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穹顶之上

371.朵桑嘉措

穹顶之上 | 作者:人间武库 | 更新时间:2019-07-10 22:46: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如意小郎君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手术直播间修罗武神逆天透视眼天神诀我的贴身校花绝品邪少
  艾希莉娅和伊恩昨晚一直等到早上。他们亲眼看着报纸被分发出去,甚至动手帮了忙。

  然后他们去记者站的餐厅,一起平静地吃完早餐,收拾好餐具,坐在位子上等待。

  现在,那份报纸应该已经在议员们和上司们的桌面上了,不管是办公桌还是餐桌。

  “所以,我们很快就会被带走了吧?”他们想着。

  但是并没有。

  十分钟后没有。二十分钟和三十分钟后,前来拘捕的士兵还是没有出现。

  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出现在餐厅门口。

  因为刚开完一个临时安排的早会,新闻部副部长迈恩来餐厅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老头快速地挪动着步子,径直走过,去向窗口要了一杯咖啡。

  然后回头,挺着大肚子再一次路过那张餐桌……这次他停下了,站着扭头看了看伊恩和艾希莉娅。

  “既然已经吃完了为什么不走?是在等待我表扬你们吗?!我的天,你们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准备殉难的勇士。而我,大概就是拿着绳索和火把的人了吧?”

  迈恩给两人的感觉事情似乎并不严重,伊恩和艾希莉亚都困惑了一下,觉得他可能还不知道,主动交代说:“我们……”

  “必须被警告一次……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嗯,不许再有下一次了。”迈恩表情严肃了一下,说完低头喝了口手上的咖啡,抬头微笑着解释说:

  “我们为此已经开了会。议事会在场多数人的意见,尤其是新闻部门主管们的意见。认为你们的文章并没有直指是非,或以煽动为主要目的。而且它看起来还不错。”

  “……谢谢。”艾希莉娅迟疑了一下才道谢,而后关切问道:“那么那些已经向外分送和传真出去的,会被追回吗?”

  “当然不。”迈恩的声音坚定,站在那里看着她说:“以The青少校为人类和蔚蓝立下的功绩,如果连这样一篇表达情感的普通文章都不被允许,乃至事后还要追责定罪……我想,蔚蓝大概就真的要完蛋了。”

  老头说完顽皮一笑,但是眼神,是沉静而哀伤的。

  他们其实在刚才的会上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和艰苦的斗争,不过老头并没有选择把那些说给面前这两个鲁莽而富有勇气的年轻记者听。

  “如果连蔚蓝的年轻人都变得圆滑世故,瞻前顾后,那一定是很可怕的局面。我们是蔚蓝啊!”迈恩心里想着,没有说出来。他得承认,同样的事情其实自己也有想过,但是他第一时间想了太多,以至于并没有及时去做。

  艾希莉娅仰着头呢,点一下头,眼睛里有些感动。

  伊恩则是激动,当场跳起来说:

  “天呐,太好了,我还以为我们要进监狱了呢。”

  迈恩像个和蔼的爷爷一样站那看着他,直到他安静下来,才开口说:

  “庆幸吧。也许你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过一件事情,其实在联盟议事会里,一样有很多The King的崇拜者。”

  “当然,那些军人出身的家伙们一定不会愿意用上崇拜这个词,因为面子,他们会说那是战士之间的欣赏和认同。”

  “我们新闻部不一样,我们……坦率地,就是崇拜他。”

  迈恩说完笑着转头向外走去。

  “你也是吗?”艾希莉娅在他身后站起来,问:“我是说你也崇拜The青少校吗?迈恩先生。哪怕他这次……”

  “当然。因为我跟你们一样,曾思考和记录他的故事。”迈恩站住了,端着咖啡的手悬在那里,没有转身说:“所以我要说,愿你是对的,艾希莉娅,愿他以及他的死铁战刀,终将归来。”

  迈恩说完离开了。

  他带来的消息,这一天的早报并没有被截留和追回来。所以,艾希莉娅的文章将会被翻译成很多文字,出现在很多地方,那可能是某方面军部队基地的橱窗,可能是任何一支偏远小队驻地的桌面上,也可能是医疗站,储备站……

  所以,这之后的一天,两天。

  瑞士方面军的一个女孩在哭泣,尹菜心说:“先生,我都有很努力在学中文。先生,下次见面我再表白,一定说的让你能听懂。我想我要努力地训练了,当去尼泊尔的人里只剩下我……”

  某个身在山沟里的姐姐,红着眼眶说她一点都不信她的弟弟们已经死了,说:“不会的,你们都不知道他们有多贼。”

  101医疗站,他送的花被重新从书页里翻出。

  425的李团长抹了眼泪拎刀出门。第九军军长在基地门口等着他,说:“我就知道你肯定疯了。”

  墨西哥奇琴伊察,委内瑞拉梅里达……不管是已经回去的,还是依然留在喜朗峰周边的,很多曾经在旗帜战争当夜守卫环形阵地的精锐小队,都把自己营地外的队旗,挂在了旗杆只一半的位置。

  还有很多……

  印德度,方面军总部医院。

  皮肤有些黝黑的小护士紧张地围着病床焦急移动,“米拉少校,你你怎么了?是伤口又疼痛了吗?那么我去准备止痛剂……”

  闻声赶来的军官团的队友们出现在病房门口。

  病房里,米拉侧身躺在床上,眼神呆滞,正在无声的掉眼泪。她的小队,刚经历了一场劫难。再过几天,等伤口稍微恢复一些,她就要去熊占里了,可是现在,那个说好以后会去接她回来的人,自己不知去了哪里。

  队友们自然都是看过报纸的。当场,队里几个和米拉关系好的女队员都围了上去,尽力宽慰和安抚她。

  阿历克塞站在门口没动。

  身边一名中尉推了推他的胳膊,小声说:“你不去安慰一下吗?阿历克塞,你爱慕的女孩正在哭泣。”

  阿历克塞转头看他,摇了摇头。

  “你应该去啊,阿历克塞,在上次那样的表现后,你有机会的,你应该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中尉继续说:“我不想说那是一件好事,但是,当The King死了,你正好可以趁虚而入,不是吗?”

  阿历克塞的目光有些不善了。

  中尉茫然一下,弱弱地转过头去,说:“也许你不着急,是的,以后有的是时间,反正……”

  “你错了,谢尔盖。”阿历克塞开口带着叹息,说:“第一我一点都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更不会为此有任何一丝喜悦;第二,我想说,如果The King一直好好的活着,战绩越来越辉煌,地位越来越高,我在熊占里米拉的身边,说不定还有一点机会,而当他这样死了,我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在蔚蓝,新兵总是很早就会被告知:蔚蓝的爱情总是比外面发生得更直接和容易。当然也更容易因为意外而失去。

  但是他们通常不会被直接告诉:其实在蔚蓝,一个人不需要或者不再需要爱情和婚姻的逻辑,以及实际存在的情况,也一样比外面常见得多,多很多。

  还有,这里通常不说关于一生的承诺,因为一生,可能很短。

  谢尔盖显然就是还不了解的这个,困惑问:“为什么?”

  阿历克塞朝米拉的方向示意了一眼,“你看不懂女人的眼神吧,谢尔盖,妈妈告诉我,女人的眼神里,都是心思。”

  谢尔盖看了会儿,“那米拉少校的眼神里,是什么心思?”

  “她的眼神里,什么心思都没有了。”阿历克塞叹息说。

  …………

  一路停停走走,绕路和隐蔽,韩青禹四人终于发现队伍的去向似乎并不是高原深处。他们饶了一个很大的弯,又带上了一些人。

  四人已经都换上了常服,把武器装备包了起来,看起来并不显眼。他们身边跟着伽依娜,小姑娘一路上问了好几次刘世亨叔叔的情况,问他为什么没有来,他去哪了……

  “到了。”队伍前方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伽依娜带着韩青禹四人奔过去。

  他们站在山岗上向下看,四面绿色的草坡在视线里延伸向下,那里红色的房子层层叠叠,密布在谷地和山坡上。寺庙很多,是最显然的建筑。

  人站在这里,仿佛就能听到梵音。

  所以,这就是他们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了。

  队伍没有直接下山,站着等待了一会儿,突然间,身边的高原居民们集体低头行礼。

  四人转头,山坡下方,一个穿着红色僧袍的僧人,正缓步向上走来。

  “他就是以后带领你们生活的人吗?”锈妹困惑问了一句。

  “嗯。”伽依娜点头,她显然不是刚刚才知道这人的存在。

  “比想象的年轻好多啊。”锈妹小声嘀咕了一句。

  因为在路上他们得到的讯息里,这位名叫朵桑嘉措的金刚上师,曾经参加过第三代源能装置的测试。

  “可能保养的好吧。”温继飞说:“或者底子好,天生丽质难自弃什么的。”

  一旁吴恤在憋笑。

  韩青禹:“……”要不是上师已经快走到面前了,他得先把瘟鸡飞拉到后面去揍一顿。

  “是因为我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战斗过了,这是生命源能的造化。”朵桑嘉措笑起来给人的感觉慈祥而宁静,缓步走到四人面前,说:“是青少校,沈少尉,吴中尉和温少尉吧?”

  四人反应过来,连忙准备敬礼。

  “不用,我没有军衔。”似乎有很久没有遇到新鲜的人了,朵桑嘉措再一次笑起来,面有真趣,不加隐藏。

  四人只好学着旁边高原居民们的样子,也行了礼。

  朵桑嘉措抬手示意,还礼,然后把每个人都仔细打量了一下,表情平和但是目光里有些热切,说:“我的老朋友告诉我,你们四人在年轻的人里都很强大。”

  “哪里,哪里。”温继飞客气了一下。

  “你是……”

  “我叫温继飞。”

  “哦,温少尉能否全力打我一拳?”

  温继飞愣住一下,转头看向韩青禹。

  朵桑嘉措欠身行礼,虔诚说:“帮帮忙,我真的很久很久没有战斗过了,因为他们说我不适合上战场,如今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

  韩青禹说:“打吧,开装置,全力。”

  上师转头对韩青禹笑一下。而后直起身,面向温继飞而立,说:“请!”

  “那就不客气了啊。”温继飞装置启动,全力爆发,挥臂,“砰!”

  朵桑嘉措胸前的衣服稍褶复平。

  茫然地看着他。

  不巧,刚翻了个F出来,温少尉脸上挂不住了,“上师我能不能多打几拳?”

  “好的。”

  “砰砰砰砰砰……”

  他一口气闷了二十多拳,但是朵桑嘉措的样子看起来,始终跟承受第一拳的时候毫无差别。

  “你不会连翻25,26次F吧?”锈妹小声问。

  温继飞摇头,“至少两次A。”

  温继飞的A,因为吃的源能块多,跟随练习的人狠,大概是一般A级正常成长三四年左右的A。这一瞬间,四人看向朵桑嘉措的眼神全都变了。

  “温少尉的源能潮涌实在有些诡异。”朵桑嘉措感慨了一句,转向,看看吴恤,又看看锈妹,最后先选了吴恤说:“请。”

  吴恤点头,一拳轰出。

  “轰!”

  朵桑嘉措上师身体少许摇晃,脚下卸力不及,致地面下陷少许,抬头看向吴恤说:“吴中尉可是顶级?”

  “大概是。”吴恤说完,转头看一眼韩青禹,眼神有些震撼。

  与此同时,朵桑嘉措转向锈妹,看了看她的铁甲,似乎有些不安说:“沈少尉自带死铁武器,可否先用七成,六成力,再八成……”

  他说得很认真,大家都笑起来。

  但是等锈妹真的打完,四人就又都呆滞了。面前的这位红衣上师,竟然只凭身体,硬扛了锈妹全力的铁拳一击,连血都没吐。

  “所以,我放在外面还是很厉害对不对?”朵桑嘉措开心问。

  “很厉害!”

  这家伙真的牛比了!韩青禹鼓荡源能,不断叠浪,跃跃欲试,等着朵桑嘉措走到自己面前。

  朵桑嘉措走过来了,到他面前问:“你就是青少校了吧?”

  “嗯。”韩青禹拳头紧握,体内三涡轮浪涌如海潮……

  朵桑嘉措行礼,而后抬头,“请问,能不能让我打你一拳?”
穹顶之上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qiongdingzhish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邪少的贵妃娘娘獒唐这个王妃很米虫