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秦吏

第1014章 骓不逝兮可奈何

秦吏 | 作者:七月新番 | 更新时间:2019-07-10 00:36: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圣墟(圣虚)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修罗武神逆天透视眼我的贴身校花永恒圣王天神诀最佳女婿
  “大父,请带上我!”

  梦中的项籍,还是那个没有车轮高,却在戎车旁拼命奔跑的少年。

  “你还太小。”

  大父项燕站在车上,转过身,他的戎装似火一般艳丽,浓浓的胡须遮蔽了系带,对他们慈祥而严厉。

  “那籍儿何时能上战场?”

  一根兵器从车上被扔了下来,一起留下的,还有父亲和项氏叔伯兄弟们的笑声:

  “等你至少有六尺短戟那般高,便能与吾等一同,去战场上杀秦寇。”

  他只能拾起短戟,将它高高举起,对着车队远去的烟尘大呼:

  “大父此去必胜!”

  “楚必胜!”

  那时候在项籍心里,作为上柱国,所向披靡的大父,曾杀秦七都尉,大败李信的大父,不存在败的可能。

  直到噩耗传来。

  那时候他才知道,对楚将而言,一旦战败,就只有一个选择:

  “死!”

  如此大喝着,项籍从梦里清醒过来,满头是汗,这是一间狭小的帐篷,架在一个刚开辟的树丛中间,落脚就是湿润的地面,他甚至能看到一只受惊的蜥蜴从缝隙里爬了出去。

  这便是他们被困住的地方,名为大泽乡的沼泽,那该死的田妇给他们指了错误的路,楚军残部一头撞了进来,又遇大雨,竟脱身不得,结果被不断赶到的秦军团团包围。

  而项籍身上,从额头到腿脚,也满是伤痕,最严重的一下,是一枚锋利的箭矢刺破了甲,扎进了他的背上,尽管已简略处理过,但仍然钻心般的疼。

  这是项籍起兵以来,受伤最重的一次,但这些伤,全然没有战败带来的屈辱痛!

  现在,随着清醒过来,前日大战失败的每一个细节,都在脑海里浮现,如果如此这般布阵,如果早一点发动冲阵,如果自己再坚决一点,如果……

  没有如果,结果便是他一败涂地!

  整整六万楚人,战死在符离,龙且、蒲将军、虞子期,一个个旧部都战死沙场,若非堂弟项庄,部下英布奋力救援,项籍在冲击黑夫本阵失败后,也差点身陷而亡。

  于是项籍再度想起了楚国的那个传统:

  “师出之日,有死而荣,无生而辱。楚之法,覆将必杀,君不能讨,也必自讨!”

  这是从屈瑕、子玉、沈尹戎乃至项燕,延续下来的传统,光是春秋,就有17位莫敖,令尹,司马,王子因战败而自杀。这是因为,楚人视尊严胜过性命,不惜为信念慷慨赴死。

  春秋时是自缢,到了后来则变成了自刎,甚至还发展出了一套自刎的礼制。

  自刎,成了失败者光荣赴义,保留最后一丝尊严的方式。

  至少在楚人的脑子里,一直如此认为。

  项籍强撑起身,摸了摸身边,空空如也,遂看向一旁一直睁大眼睛,守着自己的项庄:“剑呢?”

  多年军旅,剑好似成了第三只手,缺了就空落落的。

  但帐篷内守着项籍的项庄,好似预感到了什么,他腰上挂着两把剑,一把是项籍在西河之战时所赠的名剑“工布”,一把是项籍自己的佩剑,此刻牢牢握着两剑。

  项庄舌头过去被秦吏割了,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呀呀的声音,直对项籍摇头。

  “你放心。”

  “我还不至于到那一步。”

  “我的剑,哪怕到了最后,也要指向敌人。”

  项籍如是说,让项庄将自己扶起来,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外面的骚动。

  “何事?”

  守在外面的英布来禀报:”上柱国,是秦军在唱歌,唱的还是……“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在符离面对数倍秦卒逼压,仍面不改色的黥面刑徒脸上,第一次浮现了绝望:

  “是楚歌!”

  ……

  “我父魂魄在塞北,流沙走石狂风催。

  其日如煎,其月如烩。

  塞北不可居,何日来归,何日来归!

  我兄肺腑在海东,长天浪涌入云塔。

  魂落沉沙,身葬鱼虾。

  海东不可居,何日来依,何日来依!

  我儿心腹在岭南,毒虫如剑雨如戟。

  先断其发,再纹其脊。

  天涯不可居,何日来家,何日来家!

  唯故园可居,何日来安,何日来安!”

  歌声最初很小,好似是几个人的唱和,但渐渐变大,变成了一场大合唱,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韵脚,这言语,确实是楚歌无误,而内容,则颇似楚国传统的葬歌《招魂》,或许便是其中的一个地方版本。

  两年前起兵,攻打寿春时,项籍曾高声唱过《招魂》,那时候的他相信,自己已经唤回了迷失已久的,楚国的邦族之魂……

  那一首招魂曾鼓舞了楚人战斗的勇气,但今日这首,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仅剩三千余楚兵的斗志崩溃!

  英布,这个铁打的汉子,此时却斗志尽失,他绝望地跪在泥地里,喃喃道:“秦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黑夫军中本多南郡之人,这歌中言语,也确实是南郡衡山西楚之风。”

  这一次,项籍却是判断得清楚,这些唱歌的人,要么就是南郡兵,黑夫军队的主力之一,要么则是那些前不久背弃楚国,投降侵略者的无耻县公部属。

  但他拎得清,普通士卒却不一定拎得清,当歌声渐渐消停后,就在项籍又因伤势而晕厥的间隙里,从起兵之日起一直追随项籍的亲兵来报:

  “上柱国,英布带人走了!”

  “还有千余人随他涉水出泽,向秦军乞降!”

  项籍却似乎早有预料,笑道:“英布啊英布,那些楚歌,击垮了他的脊梁,以为这样便能得活,他应该斩了我的头再去。”

  英布确实在帐外窥伺半响,但终究为项籍威名所吓,没敢进来。

  项庄愤怒地来请示,那意思是,是否要追击?但项籍却摇了摇头:

  “走吧,由他们去。”

  “时至今日,愿意走的,都走罢。”

  “项籍这一次,不带一个不想死的人去死。”

  等他重新走出帐篷时,所有人都已聚集到了这儿,原本狭小的泽中空地,竟不再拥挤,大半楚兵都不见了人影。

  “还剩下多少人?”

  “八百。”

  项籍惨笑:“当年随我在巢湖起兵的人数,正好也是八百。”

  外头响起了鼓点,这是秦军开始向泽中推进了!黑夫终究是没了继续围困的耐心,想要在太阳落山前,结束战斗,灭亡楚国!

  项籍的目光,一个个从剩下的人脸上扫过,他素来亲而爱人,几乎能叫出大半士兵的名。

  “钟平,我还记得你拿下淮阳城头那天,能将秦人整个举起,扔下城楼,今日又当如何?”

  “柳季,汝家世代为项氏家臣,汝大父随吾大父战死,汝父为护卫项氏庄园而死,汝藏匿民间,听闻吾起兵,也第一时间响应。”

  每点到一个人,那些浑身挂彩,疲倦不堪,却依然死死握着兵器的楚尉楚兵,便会爆发出一声大喝,仿佛他们随着项籍两年苦战,只是为了得到上柱国的一声赞。

  有人鄙夷项籍,有人痛恨项籍,有人对他不屑一顾,但也有人对他,发自内心的崇敬忠诚。

  因为那些楚人憋屈十数年后,一场场激动人心的大胜!

  “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二十馀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渡西河,那可是楚人走得最远的地方啊。”

  这是项籍的骄傲,也是今日所有在场者的谈资,就像他仲父项梁,在符离之战,双方分开时与他做的诀别一样。

  “汝或许会对仲父失望。”

  “但籍儿,你从未让仲父失望!”

  “项氏能有你如此英儿,方能在这天地之间,再奏响几声钟鸣!足矣!”

  项籍抬起头,如今连他仲父,也已不在了。

  “然今败北于符离,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也。”

  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

  但可以选择自己的死法。

  “我宁愿战死,也不愿意吾等死于饥渴,或苟且于秦人脚边,最后被狱吏羞辱,亡于斧钺!”

  没有人会歌颂那样死去的人。

  “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

  项庄舌头被秦吏割了,无法说话,但也放开嗓子大吼起来,如同愤怒的野兽!

  “今日固决死!”

  跟着所有的仅剩的楚兵都开始吼叫,并用手中的破盾和断矛相互拍打,泽中充满了丁丁咣咣的声音,使得从外围涉水向这缓慢推进的秦军,不由迟滞了一会。

  项籍改变主意了。

  他不再想再如先辈楚人败北将领们一样,死于自刎。

  他宁愿用自己手里的剑,最后一次,敲响属于项氏,属于楚国的铿锵钟鸣!

  他宁愿来一场战斗,来终结这个悲剧:刀剑相交,血红的雪,破碎的盾牌和切断的肢体,让一切都在此结束吧!

  纵是死志已明,但当项庄牵来那匹浑身是伤,沾满了泥的大黑马“乌骓”时,项籍好似看到了自己。

  “好马,汝也追随我到了最后。”

  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个在西河,在襄邑杀人如麻的魔王,却忽然温柔起来,抚摸乌骓马的皮毛,为它捋去毛发上干硬的泥土,最后却没有跨上马背。

  他在符离之战中浑身被创,但若要强骑马而战,依然能做到,项籍甚至敢拍着胸脯保证,不会在与任何骑将交锋时落下风,他手里的长戟,和坐下的乌骓,总是得心应手,所向披靡!

  项籍让人将乌骓,拴在帐篷边的树上,最后看了它一眼,决然转身离去。

  乌骓焦躁而不安,纵已负伤疲倦,纵是被拴着,也依然嘶鸣不已,但它却只能看着,高大雄壮的主人,手握着戟盾,和八百最后的楚卒一同,朝泽外而去。

  他们步履蹒跚,他们也步伐坚定,虽残衣破甲,却在项籍带领下,以八百人,走出了八万人的气势!

  它听到他们怒喝的声音,听到他们与涉水而来的秦人交锋,刀光剑影,金铁相交,楚人的唾骂,秦人的号子混杂在一起,不时有重物轰然倒下,砸出了大片水花,那涟漪,一定散出去了很远。

  它不断挣扎,拉拽绳索,希望能挣脱出去,加入战斗它也是楚军中的一员!曾载着主人所向无敌,跨过鸿沟,饮马黄河!

  这场与秦人上千前锋的交战,或是楚人赢了,它听到脚步向外而去,渐行渐远,然后便是破空的尖锐鸣啸!

  它记得啊,那是秦军阵地中,万弩齐发,箭矢落下的声响!

  每当这声响出现,就会有无数同类,连同它们身上的骑手,人仰马翻!

  如同一场骤雨打过,沼泽中水花响成一片,但齐射的声音过去后,却依然有楚人存活!

  “杀!”

  是楚人的冲锋号角,是主人的声音,嘶声竭力,却依然那么有爆发力,如同滚雷!

  接着是第二齐射,又一次,再一次,每过一次,怒喝的楚音,就小上许多。

  直到再无丝毫声息。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外面的声响渐渐停了,乌骓终于拽断了孩臂粗的树干,拖着它往外奔去,越过灌木,跳入沼泽,看到了外面的场景……

  放目望去,硕大一片沼泽中,楚人皆已倒伏,从天而降的箭矢扎在他们身上,好似刚长出的稻杆。

  唯独它的主人项籍,依然手持长戟,在泽中伫立不倒!

  他身边则是被击杀的十数名秦兵他们贪图项籍首级重赏,不听号令而冒进,见其中箭无数,不再动弹,欲上前斩首,却尽数被反击杀死。

  于是远方箭矢依然不断发射,几乎将项籍射成了刺猬,然其纵是气绝,亦不曾倒下。

  这个男人残忍,暴戾,但他确实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站着死。

  项籍身上的红色甲衣,被血浸透,显得更加鲜红,也成了幸存的唯一一点红色。

  而大泽对面,黑色的旌旗,铺天盖地的黑甲大阵,十万人缓缓朝这个红点围拢过来……

  ……

  战斗停止后,迎西风飘扬的秦旗之前,黑夫站在戎车上,松开了一直紧握的剑柄。

  看着那匹从泽中冲出,奔向项籍尸体的黑色骏马,他伸出手,阻止了士卒们抬起的弩机,长唏嘘后,抬起头望向渐渐发暗的天际,那颗血红色的妖星,早已不在:

  “荧惑星,落了……”

  “亡秦必楚的预言,也破灭了。”

  反倒是另一件事,从此成为事实。

  “后世的人会不会这样说?”

  黑夫露出了石头落地的笑:

  “楚地人黑夫。”

  “亡楚于此!”

  ……

  “裂项籍尸为五,一传东海,一传泗水,一传陈郡,一传九江,头颅向西传递,经砀郡、颍川、三川带回关中。”

  这便是黑夫对项籍尸体的处置,项籍身上插满了箭矢,拔下来一称量,足足有半石重……

  那所谓的“楚王”,早在数日前,便被蔡赐带着,一起在城破的蕲县**而死,蔡赐当年未能侍奉楚王负刍杀身成仁,如今倒是得以殉国。

  在项籍也战死后,楚国便彻底消灭,只剩下季布依然在守寿春,为赵佗围攻。

  这时候,尉阳带着人,喜滋滋地牵着那匹大黑马过来,说这就是项籍的坐骑,只是此马十分暴躁顽劣,踢伤了两个人,一直悲鸣不已,好似是在哀悼项籍。

  “这马叫什么?”黑夫看向被押在一旁的楚降将英布,方才黑夫命他带着楚降兵,向泽中发动冲锋,顺利消耗了大多数人的性命,而英布大腿上也挨了项籍一戟,竟还未死,他的命运,还在等待黑夫的判决。

  “叫乌骓。”人之忠诚不如马,英布面生愧色。

  “果然是乌骓。”黑夫低声唱道: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但只有马,没有虞姬,问过楚军俘虏英布等,说是项籍确实有一爱妾美人名虞,但留在下相,今不知所踪。

  一同不知所踪的,还有亚父范增……

  或许是躲到了民间,也可能是藏匿到了某个山泽里?

  “摄政,这马儿如何处置?”

  “还是杀了为好。”尉阳等人如此建议。

  “不,治好它。”

  黑夫没有伸手去摸这总想着咬人,为主人报仇的骏马,只是远远指点着它道:

  “然后,带它去江东,解掉一切马具,放到马苑草场里。”

  “让因曾为楚军效力获罪的乌江亭长为圉人饲养,让这一人一马,在园囿里,了此一生罢……”

  黑夫没必要对一匹马痛下杀手,楚国的魂儿,已经在今日被消灭了。

  周围是秦军的欢呼雀跃,相互庆贺,以及憧憬着过年前回到故乡。

  他们都觉得,战争,终于结束了。

  但接下来,中原就可以马放南山了么?

  “还不行。”

  黑夫看向北方,那里,还有一个敌人,一个很多年前,被他放跑的,狼子野心的敌人!

  “还没结束!”

  ……

  ps:今天只有一章。
秦吏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qin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邪少的贵妃娘娘獒唐这个王妃很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