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63 破解四塔(终)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6: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长啸, 想办法掰开它嘴。”温瑞将怀中玉琴转了一圈后猛然一弹,把面前的凶兽推到了长啸面前。



  长啸反应敏捷,抬爪就按住了凶兽的尾巴然后把它甩到了一边,猛地就扑了过去。他甩动着龙尾,就这样缠住了凶兽的尾巴不让它能够扑到温瑞面前。同一时间,它两只前爪竟然抓住了凶兽的嘴巴,然后照着温瑞的吩咐, 用力将它大嘴掰开, 露出那如同黑暗深渊般的深喉。



  温瑞脚下音云再次溅起,眨眼间他便来到凶兽面前。明明他才是抬头仰视的那个, 但他的气势不自觉就高了人家一截,仿佛凶兽才是被俯视的那个。



  温热的气息自凶兽鼻孔里喷出, 咕噜咕噜的威胁声在它喉间清晰可闻。那一对尖锐的獠牙就在温瑞头顶上, 只要长啸稍有不慎,那尖牙就会从温瑞头顶深深刺穿他整个人。



  他却一点儿惧怕也没有,仿佛给予了长啸百分之二百的信任,就这样大胆地站在凶兽面前,目光落在它喉咙深处。



  果然如他所预料那般,他在那深不见底的黑暗中捕捉到了一丝幽绿色的光线。



  所谓镜子,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个幌子。那颗玉石的确在镜子里,但那镜子内映出的景象其实是凶兽腹里的东西。



  温瑞拨了一下琴弦, 音波化作实体, 就像是流动的琴弦那般, 直接涌入凶兽大张的血盆大口之中。



  凶兽的挣扎幅度更加大了, 长啸抓住它尾巴的龙尾卷缩得越紧,它尾端那两张长满尖牙的大嘴在挣扎中缠在了一起,只能不停发出嘶吼声。



  温瑞朝长啸道:“小心点,别把它弄死了,对我还有用。”



  “嗷。”身形巨大的长啸叫了一声算作答应,但还是抬起了爪子。尖爪在它发劲儿的时候延长,随即毫不留情地在凶兽身上抓了一下。



  凶兽干燥的皮肤被抓破露出底下乳白色的骨头,隐约有绿光从那缝中透了出来。



  化作了丝线的音波交叉纠缠着进入凶兽腹里,在温瑞的控制下在它肚子里打转。



  他能够透过柳音传给他的影像看见凶兽肚子里的那块玉石,只是玉石外有层层禁制包围封锁,想要直接取得并不容易。



  他眯了眯眼睛,加强了灵力的输出,操纵着那些音波在凶兽肚子里作攻击。



  凶兽双眼一红,背后一双翅膀猛地一拍,卷起了塔中阵阵尘土。



  它四肢开始离地,往上空升去,像是想借此来摆脱长啸。它挣扎的同时也不忘了凝聚自身的力量,一颗血红并带着死气的大球在它面前形成,并瞄准了温瑞投射过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息间,然温瑞的速度比他要快了些许,踩着踏音闪身避开它这一道攻击。



  连接着玉琴的音波还未断开,温瑞反手将怀里的琴一压拍在了地上。



  阵阵水绿色的涟漪以玉琴为中心往外扩散,将原本震起的尘土再度压下,上百道流柱在下一刻自涟漪处窜起,齐齐朝中心的凶兽袭去。



  凶兽用力拍着翅膀升起的身子很快又被长啸龙尾用力拉下摔倒在地,才刚爬起来就见到温瑞好似天罗地网的攻击朝自己扑来,它身子下意识往下一缩。



  预想中暴力的攻击并没有敲打在它身上,那些流柱只是不停在它周围流窜,待回过神来时它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绿丝牢笼’,将它包围。



  它高吼了一声,想利用声音的震波把这层牢笼击破却无果,甚至连声音都被锁在里面。



  周围的死灵之魂想从外面攻破温瑞的屏障将凶兽救出,反而被那些看似温和的流柱抓住消灭,所有被爆出的力量都被血幽冥法给一同摄入温瑞的身体里。



  温瑞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旋即另一只手在琴弦轻轻一弹,在凶兽腹里原本有些松散的音波再度活跃起来,化作流星般的攻击不停击向中心的绿色玉石。



  他透过柳音传给他的影响,利用音波将那些法术禁制一层一层破解。那些禁制多数以木属性为主,还会进行反击,所以他每一步都必须行得小心翼翼。



  尤其这些禁制有绝大部分是他不曾见过的。



  光是和这些法术禁制周旋就花费了他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在经历了生灵之塔之后还未完全补全的灵力大量流失,他不得又啃了几颗药。



  塔外太阳不知何时开始升起,当第一缕阳光照入塔内,凶兽腹里的玉石禁制也终于被彻底破解,连同墙壁上挂着的那一面镜子外的屏障都碎裂开来。



  玉石被他以音波丝线从里面取出,当青绿色的石头离开凶兽身子的那一刻,周围躁动的死灵之魂霎时停止了狂暴。



  和生灵塔的生灵之魂相同,在玉石和死灵塔之间的联系被断开之后,它们也‘翻脸不认主’,不再把温瑞当成入侵者作攻击。



  就连前一刻还在和绿丝牢笼作搏斗的凶兽也停止暴怒,因为愤怒而竖起的毛发也柔软下来,眼中红光逐渐褪去。



  它身子松懈了下来,整一只沐浴在温暖的晨光之下,配上绿丝牢笼梦幻般的流光,样子竟然带着几分祥和。



  音波化成的琴弦将玉石送到了温瑞手中,他握着那颗在手里冰凉凉的石头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收入储物器。



  他笑了笑,目光再次落到面前的凶兽身上。



  它就像一只温驯的小猫,坐在那里与他遥遥相望。



  下一瞬,绿丝牢笼的流光柱被他拆分开来,旋即猛地窜入了凶兽的身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温瑞终于从死灵塔里走了出来,身上依旧披着那不显眼的黑色斗篷。



  死灵塔周围死灵之魂悠悠打转,身上的光芒与夜晚见到的相比弱了许多,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死灵塔的范围,周围一切如常,只是在他走出死灵塔魂气范围时,有一阵似乎从悠远之地传来的铃音响了响。只有一瞬,宛若错觉。



  走出了死灵塔的温瑞并没有歇息,而是取出圆玉寻找接下来的目标。



  白日里行事比起晚上要麻烦许多,所以他花了更长的时间才来到第三座塔——兽灵塔。



  兽灵塔是一座主颜色为深蓝的塔。与生灵塔和死灵塔不同,它周围并没有铁链锁着也没有四处飘浮的生魂死魂,整座塔显得特别安静平和。



  兽灵塔上面的门是白色的,用朱色墨水画了一只看起来很像荒狼的生物。



  但是这头狼有两颗头,身后毛茸茸的尾巴还连着半条蟒蛇。



  这一次他取出了竹青色的符咒,和之前一样一掌拍了下去。白色的大门并没有马上打开,周围平静如初。



  他也不急,压着符咒的手换了个手势后猛地注入了一股力量。



  风云四起,看起来有九层楼那么高的兽灵塔顶上的天空被乌云覆盖,雪白色的大门也在这一刻开启。



  在门打开后的那一瞬间,温瑞身子也猛地朝后退了百尺,同时也飞快取出了玉琴做出攻击。



  只见上百近千条黑蛇从里面飞奔出来,一下子就将塔周围的绿色草地填满,看起来十分密集骇人。



  那些蛇身上还长了一对小小的翅膀,让它们飞跳时在空中停留的时间可以更久,降落的目的地也更加远。



  琴音化作无数利刃,毫不留情地将那些小蛇身子砍成了好几段。



  近千条的飞蛇,竟然无一成功接近被包围的那抚琴人。



  唰啦啦的声音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然后兽灵塔四周才再度恢复死寂。



  与来时相比,这里多了许多的飞蛇尸体。



  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温瑞动用了血幽冥法的腐蚀之术,把那些飞蛇的尸体全部溶解并化作尘土,飞散在空气里。



  他整理了一下衣袍,面色平静地再度接近那已经打开了的大门。



  与门口仅剩下不到二十尺的距离时,他再次察觉到什么那般拨弄琴弦,造出了一座音波墙挡在自己前方。



  音波墙形成的同时,许多绿色冒着热气的毒液也扑在了墙上。



  温瑞思索了片刻,指尖轻轻拨弄了一下流光琴弦,弹了一首鲜少听见他弹奏的曲子。



  曲子的音调时高时低,明明听起来就像是在描述山林间幽静的景物,却隐隐带着一种杀机。



  如同地狱鬼嚎般的杂音从塔内传出,他释放了真气将从里面冒出的浊气压下,抬步走了进去。



  这一次,再无任何阻碍。



  大门再次在他进入后关上,兽灵塔的内部不再是镂空的。



  一层一层攀上去,也未免太麻烦了一些。



  温瑞想着,再度发动了袭击。



  震耳欲聋的琴音在塔内响起,一阵阵的回音声响令人头痛欲裂。而塔内每一层楼的地板全被一股突然席卷而来的力量掀翻破坏,好似爆炸那般从最底层一路炸到了顶端。



  木制的碎片从顶上坠落,温瑞手中武器早已换成了御风,以屏障任性地将自己保护在内。



  眨眼的时间,整座兽灵塔内部就被他给拆了。



  塔内石灰色的墙壁上,每一层都刻着不同种类的异兽。在他把灵塔内部给拆了的同时,这些异兽也在同一时间苏醒,灵魂纷纷从壁内跑出,将只身一人的温瑞团团包围。



  这一次温瑞不仅把长啸放了出来,甚至还激活了傀儡桂。



  他把银红色的鞭子丢到桂手中:“只管打,打到它们服输为止。”



  “遵命!”桂笑了笑露出那可爱的小虎牙,转身鞭子猛地一抽,力量却足以将堆积在地板上的木头碎片全部震起。



  兽灵塔内部也是非常简单粗暴的结构,这一座塔主要考验的就是力量输出,几乎可以无脑作攻击。



  墙上刻着的每一头异兽嘴里或眼里或头顶都顶着一颗长得一模一样的紫色玉石,显然,只有一颗才是真的。



  想要破解兽灵塔与夜海的联系,就要花时间找出究竟哪一头异兽才拿着真正的那颗玉石。



  反正是真是假,只要尝试朝那玉石做出攻击,异兽灵魂就会从里面跑出,唯有将它打败才能分辨真伪。既然如此,他也不必浪费时间一头一头去试探了,干脆全部一起上更快!



  温瑞拨弄琴弦的手指从头到尾没有停过,注意力集中力全都达到了最高度。



  即使指尖已经因为过度弹奏破皮甚至开始流血,他都没有停止攻击,力量的输出反而还越来越高。



  柳音忍不住在他意识里提醒:“公子,我建议你在兽灵塔之后休息一下为妙。”



  温瑞并没有回答他,冷静地闪身又躲开了一头异兽的攻击,琴弦用力一拨,音刃直直冲破了那头异兽之魂的身子。它一声嗷呜,灵魂瞬间回到了墙壁里。



  直到他发现长啸已经和一头狼魂作了许久的战斗。



  这塔内最多的兽魂便是狼族与蛇族,每一只都非常难对付,段位一个比一个高。但很少有长啸已经打了近半时辰还分不出胜负的。



  他眼睛一眯,顾不上周围其他兽魂,直接把手里武器换成了弯刀,闪身来到了那狼魂面前,举刀狠狠就砍了下去。



  狼魂发出了一声长嗥,魂魄在他面前消散开来。



  他皱了皱眉头正思索是否自己猜测错误,身后忽然有一股杀气升起。连看的时间都没有,他脚步下意识挪开,而他先前所待的位置处也有一记爪印狠狠落了下来。



  拍爪的正是方才被他袭击消散的狼魂,原以为已经回到内壁的狼魂竟然在他身后出现,他死沉的双眼终于冒起了笑意。



  找到了呢。



  视线在塔内飞速巡视了一圈,他最终在约莫第五层高的地方找到了那极其不显眼的狼魂异兽刻印。它双眼被镶了两颗紫色玉石,只有其中一颗才是真的。



  即使看不出来又如何?只要把这只狼魂打败,他就能够知道了。



  思绪刚在脑中滑过,他下一刹那就直接动手了。



  长啸也反应了过来那狼魂就是他所寻找的目标,更加积极地帮助他对付狼魂,甚至还很贴心地替他解决周围那些烦人的兽魂。



  狼魂没有实体,炼武师的攻击对它来说反而无法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温瑞很快就把弯刀换成了他每次使用的寒冰灵剑。



  霜雪之气在塔内表层结成了一层冰,四周温度猛然降下。



  寒霜伴随着惊人的灵力打在狼魂身上,成功给它的兽魂带来了伤害。



  温瑞再度催动意念,将灵剑化成了九把,在塔中四处窜动的九把剑影惹得狼魂眼花缭乱。



  他抓准了时机,对着它身体中心那一点作出了致命般的伤害。



  凄厉的狼嚎声在整个空间里刺耳地徘徊,他并没有因为狼魂的消失而放松,反而控制着灵剑不停袭向狼魂刻印的紫色玉石。



  周围兽魂的力量在这一刻提高了将近十倍,连长啸和桂都有些招架不住。



  他只得将九把灵剑拆分,把其中一部分力量用在对付那些兽魂身上。



  包裹在他身上的真气随着他灵力不停流失变得越来越薄弱,甚至有兽魂一爪子抓破了他手臂。



  他眉头蹙了蹙,手中的攻击仍然没有停歇。



  见到温瑞受了伤,长啸身后凤羽微亮,张口一声怒吼,兽魂之力同样被激发,身上茸毛锐利地竖起。



  它的怒吼声竟然起到了镇魂的效用,至少对兽灵塔的兽魂来说非常有效,它们的气势比起刚才弱了几分。



  长啸眸光一凛,如同王者那般弓着身子,目光狠狠在那些兽魂身上扫过,然后发出了一声威胁的低吼。



  它这一举动替温瑞大大争取到了破解玉石禁制的时间。



  神兽的神威足以让这世界大部分兽类为之臣服,哪怕是异兽大陆的异兽也不例外。有些自知力量较弱不足它的,直接被它王霸之气给逼回了壁画里。



  霎时间,塔中游走的兽魂的数量就少了一半。



  即使如此,余下的兽魂并没有立即向它低头,而是齐齐扑了过来。



  桂手中鞭子狠狠一甩,在长啸和兽魂之间激起了一层火焰之浪,把惧怕火焰的兽魂再度挡下。与此同时,长啸也发动了自己风刃的攻击,化作弯月镰刀嗖嗖地砍了过去。



  场面再次陷入大乱。



  温瑞却没有被周遭动静所影响,只拼尽全力去破解紫色玉石和兽魂塔的连接。



  终于,其中一颗玉石掉了下来。



  他看了那些活跃的兽魂一眼,发现他们的攻击并没有停止,便继续对另一颗玉石进行术法的破解。



  就这样大概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在第九把灵剑猛地一冲后,玉石外的禁制壁层铿锵一声碎裂,它也顺势从高处跌落在地。



  眨眼间,那些颜色各异的兽魂忽然就化作烟云消散,只留下还未散去的兽吼声。



  温瑞弯腰把那颗玉石拾起,待汗水顺着他脸颊落下,他才发现自己因为过度施展灵术把自己搞得大汗淋漓,连唇色都淡了不少。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手已经麻得失去了直觉,连拾起一颗玉石都有些困难。



  沉默着把掉落在地的玉石拾起放进储物器后,他再次淡定地吞下一颗药丹,就地打坐调息起来。



  塔内一片狼藉,长啸身子再度缩小,默默走到他身边趴下来。



  作为温瑞所属神兽,严格来说是一把武器的它,不论再怎么打斗不会累。



  因为它消耗的不是自己的内力,而是卷轴持有者的。这和其他卷轴内的灵兽操作一模一样,只是它输出的力量比起灵兽要强大许多罢。



  即使温瑞将它召唤出来,看似是为自己增添助力,但实际上是给自己多增添一个包袱。



  “主人,你真的不打算休息吗?”小桂提着鞭子走到温瑞面前跪坐下来,眨着眼睛懂事地问道。



  温瑞逼闭着眼睛又调息了一阵才慢慢将气息缓下,然后边站起身子边回答:“我没有休息的时间。”



  小桂抿了抿嘴,见他面色冰冷仿佛一个绝缘体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我不久前见过楚云,她看起来真的非常好,主人你其实可以不必太担心,夜尹对她的确不错的。”



  温瑞侧对着他静默了许久才回了一句:“我一点也不好。”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不再开口,而是运气开始整理这座被他拆了的兽灵塔。



  温瑞在兽灵塔里,从天亮待到了天黑。



  里面的景象,和他初进来的那会儿相比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九座楼层一句被他盖回,而且连格局都有了极大的改变,在操作上也比原先设下的那个复杂了许多。



  将兽灵塔重新整装完毕,他才离开。



  同样的,他也只是做了片刻的歇息,就再次往第四座塔的所在处出发。



  第四座塔叫做灵神塔,是一座沐浴在神力之下的灵塔。



  这座塔除了对异兽有限制之外,对人修其实也没有其他三座来得友好。



  灵神塔周围被一股神力包围,若是贸贸然接触,就连人修也会被灼伤。再严重一点就会直接烧到体内的灵魂,到时候灵魂受损可能会造成内丹被毁半身不遂的后果。



  为了能够安全进入灵神塔,温瑞只得依靠神器的力量在灵神塔外围破开一个缝。



  他取出了长啸的卷轴、柳音和御风,在掌心白色灵光的驱动下将三把神器集合到了半空,并抽取出他们的神力结合在一起,合成了一股新的力量。



  仅仅三把神器一缕力量的结合,那盛天的气势仿佛足以在大地上凿开一个大坑。



  温瑞将那些力量压缩成了长矛形状的力量,然后一鼓作气朝灵神塔那一层神力护层发|射|过去。



  神力护层果真被破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裂缝,正好足以让一个人通过。



  他双脚宛如踏风,很快就在裂缝愈合之前进入了灵神塔。



  灵神塔是一座纯白色的塔,塔周围还种了许多粉白色的棠树。



  察觉到清风在他周围拂过,他微微抬起头,花瓣漫天飞舞着的情景清晰映入他眼底。



  他眼神有一刹那的失神,但很快又再度焦距,然后就见他眼底滑过了一道冷意。



  灵神塔竟有控制人心魂的能力。



  他现在心情非常糟糕,确实处于意念容易被动摇的时候,必须提高注意力。



  灵神塔的塔门是非常高大上的金色,门上只有银色的花纹,并没有前三座塔那种威风凛凛让人心生惧意的异兽画像。



  他觉得这一座塔,应该是四座塔之中最难攻破的。



  这一次连符咒都不需要,他只抬手一推,塔门就自动为他打开。



  他抬步走了进去,塔门在他身后重重关上。



  &n 你现在所看的《(修真)师兄非良善》 263.破解四塔(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 m. 进去后再搜:(修真)师兄非良善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