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修真)师兄非良善

331 完结

(修真)师兄非良善 | 作者:墨上青狐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28: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百炼飞升录天神诀修罗武神逆剑狂神造化之王绝品邪少最佳女婿永恒圣王
  强烈推荐:



  贺云此人的确是让人尊敬的, 不论是他的成就还是他那令人佩服的气度。````



  他累积下来的经历将他的凡尘之气洗涤得一干二净,徒然留下一身清静与仿佛看透了许多的沧桑之感。饶是楚云, 在面对他的时候也会下意识有一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感觉,哪怕对方已经非常收敛他的气息了。



  贺云并没有和她及温瑞聊太多, 大部分的对话还是围绕在温瑞身上,不过都是一些与修炼有关或了解他近况的问题罢。



  至于贺云知不知道她另外的特殊身份,她自己是不知道了。



  他既然没有问, 师兄也没有主动开口说的意思,那便决口不谈。



  离开之前,他还送了她一块灵气非常充沛的灵玉,据说这灵玉内的灵气可以帮助灵术师的修炼,并且灵玉内的灵气在搁置的时候还会主动补充,可以无限使用。



  重点这块灵玉是一对的,另一个里面蕴含的则是灵气, 对炼武师的修炼较有帮助。而那一块灵玉,在三十年前贺云就已经赐给了温瑞。



  接到这块灵玉的时候,温瑞的表情甚至有几分讶异, 最后在她之后也真诚地向贺云道了谢。



  贺云摸了摸那发白的长胡子,微笑道:“不必, 这一对灵玉,本来就是我为你们二人准备的。”



  见过了贺云, 她和温瑞便离开了。



  走在天门宗之中, 他们一路收到了不少人的注目礼, 对于温瑞, 恭敬的占据了大部分。于她,好奇、羡慕或带着些许妒忌的较多。



  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非常高兴。



  至少在天门宗里,她师兄也不会受到其他人欺负。



  刚回到天门宗,楚云和温瑞处理好琐事,在房里腻歪了一会儿就休息去了。



  直到隔天起来,吃完温瑞特意为她准备的早餐,随着他出门来到了天门宗内,一个类似于武斗场之类的露天场地,她才想起昨日秦子玉说的话,还有温瑞那句“你明天就会知道了”。



  “师兄,你又要与秦子玉比试?”楚云被他拉到特殊观众席坐下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逼的。



  她师兄要和秦子玉比什么?斗法?还是武器铸造?



  看了一眼出现在武斗场上的铸造台,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知道了答案。



  温瑞站在她面前,微微弯腰伸手扶住她双颊,双眼笑得弯弯的:“对,你会支持我吗?”



  “当然会!只是,师兄,你先前因为温家的事情受了伤……”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眼睛忽然一亮:“莫非,你的身子问题已经?”好了?



  温瑞却是摇了摇头:“尚未。”



  “……那你还!”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心道温瑞也太大胆了。



  秦子玉早已抵达,正在武斗场的另一边做准备。而周围的观众席上也陆陆续续坐满了人,这可是一场比上次还要盛大的比试。



  不仅如此,除了天门宗内一些长老级人物,不少浮生大陆上名望颇高的人也前来围观。



  这一场比试并非一时兴起,甚至是光明正大下了战帖,并且送出请柬邀请其他高阶修士来见证的!



  楚云没能将自己心中的着急说出口,因为温瑞在她开口之前就伸出食指轻轻抵在她唇边,制止了她的发言。



  “但是我想到了一个也许能够突破我自己的方法。这很可能是唯一能够让我恢复铸器能力的方式,再说,我昔日也应承过子玉,待你回来,我与他便会再来一战,见证我的进修成果。”



  楚云的手搭在他手臂上,忍不住收紧了五指攥住他袖子:“可是也不必请那么多人过来啊,若失败了,那你……”



  话未说完,他忽然低下了头在她额头处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她一抬头便撞进了他那双深邃的紫眸之中,晃神的一瞬间,只听见他轻轻开口询问:“你会因此取笑我,看不起我,离我而去吗?”



  待她将这句话在脑中消化彻底后,眼里立即泛过了些许怒意:“怎么可能?!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最爱的师兄!就算你失去了一切,我也有能力保护你,养你!”



  直到在他眼中看见如水一般温柔的笑意,她才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说了什么露骨的话语,双颊忍不住有些发红。



  温瑞面上的笑意却是越发加深:“那就够了。”



  “云儿,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等她回过神来,温瑞已经站到武斗场中央的武斗场去了。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到了上面传来的温度。



  ……好像一个不小心,又被她师兄撩了一把。



  “时隔三十年,我们终于又站在武斗场上,进行炼器的比拼了。”秦子玉手里还握着一把收起的扇子,正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另一只手的掌心,俊俏的脸上挂着一抹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



  温瑞则是笑得一脸温和,从双目里的笑意来看,心情似乎非常不错。



  他回应道:“不过这一次的比试,心境与意义却与前一次有着极大的差异。”



  “确实,当年……我也欠你与你师妹一声道歉。”



  温瑞闻言轻笑:“既然如此,待这一场比试之后,子玉师兄你便请我与我师妹饱餐一顿如何?”



  秦子玉原本有几分愧疚的心思被他这句话给打散了,爽快地笑道:“自然没问题。至于比试,这一次我可是不会再输给你了。”



  温瑞笑了笑,然后才与秦子玉分开,站到各自的铸造台边上。



  楚云坐在原处,看着贺云从高台上下来,讲解这一次比赛的规则。



  与上次相较,比试从五把武器变成了一把,并且想铸造什么武器全凭炼武师自己喜好擅长而定,没有特别的限制。



  因为他们这一次要比的,是铸造神器。



  与轻武大陆不同,浮生大陆作为高级大陆,人才辈出,早不止一人铸造出神器。这里的管治似乎也比较妥善,未曾发生过类似师兄那种被追杀的事件,所以现在也能够堂而皇之地在众人面前挑战神器的铸造。



  不管如何,能铸造出神器的炼武师在大陆的地位还是非常之高的。哪怕他们并不是浮生大陆第一个铸造神器的人,但若真成了,那也绝对能够轰动整座大陆。



  楚云听到这一次的比赛事关神器,心里忍不住又更加担心起来。



  在贺云宣布开始之后,原本有些喧闹的武斗场慢慢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场中央的两个人身上。



  作为专业炼武师,温瑞与秦子玉的炼器动作自是非常行云流水且标准的。他们各自将准备好的材料从储物器之中取了出来,开始动手。



  围观的当儿,楚云难免将一些讨论声收入耳里。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师兄无法铸造高阶高品质武器的事,天门宗的人是知道的。不仅天门宗,甚至一些外边宗门的弟子,对于此事也略知一二。



  理所当然的,他们都在讨论她师兄为何胆敢向秦子玉发起这个挑战。毕竟这场比试是在众多德高望重的前辈见证之下进行,若铸造武器失败,他失去的不仅仅是胜利那么简单。



  他作为炼武师却无法铸造武器的事情将会传遍整座浮生大陆,可能还会导致他名誉扫地,这辈子再也难以面对众人。



  关于温瑞为何会失去铸造武器的能力,其他人似乎也有所了解,并且根据他们所了解,在那种方式下失去铸造武器能力,恢复的几率近乎不可能,所以大家打从心底不看好温瑞。



  楚云听在耳里,心里确实有些愤怒与不甘,然而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选择相信她师兄。



  她相信这一个坎,他也绝对能够跨过。



  虽然他师兄方才与她说了那番话,但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一般不打毫无胜率的仗。至于他有什么打算,他所说的方法是什么……只能拭目以待了。



  与秦子玉相较,温瑞取出来的材料是少得惊人。



  楚云视线在他铸造台上随意掠过,才惊觉他根本就没有将铸造武器胚子的材料拿出来。他所取出的,大部分更像是用来炼化强化,或是提升武器所用的天材地宝,而且几乎都非常稀罕。



  莫非她师兄是打算用他已有的武器,来升级成为神器?



  这种方式也不是不可能,但似乎没有炼武师会这么做。



  与神器融合的器灵大部分都非常心高气傲,要求也非常高,它们几乎不可能接受用过的,或是从更低阶提升而来的武器成为它们融合的目标。再说,提升武器质量虽然不需要主材料,但副材料的需求却是非常苛刻,价值几乎等同于新造一把新的,并且合适器灵融灵的武器。



  因此,基本没有炼武师会选择温瑞这种方式。当然,在真正结果出来之前,也不能断定温瑞是否真的这么打算。



  另一头的秦子玉已经开始铸造武器的胚子了,楚云根据他所使用的材料与逐渐化形的胚子来看,猜测他是准备铸造长|枪。



  以长|枪为原型的神器是挺霸气的,她在心里暗暗道。



  至于温瑞,当所有人都在关注他,猜测他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会怎么办的时候,他竟然撩起衣摆,就地盘坐闭上了眼睛!



  直到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他依然保持盘坐的姿势没有其他动作时,大家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打坐。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楚云也是有些怔愣的。



  她师兄甚至连铸造台上面的材料都没有动,直接就开始打坐了。毫无疑问,在众人眼里,他这表现与弃权几乎没什么两样。



  就连秦子玉,在瞄到这一情况的时候,眼里也闪过了一丝诧异。然而因他现在所铸造的武器事关神器的形成,无法再过多分心关注温瑞那里的情况,他只能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收回,专注手上的工作。



  依照他所取出的材料,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因为无法铸造出一个好的武器胚子,所以打算以升级已有的武器这个方式,来铸造神器。从理论上来说,这方式还是有一定的成功几率。但是如若他真要用这一个方式,那么在与秦子玉对决的情况下,他应该要把握时间才对,毕竟这种方式来打造神器的话,花费的时间需要更多。



  可是他现在不仅不加紧速度铸造,竟然还悠闲地坐下来打坐,这一下子场地又开始沸腾了,四处都是议论声,叫楚云恨不得自己有种叫做‘屏蔽’的功能。



  她忍不住抬头看了高台处的贺云一眼,后者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摸着胡子,神情严肃专注地观察着武斗场上的秦子玉与温瑞。



  秦子玉在武器胚子初步铸造完成的时候,就释放自身的精神力与武器的气势,开始了能够与神器融合的器灵的召唤。



  神器的器灵非常稀有,比灵器的器灵要难寻许多,所以必须争分夺秒。若能在一日之内召唤出神器的器灵那都是算快的,能够做到的炼武师足以让许多修士敬畏。



  好几个时辰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观众席上的修士们都非常有耐心,在结果出来之前根本就没有人离席。到这个时候,场上大部分人的视线都击中在秦子玉身上了。



  因为温瑞还是保持着最初的姿势,看起来好像还会继续这么坐好久的样子,所以大家也不再给予他过多的关注,甚至很多人已经开始讨论起秦子玉的神器将会是什么样的,属性啊,能力等等。



  此时,秦子玉的神器铸造进行到了一半。神器铸造的步骤要繁琐许多,简单来说就是要做到彻底的完美,一点瑕疵都不能有,否则就没有被誉为神器的资格了。



  楚云单手托腮靠在比起其他人要舒适许多的个人座位上,视线大部分的时候都在看着温瑞。



  嗯,她觉得她师兄哪怕只是打坐不动,也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百看不厌。



  他们二人的比试从天亮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都还未结束,秦子玉的武器从外表看起来,几乎已经是一个完美漂亮的成品了。



  他的□□设计以金银色为主,上方雕刻着虎型神兽,看起来非常霸气,威风凛凛。光是想象,都已经能够感觉到持有那把神器的人将会呈现出一副震慑人的画面。



  寂静的武斗场周围忽然传来些许声音,原因是那一路打坐了好几个时辰的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由于温瑞面对的方向正是楚云所在之处,他一睁开眼睛,楚云就直直撞进了他的视线之中,然后……一个不小心就为之震惊沦陷。



  不知是否为夕阳的光芒所带来的折射效果,还是他眼睛深处真的泛着异光,所以是呈现着漂亮的鎏金色。



  温瑞对于睁开眼就见到她似乎不意外,甚至好像还若有若无地对她笑了一下。



  他依然保持同样的,高雅而又不失大气的坐姿,只是抬起双手隔空将铸造台上的材料都送到自己眼前,展开了炼武师专有的精神力,配合着工具开始了材料的融合与炼化。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何拖到现在才开始动手。



  只有楚云,暗暗攥紧了她的拳头。



  其他人看不出来,她却是非常了解她的师兄。



  哪怕只是与他对上了一眼,但她能够感觉到,她的师兄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是关乎内心的。



  她知道,那几个时辰的打坐对她师兄来说,一定有特殊的用意在。



  不知缘何,她心里隐隐有些激动。



  她总感觉,她师兄等会儿肯定会打那些一开始看低他的人的脸,她非常期待那一刻的到来。



  又观察了一会儿,楚云又从她师兄身上看出了些许不对劲。



  除了她之外,似乎也有其他人开始发现了这一点。



  温瑞周身的气息也好,气势也罢,都非常非常强盛,强到仿佛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对于修士来说,当有这种状态之时,就意味着那一个人距离突破下一个境界只差一层薄纸了。



  楚云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在加速。



  温瑞这一次突破,将会从炼武君的巅峰突破至炼武尊了!



  炼武尊,哪怕是浮生大陆,所存在的炼武尊数量也不超过百人,更别说还是能够达到炼武君巅峰再突破的。



  对于温瑞的天赋,大部分人是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



  在温瑞炼化材料的当儿,秦子玉的武器铸造已经来到了尾声,最后就是赌会否有合适的器灵出现了。



  只不过因为温瑞迟开始,所以对他而言他等待的时间又更充分了一些。



  就这样,比试又一直持续到了天黑。



  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围观的修士们并没有任何一人觉得疲惫,反而觉得非常激动。



  温瑞依然仔仔细细在炼化着那些材料,但奇怪的是却也不见他将那些材料用在副武器身上。按照他现在的进度来说,早该把副武器取出来开始熔炼了,他甚至连召唤器灵的仪式都还没做。



  哪怕他的气度与资质值得让人赞叹,可大部分的人还是看不好他能够胜利。



  因为只要秦子玉先完成神器的铸造,那么他就会获胜了!再对比二人现在的进度,大家都不觉得温瑞能赶在秦子玉之前搞定,尤其他可能还打算用对器灵起不到大作用的副武器。



  楚云没有管其他人的看法,只是微微出神地盯着自家师兄,自己的爱人。



  那并不是夕阳的折射,他眼睛深处真的有鎏金色的异光。虽然不知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但很漂亮,胜过夜空中任何一颗星星。



  忽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来了!’,大家才陆陆续续注意到在遥远的天边,有一个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朝武斗场方向过来的光点。



  那光点所历经之地,伴随着令人心神涌动的强大灵气,留下了七彩的‘小尾巴’。



  所有人都明白那光点是什么。



  “果然,是秦师兄的胜利啊……”惊叹声在观众席上此起彼落,而楚云只是看了那光点一眼,又继续关注温瑞了。



  他的态度还是非常沉稳,甚至可以说游刃有余,完全没有被周围的气氛影响心情与发挥,仿佛对一切走向都非常有把握。



  楚云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容。



  她就是喜欢她师兄这般自信,沉着的样子。



  从天边奔来的,正是能够与神器融合的器灵,明显是被秦子玉所铸造的武器所吸引而来。



  秦子玉见到那器灵的时候眼睛都亮了,紧接着便拨出精神与那器灵做交流。



  毫无悬念的,那器灵在他周围打转了几圈后,直直朝那霸气侧漏的长|枪冲去。在撞入武器的一瞬间,秦子玉动作也非常利落顺畅地继续了他武器的熔炼与铸造。



  这就是最后一步了,器灵与神器胚子最后的熔炼。



  另一处的温瑞也将那些材料炼化得七七八八,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秦子玉的方向一眼后,又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众人又是一阵唏嘘,心道温瑞恐怕是真的放弃了。



  整天下来,楚云对那些流言蜚语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甚至还因为无事可做,也学着她师兄闭目打坐调息起来。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到了秦子玉身上,只激动地期待着他神器完成铸造,甚至已经有人开始为胜利欢呼,没有人在意温瑞那风平浪静般的举动。



  楚云是在一股令人毛孔舒张的气息洗礼之下,回过神来的。



  她睁开眼睛,才发现是秦子玉终于完成了他神器的最终炼制。当神器出世的那一刻,霞光蔓延方圆几百里,所有被霞光覆盖的地面,植物都得到了升华,修炼中的修士或兽类都从睡梦中起来,接受霞光所带来的灵气的洗礼。



  武斗场周围的修士们也是获益良多。



  秦子玉将威风凛凛的长|枪在手里转了几圈后,握着它猛地在场地上一敲,震人的气势在那一瞬间仿佛浪潮般朝四面八方涌去,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感觉到了那一把长|枪好不遮掩的威胁。



  秦子玉道:“此枪威震八方,足以惊天动地,赐名为震天!”



  几乎是在他话语落下的同一时间,观众席上的修士们都沸腾了,激动地站起来,甚至还有拍手叫好的。



  大家觉得,接下来就是贺云宣布秦子玉胜利的时候了。这会儿,不少同情哀叹的目光都落到了温瑞身上,大部分都真的信了近几年逐渐名扬浮生大陆的天才炼武君,其实已经无法铸造出一把好武器了。



  楚云紧抿着嘴,眼角余光瞄见贺云从高台的座位上站起。



  就在此时,完成神器铸造的秦子玉并没有露出任何愉悦或放松下来的表情,反而紧皱着眉头,转身朝贺云所在的方向拱手道:“弟子秦子玉,恳请师父不要立即为这场比试作出判决!”



  他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严格来说,温瑞确实是还有胜算,但唯一的方法就是能够铸造出比秦子玉手中那把长|枪更加强大,更加令人惊叹佩服的神器来。



  可是,这几乎不可能!



  神器不像其他普通武器,有阶级之分,所以非常难分辨出那一把神器更为强大,普遍来说都是各有千秋,谁都无法分出高下。



  若是在这种情况下,将会评判更早完成神器铸造的那名炼武师胜利。所以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获胜者妥妥是秦子玉,他却要求贺云给温瑞机会。



  秦子玉这是要彻底灭了温瑞的面子,还是真的对他还有信心?



  温瑞在秦子玉完成神器的铸造时就睁开了眼睛,一直待在原地沉默着没有开口,包括在秦子玉对贺云说了那番话后,他还是不发一语。



  贺云站在高台处摸了摸胡子,忽然眯眼朝所有在场的道:“在判定结果之前,还请诸位先到百里开外之地避一避。”



  众人一阵疑惑,楚云却是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朝天空看去,这一看心里也忍不住惊了惊。



  在他们的上方,不知何时早已布满了黑压压的雷云,还能见到隐隐约约的闪电光芒,好似随时都会劈下一道道足以将人神魂劈散的样子。



  经贺云这么提醒,大家自然也是察觉到了异象,心中更加诧异之余,也意识到了温瑞这是要突破了。



  只是天空那异象,怎么看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雷劫。



  他们作为修士,是以进阶灵武之道为目标,与传说中超凡脱俗的修仙者不同,哪怕在修炼道路上会遇到许多劫难,却也极少会有面临雷劫的时候。当然,也不表示就完全没有了。



  传闻雷劫只会在,有天之骄子般存在的修士即将进入炼武尊或灵尊境界时才会出现,哪怕是贺云长老当年突破都没那么轰动。而且,此人若能在雷劫中存活下来并突破,那他将有很大的几率,比所有不在雷劫下突破的修士迈入更高的境界。



  那传闻中的,更高于尊者存在的境界。



  也就是说,不管温瑞能否成功渡劫,他都是天道所认可的,拥有那一潜质的修士啊!



  这下子,大家在撤退之余,打量温瑞的眼神又变得更加复杂了。



  即使是浮生大陆的大能修士,此时都不得不佩服这位叫做温瑞的男子,毕竟现在浮生大陆所有尊者之中,无一人是能召来雷劫的啊。温瑞要是能够成功突破,那便是……



  楚云听着他们的讨论,多少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虽然她非常担心自家师兄,不过在这种时候她也不能执意留下来,这样只会给他增加负担罢。



  她一边迈开脚步随着众人离开,一边眼神却是紧紧落在温瑞身上,那样子看着简直恨不得视线能够直接贴上去。



  被她所关注着的,一直垂着眼帘不去管周遭一切动静的男人忽然抬起了眼眸,猝不及防与她四目相对。



  周围越发强烈的暴风将他及腰的长发吹得凌乱,他安静地与她对视着,什么也没有说,却是微微弯了眼,给她一抹既温柔又令人心安的笑容。



  她只觉得自己躁动的心在这一刻平静了下来,嘴角也忍不住往上扬起。



  看样子,她师兄是一早就有了完善的计划,突破恐怕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既然如此,他也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她就别瞎担心了。



  想了想,她在离开前还是忍不住朝他喊了一句:“你要是不能完好无缺地回来,就别想回房了!”



  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清,丢下这句话后她就红着脸跑走了,也错过了温瑞双眸中潋滟的温柔,还有他嘴边仿佛要将这个世界化开来的笑意。



  “知道了,娘子。”他开口的声音很轻,轻得连自己都快要听不清。



  楚云虽然跟着大家一起撤离了,却是找了个安静人少的高地关注着温瑞那里的情况。



  站在百里之外的地方,她并无法完全看清温瑞的身影,只知道天上的雷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往下砸了。



  她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这个雷劫足足有七七四十九道,这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少。尤其那雷击的力量,哪怕已经距离中心如此之远了,她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与空气相互摩擦而过的力量,微微刺痛着她的皮肤。



  可想而知,温瑞那里所遭受的力量是有多么强大。



  浮生大陆其他原本没有前来观战的修士都被这难得一见的雷劫吸引而来,不过多时方圆百里外能够看见武斗场情况的地方,都被满满的人潮占据,就连楚云原本所在之地的清静都不复存在。



  云轩也找到了她,而且怀里还抱着小语宁。



  因为今个儿要出门,她就把孩子暂时交给云轩照顾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出来。



  云轩见到只有她一个人在,立即领悟:“是公子在渡劫?”



  楚云点了点头:“你来迟了,这都已经第四十五道了,等四十九道过后就会结束了吧。”她的语气在云轩听来是挺淡定的,但细心的他还是注意到了她紧握得关节都发白的拳头。



  云轩原本有些严肃的眉眼稍微缓和了几分:“放心,公子定能平安渡劫成功。”



  楚云没有开口回应,只是在心里默默数着落下的雷击数。



  没多久,她的脸色忽然就沉了几分。



  雷劫并没有在第四十九道落雷后停止!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她之外,周围的人自然也在计数,当看见第五十道,第五十一道,五十二道……天雷继续落下来的时候,他们的表情也慢慢变成了震惊。



  “这,莫非是输错了?”



  “不可能,我数得可仔细了,绝不会错的!这天雷,确实超过了七七道!”



  “……怪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讨论的声音在她耳边听起来就像是被人揉碎的喧闹,完全无法进入她脑里,她的思绪也是有一刹那的空白。



  直到云轩轻轻晃了晃她的肩膀,将她拉回了神。



  “莫要紧张,你可还记得公子他同时拥有这炼武君与灵君的身份?”云轩问道。



  听见云轩这句话,她的心跳才缓下:“哥的意思是,因为师兄他拥有两重的身份,所以需要面对的天雷也比常规的要多?”这个,是挺合理的。



  下一秒,她忍不住瞪大了眼:“难道他一共得经历九十八道天雷?!”



  云轩沉吟了一会儿:“九九八十一道吧,我猜。”



  ……那还是很多啊!



  见到楚云一脸纠结的表情,他忍不住抬手在她头上重重揉了一把:“放心罢,公子和你不一样。既然是我想得到的事,他肯定已经考虑到了,定早已做好了准备。”



  虽然心是放松下来了,但是……



  “哥,你前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字面上的意思。”



  “你这是看不起我!”



  “嗯。”



  “……”



  还真如同云轩所猜测的那般,雷劫一直持续到落下第八十一道天雷之后,才终于停止。



  黑压压且充满压迫感的乌云终于消散,被天雷洗礼过的地方,大地仿佛获得了重生,空气中充斥着满满的灵气。



  而以武斗场为中心的高空,在雷云散开后蔓延阵阵霞光,那光芒所扩散之处绵延千里,其中所蕴含着的强大能量让人心生颤栗感。



  雷劫一结束,楚云就忍不住召唤出银龙,一路载着她回到了武斗场。



  直到她看见场中央的那个人完整无缺地站在他原来所站的位置,心里提着的大石才彻底松下。



  ……她的师兄,真是太了不起了!



  此时的温瑞已然渡劫成功,彻底进阶为炼武尊了。他身上作为修士的气息与气势更胜从前,给人的威压敢几乎到达贺云那一个程度。



  她是第一个回到武斗场的,温瑞自然一眼就发现了她,原本因为对付雷劫的冷漠表情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眼眶一热,并没有哭出来,只是忍不住迈开腿朝那个人跑去。



  温瑞似乎愣了一下,旋即嘴边也扬起了一抹笑容,张开了手接住了那宛若兔子一般朝自己扑来的人儿。



  他低低笑着:“害怕?”



  楚云抓了抓他胸前的衣襟,把头埋在他怀里道:“废话,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哪怕他再有自信,她还是会忍不住害怕啊。



  她蓦地被人扶住双颊强迫抬起了头,猝不及防对上了他的眼睛,然后就再也挪不开。



  明明是大晚上,他的眼睛却亮得动人,眼底深处转动着的鎏金色异光也变得更加清晰了。



  真是漂亮得让人嫉妒的一双眼?



  然后她就见到那双眼睛在自己的视线里越来越大,连那长而浓密的睫毛也变得越发清晰,直到唇边传来柔软的温度。



  温瑞只是在她嘴边轻轻印了一下就把她放开了,那双仿佛要摄走她魂魄的眼睛弯了弯,嘴唇轻启朝她说了一句话,叫她一张脸噗的一下红了个透。



  她伸手捂住了双颊,恼羞成怒般地瞪了他一眼将他推开,转身回到温瑞给她安排的专属位置上坐下来。



  同一时间,围观群众们也陆陆续续归来,甚至比方才要多了好几倍,把武斗场堆得满满的。有些人甚至找不到地方站坐,干脆乘着飞行灵兽在高空处观看。



  她却是没有心思搭理这些人,脑里回荡着温瑞刚才说的那句话,心跳有些不受控。



  他说——晚上洗干净身子,在床上等我。



  她咬了咬下唇,暗暗骂了句:“流氓。”



  等到场上的温瑞开始有动作了,云轩才姗姗来迟。



  他还无奈地说:“你真是,只要和你师兄有关的事情,你眨眼就跑得没踪影了。”



  她撇了撇嘴,在宽敞的椅子上让出了位置来:“是你太慢了。”



  云轩怀里的小语宁长大了眼睛打量着周围的情景,好像是初次见到那么多人,嘴里忍不住发出了惊叹般的‘哦哦’声。在发现温瑞的时候,她还笑着朝那一处伸了伸手,也不知是想要他抱抱还是想抓住他。



  楚云忍不住被她的小表情给萌化,伸手将她从云轩怀里接过,自己抱着。



  换了一个怀抱,颜语宁也不哭闹,还伸手抱住了她脖子,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咯咯咯地笑着。



  “……”不行,血槽已空。



  此时,贺云及秦子玉也回到了武斗场,并且齐齐站到了高台上。



  场上的温瑞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没有其他动作,便收回目光,从神识内取出了一对武器。



  楚云在见到那一对武器的时候,忍不住愣了一下。



  那一对在夜里也依然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银黑色弯刀,不就是她师兄的主武器吗?



  主武器与副武器的流光不同,在场的修士们都是拥有不少阅历的,大部分都看出那是温瑞的主武器。



  所以呢?他在这个时候把主武器拿出来做什么?总不可能是要用它来铸造神器吧?



  这在众人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主武器与主人本身是灵魂绑定的关系,基本就是人在刀在,人亡刀亡的程度,根本不可能再与其他器灵做绑定!



  在一众人见鬼般的目光下,温瑞只悠悠地将先前炼化好的材料与自身主武器融合,行动已经表达了他的意思。



  他还真是打算用主武器来作为打造神器的胚子,他这是疯了吗?先不说这武器无法与器灵融合,就算真的能,武器持有者在武器住入器灵的同时也会死掉吧?



  高台上,炼武尊等级的修士,却没有像其他人那般露出惊诧和怀疑的神情,反而是一副若有所思或凝重的表情。



  秦子玉站在贺云旁边,清楚见到了自家师父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还有赞赏。



  秦子玉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师父,师弟他这是……”



  贺云点了点头:“我想,他应该就是那个打算。确实,若他真能成功……不仅能治好他先前铸造神器失败所留下来的伤,甚至还能创造炼武界一大神迹。”自古以来,也不是没有人成功过,但是能够成功的,无一不是经历过雷劫的尊者。



  秦子玉闻言,眼中只剩下满满的震惊,许久后才无奈一笑:“这不公平啊师父,师弟这非人一般的资质……我怎可能超越。”



  贺云摸了摸胡子:“所以我许久前就一直告诫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秦子玉无奈地挠了挠头:“行了师父,我这些年不是改了许多嘛。”



  贺云呵呵一笑:“那是,否则你今日怎可能还有机会站在这儿喊我一声师父?”



  秦子玉:“……”



  其实温瑞要做的事情挺简单,楚云也看出来了。



  他这是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召什么器灵过来,他这是准以己身为胚,以灵魂为灵,来铸造一把神器!



  这样的想法听起来很夸张,可也不是没有实施的可能性,但对炼武师本身的要求非常非常高。



  首先,除了你自己本身的底子要好才能拥有一把足以与神器相比的主武器之外,灵魂质量的要求也是非常高啊。说白了,你自身元神的境界等级达不到要求,也是办不到的。



  这就是为何温瑞要突破。



  楚云抱着小语宁,目光直视着前方,忽然轻声笑道:“哥,我们的娘亲……是不是也做过这样的事?”



  云轩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眸光才慢慢柔和下来:“是啊,可惜我们没能亲眼见过娘亲创造奇迹,今日……却是在公子这里满足了这一心愿。”



  场上的温瑞已经将自身主武器炼化好了,那双弯刀从外形到力量都有了极大的变化,气息却是更胜从前,就连围观群众们都忍不住为之惊叹。弯刀上那金色的流光,是周围修士们不曾在自身主武器身上见过的,那光芒所蕴含的力量之强大,足以媲美神器。



  楚云这才发现,这流光,和她在温瑞眼里见到的是一样的颜色呢。



  之后的武器提升,又耗费了好几个时辰的时间。



  她有些心疼自家师兄,却又为他的成就而感到高兴。



  她看着武器上的光芒与温瑞的精神力结合,一股看不见摸不到却能让所有人为之感受并臣服的气势自他周身的气息,如浪潮般扩散。



  不知不觉,天空已经从原本的漆黑慢慢染上了浅浅的光芒。



  橙黄色的太阳自温瑞的身后缓缓升起,耀眼的阳光与他手中的武器重叠,弯刀周围甚至还环绕着如银河般的星光,就像是一把高贵冷艳的武器,美得让人窒息,强大得令人折服。



  在这一刻,这双弯刀成了横空出世的神器。



  而操纵着这一双弯刀的人,就像是从天上走入凡间的器灵,不食人间烟火,还带着他不失柔和的高傲。



  武器铸造完成的那一瞬间,温瑞在它力量展露无遗的当儿伸手将其握住,在半空中挥了一下,就连楚云的灵魂,都被那一划所挥出的气势所震动,身为修士的血液在叫嚣着,而藏在身子深处的,作为兵灵的灵魂也在呐喊。



  这简直就是一把完美的武器!就跟她师兄一样,让人喜欢沉沦,欲罢不能!



  气势散开的同时,与风融合在一起,就像一阵阵威武霸气的龙吟声。



  温瑞轻轻勾起了唇角,手里握着与他灵魂绑定的弯刀,上边的的黑曜石不知何时已经成了龙形的雕刻。



  他满意地看了自己的武器一眼,朝场上所有人宣布道:“这双弯刀,既然能气震山河,宛若龙啸,可以名为龙吟。”



  整个武斗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然后终于在几秒后彻底爆发。



  “真的假的?!”



  “这个气息,这气势,那威力,绝对是神器没错啊!”



  “不会吧?!主武器真的能够提升成为神器吗?等等,他也没召唤器灵,看样子就是以他自身灵魂为灵……呜哇,我的脑子要爆炸了。”



  “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他原本消失的炼武师气焰也回来了啊?”



  “老天,我肯定是在做梦,竟然有人能把自己的主武器升华至神器!”



  “其他炼武尊也未必能够办到吧……”



  整个武斗场上充斥着众人讨论的喧闹声,原本在高台上的秦子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来了,笑吟吟地走到温瑞面前与他道贺,就连贺云也是一脸笑意盈盈地走到温瑞身边,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赞扬。



  最终的结果无需宣布,大家心里也都已经有了答案。



  除了贺云和秦子玉,原本在高台上,处世态度都非常低调也有些孤傲的炼武尊们都纷纷来到温瑞周围,惊叹着他的成就之余也与他讨论了起来。



  不仅如此,有些围观观众已经忍不住冲上前想要和温瑞这样一个人才结交了。



  一时间,原本独自站在武斗场上的温瑞就这样被里三层外三层给包围。不过他的气度也是叫人服气的,被那么多人缠着,他还能够有那个耐心不爆发,也能游刃有余地应付周围的人。



  等到温瑞应付完了较为重要的人,并拒绝大堆围观群众的各种邀请终于走出人群时,却发现原本应该待在那特殊位置上等他的人早已不见踪影。



  他怔愣了一会儿,并没有着急,而是若有所思一会儿后,召唤出雪见鸟往天门宗的方向回去。



  楚云嘛,自然是已经先一步回到天门宗了。



  她看温瑞那阵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所以就先自个儿回来。



  小语宁又睡着了,她纠结了一番后把孩子交给了云轩,自己则是先回房沐浴,然后……躺平到床上。



  她几乎将整个人埋进了棉被里,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眼里满满都是羞涩。



  虽然,她师兄这么说了,但这样主动……咳咳,还是有点害羞怎么破?



  不过她今天确实非常非常高兴,她师兄不仅成功渡劫,神器铸造也非常顺利,据说铸造武器的能力也回来了,简直皆大欢喜。



  看在他这么辛苦的份上,还是满足他一下好了。



  楚云在床上躺了好久,躺得她都有点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响起的开门声让她一个激灵,脑袋顿时清醒了。



  光听那脚步和呼吸声,她就能够知道是她师兄回来了。



  她此时正将整个人窝在被窝里,背对着房门的方向,心里在打鼓。



  房门边的人似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并没有如她预想中的那样直接过来找他,而是拐了个弯……似是进了浴房。



  她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了,脑子迷迷糊糊地想着她师兄现在这个时候去沐浴是什么个意思。



  想着想着她的困意又上来了,等她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被人给亲醒的。



  朦胧间,似乎有非常柔软的东西在自己额头处、眼睛、甚至是鼻尖轻轻扫过,就像被人用羽毛一下一下轻轻挠着,有些痒,又有点舒服。



  她睁开眼就见到一张帅得让人想将全世界最美好的形容词都往他身上丢的脸,对方正以一种非常暧昧的姿势压在她身上,一只手正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她散落在床上的发丝。



  她在那双如紫晶石般的美目里找到了淡淡的金色,就像被人悄悄藏在里面的日光,耀眼又迷人,让她有些窒息。



  安静地与身上的人对视了片刻,就见他忽然轻叹了一声,抬手捂住了他的脸。



  “云儿,别再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了。”楚云愣愣地消化着温瑞这句话,半响才见到他的耳朵有些发红。



  “……”咦,原来她师兄也会害羞?



  她轻咳了一声,语气有些委屈地说:“可是师兄,你真的很好看啊……”真是美色误人。



  温瑞放开了手,眉头轻轻挑起,笑道:“所以,你这是被我勾引成功,主动穿成这样躺到床上等我?”



  听到他这句话,楚云脸忍不住又红了几分。



  那啥,她现在确实穿得薄了点……



  原本就只有一层薄纱遮住的腰处忽然被一只温热的手碰上,然后动作有些色|情地开始轻抚着,渐渐往上滑去。



  那只手的温度有些灼热,以至于她无法忽视。



  她刚下意识想伸手去制止那只不安分的手,双手蓦地被人紧紧按在头边,接着唇边被人烙下了另一个温度。



  温瑞整个人几乎贴到了她身上,因为才沐浴过,所以他身上散发着一种闻起来非常舒服的清香,逐渐将她整个人包围,仿佛要化作牢笼让她无法逃离。



  他披散着的头发随着他俯身的动作滑落,与她的纠缠在了一起,分不出床上的是谁的发丝。



  温瑞趁着她意识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轻轻撬开了她的嘴,缓缓地加深了原本温柔缠绵的轻吻,就像一步步将猎物逼到死角的凶兽,然后就是一阵翻云覆雨,让人完全无法招架,只能沉溺在他的掌控之中。



  直到她快缺氧了,他才暂时放过她。



  她睁着神情有些迷糊的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有些敏感的地方在毫无预警之下被人触碰撩拨,她下意识发出了一阵甜腻的声音,惹得压在她身上的人眼神又暗了几分。



  那人在她脖子处轻轻啃咬了一会儿后忽然来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让她的耳朵发痒而变得通红。



  她听见了他带着调笑的黯哑声音:“我都还没进去,你就受不了了?”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不知她现在的眼神瞪起人来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



  温瑞低笑了一声,低头又浅浅地亲了她一下,手里的动作却是不曾停止,简直要将她撩上天。



  确实,他还没深入,她的意识就已经逐渐空白,然后只能随着诚实的身体去迎合他。



  没办法,她是打从心底爱这个人。



  楚云觉得,这个男人在床上的时候,是他男性荷尔蒙毫无遮掩地散发的时候,她完全招架不住。



  温瑞看着怀里正被自己‘欺负’得眼眶发红,双颊跟个苹果一样,偏偏眼里又一片潋滟,每一个眼神都在撩拨着他让他更加发狠的人,忍不住收紧了揽住她的手。



  楚云正看着他,眼里满满的□□,声音断断续续,像是被她极力压制在喉咙处。



  他低下头,将她紧紧抱着后在她耳边说:“若是舒服……就叫出来。”



  楚云直接炸开来:“师兄你嗯……”



  “嗯……?”对于她那杀伤力为零的炸毛,温瑞语气有些慵懒地拉长了尾音,听起来却是更加带着一种诱惑,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将被注视的人拉入深渊。



  他张口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声音充满了磁性:“叫我夫君。”



  以至于楚云隔天回想起来的时候,简直想挖个洞把自己的头埋了。



  她昨天都做了什么!温瑞这家伙简直就是恶魔吧?!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对上他的眼睛,她的思绪就变成不再是自己的了?



  在经历过前面几次之后,像他们这样从昨天白天浪到今天傍晚,已经是温瑞极大的仁慈了。只是,她从来没有像昨天那么想不开那么奔那个放过……不过回想起温瑞的神情,他似乎挺满足?



  打住打住,不要再想了啊!!



  温瑞坐在床上,抱着依然在炸毛的自家娘子,笑吟吟地看了她一眼后把头埋在她脖子处,深吸了口气。



  楚云身子被他这一动作弄得一僵,接着就听见他懒洋洋道:“云儿好香。”顿了顿,他又补充:“跟昨日在床上等我的时候一样香。”



  “……”毕竟都是刚洗完澡之后!



  楚云微低着头,脸上还有些许可疑的红晕,突然听见抱着自己的人笑了几声,非常悦耳。



  “云儿,我很高兴。”温瑞说道。



  他将头与怀中的人相抵轻蹭,眼底仿佛能够化成水的笑意几乎满得溢出。



  很多时候,他只需要抱着这个人,像这样安静地坐着,他都能够得到非常大的满足。



  静默了许久,他才听见怀里的人传来一声低低的,有些别扭又小心翼翼的‘嗯……’,嘴边的笑意忍不住越发加深。



  他抱着她,将她转了一圈面向着自己坐在他腿上,忍不住又在她额头处轻轻印了一下,才与她额头互抵,就这样看着她。



  直到他轻轻握住的小手忽然动了动,手指慢慢穿过他指间与他十指紧扣,他难得怔愣了一下。



  然后他就见到他最爱的那个人,像是鼓起勇气那般抬眸与他对视,语气特别淡定又认真地跟他说:“我也很开心,所以我想要一直牵着师兄的手走下去。”



  温瑞忽然笑了。



  他道:“你知道,我为何要挑战将主武器炼化为神器吗?”



  楚云眨了眨眼睛:“为了治好你的伤?”



  他眉头一挑:“这是部分原因,主要原因……你是兵灵,是不灭的存在。若想与你长长久久到永远,我自然也需要达到不灭的境界才行。”



  他一直没有和楚云说,这个想法是极好,成功了那便是辉煌,若失败……就是陨落了。



  只是为了她,他愿意去赌一把。



  若他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又有什么资格站在她身边,说要一直陪着她护着她呢?



  楚云默默看着温瑞,心里忽然有些发酸,伸手一把将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温瑞身子一顿,双目微微一睁,忽然一声叹笑,将人回抱住。



  其实吧,很多事情温瑞虽然没有说,但楚云却是知道的。



  温瑞在武斗场上铸造神器努力了多久,她的心就煎熬了多久,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天知道当那人成功的时候,全世界光芒都集中在他身上时,她有多么高兴,有多么想哭。



  “师兄你这个混蛋。”



  “是是,我最坏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又有反应了!”



  “嗯,情难自禁?不如,我们再……”



  “我拒绝!”



  于你,我情难自控,自甘沉沦,无可自拔,也不想自拔。 166阅读网

(修真)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xiuzhen_shixiongfeiliangsh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老虎机系统重生之独行刺客传承基地一等家丁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