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45 林钰轩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楚云几人当然不会乖乖被这群人捉走。



  她下意识想拿出鞭子对付这群胡来的修士,可一抬手却突然想起自己暂时无法作攻击。



  一道青绿色的墨意在她眼前霸道地横扫而过,将那群想靠近他们的修士又逼退了一些。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这攻击居然是出自依依之手。



  握笔的她与昨日她见到的那副脆弱样子有些差异,她目光里的柔弱温婉被坚毅决绝替代。



  楚云突然有点欣慰,看来她昨日给依依灌的鸡汤起作用了。毕竟她可是失去了亲人,神机阁的人这般不留情面,她也不需要再有任何顾忌。



  神机阁没想到依依真敢对他们动手,但他们人多势众,自然是不会被依依这一点气势下退。



  “既然你们敬酒不喝喝罚酒,莫怪我们不客气了!”神机阁的一名大弟子说完,就提笔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大浪。



  大浪带着强烈杀意朝他们涌来,以依依现在的修为还使不出这等级的攻击,眼里难免闪过了一些慌张。



  楚云倒是比她淡定了许多。



  这房间里头空间那么狭小,又被这些神机阁的人挡着,若真要逃是不可能的。



  既然逃不了,当然只能面对了。



  她想着,忍不住勾起了唇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叫神机阁的人看得一愣。



  下一刻,在大浪拍打到他们身上之前,寒光剑刃突然在他们面前一闪而过。旋即那看着几乎能将客栈整层楼毁掉的滔天大浪竟然就这样被斩断了不说,甚至连里头的灵力都被人给削弱,最终化为普通水浪往两旁分散去。



  那些在客栈外边的路道上经过的人都猝不及防被浇了一身冷水成了落汤鸡,只能一脸懵逼地与周围和自己一样倒霉的人相互对视着。



  神机阁那出手的大弟子也是个修为不低的人物,他没想到自己注入许多灵力的一击竟然就这样被人随意给斩散了,忍不住朝那名持剑的蓝衣男子多看了一眼。



  对方的长相并不出众,眼神却非常有气势,这一刻所释放的气势也给他和一众神机阁弟子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他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然后又瞪了依依一眼,像是在怨她竟然给他们找来了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



  没错,他虽然还未和对方过招,可单凭这一剑他就能够判断对手强大与否。更何况他还看不穿对方的修为境界,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因为对方比自己要高了起码一个大境界或以上。



  只是……洛姑娘所交代的事情不能不办,他们肯定得把依依带回去。至于这两个人,恐怕和神珠的失踪也有关系,就这样放过他们根本不可能。



  神机阁的大弟子在脑里想了许多,实际上也不过是一瞬罢。



  然而就在他晃神的这一瞬间里,温瑞就出手了。



  这群人对他来说就是个麻烦,他只想赶紧解决了了事。



  再说,他本来希望今早可以和楚云在安逸之中醒来然后缠绵一阵子,结果被这群人给破坏了,他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儿,下手也就重了。



  神机阁好歹也是个三等大宗,精英弟子并不少,温瑞想要迅速了事有点难度。



  所幸这大弟子来捉人时不曾想过依依会被功力如此深厚的人救下,也就只随意带了点人。



  这一队人马里头资质参差不齐,不过像大弟子那样资质不错的也有几个。他们一发现温瑞不好对付,立刻就齐齐动手使出了他们宗门的独家笔流秘法。



  在他们几人合力下,一条墨色的龙影隐隐形成,其力量直接破开了客栈的房顶与墙壁,就这样曝露在空中。



  好在这里是灵武之域,周围的人对这样的情景虽说没有达到见惯不惯的程度,但也不至于受到严重惊吓。



  温瑞抬头看着面前那条正努力使用威压叫他们害怕的墨龙,双眼忍不住眯了眯。



  若非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炼武师,他特别想拿出笔来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优秀的笔流术法。



  他低笑了一声,眼里丝毫没有惧怕之色,反而还带着几分……不屑。



  神机阁的几名弟子见到他这态度就努了,这墨龙召唤术法可是他们神机阁感到自豪的术法之一。这墨龙若与炼武师们制造出来的铁龙甲配合,不仅有了实体,威力更是还能提高好几层呢。



  让他们引以为傲的术法被人这般轻视,他们能不生气吗?



  这一气之下,那大弟子就指挥着众人朝温瑞攻击过去。



  墨龙在半空中盘旋着,所经之处都激发了阵阵的强烈攻击。



  温瑞的身手非常敏捷,岂非他们所能轻易得手?



  于是墨龙就一直苦苦追着温瑞攻击,但温瑞不仅能够将所有攻击躲开,甚至随手一剑都能将它的法术挡下。这样一来二去,倒是那些操控墨龙的弟子开始有些支撑不住。



  这不知名的修士究竟是何人?墨龙每回落下的大攻击不仅力度可以与灵韵或神武期修士抗衡,甚至攻击范围也是非常之大,温瑞铁定躲不开。



  确实,温瑞是躲不开那攻击范围,可他挡下了呀。



  区区墨龙,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形态的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更何况他自己身子里头还住着青龙的一魂呢。



  他玩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看着墨龙的双目忽然变了变,成了一种类似蛇瞳的兽瞳模样。



  当然,一切在眨眼间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其他人是没发现他的变化,可墨龙见着了。



  青龙乃上古神兽,哪是它这种仅凭灵力形成的所能比,当下就被青龙之魂的威力一震,直接消散。



  底下的依依早就看得眼睛都直了,神色还有些怔愣,似乎没想到温瑞竟然那么厉害。



  要知道这些弟子在宗里都是她打不过的,她一直觉得他们非常厉害了。尤其神机阁内的独门秘术墨龙术,他们门里的人在很多笔流术法大比上都凭借这个取得极好的成绩,她还是初次见到有人能够在墨龙面前展现得如此游刃有余。



  依依还在愣神,一旁的楚云就突然拉着她躲到了一旁。



  她回过神来才发现她们刚才所站的地面深深扎入了一个东西,那东西身后还连由许多小方块组成的,一条长长的链子。



  链子的另一端缠绕在其中一名弟子的手上,见他们躲开,他也只是冷冰冰地扫了他们一眼,将深陷地板的利器抽出。



  在楚云的意料之中,那利器是个铁爪。与她之前所见过的铁爪不同之处在于,这个铁爪里头竟然还有倒勾。若是被这爪子抓到,那些倒勾恐怕会深深陷入肉里。



  可是楚云怀疑它功能应该不仅如此而已。



  神机阁是以制造各种神奇武器法宝而闻名的宗门,他们家的武器长相奇怪,肯定有它的用意。



  看样子,对方是想趁她家师兄在忙碌的时候把她和依依抓走呢。



  这般想着,另一名弟子就配合刚才出售的那个人对他们做出了攻击。



  他挥笔在空中画了几个圈圈便召唤出几颗带着墨意的火球,虽然只是普通阶级的术法,但不得不说对如今的她与依依还是有杀伤力的。



  待在她脚边,早已化成一只普通老虎大小的小长啸一跃而起,伸出锐利的爪子抓破那几颗火球。它如龙一样的尾巴旋即在空中狠狠一扫,扫出几道风刃反击过去。



  风刃速度与音波一样快,那几人来不及闪躲被打了个正着。



  楚云隐约听见了什么东西滚动的声音。



  她低头一瞧,正好见到了一个大概只有半截食指大小的长方形铜制品。



  那小东西喀嚓了几声,大小突然变大了十几倍,最后还飞速窜出好几条设计怪异的铁链子,把她和依依给缠绕了起来。



  长啸发现了她们这里的动静想过来帮忙,却又被好些攻击缠着,甚至还有放出灵兽来帮忙打斗的。



  长啸作为神兽的霸王之气自然是能够叫那些灵兽退缩,奈何它现在无法表现得太明显惹起神机阁人的注意。



  奈何就算它只发出了自己一成不到的威力,神机阁的人还是注意到了它。



  “师兄,你瞧这似虎非虎的怪异灵兽,这品质我倒是不曾见过。”



  “我见它好像挺忠心护主,攻击力度也不错。既然它形似白虎,不管它是何物,身上定有白虎的血脉,若能带回宗门养着倒也不错……”



  那几人聊着聊着,还真看上了长啸。



  楚云眉头皱了一下,心想这可不行。



  就算长啸不是神兽,她也舍不得把这么个萌物交给这群人。



  ……话说回来,捆住了她和依依的又是什么东西?



  这个念头刚在脑里闪过,她身上突然就传来了一阵被电流麻痹的感觉,双腿一软差点没站稳。



  旁边的依依是直接摔倒在地。



  楚云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很明显这被电击一样的感觉就是这鬼东西搞的!



  渗入身子里的电流甚至还给她受伤的灵脉带来了刺激,她虽然还站着,却早已面如白纸,额头处还布满了细汗。



  温瑞哪怕在和那群人交手也时刻关注着楚云那里的动静,他终究是小瞧了以奇怪机关法器闻名的神机阁,就这样被他们钻了个空。尤其在见到楚云脸色的变化后,他便知道那器具里还有机关。



  对现在的他来说,楚云就是他的逆鳞。



  这群人想对他做出什么事情他都能配他们玩一玩,可他们碰了楚云,是他无法忍受的了。



  于是原本还在使劲浑身解数对付温瑞的神机阁弟子们就发现他眼神变了,变得恐怖许多,就这样被他看着都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神机阁的弟子们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见温瑞就要发飙,立马就抓起楚云和依依。



  “她们身上可是挂着我们神机阁的千机锁,你若敢对我们动手,这两个小姑娘的性命我可不敢保证。”顿了顿,那大弟子又补充:“你信不信,只需一个念头,我就能让她们遭到剥皮抽筋之苦?!”



  温瑞眼里的目光变得更加冷漠了,不过是一个剑气就让好几名弟子手中的低阶武器喀嚓一声断裂。



  不过,他倒是真的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



  神机阁的千机锁,温瑞当然听过。



  这对神机阁的人来说可是保命威胁敌人的好东西,是他们门派所研究出来的独门法器。这东西长得非常娇小,威力速度却非常惊人。而且千机锁的制作材料可不普通,非一般术法武器可破。



  饶是他碰到了这东西,都得头疼一阵子。



  心里纵然再怨愤,他也不能拿楚云开玩笑。



  他面带怒意地瞪着神机阁的弟子,心里正盘算着要用什么方法救走楚云的时候,客栈对面那栋楼的房顶上突然传来了说话声。



  “你们神机阁堂堂一个三等宗门,处事作风便是如此?”那人一开口语气就带着满满的嘲讽,而且还是冲着神机阁去的,叫温瑞忍不住多看了那人一眼。



  站在房顶上的是一名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子,他的长相倒也是挺帅气,一副风流倜傥纨绔公子的模样。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锦衣,外表瞧着只有二十几岁左右,不过温瑞觉得以他修为来看,实际年龄少说也有好几百岁了。



  对方目光落在神机阁弟子身上,满是讽刺与不屑,显然与神机阁的人不对盘。



  神机阁的弟子们似乎认识对方,并没有询问他的来历与身份,反而怒道:“这是我们自己宗门内务事件,就不劳烦你一个外人插手!”



  “哦?”那人眉头一挑,嘴边也扬起了一抹挑衅的笑容:“我偏要管,又如何?”



  语落,他轻功一跃就来到了神机阁弟子们的面前。



  “也不知这几人是做了什么事,值得你们这么大阵仗都要把人捉走?余道友不如分享分享,这样我也好评理。”他这话说得特别响亮,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要让周围人听见的。



  楚云脑子还在晕乎乎的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道陌生的说话声,抬头见到神机阁人正和一名穿着整齐的男子对峙,脑子里顿时冒出好几个问号。



  这人……是谁?看样子,好像是来帮他们的?



  神机阁能说吗?当然不能。



  依依的事情也罢,温瑞和楚云……他们主要是冲着神珠去的,怎么可能说出口?神珠的事情虽然在各大势力间有流传,但并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拥有过神珠。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他们才有更大的几率把神珠寻回。



  最叫人感到可恨的是神珠本来已经接近聚气结束的状态了,偏偏就被郭远樹给偷走如今下落不明,宗主这几日施加的压力可是特别大。



  温瑞趁着他们在对峙来到了楚云和依依的身边,正欲动手替她们二人解开身上的千机锁,却被神机阁的人发现。



  那拥有千机锁的大弟子立即又对楚云和依依启动了机关攻击,温瑞扶住了楚云,看着那名大弟子的眼神几乎是在看着一个死人。对方在他眼里,已经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身着藏青色衣裳的男子眉头皱了皱,语气颇为不满道:“随意对人动手,还是两名弱女子,你们神机阁行事作风也未免太卑鄙了一些。”



  他这话周围围观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难免议论纷纷。



  只是这明安城本来就是神机阁所属之城,他们自然不会在意被议论。这些人说得再多也不可能对他们做出反抗,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神机阁的大弟子面色一冷,也不打算再和眼前之人纠缠下去。



  “林钰轩!你别仗着有墨香宗在背后给你当依靠就欺人太甚!”



  楚云闻言,抬头与温瑞对视了一眼。



  这下可好,不久前还在被他们讨论的两大宗门这会儿齐齐出现了。



  被唤为林钰轩的男子弯着眼睛笑得很不屑:“我这叫欺人太甚,那你们利用女人来威胁人又算是什么?”



  正当双方对峙时,底下围观群众突然让开了一条通道,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走来。



  其中一名看着约莫五十几岁的男人摸了摸下巴处的胡子,抬头问道:“钰轩,你这是在做什么?”



  藏青色衣服的男子这才从客栈高楼跳下,毕恭毕敬地朝那男人行了个礼后回道:“师父,弟子只是碰巧见到神机阁的人利用机关宝器欺压别人,便顺道出手相助。”



  那男人眼睛微微一眯:“哦?原来是神机阁在利用权势欺压人么?我瞧瞧,竟然还是两名弱女子。”



  楚云听对方的说话语气,觉得他们与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倒不如说更像是和神机阁的人有过节。



  从刚才那名叫做林钰轩的男子和神机阁弟子的对话来听,底下那一群人应该就是墨香宗的人马了。显然,神机阁和墨香宗不对盘呢。



  神机阁的那名大弟子只得在心里直叹倒霉。



  今日本来是出个门想要替洛韵姑娘把依依给抓回去,结果遇到了两个碍事的不说,好不容易把人给制住了偏偏又跑出一个好事的林钰轩。



  这也罢,没想到林钰轩后边还跟着个墨香宗!他师父凌威还是墨香宗的大长老,岂是这么好打发的?



  “这是我们神机阁的门内事,那姑娘是我们宗里的人,趁着我们不注意逃跑了,我们现在正想把人抓回来!那两个人是她的同党,我们定是要带回去审问一番的。”神机阁的大弟子面色不太好地说道。



  “哦?我倒是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值得你们花费这么多人力都要寻回。”林钰轩说着又回到了楚云几人的身边。



  他的目光在楚云几人身上轻轻扫过,不带任何情绪。



  却是在下一刻,他手里突然多出一支黑得发亮的笔。



  那支笔在他掌心内飞速转了几圈,不给神机阁弟子反应的时间,他就握着那支笔朝捆住她和依依的千机锁打入了一个印纹。



  她们身上的束缚依然在,但楚云感觉到里头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限制住了。



  是那个会给她们身子里传送电流的机关!



  楚云反应也不慢,她飞快掏出几颗黑青色的药丹夹在指尖,在神机阁的弟子们准备出手前朝他们投了过去,炸出了一片火云。



  等那些弟子匆匆忙忙扑散了火云时,温瑞和长啸早就带着楚云及依依逃走了。



  此时墨香宗的那名长老也来到了神机阁弟子们的面前,那大弟子对林钰轩帮助外人的做法感到非常愤怒。



  他恨恨地盯着他们,最后也不管了,咬牙低声朝林钰轩的师父说:“你若还想要找到神器,就别打扰我们抓人!”说完,他就带着神机阁一众弟子追了上去。



  林钰轩和他师父听到神机阁弟子的这一句话皆是一愣,方才还大义凛然的老者脸色突然变了变,眼神也暗沉许多。



  半响,他才道:“钰轩,我们赶紧跟上去!”



  林钰轩顿了顿,才作揖回了一声:“是。”



  温瑞几人虽是成功逃了出来,但楚云和依依身上那铁链子却还没能解开。



  这材质,除非神机阁的人愿意松开,否则没有灵君出手根本就砍不断。



  也不知神机阁的人又施了什么术法,楚云和依依虽然不会再受到电击,但那捆住她们的链子却越捆越紧了。



  神机阁的人很快就利用那千机锁追上了温瑞他们。



  这一次,包围住他们的除了神机阁的弟子之外,还有墨香宗的人。



  楚云也是有些懵。



  这世界还真是说变就变啊,前一刻还在帮助自己的下一刻就叛变了。



  林钰轩站在他师父身边,比起刚才那非常多话的样子,现在的他沉默不语,连头都不怎么抬起。



  他师父走到楚云几人面前,居高临下地询问:“神珠在谁的手上?”



  真是简单粗暴,可楚云只想翻白眼。



  神机阁的人就算了,她以为这墨香宗还是个有点脑子的,没想到一听到关于神器的事情就犯糊涂了?



  “我们没有神珠!”她咬牙回道,千机锁是越缠越紧了,她现在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



  温瑞手里的剑传来了一阵鸣声,她侧过头,发现他眼底的怒意果然几近爆发状态。



  刚才是因为担心楚云他们被千机锁的电流给伤着他才没有直接出手,现在托了林钰轩的福那机关暂时被封住了,他只需要出手把那大弟子弄死就行了。



  他确实这么做了。



  那刀光剑影叫墨香宗的长老也忍不住一惊,若非他闪躲得够快恐怕早已被牵连,这让他更加不敢小看楚云他们了。



  温瑞本来就处于爆发边缘,眼下离开了明安城,在野外没有什么束缚,直接大招就把神机阁一群弟子杀光,一个都没留下。



  他出手速度快,可是基本都没有让他们马上死去,而是用了一些怪异的术法让他们身子遭受着被啃噬的疼痛,让他们在痛苦中死亡。



  他素来属于十倍奉还之人,刚才这群人对楚云做出了那般可恶的事,他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死去?



  花费了一些时间解决了神机阁,温瑞并没有把剑收起,而是侧过身视线冰冷地看着墨香宗的人。



  他们的人数比神机阁的要多出了几倍,而且都是精英弟子,境界各个在灵韵和神武左右,几乎都是首席大弟子的人物。



  这群人可没有神机阁的好对付,尤其是林钰轩的师父。



  他面容看着虽然像是挺和蔼的样子,可温瑞却看得出来他城府很深,他甚至无法透过他眼神看出来什么东西,这样的人一般都很危险。



  “身手不错。”片刻后,林钰轩的师父赞扬道,做出的事情却和他说的话相反。



  他手指微微一屈,将林钰轩方才打在千机锁上的封印给抽出。



  楚云才刚喘了口气,结果身上灵脉再度传来了被电击的感觉,疼得她差点就叫了出来。



  温瑞察觉到了楚云的身子变化,看向那名老者的眼神又更加晦暗了几分。



  他明明已经把神机阁的弟子给杀死,可这老家伙不过是解开了封印就能控制千机锁,果真修为不浅。



  在他思索的这一个功夫,他们周围突然被黑金色的东西给圈了起来。



  这并不是扇流之中的阵法,倒是笔流之术的一种封印之术,被封在里面的人不仅法术力量会减半,而且还无法离开那个圈。



  温瑞并不是没有办法破阵,只是眼下他还不想打草惊蛇,便没有做出反抗。



  最要紧的是,这种阵法虽然出自笔流之术,但他还是察觉到了与一般的圈圈不同。



  也许因为他还修炼了血幽冥法的缘故,一般人也许无法察觉,他却能感觉到这圈里头带着一股邪术。



  “钰轩,把他们带回墨香宗。”



  林钰轩看了楚云他们一眼,虽然面色未变,却是问道:“师父,您确定神机阁弟子所言属实?”



  凌威道:“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神器事关我墨香宗未来,就算他们真不知神珠下落,我也能留下他们在宗里为我办点事儿。”



  林钰轩之后不再说话,只施展了一种术法将他们的双手捆起,并且限制了他们灵气流动,然后按照吩咐把他们带回了墨香宗。



  墨香宗和神机阁其实差得不远。墨香宗底下虽然有超过一座大城,但他们大本营所属之地就在明安城的隔壁。要说的话,两座城之间大概就只隔了一条大道吧。



  他们被带回墨香宗之后并没有马上进行审问,而是被收押到专门关押修士的地牢。



  这样的地牢楚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也不是第一次进来,这让她忍不住回忆起当初和宫凌羽被关在一起的时候。



  嗯,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温瑞其实就是萧子尘呢,他还每日披着萧子尘的皮囊来看她。



  温瑞在地牢里转了一圈,然后就回到楚云身边,开始钻研千机锁,想着要用什么办法解开这鬼东西。



  至于地牢的禁制……这点儿禁制根本就困不住他,他若想随时都可以离开。只是离开之前,为了再次发生像刚才那样的事,他觉得还是先解决楚云和依依身上的千机锁比较好。



  楚云看着温瑞也没有去打扰他,但又忍不住担心起与他们隔开的长啸。



  “师兄,长……我是说小白不会有事吧?”没想到一直没怎么被关注的长啸在一日内就被两个宗门给相中了,林钰轩的师父觉得长啸看着很不凡,说要抓回去好好培养,成为宗门的守护兽。



  温瑞依然低头研究着千机锁,不过还是回答了楚云:“它若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要它还有何用。”



  楚云无奈地看着温瑞,只能说他对自己亲手铸造的神兽太有信心了。



  “说来,他们明天就要对我们进行审问了,师兄你想好要怎么办了吗?”其实对于审问的供词她是没什么好想的,毕竟神珠真的不在他们身上。就是怕他们不信,到时候严刑逼供之类的……



  “若能在那之前解开你身上的千机锁,一切就好办了。”温瑞说道,双眼微弯,笑得就像一只狡诈的狐狸。



  依依见他们两个感情那么好,忍不住笑了笑,又想起了自己的哥哥。



  其实她觉得挺抱歉的,若不是为了救她,楚云和她师兄也不会遇上这些麻烦事。



  想着,她吃力地从储物器里拿出普通的笔和纸,认真地给楚云和萧子尘道歉。



  楚云忙道:“没事儿,你也是受害者,我们不会怪你。其实严格说来,我和师兄还应该感谢你呢。”说完,她朝一脸疑惑的依依笑了笑,没有继续多说。



  她这话不是随便说的,毕竟正是因为他们遇上依依,才能得到关于书离神珠的消息。也是托了依依的服,他们才知道神机阁和墨香宗的目的。



  另一边,温瑞还在研究着千机锁。



  这千机锁的设置是复杂了点,可是若能让他窥探到内部情况,他搞不好就知道要如何解了。



  说到底什么机关,其实也是用了术法和禁制层层配合堆积上来,这也就是为何凌威也能催动千机锁。如果他能够知道里面的禁制与术法是什么样的摆阵,他搞不好能够解开。



  然而他现在并没有能力直接破开这千机锁的外层,那要怎么做才能窥探到内部,并且从里面破开千机锁的机关?



  温瑞只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几息的时间。



  要说窥视这一工作,交给御风来办再妥当不过了。



  为了不让依依发现什么端倪,他只能动用与神器之间的联系来催动御风,与他术法力量连接,总算成功看到了千机锁里头的情况。



  一切与他想象的差不多,果真用了好多禁制与术法交错配合制成。就是里面的构造比他想的要复杂许多,解起来需要一些时间。



  除此之外,一点儿也不难。



  温瑞笑着,在御风的帮忙下一层一层地破解着千机锁里面的机关。



  夜深——



  在所有人都开始歇息的时候,楚云他们的牢房前却迎来了一个人。



  对方依然穿着那一身好看的藏青色锦衣,手里还提着一只看起来有些无辜的‘小白虎’,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们三个。



  楚云眨了眨眼睛,心想这不是白天见到的林钰轩吗?



  其实楚云对他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至少他出手救过他们。



  不过,他在这个时候,提着小长啸出现在他们的牢房前是为什么?难道是小长啸太想念他们了,吵嚷着人家带它过来看看他们?



  想想好像不太可能……



  原本闭着眼睛神识微微抽离,像是在专注着做什么东西温瑞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林钰轩的时候眼里滑过了一抹不明的笑意。



  倒是依依看起来有些激动,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林钰轩,嘴里轻声‘啊啊’地叫着,愣是没法说出话来。



  林钰轩看着她眉头皱了一下,楚云原本还以为他是在嫌弃依依,没想到他张口就问:“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神机阁的人干的好事?”



  楚云闻言又是一愣。



  这剧本怎么好像不太对?而且听林钰轩这话的意思,除了带着关心之外……好像还有点表示他俩之前认识?



  林钰轩见依依低下头不说话,抿了抿嘴也不再说什么,转头朝楚云和温瑞就道:“我是来带你们离开的。”



  楚云:“……”



  这话说得真直白!完全没有任何铺垫,就这样说出来了!



  她忍不住朝牢房前面看了一眼,结果还没看清外边有没有站着守卫就听见林钰轩说:“他们都被我支开了。”



  楚云:“……”



  直到林钰轩干脆地打开了地牢的门,她都还没能反应过来。



  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切好像太顺利了一点?真的不是阴谋?



  林钰轩随手就把小长啸抛到她怀里,他站在原地盯着她和依依身上的千机锁看了一眼,皱眉道:“要带你们离开倒不是问题,麻烦的是你们身上这东西。凌威那老头子懂得控制它,若被他逮着用了术法,到时候肯定还要被抓回来。”



  楚云再度陷入了沉默。



  没想到这个叫林钰轩的男子白天还恭恭敬敬地称呼凌威一声师父,现在就直接喊人家老头子了?



  想了想,她还是没忍住问:“他不是你师父吗?你不是墨香宗的人?为什么你要救我们?”



  林钰轩翻了个白眼:“师父?我没有这样的师父。”说着他冷笑了一声,“这墨香宗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凌威更加不是。我坦白告诉你,他会收我为徒将我养大,也不过是为了日后能够利用我来增强自己的修为罢。说好听点是养徒弟,直白点说就是在养养料。”



  楚云:“……”确实很直白。



  “我早就想离开了,正好碰到你们被抓。我救你们也非完全没有目的,我瞧你身旁那位公子身手挺不错,如果只有我自己一人逃跑指不定会轻易被抓回来,可若跟着你们也许就不一样了。”林钰轩说着还扬了扬下巴,“如何?你们到底走不走?”



  楚云纠结地看了温瑞一眼,但他除了在林钰轩来的时候睁了一下眼睛,又闭上眼睛忙活儿了。



  她记得温瑞刚才和她提过想调查一下凌威的事情,可是现在逃跑的机会千载难逢……



  林钰轩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哎,这决定很难做吗?女人就是麻烦,想个问题都那么纠结。”



  依依乖乖待在旁边没有出声,只等着楚云做决定。不过很明显,她是很想离开的。



  温瑞正好在这个时候恢复了神识。



  他站起身子随意扫了扫身上的尘土,朝望向自己的林钰轩微微一笑后道:“自然是要走的。”



  林钰轩点了点头,脸色总算是好看了点:“既然要走就趁现在,迟点那些看守恐怕就要识破的骗局回来了。”说着,他不小心瞄到了千机锁,眉头又皱了起来。



  “就是这两个女人身上的东西有点麻烦,若能早点解决了更好。”说是这么说,但他也知道千机锁这个神机阁引以为傲的机关法器,哪是说想破就能破的?



  温瑞笑了笑:“千机锁吗?没事,我已经搞定了。”



  林钰轩双眼微睁看着他,显然有些惊讶也有些怀疑。



  温瑞也没有多解释,伸出手指在楚云身上的链子处勾了勾。只见刚才还紧紧困着楚云和依依的铁链子竟然就这样松了开来,然后哗啦一声全落在了地上,那方形一样的铁盒子也像是散架的模型散了开来。



  林钰轩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看着温瑞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他看着千机锁现在的样子,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术法的灵气,也大概猜出了原因。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将传说中复杂至极的千机锁禁制和术法解开的人,他估计其实这几个人就算没有他来搭救,恐怕也能安全离开这地牢。



  心情莫名有点不爽。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