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53 竹倾国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狂风暴起, 青鹫鸟召出的龙卷风就像两座巨大的天柱,里头充斥着灵力的闪电, 将陆地上的花草树木连带些许巨石与房子都卷了起来。



  没有给其他人喘息的时间,青鹫鸟又是一声长鸣,灵力在半空中化成无数尖锐的羽毛,随着它精神力的控制朝四面八方将他们环绕的修士们袭击而去。青灰色的箭羽像磅礴大雨落下, 狠狠砸在众人身上。有速度快的利用自己熟练的术法挡下, 术法较弱或是动作迟缓的狠狠被羽刹击中, 从高空处落下。



  而另外两座龙卷风则足足花费上百名修士与他们灵兽的力量才险险化解, 更有一小部分人避之不及受伤。



  天籁的琴音再度响起,直直冲击着众人的心神,有元神不稳者被震得猝不及防呕出了血来。



  楚云全心全意关注着自家师兄, 忽闻四面八方传来了箫笛声, 甚至还有人动用起铃音鼓鸣。无形的声乐波动在空中相互碰撞,引起另一股神秘又强大的力量, 原本气势磅礴的琴音竟有被压下的趋势。



  琴乃声乐武器一种,若想削弱或阻止它的攻击,用同类的武器效果会来得大许多。周围的修士如此之多, 身上总会有揣着各式各样武器的,恐怕不愁对付他们。



  一直敛目不语的上官夜身影一闪忽然站到青鹫鸟背上的另一边,缥缈又清澈的铃音自他手中传出,幽色的阴风以他们为中心, 如同浪潮般朝外席卷而去。那些企图控制迷惑他们的铃音在这一刻就像是突然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扯了下来那般断开, 所有控制铃音的修士只觉得胸前像是被鬼影一拳狠狠击中, 一时间头昏脑涨肺腑疼痛不已。



  晴朗的天空再度变得灰蒙蒙,周围的风声里似乎还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哭神嚎。



  上官夜红眸中幽紫色的鬼印一闪而过,他双指一并打了几个手势,几道符咒嗡的一声被拍到了半空中,还发着诡异的青绿色光芒。温瑞嘴角微扬,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悠悠撩拨,琴音蓦地带上了冰蓝色的光芒,力量在这一刻猛然增强,一鼓作气把欲击中他们的声乐术法全部击退。



  陆地上飞沙走石,沙尘卷起几丈高,一时间鸟飞兽散。



  楚云抬了抬头,发现烈阳已经彻底被诡异的黑云覆盖。



  正疑惑着,就听见上官夜用着冰冷的声线道:“四海鬼魅,八荒幽魂,听我号令!”



  风中那凄厉的鬼嚎声变得更加清晰了,周围仿佛有幽影乍现。



  “鬼道修士?!”



  “能控四海八荒之鬼神……此等号召力,唯有鬼君以上的鬼道修士才办得到呐!”



  “鬼君?莫非是与灵君与炼武君同等之辈……”



  唏嘘声此起彼伏,众人都在用着惊恐又震惊的语气谈论着上官夜术法。



  其实除了他们之外,楚云也是听得一惊一乍的。



  如果真如其他人所说那般,唯有鬼君以上修为的鬼修才能号召这些鬼神……那么就表示上官夜已经突破至鬼君的境界了?



  ……灵气源才放出来没多久,他动作倒是挺快!



  鬼道修士是普遍修士们所忌惮的对象,因为他们是唯一一类无需武器也能使出鬼术的修士。鬼道修士在突破至鬼君以上的境界之前实力与其他同境界修士相较会虚弱一些,然而当他们开始能够号召地狱幽魂为他们办事时,就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原本清脆的铃音在此时变得有些骇人起来,许多试图抓准时机攻击他们的修士在这一刹那被突然出现的厉鬼幽魂们缠身。鬼魂也按照等级划分,高级些许的甚至还能施展鬼术。原本敌众我寡的形势一下子来了个大反转,变成对方措手不及招架不住。



  术法漫天飞,乍看之下就像是齐齐在天上炸开的烟花,让人眼花缭乱。



  有高阶修士气势过于强大幽魂惹不起得到了幸免,他们手持武器纷纷朝他们丢来了各种大型法术,全都是致命的攻击。



  然而,他们术法再多再强大依然都无法突破温瑞琴音那关。



  琴音的灵力甚至在空中逐渐化成实体,一条条冰蓝色的琴弦幻影随着温瑞弹奏的动作拨动着,每一次震动都能叫前方上百名修士心神一击,严重者甚至灵气紊乱,连术法都使不出来了。



  等楚云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耳边的琴音不知在何时逐渐变了个调,与初始那优美中带着些许危险的悦耳相比变得更有山雨欲来的庞大气势,连杀意也变得赤|裸|裸。



  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朝温瑞看了一眼,发现他清明的眼眸变得暗沉,眼底杀意藏不住。她在心里思索了一番,还是抬手拉了拉他的宽大的衣袖唤了一声:“师兄!”



  她觉得现在还不是他们彻底向大陆摊牌的时候,倘若在这里把所有人杀光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师兄的身份也可能会暴露。



  琴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温瑞抚琴的动作一顿,过了好几息才转过头来。



  他无奈一笑,抬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是师兄大意了。”语落,他指尖才又在琴弦上轻轻一拨。



  如流水的琴音在手脚慌乱的人群中冲开了一条通道,青鹫鸟趁机载着他们飞快突破人群,头也不回地往传送阵的方向飞奔过去。



  “不能让他们逃了!”语气带着几分着急的声音骤然响起,好些意见拜托了鬼怪的修士顾不上依然被缠身的同伴,使劲浑身解数抛出了各自擅长的攻击,似是拼尽所有也要将楚云一行人留下。



  绚烂的术法在传送阵处炸了开来,连昏暗的大地在这一瞬间都被光火照得通明。



  待云烟散去时,除了被毁坏的传送阵法残影之外,再无楚云一行人的身影。



  方才说话的那名上了年纪的修士见到此景气得气血涌上心头,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来。



  随着上官夜的消失,被召唤来的幽魂也逐渐散去,只剩些许道行较高欲念较强的厉鬼还在试图夺取修为较低的修士的性命。



  传送之时刺眼的光芒叫楚云忍不住紧闭了眼睛,也不知过了许多,直到感觉外面光线的刺激不再入先前那般强烈时,她才缓缓睁开了眼。



  阳光直直照射在他们身上,她甚至还能感受到那温暖清新的气息。除了朝他们看了几眼的守阵人之外,前方只有羊肠小径及看起来非常平静的灌木林。



  刚才那混乱不堪的场景历历在目,叫她花了好一会儿才适应新的环境。



  青鹫鸟早在他们入传送阵的那一刻回到卷轴之中,所以他们出现在传送阵的另一头时也没有过分引起守阵人的注意。



  她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然后发现传送阵旁边的玉碑上刻着‘竹倾国’三个大字。



  她稍微松了口气,总算是到了。



  掌心的温度拉回了她的注意,她侧过头看向望着自己的温瑞,伸手替他理了理头发后笑道:“辛苦了,师兄。”



  温瑞低笑着,心情似乎还不赖:“只有这么一句话?”



  她闻言眉头一挑,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就在他嘴边亲了一下,很快又把他放开:“这样?”



  温瑞难得陷入了沉默,盯着她的眼神似乎也变得深邃起来。



  她刚在心里想着是不是太久没有撩他了,旁边就传来红缨调侃的声音。



  “天啊天啊,光天化日的还放不放过我们这些单身的了。”她说着还伸手捂住眼睛作势‘没眼看’的样子,然而五指却张开露出了指缝。



  她笑了笑,伸手抱住温瑞蹭了几下,有些小坏地朝红缨眨了眨眼睛:“我就高兴,怎的?”



  林钰轩和郭依依看着她俩小打小闹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笑。



  刚逃过一劫,大家的心情显然有些放松,不再像之前那么紧绷。



  “师兄,你说现在是距离那一天是几日后了?现在到了竹倾国,我们要怎么做?”楚云和温瑞并肩走在最前方,手牵手与他讨论着接下来的计划。



  “应该只过了一日余,在入城之前,我觉得我们必须先做一件事。”温瑞说着突然停了下来。



  他们现在正走在通往竹倾国主城竹安城的小路上,周围非常安静,除了路道旁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之外,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竹倾国与灵武之域相近,我不能确定我们的消息是否已经传到了竹倾国内城,所以我认为我们接下来易容会方便一些。”温瑞说道。



  大家讨论了一番都无异议,于是便让温瑞施法替各自易容。



  楚云是最后一个,等她弄好的时候红缨摸着下巴打量她好久,最后摇了摇头说:“你师兄太坏了。”



  她撇嘴揉了揉脸:“怎么?很难看吗?”



  “难看算不上,但和你之前相比,已经不是走在路上一眼能看见的等级了。”红缨感慨道



  楚云顿时哭笑不得:“你确定你不是在说你自己?”鉴于红缨那红色长发过于显眼,温瑞就除了把她出色的样貌掩饰得平庸一些之外,把她发色也改成了普通的黑。



  正说着,她头上就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温瑞站在她旁边,似笑非笑地朝红缨说:“我喜欢就好。”



  红缨:“……”总觉得自己又受到了会心一击。



  乔装完毕后,一行人终于走入大道,最后进入了竹安城。



  城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也许是因为这里住着较多普通人民的关系,街道两旁比起灵武之域常见的武器或法器摊子,更多的是各式各样的小吃,看得楚云嘴馋不已。



  不过周围人谈论的内容倒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他们倒不是听见神珠的消息,而是漫天宗和清羽宗宗主的事。



  自从灵气源被放出后,许多瓶颈多年的高阶修士都似有所悟,纷纷闭关进行冲刺。



  如今清羽宗和漫天宗的两大宗主,早已卡在灵君一阶多年的他们终于成功突破至第二阶,而且俩人突破的日子都非常接近,再度成为大陆上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漫天宗宗主突破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好事,不过还是得感谢他和清羽宗宗主,暂时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行走的当儿楚云眼睛一直盯着周围的小吃摊子,温瑞发现后好笑地看着她:“饿了?那就先去吃东西。”



  她点了点头,确实是有点饿了。



  他们来到一家看起来颇为高级的茶楼并要了个包厢,掌柜还笑吟吟地和他们说:“客人们运气真好,今日楼里人多,这会儿只剩下最后一个包厢了。”



  他话刚说完要领他们上楼,柜台处就啪的一声被人重重放下一个金元宝。



  楚云盯着那粗壮的手腕愣了一下,就听见旁边传来一道厚重的声音:“掌柜的,给我们来个包厢!”



  掌柜脸上笑容一僵,八字胡瞬间垮了下来。



  楚云这才转头看向他们旁边的另一群人,他们身上穿着修士中常见的衣袍,身材还特别魁梧粗壮,估计是炼武师,长得凶神恶煞的估计很不好惹。



  “客官真是抱歉,本楼剩下的最后一间包厢已先被这几位订下了。”掌柜硬着头皮说道。



  那几人看都没看他们几人就又往柜台处甩了一大颗金元宝,还释放出迫人的修士威压威胁着掌柜:“咱们从灵武之域过来,长途跋涉又饿又累,正需要一个清净的地方用餐!”



  “这……”掌柜一脸为难,朝楚云他们投来了一个求救般的眼神。



  其实如果这几个人态度好一些的话,她是不介意把包厢让出去的,反正就是吃个东西坐哪儿都一样。可他们现在这样的态度她就偏不想顺他们意了,不然他们还嘚瑟上了呢。



  “灵武之域过来又怎么了?谁不是长途跋涉过来了?几位,先到先得总听过吧?”楚云勾嘴一笑,抬手也在柜台处放了一大锭金元宝:“要钱,谁没有?”反正他们现在易了容,可以放飞自我了。



  那几个五大三粗的炼武师终于把视线放到了他们身上,大概是见他们扮相一般又不甚出众的样子,加上他们压制了修为估计觉得他们好欺负,就恶狠狠地瞪回来:“就你们几个也敢挑衅我们?呵呵,都是灵术师吧?咱们几个是漫天宗的弟子,在炼器界也颇有名声,要让你们得不到武器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们不提还好,一提及自己是漫天宗的,楚云和温瑞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呵呵,漫天宗的?更加不能放过了!



  楚云捂嘴一笑,样子看起来特别欠揍:“原来传闻中的第一大宗,弟子就是这样的货色?你们炼制的武器我们也不稀罕,把话说得那么满,我看你们搞不好只是个外门弟子罢。”



  估计是真的戳到他们痛处了,原本看起来就非常凶狠的面孔变得异常狰狞。他们一个发劲儿就想要仗着修为压得他们低头,站在前面的她手腕忽然被人轻轻一拉往后退了些许,面前也被一道修长的人影挡着。



  那几人施展的威压被温瑞轻而易举挡下,能够叫低阶修士感到痛苦甚至迫不得已跪倒在地的威压对他而言却只像是轻微得几乎无所察的清风,只轻轻撩起了他鬓边的几缕发丝。



  楚云站在温瑞身后自然是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看对面那几个人惊恐的样子,她都能想象出温瑞现在肯定是笑得跟一只狐狸一样。



  那几个人显然被温瑞与他所显示修为相反的反应吓着了,说话的那个脸上正闪过犹豫之色,他身后一人突然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还特意用气劲隔开,让他们听不见对话。



  楚云是不知道那人到底在第一个大汉耳边说了什么,只发现对方看着他们的眼神突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半响,他突然摸着下巴道:“说来,你们几个出现的时间点确实有些蹊跷,修为和实力似乎也不太对得上。”



  “我昨日听灵武之域的兄弟说,域内一群修士本在追踪一行带着神珠的修士,不小心被他们给逃跑了,现在正联络域外所有兄弟注意着呢。他们说是六个人,三男三女,修为莫测,身份神秘……”



  楚云面上还是淡定如常,但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他们都易了容还能被这几个人联想到,该说真不愧是漫天宗的弟子还是说他们脑洞够大呢?



  温瑞现在正顶着萧子尘的那张脸,他温和地笑了笑,眼底却没有半点笑意:“阁下的意思,莫非是只要见到三男三女的修士都要这般怀疑了?”



  “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嘛!”说完,那几人毫无预警地就拿出了武器来作势要出手攻击。



  茶楼里多数都是炼丹师或普通居民,见到有修士要打起来纷纷惊呼逃亡着,唯恐被牵连。



  温瑞一手牵着楚云一手垂在身子边,即使对方要作出攻击也似乎没有想反击的意思。



  林钰轩和红缨在旁边看得有些着急,恨不得替他出手。然而他们的易容术终究是靠着温瑞施展上去的,有较多限制。若没有必要最好别出手,否则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



  楚云握着温瑞的手不自觉紧了紧,抬脚上前一步与他并肩站着:“漫天宗出来的弟子都这么野蛮?”



  “废话少说,比起这些,神器更加重要!”神器一直是炼器师们疯狂追求的目标,他们心中都渴望自己有一日也能够炼制出神器来,也不怪他们在联想到这一点时会红了眼睛。



  他们举起武器就朝他们袭来,楚云下意识想还手,手掌心却突然被人轻轻按了一下。



  她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师兄这是叫她不要轻举妄动的意思吗?可是对方看起来是来真的,这要是砸下来……



  那几名漫天宗的修士的攻击还没来得及砸到他们身上,就被从旁边席卷而来,在他们面前形成无形之墙的气劲挡住了。



  他们猝不及防反弹了一下,就要出手的攻击也猛地收回。



  举着大刀的粗犷大汉怒吼:“是哪个不长眼睛的?!”



  楚云侧过头,发现早已疏散了人群的众多桌子之间,唯有中间那一张还坐着一名身着藏青色锦衣的男子。他棕褐色的长发以非常漂亮奢华的银冠高束着,给人一种颇为潇洒俊逸的感觉。



  她看过去的时候正好见到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来望向他们。



  哪怕见过了那么多美男,但他那张冷冽又带着浑然天成威严的帅气面孔还是惊艳了她。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光看着外表就能感受到对方与生俱来华贵之气的贵族,他的样子生得好看也非常正派,眉宇间都带着一种凛然正义之气,眼神更自带一股威仪,就像是一股上过许多战场经历各种腥风血雨后磨练出来的气势。



  只是……她怎么觉得这世子看着有几分面善?她应该是没见过对方的,但这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对方视线落在那些炼武师身上,一双狭长的凤眼气势极其凌厉:“区区几名不成气候的炼武师,也胆敢在我竹倾国肆意动手?”



  她又粗略打量了他一眼,才发现他竟然也是个炼武师。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惊呼:“是世子殿下!”



  楚云眨了眨眼睛。



  世子?竹倾国某位王爷的儿子呢?



  漫天宗几位炼武师当然没有大胆到连竹倾国世子都敢动手,要知道在竹倾国这些皇亲国戚的权威极大,若是一个不小心得罪他们连累得宗门失去药丹和炼丹师人才的供应,他们死个一百次都不够。



  于是他们几人一改之前威武霸气的样子,瞬间从老虎变成了小猫,讪笑道:“是我们几人过分了,不知世子在此行事莽撞了一些。若有冒犯,还请世子大人见谅!”



  “还不走?”被众人世子的男子一开口便给人一种尊贵压人的气势,楚云默默感叹这不愧是传说中的皇亲贵族。



  漫天宗那几个炼武师哪儿还敢耽搁,连丢在柜台处的金子都不要立马灰溜溜离开了。



  周围的人这才终于平复下来回到各自位置,看着那藏青色锦衣男子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敬畏。



  掌柜这才松了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正要领着他们到包厢,方才出手救了他们一把的世子爷忽然就走到了他们面前。



  只见他没好气地瞪了温瑞一眼:“走了,我可没时间等你们在这儿吃。”



  楚云:“……”???



  温瑞还是笑吟吟的,完全不感到意外的样子:“我师妹饿了。”



  然后楚云就见到方才那威风凛凛的世子翻了个白眼,表情看起来还是很严谨冷硬的样子,但语气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我等会儿让府里的人给你们做饭总行了?”



  温瑞双眼得逞似的弯了弯:“那就多谢世子殿下了。”



  世子抬手摆了摆,连看温瑞都不想看,好像特别嫌弃的样子。



  温瑞一个回头见到楚云几人充满了疑问的表情,这才想起自己还未给他们做介绍。



  “对了,这位便是竹倾国二王爷的大公子,世子殿下竹淮。”他说道。



  竹淮朝他们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打招呼,楚云忍不住问道:“师兄,世子殿下是如何认出我们的?”



  他们可是易了容啊?



  竹淮抬眸瞥了温瑞一眼:“我见过他这张脸。”



  “……”原来如此,所以竹淮方才会出手相助并非偶然,而是早就认出了他们。



  咦?如果他就是他们要找的二王爷大公子,那岂不就是……



  “世子殿下是竹渊和竹惜的哥哥?”楚云惊讶道。



  竹淮这才对她露出了一抹浅笑:“是的。”



  终于明白为何他看起来那么面熟了,别的不说,他的神韵和竹渊还真有几分相似。



  他们随后跟着竹淮一起来到了二王爷府,踏入府邸,竹淮就朝上官夜问:“阁下是鬼道修士?”



  上官夜被人看穿,反应依然很平静:“世子殿下好眼力。”



  “既然是温公子友人,你们随他唤我竹淮就好。”他倒是没什么架子,就是身上那种威严叫他们一时间还不敢冒犯。



  楚云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竹渊一家果真都特别出色,荷尔蒙遗传啊这是。



  “那不知阁下是否贵姓上官?”竹淮又问了一句。



  上官夜沉默了片刻才回道:“皇后是我堂姐。”



  竹淮闻言笑了一声,似乎有一种果然如此之意。



  楚云:“……?!”等等,她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怎么上官夜还和竹倾国皇后有这一层关系呢?难道,这就是上官夜和红缨来竹倾国的原因?



  竹淮把他们带到二王爷书房之前,通报了一声就离开了。



  离开前温瑞还不忘提醒他:“记得你方才说的事。”



  竹淮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但楚云觉得他肯定有些火大。



  也是,人家堂堂世子呢就这样被她师兄使唤……



  “师兄,这样会不会太不好意思了?”楚云突然觉得有些心虚,她觉得自己少吃一顿也没关系。



  温瑞轻声一笑:“我与竹淮……倒不如说与二王爷家颇有交情,这是我们之间的相处之道,你不必担心。”



  楚云见温瑞笑得高兴,眼里也忍不住跟着带上笑意。



  挺好的,至少她师兄在经历一番惨烈的日子后,至少遇见了一些值得相交的朋友。



  “师兄,你还想毁掉大陆吗?”她问道。



  温瑞目光一顿,最后宠溺地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只要你在。”



  她听到回答忍不住笑了出来:“啊,看来你真的很会撩嘛。”



  温瑞还故作正经地点了点头:“那是,道行不高一些我怕你有一天被人勾引走了。”



  在他们说话的当儿书房里就有人出来领着他们进去。



  楚云走在温瑞之后进入的书房,原以为会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叔,没想到桌子边正坐着一位年纪看起来三十都不到的美男子,把她着实惊了一下。



  没办法,她在现代看剧看得多,竹淮竹渊他们都这么大了,她肯定会脑补他们爹是个中年大叔啊!



  “你们来了。”书桌边的人这才把公文放到另一边,坐在宽大的木椅上抬头看向他们。



  他看着虽然年轻,但眼神却是带着一种老练的沉着。他身上有一股药香味,还有非常深厚的炼丹师气场,让人不仅肃然起敬。



  “叨扰王爷,实在不好意思。”温瑞朝他作揖行了个礼,这还是楚云第一次见到她师兄对一个人如此敬重。



  竹倾国二王爷竹锦川摆了摆手:“没什么,你来得正好,本文也有事情想托你帮个忙。”他面色看起来有些疲惫,像是被什么烦心事所扰。



  温瑞笑了笑:“我正好也有些事情想请教王爷。”



  竹锦川抬眸看着他:“你先说。”



  温瑞也不客气:“不知王爷可曾听说过九尾幻灵草这一灵药?”



  楚云正惊讶于她师兄向竹锦川打探灵药的事,就见到书桌旁的人忽然把视线移到她身上,然后若有所思道:“是为她找的吧。”



  “嗯。”温瑞应道。



  竹锦川显然是个很严谨的人,从头到尾的谈话都不苟言笑。



  他接下来说的话倒是狠狠惊了他们一把:“你找本王倒是问对人了,本文不仅听说过九尾幻灵草,还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她的心跳因为这一句话和加快了速度,也能感受到温瑞那一瞬间的激动。



  本来毫无头绪,以为要找上许久甚至可能都找不到的九尾幻灵草……竟然有头绪了?也就是说,她真的有机会可以恢复?



  “王爷的意思是……这世上真的有九尾幻灵草?”她只觉得身上的血液在倒流,这种奇异感让她忍不住开口询问,声音里细微的颤抖很是明显。



  竹锦川看着她,眼神倒是不怎么凌冽:“自然。”



  温瑞袖子底下的拳头一紧:“在何处?”



  竹锦川抬了抬手示意他别着急:“你们想知道九尾幻灵草的下落可以,不过在那之前,必须先替本王……应该说是替竹倾国,解决一件事。”



  温瑞陷入了沉默,在楚云以为他要爆发的时候他忽然一笑:“可以,这毕竟是公平交易。只不过这件事既然是你们竹倾国都解决不了的,又如何确定我帮得上忙?”



  竹锦川身子往后一躺靠在了椅子上,以非常笃定的语气道:“你肯定有办法。”



  温瑞轻叹了一声:“至少王爷得告诉我们,是什么样的事。”



  “是韶华帝国。”竹锦川说道。



  温瑞眉头一挑:“你们的对手国家?那个同样以炼丹闻名的韶华帝国?”



  竹锦川正要开口回答,房门忽然被人闯开。



  进来的是府里的一个家丁,他立马跪下道:“小的冒昧打扰王爷会客,只是……方才那韶华帝国的人又在街上大闹,不仅仗势捉走了城中年轻有为的炼丹师,还……”



  竹锦川见他吞吞吐吐的,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怎么了?继续说!”



  那家丁把头压得更低了:“事发时小郡主正好在街上玩儿,也被他们给带走了……”



  他这话刚说完,旁边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把楚云惊了一下。



  “你说什么?!”竹锦川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抬手就掀翻了桌上的东西,气得双目发红。



  他绕到桌子前,朝那家丁怒道:“你们怎么办的事?那么多人跟着小郡主,也能让他们把人捉走?!”



  竹锦川看起来是真的非常生气,刚才冷静的样子都没了。



  也是,毕竟被捉走的是他小女儿……这韶华帝国又是什么个来历,敢这样招惹竹倾国?



  “请王爷恕罪!”



  竹锦川深呼吸了片刻,稍微冷静下来后问:“派人去找了吗?”



  “世子殿下在接到消息后就带人追过去了。”家丁战战兢兢地回道。



  竹锦川揉了揉额头,头疼道:“行了,你先下去!”



  那名家丁片刻也不敢多留,畏畏缩缩地就出去了,还不忘把门关上。



  房内有片刻的安静,许久竹锦川才理了理衣服,盯着温瑞道:“事情你也见到了,如今韶华帝国在竹倾国就是这般肆意横行。”



  温瑞眉头一挑:“这看起来是国家之间的矛盾,王爷找我帮忙……确定没问题?”



  “只有你能帮!”竹锦川语气又重了几分,眼神也变得有几分暗沉:“是韶华帝国太子看上了三公主烟儿,韶华帝国处事作风本来就不太好,这太子风评也极差,皇上自然是不愿答应。”



  “没想韶华帝国太子竟然不死心,也不知从何处寻到了一名极其强大的炼武君为他们制造出各种高阶法器,以此压制了我竹倾国。韶华帝国还表示一日娶不到三公主,那便会继续对付竹倾。据说那名炼器师还有神器在手,若真动用了神器,届时竹倾国定会被毁。”



  楚云闻言心里微微一动:“炼武君?神器?”这个,九子神器好像除了一把在漫天宗手里之外,其他不是还没找到就是都在她师兄这儿了啊?



  可是,怎么竟然还有人有神器?而且那个人还是炼武君,大陆上现在加上魔域的龚九,就算把上官夜也算了进去,那也是只有三名灵君一名鬼君,哪来的炼武君?



  温瑞并没有开口说话。



  竹锦川接着道:“竹倾与韶华皆是炼丹重地,灵武之域宗门都不敢插手此事。再说,灵武之域内有谁炼器手艺比你高?所以本王说了,此事除你之外无人能够帮忙。这已然不是国家之间的矛盾,而是炼武师之间的对决。除了你之外,本王真想不到还有谁能胜任此事。”



  “你说,对方手中有神器?”温瑞若有所思道。



  “不错,本王只偶然见过对方一次,但可以确认他是炼武君。假若他是从其他大陆过来,手中有神器也不奇怪。他所制造的法器与武器确实非常强大,所以本王认为他手里有神器的可能性挺高。“竹锦川说道。



  “有意思。”温瑞笑了笑,眼里蓦然多了几分战意。



  “以九尾幻灵草为交换,此事我应下了,还望事成后王爷真能告知灵药下落。”不等竹锦川说话,他声音一冷补充:“当然,若被我发现王爷在欺骗我,竹倾国将会面临什么下场你不会不知道。”



  竹锦川脸上不见一丝异动:“成交。”



  为了获得更多韶华帝国目前的情况,他们在与竹锦川达成协议后就离开了王府。上官夜说要入宫见他堂姐上官紫芊,也就是竹倾国当今皇后一趟所以暂时带着红缨与他们分开前行。楚云和温瑞,及林钰轩和郭依依则是按照路人所给的指引追上了竹淮。



  他们找到竹淮的时候,他正和一队竹倾国卫兵修士与韶华帝**队做打斗。



  场面极其混乱,可以看见竹淮那藏青色的身影动作利落地在人群里穿梭,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气势如虹,不愧是常年在战场上厮杀搏斗的炼武师。



  然而韶华帝国大军本就密谋而来,人数比起竹倾国要多了几倍,而且手上皆有品质极高的武器,除了竹淮之外其他卫兵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竹倾国显然陷入了苦战。



  楚云朝韶华帝国大军后侧的方向瞄了一眼,发现有好几个被捆住制止了行动的炼丹师。他们各个面露愤怒之色,却又无法自己挣脱束缚,又急又气恼。在人群里有一个穿戴较为华贵的小女孩,大概才十岁不到的样子,长得特别软萌可爱。



  她样子看着显然有些害怕,但又极力忍住不惊慌的样子,小小的脸蛋上与竹锦川有几分相似。



  这应该就是被掳走的小郡主了。



  楚云眼睛忍不住一亮,是个小萝莉啊,好可爱!



  温瑞视线在韶华帝国大军手里的武器上面略过,然后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道:“确实是上品好武器,灵武之域应该找不到几把。”大军用的武器无非就是刀枪剑盾,不过他们现在手持的品质确实非常上佳。这些武器他虽然随手就可以铸造出来,但严格来说确实是灵武之域炼武师无法轻易炼制出的高品武器。



  竹倾国卫兵们的武器与他们的碰撞了几下,不是爆开就是直接断了。若不是竹淮手中用的是他亲自炼制的高阶高品武器,遇上这些修为比自己低的,他恐怕也难以招架。



  思及此,温瑞嘴边的笑容又深了几分,怀里白光一闪便多出了一把白玉琴。



  这些武器确实难得一见的好武器,只可惜它们运气不好,遇到了他。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