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46 八荒迷局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无限先知
  林钰轩心里哀怨归哀怨,但还是不拖延时间,很利落地把他们三个人给带了出去。



  直到安全离开墨香宗的范围,楚云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林钰轩毫无疑问对墨香宗的格局是十分熟悉,带着他们所经之路完全都避开了宗里的弟子。就算遇见了,他只需让他们藏好,他自个儿随意几句话就把他们给打发了。



  完!全!没!有!人!怀!疑!



  她只能感叹,这林钰轩在墨香宗里应该是个核心人物,哪怕不是长老也肯定是首席大弟子那种身份。可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想要逃跑?即使他说了是因为自家师父的原因,她还是想对这个说法有所保留。



  反正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她暂时还没办法对林钰轩达到十成的信任。



  依依与她却是相反,也不晓得他们两个之前是怎么认识,依依对林钰轩的信任度可说是百分之二百。她根本不需要说话好吗?光是从她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就能看出来她对林钰轩有多崇拜了!



  四个人就这样趁夜离开了墨香宗,直到离开他们所处的那座大城都尚未引起任何动静,他们却是不敢松懈。



  温瑞虽然想调查凌威身上的神秘邪术,但也不好拿楚云的性命来开玩笑,所以就召唤出了青鹫把他们载走。



  依依和林钰轩都是没有收服过灵兽的修士,见到温瑞有这么大只的青鹫鸟时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他们倒也没有露出什么嫉恨的表情来,顶多就是有些羡慕。



  温瑞带着楚云乘到青鹫鸟背上,林钰轩和依依接下来如何他并没有兴趣搭理,只让楚云拿出了地图:“挑一个地方。”



  楚云自然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是打算继续寻药。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有点儿讲究了,毕竟他们刚招惹了神机阁和墨香宗的人,肯定是不能离现在这个地域太近。可是这两大宗门又与神珠有关系,若跑得太远怕消息滞后啊……



  她盯着地图思索了片刻,指向灵武之域外面的其中一个地方说:“不如去这儿?”



  她指的地方也不是随便选的,正好也是他们搜索地域范围唯一一个在灵武之域外的‘景点’。这地方叫做长虹之境,而且很巧的就位于竹倾国境内。



  竹倾国正是竹渊和竹惜兄妹俩出生的地方,听说竹渊的爹还认识温瑞呢,他们如果过去还可以顺道去拜访拜访。竹倾国属于大国,神器消息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去那里定然也能得到神器消息。它虽不属于灵武之域的一份子,不过里头的修士也不少,尤其还是一个拥有许多顶尖炼丹师的国家,算起来与灵武之域各大宗门都有一些接触,神机阁和墨香宗再没眼色也不会不给竹倾国面子。



  重点是顺路!



  温瑞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办。”



  林钰轩半闭着眼睛盘坐着,只是距离如此接近,还是无可避免地知道了他们之间讨论的事情。



  他用着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你们这是出门云游?”



  楚云想了想回答:“算是吧。”



  林钰轩虽然无法理解,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道:“那我和依依得跟着你们?”



  不得不说,这家伙说话真是特直接。要不是他在墨香宗里地位高,肯定很容易得罪人被人欺负。



  楚云心里这么想,但还是认真和温瑞讨论了一下依依和林钰轩的事。



  如果真要安排一个安全之处给他们两个人,温瑞肯定有办法。



  他却在沉吟片刻后似笑非笑地回答:“没错。”



  楚云没想到他会愿意带着他们两个人上路,一时间也有些怔愣。



  毕竟,她师兄可是最会嫌麻烦的人啊。



  林钰轩撇了撇嘴:“这样挺好,只是……你们不打算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他们现在可是在被追杀中。



  他在墨香宗待了那么多年,多少对他师父凌威也有一些了解。养了那么多年准备在不久后掏丹修炼的徒弟就这样跑了,他肯定不会这般作罢。



  楚云看了温瑞一眼,犹豫半天后还是说了句:“我们在寻药。”



  林钰轩不再说话了,气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楚云还真有点不习惯。



  想了想,她便问:“话说回来,不如你给我们说说神机阁和墨香宗的事情?这两个门派怎么吵起来的?”



  林钰轩双手抱胸,挪了挪位置后用着有些冷淡的语气说:“说到底也是为了神器。”



  嗯,这个答案在她预料之中。



  林钰轩解释道:“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神机阁曾经获得书离神珠的事。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神机阁是与墨香宗合作寻找神珠来着。只是神机阁的人后来叛变,最后被凌威查出他们早已获得神珠并私自聚气好一段时间了,就正式和他们翻脸。墨香宗一直放不下神珠之事,也不甘愿神珠就这样被神机阁霸占,就打算再争取。”



  “墨香宗的人这一次到明安城就是想要与神机阁再讨论一番神珠的事。这协议若无法达成,凌威怕是就要直接来阴的了。你别瞧凌威这一次只带了几十个精英弟子,其实明安城早就落入了墨香宗的监视,若真的开打,恐怕会直接把整座城毁掉。”说着,他又看了她和温瑞一眼:“说来,此番还是多亏了你们二人的闹事,城里人才没被无辜殃及。”



  楚云有点惊讶,没想到凌威那看起来充满威信挺正义的一个人背地里竟然早已有这样的计划。



  “可是我们也无法保证墨香宗会不会再次对神机阁下手。”她说道。



  说到这里,林钰轩的眉头就皱了一下。



  “短期内应该不会。”他说道,“神机阁里最近的气氛有些怪异,我不知该怎么形容,反正就是不太对劲。我听说里头来了个神秘的女子,据说术法邪门又高强,现在神机阁上上下下几乎都听她的。”



  依依突然发出了啊啊声,还不停地点头,像是非常赞同林钰轩的话。



  “那个女人是不是叫洛韵?”楚云从依依那里听来的故事里也提到了她,果然神机阁人态度的变化与她有关系。



  林钰轩头歪了歪:“不清楚。怎么,是她告诉你的?”



  他的眼神落到依依身上,显然口中的‘她’就是依依。



  楚云还在犹豫,依依就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



  ……算了,她犹豫啥呢?依依简直就是林钰轩的迷妹,她竟然还担心她想不想隐瞒。



  林钰轩见她现在这副不能说话的样子,眉头忍不住又是一皱。



  “你这个模样,也是她的手笔吧?”他嗤笑了一声,表情特别嘲讽:“这女人是不是有病?明明都拥有整个宗门的掌控权了,竟然还找个无关紧要的小姑娘下手。”



  经林钰轩这么一提,楚云才觉得有些奇怪。



  确实就像林钰轩说的那样,依依不管是气势还是资质上来看都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修士,若要说她长得好看那肯定也比不过迷住了整个神机阁,仿佛女神般存在的洛韵。



  既然如此,洛韵为什么还千方百计地想要欺负她呢?这也就罢了,竟然还特意差人过来把她抓回去,这就有点不对劲了啊?



  “师兄,你听过洛韵这一号人物吗?她是不是魔域来的人?”她的手段让她忍不住想到魔域那些魔道修士的阴狠诡异。



  “倒是不曾听过。”温瑞安静地听了那么久的话,原本还有点纳闷楚云心思不在他身上,现在她终于回过头来问自己问题,他脸上的表情才柔和了几分。



  楚云有些失望:“连师兄你都不知道吗?”这也就表示这个女人有点危险啊。



  温瑞抱着她安抚了一会儿后才说出自己的看法:“虽然没有听过,但我觉得她应该不是魔域的人。”



  林钰轩也挺关心这个问题的,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道:“此话怎讲?”



  “先不说一个魔域来的人自身的魔气很难隐藏在修士之前,就算真瞒得过神机阁所有人,我应该也有所察觉才是。只是这一路走来,遇上那些神机阁的弟子,我并没有察觉到他们身上有沾染过任何魔气或是被下了魔咒,所以对方是从魔域来的几率很低。”



  林钰轩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口气那么大,敢笃定自己肯定察觉得到魔道修士的魔气。这不能怪他多想,只是萧子尘一看境界就还没到达炼武君的程度,洛韵的境界若是比他要高,气息肯定藏得住。



  想归想,他还是没有正面指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只问:“那她为何要盯着依依不放?”



  见林钰轩如此关心依依,楚云忍不住就对他俩的关系来了点兴致:“话说回来,你和依依是怎么认识的?”



  林钰轩愣了一下,然后有些骄傲地扬起下巴回答:“真要说的话,我还是她笔流术法修炼上的师父呢。”



  依依同意般地点了点头。



  “师父?”楚云对这个答案感到有些意外。



  林钰轩应了一声,抬手在依依头上拍了几下才说:“我也是偶然在外边与她相遇,那会儿她还只是个入门灵术师,花了许多时间都没能成功达到初悟,根本就无法真正施展笔流术法。她当时和她哥哥失散了吧,我就和她待了几日,顺道稍微为她指导了一些修炼事项,倒无意帮她突破卡了十几年的瓶颈。”



  “原来是这样。”哇,没想到依依竟然也不小了,当初见面的时候她本来还想让人喊她一声姐姐亲切点呢,幸好她没这么做……



  温瑞无声一笑,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敲了敲,显然看出她内心的窘迫。



  “之后她哥哥远樹知道了我,明安城与墨香宗之城也只隔了百里大道的距离,所以他们兄妹二人偶尔也会约我出来与他们探讨一下笔流术法。除此之外,也会一起玩一玩吧。”林钰轩继续道。



  楚云觉得自己又对林钰轩有了新的印象。



  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那种很倨傲的人,就是那种高傲的世家公子老是看不起人还特别嚣张的那种。不过现在和他接触了,却发现他只是一个非常直性子且特别善良的人,就是脾气可能不太好。



  提到依依的哥哥远樹,林钰轩眼底闪过了一抹恨意。



  “神机阁那群可恨的家伙,竟然把相处多年的同伴生生折磨至死,难怪远樹宁可把神珠偷走都不愿意让他们得到神器。书离要是真落到神机阁手中,大陆恐怕得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楚云默默点头附和,还感慨道:“可是听你这么说,那位叫做远樹的男子也是挺厉害的,竟然有办法从神机阁众人手里偷走神珠。”



  “那当然,好歹也是我教出来的学生。”林钰轩表情有些自豪,然后才补充:“其实也亏他运气好,碰巧被选为为神珠聚集灵力的人员之一,才方便了他行事。”



  “原来如此。”说着,楚云无奈地托了托腮:“不过他究竟把神珠藏到哪儿了呢?神机阁的人也是胡来,竟然随便逮着个人就说神珠在我们手里。更可怕的是,墨香宗的人也信了!”



  林钰轩盯着她看了几眼,突然皱起眉头摆手说:“扯远了,我们不是在谈那个姓洛的女人和依依的事情吗?”说着,他又瞅向温瑞:“所以,你对依依和那个女人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温瑞目光意味不明地打量了依依片刻:“我倒是有个想法,但得先证实我的猜测是否正确。”



  语落他就闭上了眼睛,似乎抽出神识调查了一下依依身子的情况。



  他的调查非常迅速,很快就睁开了眼睛。从他有些异色的眼神来看,他应该是成功发现了什么。



  “师兄,结果如何?”楚云被他这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给勾起了好奇心。



  “果然没错,那名女子确实看上了依依身上的某个东西。”温瑞说道。



  楚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他等他解释。



  他笑了笑,接着道:“我方才查了一下依依的身子内部情况,发现她的丹田处与常人有些不同。”



  依依眨了眨眼睛一脸惊讶。



  她平时自己修炼的时候也会用神识查看自己身子的情况,灵脉内丹什么的没少看过,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内丹还和常人不同呢?



  温瑞看出了她脸上的疑惑,便解释道:“当然,这不同之处并非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或许你自己也不知道,你内丹深处还有一颗非常小的墨色珠子。若我没看错,里面那颗珠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琉墨丹。”



  闻言,林钰轩的面色微微一变:“竟是琉墨丹?”顿了顿,他又皱眉说:“倘若依依体内真有琉墨丹,怎么可能在修炼上还会如此辛苦?”



  温瑞勾了勾嘴角,笑得一脸神秘:“这就是洛韵一直针对她的原因所在。”



  “我方才查了一下,依依姑娘的内丹说来也还不算是完整的丹,力量不足是自然。不过那深处的琉墨丹并没有它应该呈现的晶莹剔透,而是被一层浑浊之气覆盖,导致了依依姑娘在修炼方面比别人要来得弱。这并非她资质问题,而是受到琉墨丹被封闭所带来的影响。”



  楚云看了看笑得跟狐狸似的的温瑞又看了看眉头几乎皱成‘川’字的林钰轩,心里却有一个很大的疑问。



  ——琉墨丹是什么东西?



  温瑞的手在她腰处吃豆腐般地轻捏了一下,拉回她注意力后解释道:“琉墨丹是一种先天存在于修士体内的东西,是个宝。拥有琉墨丹的一般都是灵术师,且主武器必为笔。那琉墨丹虽小,里面却是蕴藏着极其强大的墨意力量,并且这种力量还会随着修士的修为而增长。可想而知,体内有琉墨丹的修士在笔流术法上会有多强大的造诣。”



  “体内自带琉墨丹的修士非常稀少,启书然便是其中之一。”



  “启书然体内也有一颗?!”楚云很是惊讶,但想想好像又很合理。



  难怪启书然的笔流术法那么强大……



  温瑞应了一声,又道:“不过启书然没依依姑娘那么倒霉,他的琉墨丹生来非常完美,倒是没有被任何奇怪的浑浊之气包围。”



  林钰轩安静了片刻,问:“这和那女人要欺负依依有什么关系?”



  温瑞轻轻挑眉:“琉墨丹可是一个好东西,若强行吞噬的话不仅能够增强自身灵术,尤其还能大大提升笔流术法的力量。前提是,这颗琉墨丹必须在完美的状态。”



  “依依姑娘现今的情况显然是还未激发她的琉墨丹力量,那么这颗琉墨丹便如同一颗死丹,就算到手了也没意义。我曾听闻琉墨丹的事迹,据说要让琉墨丹苏醒,便得要修士在极致的情况下爆发自身力量。若要达到这种情况,首先就得对那名修士施展一切压力,让他感到极度压抑愤恨,非常想要变强反抗。这估计,是那名女子不停针对依依的目的吧。”



  楚云听得呆了,没想到那个叫做洛韵的女人心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打算。



  依依听得一惊一乍的,显然也有些惊愕。



  林钰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瞧那样子简直恨不得冲回去找人家算账。



  当然,他并没有真的这么做。



  楚云沉思了一会儿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得好好把依依保护起来,千万不能让那女人得手。”



  “这不用你说我也一定会做到。”林钰轩握紧了拳头恨恨道。



  青鹫鸟扑扇着翅膀朝竹倾国的方向前进,才过了没多久他们已经快来到灵武之域的边界线了。只要过了那里的传送阵,他们就离开灵武之域了。



  只是在抵达传送阵之前,温瑞突然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嘴边的笑容变得有些瘆人。



  楚云原本躺在他怀里昏昏欲睡,是察觉到他的气息变得不太对劲才抬起头,反而被他面上的神情给吓着了。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她心里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温瑞很淡定地回答:“中埋伏了。”



  一旁打坐的林钰轩闻言猛地睁开了眼睛:“什么?”



  温瑞轻叹了一声,目光有些冷冽:“只怪我太不小心。”



  他这话刚说完,半空中突然闪过了诡异的光彩,就像是一张非常巨大的网,将他们几人给包围了起来。



  青鹫鸟不知突然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影响,双目变得赤红,也不继续往前飞行,反而在原地不停打转挣扎,显然非常痛苦。



  因为察觉到灵兽身子和精神上的变化,它被卷轴强行召唤回去了。



  他们四个人外加一只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小长啸就这样毫无预警地从高空处坠落。



  温瑞伸手本想抓住她,只是俩人的手在触碰到对方之前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弹开,旋即齐齐坠入了云雾之中。



  楚云预想中被摔得粉身碎骨痛不欲生的感觉并没有传来,她确实是被摔到了地面上,不过也只是屁股开花而已,并没有很严重。



  身下传来了一股冰凉透骨的感觉,周围也不断能感受到异常寒冷的气息,叫她忍不住睁开眼睛打探周围的情况。



  入眼的,是无数的寒冰。就连她现在坐着的地面也是由平滑剔透的冰面制成,周围不论是高山还是大树甚至河川,无一不是冰制的。



  她愣了一下,心道:“我记得青鹫刚才飞过的地方,底下是一片草原啊?”怎么摔下来就变成了冰寒之地?



  周围早已不见温瑞、林钰轩和依依的身影。幸好她掉下来之前紧紧把长啸给抱在了怀里,她现在才不至于一个人。小长啸被这寒气惹得抖了抖,忍不住又往她怀里缩了缩,嘴里还发出哀怨的‘嗷嗷’声。



  长啸: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嘛!冻死本神兽了!



  楚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是她在尝试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就撞上了什么东西。



  那就像是一道看不见的空气墙,在被她撞上的时候有一瞬间闪过了一道铁壁的样子,但是又恢复了透明。只是因为她的触碰,周围上上下下倒是多出了很多奇怪的文字。



  与其说是文字,那些看起来更像是禁制术法。



  再配合刚才她眼前一闪而过的铁壁,那种奇怪的设计,让她回忆起了之前捆住她和依依的千机锁。



  没想到神机阁那么快就追上来了。



  她又尝试在周围走了几下,终于摸索出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和东西了。



  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被困到了一个机关迷阵里。什么冰寒天地其实都只是背景,真正困住了他们的是那些看不见的墙壁。



  唉,这下子就有点头疼了啊。原本玩迷宫嘛,看得见墙壁都不见得能够成功走出来了,更别说现在这些墙还是透明的。



  在这一刻,她突然担心起温瑞来了。



  她师兄的方向感……可是很差的啊。



  楚云正担心着温瑞,她面前三尺不到的地方的地面突然冒出了一滩墨色的水渍。那滩黑水本来只有一个碗口的大小,可是却以很快的速度正在往四方扩散。她从墨渍里感受到了浓浓的灵力与危险,长啸也嗷嗷叫了几声提醒着她。



  她也来不及多想,转身抱着长啸就逃跑。



  首先,在看不清迷宫的情况下逃跑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没想到像那样的一滩墨水还不停地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对一个没有办法使用灵力的她来说简直就是个大危机啊!



  楚云在这冰寒之地极力逃跑的时候,温瑞也正在一个刮着暴风雪的雪地里陷入深深的纠结。



  他所处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雪地,连座雪山都没有,仿佛就是一个永远也走不完的地方。这里刮着暴风雪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青龙一魂主寒,他并不畏惧寒冷。



  只是,这里是一处迷宫,迷宫是他的死穴。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由神机阁非常出名的镇派宝器——神机,所发动的八荒迷局。



  所谓八荒,便以八个方向为主,即为东南西北四方以及东南、东北、西南和西北,总共八个地方。这八个地方都会有不一样的环境,首先有两处分别为冰天与雪地,这两处永远都是对立处。也就是说,假设他现在雪地的位置处于南方,那么冰天定然就在与南方相对的北方。除了这两个地方之外,还有炎火之陆、洪水之地、荒芜大陆、岩石迷地、流沙境地及沼泽毒林。



  他伸手碰了碰身旁看不见的透明墙壁,上面的禁制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几乎要填满整个空间,一般人看了恐怕只会觉得头昏脑涨,连路都看不清了。



  天上突然传来了雷鸣作响的声音,他目光一顿旋身一闪,躲开了一道从天上落下的墨意攻击。



  墨色的雷电攻势不断,越来越激烈,为这迷局又提升了一个难度。



  温瑞盯着那笔流的攻击术法,心里一阵冷笑。



  看来不仅是神机阁,连墨香宗也都追来了。看样子他们的动作还挺快,他算是小瞧他们了。



  这一次会中埋伏只能怪他不够细心,没想到这两个宗门里竟然有人能够动用空间的力量,将阵法隐藏在其中,让他近乎察觉不到八荒迷局的存在。虽然他最后发现了,可为时已晚。



  另一边的依依和林钰轩,他们两个人分别被投放到岩石迷地及炎火之陆。



  依依作为神机阁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八荒迷局,只觉得心里发憷,却也被滔天的笔墨攻击和机关逼出了几分怒意与坚决。



  她还没替她哥哥报仇,绝对不能被这八荒迷局逼死!



  至于林钰轩在见到笔流术法攻击的时候就知道墨香宗的人也追来了,毕竟多数为他们宗门独传秘法,在那里待了百年以上的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他就知道,凌威那老头子不会这般轻易放过他!



  如果是这样那倒还好,只怕他们……



  阵法外,神机阁和墨香宗的弟子于山峰处分成了两拨人马站着。大部分的弟子都在齐心协力专注控制着神机和使用术法对里面的人作攻击,剩下没有动手的几个人只是木讷地相互注视着对方人马。



  神机阁为首的是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只有一双美眸曝露在外。可即便仅露出这么一双眼睛,也足以惊艳许多人。恐怕一个回眸,都能叫万千男子心动并为她倾心。



  墨香宗则是以凌威为首。他双手交负在身后,一脸深沉地凝视着被一层迷雾笼罩着的八荒迷局。



  半响,他终于朝墨香宗下令道:“不管如何都要给我拿下林钰轩!活捉!”



  他这个徒弟是他许久以前拎回来教养的,主要相中了他资质好,就想着把他养到韶华期,然后掏出他内丹炼成药,这样他就能够突破他这几百年的瓶颈了。



  他一直都是把他这个徒弟往傲气骄纵方向培养,如此一来他心智单纯性子直就比较容易为他所控及哄骗。可没想到他终究是小看了他,他竟然看穿了自己的阴谋提前逃走!



  养了这么多年的药,他怎么可能就这样罢休?!



  他一直卡在了韶华后期久久无法突破,若不是如此他早就有能力击败墨香宗那老宗主,名正言顺地接管宗门。



  不过现在也没差,他暗地里几乎已经掌控了宗门内部的势力。只是力量谁不想要?他的目标可是成为灵尊,至少要拥有长达十万年的寿命,要成为这大陆上的强者,怎么可能甘心停留在这韶华境界?!



  “你确定神珠真的就在他们手中吗?”他冷冷地瞥了神机阁那位来历不明的女人一眼问道。



  这女人的修为可谓非常深厚,术法也是诡异强大,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让人臣服的邪魅气息。若非他私底下修炼的也是不正当的邪术,恐怕也会和神机阁的弟子一样轻易被她迷惑了心神。



  不过这女人幸好是个机智的,知道他不会如此轻易被迷惑也没有对他墨香宗的弟子下手,否则他就不会和她暂时结盟了。



  “非常肯定。”女人有些酥魅的声音响起,一字一字都像是在撩拨人的心弦。



  她漂亮的眼睛看了凌威一眼,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眼底勾人的笑意:“若我没猜错,那神珠应该就在您那宝贵徒弟的手中。”



  凌威听见她这话,心里不禁一愣。



  他并不怀疑这个女人所说的话,只是这个结果倒是有点出乎他预料。毕竟神机阁的人一开始说的是要捉那一男一女两个人,说他们可能和神珠有关系。郭远樹的事情他自然是有听说过的,见到他妹妹郭依依和那两个人在一起他便也是这么个想法,没想到这神秘女人现在却说神珠就在林钰轩手里?这是怎么回事?



  那女人并没有向凌威多做解释,而是朝神机阁的弟子们说:“你们也替我把依依给捉回来,想怎么对付她都行,只要不把人搞死就好。”顿了顿,她又诡笑着补充:“至于另两个人,随便你们怎么弄,只要能把人弄死怎么都好。”



  在这两位领头人的话语落下之后,剩余几名没有操控阵法和法术的弟子们就进入了八荒迷局之中,抓人去了。



  此时,楚云和长啸有些狼狈。



  墨意术法攻击不停地以各色诡异方式袭来,排除那些一滩滩的墨渍,一些法术长啸倒是可以帮忙应对。只是这迷阵,她觉得在里面继续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她和长啸已经在这里面走了好几个时辰了,然而她并没能成功离开迷宫,反而进入了一个新的环境。



  她现在所处的地方与刚才相比并没有好到哪儿。她从寒冰天地进入了脚下全是水的地方,这让她危机感越来越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机关阵法里还配合了笔墨之术,这里的水是黑色的。水位现在虽然只到她脚踝位置,但她可以感觉到水位正在慢慢上涨。



  而且黑色的水就表示看不清底下的路和东西,前一个寒冰天地她和长啸可是躲过了不少机关,有些还靠着师兄和令狐御给她的攻击弹与药丹才险险避开。只是这些东西到底有限,她可不能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这么想着,她忍不住伸手碰了碰挂满整个空间的橘金色禁制术法。



  流进色的流光在她碰上禁制的时候从她掌心流入她身子里,给她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晓得为什么,她从这些禁制之中感觉到了一种很远古悠久的气息。但很诡异的是,她竟然对这些气息有一种熟悉感。下意识的,她心念一动对着掌心下方的禁制弄了点东西,那禁制竟然就碎开来消失了。



  她成功破解了这个禁制?



  楚云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忍不住又放在另一个禁制上面。



  果然还是一样,几乎不需要多想,她脑里自然就冒出破解禁制的方法。



  她记得之前那个千机锁,也是师兄靠着破解禁制解开的?也就是说,只要把这里的禁制术法全都破解掉的话,就可以破阵离开了?



  只是……那么一个小小千机锁要破开禁制就需要花费那么多时间,这个迷阵一瞧就是如此之大,禁制肯定要比千机锁多好几百甚至几千倍,一个一个解开几乎不可能。



  她站在原地盯着禁制发了好久的呆,长啸在她旁边守着,有什么机关术法一触动或开始自行袭击它就用爪子全部拍拍拍回去。



  只是他们脚底下的黑水有点麻烦。里面时不时就会有东西冒出来攻击他们,这种看不到的实在麻烦。它身上的毛发都变得脏兮兮了,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地方啊~



  楚云盯着周围的禁制看了很久,突然想起温瑞和她介绍阵法时候说过的话。



  他说一般上阵法都会有一个阵眼,找到那个阵眼就可以直接破解阵法。虽然她现在处的地方是差不多像机关迷阵一样的东西,但到底还是一个阵,那肯定也有阵眼。



  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能够推测,只要找到那个如同‘阵眼’那般存在的禁制,是不是就可以破解这个迷阵?



  猜测是有了没错,可是看着周围那些几乎一模一样的禁制,她突然有点担心能不能找到那个所谓的‘阵眼’。别的不说,光是要走这个迷宫就够头疼了啊。



  她扶了扶额,脚下的黑水里忽然窜出了几条铁链一样的东西将她抓住。



  这东西让她想起千机锁那不好的回忆。长啸伸出爪子抓了几下没能抓断,这时候还有两道术法同时从左右两边袭来。长啸只得一跃,爪子抓出一阵爪刃后反身尾巴又是在空中一甩,甩出了个风刃。



  两面攻击与长啸的相撞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楚云却感觉到这铁链子在慢慢把她往下拉去。



  与此同时,强上的禁制亮光一闪冒出了圆圆的光圈,下一秒就有许多箭从里面投射出来。



  只是这些箭并没有成功瞄准到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好,刚才被她给破解掉的两道禁制正好就是那瞄准功能的,现在没了那个飞箭也就没那么集中,也不会专门瞄准她和长啸袭来,她还是稍微躲得开的。



  情急之下她拿出了温瑞给她的那把匕首,主要还是想利用那匕首把那些渗入了灵力的飞箭打开。只是没想到她无意划到了铁链,那链子竟然喀嚓一下断了开来。她忙从那地方跳开,又回到了原来的高度。



  这匕首竟然那么好用!她回头肯定要好好感谢一下温瑞把这好东西给了她!



  另一边的林钰轩比楚云要惨了更多,他被十几个实力不低的墨香宗弟子包围,还要应对周围的机关和术法,哪怕他实力再强也忙不过来。



  忙不过来的后果就是受了不少的伤,那些人下手一点儿也不留情。林钰轩处于爆发状态,下手也是很重,来的十几个人之中已经死了一大半,可他自己却也要撑不下去了。



  平时林钰轩在宗门里态度都是非常倨傲的,大家也是看在凌威的份上对他处处忍让极其尊重。现在他失宠了,他们肯定要好好出气。



  他们最后用凌威交代的法术短暂地限制住了他的行动,并趁机丢出从神机阁那里得到的千机锁把人给捆住。



  这时,凌威也进入了阵法,神情严肃冷漠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被逼跪在地上的他。



  林钰轩头也不抬,在凌威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冷笑了一声,笑声里还带着几分讽刺。



  凌威也完全没有在顾念师徒之情,眼神冷冰冰地落在他身上。



  他摸了摸胡子,语气冷漠道:“我都忘了,你和郭远樹及郭依依两个人的交情挺好来着。”



  林钰轩脸上本来还挂着嘲讽之色,在听见凌威这句话后猛然一变。他原本蜷缩着的手指头又紧了几分,紧抿着嘴,脸色有些难以察觉的苍白。



  凌威看着他的表情,就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我寻了那么久的神珠,没想到就在你手里。”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