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268 遇险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7: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无限先知
  不顾尚在捡拾魂石的夜尹, 温瑞走到了第三道门之前。



  第三道门是焚身门, 色泽为黄, 东南西北护兽分别为百足蜈蚣、四钳毒蝎、双头蛇王及利爪毒珠。



  这一次的归类倒也非常明确,都是毒性极强的毒物。



  他在脑里飞快模拟了对策,决定用防御最佳的御风作为武器。



  “我们开始吧。”夜尹微冷的声音传来, 温瑞没有说话,只稍稍后退一步,并布好了扇域。



  红光扇域铺在黄色焚身门周围, 为那骤然升起的黄色光芒带来另一种诡异的华美。



  夜尹的脚步声在温瑞身后不远处停下,从第一道门至今夜尹一直都非常安分, 加上他一心一意只想着要赶紧将死门破解, 便没有多想。



  焚身门的亮光越发强烈,四只毒兽眼睛处的黄色晶石也逐渐有流光升起。若仔细一瞧,会发现这变化与前两道们四兽雕像眼珠的光芒有些不同。



  砰的重响传来,温瑞身子一顿, 看见前方焚身门的大门被一股神秘力量推开,浊气像火山那般自门内喷发。



  前面几次的破解并未开启死门,他当下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身子寒毛忽然竖起, 一股杀意自他身后直冲而来, 他凭着身子本能旋身就要催动灵力作攻击抵挡, 偏生此时胸前一阵剧烈疼痛, 叫他全身再度陷入僵硬无法动弹。



  他只能看着从夜尹手中发出的剧烈攻击离自己越近, 最后正面冲撞到他身上, 将他整个人推入身后的死门之中。



  浊气内所含的剧毒就像这世界上最烈的火, 燃烧着他身子,甚至通过皮肤每一个缝隙钻入他体内,给他带来了比遭受星辰之毒还要疼痛近百倍的痛楚。



  乌黑色的气体自他身子处冒出,他白皙如玉的肌肤逐渐被褐黑色浸染,体内五脏六腑乃至全身脉络正惨遭剧毒摧残。他睁大双目,仿佛被人用力拉入了深渊,漂亮的紫眸亦染上了一层浊气。



  厚重的大门在他落入内部那一刻被关上,将他压抑不住的痛喊声隔绝在内。



  死门之内,是一个无止境的空间。



  却是一个能置人于死地的可怕空间。



  温瑞的意识里近乎被疼痛填充,除了感受到身上比被撕裂还要强的痛楚之外,他脑内陷入短暂的空白,无法做他想。他身子亦是因为星辰之毒蔓延至全身而无法动弹,只能任由死门的力量将他下拉沉落。



  眼眸逐渐被死气填充,他眼睑微微一颤,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



  “云儿……”



  焚身门之外,夜尹痛苦地跪倒在地大喘粗气,汗水将他鬓边及额前发丝浸湿。他一双化作兽瞳的瞳孔瞪得老大,甚至还在内微微颤动,半响咳出了一大口血。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那扇黄色死门,神情满是不可置信与懊悔。



  他都做了什么,他都做了什么事!该死的夜海!



  夜尹痛苦地抱住头,欲将脑海中那烦人的声音驱走。



  “夜海!!!”他语气几乎要实体化并将人咬碎,可在他脑中回旋的声音丝毫不受影响。



  夜海的声音再度传来,并伴随着惹人厌的笑声。



  “如今异兽大陆是我的天下,你是不可能打败我的。我劝你安分一些,若你不想你父母亲出事的话。”说完这句话,夜海便将意识彻底从他身上撤出,也停止了对他的控制。



  夜尹五指缩紧握成拳头在地上重重锤了一下。



  他以为自己已经将事情处理得非常好,没想到依然在夜海的掌控之中。他竟然在要紧关头被他控制了意识,并对温瑞做出攻击……为什么温瑞没能避开?那是如此普通又直接的袭击,以他的能力,即使是背对着他也绝不可能这般轻易被他偷袭成功。



  ……难道,是因为温瑞非常信任他?



  思及此,夜尹心里更加难受了。



  原以为不知该如何向温瑞交代,如今反倒成了不知该怎么和楚云开口。他只想让自己土生土长的大陆回归平静,重获新生,并没有真的打算要伤害任何人!



  焚身门是他操纵了异兽之力开启的没错,然而在有人正在内头受刑的情况下,除了大陆的统治者之外,没有人能够将大门再度打开。只要夜海不愿意,温瑞就无法从焚身门之中出来。



  他无力地躺倒在地,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久久没有动作。



  楚云睁大了眼睛瞪着面前那刻着五头不同的异兽的巨大石门,不知应该如何才能把这道门打开。



  她现在正在可以进入五道死门所在之处的通道之前,只是入口被巨大石门挡住,而且看着好像还需要进行什么特殊仪式才能启动的样子,脑壳又是一阵疼痛。



  更糟糕的是她双手还被夜尹的铐子拷住,就算吞下了那暂时恢复灵脉通行的药丹,她也无法做什么。



  只能希望师兄和夜尹尚未抵达死门,那她还有可能在这儿将他们堵住。



  正这么想着,她手腕处忽然传来了咯哒的解锁声。她诧异地低下头,发现手铐连接处竟然自动松开。她甩了甩手,手铐在她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掉落在地。



  ……竟然解开了?!



  “……亲爹,这是你干的吗?”她讷讷地问道。



  怀中链子剧烈地颤几下,像是在和她说不是。



  她有些出神地站在原地片刻,直到脑中回忆起什么事,身子忽然一阵发凉,全身血液仿佛在倒流。



  记得之前夜尹曾与她说过,若他和温瑞在行事途中出了意外,便会远程操纵替她解锁放她离开。虽然她已经离开了地牢无法确认,但这手铐自动松开,是否与他那番言论也有关系?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楚云就铁青着脸把夜尹给她的药择了一颗吞下。



  果然如夜尹所说,这颗药确实有暂时修复灵脉的能力,虽然只治标不治本,对现在的她来说却极有帮助。



  她取出鞭子直接朝石门甩去,似是想凭借蛮力将石门破开。可惜她对着面前这扇门攻击了整半个时辰,石门都不见分毫裂缝,唯有被砍断的藤蔓和青苔落了一地。



  肌肉开始麻痹,她有些绝望地盯着石门,继续挥着手里的鞭子,怒道:“把门打开!”



  轰隆一声响起,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石门竟有了变化。



  她惊诧地看着石门在自己面前往左右两旁分开,没想过自己真一句话就把门给喊了开来。



  当然,在看见出现在门后的夜尹时,她也就立即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



  夜尹似乎也不曾想过会有人站在门外,愣了一下才抬起头,在看见门外人是楚云时,神情好像变得更加错愕了。



  楚云一见到他,开口第一句话便问:“我师兄呢?”



  夜尹身子明显一顿,却没有立即回答。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正在往下沉。



  “我问你我师兄人呢?”她并没有立刻发飙,而是往前朝他逼近一步,再度询问。



  夜尹面如死灰地凝视着她,半响才回答:“他坠入其中一道死门里了。”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坠入其中一道死门里?”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句话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她不想接受事实。



  夜尹难得在她面前露出些许崩溃,他抬手痛苦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嘶吼般地回道:“是我,是我把他推了下去!”



  他话方说完,几乎是没有预警的,他猛然被一股力量从前方袭来,将他重重甩退了几十尺,在他回过神来时才感觉到身上一道发烫的疼痛感。



  他眸光有些怔愣,方抬起头想看清前方情况,脖子蓦地就被一条东西卷住,然后将他头往抬了些许。



  楚云一脚踏在他胸前,目光深沉地俯视着他:“你再重复一次,你说了什么。”



  感觉到脖子处的鞭子仿佛要深深扎入他肉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楚云的可怕,下意识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道出。



  楚云在那之后,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其实她在怪她自己,要不是为了救她,温瑞根本不必以身犯险,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你没有骗我?师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你偷袭成功?他的警惕心素来极高,哪怕在当时发生那种状况他也能马上反应过来进行防御!”她对夜尹的解释,还是抱有几分怀疑。



  在她看来,温瑞根本没可能这么简单就会落入陷阱。



  夜尹抓住他脖子处的鞭子,仰头喘了口气才回答:“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他的确就一击被我打入了焚身门里。我想……也许是因为他太过相信我,是我的错……”



  “呵。”楚云轻笑了一声,冷冷的看着他:“不可能。”



  若温瑞真是那种只合作一次就能把信任完全交代出去的人就好了。



  楚云又盯着夜尹看了好一会儿,才用力把他推开将鞭子收回,顺道将压在他胸前的脚挪开。



  “带我去死门那里。”她虽然极力在用冷静来掩饰自己的着急,语气里却依然泄露了她心中的几分慌张。



  夜尹自知理亏,如今哪怕楚云态度再高冷强硬,他也只是照着办。



  楚云随着夜尹来到了传说中五道死门所在之处,她扫视了一圈,发现有其中两道门周围的石雕已经被人毁去。



  应当是她师兄所为。



  “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他救出来?”她询问道。



  夜尹面色沉重地回答:“如今,除了打败夜海把统治权从他手中夺回之外,应该别无他法了。”



  “那就带我去见他。”什么统治者,敢伤害她师兄,她肯定要把人揍得连爹娘都认不出。



  夜尹闻言立即阻止道:“贸贸然去见他不行,死门的力量尚未被完全破解,他身上的力量依然非常强大,就算聚集大陆一半异兽的力量再加上你我,都未必能将他打败。”



  “所以我现在只需要把死门破解就好了吗?”楚云目光直视着前方剩余的三扇大门问道。



  夜尹眉头微微一皱:“是这么说没错,但这对你来说实在太冒险。守护四兽的力量在初释放时会非常强大,堪比灵尊和炼武尊的力量,哪怕是你师兄费尽力气也只能与它们战成平手。虽然断了光束会削弱它们的力量,但它们那会儿的能力依然在顶级灵术师和炼武师范围……”



  楚云却道:“说完了吗?完了就直接开始吧。”



  夜尹顿了顿,又提醒:“我的意思是,你很可能不仅没法破解死门的连结,甚至还可能会重伤,更严重还会致死。”



  “我不在乎。”楚云面色平静地说道,“我只想把我师兄救回来。”



  再艰苦的痛她都熬过了,不过是死一字而已,又有何惧?



  她最怕的,是温瑞没法回到她身边。哪怕结局可能会不尽如人意,也总比连到手的机会都不抓住来得好!



  也许是楚云眼中的决心过于亮眼,又或是在这一刻,她的模样仿佛与温瑞当时的坚决重叠,夜尹竟是看得有些晃神迷惘。



  “为什么?”他问道。



  楚云反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能够为了对方倾尽一切,甚至不顾一切去冒险?”他补充道,眼中的茫然,就像是一个单纯的小孩子在尝试领悟对他来说深奥难懂的问题。



  在这一刻,连楚云都对他感到有些无奈的好笑。



  沉默了几秒左右,她才开口:“这是本能。”顿了顿,她才又继续,“就像猎食生存是你们的本能,救他,也是我的本能。”



  她笑了笑,说得云淡风轻:“没有为什么,就是单纯爱他而已。”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傲世苍神超级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