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330 浮生大陆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8: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极品透视学生百炼飞升录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医生在都市帝国吃相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
  强烈推荐:



  弥水月被青龙殿的人拦在外面, 并没有大哭大闹或是疯狂地想要冲进去,只是冷静地向看守之人转达自己想见温瑞的愿望后就一直在外面等候了。|



  她只是没把握,温瑞会不会出来见她,或是直接让人出来将她轰走。



  从她被拦截在外面的那一刻起她便清楚, 温瑞已经知道了她所做的事情。她一点儿也不惊讶, 毕竟过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漫天宗被摧毁, 她爹弥天被捉走的事情她也已经收到了消息。作为漫天宗宗主的女儿,并且犯了大错的,她此时应该逃跑,藏在青龙的人找不到的地方,甚至到另一座大陆发展, 才是明智之举。



  然而她并不想逃,她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温瑞。



  可是真的到这里她却又陷入了些许迷茫。



  有些答案明明早已知晓,为何却还要过来呢?



  大概, 是因为她想亲口听他告诉自己, 好让她彻底死心吧。



  远方逐渐步入自己视线的黄色人影将她的注意力拉回, 在看清对方的模样时, 她目光忍不住亮了亮,却又在对上他近乎没有感情,宛若注视着陌生人的视线时, 暗下。



  温瑞今日穿了一件颜色不算太浅也不会太深的黄色衣袍, 衣服上绣了类似于蛟龙的暗纹, 色系虽然淡雅, 却又不失气势。



  尤其当他的长发散落在身后时, 随着他步行微微飘荡的样子,每一下都像是在人心头上撩拨的羽毛,弄得人心微微发痒。



  哪怕他那双紫眸里的神情是如此淡漠,弥水月依然忍不住看得失了神。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喜欢这个宛若仙一样的男人。



  “弥姑娘找我?”温瑞踏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她面前约莫三尺处停下,嘴边笑意浅浅,却未达眼底,连语气都非常生疏。



  弥水月放在胸前的拳头紧了紧,语气有些消沉:“温瑞,你是否从一开始,便没有打算放过漫天宗?”



  温瑞唇边的笑容未曾未减:“我这个人,非常记仇。”



  “除了记仇,我还睚眦必报,甚至还会让得罪我的人遭受十倍以上,我曾受过的痛苦。”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也彻底失去了那没有感情的笑意:“所以你认为,我有可能放过漫天宗吗?”



  弥水月的眼眶微微发红,但还是强忍住想哭的感觉问了另一道问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楚云会回来?”



  “是。”温瑞回答得毫不犹豫。



  弥水月咬紧了牙:“那你为何当初还要将我留在你身边?你明知道我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接近的你,既然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会给我任何回应,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我的要求?!”



  温瑞看着她,双眼忽然弯了弯,说出来的话却能够让她彻底心碎:“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当年之事你也有份,你觉得我会就这样放过你?”



  他轻声笑道:“伤害一个人,未必只能通过让对方遭到身体痛苦的方式。”



  听到这里,弥水月的眼眶里忍不住凝聚了泪水:“温瑞……你太残忍了!”她没想过,当这些话真的从他嘴里出来时,竟然会如此难受。



  “残忍?我以为,在你们当年决定那般待我时,脑中便再无这一词了。”温瑞停顿了一会儿,又道:“再说,三十年前我与云儿成亲当夜,你甚至还想对她下手。”



  “光是这一个理由,我便能让你死不下百遍。偏偏,三十年后,你又对她下了手。”



  弥水月自嘲一笑:“听说,你早就知道了我爹要对楚云出手。既然你早已知晓,为何……还放任我与洛韵……”



  “我只是想看看,过了那么多年,你是否还会一如当年,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



  弥水月从他落下的最后几个字里感觉到了他压抑着的怒意,只觉得眼前银光闪过,脖子忽然一阵冰凉。



  温瑞竟然将剑抵在了她的脖子处!



  “只可惜,你依然不知悔改。”



  “你……要杀了我?”弥水月的眼里满是震惊。



  温瑞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波澜:“所有会对她造成威胁的人,我都会让他们消失,永绝后患。”



  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弥水月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跌到了冰冷的谷底。



  为什么,她会喜欢上一个这样的男人。



  楚云醒时,外面太阳都快要下山了。



  她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想要下床,却只觉得自己仿佛整个人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温瑞下手真是太狠了,她不由得在心里感叹。



  房里除了之外再无他人,有些安静。



  那么多时辰过去了,温瑞竟然还没回来?



  正想着,房门忽然就被人打开。还未看清来人的身影,她就先闻到了一股强烈激起了她食欲的飘香。



  “看来我时间掐得正好。”温瑞站在门边,笑意温柔地看着她,手上还端着装满了食物的端盘。



  ……她的确是饿得很,看来她师兄很明白在什么时候应该用什么来讨好她。



  见到食物,楚云对于温瑞如此狠狠欺负自己一番的怨念都消失了不少,强忍着腰背酸痛所带来的不适下了床。



  她揉着腰走到桌边时,温瑞已经将食物及碗筷都摆好了。



  于是她很干脆地就坐下开始享用起桌上的美食。



  温瑞的厨艺从未叫她失望。



  吃到一半,察觉到自己身子忽然放松了不少,她才发现身旁的温瑞不知什么时候揽过了她的腰,在她腰间轻轻按揉,替她缓解着不适。



  侧过头,正好见到他在低头注视自己,与她四目相对时,还加深了眼里那化开的笑意。



  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人怎能那么好看呢?



  楚云想了想,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道:“你不吃点?”



  温瑞轻轻笑着:“你喂我?”



  他原本就只是和楚云开个玩笑罢,也做好了被她拒绝的准备,没想到她还真的端起了碗,夹起了一块肉就送到他嘴边。



  他愣了愣,下意识张开了嘴,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间将他嘴里填满,一直化到了心里。



  楚云看着温瑞越发温柔的表情,心里有些复杂。



  她忍不住询问:“师兄,我平时对你很不好吗?”



  温瑞的动作一顿,表情有几分无辜:“怎么会?云儿你不对我好,还能对谁好?”



  “……”那为何只是喂了他一块肉,他就一脸幸福爆棚的表情?



  她轻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碗筷放下,伸手捏上他那不逊色于女子嫩滑的双颊:“这样,那我以后还要对你更好一些。”



  “毕竟,像你这么好看又全能的夫君,跑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猝不及防地被楚云这般‘疼爱’,温瑞又是一怔,抬手反握住了她在他脸上作乱的手,眸光暗了几分:“你这是在撩我吗?”



  楚云:“……”他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说法的?!



  在他考虑着要不要又干脆把人抱到床上好好疼爱一番时,忽然听见楚云扯开了话题问:“对了,宁儿如何了?”



  她口中的宁儿,自然是那刚收养的孩子,颜语宁。



  温瑞倒也没有排斥那孩子,听到她问起,就把澜君给召唤到了他们房间。



  楚云把孩子从澜君手里接过后,朝他感激一笑:“澜君,辛苦你了。”



  澜君微微颔首:“没事。”他看了一眼不远处不知回想起什么,表情有些复杂的温瑞后,又朝楚云道:“若公子与姑娘没有其他事,澜君便告退了。”



  澜君这一离开,自然是恢复剑身回到云海的储物空间里头,休息去了。



  楚云并没有见到温瑞面对澜君时微妙的表情。



  其实也没什么,这是楚云下午在休息那会儿发生的事了。



  误会已经解除,水轻霖也不再对他露出那般不善的态度,后来还不知从哪里听到了他和楚云带回来一个孩子的消息,一群人嚷嚷着跑到他书房说要看孩子,他只好让澜君把人带来。



  结果那孩子估计是饿了,一直在哭闹,一群没有照顾孩子经验的人七手八脚地把这娃儿喂饱,结果没多久她又开始闹了起来。



  这会儿才发现,她原来是尿了,搞了半天竟然都没有人知道要怎么弄,又担心楚云醒来见他们没把孩子顾好,温瑞当时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打架的时候都没有觉得那般狼狈过。



  最后还是一旁静默的澜君看不下去,替他们接收给那娃儿换好了尿布,鸡飞狗跳的书房才恢复平静。



  所以刚才见到澜君和这个小女娃,温瑞才会被勾起那不好的回忆,顿时觉得那洗了几十遍的手还是有点……



  重点是,他竟然连自己的器灵都不如!这一点他并不是很能够接受。



  楚云并没有见到温瑞若有所思的神情,抱着宁儿就高兴地逗她玩。



  小女娃儿也不怕她,和她玩闹得挺高兴,满脸的笑意。



  晚上歇息时楚云也把她留了下来,让她和自己与温瑞一同睡。



  温瑞只觉得有些生无可恋,这就是为何他会有不想与楚云生个孩子的想法。



  他们在轻武大陆的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至于温瑞最后如何处置了弥天,楚云并不晓得,也没有去问。



  按照她师兄的手段,肯定会好好折磨弥天一番,不让他那么容易死去的。至于怎么折磨,她没兴趣也不想知道。



  处理好了漓水和青龙的事,温瑞就要准备回去浮生大陆了。



  她这才想起,自家师兄现在是在浮生大陆的天门宗修炼。



  既然要回去浮生大陆,她肯定要跟着一起的,正好她也想到浮生大陆一趟寻找她的娘亲。



  因为担起了照顾小语宁的责任,她也把她一起带上了。



  在温瑞的私人飞船上,楚云和温瑞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师兄,你能否给我稍微介绍浮生大陆的情况?我想去找我娘。”



  “除了因为我爹非常思念她之外,我个人……也很想见她一面的。”毕竟她不似云轩,带着记忆。



  她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的娘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温瑞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朝她神秘地笑了笑:“等到了浮生大陆,我想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要不是他怀里还抱着一个正在抓着他头发玩弄的孩子,楚云会觉得他这一笑的画面很吸引人。



  不知怎的,听到他这一句话,她心里忽然蹦出一个令人惊讶又有些不敢相信的预感,直叫她心里打鼓。



  哪怕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他们抵达浮生大陆,温瑞将她带入一座陵墓之中时,她还是觉得非常激动。



  “你要做的事,我十年前就帮你完成了。”耳边依旧是他温和如风的声音,却惹得她眼眶一热。



  这个人,总是能给她这样的惊喜。



  他永远都知道她需要什么,将她的事情都记挂在心上,如此……细心又温柔。



  能与他在一起,她上辈子大概是拯救了银河系。



  陵墓的中间摆着一座冰棺,楚云走近一看,见到了里面躺着的人。



  那是一位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子,连她看了都有些自叹不如。她有一种感觉,里面的人若是笑起来,必然能叫这天地间黯然失色。



  她看起来好似只是睡着了那般,叫旁边看着的人忍不住放轻了呼吸,深怕会把人给惊醒似的。



  如果可能,她倒希望自己能够将冰棺里的人惊醒。



  她凝视着里面的人许久,才哑着声轻唤:“娘……”



  指尖刚触碰到冰棺,入口处便传来了另一阵脚步声,无需回头她也能够从那步伐判断出来人的身份。



  “哥。”她没有回过头,一双眼睛只定格在冰棺内的女人身上,似是要将她的样子好好印在脑海中。



  云轩是被温瑞约到这地方的,来到这里见到冰棺之前,他对此行的目的毫无头绪。



  他和楚云一样,生长在这世界许久,见过了许许多多的事,对任何事物都早已没了执念。



  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当年真正将他及楚云养大的楚然与云千珏。



  云千珏的踪迹他已经从楚云那里听说,虽然他一直没有向任何人诉说,但心中却是非常希望能够见到楚然一面的。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曾想过许许多多再次见到楚然时候的场景,却没想过竟会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心里更是一片平静。



  站在入口处好半响,他才缓缓走到冰棺的另一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冰棺内的人,脸上忽然露出了极其温和的神情。



  楚云正好抬头看着他,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此刻的云轩周身的气质看起来与记忆中的云千珏还颇有几分相似。



  她顿了一会儿,将链坠从脖子处摘下,随即放到了冰棺之上。



  “娘,爹很想你。”她刚说完这句话,冰棺上的坠子忽然就亮起了光来。



  同一时间,冰棺内躺着的女子身体也逐渐起了变化。



  只见她周身被一层淡淡的白光所覆,随后那些白光又分散成许多点点光芒往上空升起,穿过了冰棺,在空中扩散。



  其大部分都在她和云轩周围打转,另一部分则与链坠上升起的淡蓝色光点缠绕着。



  楚云与云轩皆是一愣,盯着这梦幻般的场景看了许久,她才听见自家哥哥叹了一口气说:“看来,娘亲和爹一样,等待着与彼此重聚的念想都很深呢。”



  楚云出神地看着那些在自己眼前打转的白色光点,恍惚间,像是从那些散散的光点之中看见了一位漂亮的女子,她脸上还挂着温柔又灿烂的笑容。



  她就这样怔愣了许久许久,久得连周围的光点都已经彻底消失,她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早已满脸泪痕。



  楚然和云千珏这一次真的离开了,到了一个永远不会有人打扰他们,伤害他们,将他们拆散的地方。



  她的周围,仿佛还残留着他们怀抱自己的气息。



  她感觉到了,真真切切的,透过他们夫妻二人的意识,感受到了他们二人对自己的想念与爱意。



  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回过头,才发现是云轩。



  他正笑看着她,对上她目光后道:“爹娘说了,让我好好照顾你。”



  她眼眶一热,忍不住伸手紧紧抱住他,感受着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



  一种名为亲人的气息。



  只是她才抱了没多久,忽然被人伸手揪住后衣领,脱离了云轩的怀抱。



  她有些发懵地抬起头,见到了云轩的一脸无奈。



  眼前画面转了一圈,然后她就被人压入一个与云轩身上的气息不同,却同样能够让她感觉到安心及温暖的怀抱。



  “要抱就抱我。”温瑞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拍,语气间满是毫不掩饰的霸道。



  楚云却没有生气,反而把头埋在他怀里笑了起来。



  爹娘,你们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一个能够好好照顾我陪伴我的人了。



  温瑞并没有见到楚云的表情,以为她还在难过,一只手一直搭在她背上安抚着。直到过了许久许久都不见她有动静,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趴在自己怀抱里睡着了,眼角边的泪痕隐隐约约。



  “……”温瑞和云轩都被她这站着都能睡着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最后只能抱着人往天门宗的方向回去。



  天门宗——



  在建筑之外徘徊的诸多弟子们,都被天边传来的一道熟悉又悦耳的鸣音吸引了注意,甚至有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口中谈论的似乎都是一件事。一些师姐师妹们表情更显激动,目光眺望着远方,似是非常期待。



  云轩及楚云都不知道,作为天之骄子般存在的温瑞,哪怕他并非天门宗的正式弟子,人气却也不比资质卓越的秦子玉差。



  当然,他也并非一进入天门宗就为人所崇敬。



  初至天门宗随着贺云修炼的那会儿,因着大家都不了解他底细,只知道他是那在他们眼里看来是属于‘乡下’般存在的小型大陆,轻武大陆过来,便觉得他资质远远不及他们。



  他那会儿刚失去楚云,是最为封闭自己,将内心深处的冷漠都展露在脸上的时候,便更有人将其解读为他目无尊长,骄傲自大且狂妄,时常有人在私底下找他麻烦。



  加上他的长相当真是极其俊逸,期间可是俘获了不少同门师姐师妹的心,时常有人借故向他嘘寒问暖想撩他,这让那些男弟子们更加嫉妒了。碍着贺云的身份,加上秦子玉这护犊子的师兄,他们很多时候也只能逞口舌之快罢,甚至想做点小动作,都能屡屡被温瑞‘无意’避开,当时心中憋气得很。



  温瑞被人鄙视得最狠的,是被大家得知他无法铸造出好的武器来的时候。



  他一直以炼武师的身份待在宗门内,而炼武师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武器的铸造。偏偏他在这方面没有那等‘天赋’,那些嫉妒他的男弟子们便一直对他冷嘲热讽,也不将他放在眼里。



  不过天门宗到底是一个大宗,里面弟子绝大部分还是颇有素质,所以那小部分心胸狭隘的人依然无法明着欺负温瑞。



  直到温瑞的战斗力逐渐在各大任务及斗法比试中展露,尤其还同时拥有着灵术师的身份为人所知,那些议论他的声音才越来越少。而真正让大家不敢再那般对待他的原因,是后来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些曾经欺负或嘲讽鄙夷过他的人,下场都不太好。



  不是在任务中失踪就是找回来也只剩下不完整的尸体,或是在外边惨遭仇家暗杀身首异处死无全尸等等。明明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谁的杰作,却都没有真正的证据能指向他,反而还要折服于他过人的手段之下。



  温瑞初始的冷漠只是他不想交际罢,然而一旦他真正着手于招揽人或与人交好,他的网可以铺张得很大很大。



  到最后,哪怕是天门宗的正式内门弟子都得敬他三分,更莫论他还是受到天门宗难得一见的宗主亲口表扬的人。



  所以三十年后,当楚云与云轩回来时,见到的依然是温瑞高大上的一面。



  楚云睡得并不沉,早在回来天门宗的路上就醒来了,只是人还懒洋洋地赖在温瑞怀里不愿意起来,大部分时候都在发呆。



  温瑞倒也没有特意去引起她的注意,毕竟还是能够理解楚然与云千珏的离开给楚云留下的伤感,所以他很贴心地给她留了点放松思绪的空间。



  一直到可以见到天门宗的踪影了,楚云才把意识收回来,好奇地打量着温瑞在三十年间生活的环境。



  打量了几圈后,她只有一个感想。



  “师兄,我想你这三十年里应该艳福不浅吧?”她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酸。



  瞧瞧,随处可见的女修士,各个都长得如花似玉,身材资质都是极好的……再看看她们紧紧盯着雪见鸟的目光,肯定是奔着她师兄来的啊。



  对于楚云吃醋的样子,温瑞还是很乐意见的,毕竟很难才能见到一次。



  欣赏够了她的表情,他才低头在她额头上浅浅亲了一下:“这三十年里你都不在我身边,我能有什么艳福?”说话间的语气竟还有几分哀怨。



  楚云没有回话,只是抓着他的手,手指在他手背上来回搓动。



  他们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天门宗广场的上方,温瑞看了楚云一眼,忽然就伸手将她横抱在怀里,纵身从雪见鸟背上跃到了地上。



  云轩乘着的青鹫鸟默默跟在雪见鸟后面,身旁还坐着几个在逗弄小语宁玩儿的神器器灵。看了底下的人群一眼,他决定还是不下去了。



  温瑞下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不怪他们,主要平时温瑞每次出门或归来,基本都是乘着雪见鸟或青鹫鸟,不是从自己的峰头出发就是直接往峰头的方向回去,何曾有过在宗门主殿处落地的时候?



  见到他落地的时候,众人的表情更加惊讶了。



  他要嘛不出现,一出现,身边还带着一位姑娘。



  而且那姑娘长得还真不是漂亮二字能够形容的!



  用围观的那些男弟子的话来说,这乍一见视线就挪不开了,仿佛见到从天上落入凡尘的仙。



  若换做以前的楚云,被那么多人用如此热烈的视线打量,早就脸红不自在了。



  现在的她倒是能够做到像她师兄那般淡定,表情都不带变化的。



  哦,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就是被身边的男子牵住了手的时候,她侧头露出了一抹带着几分娇羞的笑容。



  不错,温瑞就是带着楚云,在宗门内晃一圈宣誓主权的。



  虽然他这次回来的确是该去向贺云汇报,不过往常他都是直接乘着灵兽直达目的地,今日他心情好,要牵着这个宛若他全世界的姑娘在天门宗晃悠。



  因为这么做之后,将来就不会有哪个男人会如此不识相,想去勾搭他的人了。



  楚云当然知道温瑞是什么心思什么打算,但她其实也挺乐意陪他这样‘秀’一场的。



  嗯,这样那些觊觎她师兄的妹纸们也可以死心了。



  在见到贺云之前,他们先遇见了秦子玉。



  “没想到你回去轻武大陆一趟,竟然拐了个媳妇儿回来?”秦子玉的表情除了惊讶,还有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温瑞轻轻笑着:“这是我娘子,我们三十年前便已成婚。”



  “三十年前?你的婚事我也曾听说,但我记得你娶的是你师妹吧?可是新婚当夜,你师妹她不是……”说到这里他便没再继续,显然是有些犹豫,也有些许不确定。



  “就是她,我的师妹楚云。”温瑞说道。



  秦子玉瞪大了眼睛:“你别骗我,我记忆力好着,我见过你师妹,她不是长的这样!”



  楚云微微笑道:“秦师兄好,我确实是楚云。”



  这算是她第一次和秦子玉打招呼。



  谁能想到,当年还和他师兄针锋相对的秦子玉,现在竟然与他师兄成了半个同门,更自诩是她师兄的师兄,在门里也对他颇有照顾。



  他们这两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与三十年前相较,现在的秦子玉似乎也成熟多了,也不会再用鼻孔看人。



  秦子玉的心理素质也是挺强的,很快就接受了她以不同样貌归来的身份,并且向他们道贺。



  “好了,叙旧的话往后再说,我要回去准备明日与你的对决,你可别临阵退缩。”秦子玉忽然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楚云一愣,心道什么对决?



  温瑞笑着回应:“我一定会到。”



  直到秦子玉离开,楚云才询问道:“师兄,你明日是要与秦子玉比试什么?斗法?”



  温瑞却没有直接回答她,只神秘兮兮地笑着回了句:“你明日到斗武场一观便知。”



  随后他带着她一同去见了贺云,贺云一眼就看穿了她是楚云的身份,而且还一点儿也不惊讶,那气度着实惊了她一把,让她心里对贺云不得不更加佩服。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终极武力姐姐有妖气罗马尼亚雄鹰百鬼妖乱柯南之毛利姐姐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韩娱之魔女孝渊战极通天符尊传夜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