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汴梁城中的兄妹 第728章 悲痛的沈安

北宋大丈夫 | 作者:迪巴拉爵士 | 更新时间:2019-07-10 16:11: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绝品邪少天神诀万古神帝修罗武神至尊剑皇牧神记校园修仙九霄仙冢无敌唤灵我的贴身校花
  沈安站在皇城外,那些军士都目露崇敬之色在看着他。



  这种感觉有些飘飘然。



  沈安有些飘了。



  若是被千万人这么注视着,那会怎么样?



  他想着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直至前方来了人。



  “安北兄。”



  赵顼竟然亲自来迎接他,身后是低眉顺眼的陈忠珩。



  沈安一脸惶然的道:“让大王来迎,死罪……”



  赵顼一脸黑线的道:“这个就别玩了吧。”



  沈安笑道:“凯旋之后的臣子不就该这般说吗?否则就会有人弹劾他倨傲。”



  两人往里面走,政事堂和枢密院外面出来了不少人。



  “沈待诏,好汉子!”



  “好汉子!”



  沈安有些惶然,他低估了此次大捷对大宋上下的鼓舞,所以一时间竟然感动了。



  “此次连爹爹都很高兴,宰辅们更是如此。”



  赵顼自己也很高兴,于是这几天乔二的排泄终于是正常了。



  沈安冲着那些官吏拱手,问道:“是关于辽人吗?”



  “对,大家都怕辽人,此战击败了他们,大家都觉着扬眉吐气了。”



  “辽使可来了吗?”



  “来了,说是误会。”



  沈安冷笑道:“误会……一万多精锐是误会?不过是托词罢了,不过要小心火药作坊。”



  火药的配方要是被窃取了,沈安会杀人。



  “已经开始了。”



  赵顼面色凝重的道:“火药作坊开始搬迁了。”



  沈安点点头,等见到了赵曙后,又是一脸纯良的模样。



  赵曙等他行礼之后,就笑道:“见你归来,朕心中也是放下了担忧,这一路可还好吗?”



  他担忧辽人会在路上下黑手,可沈安却满不在乎的道:“这一路很好,羊肉吃到吐。”



  众人不禁就笑了。



  韩琦一直好奇沈安那一战的思路,这段时间都在地图前琢磨,此刻见到沈安就忍不住问道:“你当时查探到有大军在左近,为何不告诉折继祖?而是选择了蛰伏。”



  这个问题沈安在奏报里并未详细说清楚,连赵曙都很好奇。



  他看着沈安,心中有些念头却越发的清晰了。



  大宋百年,以文制武是祖训,很难去撼动这条规矩,否则会引发文官的集体反弹。



  可从文官里寻找一条路呢?



  原先的赵祯定然也是想过的吧?



  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了范仲淹和韩琦等人的身上,只是被战果打了脸。



  那一场大败让大宋从此走了下坡路,也让赵祯对文官统军绝望了。



  文武双全不可能,重用武人不可能,尼玛,这个大宋只能坐吃等死了。



  可沈安呢?



  赵曙的眼中多了些不明之色。



  这个年轻人屡战屡胜,不管是交趾人还是西夏人,这次更是对上了辽人,但他依旧战而胜之。



  这样的年轻人……



  这是老天赐予朕的宝贝啊!



  他想到了神威弩,想到了金肥丹,想到了棉花,想到了新式火药……



  还有打破科举固定模式的题海之术……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对大宋有着莫大好处。



  这个年轻人……



  赵曙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了些满意之色,恰好被曾公亮看到了。



  老曾一看心中就有些反酸水,心想老夫这段时日可是兢兢业业的,可也没见得过一次满意的眼神,这沈安怎地一回来就有了?



  那边的沈安正在解释着自己当时的思路,没注意这边的君臣。



  “……在发现了大队敌军之后,某就让人盯着,远远的跟着他们,然后就判定他们是准备突袭府州……就在某准备让人去府州报信时,西夏人来了……”



  沈安说的很是自然:“某瞬间就知道了他们的打算,这是准备把府州军引出来,随后或是攻城,或是在野外围杀府州军……”



  韩琦问道:“也就是说,若是西夏人晚到些时候,此战就打不起来了?”



  沈安愕然道:“当然不会。某会先通知折继祖戒备,随后西夏人再来,某会让折继祖虚与委蛇,出城迎敌,此战的结果还是这样。”



  韩琦羞赧的拱手道:“是老夫想差了。”



  一直没吭声的富弼说道:“不是谁都能称为名将,不是谁都懂战阵杀伐。”



  这话是讥讽韩琦不懂装懂,就是个蠢材。



  韩琦大怒,回身喝道:“老夫至少去过西北,至少直面过西夏人,你去过何处?”



  富弼冷笑道:“老夫当年独赴北方,舌战辽人,为大宋保住了疆土,你如何?”



  韩琦捧了一下肚子,喝道:“老夫当年……”



  沈安很尴尬的看看赵曙,心想我才走了没多长时间啊,这朝中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两个老汉争吵很无趣,大抵就是互相比功劳。



  沈安一路疾驰,此刻殿内暖和,见那两人吵闹不休,赵曙铁青着脸在看着,就干脆寻根柱子靠着打盹。



  不知何时,当他再度醒来时,竟然身处床上。



  他看看屋顶,有些茫然的道:“这是何处?”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男子说道:“你算是醒了,回家好生歇息一阵子,莫要受凉。”



  “什么意思?”



  沈安有些懵,男子说道:“沙场征战本就消耗血气,你年轻不知保养,这一路又疾驰而来,所以有些受寒了,若是放任不管,等老了会受罪。”



  沈安下床,男子说道:“沈待诏起来了。”



  外面马上进来几个宫女内侍,竟然帮他穿衣,还有人送上洗面水和毛巾等物……



  卧槽!



  沈安什么都不动就完成了穿衣和洗漱,一时间被这个待遇给镇住了。



  太那个啥了啊!



  他晕晕乎乎的出去,发现自己身处皇宫之中。



  王崇年顶着一脸讨打的笑容出现了。



  “见过待诏,大王那边在写文章不能来,说是让待诏稍等,晚些一起喝酒。”



  沈安打个哈欠,觉得精神很好,就调侃道:“他是想寻个喝酒的由头吧?”



  王崇年堆笑道:“是呢,圣人还不许大王饮酒。”



  沈安点点头,“带某去看看。”



  两人一路过去,王崇年低声说着趣事,沈安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



  到了赵顼兄弟读书的地方,就听到里面有人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要中正,心中无私,谦逊听从建议。不可冲着臣子发火,这不是君子所为,更不是皇子所为……”



  这个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高昂了起来:“方才臣只是说了些杂学的不好之处,大王就语出不逊,若是以后臣子进谏,大王也是这般吗?若是如此,那臣当建言官家,早日把那杂学被废除了,把那沈安赶得远远的,一辈子不得入京……如此……”



  王崇年后悔了,他后悔自己带着沈安来这里。



  沈安的眼睛在喷火,鼻息咻咻。



  王崇年低头,见他双拳紧握,顿时就心慌了,“待诏……”



  嘭!



  沈安一脚踢开了房门,室内三人,赵顼愕然,赵颢好奇,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目光冷冽,喝道:“滚出去!”



  “滚尼玛!”



  沈安大步过去,劈手一巴掌就打的男子一脸不敢置信,随后一脚踹翻了他,骂道:“老子在沙场血战,后面竟然有人捅刀子,今日不打你个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何这般红……”



  沈安揪起男子,一拳就打他的满脸喷血,真的像是桃花盛开,随后一阵暴打,等结束时,男子的脸肿胀的连自家老妈都认不得了。



  “安北兄!”



  沈安一系列动作快若闪电,赵顼刚走过来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这事儿……”



  赵顼苦笑道:“这是先生。”



  赵颢崇拜的看着沈安,说道:“大哥,他竟然敢打先生?我早就想动手了,只是不敢。”



  沈安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要果断,遇到欺压不要畏缩,要果断的反击!”



  赵颢赞道:“待诏果然是男儿秉性,让人敬佩不已,只是……这位先生德高望重,你今日殴打了他,朝中的臣子们怕是要怒了……怒不可遏。”



  沈安指着男子问道:“他德高望重?”



  赵颢点头,认真的道:“外间好些人想拜他为师,可他从不答应,后来有人说他大才,爹爹令人去请了两次才请来。”



  “诸葛亮旧事而已,自抬身价。”



  沈安不屑的道:“打了就打了,可有好酒?”



  赵顼回头,外面的内侍宫女们马上作鸟兽散。



  消息肯定会随后散播出去,赵顼想了想,就没了喝酒的兴致。



  “别担心这个。”



  沈安低声道:“特么的!这次立功立大发了呀!”



  赵顼愕然道:“封爵啊!”



  沈安一怔,随即捶胸顿足的道:“是啊!某只想到了升官,却忘记了封爵,本来能成侯的,这下完蛋了。”



  赵顼叹道:“这些你亏大了。不过国舅也好不到哪去,外面的人听闻国舅杀敌立功,都不肯信,气得娘娘一整日都没吃饭……”



  老曹?



  你也有今日啊!



  沈安想捧腹大笑,最后还是憋着,然后眼珠子一转,诚恳的道:“如此某有个办法,定然能让相信,只是去做的人要大胆些。”



  “你尽管说来。”



  能安抚住曹太后就是大功一件,赵顼正想用功劳来换取经常出入宫中,所以别说是大胆,杀人都行。



  沈安低声道:“国舅带着大队在后面,你派些人出城……”



  ……



  赵曙正准备吃午饭,高滔滔作陪,两口子气氛温馨,旁人自然无法插足。



  “刚才御医说了,说沈安这是劳累过度,还受了寒凉,弄不好老来就会有病症。”



  赵曙看着眼前的饭菜,突然觉得和平不易:“有人说他太年轻,要压一压,可此次他立下了大功,我却不能视而不见,否则规矩何在?”



  高滔滔说道:“该如何就如何吧,再说……若是不成,等十年后,二十年后,他的子女也大了,官家……”



  “咦!是啊!”



  赵曙笑道:“他不行,可他的子女却行。等以后从中挑选一个,或是嫁,或是娶,总能把两家人变成一家人。”



  这就是消弭权臣的手段,赵曙想通了这个,不禁胃口大开。



  刚吃到一半,陈忠珩出现在门口,赵曙叹道:“何事,说吧,隐瞒着我更难受。”



  陈忠珩一脸沉痛的进来,说道:“官家,沈安在庆宁宫打伤了王墨。”



  赵曙的嘴角轻颤着,问道:“没听错?”



  陈忠珩悲痛的道:“没错,说是脸都肿胀的认不出来了。”



  “嘘!”



  他以为赵曙会勃然大怒,然后召来沈安处置。



  可赵曙却长吁一口气,然后重新拿起筷子,说道:“吃饭。”



  



  偷香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beisongdazhangf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黎明之剑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