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62 破解四塔(一)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明朝败家子帝国吃相我的双胞胎美女总裁全球高武
  夜尹手轻轻抬起, 将两个东西抛到了温瑞手中。



  温瑞低头看清手中之物后瞳孔微微一缩, 骇人的气息挡下立即释放:“你把她怎么样了?”



  朝着夜尹直冲而去的高阶灵术师气势将他长发与衣摆荡起, 甚至还斩断了他几缕发丝。



  然而他面上毫无惧怕之色:“她很安全,只是今日尝试逃跑被我抓回去了罢。我本身并不喜欢无意义的杀戮,你大可放心, 只要你不做出任何超越我底线之事,我便不会动她。”



  温瑞眸光暗沉地盯着他许久,才将气息收敛些许。



  “计划。”他冷冷地说道。



  夜尹马上回答:“夜海作为异兽大陆的统治者,实则依靠着联系大陆上四座灵塔与五道死门的力量来操控一切。只要灵塔与死门的灵力尚在运行,在这一块土地上便无人能将他击败。想要削弱他的力量,首先就必须毁了四塔结界与五门的禁术。如此一来他异兽本源之力就会被削弱,那我们才有战胜他的可能。”



  “如今我们第一步要做的, 便是将四塔中主心灵破解, 进而引出四塔主心之骨。四塔主掌管生、死、兽与神之力,这四道共和给异兽大陆的统治者控制整座大陆生死,与所有包含兽魂的生物的能量。而主心骨塔是为了守护四塔而存在,并且也是本源力量的主要供应源头,你需要潜入主心之塔,将夜海放置在里面的王者信物销毁,才可切断他与四塔的联系。”



  温瑞眉头微微一蹙:“你说得简单,我们若动了那四座灵塔斩断他们与夜海之间的灵魂联系,他有可能不发现?”



  “四塔是死的, 唯有主心骨之塔是活塔。塔内有一头骨龙, 它忠于异兽大陆每一任统治者, 已活上万年之久。你若进入主心之塔无疑要对上它,它有让所有兽魂为之臣服的力量,所以异兽大陆上无人能将它击败。可你不同,你为人修,它控制不了也限制不了你的力量。敌人入侵表示四塔已灭,骨龙会驱动主心骨塔发出信号通知夜海。只要你能够阻止它将信号发出,并将它击败,那么夜海在短时间内将无法察觉。”夜尹回道。



  温瑞轻呵一声:“击败万年骨龙?”简直天大的笑话。



  “你不是习得了血幽冥法吗?”夜尹淡淡地反问道,然后又补充:“这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够克制骨龙的功法。你不必将它打死,你也无法将它打死,你只需要用你的实力让它认输,不再反抗就可。”



  “既然你说得如此简单,为何不亲自去办?反正这些计划,作为昔日异兽大陆统治者之子的你都一清二楚不是?”



  夜尹否决道:“五道死门原本就是为了对付异兽大陆一切兽魂而存在,至于四塔,我们异兽大陆的异兽除了统治者之外根本无法靠近,除非我们的等级能达到统治者之上。你不是异兽大陆的人,塔外的魂气对你无法起到作用。里面需要破解的禁制多重,每一座塔都有不同的术法对应,你是我在轻武大陆上见到的,最有能力完成这一切任务的人,所以我找上了你。”



  温瑞眯了眯眼睛:“你三叔对你,难道没有一丝防备?”



  夜尹回道:“他自认为能够完全控制住我,也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我亲生父亲母亲被他陷害囚禁的事。这些年来我尽心尽力为他办事,防备是有,却不认为我有这个本事能够找到人来推翻他。”



  又过了许久,温瑞突然道:“你可知道换作平时,用你今日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的人早该死了。”



  偏偏夜尹还皱了皱眉头询问:“我语气有问题吗?”



  温瑞笑了一声并未回答他这个问题:“四塔在何处?”



  听到这个问题,夜尹又朝他丢了一个东西,是一块圆玉,和他用来当路引的那个特别像。



  看来这位名叫夜尹的异兽确实调查了他不少事情。



  温瑞将圆玉收下:“解决了灵塔后,我要如何找到你?”



  夜尹指了指被他握在掌心里的东西:“路引里有告诉你我的位置,你只需要通过里面的指引找到我就好。”



  “待灵塔处理妥当,我便告诉你五道死门的所在。”



  温瑞冷眼看着他:“你莫要太乐观,灵塔之事我并没有十全十的把握。倘若信号成功被骨龙发出,你自己看着办。”



  夜尹却是一点儿也不着急,只抖了抖肩:“那么楚云的安全你也自己看着办。”



  温瑞拳头紧了紧,路引差点被他捏碎。



  “我只能向你保证,我尽力而为。”他的语气若能化作武器,早就在夜尹身上砍了几十刀。



  “那么万事拜托了。”夜尹抱了抱拳,态度颇为恭敬地说道。



  温瑞并不想理他,转身就离去。



  夜尹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在他未走远之前又补充:“对了,我已经给楚云挪了个位置,你就不必白费心思从你小傀儡嘴里挖出任何有用的消息了。”



  温瑞觉得自己竟然忍到现在还未对夜尹动手,也是奇迹。



  以他的能力,就算将夜尹杀死,他挖遍整座大陆也有办法找到楚云,根本不需要真的替他做这些事。而且夜尹竟然直接将如何削弱这座大陆上唯一一个能够对他造成大威胁的人的方法告知,他大可直接将他杀了,最后将整座异兽大陆占为己有。



  夜尹还是太年轻。



  虽然大部分的原因还是为了楚云,但他会答应夜尹做这些事,主要也是为了解开异兽大陆的秘密。



  这座大陆只约莫是轻武大陆的十分之一大,鉴于这里的异兽实在过于强悍,加上它们还曾经主动袭击轻武大陆,所以根本未有修士来这里探访过。即使有,恐怕也很快就被异兽大陆的人发现处死。



  如今夜尹找上他来处理这件事,对他来说正好是一个摸透敌人巢穴的机会。事成后异兽大陆的命运便掌握在他手中,届时看守要他翻了这天还是覆了这地,都无人能阻。



  他边走边从储物器里取出那能遮掩他气息的黑色斗篷,将整个人笼罩在暗黑之下,阴影之下的嘴角微微向上扬着。



  算计他?呵。



  楚云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换了个新的环境,虽然还是在牢狱里,但和之前那个不一样了。



  夜尹这货还真有够小心啊,竟然知道要给她换新地方。



  她觉得牙齿有些痒。



  铁门处传来了铁链相撞的声响,她一个抬头,见到一身黑衣,暗红色长发如瀑的夜尹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香喷喷的食物。



  今天的他依旧面无表情,高冷得没朋友。



  楚云并不想理他,直到他开口和她说了第一句话。



  “我今天见到你师兄了。”



  听到这句,她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起来,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到桌子边:“你说的是真的?你见到他了?他怎么样了?”



  她师兄还是来到异兽大陆了。



  夜尹见到她这副惊慌的样子,难得心情大好地扬了扬嘴角。



  他把食物放到桌上:“吃完饭再说。”



  楚云特别听话,坐了下来伸手就开始扒饭,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好像几天没吃饭似的。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就把他端来的食物给吃完了。



  夜尹好像被她这副样子惊了一下,对上她一双满含期待的眼睛,他也不好再捉弄她。



  “他挺好的,看起来非常健康,不像是受了伤或出什么大事的样子。”夜尹如实地将自己所见到的情况道出。



  楚云悬挂了几天的心终于暂时放下。



  “那他现在在哪儿?你让他做什么了?我真的不能见见他吗?”一想到温瑞现在就在这儿,她就恨不得飞扑到他身边。



  夜尹答道:“他已经答应我替我除掉我三叔夜海了,我告诉了他我的计划,他现在应该已经开始进行第一步了。然后,不能。”



  楚云眉头皱成了‘川’字:“什么计划?只有他一个人吗?”



  “具体计划我还不能告诉你,省得你再次逃走后立马去找他。目前我所见到的,确实只有他自己一人来到了这座大陆。”说到这儿夜尹还忍不住感叹:“他的确很强大也很勇敢,竟然敢独自一人来寻找你。我原以为,他底下青龙势力精英众多,多少也会带着好些高阶修士陪他过来。”



  “不过这也好,人数太多反倒会引起异兽大陆的生灵的注意。”



  楚云气呼呼地看着他:“你明知道他只有一人,竟然还让他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不然你把你之前说的,能让我灵脉暂时恢复的药丹给我,让我去帮他可好?”她再度尝试游说夜尹。



  “药丹我可以给你,但是我不能放你出去。”说着,他把一个只有约莫手掌心那般大小的小木盒给了她。



  “里面只有三颗药丹,你自己斟酌使用。”夜尹站了起来,与她拉开几步距离后郑重地说:“从明日起我暂时不会这般频繁来看见你了,你师兄非常聪明,若我见你的次数太多,他定有办法能在我察觉不到的情况下,通过我寻得你的位置。”



  楚云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手里的药盒发呆。



  夜尹眸光复杂地看了她许久,在离开前又道:“这一次的计划确实非常危险,但我会帮助你师兄。我先提醒你一声,若哪日你见到困住你的牢狱之门在无人动作的情况下自行打开,那便是我和你师兄计划出了问题。”



  楚云这才终于有了反应:“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夜尹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背对着她说:“到时候你可以好好利用我给你的药,离开这地方。若有必要,在我们那日着陆的绿洲处有我安置好的飞船,你可以自行离开异兽大陆。”



  说完,夜尹就头也不回地走出牢狱,面无表情地把门锁好。



  楚云跑到牢门边抓住铁门晃了几下:“你说清楚啊!我不能让你拿我师兄的性命开玩笑!”



  为什么这所谓的计划听起来如此危险……连夜尹都没有把握,甚至把后路都给她铺好了。



  开什么玩笑,她要走也肯定要和温瑞一起走!



  太阳的最后一缕光芒在地平线消失,以红色檀木制成的高塔在月光下闪着幽蓝色的光芒。



  每一层楼的柱子上都刻着许多异兽大陆的文字,而每一个屋顶上都有玄色铁链锁住,而发出光芒的正是那一点点,如同萤火虫那般闪烁着幽光,却又比萤火虫要来得大的,绕着柱子徘徊的灵体。



  一道黑色的人影踩着无声的脚步来到这座灵塔之前。



  他抬起头,塔上匾额处‘生灵塔’三个大字清晰地倒映在他紫晶般的双目里。



  这就是夜尹向他提起的,四座灵塔之中的其中一座掌管着生的力量的生灵塔。



  生灵塔周围有一股不属于轻武大陆灵气的气体包围,这应该就是用来防止异兽大陆自己人内乱,对统治者起了反抗之心而想进入灵塔进行攻击的魂气了。



  温瑞眼睛弯了弯,眼里有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当统治者当得如此不安稳,也是难为了。



  生灵塔所在的位置,并非大陆表面上所能够寻得。若不是夜尹给他的圆玉里有完全的指引,连包括幻阵破解路道都列了出来,恐怕连他都很难来到这个地方。



  他站在塔外看了几眼,然后抬步毫无阻碍地进入了被魂气所包围的范围。



  魂气没能将他挡下,但他的出现却引起了生灵之魂们的注意。



  铁链被一阵刮起的诡风吹得咣啷啷作响,周围原本平和地飘浮着的幽蓝色光点开始四处乱窜,甚至有一些较为暴力的直接朝他冲了过来。



  他双指一并掐了一道诀后,抬手时竟然直接就把其中一道灵给抓了下来。其他的则是在撞到他之前就被一股气挡下,直接嘶的一声魂飞魄散了。



  幽冥的印记再次从他眉心冒出,他双眼弯了弯,张口把那幽蓝色的生灵之魂给吞了下去。



  生灵塔周围的链子晃动得更加厉害了,剩余的生灵之魂似乎被他这动作下了一跳,嗖地全数窜入塔内。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被柔和的幽蓝色光芒覆盖的生灵塔也暗沉了下来,唯有柱子之上的符文还在闪烁着微弱的术法光芒。



  这么重要的塔竟然没有任何异兽看守,异兽大陆的管治能力确实有待加强。



  他走到塔下那黑色的大门之前,门上还用金墨画了一只长着三双翅膀的巨鸟的形影,眼睛处被镶了一颗黑得发亮的黑曜石,珠子深处好像有白色的光芒隐约闪烁。



  站在门外打量了片刻,他掌心一摊多了一张黑金色的符纸,灵力一驱,一把将符纸拍到了黑门之上。



  似乎有一股余波从大门上反弹而出,他丝毫没有被影响,掌心再度重重拍出一道力量,直接将厚重的大门推开。



  一阵强烈的风猛地从里面吹出,将他斗篷狠狠撩起,连斗篷底下的银白色衣袍也在疯狂飘荡。



  风声里还夹杂着威胁般的吼叫声。



  他仿若未觉,抬步走了进去。



  ‘砰’的巨大响声自身后传来,大门在他进入生灵塔的那一刻重重关上。



  生灵塔虽然看起来有七八层那么高,但里头实际上是镂空的。



  除了底下一层地面之外,一路往上不再有任何露层。



  在塔中心有个嵌入地下的金属圆盘,圆盘共分由好几层圆环叠成,越往里面直径越粗。每一个圆环有数量不同的,被划分开来的文字。而在圆环最中心,是一颗被锁住的黑色珠子,大概有一个人头那么大。珠子上面刻了好些金色的文字,隔着这般远的距离,他都能够清晰感受到从那珠子之上传来的,源源不绝的生气。



  整个人仿佛沐浴在温暖的气息之下,他的身子忍不住想要去吸收这让人觊觎的气息。



  温瑞眯起眼睛,运气压制住了自己灵气那一瞬间的失控。



  珠子底下有天柱似的白光直冲塔顶,他目光往上一移,看到了上面被两个交叉转动的铁环锁住的一块石头。



  那是一颗红粉色的罕见玉石,他可以从里面感觉到血的味道。



  这应该就是夜海用来与灵塔做连接的信物之一了。



  周围的光芒越来越亮,他视线一扫,发现从塔底往上升去的墙壁上,幽蓝色的光芒逐渐被点亮。



  塔内有铃声在作响,被幽蓝光芒照亮的壁面映出了许多他未曾见过的异兽的形影,而那些串成了异兽纹路的正是塔中满满的生灵之魂。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生灵之魂在塔内疯狂窜动,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诡风,像是在朝他示威。



  空中窜动的生魂忽然全聚集到了一起,形成一道非常粗厚的生魂之柱,旋转着激起一股力量将它们环绕后,直直朝他冲了过来。



  温瑞脚步一挪,身子猛地往后退了几十尺,双手也在身子一动的瞬间多了一双弯刀。



  铿锵声音在塔内重重响起,好似彩虹那般粗的生魂流动之柱的袭击被温瑞挡了下来。



  他双手抬起将那一双银黑色的弯刀交叉在自己胸前稳稳挡下了生魂的力量,生魂见冲不破他的防御,末端竟开始散开绕了一大圈,打算从温瑞身后进行攻击。



  他紫色的眼睛微微一移,在两拨生魂从背后朝他袭来时双手忽然一松,身子猛地往后躺下,身前的生魂猝不及防从他身上擦过。他手中弯刀狠狠一划,带着幽冥的暗红色力量将松动的生魂之柱划开。



  旋即,他在另两拨生魂袭中他之前旋身踏空往上一跃,生魂门撞在一起散开后又聚集,如同盘龙绕柱那般交叉着往上升去,似是势必要把人追到才肯罢休。



  温瑞轻轻一笑,一个翻身,动作如闪电那般朝下狠狠划出了好几刀,强大的力量直接将整波生魂打散开来。



  塔壁上的异兽形影眼珠子纷纷一亮,然后齐齐朝他喷出了紫红色的火焰。火焰从下方一层接一层往上喷射,也从上面一层接一层往下压来,不过顷刻间就封住了温瑞的生路。



  他暗色的身影瞬间淹没在紫红色烈焰之中。



  生魂之灵在周围打转,似是在监督着被火焰包围的人气息是否断绝。



  吵闹的空间在这一刻陷入沉寂,火焰逐渐落下,尚未熄灭,忽然有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自火焰中心炸开来,还带着噼里啪啦的雷电之力。



  温瑞双脚落地时还有紫红色的火舌从他脚底下往四方扩散开来扑在壁面后消失,斗篷帽从他头上落下露出他乌黑色的长发。斗篷之下的银白色衣袍干净如初,他毫发未损,手里弯刀上紫色的雷电光芒隐隐可见。



  他双眼忽然微微一弯,只见他蓦地发动了手中弯刀的力量,转身就朝圆盘中心的那颗珠子作出了一道攻击。



  交叉着的两道弯刃在地面上刮出两道黑色的痕迹后才拍在珠子之上,嗡鸣声响起,周围的生灵之魂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那般开始剧烈窜动,甚至不惧死亡,发疯似的不停朝他冲来。



  这一道攻击并没能伤害珠子,却成功转动了那看起来非常重的金属圆环。



  交叉在上面的文字位置起了变化。



  塔壁上的异兽形影做出了更强的攻击,这一次有上千道灵箭从塔里周围落下。他手握弯刀猛地震出一股力量将飞箭全部弹开,然后在它们再次落下前换上了御风。



  扇子只一唰开扇域便自动形成,在黑暗中闪烁着如同银河般的光芒的银灰色屏障将他罩住,勉强挡住了灵箭的袭击。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灵箭发射完毕,他在收起屏障之时也不禁喘了口气。



  腹部伤口处传来阵阵疼痛,他抬手又给自己啃了一颗药。



  幸好异兽大陆的发展比轻武大陆还要慢,若灵塔的等级再高一些,他可能就要招架不住了。



  他手里再度换上了弯刀,继续朝圆盘做出攻击,不停地转动着上面的圆环改变文字交叠对应的次序。



  & 你现在所看的《(修真)师兄非良善》 262.破解四塔(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 m. 进去后再搜:(修真)师兄非良善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断灯灭之时穿越之极限奇兵五胡明月我能看见熟练度待我有罪时我要出租自己绝品厨仙麻衣风水师变身绝世冰姬从拯救咖啡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