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明朝败家子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赐死

明朝败家子 |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 更新时间:2019-07-10 11:11: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圣墟(圣虚)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手术直播间逆天透视眼修罗武神天神诀我的贴身校花神魂至尊
  江言疼的龇牙咧嘴,痛得眼冒金星,最令他寒心的却是陛下的态度。

  陛下犹如怒目金刚一般,令他吃痛之余,内心深处竟是说不出的绝望。

  他啊呀一声,捂着脑袋,拜倒在地:“陛下……陛下……”

  情况太出人意表,百官们俱都惊呆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惶恐气氛,弥漫在所有人的心头。

  他们满心的不可思议,却又大气不敢出。

  却见弘治皇帝手持着扳手,疾行几步,他的扳手指向如一滩烂泥的江言,怒不可赦的道:“朕的庙堂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江言哭了,自己可是……可是……堂堂的……

  “萧伴伴,取簿子来。”

  萧敬也吓着了,他从未见过陛下如此大怒。

  他不敢怠慢,立即取出了一份簿子。

  “打开,念!”

  弘治皇帝厉声道,视线依旧如利刀般的在江言的身上。

  萧敬打开了簿子,带着几分惊惧,磕磕巴巴的道:“经查实,如意钱庄涉案银款牵涉百官者有:寿宁侯、建昌伯,银:一百九十三万两。刑部主事吴建生,委其侄投银:十三万七千两……”

  萧敬一个个念,终于念到了江言:“都察院佥都御史江言,委其族人江正,投银十三万七千二百两……”

  这些人……统统都是和江言相关的,几乎所有的宾客都牵涉到了其中。

  其实……要一个个的核实,很难。

  可自从让江言做了钦差,却容易多了,厂卫这边只盯着谁和江言走得近,对于翻案之事,谁最为积极,再锁定目标,进行查实,几乎是一查一个准。

  毕竟,若是没有牵涉到此事的人而言,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哪怕是重新翻案,也和自己无关,自己在旁看个热闹便是。

  可关系到自己巨额利益的人就不一样,听闻有重新取回自己的利益的可能,可不跳得欢吗?

  他们要嘛上书,夸奖江言秉公办事,要嘛和江言突然变得亲昵起来,暗暗鼓励江言把这差事往他们有利的方向去办。

  可现在……

  这簿中叫到一个人的时候,班中,即有人打了个寒颤,惶恐的拜倒在地。

  到了这个份上,人家连你牵涉到了银子具体数目都说的清清楚楚,还想抵赖吗?

  一会儿功夫,这奉天殿里,便跪下了六七十人。

  弘治皇帝看着这些人,觉得好笑,平时他们,可个个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没日没夜的拿圣贤书反复挂在自己嘴边,天天振振有词,要做君子,君子……呵……

  “朕害怕啊……”弘治皇帝眼带讽刺,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见了这些名册,见了你们的所为,朕是害怕到了极点。朝廷哪里亏欠了你们,朕哪里亏待了你们,可是你们哪,为了一己之私,就敢做这样的事。眼前这个人,你们想来是不认得的,可是朕认识,他叫陈忠,他久在边镇,为我大明立了汗马功劳,他的腿,便是在那时残的,朕要问问你们,而今他是老无所依,那九两银子,就是他的救命银子,而你们这些在京里锦衣玉食的人,你们做的是什么?”

  “这大明就是一栋屋子,朕予你们高位,让你们来修补修补这屋子,你们呢,你们不但拼了命的在给这屋子堆柴垛子,给这屋子提来了一桶桶火油,你们还想在这屋子里点火啊!

  “你们这是恨不能见这屋子烧了,毁我大明江山的社稷,世上怎么会有尔等这般的负心之人。你们当初金榜题名时,所作的漂亮文章里写着的是什么?你们平日里,口口声声的说家国天下……家国天下!”

  弘治皇帝怒目一张,逡巡着每一个人。

  众臣惊惧万分,纷纷拜倒:“臣万死。”

  听到这臣万死三个字。

  弘治皇帝没来由的,竟是滋生出绝望。

  万死二字,他听了太多太多,可是……口称万死的人,一般都不会死。

  弘治皇帝冷然,在锦墩上坐下。

  他凝视着对面的陈忠,陈忠不敢看弘治皇帝的眼睛。

  弘治皇帝高声道:“陈忠,朕来问你,若是大军出师不利,吃了败仗,如何?”

  陈忠下意识的就道:“斩!”

  弘治皇帝道:“倘是军中有人临阵脱逃,将身边袍泽弃之不顾的,又如何?”

  突然提到了军中,让陈忠诸多的回忆,顿时涌入脑海,他显得比从前自信了一些:“斩!”

  “残害百姓呢?”

  “按军令,亦斩!”

  弘治皇帝闭上眼睛,抿着唇,沉默了。

  百官们诧异的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猛地张眸:“可惜……朝堂不是军中,是以才藏污纳垢,真听厌了这些君子之言,不是君子之言不该听,也非君子之言不合朕心,而是朕……心冷了啊,这么多的大道理,都是说给朕听的,这么多的圣人之言,这些道理,哪一样不是只要按着道理去做,就可以大治天下,可以让百姓们安居乐业,可是……自古军民,就曾未见过盛世是什么样子。思来想去,便是江言的人,贪婪无度,残害百姓,这样的人……当诛!”

  诛字出口,江言吓着了,脸色霎时的煞笔一片,眼睛发直起来,竟已忘了绝望般的恐惧,立即道:“臣……冤枉……冤枉……”

  “没有人冤枉你。”弘治皇帝平静下来,目中如古井无波。

  他站起来,看着地上的江言,一字一句道:“朕不诛你的三族,也不杀你的亲族,你自己犯下的错,你自己来担当,这时候你再鸣冤,便是将朕的最后一丁点善心也磨去了。”

  江言恐惧得脸色越加惨然,他顿时明白了陛下的意思。

  这已是宽大了。

  还想闹吗?

  有什么资格呢?

  他绝望的抬头,看着噤若寒蝉的殿中之人,突然之间,他似乎也想到当年寒窗苦读时,也曾有过抱负。似乎在金榜题名时,也曾踌躇满志,可是……那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后来……

  他哆嗦着,缓缓的将脑袋埋在了肩下,磕了个头:“臣……臣……”

  眼泪在这一刻,洒下来,江言握紧了拳手,坚持着,继续道:“臣谢陛下恩典。”

  弘治皇帝背着手,再没有看江言一眼:“所有牵涉的官吏,统统罢黜,永不叙用!”

  百官之中,有人突然瘫倒在地。

  似乎也有人于心不忍,尤其是见着这江言和某些人的惨状,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弘治皇帝突然微笑,看向诸人:“朕知道,诸卿之中见此情此景,难免心凉,觉得朕太刻薄,太寡恩。是啊,朕见这江言,见这些人,哪一个,朕不曾面熟呢,江言曾在翰林院,朕就见过他,现在他在此涕泪横流,何其悲惨,他是大臣,和朕有过数面之缘,靠朕近,而那些……遭他毒手的百姓呢,朕若是不见陈忠,那么这些百姓,对朕而言,就是远在天边之人,身边的人痛哭,但凡是血肉之躯,岂会无动于衷,可是那远在天边之人,与朕隔绝于宫墙,他们眼泪哭干了,朕也瞧不见,是以,若不见陈忠,朕只见江言这般的恸哭,见他肝肠寸断,朕也会心软。”

  弘治皇帝顿了一下,继续道:“可若是能因此人的哭换来千万百姓的笑颜,此时,诸卿还会心软吗?你们如何想,朕不知道,朕也知道今日之后,少不得要有人骂朕暴虐,可又如何?”

  他轻蔑一笑,眼中是决然之色:“今日起,吏部上一道京察的章程上来,这以往的京察,还是太轻了,需严苛一些才好。”

  京察………

  又是京察的文章……

  方继藩心里也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陛下……这是要干啥?

  这京察,认真起来,可不是玩儿的。方继藩最有印象的,是明史中的一次京察。

  也就是正德皇帝登基之后,刘瑾那狗东西,既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力,同时又想震慑百官,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也在这京察上头做文章。

  以往的京察制度,其实大多已经形同虚设,可到了刘瑾手里,这京察居然认真起来,借着京察,刘瑾汰撤了不少人。

  当然,这京察也成了此后刘瑾的罪状,说他是结党营私之类。

  最终……刘瑾被反噬,下场极惨!

  而现在……欧阳志代替了刘瑾,承皇帝之命,开始约束百官……

  方继藩面上一沉,眼眸里多了一丝幽深……欧阳志的下场,会比历史上的刘瑾好吗?

  欧阳志在方继藩冒出了无数念头之后,方才镇定自若的出班,一字一句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满意的看了欧阳志一眼。

  若没有欧阳志这般大公无私之人,这京察的重任,他还真不知该托付到谁的手里。

  弘治皇帝道:“先拟一道章程……”

  说着,他目光一转,意味深长的看了方继藩一眼:“最好和你的恩师商量一下,他或许会有主意。”

  百官已是心里打鼓。

  可再听让欧阳志和方继藩商量一下,许多人的心里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要落到姓方的这狗东西手里了啊。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mingchaobaijiaz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邪少的贵妃娘娘獒唐这个王妃很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