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33 脱离宗门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弥水月刚狂妄地说完那句话,周围安静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传来了一阵有些肆意的笑声。



  楚云闻声看去,见到和他们一起的启书然微微弯腰抱着肚子笑,更夸张的是他还真笑出眼泪来了,抬手在眼角就拭去了几滴泪珠。



  楚云:“……”这果然很启书然。



  启书然一直笑着,直到弥水月的脸色都沉下来了,他才勉强止住笑意。



  他瞪大眼睛看向弥水月,好像在看着什么神奇的事物,眼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楚云云我跟你说,这估计是我这阵子听见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说话的当儿,启书然还不忘了把她一起给拉下水。



  不过楚云此时并不想拆他的台,心里反而还有点爽快。



  她双手抱胸笑道:“是吧?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看来不是我的错觉。”



  苏锦河从头到尾只是负手站在原地,用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在他们四人身上打量。至于弥水月,她怎么可能听不出他们话中的讽刺,一张漂亮迷人的脸蛋瞬间布上了一层阴霾。



  虽然还是那般美丽动人,却多了几分危险瘆人的感觉。



  弥水月是弥天的宝贝女儿,不管宗门里还是大陆上其他门派的人,恐怕遇见了都得让她三分。像现在这般不把她放在眼里看待的,楚云几人还真是少数。



  被这样对待,她能够释然就奇怪了。



  弥水月轻蔑地笑了一声,抬手隔空就抽出了一把漂亮又锐利的剑。



  那把剑即使在黑暗中也被剑气与剑上的锋芒照亮,尤其还有一股充满威压的灵气缠绕在上面,显然是一把高品质的灵剑。



  楚云有些纳闷。



  她是不是也该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鞭子了?最近好像比较专注副武器的事情,都有些忽略了她的主武器。



  “这位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风墨阁的阁主启书然公子?风墨阁虽然是青龙的一部分,不过如今在这幻境里头,我们若是将你给杀了,也没人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死的,对吧?”弥水月说着,面上还露出了纯真的表情,和她嘴里那有些狠戾的语气有着很大的反差。



  启书然低声一笑,眸中神色骤然一变,忽然变得有些凛冽,甚至带着几分嗜血的杀意。



  “那么同理,就算我在这里把你给杀了……也没人能追究到我头上对吧?”



  听见启书然这略带威胁的话语,漫天宗其他人也纷纷有了动作。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苏锦河就突然开口制止了他们。



  “不得放肆。”



  语落,他又将视线放到对面四人身上。



  老实说,真要打起来的话哪边会赢都说不定。



  哪怕,他们的人数比他们高出了许多。



  “锦河哥哥,这几个人,除了启书然阁主之外其余几位我们都不曾见过,你在顾忌什么?再说了,我们一路走来也清理了许多大门大宗的人,多杀几个也不麻烦。”弥水月撇了撇嘴说道,表情看来就像是在撒娇,楚云却听得心里一凉。



  虽然还没见过弥天,但是看看弥水月,她觉得她都能想象出弥天是什么样的人。



  苏锦河微微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不过他还未来得及说出声来,他们双方之间突然又冒出了一群人。



  楚云瞧见来人的模样,动作又是一顿。



  看来这幻境也没多大,不然怎么随便走着都能遇见熟人呢?



  “楚云?”来人在看清她的样子时也是一愣,脱口而出道出了她的名字时他好像还有些讶异,似是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自己这个小角色。



  楚云看了漫天宗一群人一眼,然后勾嘴露出一抹表面的笑容:“穆师兄,还真是巧。”



  是啊,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带队的穆夜笙!



  简单来说,他和他身后那一群人都是云霄宗的。



  那些人……就算不知道她,对她师兄应该也不陌生。



  穆夜笙身后一群云霄宗弟子都睁大眼睛看着他们,更巧的是许久不见的魏福那三人组竟然也在队伍当中。



  他们见到她和萧子尘的时候表情都不太好,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但又对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感到好奇。



  “什么?楚云?”云霄宗弟子群后面再度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和穆夜笙的不同,这一道有些轻柔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惊喜。



  很快的,她就见到一抹杏黄色的身影从人群后走出,竟是许久未见的竹惜!



  穆夜笙微微一笑走到一旁,让竹惜和他们叙旧。



  竹惜的视线在扫到漫天宗的人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顿,但很快又恢复若无其事的样子,欣喜地走到她和萧子尘面前。



  “我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你们!”竹惜好像有些激动,随即叹道:“我好久没在宗门内见到你们了,楚云,楚邵轩可想死你了,总是跑到我这儿来问我有没有你们的消息。”



  “说实话,若不是我时不时还会和我哥保持联系,我都要怀疑你俩是不是在外边出了什么事儿。”竹惜握住她的手说道。



  楚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帮子:“对不起,主要是我和师兄还有其他事儿要做,所以……”



  竹惜大方地摆了摆手:“没关系,我也只是担心你们罢。”



  温瑞轻声笑着,双眼弯弯的,看起来也有点高兴。



  “可惜的是,竹渊没和我们在一起。”



  竹惜抖了抖肩:“我知道,他跟我说了。而且这个幻境,炼丹师好像也没法进来。他没进来也好,否则我还得担心他。”说话的当儿,她眼尖地看见他俩牵在一起的手,嘴边勾起了一抹蔫儿坏的笑容。



  “唉,杨长老肯定很高兴。他为你找过那么多师妹,为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温瑞眉头轻轻一挑,什么也没说,握着楚云的手却紧了几分。



  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原来你们是云霄宗的人?这可正好,我们也该来清算一下了。”



  说话的人正是被晾在一旁许久的弥水月。



  其实云霄宗弟子里头已经有好多人在悄悄打量她和苏锦河许久了,毕竟他俩也是大陆上的风云人物,他们可是很难得有机会才能见到。



  弥水月下巴微微一扬,往前走了几步说:“我记得当时云霄宗与我们有过协议,也和大陆上其他宗门表示过自己的立场,并不打算插|手九子神器的事。”



  竹惜闻言转过身面向她,很自然地挡在了楚云和温瑞的面前:“原来是漫天宗的弥水月姑娘。你说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你现在正在和我的同门起争执。”



  看着她那护犊子一样的背影,楚云心里忍不住感到一暖。



  弥水月双眼微微一眯:“我现在就可以清楚地告诉你,你身后那所谓的同门,暗地里插手神器的事情不说,还屡次与我们漫天宗作对!我现在也不过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罢。”



  此话一出,云霄宗弟子之间便传来了一阵唏嘘,看向楚云和萧子尘的目光里都多了几分不可思议和震惊,甚至暗地里开始议论着。



  “竹姑娘别忘了你们云霄宗也只是个二等宗门,在我们漫天宗眼里什么都不是。呵,只要我现在一声令下,随时都能把你们给杀了!”



  穆夜笙闻言一惊,眸光在闪过了些许晦暗后张了张口正欲说话,苏锦河却比他先开了口。



  “水月,我说了不得放肆!”苏锦河的语气里好像隐隐带着几分怒气,惹得楚云忍不住朝他多看了一眼。



  竹惜盯着苏锦河看了一会儿,冷冷一笑说:“苏长老,看样子这就是你们漫天宗现在的态度?”



  “其他人的看法如何我不知,但在场哪一个人对我身后这两位同门有意见的话,我竹惜定与他死拼到底!”话落,她手中就多了一把秀气的扇子,唰开后一个旋身就召出了扇域。



  弥水月没想到苏锦河会阻止她,而且语气还有点凶,顿时觉得有些委屈:“锦河哥哥,你竟然为了他们用这种态度对待我?”



  难得的是苏锦河并没有出言安慰或哄着她,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水月,云霄宗虽然不及我们漫天宗,但好歹也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二等大宗之一。更何况竹惜还是竹青国三王爷之女,你若是对她动手,那便是要得罪整个竹青国!”



  弥水月不以为意:“那又如何?竹青国并非灵武之域的地方,难不成我爹还会怕了他们?”



  苏锦河眉头一皱:“此言差矣。”



  “竹青国虽然不是灵武之域的一部分,但里面却也有着宗门和许多修士,尤其宫中的贵族、文官武臣甚至是那几百万大军都有有着不低的修为。更要紧的是竹青国还是大陆上聚集了最多炼丹世家之地,尤其三王爷是大陆上最为厉害的炼丹师,不是我们漫天宗招惹得起的!”苏锦河沉声道,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斥责。



  楚云听了很是震惊。



  没想到竹惜和竹渊的身份背景……这么强大?



  再看看她师兄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



  竹惜笑了笑说:“看来还是苏长老较有远见一些。”



  苏锦河看了竹惜一眼,很快又将目光收回。



  楚云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心里蓦地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最近和师兄腻在一起多了,和他散发着恋爱的臭酸味,她竟然觉得苏锦河看竹惜的那一眼……带着一种无奈的宠溺?



  正处气氛僵硬时,穆夜笙忽然笑着站了出来,和苏锦河打了声招呼后说:“既然只是个误会,不如我们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苏长老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与我们这群小辈计较,对吧?”



  苏锦河笑意浅浅地看向穆夜笙,不发一语。



  穆夜笙脸上依然挂着好看又有礼的笑容,对待苏锦河的态度也非常到位。



  “难得大家在这里遇上,幻境内危险重重,不仅要防着那些巨兽更要防着其他意图不轨的门人弟子。不如,我们双方达成协议,相伴前进如何?”



  说白了,穆夜笙就是想和漫天宗的人结盟。



  他这个主意倒是打得挺好,确实,宗门间在这种时候和漫天宗结盟是最明智的选择。毕竟漫天宗里的人随手拎出来都是个精英,对付那些巨兽肯定也有较多的经验,生命能够得到更大的保障。



  可是不好的一点就是,像漫天宗这么狡诈的宗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反咬自己一口,到时候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甚至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



  反正这种险,她是不敢冒的。



  苏锦河像是早就猜到了穆夜笙的打算,听完后也只礼貌一笑:“穆公子这主意听起来确实不错。”



  穆夜笙闻言,双眼正闪过了一道精光,就听见苏锦河悠悠继续:“只是这幻境实在不小,途中会遇到什么事情我也不敢做保障。瞧瞧刚才闹的误会,我连自己的人都没能管好,只怕到时候不仅没能帮到穆公子反而还为大家带来麻烦。所以我想,我们还是分道前行较为妥当。”



  这理由……听起来就很牵强,明显苏锦河是在变相拒绝穆夜笙的邀请。



  看见穆夜笙吃瘪的样子,楚云心里顿时也有一些解气。



  这两边的人……唉,算了,他们要闹自个儿闹去。



  弥水月显然是不想轻易放过他们几个的,但苏锦河的态度难得有些强硬,在人前甚至也不给她面子,惹得她生气了也没有上去哄骗一番,转身带着漫天宗的一众人就离开了。



  穆夜笙目送苏锦河一行人离去,袖子底下的手忍不住握紧。



  他回头看向楚云的时候,眼神里明显带着几分不满。



  苏锦河离开了,他一改方才恭敬的语气,反而用着有些高傲的姿态朝她和萧子尘询问:“虽然苏长老看在竹惜的面子上没有与你们多做纠缠,不过弥姑娘说的话……可是真的?”



  他眯了眯眼睛,逼问:“你们两个真的瞒着宗门,私底下在打九子神器的主意?”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语气好像变得有些紧张和担心,也因此而生出几分怒意:“就凭你们二人还想获得九子神器?也不看看大陆上为了神器争得头破血流的人有多少!”



  见楚云他们几人没回嘴,他还说上瘾了:“我这也不是想责备你们,可是你们在做出那些事情之前也请考虑考虑你们现在的身份。你们现在挂着云霄宗弟子的身份,哪怕是长老的爱徒也不能失了本分。如果期间出了什么事你们自己负责那倒还好,就怕到时候好连累全云霄宗上下的弟子。”



  “哼,你们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也罢,莫要把宗里的人也拖了下水才好!”



  竹惜这才冷冷地说:“你说够了没有?”



  “说白了,你担心的也不过是你自己。好吧,我见今天天气挺好月色正佳,地点也十分合适,我们是时候把话说开了。”竹惜说道,虽然抬头望去,天上一点儿星云都没有,更甭说月亮了。



  “穆夜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做过什么事,是什么样的人。在宗门内我处处忍让便是想着既然是同门,也不跟你计较,但今日你这般作为我实在无法继续忍受。”



  穆夜笙瞪大了眼睛看着竹惜,看她一副要和自己翻脸的样子,望向楚云和温瑞的眼神更加愤怒了。



  这时候有弟子巍巍颤颤地附和:“竹惜师姐,其实我觉得穆师兄说的……也没错。”



  有第一个人开了口,就会再有第二第三个。



  “这楚云和萧子尘从来也就没为宗门做过什么贡献,而且当初说好了不插手九子神器的事情,结果他们却私底下做出这样的事儿,本来就应该上报宗主让他知道。”



  “没错没错,这根本就是大罪!尤其他俩还不知好歹招惹了漫天宗的人,若非那苏锦河看在师姐和师兄,甚至是宗门的面子上没有动手,我们早就被他们一个指头给碾死了!”



  魏福撇了撇嘴嘀咕:“就是,凭什么他们惹的祸要我们给他们收尾?就如穆师兄说的,他俩小命不要了,我还想要呢。”



  周围一时间吵吵嚷嚷的,启书然看得好像有些气愤,捋了捋袖子呢喃:“瞧他们这话说的,什么叫没贡献,你们不知道你……”他话说到一半就被云轩制止了。



  云轩淡淡地看了那群人一眼:“这群无知小辈,不必与他们多言。”



  穆夜笙不高兴了:“你又是什么人?我们宗门内的事务,何时要轮到你们来插手?”



  云轩轻轻笑着,没有说话。



  一直静默的温瑞突然低笑了一声,这一声明明轻得更风似的,却又清清楚楚地传入众人耳里,叫大家不约而同地静了下来。



  “是了,你们宗门内的事务……何须我来插手?”萧子尘似是自言自语地道,叫穆夜笙听了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冷笑了一声:“萧子尘,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何意?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们说得挺有道理的。”温瑞说道。



  “确实,寻找神器是我们二人之间的事情,从来就没有你们也得被我们连累赔上性命的道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最简单最容易的方式,不过就是我与云儿脱离宗门罢。”他的声音有些轻悠,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偏生又像带了一分冷漠。



  穆夜笙一脸怀疑地看着他:“脱离宗门?”像是不敢相信,他竟然如此云淡风轻地把这句话说出口。



  在他看来,萧子尘在云霄宗里待的日子少说也有十年以上,正常人多少也会有一些感情。更何况云霄宗收入的标准也不低,资质不到的不管要花多少钱开多大的后门都进不来,像萧子尘这种……至少以前在他看来资质极差的人能够出现,都已经是非常荒谬了。



  这也是为什么有许多好不容易进了宗门的人看他不爽,总想欺负他。



  萧子尘也清楚这事情,所以他从来也就没有说过什么,他们想做什么都任由他们去做。



  反正这些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穆夜笙就是因为他这个总是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态度,才会对他有那么大的不满。



  他很想知道,究竟要把萧子尘逼到什么地步他才会开始示弱,才会变得有那么点人气,让他知道,这个人其实也不如他样子看起来那般仙风道骨,他最终也只是个普通人。



  这些年来不管怎么做萧子尘都没有离开宗门,他以为这是因为萧子尘不敢。



  他当然不敢了,云霄宗给他那么好的福利,就他那个资质能抱怨什么?穆夜笙,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可是这个男人在不久前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能够任他们欺负的萧子尘了。



  就好比现在,连脱离宗门这样的话他也能随意说出口,这样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显得更高人一等的样子让他感到非常不快。



  穆夜笙咬牙切齿道:“你以为宗门是什么地方?是你想离开就能够随意离开的?你把云霄宗当什么了!”



  温瑞动了动嘴本想如实回答,可是想起庄侯在当年对自己和他师父的恩情,终究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虽然庄侯算不上一个极好的宗主,但对他和杨追命,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并不觉得自己欠了庄侯什么,倒不如说当初会进入云霄宗,不过是想报答庄侯当年的恩情,顺道让他师父有个可以活动聊天的空间,日子过得不那么沉闷罢。



  云霄宗这些年来的资源,有一大半都是他供给的。



  甚至云霄宗能够免受其他势力或心怀不轨的宗门打扰攻击,那也是他安排了青龙底下的人暗地里为它撑腰。



  启书然的风墨阁和凤清就是负责着手这一件事的。



  思及此,温瑞嘴边的笑容忍不住加深了几分。



  庄侯会放他走吗?当然不会。他很清楚他一旦离开,云霄宗就要面对什么样的麻烦。



  只可惜,云霄宗从来就不是他会久留的地方,也不会是他想要待一辈子之处。



  在温瑞晃神的几息里,竹惜和穆夜笙已经怼上了,而且云霄宗几乎所有人都站在穆夜笙那里。



  其实在楚云看来这也是正常的。



  可是吧,她师兄都提出了脱离宗门这个提议,偏偏到这个时候穆夜笙又不想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他不想放他们离开,又嚷着他们会拖累云霄宗,她也搞不懂他到底想怎么样。



  她只想说,不管师兄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



  “啊!”争吵着,穆夜笙忽然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大喊。



  楚云闻声望去,才发现他受了伤,出手的人还是她旁边的云轩。



  她望向云轩,眼里有些不解。



  云轩把剑放到身后,和她说:“此人方才想趁机偷袭你,被我发现了挡下。”



  穆夜笙也不知是被他说中了感到羞愤还是因为受伤所以才红了脸,听到他这么说就大怒道:“你血口喷人!”



  想起穆夜笙曾经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确实更想相信云轩。



  更何况云轩还是她亲哥!



  “罢了,我们走吧。”温瑞难得没有和他们闹开,勾了勾她的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没有想继续搭理云霄宗的人的意思。



  “等等,你们要走的话顺道把我也带上。”竹惜笑吟吟道,明显选择好了立场。



  穆夜笙更加生气了,捂着胸口处被剑气所伤到的地方,气笑道:“好,很好!楚云、萧子尘还有竹惜,你们记着了,我回去宗门的时候定会向宗主汇报你们的作为!”



  没有管他在后边怎么跳脚,楚云几人就这样离开了。



  幻境内,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靡的力量压制,卷轴的灵兽没法放出来,他们只能老实地在陆地上行走。



  最后还是她和云轩好些时候没休息有些累了,温瑞才决定找个地方歇息一会儿,待天亮了才继续。



  此时,正好是温瑞守夜。



  他坐在楚云旁边,见她睡得正酣,眼里忍不住泛起了些许笑意。



  只是下一瞬,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就追着一道人影进入了森林。



  他指间还夹着一支锋利暗器,想到这支暗器方才就袭中了楚云,他眸中滑过一丝冷冽。



  他看着眼前背对自己的人影,将他的目的看得透彻,只沉声询问:“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