在一起啊!虽然说,他会生气就表示在乎自己……



  “好吧,其实我也有错,应该说是我的错。我应该提前和你说一声才和云轩离开,就不该走得那么匆忙。”楚云转过身子,在见到温瑞的时候就先行开口认了错。



  她确实是有错。



  早知道温瑞会这么生气,打死她都会先和他说一声。



  温瑞的样子比刚才平静了许多,他不发一语地看着她,眼神里明显带着几分哀怨。



  许久,他才开口询问:“眼睛怎么样了?”



  楚云眨了眨眼睛表示:“挺好的,云轩……我是说我哥真的替我治好了眼睛。”



  “是么?”温瑞不以为意地说道,楚云不想去拆穿他。



  明明就很在意。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我给你报仇了。”



  楚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报什么仇?”



  温瑞眸光一沉:“你的眼睛。”



  “……你遇见芳华了?”不过,她会进来也不奇怪。



  “嗯。”温瑞闷闷地回答。



  楚云实在是被他的样子给逗得没脾气了,趁着他没有防备突然就将他扑倒在地,跨坐在他身子上,而且还是那种非常引人遐想的姿势。



  温瑞下意识伸手扶住她的腰,眉头微微一皱正欲开口,就被她先一步揪住了领子微微提起。



  她朝他凑近,几乎贴着他,享受了片刻俩人之间气息交缠的感觉后才开口唤了他一声。



  “温瑞。”她笑道,“我知道一时半会儿要你接受我这个诡异的身份非常难,你若是因此觉得不适你可以立即告诉我,我随时都能给你冷静的空间。哦对了,你要是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没法接受,你可以告诉我,我也能随时都离开……”



  “楚云!”温瑞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出她的名字,打断了她越发夸张的言语。



  他的眼睛甚至因为愤怒而发红,眼底还有红光在流转,好似随时都会爆发。



  “我爱的人是你,不是你的身份,不是你的力量,而是你这个人!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要你在我身边!”他怒道,抓住她的手也把她抓得发疼,像是怕自己手一松她就会逃开。



  楚云说:“可我现在连人都不是。”



  温瑞语气一沉:“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楚云笑了:“所以啊,你到底在怕什么?”



  “正如你爱我一样,我也爱着你,你觉得我像是会随时就抛弃你和别的男人携手私奔离开的人?温瑞,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或许我表达喜欢的方式没有你这般露骨,我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有安全感,但是你好歹对你自己有点信心啊!你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你都不嫌弃我了我为什么还要嫌弃你?”



  看着温瑞有些怔愣的表情,她心里突然爽快了不少:“你何必去管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反正你是我一个人的师兄。”说着,她伸出手指在他胸膛处戳了戳才接道:“你这里黑成啥样我能不清楚?我早八百年前就已经接受了,还会在乎它会变得有多黑?”



  “我哥当年可以为了我舍弃自己,同样的我也能为你舍弃我的一切,哪怕是我的性命,你明白吗?!”



  她话刚说完就被一股力量重重往下带,旋即撞入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他在她耳边喃喃道:“不管你舍弃什么都不能是你的性命。”



  “那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折磨。”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