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128章:驾崩【二合一】

大魏宫廷 |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 更新时间:2018-01-14 11:35:11
推荐阅读:明末工程师抗战之红色军神间谍的战争无敌妖孽兵王交锋三国之无赖兵王百炼飞升录最后的三国天唐锦绣修罗武神
  “殿下。”

  “殿下。”

  “太子殿下。”

  在赵弘润快步闯入甘露殿内殿的途中,站在沿途的太监与宫女们纷纷向他行礼。

  若换做在往常,赵弘润还会与他们点点头打个招呼,但此时此刻,他却顾不得这些,沉着脸快步就走了进入。

  待走到内殿的门时,就看到拱卫司左指挥使燕顺与右指挥使童信二人站在入口,瞧见赵弘润迎面走来,连忙迎了上去。

  “情况如何?”

  赵弘润挥了挥手,示意燕顺、童信二人免礼,迈步走入了内殿。

  一进内殿,再走向内室,赵弘润便看到他老爹的卧榻旁,跪坐着一大帮人,有王皇后、刘淑仪、孙贵姬、孙妃、乌贵嫔、许妃,以及他的养母沈淑妃。

  甚至于,连陈淑嫒就在其中。

  这些位后妃眼眶泛红,跪坐在床榻旁的垫子上,怕是哭累了,以至于赵弘润进来时,就看到乌贵嫔伏在沈淑妃的怀中,后者一脸悲伤地轻轻拍着她的背。

  除此之外,赵弘润还看到了怀抱着儿子赵卫的芈姜。

  芈姜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但却并未开口招呼,大概是觉得这个场合不合适。

  虽然对于芈姜在此有点意外,仔细想想,芈姜作为太子妃,倒也确实有资格出现在这里——尽管她本人可能并不喜欢这样悲伤的场合。

  “太子来了。”

  王皇后注意到了赵弘润,朝着后者颔首示意,随即,她握住魏天子赵元偲放在床沿的手,小声提醒道:“陛下,太子来了。”

  赵弘润缓缓走近卧榻,看向床榻上的老爹。

  他还记得,这场战争前他离开大梁时,他老爹在修养了好些日子后还很精神,以至于赵弘润还曾调侃老爹是将压力转移给了他,但是此刻他老爹,却面如枯槁、眼眶深陷,一看就知是油尽灯枯、时日不长。

  看到这一幕,赵弘润的心不由地揪紧了。

  出于年幼时赵元偲对他们俩兄弟以及沈淑妃的不闻不问,赵弘润一直以来都否认与这位父皇存在什么父子之情,但此时此刻看到老爹那副令人心酸的模样,纵使是他,此刻也隐隐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王皇后的低声呼唤下,躺在床榻上的赵元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起初,他的目光还有些呆滞、无神,但在看着赵弘润半响后,那双眼睛却渐渐恢复了光彩。

  甚至于,脸上的神色也逐渐改善了许多。

  在王皇后与大太监童宪二人的协助下,赵元偲坐了起来,靠在床榻上,逐渐恢复光彩的双眸,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风尘仆仆的赵弘润、赵弘疆二人,问道:“弘润、弘疆,你二人怎么回来了?”

  听闻此言,大太监童宪在旁提醒道:“陛下,您忘了,太子殿下与燕王殿下,是因为禹王爷的事而回来的……”

  “胡说!朕几时下达过这个诏令?”赵元偲皱眉说道:“元佲过世时,千叮嘱万嘱咐,不可因他而影响到外事……童宪,莫非是你矫诏?你好大胆子!”

  那边童宪正要解释,就见赵弘润上前一步,拱手说道:“父皇,我大魏与韩国的战事已经结束了。”说着,他便将「魏韩和议」、并且韩国割让十几座城池给魏国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赵元偲,听得赵元偲心花怒放,面色竟隐隐出现了几分红润之色。

  看到这一幕,殿内的后妃们不禁又小声啜泣起来。

  纵使她们无知,也晓得赵元偲此刻的状态乃是回光返照,只是因为见到了一直等待的人,待等这股劲头过去之后,那就真的……真的天人永隔了。

  “好啊,好啊。”

  赵元偲连连点头说道:“元佲过世时,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与韩国的战事。他曾说,只要我大魏能迈过这个坎,那么,将再无中原国家可以掣肘我大魏……”说到这里,他赞许赵弘润与赵弘疆二人道:“做得好!弘润、弘疆。”

  燕王赵疆是一个爽直的人,方才在看到他父皇那副油尽灯枯的模样后,呆若木鸡,这会儿亦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显然还是未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来。

  相比之下,赵弘润虽然心中也难受,但好歹还能做到与老爹的正常交谈。

  可能是被殿内诸后妃的小声啜泣影响了心情,赵元偲没好气地说道:“哭哭哭,哭什么?朕还没死呢!……这些日子,朕躺在这里,就听到你们在旁哭,叫朕好生烦闷,去去去,都出去都出去,让朕与太子单独待会。”

  听闻此言,王皇后仿佛是明白了什么,眼眸中闪过几分悲意,站起身来说道:“诸位姐妹们,太子久离大梁,想必陛下有好些话要与太子叙说,咱们妇道人家,就莫要在这叨扰了。”说着,她看了一眼怀抱着儿子赵卫的太子妃芈姜,轻声说道:“芈氏,你也来。”

  芈姜点点头,抱着儿子赵卫跟在亲婆婆沈淑妃的身后,与王皇后以及其余后妃们,一同离开了。

  待等众女离开后,赵元偲先将燕王赵疆招到了面前,一方面肯定了后者这些年来对国家的贡献,一方面则耳提面命,嘱咐燕王赵疆定要改改莽撞的性格,绝对不能再重演「三王之乱」时被人利用的错误,听得燕王赵疆这个年过三旬、且在沙场上异常勇猛的猛将,此刻竟像个孩童似的,频频用袖口抹泪,泣不成声,直说“儿臣遵命”、“儿臣遵命”。

  片刻后,在两名小太监的搀扶下,燕王赵疆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内殿。

  看着这个莽撞的儿子离去的背影,赵元偲笑着对赵弘润说道:“这弘疆啊,是不长进,三十几岁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就跟妇道人家一样……”

  赵弘润勉强挤出几分笑容。

  拍拍床榻的边沿,示意赵弘润坐下,赵元偲询问道:“弘润,这场仗过后,你有何打算?”

  “唯休养生息。”赵弘润说道:“这些年来开辟的疆域,我大魏一直无暇全力发展……”

  赵元偲点点头,又问道:“在你看来,中原各国中,还有哪国能对我大魏造成威胁么?”

  赵弘润轻笑一声,分析道:“韩国新败,至少十年难以恢复元气,再遑论秦国那边并未终止与韩国的战事,儿臣觉得吧,日后十年、二十年内,韩国应该无力与我大魏争雄了。……齐国亦是。相比之下,反而是楚国稍稍有点威胁,但威胁不大。儿臣毫不夸张地说,当世,唯我大魏最为强盛!”

  “好!好!好!”

  赵元偲连声说了三个好字,随即长吐一口气,惆怅地说道:“弘润,想必你也知晓,朕这个位子,来路不正,当年朕在逼迫先王、也就是你祖父时,你祖父曾咒骂为父,说什么为父会将我大魏引向末路……就因为那老物(老东西)的这一番话,朕这些年战战兢兢、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懈怠,唯恐被那老不死的说中……”

  听着父皇的话,赵弘润的表情非常古怪,他也没想到,纵使过了那么多年,他父皇对他祖父的怨念,还是那么大,一口一个老物、老不死。

  “……起初那些年,朕年轻好胜,做了不少错事,萧氏亦是,宋郡亦是……后来朕仔细想想,或许,朕并没有那个才能,齐王僖也好、韩王简也罢,甚至是楚王熊胥,或许朕并没有那个才能与这些当世的英杰争雄……”赵元偲自嘲地说道。

  “不,父皇,在儿臣看来,你并不比韩王简、齐王僖逊色多少。”赵弘润正色说道。

  事实上,这并非只是赵弘润恭维其父的赞美。

  在他看来,他老爹只是命不好,诞生于他魏国最虚弱的时候——当时的魏国,被他祖父「赵慷」几乎败尽了,打输了「魏韩上党战役」,不仅「(初代)魏武军」全军覆没,就连上党也整个丢了,再然后,“借宿”于三川的阴戎看到魏国虚弱,趁机把三川也占据了,使得曾经也算是一流大国的魏国,一下子就变得千疮百孔、羸弱不堪。

  而在这种情况下,上上代魏王赵慷,居然摆着四子赵偲这样一个雄主不用,欲将王位传给才能远远不如赵偲的长子赵伷,甚至于,暗地里排挤赵偲——为何?只因为赵偲指出了他种种在施政上的弊端,让赵慷很是不喜。

  赵弘润甚至怀疑,当年「萧氏之女」一事,虽说是靖王(南梁)赵元佐从中作梗,但这其中,未尝没有赵慷不喜赵偲的原因所致——赵慷素来不喜赵偲,生怕赵偲在得到南燕萧氏的支持后,严重威胁到他的地位,故而才棒打鸳鸯,拆散了赵偲与萧氏之女萧晴的那桩婚事,这才导致魏国出现了后续一连串的内乱。

  反过来说,倘若赵慷当年能有这个魄力,将王位传给赵偲,或许他魏国根本不需要等到赵弘润这一辈就能崛起。

  当时的魏国,有靖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前者至今仍然是他魏国顶尖的统帅之才,而后者更不得了,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简直就是百年难得的奇才,丞相也好、太尉也罢,相信任由这位禹王爷挑选。

  再加上南燕萧氏,虽然南燕侯萧博远确实不怎么样,但其父老将萧彦,甚至尤其是他的儿子萧鸾,岂是等闲之辈?——看看这些年,魏国有多少内乱是被萧鸾引起,就知道这个家伙是多么的能耐。

  要是没有当年那种种,若萧鸾从始至终是魏国的将领,他魏国何惧韩国、楚国?

  还有赵弘润的六叔赵元俼,号称宾朋满天下,人脉广得让赵弘润都感觉不可思议。

  再加上司马安、庞焕、蒙泺、韶虎、龙季、羿孤、赵豹、李钲等等等等,赵弘润真不敢去想想,若没有发生那些事,那时的魏国能崛起到什么地步。

  简直就是黄金一代,人才济济。

  只可惜,接连两次注定的内乱,使当时的魏国错失了奋起的机会,一直等到三十年后,才在赵弘润这辈人手中,重新强大起来。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

  “不比齐王僖、韩王简、楚王胥逊色多少么?哈哈哈哈。”

  在听到赵弘润的话后,赵元偲欣慰地笑了起来。

  说实话,自嘲归自嘲,但赵元偲并不认为自己为魏国做出的贡献,不如韩王简对韩国、齐王僖对齐国、楚王胥对楚国,就说一桩事,他就自认为那三位当时的明君远远不如他:子嗣!

  他有一个比他更出色的儿子赵润,而其他三位他国的国君呢?有么?或者说,及得上他儿子赵润么?

  赵元偲越想越欣慰、越想越欢喜。

  正如赵弘润所言,就连他也无法想象,在垂拱殿那一隅之地,他是如何熬过这二十几年,为了国家兢兢业业地处理政务,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但是,他的付出是值得的,是有意义的:若没有他长达二十几年的励精图治,他魏国根本负担不起他儿子赵润这些年来南征北战的消耗。

  这些事,赵元偲从未对人提过,就比如说,他时常会翻阅儿子赵弘润这些年来的捷报,反复欣赏疆域越来越辽阔的魏国地图——尽管这些开辟的疆土,乃是他儿子赵润所为,但他心中亦有余荣。

  好比说,他是将自己无力再去达成的夙愿,寄托希望于眼前这个儿子。

  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个儿子太出色了,出色到就算是到了他临终之前,也不知该叮嘱什么。

  摇了摇头,赵偲拍了拍儿子的手背,说道:“弘润,陪朕出殿走走。”

  按理来说,以赵元偲目前的状况,是不利于走动的,但此时,无论是赵弘润还是大太监童宪,都没有拦着,二人上前合力为赵元偲穿戴好衣袍,随即,由赵弘润扶着,漫无目的地走出了甘露殿。

  “……后宫的嫔妃,朕已叮嘱过了,待朕走后,内侍监会在城北盖一座寺园,安置宫内的后妃,倘若在她们当中,有想要投奔儿子的,也让她们去。其余女子……你若喜欢就留下,若不欢喜,就遣散了吧。”赵元偲口中的「其余女子」,即是指那些并未被临幸的女子。

  赵弘润闻言翻了翻白眼:这时候跟他说这个,可真是亲爹啊。

  转过宫内的广场,转过花园、走廊,赵元偲一边搭扶着儿子赵弘润的手,一边叨叨絮絮地叮嘱着家事——想来,他也就只能叮嘱些家事了,因为在国事上,根本不需要他操心,他儿子比他还出色。

  而在这两位魏国最尊贵的人身后,大太监童宪,赵弘润身边太监高力、高和,拱卫司的燕顺、童信,禁卫军的李钲、卫骄,还有许许多多一大帮人,乌央乌央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不敢大声说话,唯恐惊扰到面前那对父子最后的相处时间。

  父子二人先来到了文德殿。

  赵元偲指着空荡荡的文德殿,笑着对儿子说道:“朕当时,真恨不得将你这劣子打入宗府的静虑室,多亏了你弘昭为你辩解。”

  说笑归说笑,赵元偲亦是暗暗叹息,叹息于当初他勤于政务,疏于对儿子们的关注,以至于完全不曾想到,当年在宫内素有恶名的‘小恶霸’赵润,竟然拥有着不亚于六子赵昭的才华。

  甚至于,当年宫内的那个小恶霸,如今即将继承他衣钵,成为他魏国的君王。

  “有十一年了吧?”赵元偲忽然开口道。

  赵弘润想了想,回答道:“是十一年六个月零四天。”

  “……”赵元偲张了张嘴,惊讶地问道:“你记得那么清楚?”说到这里,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对对,相传你有过目不忘、走马观碑的才能,呵呵呵,朕还记得,当初在文德殿内,弘礼立言之事,就是被你给搅和了……”

  “当时儿臣少不更事。”

  赵弘润有些羞臊地说道。

  其实如今仔细想想,长皇子赵弘礼也并不是那么令人厌恶,只能说,由于二人初次见面时的印象不太好,以至于赵弘润对赵弘礼充满了偏见。

  赵元偲深深地看了一眼赵弘润,忽然摇头说道:“弘礼非乱世之主,绝非韩然、熊拓、卫瑜以及……你六哥弘昭的对手。我大魏交到他手中,朕心中亦不安。相比之下,弘誉本来是一个可塑的王才,只可惜被两个女人毁了……”

  说到最后,赵元偲亦颇感遗憾地叹了口气,兴致缺缺地走出了文德殿。

  赵弘润当即跟了上去。

  他当然知道他父皇口中的「两个女人」指的是谁,无非就是王皇后与施贵妃,只是他的立场不好对这件事多说什么。

  “朕当年太疏于对待你兄弟几人了。”

  站在文德殿外,赵元偲面带苦涩地说道。

  倘若说异军突起的赵润,曾让这位魏国君王有种收获横财的欢喜,那么雍王赵誉的事,便是他心中始终无法拔除的一根刺。

  要知道,赵元偲起初是非常好看雍王赵誉的,若不是出现了更出色的赵润,赵元偲绝对会将王位传给赵誉,并且,后者的能力与才华,也足以继承整个魏国。

  “你如今亦是为人父,不可走朕的老路……”

  握着赵弘润的手,赵元偲叮嘱道:“当年你跟弘宣恨朕待尔等兄弟不亲,那么如今,你可莫要重蹈朕的覆辙,被你的子女记恨……至于立储之事,相信就无需朕多言了,我大魏历代「立长」,唯独朕是「立贤」,这才使你兄弟几人明争暗斗,这也不好,你日后自去衡量。”

  赵弘润点点头,表示会将这些话记在心中。

  渐渐地,赵元偲、赵弘润父子二人,走到了宫内的御花园。

  当即,赵元偲便指着花园笑道:“还记得你在此园的恶行么?”

  赵弘润忍不住笑了笑,难得地恭维道:“也就是父皇气量大,若换做是儿臣,有一子如此肆意妄为,儿臣定不会轻饶。”

  “你也晓得你当初是何等的肆意妄为?”赵元偲斜睨了一眼儿子调侃道。

  走了一阵,赵元偲在当年赵弘润‘焚竹烤鱼’的那一带停了下来,说道:“弘润,朕倦了,就在这里歇一歇吧。”

  “……”赵弘润仿佛是明白了什么,勉强挤出几分笑容,点了点头。

  坐在一块石头上,身边便是儿子赵润,赵元偲双手搭在膝盖上,略显浑浊的一双眼睛,目视着眼前的这座观鱼池。

  这座观鱼池,给赵元偲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记忆。

  在这里,他第一次碰到了最初应该是未婚妻子的南燕萧氏之女萧晴,且他与后来的禹王赵元佲、怡王赵元俼,兄弟三人合计着上前搭讪……

  在这里,他也第一次见识到了他儿子赵润的‘恶劣’,焚竹烤鱼,摧残他亲手栽培的花,气得他当时青筋绷紧。

  忽然,一双手搭在赵元偲的肩膀上。

  赵元偲下意识抬头一瞧,就瞧见禹王赵元佲与怡王赵元俼正站在身边,微笑着看着自己。

  “四王兄,你瞧那边——”

  顺着禹王赵元佲手指所指的方向,赵元偲抬头看去,便瞧见在池子的对岸,有一名身穿罗裙的女子,打着一把纸伞坐在池子边,一双美眸瞧着他们兄弟三人。

  “过去瞧瞧?”

  禹王赵元佲笑着问道。

  『真是……过了太久太久了……』

  眼眸中浮现几丝追忆,赵元偲笑着站了起来:“好啊,同去。”

  ……

  ……

  『……』

  瞥了一眼父皇,见他坐在那块石头上,头颅无力地低垂下来,赵弘润仰起头来,强忍着不让眼眶内的泪水流下来。

  他从未想过,原来有朝一日他父皇的过世,对此他心中的悲伤丝毫不亚于痛失六叔赵元俼。

  齐刷刷地,在赵元偲、赵弘润身后,以大太监童宪、禁卫统领李钲等人为首,一大帮人跪倒在地,眼中含泪。

  “恭送陛下……龙驭宾天。”

  此后,便是此起彼伏的哭声,久久响彻这个花园。

  洪德二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距「禹王赵佲」过世不到二十日,魏王赵偲过世。

  此后,魏国由太子赵润继承大统。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daweigongt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大唐农圣至尊特工老兵不死终极至尊兵王大唐官曹贼休走最强狂兵放开那个女皇一脚油门到三国涩妃别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